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裏的精液

高跟鞋裏的精液

  初夏的晨陽透過落地窗灑進查爾斯太太的臥室裏。

    「親愛的?」我翻轉軟綿綿的身體,半睜著睡意闌珊的眼睛,發現老公已經

  不再,空蕩蕩的大床上就我一人。

    「該死!」我狠狠地拍了一下查理的枕頭,他準是搭早班機去芝加哥了,我

  沒法理解一個都快五十的人為什還如此癡迷於工作。

    早上起來發現整棟房子只有一個人的確是件很糟的事情,我披著睡衣光著腳

  在空蕩蕩的別墅裏遊蕩,睡衣敞開著,裏面什都沒穿,我習慣裸睡。

    一對豐滿的乳房撐開睡衣的前襟,在空氣中搖晃著,翹挺的大屁股在絲質的

  布料下有節奏地扭動著,我走到洗手間的大鏡子前,癡癡地看著,鏡子裏是一具

  成熟的胴體,我拔下發簪,金色長發如瀑布般地散落在雪白的肩頭,襯托著我性

  感的脖頸,凹凸有致的身材,深紅色的乳暈,平坦的小腹,結識而修長的雙腿,

  塗著紅色指甲油的誘人玉足。

    你能猜出我的年齡嗎?

    我叫勞拉,著名金融公司CEO查爾斯的妻子,今年已經四十二歲了,但看

  上去絕對只有三十幾歲,偷偷跑到夜總會裏,總有無數大男孩主動和我搭訕,你

  知道嗎!當一個又一個年輕小夥子圍著你轉,對你說「Oh,youareso

  hot!」時,那種感覺棒極了。

    美麗的臉蛋,火辣的身材一直是我最引以為傲的東西,尤其是對於一個已經

  四十二歲的兩個孩子的媽媽來說。

    我和查理都是白人,卻有兩個黑人雙胞胎的兒子,很顯然,兩個孩子和我們

  沒有任何血緣關系。卡特和傑克原本是一對孤兒,狠心的父母在他們僅有一歲的

  時候把他們丟棄在鎮上的教堂門口,當時我和查理結婚兩年,一直懷不上孩子,

  於是我們就決定收養這對可憐的黑人雙胞胎。那都是十六年前的事情了。

    收養之後我們對這兩個黑人小孩視如己出,也沒有再生小孩。現如今卡特和

  傑克早已是身高一米九幾的大小夥了,兩兄弟都很出色,前幾天同時接到了麻省

  理工大學的錄取信,一萬人申請,競爭三百個名額。

    最讓他們的球迷老爸感到高興的是兩兄弟由於在全美中學生橄欖球聯賽中的

  出色表現,已經獲得了大學校隊的邀請函。

    兩兄弟幾乎成了我們小鎮裏的明星,我這個做母親的自然倍感驕傲。

    梳洗完畢,我從不吃早餐,因為這樣才能讓我保持完美的身材。早上我得去

  一趟超市。

    我套上一件緊身的粉色小T恤,我很少帶胸罩,因為我討厭束縛,喜歡我那

  36E的巨乳在走路時上下抖動的感覺,敏感的乳尖摩擦著棉質的緊身布料會讓

  我興奮,尤其當路人盯著它們看的時候。

    下身是一條低腰牛仔熱褲,能看到丁字褲的腰帶,露出整條修長的雙腿,結

  識渾圓的臀部總會在我走路時有節奏的扭動著,肥碩的翹臀,窄小的熱褲,緊繃

  的曲線,帶有巨大殺傷力。我一直自詡新時代的女性,要大膽地把自己的魅力展

  現出來。

    坦白地說,我很享受男人註視的目光,即便是帶著欲望的眼神,尤其是年輕

  小夥的目光。作為一個四十二歲的家庭主婦,還能夠吸引年輕人的眼球,我為自

  己感到驕傲。

    但近半年來有一件事情一直困擾著我,那就是我那兩個兒子看我的眼神和一

  些舉動,平時在家裏我的穿著很隨意,隨意到近乎奔放,我常常不穿內衣只套一

  件薄薄的睡裙,睡裙下的真空胴體讓兩個精力旺盛大男孩躁動不安。

    有時候,兩兄弟會借機貼著我居高臨下地偷窺我,在兩個一個一米九幾的大

  個子身邊,我幾乎毫無保留;而且每次擁抱時小夥子的手總是不老實的在我身上

  遊走,親吻時我感覺不到一種平常孩子對母親的問候,而是一種雄性強烈的占有

  欲;甚至於我好幾次發現卡特和傑克試圖偷看我的下體,天吶!他們竟然偷看他

  們媽媽的私處,我的心裏有些擔憂。

    每次老公出差,家裏只有我和兩個孩子時,我的內心總是有一種很奇怪的感

  覺,有點害怕,有點緊張,有時竟有點期待或是興奮,面對兩個正直壯年的小夥

  子,面對他們眼睛裏的熊熊欲火,我迷茫了,我已經很難想象他們小時候那天真

  可愛的樣子,很難想象卡特因為被隔壁小孩欺負而躲在我懷裏哭泣的樣子,很難

  想象傑克因為去不了遊樂場而拉著爸爸的手撒嬌的樣子……

    我把我的一些想法告訴丈夫,只是一些,因為還有另外一些念頭是我難以啟

  齒的。查理總是哈哈大笑,「噢,親愛的!精力旺盛的大男孩都是這樣的,別太

  在意了,也許他們有了女朋友之後就不會這樣了,到時候你或許會失落的。哈哈

  哈!」

    也許查理是對的,是我太敏感了,卡特和傑克從媽媽的小男孩變成身強體壯

  的小夥子的速度讓我有點不適應,我想這應該也是每一位媽媽都會有的感覺吧。

    我停止了思考。是的,這沒什大不了的!我這樣告訴自己。

    我手扶墻壁把腳伸進一只紅色露指高跟鞋裏,十二厘米的跟在我的鞋子裏面

  算是中等,我一直認為高跟鞋是女人最忠實的幫手,她讓你看上去更加苗條,體

  態更加優美,更加性感。對於一個四十二歲的家庭主婦來說,十幾厘米的高跟鞋

  也許有點過分,而我不同,因為在自己的心中我是一個Hotgirl或者是H

  otmon!

    「奧!該死!這是什鬼東西!」當我的右腳伸進性感的高跟鞋裏時,腳底

  突然感覺到一種粘糊糊膠狀液體。我急忙把腳收了回來,粘稠的液體拉出一條長

  長的絲線,白色乳液!這絕對不是牛奶之類的東西,因為我從未見過這粘稠的

  牛奶。那,這……我的心咯了一下。

    當我把鞋子拿近時,我聞到了一股濃烈的氣息,霎時間,我的大腦一片空白,

  就好像短路一樣。我的高跟鞋裏竟然有男人的精液,是的,千真萬確,即便好久

  沒有和查理做愛,但對於一個四十二歲的熟女來說男人的精液是再熟悉不過了。

    我僵立在那,高跟鞋裏的精液散發著濃烈的雄性氣息,向我撲面而來。當一

  個火辣的熟女,發現自己性感的高跟鞋裏竟然有男人的精液時,那會是怎樣一

  方場景!我感覺到一股強大的電流從我的胯部沿著背部一直沖擊到後頸。

    這該死的東西是誰的?是老公查理的?噢!得了吧,讓他射十次也射不了這

  多。精液真的很多,被腳一踩幾乎覆蓋了大半個鞋底,還有不少已經占在了我

  的腳掌上,腳趾間都溢滿了白色液體。

    家裏來了陌生人?一個陌生人翻墻進屋,在我的高跟鞋裏射了一灘精液,然

  後走掉。多可笑的猜測!

    其實我心裏早已有了答案,只是一直不願承認。沒錯!就是我的孩子們!卡

  特!傑克!除了他們還有誰?這兩個小混蛋居然在他們的媽媽的高跟鞋裏射精!

  簡直讓人難以置信,天吶!我無法用語言來形容我此時的心情!

    我的腦袋亂做一團,久久地註視著黑色高跟鞋裏的白色液體,任由那濃重的

  精液的味道不斷地刺激著我的嗅覺神經,懸空的腳掌間還傳來帶著些許體溫的粘

  稠感。我就這樣一直單腳傻站在兒,直到失去平衡。

    震驚的同時,我有點火大,這兩個小壞蛋實在是太不像話了!越來越胡來,

  也許是我的容忍讓他們的膽子越來越大了。如果在他們第一次對他們的媽媽做些

  不軌的事情的時候就加以制止,如果在他們第一次趁著我走樓梯的時候偷看我的

  下體的時候就毫不留情地呵斥他們,也許就不會有兩兄弟今天如此放肆的行為。

    是啊,簡直是胡鬧,到現在我都還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的孩子居然把

  他們的精液射在他們媽媽的高跟鞋裏!這已經不再是偷看下體那簡單了,這…

  …這簡直就是一種暗示!一種挑釁!

    噢!他們到底想幹什?他們想對他們的媽媽做什?他們……

    震驚,氣憤,我體內的腎上腺素大量地分泌,渾身開始燥熱起來。有一種熟

  悉的感覺如電流般地從小腹傳出,逐漸向下體和胸部蔓延,我下意識地夾緊了雙

  腿。這種感覺真的熟悉極了,在被卡特偷看下體的時候,在傑克的雙手移到我的

  大屁股上的時候……噢!天吶!我這是怎了?我……

    這種熟悉的感覺像一只無形卻有力的大手抓著我的心臟,巨大的壓力讓我喘

  不過氣來,我的呼吸變得有些急促。

    我曾無數次地回避這種感覺,我試圖把這種感覺趕出我的身體。該死的卡特!

  該死的傑克!我要好好地收拾你們!我在心裏不停地咒罵著兩兄弟,我極力想把

  這種我一直不敢面對的感覺趕出我的身體。但是,這種感覺就像頑皮的孩子,我

  越是使勁擺脫,它越是緊緊抓住我不放。

    噢,它簡直就像是一個惡魔。它開始控制我的思想,我的腦海裏不斷地浮現

  出卡特和傑克高大魁梧的身體,黝黑的皮膚,突起的胸肌,有力的腰部,結識的

  屁股,還有他們褲襠裏的大家夥。我曾在傑克小便的時候看過他那烏黑的大雞巴,

  大極了,至少有6英寸長,鵝蛋般的龜頭半露在包皮外面,這是軟的時候,我無

  法想象它硬起來會有多大……卡特的似乎更大一點……他們有黑人特有的大家夥,

  就像A片裏的黑人男星一樣。

    該死的!我竟然在幻想孩子們的陽具。年輕巨大的陰莖實在太誘人了,我沒

  法控制我的意識,一股強大的暖流從我的下體傳來,我能感覺到我的小陰唇在充

  血,大量的液體從私處流了出來,如果沒有熱褲的阻擋,此時恐怕要滴在地板上

  了。

    很快我在我的另一只高跟鞋裏也發現大量的精液,兩攤精液都多得嚇人,噢!

  真是年輕的小夥子,十七八歲的大男孩的身體裏總是有射不完的精液。

    我的頭腦裏全是卡特和傑克分別拿著他們媽媽的性感高跟鞋手淫的場景,急

  促的呼吸,飛速的擼動,然後巨大的陰莖像高壓水槍一樣將他們的精液射在鞋子

  裏。或者他們直接把他們充血的大雞巴塞近我的高跟鞋裏,小巧的高跟鞋容得下

  他們粗大的陰莖嗎?高跟鞋堅硬的皮料可別把我的寶貝們的大雞巴弄傷了……

    我的意識像沒了舵的小船在性幻想的沼澤裏越陷越深,年輕的大男孩對成熟

  的主婦充滿了巨大的誘惑,倫理的束縛非但沒有阻止我的淫蕩下流的想法,反而

  增添了巨大的突破禁忌的快感。

    我不承認我是個下流的淫蕩的女人,我只是一個喜歡性感,喜歡性愛的女人,

  只是一個風騷的辣媽。真的,我不是壞女人。也許是這種感覺在我的心頭壓抑了

  太久,也許是查理那日漸疲軟的小雞巴,也許是孩子們最近一直持續的騷擾……

  總而言之,今天我失控了。

    半小時後,我出現在附近超市的貨櫃前,腳上穿著那雙沾滿兩兄弟精液的黑

  色魚嘴露趾高跟鞋,腳和鞋裏之間的空隙充滿了年輕的精液,黏黏的滑滑的,雙

  腳一直向鞋尖滑,腳背被鞋幫包得緊緊的,我扭動著大屁股保持平衡,走路有點

  吃力。我不知道為什我會穿這雙鞋子出門,超市裏人來人往,有誰會知道我的

  腳上滿是兒子們的精液呢?但這種感覺奇妙極了,讓我異常興奮。我換了一條裙

  子,因為那條出門前的熱褲已近濕透了。

    精液很快就幹了,腳上只留下些許滑膩之感,但我總覺得還能聞到濃烈的精

  液的氣息。我的心裏亂極了,雖然表面故作從容,回到家裏我才發現我買的不是

  牛肉而是雞胸肉。

    家裏還沒有人,卡特和傑克去學校訓練還沒回來,我像往常一樣,在廚房裏

  準備午飯,冷靜下來,我開始擔憂起來,我不知道等會兒怎去面對我的兩個孩

  子。如果說以前兩兄弟偷看我的下體,不懷好意的親熱,我都可以裝作不知道的

  話,而他們也可以裝作沒被發現,那今天高跟鞋裏的精液,我還能裝作什都

  沒發生過嗎?

    這不是簡單的得寸進尺,這是孩子對我的暗示,對我的挑釁,他們已不再滿

  足於偷偷摸摸的侵犯,他們開始對他們的媽媽發起正面的進攻了,我到底該怎

  辦呢!

    時間沒有給我太多思考的機會,烤箱裏剛剛飄出誘人的肉香,我就不得不面

  對我的兩個兒子了,卡特和傑克滿頭大汗的回來。

    「嘿,媽媽,中午吃點什?」傑克走進了廚房,向我靠近,帶著一股濃烈

  的汗臭味。

    「是……是……雞胸肉,寶貝兒。早上練得這樣?」我故作鎮靜,我低頭

  繼續擺弄著食物,不敢直視傑克。

    「額……還行。」從傑克的回答中我聽出幾分不安。

    我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瞧了瞧傑克的表情,其實傑克的眼神也一直飄忽不定,

  就像做錯了事的小孩,竭力裝的什都沒發生過。

    我突然明白傑克和我是一樣的,我們都在偽裝,都在掩飾,彼此都裝作平常。

  是的,傑克和我一樣,此時他的內心一定也緊張極了。

    沒錯,我的寶貝兒沒有比我好到哪裏去!青春期的躁動讓他們對自己誘人的

  媽媽垂涎三尺,年輕人的沖動讓他們無法自制地將火熱的精液射在了他們媽媽性

  感的高跟鞋裏,但他們畢竟還是孩子,十七八歲的大男孩,當欲望沖昏了他們的

  頭腦,最終鼓起勇氣向他們的媽媽發起正面進攻的時候,他們不成熟的,還略帶

  稚氣的思想還是沒法讓他們表現得鎮定自若。

    想到這裏,我似乎不再那緊張了,不安的心也慢慢平靜下來。是的,我的

  年齡比他們加起來還要大,我不能輸給兩個毛頭小夥子,我怎能輸給兩個在我

  懷裏長大的孩子呢!

    我試圖掌控局面,我起頭直視著傑克有些躲閃的眼睛,「親愛的,一定要

  加油,好好練習哦!媽媽可不希望你在大學裏坐冷板凳!」

    「我知道了。」傑克回答得有點木訥。

    「我相信我的兒子!」我踮起腳在傑克滿是汗水的臉頰上親了一口。「快去

  洗個澡吧!瞧你臟的!呵呵」

    傑克走了,有點像是在逃跑。我知道我做得很好,我沒有表現出一絲的尷尬

  和不安,我控制了局面,我站了上風,大男孩還不是他們老媽的對手!

    我舔了舔唇邊傑克的汗水,鹹鹹的,味道似乎不錯,哈哈!

    午飯的時候兄弟兩沒怎說話,一直低頭吃著食物,我不斷地打量著兩個大

  男孩,每次眼神碰撞,他們都主動回避,這極大地增強了我的底氣。兩個一米九

  幾的健美身軀,在我眼裏又回到了他們兒時的樣子。

    下午的時光有些漫長,這周輪到卡特修剪草坪,卡特是捷克的哥哥,其實當

  初抱養兩個小家夥的時候,誰也不知道哪個是哥哥哪個又是弟弟,孩子們的名字

  都是神父取得,卡特這個哥哥也是神父封的。

    卡特比傑克略微矮一點,但更加結實。球場上他是個讓人畏懼的前衛,我曾

  親眼看見,卡特一下把兩個對手撞飛,而他自己只是稍微有點踉蹌。

    陽光下,卡特只穿了一件大短褲,露出上身如鋼鐵般堅硬的肌肉,汗水反射

  著太陽的光澤,有力的雙臂推著老舊的除草機在花園裏來回走動。

    我不止一次的撫摸過卡特結實的胸大肌,堅硬如鐵卻由充滿彈性,還有那六

  塊有點嚇人的腹肌,寬闊的肩膀,背部堅毅的線條一直延伸到大短褲裏。

    我站在二樓臥室的落地窗前,註視著卡特結實的臀部,我被一種逼人的年輕

  的氣息所吸引,這種氣息讓我變得有點燥熱。

    我把身子貼在玻璃上,冰冷的玻璃隔著薄薄的絲布觸碰著我有些發燙的乳頭。

  我想讓自己暫時冷靜下來,我需要思考我和孩子們之間的問題。

    那我和孩子們之間到底出了什問題!僅僅是因為兩個精力旺盛的大男孩

  由於青春期的躁動而對我心懷不軌,作出許多出格的事情嗎?不!絕不是這簡

  單,理智告訴我問題不僅僅出在孩子們身上。

    難道我自身也有問題?我試圖回避這個問題,我想每一個母親都不會願意去



  面對甚至是承認這令人難以啟齒的問題。

※ jkforumnet | JKF

    但事實不容我狡辯,事實不容我回避。因為每次孩子們偷看我的身體或是作

  出過於親密的舉動,我的心跳就會加速,這不僅僅是因為緊張和害怕,我想裏面

  還夾雜了不可告人的興奮和期待。有時候,我覺得自己似乎很享受兩個年輕力壯

  的小夥子的侵犯。

    記得那次,我穿著條緊身牛仔短裙在客廳裏打掃,當我發現傑克竟然趁我彎

  腰的時候低頭偷看我真空的下體時,我的心中居然升起莫名的興奮,我甚至故意

  延長彎腰的時間和彎腰的幅度,我還偷偷的扭動著大屁股,企圖讓本來就不能再

  短的裙子向上提,讓強壯的小夥子更容易地欣賞他媽媽的春光。

    還有那次,卡特那不老實的擁抱,有力的大手不懷好意地緊緊抓著我的臀部,

  我非但沒有制止反而微微挺起翹臀去迎合年輕人那貪婪的雙手,我感覺到科特褲

  襠裏的大家夥頂在我的小腹上,越來越硬,越來越熱,我肥大的胯部充分享受著

  年輕雄性的力量……

    而至於今天早上,那條沾滿淫水的熱褲還丟在洗手間的洗衣簍裏……噢,天

  吶!我這究竟是怎了。

    事實擺在面前,我不得不承認卡特和傑克對他們性感的媽媽充滿了欲望,而

  他們的媽媽也同樣對她的兒子那強壯的身體旺盛的精力充滿了渴求。

    精力過剩的年輕人,欲求不滿的熟婦;無處發洩欲望的兒子,極度渴望性愛

  的媽媽;高大強壯的黑人小夥,性感誘人的白人主婦……他們是天平的兩端,是

  等號的兩邊,有著天生的相同之處。他們又是冰與火的兩極,剛與柔的兩性,有

  著巨大的矛盾。把他們放在一起,必將發生巨大的化學反應,這種反應會讓人血

  脈膨脹,熱血沸騰。

    四十二歲的女人,熟透了的身體,大得嚇人的需要,恨不得把男人一口吞下

  的欲望。又怎是老查理那根軟綿綿的小雞巴所能滿足得了的呢!

    當一次又一次對壓在你身體上的老男人失望時,當欲望煎熬得你幾近發瘋時,

  當有巨大的誘惑擺在你面前的時候。什該死的倫理道德,什該死的社會輿論,

  都讓他們見鬼去吧!

    見鬼去吧!通通都見鬼去吧!我幾乎喊了出來。隨著一聲發自內心深處的吶

  喊,我似乎感覺到原本在我心裏的那把枷鎖打開了,胸口的巨石不見了,身心竟

  如此的輕松,心中洋溢出莫名的喜悅與激動……

    花園裏卡特依舊賣力地除著草,健美的身材迷人極了,大短褲的前面鼓鼓的,

  這是小夥子巨大的資本,足以讓每一個女人為之心動的資本。隨著卡特的步伐,

  胯下的大家夥不安分地撞擊著大短褲的尼龍布料,我竟然覺得那是兒子的大雞巴

  在向我招手。

    別急,寶貝兒,媽媽來了!

    我離開窗邊,有點艱難地把目光從卡特的身上挪開。我在梳妝臺前坐下,我

  端詳著自己迷人的臉龐,嫵媚的眼睛,精致的藍色眼眸,高挺的鼻梁,性感的嘴

  唇。唯一的遺憾就是眼角少許的魚尾紋和略微顯現的雙下巴,但這點瑕疵並不會

  影響我的美麗,反而透露出成熟的韻味,這正是熟女的魅力所在,對十七八歲的

  小夥子有著巨大的殺傷力,卡特和傑克兩個小壞蛋要的不就是這個嗎!

    為了讓自己更加誘人,我得化點妝,沒事在家裏化妝,換做幾天前的我還無

  法理解,人的變化有時候真是快得驚人。我先在臉上塗了層柔色的粉底,這會讓

  我的皮膚看上去更加光滑;長長的假睫毛自然是必不可少的,當然在貼假睫毛前

  必須先塗上一層迷人的藍紫色眼影,這能很好的襯托出我勾魂的雙眼,還有性感

  的粉紅色水晶唇彩……

    我一邊端詳著鏡子裏自己那近乎完美的臉蛋,一邊將美麗的金色長發高高地

  盤在頭上。當然打扮還遠沒有結束,我得為自己找一身性感的衣服。我打開衣櫃,

  我要找一身能充分展現我火爆的身材的衣服,尤其要突出我豐滿的乳房和誘人的

  大屁股,我知道我的大奶子和翹臀是小夥子們的最愛,思考了半天,我決定穿一

  件白色露肩短袖再配一條黑色緊身超短裙。

    小小的短袖顯然敵不過我胸前的一對豪乳,稀少的面料被繃得緊緊的,露肩

  短袖不僅暴露出我雪白的香肩,更展現出我迷人而幽深的乳溝,豐滿的乳房近乎

  完全裸露在薄薄的白色布料下,短袖的前襟只遮到乳尖的上緣,即便這樣我還故

  意調整一對巨乳的位置,讓我深紅色的乳暈偷偷地露出前襟的邊緣。由於沒有胸

  罩的遮擋兩顆敏感而又碩大的乳頭肆無忌憚地突起。光滑平坦的腹部也暴露在空

  氣中,還有那可愛的小肚臍。

    而黑色的超短裙似乎小了一號,艱難地拉上拉鏈,肥碩的大屁股被包得緊緊

  的,勾勒出近乎完美的臀型。這是一條名副其實的超短裙,下沿不及大腿根部,

  暴露出我小半個屁股,與其說是一條裙子還不如說是一條系在腰間的皮帶。近乎

  全裸的下體,我不敢想象我彎腰時的情景。噢,天吶!那將是一番如何熱血沸騰

  場景

    想要從頭到腳的全方位的性感迷人,高跟鞋自然是不可或缺的,一雙水晶厚

  底高跟涼鞋和一身黑白非常搭配,漂亮的腳踝沒有受到任何包裹,「4厘米的高

  跟雖然不便於行走,但卻能很好的體現我優美的腳弓,透明的鞋面下是光滑的腳

  背,兩根塗著紅色指甲油的腳趾頭從鞋尖處露出,性感而高貴。

    最後不忘灑上一點銷魂的香水。

    我癡癡地註視著鏡子裏一番精心打扮後的自己,成熟而又動人,性感而又高

  貴,嫵媚中露著放蕩,簡直像一個高級妓女。

    一個四十二歲的家庭主婦,兩個孩子的媽媽,轉眼之間變成了高級妓女,變

  成了淫蕩的婊子!讓人無法想象的事情,就這發生在了我的身上。

    有人說女人花在化妝打扮上的時間占了生命的五分之一,真是一點都沒錯,

  轉眼已經到了晚飯時間。

    同樣的餐廳,普通的食物,媽媽和兩個兒子,看似平常的晚餐,卻籠罩著一

  種說不出的味道。緊張中夾雜著興奮,曖昧中夾雜著淫靡,不安又有點期待。

    「哦,寶貝們,廚房裏還有一盤沙拉,瞧我的記性。」這已經是我第四次起

  身去廚房了,上一次是因為忘了拿鹽,上上一次是因為加湯,再往前……我有點

  記不清了……

    黑色的超短裙,緊緊地包裹著我真空的下體,再加上水晶涼鞋那「4厘米的

  高跟,我的起身有點吃力,我緩緩地用大屁股頂開椅子。故意讓我的大奶子劇烈

  的抖動,白色的露肩短袖那點可憐的布料又如何攔得住我36E的豪乳,薄薄的

  布料仿佛要被撐爆,兩個大乳球呼之欲出,深紅色的乳暈在領口忽隱忽現。兩個

  大男孩的眼睛從晚餐一開始就沒離開過我的身體,我真擔心他們會消化不了。

    「你們還需要點什?」當我回頭問兄弟兩的時候,大男孩們有點反應不過

  來了,癡癡地眼神像是著了魔一樣,「額……不……不需要什了,謝謝。」

    我知道身後有兩雙冒火的眼睛正在註視著我的肥臀,我故意放慢腳步,踩著

  優雅的步子,扭動著驚人的大屁股,「4厘米的高跟鞋讓我的屁股看上去更加翹

  挺。小壞蛋們,使勁看,使勁看吧!盡情地享用媽媽的大屁股吧。我喜歡年輕人

  充滿占有欲的眼神,我能感覺到這眼神裏的熱量,因為我的大屁股正在發熱,緊

  緊的,脹脹的,讓人想入非非,這種感覺太棒了!

    我端著那盤被我「忘」在廚房裏的可憐的沙拉回到餐廳,卡特和傑克正在「

  狼吞虎咽」,傑克機械式地不斷地把土豆泥往嘴裏送,即便盤子已經空了。我不

  經想哈哈大笑,但我還是忍住了。孩子們這是怎了?他們平時不是千方百計地

  吃他們媽媽的豆腐嗎?今天美味送到嘴邊反倒老實了,是我今天的轉變太突然,

  還是我的主動進攻太過猛烈了,小壞蛋們有點招架不住了?

    在給傑克分沙拉的時候,我故意用大屁股緊緊頂著傑克有力的腰部,而我的

  巨乳則貼在小夥子還略顯稚嫩的臉上,我慢慢地用勺子將水果沙拉滑到傑克的餐

  盤裏,我甚至還惡作劇般地用一對巨大的奶子去撞擊傑克的臉頰,我能感覺到傑

  克臉上傳來的溫度,讓我的奶子覺得暖烘烘的,媽媽誘人的乳球近在咫尺,乳暈

  旁邊的血管都看的一清二楚。傑克的呼吸明顯加快了,心跳也在加速,我能體會

  他此時的心情,就好比我突然發現兒子竟然把精液射在我的高跟鞋裏一樣。

    看來今天我的進攻火力確實有點太猛了,晚餐結束,我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得

  勝的將軍,你知道一個4」歲的女人讓兩個年輕的小夥子在吃飯的時候一直處於

  勃起狀態,是一種什感覺嗎?我興奮極了。

    是的!遊戲才剛剛開始。

    晚餐後,我的腦子還全是兄弟兩窘迫的樣子和他們高高隆起的褲襠,整個人

  一直處於亢奮的狀態當中。也許是晚餐的時候喝了太多的果汁,一股尿意從小腹

  傳來,我突然又有了一個大膽的主意。

    我沒有去自己臥室裏的洗手間,而是悄悄地向孩子們的洗手間走去,門是開

  著的,卡特正在裏面刷牙,卡特和許多黑人一樣有一口雪白的牙齒。

    「情愛的,媽媽洗手間裏的馬桶似乎壞了,可以借用一下你的嗎?」我的語

  氣充滿曖昧。

    「當然可以。」卡特比他弟弟傑克要老練一些,膽子也更大一點,從晚餐的

  表現可以看得出來,他顯得沒有傑克那緊張。

    我穿著「4厘米的高跟涼鞋,踩在洗手間的地磚上有點滑,我慢慢地扭著豐

  滿的大屁股向馬桶走去。

    卡特漱完口,仍舊站在鏡子前,似乎沒有離開的意思。

    他不走,他還不走!是要看他的媽媽小便嗎?噢!我的心跳開始加速,我真

  的要當著我的兒子面前脫下裙子尿尿嗎?一時間我有點不知所措,伴隨著強烈的

  尿意下體傳來一陣讓人酥軟的痙攣,短裙下的肥臀情不自禁地抖動了幾下。

    脫吧!大膽地脫下你的裙子,露出你誘人的下體,在大男孩的面前尿尿吧!

  這不正是你想要做的嗎!不要輸給一個毛頭小子。

    猶豫只有片刻,我拉開裙側的拉鏈,慢慢地把短裙往下拉。裙子很緊,脫和

  穿一樣費力,當我的大屁股整個暴露在卡特的眼裏的時候,足足過了一分鐘。

    「Oh,mygod!」卡特看著他媽媽驚人的肥臀,不由自主地發出驚嘆,

  雖然聲音很輕。

    「這條裙子真是小了一號!」我故意自語,其實我很滿意卡特的表情,大男

  孩被他媽媽迷人的臀部驚呆了。

    沒有穿任何內衣,裙子就是我下體唯一的遮掩,我把裙子退到腳踝上,一屁

  股坐在冰涼的馬桶上,馬桶的邊緣有些水,也許是孩子們的尿液,濕濕的讓我更

  加興奮。

    其實最讓我興奮的還是卡特那火熱的眼神,我的下體幾乎要被他看化了。尿

  液從我的尿道大量地噴出,擊打在馬桶的內壁上,發出響亮的聲音。一部分尿水

  噴在陰唇上,流滿我的陰部,整個陰部暖烘烘的,尿液伴著淫水我的下體濕透了。

    這是我第一次當著別人的面尿尿,我做夢也沒想到我會光著大屁股在我的兒

  子的註視下小便,卡特離我不到半米,我都能聞到他身上年輕人特有的氣息。雖

  然是側面,但這能將我光禿禿的翹臀看得更加完全,連幽深的股溝都看得一清二

  楚,他要是站在我的正面,幾乎能看到我尿尿的陰部。噢,天吶!這中感覺簡直

  太刺激了。

    「媽媽,你的屁股可真大!」卡特率先打破這讓人興奮到窒息的僵局。

    他這是在挑逗我嗎!沒錯!卡特開始回擊我的進攻了,這正是我期待的結果。

    「寶貝兒,這算是對媽媽的是贊美還是嘲笑?」我的雙手支在膝蓋上,光滑

  的手臂夾著碩大的乳房,雪白的胸脯完全露在衣服外面,低胸的前襟幾乎是掛在

  勃起的乳頭上。

    「噢,媽媽。當然是贊美啊!你瞧你的屁股又大又翹,把整個馬桶都覆蓋了。」

    「是嗎!謝謝」卡特露骨的話讓我更加興奮,我不忘給大男孩一個勾魂的眉

  眼。「你以前從沒見過這大的屁股嗎?」

    「是的,沒有!即便是在那些成人電影裏面。」卡特咽著口水說,眼睛一秒

  鐘也沒離開過他媽媽的身體。

    「噢!寶貝,你怎能把媽媽和成人電影裏的那些婊子比呢!」我故意加重

  「婊子」的語氣,但卻絲毫沒有責怪的意思。

    「對不起!媽媽,我只是說你比她們更加迷人,更加性感。她們只不過是一

  群翹著屁股等著被大雞巴幹的騷貨而已」。這是卡特第一次在我面前說「騷貨」、

  「幹」、「雞巴」這些下流的粗話,猶如一針針興奮劑,刺激著我的神經,讓我

  感覺渾身燥熱難耐。

    我能明顯得感覺到我那濕濕的陰戶正在急速的充血,敏感的陰蒂正在勃起,

  陰唇也因充血而變得更加肥厚,陰道裏早已是淫水泛濫,火熱的下體傳來陣陣快

  感。我有意地在馬桶上磨蹭著我肥碩的臀部,這會讓我更加興奮,我有點失控了。

    「親愛的,接著說!」我繼續鼓勵大男孩說出更露骨,更下流的話。他的媽

  媽還想要更多。

    「媽媽,你知道嗎,那天你穿了一件吊帶裙裝來我們學校,所有的男生都被

  你性感的大屁股吸引住,還有……還有你那豐滿的大奶子。我前桌的約翰說……

  說他的雞巴快要爆炸了!他還說……還說……」卡特的呼吸明顯加快了,我知道

  他也同樣興奮極了。

    「那個約翰還說什了?」我逼問道,我的下體不斷地抽搐著,卡特下流的

  話語正把我帶向快樂的極點。

    「他說……他說他恨不得立馬把堅硬如鐵的雞巴插進你的裙子下面,他說…

  …他說他想幹你,媽媽,約翰這混蛋說他想幹你。」卡特故意加重「幹」的語氣。

    噢,天吶!我高潮了!我坐在馬桶上露出肥碩的臀部,聽著兒子說著最骯臟

  最下流的話高潮了!大量的淫水從我的陰道裏噴出,強烈的快感如高壓電一般擊

  穿我的全身,我情不自禁地蹦起腳尖,整個身體都抽搐起來,挺起腰,任由豐滿

  的乳房在胸前猛烈地抖動,連左乳的奶頭都露了出來。

    「媽媽,你這是怎了!」卡特顯然被我的反應嚇了一跳。

    「啊……啊,沒事,我只是……有點累了。」我喘著粗氣,可笑的借口難掩

  失態後的尷尬。「親愛的,能給張紙巾嗎?」我努力讓自己從高潮的亢奮中平靜

  下來。

    高潮過後,冷靜下來,我的內心又籠罩上了一陣陰霾,我這是在做什?我

  還是一個正常的母親嗎?

    我不敢去想我現在在卡特心中的形象,我盡然主動勾引自己的兒子們,當著

  孩子的面翹著赤裸的大屁股尿尿,還在馬桶上高潮。啊!卡特一定認為他的媽媽

  是一個十足的蕩婦,一個不折不扣的婊子。

    但是被欲望沖昏了頭腦的我現在也管不了那多了。當我邁出第一步的時候,

  我就把我的理智交給了我的身體,交給了我的欲望。我已不能回頭了,那就索性

  讓這一切來得更猛烈些吧!

    我接過卡特遞過來的紙巾,身體前傾,讓肥臀離開馬桶,高高地翹起,擦拭

  我那一片狼藉的陰戶,淫水尿水早已分不清了,連大腿內側都沾滿了骯臟的液體,

  甚至連屁眼附近都濕漉漉的。

    我在卡特面前擦拭著自己的下體,非但沒有絲毫的羞恥感,還故意誇張地扭

  動肥臀。可憐的大男孩,眼睛幾乎冒出火來,褲襠的布料被繃得緊緊地,好像珠

  穆朗瑪峰一樣。我知道現在的卡特恨不得一口把他的媽媽吞掉。

    「親愛的,能在給我一張紙嗎?你知道,媽媽每次尿尿總是把陰戶濕的一塌

  糊塗。」當著孩子的面說著陰戶這樣羞恥的詞匯,對現在的我來說早已經算不了

  什了。我甚至有意加重說「陰戶」時的語氣。我知道這樣會讓我們母子兩都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