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騷的設計師

發騷的設計師

  華麗的伸展台,高挑的俊男美女穿著頂級設計師所設計的服裝,踩著節奏強勁的音樂走著貓步。

  本次季度強烈推崇的便是留學法國巴黎,在一次服裝比賽大獎中一鳴驚人的華裔設計師單青連的主題系列。

  性感、華麗、奔放、不受拘束,這是單青連一直的風格,因為風格太另類了,給業界留下了非常好奇和讚賞的目光。

  要知道,搞藝術的就是要另類。

  據聞單青連比他設計的服裝更另類,因為他隻用筆畫來描圖,從不用電腦做修改。而且他脾氣超級火爆,動不動就喝模特兒,多少模特兒慕名而來,悲泣而歸。

  「還有你,我設計的衣服是露胸的,不要一直用手擋住,你的胸又扁又下垂,沒有男人愛看的!」

  一連竄的怒喝之後,不顧模特兒眼淚縱橫的臉,單青連又指著主辦方繼續開罵,

  「我答應你們把我的第一場回國秀讓給你們主辦,你們就是給我找這樣的貨色?我看這些全部是二三流的模特兒吧,這也敢拿出來丟我的臉?!」

  面對主辦方也橫眉冷對,完全沒有虛的討好。誰讓他是國際一流的服裝設計師呢,隻要他一不開心推遲服裝發佈會,那麼主辦方就得賠雙倍的錢。

  「單、單先生,請問你需要那種類型的模特兒呢?」找了好幾批,居然都不滿意,可急死主辦方林達標了。

  「這個嘛……我也不知道,你自己看著辦吧!」丟下話,頭也不回的離開。單青連的脾氣誰也捉摸不清。開心就大笑,不喜歡就罵人,完全不合邏輯。

   林達標冷汗淋淋,一流的模特兒單青連完全不滿意,自己上哪兒找個滿意的給他呢?這金主還真是難侍候!

   單青連正在休息間生悶氣的時候,聽聞磕磕的敲門聲。這時走進來一個高大粗壯的男子,剪著短短的平頭,因為夏天滿身大汗,藍色的工作服滿是粘膩的油跡。

   「嗨,這是你們叫的外賣。」曾善良抹了一把汗,被七月太陽曬得古銅色的臉泛著微微的紅色。

   「放桌上吧。」單青連背對著曾善良。曾善良隻覺得這個男人說話的聲音不似一般男人低沈,反而像出谷黃鶯一樣,清脆好聽。不由的多看了這個男人一眼。

   「這個是外賣的錢,出去吧。」林達標知道單青連正在氣頭上,那些模特兒他全都不滿意,可是這有什麼辦法呢,離發佈會的時間隻有兩天了,這個時候叫他上哪找個適合的模特兒?

     曾善良數了數鈔票,定定的呆著不動,充滿男子氣概的臉上多了一抹羞澀的笑意。

     「還不出去!」單青連脾氣暴躁的時候看見髒兮兮的男人更是惱火。

     「這個,錢……」曾善良也不知道怎麼把話說下去,擾了擾頭。

     「怎麼?嫌少?」單青連站起來,指著男人就罵。

  「一個便當五十塊,這裡剛好是兩百塊,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是不是嫌我沒給你小費,十塊錢夠不夠?」說著就從錢包裡掏出十塊錢仍在那身髒兮兮的藍色工作服上。

     他沒見過這麼精緻好看的人!

  白白淨淨的小臉,嫩紅的嘴唇,就連生氣瞪著他看的眼睛都撲閃撲閃的,像寶石般明亮。又彎又翹的睫毛每一根都濃密的能數著看。全身上下沒有一般男人那種粗獷的氣質,換言之是種高貴又純淨的感覺,怎麼說呢,曾善良覺得,面前的男人就像自己喝過的蒸餾水一樣,甜甜的,幹幹淨淨,清純可人。

     「啊……你真漂亮。」毫不掩飾的發出自己的感嘆。

  「就你也配看我的臉?你這個不知羞恥的家夥,又醜又邋遢,看見你我的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快點給我滾出去!」單青連指著他一陣狂罵。

     曾善良被不留情面的轟出去以後隻懂得傻笑,今天真是有福氣,居然看見了一個這麼好看的人。

     曾善良走後,林達標一臉發現新大陸似的驚奇,「單先生,你覺得剛才那個男子的身材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單青連煩都煩死了。

  「我是說他的身材和體格,都跟你要求的一模一樣啊!」林達標回憶著剛才看見的男子,可算的上是虎背熊腰,又高又壯,最絕的是這個送便當的男人掀起他那件油膩膩的工作服擦臉時,八塊腹肌就跟刻意鍛鍊過一樣,結實又健美。

  「我看你是瘋了,我連看見他的樣子我都想吐,你居然還敢叫這樣的男人穿我的衣服?」單青連想起剛才那個男人看著他傻笑的眼神,胃裡一陣翻湧。

     「可是他的身材真的很好,配合你的衣服一定會產生話題的……」林達標還繼續說服著。

     「你去死!」再受不了這個愚笨的男人。單青連捉起椅子上的衣服拍門而走,陰森的背影散發著陣陣寒意。

    注意,有熊出沒 2

  曾善良把車子停放在小巷裡。這附近是間酒吧,裡面的人打電話叫了外賣。結實的手臂把林林種種的外賣起來的時候,突然聽見暗巷裡有人說話的聲音,還伴隨著幾聲哽咽的哭求。

     「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你說我一定改的!」單青連拉著面前男人的衣服,哀求著。

  「青連,你也知道我們現在的地位差太多了。」說話的男人挑染著幾根金黃色的頭髮,背影略為高大,隻是比起曾善良的身材來說,還是縮了一大截。

     「你現在已經是馳名國際的服裝設計師了,還會在乎我嗎?」冷冷不屑的聲音又像帶了聲嗤笑。     

  「你知道我一直都愛著你的,師兄。」單青連哭了。他這次回國其實就是想找方凱。他們在巴黎的時候讀同一間設計學院。是設計學院裡很有名氣的學生。方凱比單青連高兩屆,單青連還沒嶄露頭角的時候方凱已經是業內比較出名的設計師,後來單青連名氣越來越大,方凱卻江郎才盡,嫉妒之餘開始抄襲別人的作品,後因為抄襲次數過多,被協會發現,所以將他除了名。

     方凱卻一直否認自己抄襲,當然愛他至深的單青連也相信了他的謊言。

     「你真的那麼愛我?」

     「是的,我可以為了而死!」單青連撲在方凱的懷裡,沒看見方凱一閃而過的邪惡笑容。

  這樣的畫面全部被站在暗處的曾善良看見了。不知道為什麼,聽見單青連哭著說可以為了某個人去死,心裡居然悶悶的,好像吃了苦苦的黃連一樣不舒服。他隻是見過單青連一次,而他的臉卻好像刻在了腦海裡一樣,抹也抹不去。

     這是什麼感覺?曾善良不知道,隻是一向很準的第六感告訴自己,那個被單青連叫做師兄的男人不單純!     

     「別哭了,這裡有人,我們進去說話。」

     單青連起哭腫的雙眼看見曾善良無措的站在那裡,埋怨的剮了他一眼。

     幽暗的燈光,方凱一進去就和一個坐在角落的金發男子打了招呼。

     「這是我的師弟單青連,現在他可是大名鼎鼎的服裝設計師哦。」

     「你好,青連美人。」金發男子笑容邪氣,一雙手摟住單青連的腰不斷摩挲。單青連礙於方凱在場咬著牙不張聲。

     「這個人很有本事,他說會幫我重回巴黎設計圈的。」方凱悄悄在單青連的耳邊說。

     「真的嗎?」單青連雙眼滿是希冀。

     這樣的話,自己也就不用留在國內,可以和方凱雙宿雙棲了。

     「他很欣賞你,如果你能幫我說說話的話,可能我會有機會。」

     十分鍾以後方凱藉口有事離開,剩下單青連和金發男子坐一塊。金發男子越坐越近,手也不規矩起來。

     「聽說你可以幫師兄重回巴黎的設計圈?」

     「是的,不過這要看你的表現了?」金發男子靠近單青連的耳朵說話,帶著酒氣的灼熱氣息讓單青連一陣反胃。

     他是個有潔癖的人,當初會愛上方凱也是因為方凱才華橫溢,人也長得幹淨斯文吧。

     「什麼叫我的表現?」單青連一臉糊塗。喝了一杯有怪怪味道的酒後,雙臉越發紅潤可愛。眼睛飄忽忽的,好像看東西也不清晰了。

     「我們去酒店吧。」

     「你說什麼?!」單青連騰的一聲站起來。早就知道這個金發男人圖謀不善了,沒想到他居然這麼直接!

     「啊……為什麼我的頭這麼暈?」因為激動,腦袋突覺暈眩。

     「別這麼單純了,青連美人,沒有報酬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金發男子扶住單青連,色迷迷的說。

     「你下藥?」居然這麼卑鄙!

     金發男子也不否認。

     「你死了這條心吧,我是不會和你上床的!因為和你這樣的人做愛,我一定會噁心死的!」

  「這可由不得你。」金發男子扶著腿腳發軟的單青連,大手掃過他的背脊,停留在他的後庭上,「烈焰狂情,這個春藥的名字很不錯吧,相信我們今晚一定能很快樂的。」

  單青連雙眼又紅了,方凱這個時候在哪裡,如果他在這裡,自己一定不會落得這麼恐怖的下場!要是真的和這個男人上床,憑自己這麼強烈和高傲的自尊心,一定會受不住委屈自殺的!

     方凱,救我,單青連在心裡無聲的吶喊。

     「等一下,」好像聽到他的呼喊,一個男人終於站出來說話,「他看起來好像很不舒服的樣子。」

     單青連扭頭一看,一口氣提不上來幾乎氣死。

     那個髒兮兮滿身油汙的男子居然提著送外賣的籃子站在自己面前。

     「他是我的朋友,他身體不舒服我送他回酒店。」金發男子解釋道。

     「你認識他嗎?」曾善良問單青連。

     不!單青連搖搖頭。

     「先生,他說他不認識你。我倒是認識他在哪個地方工作,還是我幫你送他回去吧。」

     金發男子正想發難,卻瞧見曾善良牛高馬大的身影,滿身雄糾糾的肌肉,頓時氣短。

     「那…那好吧。」   

     「你的髒手別碰我!」單青連誤吃春藥,滿身怒火。而那個髒兮兮的男人還想用他油膩的手扶他?

     被喝了一聲的曾善良無助的站在那裡,看著單青連扶住牆壁,蹣跚的往前走。

     「你還好嗎?」

     好個屁!難道要跟他說我吃了春藥,然後被他笑死?

     可是體內就像點燃了一把火,全身都酥癢的要命!

     好難受……真的好難受……

     「小心!」儘管知道單青連不喜歡自己,可是看他快要跌倒的樣子自己還是忍不住伸出油膩的雙手扶住他。

     「嗯……」被厚實的胸膛抱在懷裡,單青連忍不住呻吟出聲。

     火熱的軀體,充滿力量感的肌肉線條……體內的火好像越燒越旺了!

     「什麼味道?」

     「哦,剛才的客人不小心把醬汁打翻在我身上了。」曾善良老實的交代。

     「好臭!」

  「不會啊,我覺得還行啦,這是我們老闆自制的,在我們店裡很好賣的。你也可以來我們店裡吃吃看,真的很好吃哦,對了,我們店子在……」

     「夠了!」我一點都不想知道!



     閉著眼睛,咬著嘴唇忍受著烈性的春藥在體內橫衝直撞的感覺,直想找個缺口宣洩一下!

  可是他不能這麼做,如果要做的話也隻能和方凱。  

     「你臉色很紅,是不是發燒了?」曾善良伸出手摸了摸單青連的額頭。

     啊……好舒服……男人的觸碰讓單青連的慾望焚燒的更厲害。

     「我送你去醫院。」

     「不!」單青連尖叫。他不能去醫院,如果被人知道首屈一指的設計師被人灌春藥,他的臉皮往哪兒擱!

  「我不去!」細細嚶嚶的聲音讓曾善良心頭一震。他覺得單青連的聲音好聽,可是想不到在單青連發燒的時候也能好聽成這樣。隻覺得全身都麻了一樣。

     「為什麼不能去?你燒得好厲害,再不去醫院你會燒壞的。」

     「笨蛋!醫院是不能解春藥的!」

     「春藥?是什麼東西?」曾善良莞爾。

※ jkforumnet | JKF  

     你這隻該死的笨蛋!「現在送我回家!」

     「哦,好。」曾善良立刻把單青連抱上車。     

     「這是什麼?!」

  「啊?這是我送外賣的車子啊。」曾善良又覺得不好意思了。

     「你用自行車送外賣?!」

     「是啊。」

     我怎麼這麼命苦……單青連哭著抱住前方男子結實的腰桿,坐在後座上顛簸的上路。

     曾善良在前方駕駛著,完全不知後方單青連的變化。     

  單青連緊緊的靠在曾善良厚實的背脊上,臉蛋紅撲撲。有一件事情對他而言是難以啟齒的,因為路面有些坎坷不平,自行車抖得厲害。每顛簸一下,震動就從老舊的自行車上傳來,直達讓人羞恥的後庭。既刺激又

  讓人丟臉的,單青連的分身此刻漲得高高的,腫脹得讓他喘不過氣來。   

   今晚二更了。。。。

    注意,有熊出沒 3

  「嗯……」單青連把滾燙的臉埋在曾善良厚實的背脊上,一手伸進褲襠裡猥褻的揉搓著自己的分身。

     「啊……哈……」無法抑制的著火感快把全身上下的理智都摧毀了。每一個細胞都叫囂著好想釋放,好想釋放!   

  烈火焚情這種春藥市面上很難買到,是專門為一號所調配的。零號吃了這種春藥隻會覺得全身都急需男人的愛撫,特別是難以啟齒的地方更是渴望著粗大的摩擦。

     儘管脾氣不好,但單青連長得精緻漂亮是公認的事實。在業界裡被很多男人暗暗垂青也是見慣不怪的。

     可一向把自尊心看得比天還高的單青連無法容忍自己現在變得如此落魄,用力的拍打著前方駕駛的曾善良,

     愚笨的曾善良被單青連催促著慌忙之下將自行車開到路邊的陰溝上,輪胎因此卡住,車上兩人雙雙滾落在斜坡下的下水渠裡。

     曾善良雖然身材雄壯威武,但心地卻很好。一看要摔倒了,連忙將單青連護在自己懷裡,不讓他嬌嫩的臉蛋被石子碰花了。

     「唔……好疼……幫我揉揉,真的好疼……」單青連嘶啞著嗓音喊了一句。

     曾善良急忙問,「哪裡疼?我幫你揉揉。」

     「這裡……」單青連一把拉下自己的褲子,那根翹得高高的分身猛的彈了出來。

  「啊!」曾善良被眼前的景色嚇呆了。和自己粗壯的雙腿完全不一樣的,兩條長腿又細又嫩白皙光潔,處於中間的粉紅色的小棍前端佈滿了透明的汁液,又熱又硬。曾善良不由的想起自己曾經看過的A片。裡面的男人看見女人的時候就會這樣。

     「你的小雞雞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想找女人嗎?」

     「我不喜歡女人!」你這隻傻大個!

     為什麼自己會弄得這麼落魄?誤吃春藥,被下賤的外賣工抱住,還要跌進臭氣熏天的下水渠!總而言之,今天真是倒黴透了!

     但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比起失身於那個心懷不軌的金發男人,他更甯願和又髒又臭的外賣小子一起。

     「摸我,快點摸我!」

  在單青連的怒斥下,曾善良把手放在那根淫蕩的早已翹得高高的分身上,像自己發洩慾望的時候一樣,糙寬大的手掌握住那根嬌嫩粉紅的分身上下擼動。     

  「啊啊……」仰頭尖叫,被人操弄的感覺實在太舒服了!單青連全身痙攣,眼尾掃到那隻幫自己發洩慾望的寬大手掌,感覺那裡散發著陣陣惡臭!

     「不要用你的髒手碰我!」好髒……好髒……又興奮又羞恥的感覺,單青連覺得自己一定快死了……

  曾善良手一頓,羞澀的看著自己的手,黑乎乎的,長期工作長滿老繭,指甲裡全是汙泥,的確不怎麼雅觀。要碰這樣嬌滴滴的人兒確實是褻瀆了。

     他雖然從小在孤兒院長大,沒讀過書,也沒什麼學問,但不至於愚笨。單青連不喜歡他,嫌棄他,他的眼睛看得出來。

     默默的站起來,「我去幫你找個女人。」

     「站住!」單青連扭曲了臉,「不要去……嗚嗚,求求你繼續摸我……」

     曾善良又傻了眼,「你再罵我怎麼辦?」

     「我發誓再也不罵你了……」

     曾善良看著被慾望折磨得不成人形的人,再次把大手覆蓋上去,

  「其實我的手以前也不是這麼髒的,在店裡幹活的時候老闆很看得起我哦,叫我幫他調製特製的醬油,那些生蠔和鹹魚有味道的不是,我的手經常泡在裡面就成了這樣,你不要介意。」     

  「你、你……啊啊啊……」單青連其實想打擊這個傻大個,老闆是看你好欺負才叫你做這種噁心的活。豈料想起那雙手現在正在賜予自己無上的快感時,粉紅色的小棍便在生生銷魂的尖叫聲中再次噴發出來。

           這時,曾善良的身體也起了不可思議的變化,他從沒看見這麼漂亮的人在自己懷裡被情慾折磨的紅了臉。胯下的巨物也肆機蠢蠢欲動起來。

     「好想要……把你的給我……」單青連猛的掙脫曾善良的褲子,那根巨大的無法無天的男根頓時嚇壞了單青連。

     果然和他的身體是成正比的!

     紫紅的膨脹著,又粗又長,散發著男人身上原始的麝香味。在看見巨物的剎那,單青連覺得自己體內的空虛更嚴重了。

     「插進來,插進來我裡面!」像發情的母狗似的,單青連趴在濕噠噠的青苔上,掰開自己白皙的雙臀,哭求著男人的進入。

     「為什麼要插進你上大號的地方?」沒人告訴曾善良,男人男人和可以用那種地方交配啊!

     「你嫌我髒?」我都不嫌棄你還嫌棄我?

  「不是啦,我隻是覺得插PIYAN好奇怪哦。」曾善良看見那沾著水光的,淫靡的紅色小洞在眼前豔麗的綻開時,心中好像又快本來就不結實的地方,瞬間坍塌了!

     「嗚嗚……」忍不住劇烈的瘙癢,單青連扭著屁股,「你不進來我以後都不和你說話!」

     這下曾善良慌了,他好想和單青連交朋友,哪怕知道他看不起自己,可是還是好想經常看見他,哪怕他兇巴巴的和自己說說話也好啊。

     「我這就進來。」說罷往前一捅。充血猙獰的分身立刻刺進一半。

     「啊…………好痛!你這個笨蛋,你不會先潤滑一下的嗎!」單青連痛得淚眼昏花。

     「對,對不起!」手足無措的男人不知如何是好,像本能似的,伸出舌頭輕輕的舔著單青連受傷的地方。

     「嗯啊……」單青連縮起腳趾,在柔軟的舌尖觸碰到後庭的時候整個人興奮的暈頭轉向。

     「啊……好舒服,用力舔我……再來,舔深一點……」女王一樣發號施令。

     被舔得軟綿綿的小穴微微張開,好像歡迎男人的舌頭光臨,一張一合,淫靡的樣子把曾善良的魂魄都勾走了。

     「好漂亮啊!」忍不住發出感嘆。舌頭往更深的地方拓進。

     吧唧吧唧的水聲聲音猥褻得讓單青連全身打顫,靈活的舌頭像小蛇一樣在小穴裡竄來竄去,

     一下舔舔這裡,一下刺刺那裡。迫不及待的撅起屁股興奮的扭動,極度渴望男人的進入。   

     「可以了,進來吧……」

     終於得到允許,曾善良迫不及待的把巨物奮力一挺。

     「啊啊啊……好爽啊……」單青連失聲尖叫。

     初次人事已經爽得把曾善良的肉棒夾得緊緊的,讓帶著青筋盤繞的巨物更加艱難的往裡推進。

  曾善良滿頭大汗,怪不得A片裡的男人總是吼叫的那麼爽,原來真的好舒服。可是就算單青連不是女人,在他眼裡卻總比A片裡的女優美豔上幾萬倍。

  開始憑著本能幹事,每次都用力的抽插,把單青連的腰壓得低低的,扶住他的屁股就奮力搗進。小小的穴口被巨物撐得開開的,一絲皺褶都撫平了,光滑得惹人犯罪。

     噗嗤噗嗤的抽插聲在單青連的耳裡簡直淫蕩到了極緻,他怎麼都想不明白,為什麼給這個下等的男人進入時,會舒服的這麼厲害。

     「啊……啊……啊……太快了……不行了……我要死了……」雖然叫著自己快要死了,但曾善良怎麼看單青連都是一副快爽翻了的表情。

     「我操的你舒服嗎?」

     聞言,單青連眼都瞪大了,「啊哈……你這個噁心的男人……不要和我說這麼下流的話……啊啊啊……」

     「很下流嗎?不會啊,你不告訴我我不知道究竟是操得你舒服還是難過啊?」儘管是如此粗鄙的言語,更是刺激著單青連連聲尖叫。

     「啊啊……好爽,好舒服……你操死我吧……操爛我的小穴吧……啊哈啊啊……」

     被他淫亂的樣子刺激到了,曾善良更是胡亂的抽插,全憑慾望,把單青連幹得像母狗一樣唾液直流。

  忽然,幾注燈光從遠遠的地方掃射過來,曾善良明白,那是巡邏的民警。要是被他們發現兩個男人在這裡做這些事情的話,一定會被他們捉緊監獄的。

     把單青連抱起來,採用胸靠背的方式,跪在地上,從後插進單青連又緊又熱的小穴,直直的捅到那顆緻命的點上。

     「啊……」單青連更是叫得大聲,搖著頭,不斷的狂野的呻吟著。

     「噓,不要出聲,警察來了。你叫那麼大聲我們會被捉起來的。」胡亂的捉起一塊布塞進單青連的嘴巴裡,堵住了他的聲音。

     單青連低頭一看,那塊布原來是曾善良的內褲!   

  口中隻剩下唔唔唔的叫聲,曾善良把單青連抵在牆壁上,掰開他的屁股衝進小穴的力道一次比一次強烈,昏迷間單青連隻覺得自己有一種被男人強姦的錯覺。

  興奮的血液流竄在四肢百骸,直衝上腦部,缺氧的緻命感讓全身隻剩下那淫蕩的小穴有感覺。手指緊緊的捉住曾善良的屁股,悶叫一聲,把乳白色的液體啾的一聲射到牆壁上。

     後庭強烈的痙攣收縮,快把曾善良的巨物吞噬絞斷一樣,曾善良也低吼著一聲,把滾燙的液體全部了射進單青連體內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