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之武警與空姐

我的第一次之武警與空姐

  我叫胡濤家住中國北方,吉林省長春市,我父母都是市公安局的幹部,他們警齡很長,但都身無寸職,我父親在局辦公室,我母親在局戶籍室,我是獨生子,高中畢業考警校結果落選了。

    為了讓我進公安局工作,我父親找到他在市武裝部當處長的戰友,把我送到了武警部隊上海支隊,經過三個月的新兵集訓後,由於我身高1。83米體格鍵壯,長的也很帥,用他們南方戰友的話說:我具有北方硬漢的優點,我很幸運被分到待遇最好的上海蒲東機場擔任保衛工作。

    我來到機場後由於工作認真,勤勞肯幹,很快提升為班長,別的好處我不知,起碼先不用站崗了,值勤時還可以隨處逛逛,很快我的運氣又來了,在一次我去市裡買東西時,在公共汽車上抓到了一個小偷,憑我的體格和在新兵連學的散打,兩下就把小偷制服,抓住送到派出所,正好車上有個報社的記者,把我的事跡見了報,因此事我又被部隊評為個人三等功。

    我在當時紅了,機場領導也請我給機場員工講演,當時在大禮堂有很多人,有空姐和飛行員,還有機械師……

    我留小平頭,黑燦燦的皮膚透著健壯,比起那些瘦弱的上海男人不知強多少倍,隨著我講演的結束,響起熱烈的掌聲……

    在上海外地人很多,治安狀況並不好,多次發生搶劫事件,機場的空姐和飛行員也經常被搶,還有一次一個空姐被非禮……

    為了保證機場工作人員下夜班的安全,我們部隊和機場領導協商,由武警組建一個小組專門負責護送下夜班的人員,經機場員工點將,我被選為組長……

    我向部隊領導保證絕對完成任務,部隊還特意給我配了支六四式手槍,我心裡洋洋得意,也暗下決心一定把工作幹好……

    我的艷遇也隨之而來了,那是在五月中旬的一天晚上,護送完最後一批員工,戰士們都睡了,我剛要休息,電話響了,「喂……是小胡嗎?」

    「哦……是我,您是?」

    「我是機場公安處的老趙!」

    「哦是趙科長……您有事嗎?」

    「哦,是這樣的,有一班臨時機組馬上到港,你負責去送一下,好吧!」

    「我馬上到……」

    我來到戰士們的寢室,看到他們睡的正香,真不想打擾……怎麼辦呢?

    我摸了摸腰間的手搶,好了……我一個人去……

    很快我開著松花江小巴來到了員工休息室,那裡已有幾個人在等了,我下車問:「你們一共幾個人?」

    「哦,我是機長,我們一共七個人,路線上車我在說給你聽……」

    「好吧,來……來……來……大家上車……」

    「你先送王娜……第二送李軍……第三送吳敏……最後送我和夏潔。」

    「好的。」

    員工們先後都送到了,最後來到萬花別墅區,「哦……小胡我住在第一棟,你在這停車,哎……好了,夏潔住在第七棟。」

    「哎……同志你該下車了。」

    「哦……」在車上別人一直聊天,而她一句話也沒說,「胡濤……你送我回屋好嗎?」

    這是我聽到她說的第一句話……嬌嬌的柔柔的十分好聽,好的我隨她下車鎖好門,「來……我幫你。」我提起她的箱子,不小心碰到她滑嫩的小手。

    「哦……對不起。」她沒說話,竟自向前走去,看著她苗條的身影,我心想她長的是什麼樣子,提著箱子在後跟著她……

    進屋後我驚呆了,這麼大的房子,分上下兩層,裝修的很豪華,「你父母哪?」

    「哦……我一個人住。謝謝你,我給你倒茶。」我坐到又大又軟的沙發上,「來……喝茶……」

    「哦……謝謝,你叫夏潔?」

    「是的,我早知道你叫胡濤,你給我們做過報告……」

    「哦……是那次。」我邊回答她,邊仔細打量著眼前這位空姐……

    我在機場工作一年了見到的各國,各地的空姐也不少,但夏潔這樣的美女並不多見……

    「夏潔--你們空姐能掙那麼多錢嗎?買的起這麼好的房子。」

    「不是……我……我……是我男朋友給我買的,他是新加坡人,比我大20歲今年45歲,我20歲時跟了他三年,他有老婆的,我們去年分手了,他送我一套房子,還給了我200萬,我工作完全是為了充實生活,我是不是個壞女人?」

    「不……不……這和我沒關係,我該走了……」

    「你別走,我有話和你說……」

    「你說吧。」

    「我從你給我們演講那次就愛上你,但一直沒有機會,你如果願意和我在一起,我每月可以給你3000元……」

※ jkforumnet | JKF

    「不……不……這不行吧!我們部隊有規定……」

    「你放心我不會說的,你有時間來陪陪我就行了……」

    看著這麼漂亮,性感的姑娘我能不動心嗎?「好吧!我答應你……」

    「真的!」夏潔顯的很開心,「來……來……上樓來……」

    我們來到她的臥室,足有50平米,一張特大的雙人床,一張梳妝台和幾個沙發,有一台小電視在牆角放著,裡面有一個浴室,你先去洗個澡,我脫下制服和配槍放到沙發上……我嘿嘿笑著跑進洗手間,站在浴缸裡洗淋浴。



    10分鐘後,夏潔從門外遞進她自己的一件半大睡衣,叫我穿上。絲質的睡衣貼在身上,像挨著姑娘的肉體一樣,光滑、舒適。

    我躺在寬闊柔軟的大床上看電視,夏潔在裡邊洗澡……

    她一出來,我將她攔腰抱起,在屋子內掄了一圈。夏潔嬌嬌地低聲嚷著:「哎呀!你把人家弄痛了!快放下我。」

    一身香氣讓我迷魂,我們馬上就相擁在沙發上,接吻、擁抱,我把夏潔放在我的腿上,她結實的屁股就壓在我的陰莖上,然後去吻她的半張開的濕潤的小嘴唇,舌頭直直地插進去,分開兩排雪白的牙齒,在她的口腔裡攪拌。她開始有反應,不斷嚥著口水,挺挺的胸脯上下起伏。那瓷碗形狀的雙峰上兩顆乳頭將睡衣高高頂起,我禁不住低頭用嘴唇咬住其中的一個。

    「哎呀!舒服!」夏潔張開緊閉的雙眼,嬌滴滴地說。

    我先看看窗子早已拉上了窗簾,於是二話不說將手繞到她後背,,從下向上退她的睡衣。

    當睡衣向上退去時,她羞得摀住自己的雙眼,我從她細巧的脖子開始慢慢掃視她的全身,兩個鮮紅的乳頭鑲嵌在雪白的雙峰上,她的雙乳,高而挺,似兩座對峙的山峰,遙相呼應,山頂兩顆淺褐色的乳頭,上面有紅潤透亮,凹凸不平的小小峰窩。

    兩山之間一道深深的峽峪,下面是一漫平川的、柔軟的腹部,由於肥腴、豐滿把肉嘟嘟的肚臍淹埋起來,現出一道淺淺的隙縫,就在我的鼻子底下晃動,我用手輕輕觸碰,夏潔哼了一聲就把頭扭向一邊。

    掠過平滑的小腹,看到她的陰毛,她的陰毛稀鬆而捲曲,它們濃、黑、亮,捲曲成一片,有條不紊地排列在饅頭似的小丘上,一顆突出的陰蒂,高懸在肉穴的頂端,細腰盈盈,身材豐滿,一雙玉腿,柔細光滑,十分迷人……

    我用手輕碰著,「啊……啊……呀,真舒服……」夏潔揚起頭開始呻吟,我手指分開陰毛,找到兩片厚厚的大陰唇,慢慢往裡陷進去,就觸到了那顆肉豆。夏潔一陣抽搐,呻吟粗重了起來。

    我的陰莖早已硬硬地挺起,分開睡衣前擺,就頂在了夏潔的屁股溝裡。

    她掉轉身來,趴在我身上去套弄我的陰莖,那白白的屁股溝就擺在了我面前。我從她的後面扒開兩扇屁股,就看到了她被陰毛半遮半掩的陰戶,這是我第一次觀看女孩的私處,令我激動不已。

    我用手指沿著那粉紅的陰戶內側滑動,在肉豆的另一端,我看到一個四周多皺折的小洞口,還沒等去撫弄,就發現從裡面寖出些液體。

    你都濕了,她回頭看看我,臉是紅紅的,「你來!」夏潔起身拉著我的手來到床邊,她仰躺在自己的床上,兩腿分開,拉著我在她腿中間站好。我的直挺的陰莖就指向她的頭。她直勾勾看了它一眼,擡頭對我說:「好弟弟……你想操姐姐嗎?」

    我激動地點頭……

    那麼,來吧!她向後躺倒,順勢拉我趴在她身上,我很緊張,根本不知下一步該做什麼,她攥著我的陰莖,拉向她的陰戶,先是上下摩擦濕濕的陰唇,然後對準那個小洞你往前頂吧!她對我說。

    我使勁,不行,再使勁,粗大的龜頭擠了進去,「好……啊……啊……再用力!」

    我猛地一挺屁股,「噗嗤」一聲,陰莖插入了一大半,「啊!你真好!快來呀!別停……」

    她抱住我的屁股,使勁往自己身上拉,等我的陰莖全部沒入時,她又讓我往外拔。來回抽動,知道嗎?小潔的雙頰因為興奮變成紅色,一臉的春情。

    「哦……」我開始前後聳動……

    「你是處男嗎?」她問道。

    「我是……」

    我感覺她陰道很緊,緊緊的包住我的陰莖。我快速的抽插,她陰道內的體液越來越多,漸漸的聽到「噗汲,噗汲」的聲音。

    「好多水呀。」我說。

    「滑嗎?」她問道。

    「滑。非常舒服。」我回答。龜頭在陰道的內壁上摩擦著,帶給我無限的愉悅。

    我不停地一上一下、忽進忽出的抽動著陰莖,直把小穴插得「滋滋」作響。小潔的淫水也直流,一陣陣的美感從穴心裡發出來。

    小潔哼叫道:「哼……哼……大雞巴弟弟……穴心被你插得……美死了……啊……哦……唔唔……快活死了……」

    小潔陣陣浪叫,加強了我的舉動。我挺著腰身,重重的一下一下地插著,陰莖一出一入的,偶爾會將陰戶的紅色內壁往外掀翻。小潔的小穴兒迎著我的抽插,快感節節地高漲。

    小潔聲聲浪叫著:「啊……啊……太美妙了……哎呀……親親……快活死了……你……你……插死我了……哼哼……」

    我聽了她的浪叫,更加的勇猛狂插,恨不得將小穴搗爛。

    一會兒,小潔突然嬌喘連連,全身一陣顫抖,她的小穴兒一縮一放著,整個人骨軟筋舒,快活如登仙境。我見狀,急忙加緊趕工,如狂風驟雨般的抽插一陣。

    突然間,我屁股猛力挺了幾下,一股熱精隨之直射入花心。小潔被著突來的熱流燙得全身舒坦無比,於是兩腿一夾,陣陣陰精也潰堤而出。

    小潔還在一直哼著:「愛人……我的愛……嗯……嗯……啊!」

    最後,我們兩個人赤裸裸的擁抱在一起,一切又歸於平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