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雞尾酒

銷魂雞尾酒

  「你以為跑到房間、躲進棉被,這樣就沒事了呀?」

    「不要再鬧我啦!」夏姿笑著低呼,「我爸跟奶奶都在樓下耶!」她閃躲著並出聲警告。

    「我知道。」宋昱一把抓起棉被拋下床。

    「那你還這麼大膽跑到我房間來?」她羞赧的臉微紅。

    宋昱纏住她,笑著說:「你奶奶是故意把你爸爸叫進她房間,好讓我們有單獨相處的機會。」

    「可是你……」

    沒讓夏姿把話說完,宋昱便低頭吻住她。「我終於可以如願將你這個小磨人精給娶回家當老婆了。」撤開唇,凝住她,宋昱深情說道。

    夏姿嬌赧地將他一推,「討厭!人家到底有多磨人哪?」

    「好好好,我的小寶貝一點都不磨人,而是誘人兼秀色可餐,讓人好想一口吃了你!」

    「色狼!滿腦邪惡思想。」夏姿赧笑嬌嗔。

    「我是你的情郎,不是色狼,而且我滿腦都是情濃意切的相思愛戀,絕非你說的邪惡思想。」

    「油嘴滑舌!」夏姿嬌笑一睨。

    「不,我是甜言蜜語。」

    「少來,你這張嘴從沒對我說過好話。」夏姿噘唇,半是撒嬌半是埋怨。

    宋昱眸中露出一抹狡黠,曖昧笑道:「但我這張嘴卻『從頭到尾』對你做盡『好事』啊!」

    毫無預警地,宋縣豁然攫住夏姿嬌艷粉嫩的柔軟嘴兒。

    「我真愛死了你這張小嘴……」緊貼著她的唇,宋昱發出模糊的低吟。

    宋昱吻上癮了,只因夏姿口中的唾沫就像一杯雞尾酒,初嘗酸甜清淡,可飲多了之後,卻暈陶陶得令人醉茫,感到酥麻又銷魂。

    宋昱低沈的嗓音與激情的舌吻,撩撥了夏姿的動情激素,令她本能地回應著,雙舌交纏。

    情不自禁的,夏姿挺起自己的身體難耐地迎向他。

    「唉,你這磨人的小妖精,我怎會愛你愛得如此深哪!」宋昱吸吮著夏姿的唇,終於吐出了真情。

    夏姿心中也正欣喜地吶喊高唱,十指激動地插入宋昱的發中,撥亂了他的發絲,也撥亂了自己的心弦。

    她的手,不自覺地在他耳窩、頸項上下遊移,徐徐緩緩地愛撫著。

    當她指尖一觸一碰,刮搔著他最敏感的部位,他終於按捺不住,狂野地褪去她身上的屏障,也迅速地褪掉自己的贅物,讓她誘人的美麗毫不保留展現在他眼前。

    宋昱捧起一方凝乳,使力將它束攏托高。

    他伸出舌頭在她粉色乳暈上頭舔轉畫圈,又倏然朝她乳丘吸吮輕嚼,接著幹脆將整張臉埋進她的乳溝處,貪婪著迷地吸喚她的體香。

    他開始往下移,用他灼熱的唇舌掃弄舔洗穴口前端的蕊花。

    「啊——」一陣敏感的戰慄瘋狂席捲著夏姿,差點就令她無法呼吸。

    宋昱嘴一張,瞬間將黑叢中的花蒂一口含住,舌頭更是猖狂恣意地在她的幽穴上挑勾撩逗。

    「哦……哦嗯……」夏姿兩手抓緊枕頭,細細地發出呻吟,瞬間,層層的粉色肌瓣不斷抽搐,輕顫得開開合合。

    一會兒,從他舔弄的穴縫中緩緩流淌出一道熱騰騰的蜜水,他立即張口含吮。

    「沒想到你連這兒也像酸甜的雞尾酒,可口得讓我不禁想一嘗再嘗,微醺陶醉,亢奮又銷魂。」

    「嗯……我好敏感哦……」夏姿血脈僨張,心跳狂速,似乎要從胸口進出般,難耐地蠕動嬌軀。

    「別動,我還想再多嘗嘗你這美味特殊的銷魂雞尾酒。」他將舌頭鑽入早已濕透的穴口和瓣蕊。

    「啊……不行了……」夏姿情不自禁弓起身嬌吟。

    見她陶醉撩人的俏容,宋昱再也按捺不住,將自己熱情的硬鐵完全塞進她不停顫抖的肉縫中。

    「唔……」兩人同時悶哼了聲,瞬間沈溺在彼此結合的熱情中。

    飽受溫熱包裹的昂藏再也受不了地開始律動起來,他一深一淺地抽出插入,每送進一次,都摩擦到她敏感的核心,刺激得讓她的身體頻頻顫抖呻吟。

       她的叫聲讓他克制不了地開始猛然進出、瘋狂撞擊……

    宋昱加重力道,舉著硬杵猛烈插入,拚命向前擺動,強肆地奮力衝刺,縮短了抽離的距離,貪婪的激情讓他進出的頻率快得嚇人。

    夏姿整個人弓起身偎著宋昱,下腹更是緊抵著彼此挨擦,讓他更能與她完全密合。

    她的姿勢讓他只想盡情搗入,無法壓抑的強烈慾望正熱血沸騰、四處竄流,令他狂猛熱情地不斷抽送。

    一個擡臀,再一個挺刺,一次比一次還要縮短了時間與空間,陣陣快感迅速朝著兩人席捲,蔓延……

    夏姿高聳的凝乳隨著宋昱的動作上下不停跳動,整個人被晃得幾乎無法喘息。

    她激狂地搖散了她的發,嬌喊著銷魂蝕骨的嚶嚶浪語,身下的震盪讓他狂揚猛烈的情潮,朝著深穴埋入直搗。

    「啊呀……」

    一陣哆嗦不自覺地令她的甬道瑟縮,在一吸一放的吞吐間,讓他的熱杵被緊緊裹住,酥麻戰慄的快感不斷升揚。

    「我好舒服……你呢?舒服嗎?」宋昱汗水淋漓地深喘。

    夏姿害羞地問哼一聲,卻不由自主地擡高自己的臀,好迎向他的戳入。

    一陣劇烈下來,宋昱亂了所有氣息,粗喘地啞聲讚歎,「你的這兒真的讓我銷魂得無可自拔,完全停不下來了……」

    夏姿的抽搐歡快一直沒有停下過,一頭亮麗的秀髮散亂在枕上,語帶細微的泣聲嬌嚶著,「我……也是……」

    「那就讓我們永遠都不要停吧!」話落,越來越勃發的硬挺狂猛地直搗穴底。

    「啊……」緊攀住他的雙臂,夏姿激動難耐又舒坦地往他肩頭咬下。

    她的呻吟、她的熱情,令他興奮得更加堅挺,他突然加速衝刺,害她又是一陣嬌喘嚶嚀。

    「哦唔……哦唔……啊……」一個重力刺戳,讓她受不了地大叫起來。

    宋昱賣命地抽撤,雙手握擰著晃動的乳房,著迷沈浸在蝕人心魂的幽洞中。

    夏姿氣若遊絲,深喘矯吟,「我要你……別停……我好想要你……」

    隨著她引人遐思的喘息嬌嚶,再加上她那句「我要你」的狐媚邀請,聽得宋昱怦然心動,令他更為發狂地掠取她嬌軟的神秘幽谷,好達對她愛戀多年的濃厚情感。

    「好……我不停……我給你……我一輩子都給你……」

    宋昱昂揚的驕傲直搗穴底,夏姿被弄得紅霞染腮、嬌吟連連、淫水直流。

    緊抱住她的腰臀,宋昱得寸進尺地奮勇奔馳,毫不間歇地送進他的熱情與愛意。地奮勇奔馳,毫不間歇地送進他的熱情與愛意。

    「啊……啊嗯……啊嗯……」



    夏姿悅耳又夾帶嬌羞的銷魂呻吟,及細緻如脂、光滑如緞的赤裸嬌胴,更增添了宋昱視覺與聽覺的雙重感受與享受。

    旺盛的欲焰燃燒全身,令他更想要逗留在迷人的幽穴中,緊密得再也不讓彼此分開。

※ jkforumnet | JKF

    「哦……哦……哦……」夏姿激動瘋狂地搖晃著頭,斷斷續續發出柔媚的嬌喊。

    被她妖嬈的聲音所蠱惑,狂妄的慾火直衝腦門,宋昱幾要痙攣抽搐了。

    一陣陣的快感狂掃他的四肢百骸,他突然加快速度直戳狂刺,瘋狂地朝她穴中猛插直搗。

    「啊……啊……啊……」穴中一陣痙攣,夏姿不由自主地擡起雙腿夾緊宋昱的腰臀。

    激情盎然的空氣中,飄蕩著極不平穩的喘息聲。

    「你已經給我了,對嗎?」宋昱汗水淋漓地重喘著。

    「哦……我也要給你!給你、給你、給你……」

    他加速擺臀,狂猛地朝著嫩穴重插深戳。

    「哦……哦……哦……啊……」夏姿激動嬌啼,高潮再度席捲。

    突地,宋昱一聲低吼,「啊……我也給你了……」

    一個痙攣抽搐,高潮直飆,一道強而有力的熱液在她穴底深處狠狠噴射。

    兩人的濃情蜜語與曖昧呻吟,迴盪在滿是春情妖氛的溫室中,雙雙激動難抑,聲嘶力竭地吶喊呻吟,共享這份令人上癮的激情銷魂……

                  第一章

    宋家三兄弟與夏姿同在一所學校讀書。

    老大昂剛上國小一年級,老二宋昱念幼稚園熊熊大班,老三宋昊念幼稚園狗狗中班,夏姿念幼稚國兔兔小班。

    下課鍾一響,立刻傳來一陣樂不可支的哈哈大笑聲,及響徹雲霄、穿破耳膜、驚天動地的尖叫哭號聲。

    「啊!老師,宋昱又搶人家的餅乾吃啦!」

    這聲音猶如從廣播擴音器傳出,音量大得幾乎傳遍整所學校,讓隔壁中班的宋昊立刻聞聲而來。

    夏姿眼淚掉滿桌,坐在椅子上猛哭,嘴巴開得好大,大到可以看到她的咽喉被氣得顫抖。

    宋昱快速竄到教室門邊,高興得一直跳一直笑,右手拿著被咬掉一口的巧克力餅乾,不停張嘴大笑的嘴巴裡面還有一小塊。

    夏姿不停大哭,宋昱不停狂笑,笑到氣一吸,嘴裡的餅乾一滑,噎在喉嚨下不去,整個臉漲紅,只能不斷猛拍胸口拚命咳,差點就岔了氣。

    「活該!誰要你搶走我的餅乾吃,噎死你算了!」

    見到宋昱又因為大笑而嗆到無法呼吸,夏姿就幸災樂禍覺得好高興,誰要他每天都欺負她!

    快不能呼吸了……咚咚咚,宋昱像只小猴子一樣,咻地一閃,立刻奔到夏姿座位上,火速拿起她的牛奶,仰頭一口乾盡。

    呼!終於又活過來了!

    「你完了,竟敢罵我活該,看我……」

    不等宋昱把話講完,夏姿一溜煙就衝到隔壁一年級的教室,站在門口,昂起下顎,放聲尖叫——「宋昂哥哥,救命啊!宋昱又要打我啦!」

    才喊完,就見一道人影竄過她眼前,放射進入幼稚園小班教室,夏姿也跟著衝進去。嘿嘿嘿!她等著看好戲。

    只見宋昂握起小拳頭,往宋昱頭上狠狠敲下去,給他一個脆芭樂!

    「宋昱!我再警告你一次,你要是再欺負妹妹的話,小心你的腦袋長出一顆芭樂樹!」

    宋昂回頭直接用手擦掉夏姿的眼淚,還摸摸她的頭安慰她,「不要哭了,有宋昂哥哥保護你,別怕。」

    夏姿裝出一副可憐兮兮又委屈的模樣,抽抽噎噎。

    「宋昱!你要是再這麼調皮討打的話,回家我就告訴媽媽不要讓你看『憨豆先生』,聽見了沒有?」

    趁著宋昂又回頭警告宋昱,夏姿在後頭不斷對著宋昱扮鬼臉、吐舌頭,得意得不得了。

    宋昱瞧見夏姿幸災樂禍的得意狀,不禁罵道:「你欠扁哦?」

    「你竟敢說我欠扁?」宋昂瞇眼瞄著宋昱。

    「我是在說她啦!」宋昱趕緊指著宋昂身後的夏姿。

    這時,鐘聲又響起——「宋昂哥哥要回去上課了,你要乖乖,別哭了哦!」宋昂走向宋昱、宋昊面前,「好了,你們兩個趕快給我進教室上課。」

    宋昂走回教室,宋昊也聽話地回教室,只有宋昱一邊走一邊嘀咕著,「人家只是喜歡夏姿,想要跟她玩而已,幹嘛每次都要害我被罵、被打?」

    宋昱揉揉腫了一個小包包的腦袋,有點不甘願。

    「這個討厭的臭夏姿,你越愛告狀,我就越愛鬧你!」

    到了夏姿上國小三年級,她跟宋昱兩個人還是像對小冤家,總是互相鬧個不停。

    由於兩家來往密切,交情極好,來媽媽又因為連生三個兒子卻沒有女兒,所以特別疼愛夏姿。

    每逢周休假日,宋媽媽就會親自開車來接夏姿到家裡住個兩晚,帶她上街買衣服,把她打扮得像個小公主一樣。

    這年暑假,夏姿照慣例又到來家去玩。

    但夏姿之所以這麼喜歡到宋家,並非為了玩具糖果或漂亮的衣服鞋子,而是因為這樣她就可以天天看到宋昱,而不必像在學校,還得大老遠地跑到高年級的教室走廊去偷偷看他。

    這天晚上,夏姿趁著宋昱睡著的時候偷溜進他房間。

    她笑得一臉賊兮兮的樣子,半晌,她捂著不停發笑的嘴巴又悄悄走出他的房間。

    隔天一早,宋星房間傳來震天價響的暴吼聲。

    原來,宋昱臉上被夏姿用紅筆畫了好大一個『井「字,兩隻眼睛與鼻頭被畫上紅色的大叉叉,雙領與嘴巴被畫上黑色的大圓圈,而額頭則歪歪斜斜寫著」平分「兩個字。

    宋昱衝下樓,想把夏姿抓來打一頓,換他好往她腦袋敲下去。不然每次都是他被「脆芭樂」!

    但夏姿就是這麼鬼靈精,總是跑到宋昂面前喊救命,所以每次被「脆芭樂」的人總是他。

    可說也奇怪,雖然宋昱老是因為夏姿而被處罰,但他心裡一點也不氣,反而更愛逗她,就為了看她氣急敗壞又幸災樂禍的嬌俏可愛模樣,可這秘密他誰也沒說,一直藏在自己心裡面。

    宋昱上國中時,被夏姿笑稱「光頭昱」,等夏姿也上了國中,宋昱更是大笑她是「西瓜姿」。

    兩人的嘻鬧逗罵始終沒有停止過,而藏在彼此心中的曖昧情愫也一直在增長。

    一天下課時,夏姿與幾位同學站在走廊上聊天,突地一道刺眼的光線朝她方向射來,害她眼睛睜不開。

    夏姿左閃右閃,就是閃不掉那道光,始終跟著她臉上一直跑。

    「可惡!一定又是那個臭宋昱!」夏姿氣呼呼的,雙手捂著臉,從指縫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