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德醫師之診察室的陷阱

惡德醫師之診察室的陷阱

  從事醫生這個行業大概也有好幾個月的時間了吧,這段期間並沒有什麼令人高興的事。但那也只是過去而已,現在倒是有一件快樂的事持續發生著。

    那是發生在今年年初新年快要結束的事………

    我是一個整型外科醫生,那天是我的門診時間。一個少女獨自來看診,因為已經快到傍晚了,在那個時間裡並沒有其他的病患。

    『打擾了!』是一個可愛的少女聲音。看著跟著護士走進診察室的那個少女的當中,我不由得吞了口口水。

    『你好~那麼,請坐在這裡吧。』強裝冷靜的我讓少女坐在病患專用的椅子上。

    身穿夾克上衣和針織布料的裙子,流露著妙不可言神韻的少女沒有太大的動作,可以說是很溫順的坐在椅子上,但是坐下的時候動作卻是相當緩慢。果然身體上是有點不舒服吧,所以只能這樣勉勉強強的坐好。

    我一邊窺視著她的反應一邊看著護士遞給我的病歷表。

    上面寫著少女的名字是西村美穗。市立中學二年級生,從去年底就為了原因不明的腰痛而煩惱著。一開始是有看過小兒科的,但是因為病徵的關係,所以必須轉診到整型外科。

    我詳細的閱讀著少女的個人資料。

    『嗯嗯,原來是這樣…今天是一個人來嗎?』我拼命的讓聲調保持平穩,詢問著美穗。

    『…是的。媽媽因為要上班…不得不晚歸,所以沒和我一起來。』

    聽完了她的話,我知道她的監護人沒有隨她來的原因了。我內心有著對美穗更強一點的好奇心了。

    『是這樣啊…很糟糕啊…痛的地方是腰的中央嗎?』

    露出不安神色的美穗輕輕的點頭。

    『動的時候,會更痛嗎?』

    『是的…跑步的時候更是痛的好厲害…』

    『其痛無比嗎…那不動的時候就沒問題嗎?』

    『是的…』

    我連問了幾個專業的問題,從少女的回答中,我判斷出她可能是脊椎間的輕微疝氣。我吩咐了護士準備相關的醫療配備,護士聽完我的吩咐後,就轉身離開診察室。

    我因為還要確定病狀,所以吩咐了美穗說:『那麼,在布簾後面有一張床,請脫掉衣服,趴在上面吧!』

    『…全部脫掉嗎?』

    我注意到了美穗的臉上露出了跟先前完全不同的不安神色。即使對手是一位醫生,對一個1X歲的小孩子來說,脫衣服果然還是會很害羞的。更何況身為對手的我是因為有著不正當的企圖,而給了她不需要的醫療步驟的指示。

    但是當然我是不會把我的心思說出來的。我保持著平常的樣子用輕輕的語調回答著:『啊啊,造成腰部疼痛的原因可能有很多種,現在還不能判定。所以有必要來檢查看看背部和肩膀的情況。因為裡面有暖氣,所以脫衣服也是沒有關係的。』聽到我這般的解釋,美穗無言的輕輕點頭,慢慢的走向的白色布簾。

    布簾裡傳出衣服扯動的聲音,美穗應該是正在脫著衣服。窺視著裡面樣子的同時,我可以感覺出來褲子下的肉棒已經不安分的豎立起來了。

    在我還在試圖平撫下來的時候,布簾後傳來了美穗的聲音說:『醫生,我準備好了!』聲音中還是帶著不安和害羞的味道。

    光聽到這個聲音就一陣蘇麻的我拉開了布簾,站在了床邊。

    『!』

    四隻腳裝著滾輪鋪著白色床單的診察床上,現正有一具1X歲赤裸的嬌軀躺著。身高大概是一百四十五公分左右,白皙的膚色,沒有任何女人韻味的腰身,胸前的那一雙乳房也幾乎還沒有發育。

    這個稚嫩的肉體正趴著,雙腿緊閉著,一動也不動。雖然是有不管一切,先上了再說的衝動,但是沒有道理一下子就會做這樣的事的道理吧。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暫且先開始檢查起美穗的身體。

    『!』

    當我的指尖碰觸到腰部的中間時,美穗的背部忽然顫抖了。

    『摸這個地方會痛嗎?』

    『不~不會的…』對於我的問話,美穗趴著的搖頭了。

    或許是對於赤裸的身體被摸到的事而感到了不安和抗拒吧。有這樣念頭的我首先還是用醫生本來的做事方式來對待美穗比較好。保持著平常的表情,從美穗的腰部、背部、肩膀然後是大腿和膝蓋的裡側,一個個部位進行觸診的工作,我要徹底的瞭解病痛的根源。

    『啊啊,果然是這樣的。腰椎,換句話是背骨的腰部分有了問題,從這裡軟骨的部分移位了。』

    『軟骨?』是害怕的口吻,美穗詢問著。

    『是的。就是所謂的脊椎間疝氣。特別是拿重物的時候或是運動時候,就會造成疼痛的毛病。放著不管的話,就會變成很麻煩的重病。』

    『………』聽到這裡,美穗更加不安的看著我。雖然是一臉疑惑的神情,但卻是更加的吸引了我。

    『但是沒有關係的。美穗的病症還算輕微,所以好好的治療的話,是一定可以治好的。』我盡可能的露出笑容向美穗說明。

    受到了我笑容的牽引,美穗的臉上也露出了微笑。這一刻她終於對於我產生信賴感了。我意識到了這個事實。不讓醫生的身份失格,用這樣的方式作戰像是已經成功了。

    這樣下去的話,慢慢的她就會習慣了,我的大計也可以順利完成……

    『首先,我要注射一劑脊髓針了。如果還沒有辦法止痛的話,那或許就有必要住院治療了。但是,如果疼痛慢慢減輕了的話,那以後只要定時的複診就可以了。因為注射的時候,可能有一點痛,所以請你要忍耐!針折斷的話,那可就遭了。』我一面準備著注射器材一面吩咐著美穗。

    雖然是還有不安的神色,但是卻不會妨害我消毒赤裸美穗的腰部,接著我對著患部注射了。

    『嗯!』美穗的鼻子裡傳出了呻吟的聲音。

    脊髓注射跟一般普通的注射相比,是比較疼痛的,雖是這樣,美穗看起來是拼命的忍耐著。

    『好了。』

    好不容易完成脊髓的注射,我抽出了針筒,趴著的美穗用力的深呼吸幾下。

    看著赤裸身體的背部微弱的顫抖著,我起了種慾望,想現在就侵犯剛打完針的美穗。本來的話,在受到疼痛注射完後,應該休息一下就會好了,但是下定某種決心的我卻對她吩咐著說:『從現在我我來做些按摩。如果會痛的話,就請說出來。』

    『…好的。』

    『那麼,現在把腳張開吧!』

    聽到我這樣的吩咐,趴著的美穗慢慢向左右張開了大腿。原本緊閉的下體也依序的慢慢的張開了。首先看見的是被屁股肉夾住了的肛門,接著是還寸草未生的幼嫩蓮瓣慢慢的開始露出了她的樣貌。

    從肛門下沿展出來的蜜部是一條原本未張開的縱線。受到腳向左右的開張的影響下,縱線也慢慢的擴張出來了。首先是在接連著下腹部的部位,蓮瓣中間突起的小小的三角形露了出來,接著包圍住了陰蒂的櫻花色的包皮也露出了嬌容。

    在發出吞了口口水聲音的我面前,少女的腳張開得更大,讓我也可以看見了三角形突起位置上的陰道。小陰唇還沒發育還保有嬰兒般的樣貌,神秘的處女地內,縱長小嘴也慢慢的開啟了,已經隱約可見裡面有著淡紅色的肉壁了。

    『……』

    和成熟女性完全不同的是少女蓮瓣的色澤是淡粉紅色,這樣美麗的蓮瓣瞬間就俘虜了我。一面看著張開幾乎成直角的處女地,可是我卻要一面的拼命按耐著要撲上去的心情。

    到了這樣就幹出沒有道理的事來,那時我的企圖心就會被她注意到的話,那全部都玩完了。

    再度恢復平靜的我首先專業的像是要按摩著般,用著手指在美穗股關節處安靜的遊走著。我小心的不要直接碰觸到蓮瓣,如同要揉開肌肉似的用力著。這樣做會讓腰部疼痛的腳和屁股上的肌肉得到鬆弛,美穗應該也會感覺舒服輕鬆的。這樣一來對於我的觸摸也不會有反抗了,如是這樣的話就正中了我的下懷。

    『怎樣,會痛嗎?』

    『不會。』趴著的美穗搖著頭輕輕的回答。

    我的指尖察覺到她的肌肉已經獲得了釋放,開始放鬆下來。到了這裡,我一隻手慢慢的繼續按摩著,另一隻手卻悄悄的觸摸著美穗的蓮瓣。中指的指尖觸摸著從蓮瓣中飛出的三角形包皮,像是揉捏般的慢慢開始撫摸著。

    一開始是沒有用力的,輕輕的玩弄著肉芽。像似碎餅的包皮裡面讓我的指尖有著不時觸摸到陰蒂的感受。為了探索這個部位,手指間稍微的用了點力,刺激的被包皮包圍住了的陰蒂。



※ jkforumnet | JKF

    『………』大概是陰蒂被手指尖轉動到的關係吧,美穗的背部顫抖了。

    大概是因為有感覺到什麼吧,像是受到誘惑似的,美穗並沒有做出抵抗。雖然說還是一個小孩子,但是已經到了國中二年級了,是應該有性知識和感覺了吧,但是因為有著身為醫生的我剛剛吩咐要按摩的事,所以現在不得不默默的忍受著。

    話雖如此,美穗的樣子卻有著明顯的改變了。這我可是清楚的很。用著大拇指和食指逗弄著陰蒂,左右的遊動著,美穗的頭馬上有了反應。沈浸在她的反應中,快樂的我更加專心繼續刺激著她的陰蒂。

    『啊啊~~嗯嗯~~』按耐不住的呻吟從美穗的嘴裡洩了出來。聲音中並沒有痛的成分,明顯的是美穗有了性感了。

    『怎樣?按摩這裡很舒服吧?』

    被這樣一問,美穗輕輕的點頭了,沒有半點討厭的意味。察覺到這點的我將按摩著大腿的手抽離了,中指沾了沾自己的口水弄濕後,貼在了心情舒爽的美穗染成一片桃紅色的肛門上。

    『這次,我要按摩你的身體裡面!』說完這句話後,我濕潤的中指慢慢的往肛門插了進去。

    『啊,啊啊~』手指頭一點一點被美穗的身體吞噬了,這情況下少女的嘴裡也洩出呻吟的聲音出來了。

    『對吧,很舒服吧!』

    我一面安撫著全身顫抖的美穗,一面花了點時間將中指全部插進了肛門裡。慢慢的慢慢的一公分一公分深入,手指終於全部被美穗的肛門給吞了進去。

    『啊啊~嗚嗚~~』

    在肛門裡的手指慢慢的轉動著,美穗的背部再度顫抖了。

    『沒有問題吧?會痛嗎?』

    『沒…沒問題的,但是…』對於我裝糊塗的問題,美穗是拼命的回答了。

    這樣的勇敢的表現,我益發的疼愛她,插入的手指輕輕的蠢動著,我繼續用手指姦淫著1X歲少女的屁眼。

    『嗯嗯~』

    這個時候,我內褲下的肉棒已接近爆發的臨界點了。雖然我很想現在馬上就抱住美穗,讓肉棒盡情的插入毫無防備的陰道裡,但這只限於我腦海中的一個微弱念頭,現在還是先攻擊她的陰蒂和屁眼來取代比較好,我下意識裡更加的激烈的轉動手指。

    『啊啊~啊嗯嗯~~』是美穗發出了前所未有的高亢聲音的瞬間。我也在內褲裡射精了。

    過了許久,帶著不完全燃燒慾望的遺憾心情下,我就滿足地從美穗的身體裡抽出了手指,用床邊的藥劑洗了洗手,跟趴著躺在床上的美穗說:『好了,這次的治療完成了。腰痛怎樣了?』

    在我的呼喚下,美穗擡起了臉。她的雙頰一片赤紅,目光裡流露出莫名的濕潤味道。

    在笨拙的舉動下,過了好一陣子,赤裸的美穗慢慢的從床上爬了起來。完全沒有膨脹的胸部和無毛的下腹部,這是第一次正式暴露在我的面前。美穗坐在了床上,慢慢的轉動腰部一帶的部位試試看。

    『……比起剛才是比較不會痛了。』美穗的臉開朗了起來了。

    這應該是脊髓注射的效果吧。如果她患的是輕微脊椎間疝氣的話,注射一針後就會慢慢復原的,但是美穗是不會知道這樣的事,當然我也不會跟她說的。

    『是這樣的嗎?那太好了。因為注射和按摩起了效果了,所以看起來沒有住院治療的必要了。從現在起,一個禮拜來這裡一次接受按摩就可以了。這樣一來應該就會痊癒了。』

    『好的。真是太感謝了!』

    『嗯嗯。那麼今天就到這裡好了。治療結束了。請穿好衣服,帶著藥單到要藥局拿藥吧!』

    美穗輕輕的點著頭,開始穿起衣服了。我原本想還可再觀察美穗的裸體,但是因為這樣而引起了她的疑心的話,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等到美穗走出了診察室後,我連忙的走進廁所。用衛生紙將肉棒噴灑出來黏在內褲上的精液給擦了乾淨。一面擦的同時心中胡亂想到。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將肉棒插進美穗幼嫩的陰戶裡,讓她用可愛的嘴唇舔吮著肉棒……

    我好想這樣做。

    在下個禮拜起,美穗按照我的吩咐開始來複診了。運氣好的是她都是挑很晚的時候才來醫院,所以一般來說幾乎都沒有什麼病患在。護士又因為勤務的時間到了,所以也下班了,因此我也就沒有什麼顧慮的地方了。

    因為疼痛慢慢的減輕了,美穗對於我可以說是完全的信任了。內心狂喜的我繼續對美穗按摩著。但是從第二次起,我一面看著她的裸體心中盤算著不是按摩的事了。

    跟上一次一樣的,我讓她赤裸的趴在床上,但這次我要她跪著。因為是趴著的關係,所以美穗的模樣便是高高的挺起屁股。在這個姿勢下,我讓她把腳張開約有三十度,美穗害羞的部位就呈現在我的眼前。

    我壓抑著興奮的情緒,雙手的拇指左右的扒開了她的蓮瓣。沒有任何皺紋,沒發育的小孩般的肉瓣,連同陰道的裡部也都讓我隨心所欲的鑑賞著。

    『嗯嗯。看起來沒有問題了,都沒有異常腫脹的現象。現在起要按摩了,如果有任何疼痛的話就說出來。』

    『好的。』

    和上次一樣,我扒開了陰蒂和肛門,美穗也叫出了小小的聲音。但是我很清楚的知道那是呻吟的聲音。

    『沒關係吧?』欣喜的我問著美穗。

    『…不…不會…不會痛…但是…但…但是…有種…奇…奇怪的…感覺……』

    『嗯嗯,是怎樣奇怪的感覺?』

    『好像是…那裡……癢癢的……』

    『那裡?是這裡嗎?』我勾起了指頭玩弄著的陰蒂。

    『啊啊,是…是的…就是那裡……』美穗的全身顫抖著。

    『這個啊,沒關係的。這裡是女人下半身神經集中的部位。所以刺激這地方的話,會有這樣的反應的。所以請不樣擔心!』

    『是…是的……嗯嗯~~啊啊……』美穗的回答裡蘊含了不會令人聯想到是國中生少女誘人的韻味。

    我見她呼吸慢慢的急促起來,我判斷出她的性興奮非常高漲了。但是她本人並不知道這是性的興奮,只可能是對於由然而生的不明感覺而疑惑著,所以起了種不安的情懷,一定是這樣的。

    這樣的模樣益發的激發出我對美穗的愛念。

    以後的每個禮拜,我盡情的玩弄美穗的肉體,反覆的玩弄著她幼小的性器,但是最後一道防線我始終沒有跨越過。

    但是這樣的機會終於還是來臨了。那是美穗快要從國中畢業的時候。是三月初的事了。那天美穗也是高高的對著我挺起了屁股,不知從什麼時候起美穗變成了我的性玩具,但是那天我卻發現了一件過去沒有見過的事。

    『……?』我忽然間注意到,在我眼前美穗張開小嘴的蓮瓣中溢出了透明的液體。在燈光的照耀下,發出亮晶晶的光芒,同時這股液體從蓮瓣中滴落下來,開始弄濕了我玩弄她陰蒂的手指頭。

    ……是愛液!

    注意到了這個現象後,我瞭解到美穗是已經到了可以接受男人的狀態了。這個時刻也是我對於1X歲乳房完全沒有發育的肉體完全失去理性控制的時刻。

    『美穗,現在起要進行〝特別的治療〞。會有點痛,要忍耐點!』說完後,我脫下了褲子,掏出了藏在褲子中我男人的本身,猛力的頂在了美穗的蓮瓣上,然後慢慢的將腰往前一送。

    『啊啊~~啊啊~~』是美穗叫出了過去沒有高亢的聲音,也是我將自己的肉棒插進美穗的蓮瓣中的時刻了。

    沒有長出陰毛徵兆的嬰兒性器一下將我的肉棒吞了下去,連根部的地方也吞了下去。

    『喔喔……喔喔……』

    強烈的緊壓感,緊緊的套住了我的肉棒。不,比起緊壓還要更強烈,連一點空間也沒有剩下,我的身體根本動彈不得。我有了這樣的感覺。

    『醫…醫生…痛……好痛……』雖然美穗是哭喊著尖叫著了,但是卻沒有逃開的跡象。全身不斷的顫抖著,拼命的任耐著。

    這樣忍痛的模樣,更加的刺激著我的性興奮,我大概維持了一分鐘的插進時間,然後在美穗的身體裡射精了。(嘿嘿~~一個快槍俠!)

    在那之後的三個月,升上高中的美穗還是每個禮拜到我的醫院報到。

    『醫生,今天要做怎樣的〝特別治療〞呢?』

    最近我覺得低聲說話的美穗,她的臉上露出來的是淫亂的笑容。

    這已經超越了我原本的想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