小雲

小雲

  小雲

    趁著部隊放假,我去台北車站那一帶的相機街,打算買些相機配件。

  走到館前路麥當勞前的時候,看到坐在玻璃窗裡面的人在跟我揮手,是一個部隊的學長,他這個月中就要退伍了,比我還早一個月。

    走進麥當勞他的桌子旁邊,學長對面坐著一個漂亮的女生,長的像我以前沒愛到的一個女孩,沒愛到的原因,是因為那是我同學的女朋友,而她的眼神中,卻更多了些嫵媚。

    「學長,真巧啊。放假還可以在這裡碰到。這是你女朋友啊?」我跟他打著招呼,邊詢問到。

    「不是啦。是我乾妹妹。她跟他男朋友吵架分手了,心情不好,出來找我聊天。」小飛學長邊跟我解釋,邊幫我跟這位乾妹妹介紹,「這是我部隊的學弟,她是小雲。」

    「妳好!」我跟她點頭微笑致意。

    「嗯。你好。」她也微笑著回答,並且伸出手來要跟我握手的樣子。

    我趕緊伸過手,輕輕的握了一下她的手,久違了的柔嫩滑膩感覺,不禁讓我心旌一盪。

    小雲吐了吐舌頭,露出一個可愛的笑容,說道:「你不習慣跟人握手,對不對?」

    「呃……對阿!」我有一點小小尷尬。可是還是點了點頭。

    「我也沒有跟人握手的習慣,我是故意鬧你的。」小雲又開心的笑了起來。並不像是跟男朋友吵了架,心情不好的樣子。

    然而我也很高興的笑著。畢竟碰到這麼美麗活潑開朗大方的女孩,是很讓人愉快的。只是這畢竟是別人跟乾妹妹的約會,乾妹妹嘛!這一層關係背後的意義可是難說的很。所以我就沒跟他們多聊,就向他們道別買東西去了。

    其實現在漂亮的女生很多,只是好像都是別人的女朋友,畢竟外表漂亮是會讓女生變的搶手的很,手快有,手慢無。

    然而我卻並沒有想過會再見到小雲,即使在後來回到隊上時,學長曾告訴我小雲對我印象很好,但是因為她是別人的女朋友,再加上我當時雖然不能說是心如止水,但是一段才剛剛無疾而終的愛戀,確是讓我對於情愛一事,有一點意興闌珊。所以我聽了也並沒有想要有什麼作為。

    在學長退伍後的那個週末,我坐車回到家裡。部隊離我家不遠,一趟車一個小時就到了,連轉車都不必,這不是幸運,這是老爸用了一點小關係換來我的便利。

    自從老爸去年底就搬去美國跟姊姊住,過含貽弄孫的退休生活以後,家中就只有我一個人了。

    老爸說我都快退伍了,一個男孩子自己過生活應該沒什麼問題,他可是十九歲就已經跟部隊到處征戰了。所以留下這間房子給我,就到美國看他的女兒跟外孫了。

    電話鈴聲響起,居然是學長打來的。奇怪的是,他說他又在陪小雲在聊天,小雲說想找我一起出來,所以打電話給我看我有沒有空。

    其實我向來覺得乾哥哥乾妹妹這種關係,是有點曖昧的,總覺得那是男生把不到或是女生不給把所延伸出來的關係,所以我對學長跟小雲之間的關係,一直沒有多問。所以我也並不清楚他們之間到底是怎樣的情形。其實也並不想知道。

    我告訴他,我剛回到家,並不想出去。他轉告給他旁邊的小雲,我只聽到話筒中傳來小雲的聲音『那我們去他家找他啊。』就這樣沒過多久之後,他們到了我家來。

    「你家離我們學校很近耶。」小雲一進門,就快樂的大聲嚷嚷著。

    我家是在台北市的文教區,週邊的大專院校真的很多。

    「喔。妳還在唸書嗎?妳唸哪裡?」

    我被她的快樂感染了,露出笑容的問道。

    「我唸XX,我延畢,可是我現在應該算是畢業了。」

    小雲依然快樂的回答。

    「她啊,吵死了,一直說要找你。」學長似乎覺得就這樣跑來有點冒昧,趕緊解釋說道。

    「沒關係啊。反正現在我一個人住,放假在家也沒事。」我客氣的說道。

    「你一個人住嗎!?好好喔。」小雲環顧四週,露出羨幕的眼神。

    「我老爸去美國看我姊姊和他的寶貝外孫了。所以我現在一個人住。」我向她說明著。

    「好好喔。這樣好自由喔。」她再次羨幕的說道。

    「哪一間是你房間?我可以看看嗎?」她好奇的東張西望。小心地問說。

    「開著門的那間就是。」我擡了擡頭,用下巴指了一下。

    「哇!好大的床喔。」

    小雲走到房門口,歡呼了一聲,走到床邊轉過身向後一跳,就整個人橫躺在我的床上,雙手還不停的揮動,像是想在我床上做一個『雪天使』般。

    我的床的確是很大,因為我一八二的身高,加上我都會去睡枕頭的下緣,所以睡一般尺寸的床會讓我的腳伸到床鋪外邊去,夏天還好,冬天就很慘,只能縮著身體睡,所以從我長到這麼高以後,我就睡了一個所能買到最大尺寸的床。只是我難以想像一張大床可以讓人高興成那樣嗎?

    學長看著我一臉詫異不可置信的樣子,就開口笑著說:「你還好吧!?她從小就這樣瘋瘋癲癲的。」

    「還好啦!我只是不知道大床可以讓人高興成這個樣子。」我也笑著回答。

    小雲歡呼完了,安靜下來,聽到了我們的對話,趕緊站了起來,小臉紅通通的,不知道是興奮還是害羞,「對不起喔。」邊說著邊用手拍著,把在我平鋪在床上的棉被上,所做出來的『棉被天使』的痕跡拍平。

    「在家你就不摺棉被囉。」學長看著小雲把我的棉被拍平,沒話找話說的開口問道。

    「你別告訴我,你退伍在家裡還會去摺豆腐乾。」我瞪大眼睛反問道。

    「嘿嘿!是沒有啦。」

    學長搔搔頭,尷尬的笑了笑。我看他八成真的還有摺。

    「摺棉被好像很好玩喔!你摺給我看好不好?」小雲站在我旁邊,仰著頭看著我,一臉期盼的樣子。

    小雲這個表情這個樣子,不管是裝可愛還是真可愛,看起來真的很可愛。

    「叫學長摺給妳看,他一退伍就有人把他的棉被接收走了。」我微笑著看著她。

    「你的棉被還不是已經有人預定了。」學長抗議的說。

    「對呀!對呀!我要你摺給我看嘛。」小雲居然對我撒起嬌來了。

    好吧!我不太甘願的摺起我在家裡的棉被,家裡的棉被鬆鬆軟軟的,比部隊裡的軟多了,不過也難摺多了,再加上從來沒有摺過,就算有摺,也只是在收起來的時候,摺個差不多的大小也就裝起來了。但是棉被就是棉被,摺的方法只要弄對,也就能摺個八九不離十的。

    「好了。」我把稜線大致捏一捏,就算交差了。

    「哇!真的好正方喔。」小雲又發出了驚嘆聲。「下次你去我家幫我把棉被也摺成這樣。」她又補了一句。

    「妳神經病呀。誰閒著沒事要把棉被摺成這樣。」學長對著小雲笑罵道。

    「好啊。我去幫妳摺一次,以後妳每天早上都要保持原樣摺一次。」我挑釁的露著笑臉對她說道。

    「好啊。我……,我不會摺。」小雲看著那四四方方的棉被,嘴嘟了起來,不服氣的表情寫在臉上。

    「不管。你每天早上都要幫我摺棉被。」她蠻橫的說道,只是聽起來更像撒嬌。

    「嗄?」我和學長一起的驚訝出聲。

    「哈!哈!哈!哈!」學長接著就狂笑了起來。還一直停不下來。我怕小雲下不了台,憋住沒笑出聲來,但是卻禁不住嘴角的上揚。

    「討厭啦!笑什麼啦!」

    小雲知道大概自己說話出了語病,臉紅紅的嬌嗔道。

    「好。好。好。我每天去幫妳摺棉被,這真是我的榮幸。」我帶著笑容幫她解圍。

    「哼!這還差不多。」

    她帶點感激的看我一眼。又順手拍了學長一下,「你還笑。」

    當天晚上,因為小雲要陪她媽媽去喝喜酒,所以下午四五點他們就離開了。臨走小雲還不忘對我丟下一句,「我下次再來找你喔!」

    好吧!說實在的,小雲這樣的女孩,是真的很可愛的。雖然感覺有些驕縱,但是卻並不讓人感到盛氣淩人,反而會讓人覺得她很直率而不做作。而這樣的特質,更讓她有別於一般的女孩,起碼在我身邊就沒遇見過。換一個時空的話,我應該會去追求她,但是現在畢竟我還是顧忌她跟學長的關係,而且我下意識的還想躲著她,大概是覺得可能會很麻煩吧!

    第二天原本打算出門去拍照的,有些攝影團體常常會有模特兒外拍的活動,有些時候找來的模特兒是很優的,就算現在天氣涼,模特兒穿的比較多,但是美麗的臉龐看來也是賞心悅目的。所以有時就算人很多,我也是會去湊熱鬧的。可是一早醒來,就聽見淅瀝淅瀝的雨聲,看來今天是不用出門了。在床上賴了一會兒,實在是睡不著了。

    起床漱洗好,幫自己做了一份早餐,吃著早餐看著電視,打算悠閒的在家過完一個假日,到晚上再回部隊晚點名就可以了。

    在這樣下雨的天氣聽爵士樂是很合適的。濕濕的空氣會讓人的思緒變慢,這時的感覺是很適合思念的。

    我思念著我逝去的戀情,她追尋她的理想去了,她大概真的沒有愛過我吧。就像她說的,我是一個她失去了會很遺憾的朋友。

    我想是我貪心了吧!我想當的不只是一個朋友,我是多麼的渴望擁有她。是不是我沒有搞清楚愛情是什麼,而錯把友情當作是愛情?那如果只是朋友,為什麼每次當我想到她,心中所有的血管就像是全部緊緊的糾結在一起,壓的我不能呼吸,越想把它整理清楚它確越紊亂,是怎麼樣的感情會讓人紛亂至此?我深深的沈溺在我盪到谷底的情緒裡。

    那應該是電話鈴聲吧。我眼睛開始慢慢的聚焦,現實慢慢的回到眼前。那的確是電話聲。我接起電話。

    『你在家喔?』一個聲音溫軟而甜膩的女生。

    「妳是那位?」我心中疑惑著,簡短的反問道。

    『我是唐箏雲。你吃飯了沒?我帶披薩給你吃好不好?』對方親切的問道。

    「誰?妳說妳是誰?」我更疑惑了,我不認識這個名字啊?

    『哎喲!我是小雲啦!我只是想溫柔一點講話你就聽不出來囉!』對方哇啦哇啦的嚷嚷起來。

    「喔。是妳喔。真的聽不出來啊。不過現在聽出來了。」我被她弄得啼笑皆非。  『我現在在學校這邊,我想去找你。你吃飯了沒有?我們吃披薩好不好?我帶披薩給你吃,你要吃什麼口味的?』她一連串的說道。

    「好。都可以。」我不知道該怎麼拒絕。

    『那我到了再按電玲。掰掰!』小雲沒有多說,就掛斷了。

    我回過神來,慢慢的放下電話。稍微皺著眉頭想了一想現在的狀況,小雲又要來我家?學長有要來嗎?她說的是我不是我們,所以她是自己一個人要來?這下子就有一點奇怪了。

    大概過了四十分鐘吧。樓下電鈴響了,我從對講機看到小雲的身影,一手撐著傘一手拎滿了東西,我趕緊幫她開了樓下的門,又趕緊衝下樓去,不然我家這沒有電梯的老公寓,要爬五樓也是夠嗆的。

    我在二樓半的地方碰到她,她背著一個帆布包包,大概是她的書包吧。一手拿著傘和一個看來很重的塑膠袋,令一手拎著兩個綁在一起的大批薩,頭髮和額頭上還在滴著雨珠,她看到我,傻傻的笑了起來。我趕緊接過她手上的東西。

    「還好你下來了,我不行了。」她對我搖著剛剛才空出來的手,上面還有一道紅紅的勒痕,又甩了一甩頭,樣子像個小孩一樣,真是可愛極了。

    「趕快先上來再說。」看到她這個樣子,還真是讓我憐意大起。

    「妳還買了可樂,難怪這麼重。」

    我看了一下塑膠袋,可樂的紅標籤濕濕的緊貼著塑膠袋,從外面就看的很清楚,雨水正一滴一滴的沿著塑膠袋往下滴著水。

    「店員問我要不要加錢買可樂,我想吃批薩總要有飲料配,就說要。沒想到拎起來這麼重。還好我沒有要玉米湯。」

    她在我身後,氣喘噓噓的邊爬樓梯邊說。

    進了家門,我把東西放在餐桌上。趕緊去房間拿了一條乾淨毛巾給她。

    「趕快把頭髮擦擦乾。」我把毛巾遞給她。

    她把外套脫掉交給我,接過毛巾,先把臉上的水擦掉,然後一手拿著毛巾一手把夾在頭上的髮夾拿掉,歪著頭輕輕慢慢的擦著頭髮。

    長長捲捲的頭髮垂下來,半掩著她的臉。從我這個角度看起來,可以看見她的長睫毛,襯著她微微上翹的眼角看起來更添柔媚,她彷彿感覺到我正在看她,眼睛瞥過來斜眼看著我,嘴角向上揚起一個美麗的弧度,一個真正勾引人的嫵媚表情呈現在我的面前。

    她轉過身來面對著我,一付那種你要看就讓你看個夠的樣子。

    說真的,之前大概是因為都有別人在,所以我真的都沒有仔細的看過她。圓潤的臉龐搭配著小巧的下巴。最吸引人的絕對是那雙眸子,……………

    她穿著一件淡紫色短短的的開扣半高領薄毛衣,輕輕軟軟的從她的頸子伏貼到她圓圓的肩頭,從脖子到領口的幾顆釦子沒扣,胸口起伏間可見一片雪白細膩的肌膚,不是那種會讓人窒息的驚心動魄,但卻是絕對的誘人。穿了一件低腰牛仔褲,與毛衣之間露出像個小直線般的肚臍。

    小雲在我注視的目光下,像是覺得羞了,她慢慢低下了頭沈默的站立著。

    隔了半響,她忽然像是下定決心般的擡起頭來,小心地走近我,一直近到我可以呼吸到她的氣息。她擡起頭注視著我的臉,然後卻又像洩了氣的汽球般的又低下頭去。

    「對不起。」從她那小小圓潤的嘴裡,吶吶的說出了三個字。

    「為什麼?」我不解的看著她,用著疑惑卻溫柔的眼神看著她。

    她仍然低著頭,用細細小小的聲音說:「從第一次看見你,我就覺得你給我的感覺像太陽,讓我覺得好明亮好溫暖,那天我原本心情很差的,你出現以後我忽然感到莫名的快樂起來。所以那時我就好想偷摸你。」她擡起頭來對我羞澀的一笑。

    「所以我故意要跟你握手,想知道摸到你是怎樣的感覺。」她又低下頭去。

    「你的手很溫暖,很柔軟,不像阿兵哥而像藝術家。」

    她吸了一口氣,繼續說到:「後來我就一直很想再見你,可是我不知道要自己要怎樣找你,終於忍不住了就吵著乾哥,叫他幫我找你。所以昨天知道你在家以後才會說要來的。」她還是低著頭輕輕的說著,手裡還拿著那條毛巾揉捏著。

    「我知道這樣突然跑來很沒禮貌,可是我就是忍不住,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好想知道你的一切。所以昨天我到這裡來的時候,我覺得好快樂,好興奮。我覺得我好喜歡你。」她聲音忽然變得更小聲,小聲的像是只說給自己聽一般。頭也垂的更低了。

    我怔怔的看著她,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從小到大,我交過不少女朋友,但是除了國中畢業時,有女生透過紀念冊上的電話,說要跟我做朋友,想約我見面之外,像這樣活生生站在我身邊告白的,這還是第一次。說實在話,這感覺還真是讓人滿虛榮的,尤其是這麼嫵媚明艷的女人,像個小女生般怯生生的像你告白時,我真的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抵擋的住。但是其實我自己知道,我現在腦子不太能思考。

※ jkforumnet | JKF

    大概是察覺我一直都沒說話,她擡起頭來看著我,原本嬌媚的眼睛,泛著一片淚光,更多加了幾許楚楚可憐的神態。一眨眼間,淚珠兒從眼眶中沿著豐潤的臉頰滑了下來,在臉頰上留下一道淚痕,也沾濕了睫毛。

    大概是我一直沒有說話和我尚未反應過來的表情讓她覺得羞愧困窘吧。小雲的神態緊繃了起來,「對不起。」她用手上的毛巾把臉上的淚痕胡亂的擦去。像後退了一步。「我好像說了不該說的話。」她忽然語帶哭音的大聲說,「可是人家就是忍不住嘛!」她懊惱的把毛巾往地上一丟,索性放聲大哭起來。



    我恢復了思考能力。我走上前就把她抱在懷裡,從來我都是見不得女生受委屈的。

    她扭動身體掙紮了一下,但我抱的更緊了。她就不再掙紮了,她在我懷裡又哭了一會兒,哭聲慢慢的低了下去,但是身體仍然微微抖動啜泣著。

    我用手輕撫著她的背脊,她的身軀慢慢的沒有那麼僵硬了。雙手猶豫著慢慢環繞住我的腰,把頭緊緊的貼在我的胸口。

    被她淚水浸濕的衣服,被她壓貼在身上,我覺得涼涼的,她大概也發覺了,把頭離開我的胸口,看著我衣服上的淚漬,用手一下一下的抹著我衣服,一邊不好意思的說:「把你衣服都弄濕了。」

    「妳現在是不是又在偷摸我。」我給她一個陽光笑容,對她調笑著說。

    「討厭啦!」她嬌嗔的說。一邊卻又把頭貼緊我,兩手又把我摟住。

    剛剛沒留意的髮香,幽幽的鑽進了我的鼻子。我深吸了一口這氣息,嘴唇就近的在她額頭上親吻著,她慢慢的閉著眼睛把頭擡了起來,我就沿著她的臉部曲線,從眼睛到鼻子的一路親了下去。

    她嘴唇稍稍有嘟了一下的小動作,我毫不遲疑一口吻了上去,她掂起腳尖相就著,主動的吐出了柔軟的小舌頭進我嘴裡探索著,我噙住她的舌尖輕啜著她的甜美,她舌尖調皮的在我嘴裡閃躲著。

    我胸腹間隔著衣服依舊可以感受到她雙峰的柔軟,我下腹部不受控制的灼熱起來,小雲似乎也感受到我強烈的生理反應,她的舌尖動作停頓了一下,身體卻沒有避開,反而更緊的摟住我,像是要讓自己更深刻的感受我身體被她激起的興奮。

    我貪婪的緊吮著她不再逃跑的舌尖,手卻從她背後毛衣下擺探了進去,觸手滑膩的肌膚引得我一直向上撫摩著,一直到碰著了她胸衣,我拉了一下解開了那個勾勾,她咿嗚的像是抗議了一聲,閃躲了一下,卻沒有離開,我的手就繼續留在她的粉背上摩挲著。

    忽然她原本摟在我腰上的手向後抓住我的手臂,讓我享受滑嫩肌膚的雙手停頓了下來,嘴唇也脫離了我的吮吻,剎那間讓我感到有些失落。

    她卻拖著我走向我房間的大床上,坐在床邊,小雲把她的開扣毛衣像套頭毛衣一樣的向上脫掉,確忘記了胸罩的背勾已經是被我解開了的,毛衣把胸罩帶的向上掀了一下,她趕緊的把半脫掉的毛衣,擋在胸前。卻那嫵媚的白了我一眼。

    雖然她乳首的兩點嫣紅只短短的露出了半秒,卻已經讓我的大腦又停止了思考,這時我的行為已經全部交由本能控制。

    我走上前幫她把手從毛衣袖子裡抽出來丟在一邊,她的雙手又很快的交叉按住她的胸罩上。但我的動作並沒有停止,我將她的肩帶從後面向前拉下,她按在胸口的雙手,讓胸罩在臂彎處就停住沒有被我拉下來。

    我輕輕握住她白藕一樣的手臂,緩緩的向下滑動,並將她的手肘略為擡起,她稍稍的抵抗的一下,就順從的伸直手臂,淺藍色的胸罩順勢的向下滑落,兩顆玫瑰紅的蓓蕾再次向我展現。

    我握住她的手腕將她的手帶向她的腰後,讓豐潤的雙峰更加向前挺立,我蹲跪下去,將整個臉貼在她乳峰之間,深深的呼吸著女性特有的氣息。她原本白皙的皮膚,泛起了一片淺淺的粉紅。

    我擡起頭看著小雲,她卻半側著臉頭低低的不敢看我,腮邊同樣的泛起一片潮紅。

    我收回目光回到她胸前嫣紅的兩個小蓓蕾,它們緊繃而堅挺著。

    我將小雲拉向床上躺著,我一手握住一邊滑嫩的乳房,緩緩的揉捏著。另一邊我用雙唇輕輕的夾住那嫣紅的小蓓蕾向上輕拉,「啊嗯!」她小小的呻吟了一聲,雙手扶住了我的頭。

    我繼續用舌尖逗弄著她,她雙肩小小的扭動著,嘴裡輕吐舒服的呻吟,我放開了她被我噙住的乳尖,突然暴露在空氣中的冰涼感讓她顫抖了一下,我用拇指與食指接替了舌尖的工作繼續揉捏著她,我的雙唇卻沿著她柔軟的胸部曲線一直向下親吻著,還不時的用舌尖輕嚐一下她雪膩的肌膚,親到了她的小肚臍時,她小腹怕癢似的向內縮起,我的手滑下來,解開了她牛仔褲的腰扣並拉下了拉鍊。

    拉鍊下露出的是,與那早就不知道被我丟到哪邊去的胸罩同樣藍色的蕾絲內褲,我將她的牛仔褲從褲腰兩端拉下,手指碰到她微涼的臀部,她臀部向上稍稍挺起,讓我順利的褪下褲腰,露出她緊實的大腿,她將腿彎起並將腳踝伸直,我拉住褲腳,輕易地將她的牛仔褲脫掉。

    我繼續對那僅賸的小小丁字褲下手,因為現在對我來說,它雖然美麗,卻是非常礙眼。但是小雲卻忽然站起來把我也拉了起來,一轉身把我推倒在床上,又吻上了我的唇。

    我把舌頭伸進她嘴裡探索著,她用牙齒輕輕的嚙咬著我的舌尖,又緊緊的吸吮了一下。等放開了我的舌尖,又開始輕咬我的唇瓣。

    倏的她離開了我的嘴唇,很快的拉起了我穿在身上的運動服,我配合的伸起手讓她幫我脫掉。然後她沿著我剛才在她身上的路線,施行甜蜜的報復似的,做著我剛剛對她做的同樣事情。

    在我以往的親熱經驗中,那些青澀可愛的女生都是含蓄保守的,我從來都是處在主動領導的位置,我總是扮演著提供者的角色,我會關心的在意著她們的感覺,我的一切付出以對方的滿足當作回饋,而我也從中得到莫大的快樂。

    我喜歡看我心愛的女人綻放出快樂的樣子。以往我只能看著他們的表情,想像她們的感覺,但是現在我正在親身體驗那份感覺,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經驗。所有的感覺,都回到我自己的身上,而且只專注在我的感官上。

    她纖纖的手指輕輕的探索著我的赤裸的上身,她柔軟的唇瓣緩緩的滑經我的胸膛,停留在我左胸上的小突起,她用她的唇,包覆住了它,一方面又用她靈活的舌尖,一下一下的撩撥著;我一方面感受到了那分溼熱與逗弄,一方面又被她的鼻息吹的癢癢涼涼的,另一邊,她又用左手的指尖,輪流的輕撫過我的右胸,並不時的用指縫,一下一下的又夾又拉的。

    怕癢的我,肌肉緊繃的抵受著這複雜的感受。我想要閃躲,卻又不捨那溫軟的膚觸,想要承受,卻又難耐那深入心底的搔癢。

    她終於放過了我的胸膛,卻伸出舌頭順著我身體中線溜下去,搔癢的感覺,再次的讓我繃緊了肌肉,一方面她又用掌心,在我運動褲上那早已被我撐起成一頂帳棚的尖端迴繞著。

    在她的舌尖到了肚臍下方快要碰到褲腰時,她一下子掀掉了那頂阻礙她舌尖運行的帳棚,我的分身一下子暴露在冰涼的空氣中,她的舌尖繞過了那中間的支柱,卻用她的臉頰在那裡輕輕摩蹭了一下,同時睫毛也一眨一眨的刷弄著我最敏感的部位,然後一邊用舌尖繼續往我大腿內側緩緩滑動,一邊用手把我所有的褲子脫下來丟在一旁。

    我感覺自己快要爆炸了,我的動物本能驅使著我的動作。

    我彎起腰想坐起來,她卻又把我推倒,讓我再度倒回在枕頭上。小雲俯身下來在我唇上淺淺的啄了一下,露出一個甜而嫵媚的笑容,從她紅紅的嘴唇中,輕輕的吐出:「你不要動。」的聲音。

    她的髮絲就從我的臉旁一路掃過,經過我的胸前到下腹,忽然她的手握住了我原始的衝動,接著我感覺到被滿滿的溼熱包裹住。我忍不住「唔!」的一聲舒服的喊了出來。我擡起頭看著她,我看到她一邊用手擼動著我的堅挺,一邊讓它在她口中吞吐著,在溫濕中我更清楚的感覺到她舌尖的捲繞與挑動。她的動作慢了下來,動手拉掉了自己的丁字褲,小嘴卻仍然包覆著我。

    她擡起身把腰直了起來,緩緩的跨坐在我的身上,我們幾乎是同時「噢!」的一聲喊出來。我幾乎可以感覺到她腔體內的縐摺,略緊卻又滑順的一路頂到深處。她身體一軟的趴伏在我身上,我一方面感受著她熾熱的體內溫度,一方面感受著這肌膚緊貼的親暱。

    我本能的將腰向上挺了一挺,她輕顫了一下,讓我感覺她身體緊縮了一下。她撐起她的上身,她胸前兩顆嫣紅的小蓓蕾也擺盪在我的面前,我伸長了舌頭想要品嚐她的芬芳,小雲看見了我的舌頭的動作,就俯身湊近我,讓我輕啜著她,我的下身也感覺她細微的肌肉收縮。

    她撐起身子趴伏在我身上開始緩緩前後襬盪著身體,我也開始跟著節奏向上挺送著我的腰,她扭動她的臀部一下一下的迎合著我,她胸前的乳浪也跟著規律的晃動著。

    隨著我們的動作越來越劇烈,她坐直了起來,我感覺我的頂端,緊緊的頂觸在一個我不知道的地方,那裡像是有一塊小軟骨,在我頂到的同時,也碰觸到我前端的極敏感的地方。

    我曲起大腿讓她的背靠著,她快速的扭動她的臀部,我也感覺我一次次的頂在那個位置,小雲忽然「啊!」的一聲叫了起來,接著像全身骨頭被抽去了一般軟癱在我的身上,我感覺到自己一下一下的被夾緊著,她的臉緊緊的貼著我的胸膛,她快速的喘息著,一呼一吸間的氣息在我胸前吹拂著。

    她將兩手鑽到我的身下,示意我擡起身體。我抱住她的身體坐了起來,她馬上用雙腿緊緊地環繞住我的腰,不讓我離開。接著她抱著我向後躺下去,我和她在身體沒有分開的狀況下,做了一次體位交換。

    接著我用我熟悉的方式,衝擊著她的身體深處,她一邊像是無意識的張著嘴嚷叫著,一邊甩著頭,我一陣興奮下,全身感覺猛的爆裂開來,剎那間像是週遭景物旋轉了起來,我軟癱在小雲的身上喘息著,她更是像八爪章魚緊緊的扒住我的背脊,張著兩片櫻唇卻似叫不出聲來。

    隨著雲雨漸歇,她鬆開了抱緊我的手腳,平癱在床上,沒有出聲。

    我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用手撐起自己,讓自己不再壓在她身上,卻發覺她的眼眶中噙著淚水,看到我起身了,她轉身側躺過去,雙眼的淚滴迅速的的滴落。我用手轉過她的臉,親吻她眉心的淚痕,啜起那鹹鹹的淚珠。

    「怎麼了?」我輕聲溫柔的問道。

    「你一定覺得我是隨便的女生,你一定會看不起我的。」

    她語帶哭音的說著,又轉身背對我,淚珠繼續的滑過眉心向床單滾落。

    說實在的,直到這一刻,我都沒有想到過這個問題。我感受到她驚人的女性魅力,我充分的享受她帶給我的性歡愉,並不是因為我精蟲衝腦而無法思考,而是在這之前,我並不認識她,即使是現在,我們有了親密的性關係,但是我們依舊不能說是熟識。

    我思考了一下。看不起?不會。我不會因為她有嫻熟的性技巧而輕視她,更不會因為她帶給我極高的性歡愉而輕視她。

    那是不公平的。我會輕視小偷、強盜、騙子、那些損害他人成就自己的人。不,我不會輕視勇於追求自己喜愛的人的女人。

    小雲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知道自己願意付出什麼。當然能不能得的到並不由她決定。但是起碼她也是勇敢去追尋的人。我想我會喜歡她的,並不全然是因為性。

    想到這裡,我看著小雲紅紅的眼眶以及滿是淚痕的臉。心中覺得有點心疼,用手指抹去她臉上的淚痕,依然輕聲的問她:「後悔了嗎。」

    她盯著我,眼神變的堅定,用力的搖搖頭。

    「那妳還想把我嗎?」我想讓她輕鬆點,輕佻的問著。

    「想!」她大聲的回答,轉過身把頭靠進我的懷裡。一手抱住我的腰。我想她應該是放鬆了些吧。

    我一手撐住頭,一手在她的背脊到臀部上下的滑動遊移著。

    她緩緩地把頭轉起來面對我,紅著眼眶帶著驚疑的表情,問道:「你不會看不起我?」

    「我為什麼要看不起妳?」我明知故問。

    「因為我們才剛認識,我就跟你愛愛。」她老實的回答。臉上露出了一絲嬌羞與不安。

    我低下頭去,在她紅通通的唇瓣上吻了一下說:「我喜歡跟妳愛愛。」我專注的看著她的眼睛:「這是我這輩子最棒的一次愛愛。」

    「真的!你喜歡!?」小雲欣喜的聲音大聲了起來。「那我每天都要跟你愛愛,我要讓你每天每天都很快樂。」她快樂而認真的說道。

    我忽然覺得好感動。我從來沒有聽過別人對我說過這樣的話,小雲認真的神態,像是她這輩子只為了讓我快樂一般。她剛剛曾說過的,我彷彿真的就像是她的太陽一般。我感覺到了自己的驕傲。

    我翻轉過身子,將她整個人包覆在我身子底下,尋到了她的嘴唇,深深的吻了下去。下腹部又開始燃燒起來,小雲也察覺了,她伸過小手去握住了,可是這時我肚子不爭氣的咕嚕了一聲。

    她用滿是笑意的眼睛看著我,曖昧的問說:「Pizza or me?」

    她還故意把尾音拉的長長的。

    巧的是,這時後她的肚子也叫了一聲。這下子她尷尬的看著我。

    「哈哈!先吃東西吧。」我又輕吻了一下她的嘴唇,體貼著我們的肚子。

    「好!吃完飯,我給你更棒的!」她嫵媚的跟我眨眨眼。

    披薩微波一下也還不錯吃,加上冰塊的可樂,就稍嫌淡了一點。

    小雲吃披薩的樣子是很孩子樣的,她是用整個手,五個手指加上手掌整個抓起來吃,相較之下,我這個大男生反而是秀氣了。

    「我問你。」

    她嘴裡還塞著不少披薩,不清不楚的問道,「你是不是很色?」

    我一口可樂差點噴出來,看來知道我不會對她有成見後,她果然是很放鬆。

    「妳為什麼會這樣問?」我又喝了一口可樂,放下杯子問道。

    「我哪裡表現的像很色的樣子?」

    「那你為什麼跟一個你連名字都叫不出來的女生上床?」她把嘴裡的東西嚥下去,露出狡猾的笑容,將了我一軍。

    「誰說我叫不出來。」我在大腦裡搜尋著剛剛電話中她說的那一個名字。

    「唐真雲。對不對!?」在腦中搜尋一遍後,我得意的說著。

    她很快地把雙手臂舉起在胸前比了一個大叉叉。大聲的說:「錯!」好像她正在參加一個益智節目一樣。

    「我叫唐 箏 雲,唐朝的唐,古箏的箏,天上飄的雲。」她展開笑臉,禮貌而正經跟我介紹她自己。

    又接著用字正腔圓的京片子說:「先生,您該去上正音班了,瞧瞧您,ㄥ跟ㄣ不分了。」說畢她自己花枝亂綻的笑了起來。

    就這樣說說笑笑,我們吃完了一個大批薩。

    實在是吃飽了,我盯著另一個披薩,開口問她:「還有一個耶,妳能吃多少啊?買這麼多。」

    「買大送大你不知道嗎?笨!」她嬌笑的說道。

    「沒關係,晚上繼續吃啊。」她站起身來又飄了一個媚眼給我。

    她走去洗手間,關上了門。我臉帶微笑的呆坐著。她真的是很容易讓人動心的女孩。長的漂亮圓潤又嫵媚動人。個性就如同我先前的印象,有點驕縱但是並不會讓人討厭,開朗率真的態度也討人喜歡,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她對我近似崇拜的情愫,以及開放的性態度,讓我在男人的心理及生理兩個層面,都得到了莫大的滿足。這是讓我難以抗拒的,讓我想沈醉下去。

    小雲開門出來,走到我的旁邊,膝蓋略彎蹲了一下,開口說道:「老爺,您吃飽了嗎?夫人不在家,就讓奴婢伺候您。」她開始角色扮演了起來。

    我含笑的看著她。她剛剛從床上起來的時候,沒有穿上自己的毛衣,她自己打開我的衣櫥拿了一件我的白色休閒襯衫,也沒有穿上內衣褲,就直接穿在身上了。

    我看著她三顆釦子沒扣的領口,露出了她大半飽滿的雙峰,襯衫的下擺微分著,邊走過來邊讓她女性的媚惑若隱若現。唉。我心中輕嘆著,這丫頭真正知道該如何的勾引我。

    我一把拉住她,把她拉坐在我的腿上,一手揉弄著她的乳峰,輕撚著她乳尖的小蓓蕾,另一手逐步的向那濕滑的秘境深處探索著,她察覺了我逐漸變化的興奮狀態,卻反而做態的掙紮扭動的站了起來,「老爺、老爺,不要這樣,不可以的,夫人回來會打死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