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音北京實習風雲

依音北京實習風雲

  『操他媽的,三環早上9點就是這麼堵!早跟你講走四環你不聽,現在好了吧,大熱天的給你從亞運村跑四惠,幹,都跑了一個小時才到,只賺你這麼一點錢。 』

  老張一路碎碎唸的在北京七月炎熱的夏天開著紅色的小奧拓到了北京四惠的一個商住兩用的小區門口把一個外地人給放下,找了錢後,在走之前有人開了門上車。

  老張沒好氣的問說:「去哪兒啊?」

  一個清新悅耳的回應:「師傅,去國貿一座。」

  老張一聽,反射性的說:「不去。你去坐地鐵還快點。」

  那女孩兒有點驚訝地說:「師傅,為什麼不去?拜託啦,我快遲到了。」  『他媽的,這女孩的聲音真爹。 』

  老張從後照鏡一瞧:『操,這姑娘真他媽的水! 』從老張的後照鏡裡只能看到後座上女孩兒的上半身,儘管如此,老張看到的是一位眉清目秀、畫著淡妝的女孩,女孩烏黑的長髮依然有點濕濕的披在肩,使她原本的瓜子臉看起來更小。女孩兒從後照鏡看到老張的雙眼就撒嬌的說:「師傅,拜託啦,我都等了半個小時了。」

  『這鈕長這麼漂亮,又香,講話又爹,白領就是不一樣。 』老張之前的怒火一下就被女孩身上飄來的淡淡香味滅了:「好好,走。」

  女孩露出甜美的微笑:「謝謝師傅!」

  老張剛上路沒多久又堵在長安街上,老張瞄著後視鏡裡的美女問說:「你台灣人?」

  女孩有點驚訝地說:「啊……嗯,是啊,師傅您怎麼知道的?」

  老張驕傲地說:「哈,聽你講話就知道了,跟電視裡的連續劇一模一樣。」女孩臉有點紅的說:「不會吧,這麼明顯?」

  老張笑著說:「我老北京了,一聽就聽得出來你們外地人都打哪兒來的。」『台灣女人講話真夠爹的,聽得骨頭都酥了。咦?這姑娘上身穿的白襯衫怎麼有點透啊?靠,釦子也不扣好。他媽的,皮膚真白啊,我家媳婦年輕的時候都沒這麼白。 』

  女孩這時還抓住領口前後的搧搧:「師傅,可以開冷氣嗎?」

  老張將車插到另一條道上說:「冷氣?您說的是空調?老早壞了。」

  女孩的臉熱得紅通通的,一邊搧衣服一邊說:「壞了啊?那師傅你這麼熱怎麼辦啊?」

  老張看著面前一望無盡的車子說:「沒辦法,就這樣唄!反正公司年底要換新車了。」

  女孩熱得把胸前的第三個釦子也打開了,不過小心翼翼的沒把襯衫開太大:「師傅真厲害,我都快熱得受不了了。」

  老張從後視鏡裡看著美女說:「要是沒奧運的話,還不知道哪年能換車!我跟你講,這些領導就是做表面工程的。」

    『這鈕真香!媽的,真熱,不過那鈕的上衣看似慢慢變透明了,呵呵!呦,抹胸都看到了,今早真走運了! 』

  女孩把披在肩上的秀髮拉到頭後繫了個馬尾解解熱,不過她這個動作讓她的沒扣三個釦子的襯衫往兩邊敞開,讓老張清楚看到女孩白色的半罩杯蕾絲胸罩和深深的乳溝。

    『他娘的,好奶子啊!他媽的,台灣姑娘真水啊!要是能把玩她那兩粒大奶子,這輩子也沒白活了! 』

  女孩繫好馬尾後把襯衫往下拉一拉,再把領口敞開一點,然後就望著窗外長安街兩旁的「大工地」。一路上老張褲襠裡挺著一個小帳篷,不停地看後視鏡裡白晃晃的美景,有時還看到女孩兒不注意的把襯衫敞開,不停地搧風解熱。過了四十五分鐘,老張的紅奧拓終於到了國貿一座,女孩付錢的時候已經把襯衫重新扣好了,女孩下車後老張目送女孩苗條的背影。

    「餵,師傅,中關村!」

    『他媽的! 』

  ~~~~~~~~~~~~~~~~~小紅~~~~~~~~~~~~~~~~  『哼,在美國讀書就很特別嗎?不就是人長得好看一點嘛,憑什麼所有人都繞著你轉? 』

  小紅和大家一起在會議室裡吃著外賣午餐,「大家」其實就是銷售和行銷部門的幾個同事。

  王康獻慇勤的對穿著白色襯衫、綁著馬尾的女孩說:「依音,來多吃點,這很好吃的。」

  小紅一臉笑著說:「喲,小康,我們這還有其他四個姑娘,你怎麼就不照顧點啊?」

  王康一臉不好意思地說:「紅姐,真不好意思啊,您也多吃吃這個,很好吃的。」

  一旁的老楊滿口是飯的用筷子指著小紅說:「你啊,別吃醋了,小康從依音七月初來實習的時候就看上了人家了。」

  小紅依舊笑著說:「喲,這是人都看出來了。不過小康啊,人家依音都說了有男朋友在美國呢,還有依音才大三而已,你都快三十了,別老牛吃嫩草了。依音,你說對不對?」

  依音一臉不好意思地說:「沒有啦,康哥對實習生都很照顧的。」

  『哼,照顧個鳥啊,就沒看過他照顧銷售部的男實習生,還跨部門的照顧你這個行銷部的實習生。 』

  小紅笑著打圓場說:「好了好了,開玩笑的,趕快吃飯,吃完飯好乾活。」就在大家吵吵鬧鬧的吃飯的時候,一位頭髮稀疏的中年人探頭進來說:「小紅、老楊,你們兩個今天晚上陪大衛和我去見X通。」

  老楊一臉興奮地說:「X通終於有消息了?操,真是太好了!」

  中年人皺著眉頭說:「老楊,注意一下你的語言。小紅,他們也想要瞭解我們的行銷計畫,所以你趕緊準備一下。」

  『又要出去應酬了,X通這種國企肯定又要吃飯、喝酒、被騷擾了,可是可以跟總經理一起去又是很好的機會……』

  小紅一臉認真的說:「好的,李總,我知道要準備什麼,我會準備好的。」李總臨走之前說:「對了,小紅,你把我們的中國大區的行銷計畫英文版給依音看一下,她之前就發現我們有很多翻譯的問題,我不希望大衛在我們行銷計畫上找錯。」

  『哼,又是依音,依音來了以後就一直給我難堪。臭婆娘,看我怎麼……對了……要不……』

  小紅趕緊趁李總走之前提議:「李總,要不我們讓依音也來好了,依音英文好,可以幫大衛翻譯。」

  李總皺著眉頭一邊思考一邊說:「帶個實習生去這麼重要的會議……」小紅慎重地說:「沒事的,我會照顧依音的。而且依音的英文比我們都好,會議開得也會比較有效率。」

  李總有點猶豫的問:「依音,你今天晚上有空嗎?這種會議會弄得很晚,除了開會還要吃飯的。」

  『媽的,為什麼都不問我晚上有沒有空?大家都只是照顧依音,人美又怎麼樣,還不都是人嗎? 』

  依音一聽可以跟董事長和銷售總監一起見客戶,馬上拚命點頭:「有空的,我可以去。」

  『哼,看今晚之後你還會不會這麼興奮! 』

  李總見狀說:「好吧,小紅,你到時候把依音帶上。」然後轉身走了。依音一臉感激的對小紅說:「紅姐,真謝謝你提議讓我一起去!」

    『呵呵,到時候再說吧! 』

  ~~~~~~~~~~~~~~~~~梁總~~~~~~~~~~~~~~~~『終於開完會、吃完飯了,真他媽的無聊,整個提案跟其它外資企業的沒什麼不同,反而還比其它家貴,幸好有個養眼的翻譯,要不真的要睡著了。這翻譯聽起來還是台灣來的,有意思。 』

  所有人都已經吃飽了,不過,當然大圓桌上依然還有很多美食剩下來,有些甚至連碰都沒碰過,梁總再次高舉手中小杯子裡的茅台對所有人乾杯。

  一晚上有說有笑的行銷經理——方紅,舉著杯子笑著說:「梁總,您就饒過我們的依音別讓她再喝吧,人家小姑娘酒量沒法和您一直乾杯的。」

  梁總笑著說:「方經理,你別一直說人家是小姑娘了,你看起來也很年輕,我猜25歲吧?」

  方紅笑得跟一朵花一樣:「梁總,叫我小紅好了。您嘴真甜,就您這句話我敬您一杯。」

  依音醉醺醺的紅著臉說:「我還能跟梁總乾杯的,乾杯。」

  『呵呵,依音這鈕有意思,不知今晚……』

  梁總乾了方紅和依音的一杯後,對身旁的楊鑫低聲的說:「楊經理,我看你們的李總和大衛都不行了,要不……」

  楊鑫畢竟是老江湖了,趕緊接口說:「梁總,叫我小楊就行了。今晚您難得有空,興緻又好,要不我先讓司機帶李總和大衛回去,然後我們換個地方好好聊一些細節問題?」

  『呵呵,果然還是中國人好溝通,上道! 』

  梁總微笑的說:「那怎麼好意思呢?再說你們公司的兩位美女也喝得差不多了。」不過梁總後面的那一句講得比前面一句大聲。

  方紅趕緊笑著說:「難得梁總有空,我和依音當然奉陪。」然後方紅就對著依音說了幾句悄悄話。

  『不錯,都很上道,看來這家還是有機會的,呵呵!看兩個美女講悄悄話真有感覺。呦,小美女還點頭了!看來今晚有戲了……』

  楊鑫見狀笑著對梁總說:「梁總,不知您今晚有空嗎?」

  梁總笑著說:「盛情難卻啊!好,你說咱們去哪兒?」

  沒過多久,一票人浩浩蕩盪地來到飯店門口,門口前停了兩輛A8、一輛奔馳S500和一輛GL8,梁總對李總說:「李總,您沒車,我讓我們王總的車送您回去。」

  李總快睜不開眼的說:「不不不,我坐大衛的車就行了,沒事的。」

  梁總說:「哎,大衛和您不是住在反方向嗎?您就坐我們王總的車就好了,我、王總和張總有兩輛車就行了,沒事的。」

  梁總一邊說,一邊把李總硬是給送上了王總的A8,大衛也被楊鑫給扶上自己的GL8。梁總等李總和大衛的車走了後對大家說:「小楊,你跟司機說一下去哪兒,然後你和小紅跟王總坐張總的車。依音,你和張總就坐我的車吧!」  『呵呵,今晚可有趣了。 』

  梁總扶著依音上了S500的後座,不過有意思的是張總也從另一扇門進了後座。

  『這小美女的手好軟,真好摸,不知其它地方是否也……呵呵呵! 』

  ~~~~~~~~~~~~~~~~~大胖~~~~~~~~~~~~~~~~『我操,老闆談個生意怎麼又帶了美女上車了,都還沒到剛剛姓楊的說要去的地方就把上鈕了?怎麼張總也上車了?看來今晚有眼福了,呵呵,這鈕看來很水的。 』

  大胖跟了老闆五年了,等老闆上車後,大胖很有默契的一話不說開著空調、關了收音機,等後座三人坐好就上路了。

  大胖從後照鏡看著後座,張總坐在駕駛座後,美鈕坐在中間,梁總坐在副駕駛後,由於美鈕坐在中間高起來的位置,整個人在後照鏡裡看得一清二楚。老闆的手好像不經意的放在美鈕露在黑色窄裙外的膝蓋上對著美鈕說:「你很能喝哦,常喝酒嗎?」

  『美鈕大腿避了一下,但她怎麼可能避開我老闆執著的龍抓手?呵呵。 』美鈕皺了一下俏眉:「還好啦,我們在美國偶爾也會喝的。」

  老闆對張總眨眼,然後接著問:「哦?你是美國的高材生啊?難怪英語說得那麼溜,張總,您說是不是?」

  張總伸手往駕駛和副駕駛中間一個把手往後拉出一個特製的小冰箱,不過冰箱還沒完全拉出來就被美鈕的靚腿給擋住,拉不出來。

  老闆對美鈕說:「不好意思,麻煩你挪一下。」

  『看來老闆又要下藥了,幸好我今天出門前放在老闆常用的位置,不過這鈕氣質真不錯,還真有點糟蹋了,不過……至少我有眼福了。呵呵呵! 』

  等大胖再看後視鏡的時候,後座三人手上各有一隻香檳杯,那美鈕的杯口還有淡淡的口紅印子,看來老闆的計畫已經成功了。

  沒過多久再看後視鏡,老闆和張總都已經各一隻手搭在美鈕的膝蓋上了,美鈕滿臉俏紅的說:「這是什麼酒?甜甜的真好喝。 」

  張總一臉微笑的說:「這可是德國進口的冰酒,很貴的!」

  老闆在一邊幫腔說:「是的,好喝就多喝點,在國內不好買的。」

  大胖拐個彎就聽到美鈕嬌氣說:「好熱哦,冷氣可以開大一點嗎?」

  老闆的聲音從後面傳來:「大胖,空調開大點。」

    『哈,老闆的意思我還不懂嗎? 』

  大胖把空調關小點時,聽到老闆說:「你才21歲?還在讀大三?果然是高材生,國內大三不可能到這麼好的外企當實習生的。」

  等快到地點時,大胖又看了一眼後照鏡,入目的是美鈕的白襯衫上兩粒釦子已經解開了,襯衫也從黑窄裙裏拉出來了,老闆的左手也摟著美鈕的肩膀,和美鈕有說有笑的不停誇她聰明、有前途等等。

  『呵呵,老闆,您的手段還真高明,您左手不停地將美鈕的襯衫拉開一點,這樣您好瞧瞧美鈕的「底」,呵呵,老闆,您最好拉開大一點讓我也瞧瞧! 』不到二十分鐘就到了姓楊說的地方了,雖然不是老闆常去的天上人間,不過至少外表看起來還挺氣派的。

  老闆扶著美鈕下車時說:「大胖,你就在這附近等著,晚點我下來時不一定能打電話,你看到我就來接哈。」

  『呵呵,看來今晚我說不定還能「送」美鈕回家……』

  ~~~~~~~~~~~~~~~~~老楊~~~~~~~~~~~~~~~~『沒想到小紅這麼上道,竟然跟我說今晚會給我甜頭,還說服小依音跟著我們一起唱K,真不知道今晚的甜頭會是什麼,難道小紅對我有意思?呵呵,吃不了小依音,能吃小紅也不錯!再說,小紅在車上沒少給王總甜頭。呵呵。 』老楊帶著大夥一起進包房後就問梁總說:「梁總,要不,我們上些姑娘?」依音坐在梁總和張總中間突然問:「什麼姑娘?不是我們大家一起唱KTV嗎?」

  『哇靠,依音怎麼襯衫釦子都沒扣好啊?襯衫還拉出來了,看不出來依音是這麼隨便的! 』

  梁總哈哈大笑的說:「對啊,小楊,就我們幾個唱K,你在說什麼姑娘?」說完,梁總還對老楊使了個眼色。

  『他媽的,這老頭是看上我們家的依音了,幹,我要怎麼向媽媽桑交代啊?幹! 』

  老楊笑著說:「說錯了,說錯了,我去交代下。」

  出了包廂門後,老楊尷尬的對媽媽桑說:「真抱歉啊,今晚先不要姑娘。」媽媽桑一臉不滿地說:「餵,你以為我們這是什麼地方啊?你還自己帶姑娘來,你好歹也點幾個姑娘嘛!」

  老楊一臉尷尬地說:「真不好意思,要不,這樣吧,我給你四個姑娘的坐檯費,但她們不用上台,酒費當然也不會少的。」

  媽媽桑一聽有錢拿,小姐們還能顧及別的客戶,當然說好:「好好,就算交個朋友,下次一定要再來,我們的小姐真的都很漂亮、很會玩的!」

  老楊回到房裡,王總已經開始唱歌了,小紅趁空把老楊又拉出包廂說:「我跟你講,今晚給你甜頭,可是今晚發生的事你一句都不能說,懂嗎?」

  『呵呵,今晚要不玩你,要不玩小依音,我當然願意了! 』

  小紅接著說:「還有,今晚你要護著我,聽到了沒?」

    『護著你?啥意思啊? 』

  老楊點著頭說:「那當然了,不過我不太懂……」

  小紅插口說:「你到時候就懂了。最後,這項目談下後,你的獎金我們五五分帳。」

  老楊急著說:「什麼?憑什麼分你獎金?」

  小紅嚴厲的看著老楊說:「我都說了,會給你甜頭的。再說,你和我都知道光你自己一人是談不下這筆生意的!」

  老楊還想張口說話時,小紅又說:「別磨磨蹭蹭的,分不分?不分拉倒,我這就進去帶依音一起走。」

  『幹,這婆娘竟然要脅我,不過……幹,真他媽的需要她和依音,幹! 』老楊一臉不悅的說:「好,就分你,不過,沒甜頭的話,就算項目拿下了也沒得分,怎樣?」

  小紅二話不說:「就這麼說定了,要搞定你們男人還不容易!」

  『沒想到這娘們外表可愛竟然這麼悍,不過這甜頭究竟是……』

  ~~~~~~~~~~~~~~~~~小紅~~~~~~~~~~~~~~~~『依音啊依音,看你還能多高尚! 』

  小紅和老楊回包廂裡時依音正唱著西洋歌,她一邊唱還一邊扭擺身體,小紅見狀就滿臉笑容的到依音身邊一起跳舞,依音看有人跟她一起跳舞就更High的邊唱邊跳的。

  等依音的歌唱完後,小紅就到桌邊拿起一疊撲克說:「我們來玩遊戲吧!」依音不知是醉了還是怎麼了,不過她拍著手說:「好,好,玩遊戲!」『要盡快把這事搞定,拖太長了,到時候連我也遭殃。 』

  小紅把牌拿出來說:「這樣吧,我們就隨意抽牌,誰的牌最大就可以讓牌最小的做指定動作。」說完小紅就對梁總眨眼,然後開始洗牌。

  梁總見小紅的眼色先是一愣,隨後就會心的笑著說:「我同意,就從我來抽第一張吧!」

  等輪到依音抽牌的時候,小紅偷偷的把最底下的一張牌送到依音手裡,依音也醉醺醺的接過了手中的牌。等大家手上都有牌後,小紅說:「一,二,三,亮牌!」

  只見王總猥瑣的笑著說:「看來我的10最大,依音的5最小。哈哈!」梁總面色有點不太滿意,但是依然保持微微的笑容,所謂的皮笑肉不笑。王總看到梁總的面色,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這樣吧,小紅,你檢驗一下依音的奶子有沒有加工過。」

  依音一臉通紅的說:「餵,什麼意思啊?為什麼說我的咪咪是假的!」王總一臉不懷好意的說:「我沒說你的奶子是假的啊,說不定你的胸圍有墊很厚的一層呢!再說我就是沒見過像你這樣挺的奶子。」

  依音一臉被侮辱的說:「我哪有!紅姐,你摸,我有沒有墊東西。」

  小紅伸手輕輕的捏了捏依音挺起的胸脯說:「嗯……隔著衣服摸不準也,好像有墊東西哦!」

  『我娘的,依音年紀小小的竟然發育得這麼好! 』

  依音不依的說:「紅姐,你……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呢?那你說怎麼辦?」小紅向梁總有意思的笑了一下,說:「要不,我直接摸好了,反正都是女人嘛!」

  依音有點急上頭了:「嗯……好吧!諾。」依音還面對著小紅將上衣微微敞開來,讓小紅好把手伸進去。

  『我的娘啊,這依音的奶子摸起來怎麼這麼豐滿?連我這女人都覺得手感特好。 』

  小紅的雙手深入依音半杯的白色蕾絲胸罩握住依音驕傲的雙峰說:「嗯……摸起來……感覺像沒加工過的哦!」

  依音一聽,急著說:「紅姐,就是沒加工過啦!」

  『這些色老頭子應該看過癮了吧?呵呵,再給你們看個更勁爆的。 』

  小紅的雙手在依音胸罩裡輕輕的挑逗依音豎立起的小乳頭,依音的乳首突然被刺激,不小心的叫了一聲說:「紅姐……你在幹嗎……不要玩了啦!」

  小紅依舊不停地來回撥動依音軟中帶硬的乳頭不理會依音,反而對王總說:「王總,我沒摸過加工過的奶子,要不您來摸摸看,鑑定一下?」

  王總淫笑著說:「那我當然願意啊!不過咱們說好是由你檢查的。」

  『哼,就知道你們都沒膽,看來你們全聽梁總指揮了。 』

  依音這時已是雙手摀胸,不停地喘氣了。小紅笑著要依音把手拿開,然後小紅突然把手從依音胸罩裡抽出來說:「好啦,好啦,就算是沒加工過唄!」小紅手這麼一抽,故意把依音的雙乳往上一提,依音兩粒被挑逗得變硬的乳頭一下冒出來了。

  『哈哈,依音,你這下出糗了吧?哼,就讓這些糟老頭看看你寶貝的奶子。哈哈哈! 』

  依音趕緊把胸罩調整好,然後打一下小紅的手臂說:「討厭。」

  小紅笑著說:「好了好了,我們再來抽……抽好了?一,二,三,亮牌!」結果這一次小紅手裡一張老K,依音手中的牌依然是所有人最小的一張牌,依音都著嘴把手中的3扔到桌上,看著小紅說:「怎麼又是我輸呢?」

    『梁總,你瞪我幹嘛?哼,會讓你爽的! 』

  小紅笑著對依音說:「嗯……給你一個簡單又好玩的……梁總,可以麻煩您站在前面嗎?」

  梁總一臉不滿的把手中的8牌扔到桌上,緩緩地站到銀幕前面,小紅發爹的說:「梁總,麻煩您到時候兩手只能貼著身邊哦!依音,你的懲罰是把梁總當鋼管,跳一場鋼管舞給我們看!」

    『哼,笑了吧?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男人喜好什麼? 』

  依音對小紅撒嬌的說:「紅姐,不要嘛,好羞人哦!」

    『看來你也有需要求我的時候! 』

  小紅笑著說:「願賭服輸啊,還是你們美國人都是賴皮鬼啊?」

  依音噘著嘴說:「好嘛,討厭!跳就跳,就一首歌哦!」說完,依音就走到梁總身邊等著音樂。

  『梁總,你可得好好謝謝我啊,要不你這大滿肚的能有機會接觸我們家依音這樣的美女?我呸! 』

  ~~~~~~~~~~~~~~~~~梁總~~~~~~~~~~~~~~~~『看來小紅也很上道,剛才給我張8牌,害我以為被擺了一道! 』

  音樂開始後,依音先是一手扶著梁總的手臂,接著依音隨著音樂的旋律擺動著年輕的軀體慢慢蹲下,然後上身緊貼著梁總的左腿再緩慢站起身來,眼看依音的上身基本緊貼梁總的身體,並以雙峰夾著梁總的左臂,一直到依音站好。『這小美女的奶子真挺,夾得我手臂真他媽的受用! 』

  由於梁總本身不高,也就1米65,而1米6的依音穿著5公分的黑色高跟鞋,當依音站直後基本跟梁總一樣高,當然這就意味著梁總的左手高度剛好是依音三角部位的高度。

  『年輕就是好啊,好平坦的小腹,真想把她的裙子撩起好好摸一下! 』接著依音繞到梁總的背後,雙手環抱著梁總,一隻纖細的小腿由後向前勾住梁總的大肚皮,由於梁總的啤酒肚很大,因此依音的美腿只能勾住梁總的腰部下面一點的部位。

  包廂裡的人都在尖叫,小紅還喊著:「到前面!到前面!」

  依音從梁總背後轉到梁總面前緊貼著梁總,然後先是兩腿向外的往下蹲,然後雙手從梁總的臉往下滑到梁總的胸口一直到梁總的腰間,再貼著梁總的身體往上站起。

  依音的窄裙由於蹲下的姿勢已完全繞在腰際上了,依音穿的白色蕾絲丁字褲和肥嫩的兩片臀肉也暴露在所有人面前,而依音上衣的第三個釦子也在依音站起時勾到梁總的皮帶扣而扯落了。

  『看來我的藥效開始發作了,不過沒想到這小美女竟然那麼帶勁! 』

  梁總這時無法乖乖的站好了,梁總的雙手從身體的兩側直接搭上依音光滑的臀肉上輕薄的笑說:「小美女,沒想到你這麼騷,平時出門都穿小丁,還是特地為我穿的啊?」

  依音此時雙眼嫵媚的說:「討厭,人家是因為不想裙子露出內褲邊才穿丁字褲的。」接著依音把右腿勾在梁總的後腰,然後上半身往後仰。為了讓依音不摔下,梁總雙手就緊緊地抓著依音圓滾的屁股儘量往自己的硬了很久的下身拉。  『爽!真爽!這小美女的小屁股真緊繃啊!他媽的,我的寶貝在褲襠裡挺著真不舒服啊! 』

  依音突然很快的起身,然後緊緊貼著梁總。

    『好挺的奶子!壓得我快吸不上氣了……嗯……好香啊!好香、好柔軟的嘴唇……』

  梁總再也承受不了誘惑,直接狼吻依音櫻紅的小嘴,這個包廂裡除了音樂,還充滿了從依音臀部被梁總拍打出的淫靡的「啪啪啪」聲音。

  等梁總攻陷依音的雙唇和嬌舌後,梁總往後一站就暴力地把依音的襯衫往兩邊一扯,暴露出依音的白色蕾絲胸罩。梁總像是餓牢裡放出的囚犯,趕緊把依音的胸罩往下一拉,跳出依音青春的兩粒大奶子,然後張嘴就死命地吸吮著依音可愛的粉色小乳頭。

  『啊……幹……爽……好香……好嫩……唔唔唔……』

  ~~~~~~~~~~~~~~~~~小紅~~~~~~~~~~~~~~~~  『事情怎麼會發生得這麼快? !依音不是這麼隨便的啊!怎麼會這樣? 』小紅看到梁總拍打依音的翹臀時就趕緊上前想把依音拉開,可是她自己反而被別人給硬拉回沙發上,小紅回頭一看,拉她的人是王總和老楊。

  老楊一臉不可思議的拉著小紅不停地對她搖頭,王總這時趁機把小紅硬拉到他腿上,小紅剛坐下就感覺到自己的屁股被一個硬物體頂著。

    『怎麼會這樣?這樣太誇張了! 』



  小紅往左邊一看,張總正淫笑的站起身來解皮帶、脫褲子;再往右邊一看,老楊看著梁總和依音不停地猥褻的來回揉蹭自己胯下,王總的狼手也攀上小紅的雙乳上隔著衣服不停地蹂躪。

  小紅緊張的對老楊說:「老楊,我們出去幫梁總們叫些酒和姑娘們。」老楊目不轉睛的看著梁總貪婪地吸吮依音的乳頭,回小紅說:「沒事的,我們的酒還很多。」

  王總這時淫笑著說:「小紅,就陪我們玩玩,包你有好處的。你看,你們家的小美女都那麼乖巧呢!」

  『不,怎麼會這樣,我只是要羞辱依音而已! 』

  小紅掙紮的想起身,沒想到王總已經將手伸到裙子裡,開始拉扯小紅的內褲了,王總還在小紅耳邊說:「你們家的小美人都穿小丁了,你還穿這麼保守的?呵呵。」

    『不,不可以,這不是我想的! 』

  小紅突然一使力的站起身來,可是剛站起就被王總使勁地給摔回沙發上。王總一臉猙獰的邊脫褲子邊說:「他媽的,你是敬酒不喝想喝罰酒是嗎?」

  小紅在王總的淫威下顫抖的說:「沒……沒有……」

  王總已經把褲子褪下,露出醜陋的向上勾的肉棒,然後伸手到小紅裙子裡把小紅的紅色內褲扯下來說:「哈哈,紅色的內褲配小紅!」

  王總接著伸手去拉小紅腋下的連身裙拉鍊,小紅不自主的躲避,王總一臉怒氣的說:「好啊,果然是敬酒不喝喝罰酒!小楊,你給我過來,按著這婊子的手不準她動!」

  小紅一臉恐慌的想叫,可是剛開口就被王總用自己的紅內褲塞到嘴裡了,老楊也已經過來把小紅的雙手拉到頭頂按在沙發上。

    『老楊!不是說好你會照顧我的嗎?你……你怎麼幫外人來對付我? 』王總迅速的把小紅全身剝光,然後把小紅雙腿一拉開就毫無前戲的將向上勾的肉棒埋在小紅的陰穴裡,小紅的雙眼因下體突然來襲的疼痛和心靈上的侵略流下了兩道淚水。

    『我的天啊,為什麼會這樣?不應該是我啊! 』

  ~~~~~~~~~~~~~~~~~老楊~~~~~~~~~~~~~~~~『原來小紅的身材比小依音的差得多了!小紅的胸圍全是墊子,小依音的胸圍看來是沒墊子的,等梁總玩完後,我至少要在小依音身上打兩炮! 』

  老楊按著被王總壓在身下全裸的小紅,但是全心專注在銀幕前上半身赤裸的依音。梁總依然玩弄著依音豎挺的雪白奶子,張總下半身全裸的站在依音身後不停地將自己堅硬的肉棒在依音的臀部來回地蹭,只要張總龜頭經歷過的位置都會留下一絲明亮的透明液體。

  『操,我的肉棒撐得好不舒服啊! 』

  梁總似乎玩夠了依音的乳首把依音轉個身,然後把依音腰間的裙子往下拉,依音像發情了似的還自己伸手想脫自己的丁字褲,梁總見狀把依音的手拉到一邊說:「小美女,別脫,我就是喜歡看你穿著小丁的騷樣。」

  張總一手拖著依音瓜子下巴舌吻依音,另一手握住依音的右乳,當張總充滿黃牙的嘴離開依音的櫻唇時,依音微張的嘴唇和張總噁心的舌頭之間還掛著一條細絲。

  依音突然往張總身上一撲,原來梁總把遮攔依音寶貴的青春蜜穴的一條布料拉開,然後挺著雞巴一插到底,依音也被下體的快感刺激得嬌呼一聲。

    『不會吧?小依音大腿內側怎麼一片亮晶晶的?難道小依音的淫水已經流成河了嗎? 』

  ~~~~~~~~~~~~~~~~~梁總~~~~~~~~~~~~~~~~  『好緊啊!好熱,好緊,好滑潤,真是極品啊……』

  梁總一邊抽插依音最私密的部位,一邊對張總說:「老張啊,這鈕是我幹過最爽的鈕!」

  張總雙手把玩著依音不停晃動的奶子說:「這鈕的奶子是真材實料的,很少玩到這麼年輕又有彈性的奶子了,你看,連奶頭、奶暈都還是粉紅色的,這女一定不常被操的!」

  依音滿臉通紅的說:「啊……啊……梁總……好舒服……」

  梁總一邊喘氣一邊說:「這樣……幹得你舒服嗎?就是愛看你穿著小丁和高跟鞋被我操……說,爽嗎?」

  依音雙手扶著身前的張總,瞇著媚眼說:「舒……舒服……依音以後都穿小丁和高跟鞋給梁總操……」

  『他媽的,你這小姑娘真會說話!不過這麼站著幹真有點累了。 』

  梁總動作放慢後說:「小寶貝,你把腿張開一點。」

  依音溫順地扶著張總把腿再站開一點,梁總雙手扶著依音豐滿的屁股,然後把依音的腰往下彎成腿和上身形成90度,再把自己的大啤酒肚疊在依音的屁股上,就這麼將肉棒依然插在依音的陰道裏站著休息。

  依音感覺梁總沒動作了,還發情的不停地搖晃著屁股,希望梁總有所動作:「嗯……梁總……人家……」

  『呵呵,這藥真好,不過女的也要夠騷,看來在國外呆過的就是不一樣! 』梁總笑著說:「寶貝,我歇一下。對了,寶貝,你說你的奶子有多大啊?」依音慾望不滿的說:「我是B罩的,梁總……人家……人家還想要……」張總把依音上半身扶起來,盯著依音挺出的雙峰說:「我呸!你這雙奶至少C罩杯以上。」說完又伸手抓住一隻奶子把玩。

  梁總也從依音背後伸手握住另一隻奶子說:「嗯,我同意老張的說法,肯定有C罩杯。」

  依音雙腿張開,陰道裏插著一個五十多歲第一次見面男人的肉棒,上半身被一位戴著大鏡框眼鏡也是五十多歲的男人撐起,雙乳個被一個男人玩弄於手中還嬌氣的說:「人家在美國都買B罩杯的嘛,不過有時候會緊一點而已。」

  『那就是了嘛,這鈕的奶還真好摸啊! 』

  ~~~~~~~~~~~~~~~~~張總~~~~~~~~~~~~~~~~『扶著這鈕還真有點累,梁總看來還想歇會兒。他媽的,都乾進屄裡了竟然還停了,真沒用!要不……我來看看這美國回來的台灣鈕的口技如何? 』

  張總往後站一點讓依音身體又成90度,然後將依音的雙手按在自己老邁鬆弛的臀部肥肉上,一手握著自己的肉棒來回地拍打依音俏麗的臉蛋說:「來,看看你留學生的口技如何。」

  依音毫不遲疑地張口將張總漲成紫紅色的龜頭一口含住。

  『啊……好炎熱的小嘴啊……咦……喔……靈活的舌頭竟然還繞著我的寶蓋邊……喔……現在開始舔我的尿眼了……國外留學的就是不一樣……』

  梁總看張總一臉陶醉的樣子,有點吃醋的說:「誒,老張,就光含著你的雞巴你就受不了啦?」

  張總瞇著原本就很小的眼睛說:「梁總,您可不知道啊,這鈕的舌頭可真靈活啊……」

  梁總一臉羨慕又不爽的說:「哼,你可不知道這鈕的屄很緊湊的呢,到現在還緊緊吸著我的雞巴!」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

  依音這時把張總的雞巴吐出來,然後一隻手握著張總的雞巴上下套弄,但是依音的嘴也沒閒著。依音再彎下腰,然後伸出可愛的舌尖,順著張總充滿卷硬黑毛睪丸中間的分界線上下地舔。

  『哇……這招好啊,真舒服,還從來沒有女人主動地舔我的蛋囊! 』

  ~~~~~~~~~~~~~~~~~梁總~~~~~~~~~~~~~~~~  『我操,舔得很舒服是吧?我就頂,看你怎麼舒服!我就讓小美女沒法讓你爽! 』

  梁總在依音舔著張總的蛋囊時,故意把雞巴緩緩抽出一點,然後再很用力地向前一頂,結果依音果然沒法繼續舔張總的蛋囊,不過由於梁總力度很大,依音只好把秀氣的瓜子臉埋在張總的胯下。

  就看依音緊閉著雙眼把可愛的小鼻尖貼在張總滿是贅肉的小腹,右手緊握著張總的雞巴,左手環繞著張總的臀部緊緊抱住張總的下體。

  『幹,竟然把小美女往他胯下送了,這可不行,換個位置好了,挪一下……啊……這屄好像會吸雞巴似的,好舒服……好……幹……把守不住了……再插深一點,再深……啊……』

  ~~~~~~~~~~~~~~~~~王總~~~~~~~~~~~~~~~~『他媽的,梁總竟然射到小美女的屄裡了,那我該怎麼辦?我可不想撿這個二手攤,幹!不過至少小紅這婊子的屄也還行,就是奶子不咋地。 』

  王總從一開始的狂風暴雨的速度緩慢到細細享受的速度,不過他看的不是眼前躺在沙發上自己雞巴在進出的裸女,而是專注地在看桌子邊上的兩男一女。眼看梁總正往沙發挪的時候突然加大力度,然後全身僵硬緊抓著小美女的臀部……過了幾秒鐘梁總就往後坐倒在沙發上,而小美女的雙腿依然筆直的站著,彎著上半身緊抱著張總的腰支撐自己。

  『呵呵,輪到我品嚐小美女了……不過梁總射在小美女的屄了……幹……不管了,小美女太騷了……』

  小美女似乎慾求不滿的轉過身來蹲下對梁總說:「嗯……人家還想要……」梁總喘著氣說:「呼……小美女……你讓我喘口氣……老張,來……滿足我們的小美女!」

※ jkforumnet | JKF  

  張總毫不猶豫的走到小美女身後,把小美女翻過身來平躺在沙發上,提槍直接幹進小美女的嫩穴,只不過張總大概前戲刺激過頭了,搞不到十下就繳械了!  『幹!張總也直接射在小屄裡了!幹! 』

  王總此時趴在小紅身上完全停止動作:「餵!輪到我了吧?」

  梁總閉著雙眼說:「小王,你不是在玩小紅嗎?」

  王總把上勾的兄惡雞巴從小紅被玩得通紅的穴口抽出說:「那隻是前戲,軟軟身而已,主戲當然是這年輕的小騷貨。」

  梁總張開眼鄙視的看著王總說:「你?這小美女你就別碰了,幹,看你那雞巴,倒是把小美女的小屄給操壞了,我們以後怎麼玩?」

    『幹!這還是人話嗎?為何你們兩人操完我不能操? 』

  王總慍慍的說:「梁總,話不是這麼說的,再說……」

  梁總不悅的說:「好了,別再說了,你就好好乾你胯下的騷貨就好了!」  『你媽的!幹!操你媽的!你以為你職位高就可以決定如何玩女人?幹! 』王總皮笑肉不笑的說:「是的,梁總,知道了。別發脾氣,大夥出來玩高興就好。」

  梁總閉眼說:「嗯,這話說得真不錯。」

  王總轉頭看著虛脫在沙發上的小紅,一股怒氣的直插小紅被蹂躪成紅色的小穴,不停地使勁抽插。

    『幹!姓樑的,你給我記住,有天你會被我搞下台的,到時候我操你全家!尤其是你16歲的女兒!幹! 』

  ~~~~~~~~~~~~~~~~~老楊~~~~~~~~~~~~~~~~『依音的身材真好……沒想到她還這麼淫蕩……好想來一炮。 』

  老楊不自覺的往依音的沙發方向走,剛走到桌子邊時聽到依音發爹的聲音:「梁總……人家還想要嘛……你和張總好討厭……弄得人家……討厭……還想要啦……」

    『幹,依音還真騷啊! 』

  梁總淫笑著說:「小美人,你幫我重展雄風就讓你爽上天!」

  依音從沙發上下來跪在梁總蒼白的雙腿中,握著梁總萎縮的陰莖,雙眼望著梁總嬌氣的說:「梁總,你答應的哦,要讓人家舒服哦!」

  梁總看著臣服於胯下的21歲美女,豪氣的說:「我梁總說到做到!」『哼,現在說說,看你能不能勃起還是問題呢! 』

  依音看著梁總,溫柔地張口含住梁總沾滿愛液的包皮陰莖,左手輕輕的包住兩粒下垂的睪丸。

  『哇……要是依音幫我這麼做,我一定爽上天了! 』

  老楊此時站在依音背後伸手可觸的距離,剛伸手想摸依音完美無瑕的背時就聽到:「餵!這可輪不到你!」

    『啊? !誰啊?張總! 』

  張總叱責老楊:「小楊,這兒輪不到你,一邊去!媽的,以為你是老幾?」『幹……差點都忘了他們還在……沒事的……依音這麼淫蕩,總會有我的機會的! 』

  老楊像被皇上罵的太監不停地往後退,傻笑著說:「張總、梁總,真抱歉,只是看您們需要酒助興沒。」

  老楊一直退到小紅和王總身邊,剛好王總剛發洩完,他躺在一邊對老楊說:「餵,姓楊的,看在你還夠上道,把公司的美女都帶出來給我們玩,吶,這騷貨給你玩玩吧!」

    『啊?真的假的? ! 』

  老楊謹慎的說:「王總,我怎麼好意思打斷您的雅緻。」

  王總沒耐心的說:「那小騷貨他們說了算,這騷貨我說了算!看你,要玩就現在玩,不玩拉倒!」

    『啊,好機會啊!沒想到還可以玩公司的大美女……唉……雖然還是沒有依音美。 』

  老楊狼狽的脫了褲子,把硬了一整晚的肉棒掏出來,毫無前戲的對準小紅的陰穴就插進去了。

  『啊……不愧是公司美女啊……好嫩的屄……好濕潤啊……咦……剛剛小紅有叫我名字嗎?我……我這樣會不會不夠義氣啊……好爽……幹……管不了這麼多了!爽……』

  ~~~~~~~~~~~~~~~~~張總~~~~~~~~~~~~~~~~『呼……呼……好累啊……歲月不饒人……要是年輕十歲,我還想多操操這小美女呢……』

  張總喘著氣喝兌了雪碧的紅酒,看著依音用修過的指甲輕輕的刮梁總陰囊的下部,刮得梁總雙腿一抖一抖的,儘管如此,梁總的肉棒還是沒有明顯的起色。依音將梁總包皮的肉棒握住,然後右手把包皮往下拉,露出梁總的龜頭,然後伸出粉嫩的香舌繞著梁總的龜頭打轉。

  『啊……這招我深有體會,現在想起心裡還酥酥的! 』

  梁總的肉棒終於有點起色,微微勃起,依音的右手握著半軟的肉棒開始上下擼動,然後小嘴開始從肉棒和陰囊交匯處往下舔,等舔到陰囊根部的時候,梁總的肉棒明顯的跳動了一下。

  依音似乎也感覺到右手中的反應,因為依音的嘴不停地在梁總陰囊底部來回地舔和吸吮。梁總閉著雙眼把腿張開快成M字形,好讓依音更方便地舔自己的陰囊。

    『幹!這小美女不會連屁眼也舔吧?還沒見過這麼有氣質的美女舔屁眼! 』依音的舌頭不停在梁總陰囊的底部彈跳,有幾次很接近屁眼,但偏偏就是沒接觸梁總骯髒的屁眼!儘管如此,梁總還是被刺激得一柱擎天。

  依音感覺手中肉棒完全勃起後就離開梁總胯下,轉過身來背對著梁總,握著硬起的肉棒對準自己的蜜穴緩緩坐下,直到梁總的肉棒完全埋沒在自己的蜜洞中並發出滿足的呻吟。

  『幹……梁總買的什麼藥,這麼好用,把良家婦女都能變成蕩婦!我倒是要好好問梁總這藥哪兒買的! 』

  依音雙腿合併坐在梁總的肉棒上,雙手撐在梁總充滿肥肉的腰部不停將自己的臀部上下襬動,梁總從半躺的姿勢伸直雙手緊緊握著依音上下波動的豐乳。這次梁總撐到依音胸口起了一潮暈紅,小口微開,雙手握著胸前梁總的手使勁地緊握自己的奶子,最後發出高潮的呻吟的同時才洩在依音陰道的深處。『幹他娘的,要不是我的命根子不爭氣的話,我馬上再乾這小淫貨! 』~~~~~~~~~~~~~~~~~小紅~~~~~~~~~~~~~~~~  『什麼時候了?已經到家了?我在哪裡?誰在扶我? 』

  小紅正被老楊扶著在自己家的小區裡往家的方向走,小紅迷惑的問說:「老楊,你怎麼知道我家在哪兒?」

  老楊扶著小紅說:「你忘了?上次你買新房,請我們大夥一起來過你家慶祝的。」

  小紅虛弱的說:「哦……是的……」

    『我買新房時又請過老楊來嗎? 』

  等老楊將小紅送到小紅家門口時,小紅說:「老楊……今晚的事……」老楊馬上說:「今晚不就唱歌、喝酒嗎?還有啥事?」

    『薑還是老的辣……』

    小紅遲疑的說:「哪……」

  老楊接口說:「你今晚喝多了,不過我覺得這案子我們拿下了,到時候不會忘了你的功勞的。」

  『哼,你以為老娘會為了你這麼一點獎金就被你們幾個臭男人玩一玩? 』小紅開了門站在門裡:「那……依音呢?」

  老楊站在門外:「她……她也喝多了,梁總把她送回去了。」

  『呵,最好他們幾個禽獸把那婊子整得比我還慘! 』

  小紅疲倦的笑了一下:「唉,小姑娘喝不了酒的。好了,我先休息了,你也早點回家吧!」

    『姓楊的,老娘這仇非報不可!你以為你這種下三濫可以這麼對我? 』~~~~~~~~~~~~~~~~~大胖~~~~~~~~~~~~~~~~『呵呵,果然美女又被老闆搞定了!我這次眼福不小啊!老闆把白晃晃的奶子都掏出來給我看了! 』

  大胖正開著車往建國路上的一個小區行駛,大胖不停地看後視鏡裡深睡的半裸美女和坐在美女身旁的挺著大啤酒肚的中年男子。

  『呵呵,老闆把美女帶下來的時候還穿著襯衫和黑裙子,才上車沒多久,老闆就把美女的襯衫釦子都解開了玩美女的奶子! 』

  老闆雙手個托起一粒碩大的奶子對著大胖說:「大胖,你跟著我這麼久了,你說,有見過這麼好的奶子嗎?」

  大胖看著後視鏡說:「沒有。老闆真厲害,任何美女都搞得定!」

  老闆驕傲的說:「呵呵,那可不是。我跟你講,這小美女只21歲,現在還在美國讀大學!」

  大胖羨慕地說:「我還沒見過沒穿衣服的大學生……」

  老闆笑著把依音的上衣脫了,還把依音的裙子褪了,沈睡中的依音因為有點不舒服的「嗯」了一聲。

  老闆把依音坐好在S500後座的中間,把依音雙腿面對著前座打開成M字形,對大胖淫笑的說:「呵呵,給你看清楚,這就是21歲留學生全裸的樣子。怎樣,老闆還行吧?你看她屄裡白白的可是我的子孫!哈哈哈哈。」

  大胖把車子緩慢下來,雙眼盯著後視鏡結巴的說:「幹……老闆……這……老闆您人太好了……我……幹……她……」

  老闆開懷大笑說:「好了好了,我跟你講,這女的還是我們寶島台灣來的!我還是第一次玩台灣貨。她啊,講話的時候就很爹,可是叫春的時候……噢……光聲音就讓人酥酥的真銷魂啊!」

  『要是我也能來一炮多好……不……這是老闆的女人……別想了! 』

  老闆見大胖口水直流說不出話來,笑得更得意了:「好了,別看了,好好開車!我跟你講,你好好跟著我,絕不會虧待你的!」

  老闆說完就把依音的衣服穿回去,然後讓依音依舊綁著馬尾的頭枕在自己的大腿上睡覺,唯一突兀的是依音的襯衫依舊敞開著,而梁總一隻肥手不停地把玩依音毫無遮擋的奶子。

    『注意點!好好開車,別想了!好好開車! 』

  大胖就在開車和瞄後視鏡的過程中來到地點了,到了以後,一臉睏倦的梁總說:「大胖,你把她送上去,我歇會兒。」

    『哇……中獎了!能扶美女上樓去,肯定能卡油! 』

  大胖精神抖擻的開了後門探進身,一手撐在美女腋下把美女拖出S500時老闆說:「她住X樓XXX室。還有,你想摸摸可以,但是別的別想了,送上去馬上下來,聽到沒?」

  『我想什麼老闆都知道……小心,小心。 』

  大胖橫著抱起美女說:「知道了,老闆,小的不會越界的,您放心!我馬上下來!」

    『保安們,你看吧!呵呵,我抱著大美女!而且還是中空的大美女!呵呵,我知道你們都在看我!怎樣,羨慕吧?想看美女的奶子嗎?就是不給你們看!呵呵呵。 』

  大胖抱著美女到美女家門口時,從美女的小包裡掏出鑰匙開門進去,把美女放在床上,美女躺床上後似乎感覺窄裙很不舒服,雙手不靈活的將裙子往下推。  『美女穿著裙子不舒服?呵呵,美女,我可以幫你。呵呵。 』

  大胖雙手把依音的裙子褪了,襯衫和高跟鞋也都脫了,剩下在床上躺著精雕細琢、年輕完美的女性胴體。

  大胖欣賞了一會,雙手就不規矩的在這赤裸完美的嬌軀上放肆地摸索,大胖胯下的大肉棒一下子挺起,當大胖貪婪的手探索著美女的黑森林時: 『幹,這濕濕的是老闆的子孫嗎?幹!差點壞事了,好了好了,趕緊下去了,要不完了! 』~~~~~~~~~~~~~~~~~張總~~~~~~~~~~~~~~~~『今晚真過癮……呵呵……還留下了那小鈕的抹胸呢!可惜小丁給梁總拿走了,要不留一整套多美啊……這鈕一定要多幹幾次……不知能不能在梁總前把這個鈕包下? 』

  ~~~~~~~~~~~~~~~~~王總~~~~~~~~~~~~~~~~  『他媽的,今晚真不爽!就乾了一個中上貨,極品還沒嚐到!姓樑的,我記下了,我就不信我找不到你的把柄!咱們走著瞧! 』

  ~~~~~~~~~~~~~~~~~老楊~~~~~~~~~~~~~~~~  『唉……該怎麼辦啊?甜頭嚐到了,可是……可是梁總說還要把小依音多帶出來給他們玩……我……幹……怎麼好啊? 』

  隔天老楊中午到公司對李總和大衛說一切順利,X通基本上都答應了,大衛還很高興的說他昨晚的白酒沒白喝,李總也興高采烈的去找小紅和依音說她們材料準備得很好。

  『完了……人事部說依音只剩下一週半就回國了,可是梁總說他們這兩週要去上海和香港出差……說兩週後把依音帶出來簽合約……我……我……』

  ~~~~~~~~~~~~~~~~~王康~~~~~~~~~~~~~~~~『公司最近兩個月人事變動這麼大? 』

  王康和同事們一起吃午餐,王康問說:「餵,聽說老楊要走了?」

  行銷部的同事說:「嗯,好像丟了項目,不過更重要的是聽說他私底下從公司拿錢找女人。」

  銷售部的同事跟著說:「對啊,聽說他老婆都找到公司在前台大吵大鬧!」王康驚訝地說:「不會吧?這麼嚴重。」

  銷售部的同事說:「唉,可不是嘛,還不是從前台那聽來的!」

  小紅探頭進來說:「你們在談什麼啊?小康,吃完找我,跟我講你手上客戶的狀況。」

  小紅走開後,行銷部的同事說:「你們看,紅姐都陞官了,現在管行銷和銷售部直接匯報給大衛了!」

  王康好奇地問:「李總去哪了?紅姐是好老闆嗎?」

  行銷部的同事說:「李總變成什麼渠道總監了。我跟你講,紅姐可是好老闆呢!聽說幾個月前我們那小工讀生,依音,不是不舒服嗎?紅姐還讓她提早結束實習回美國修養呢!」

    『看來紅姐會是個好老闆。對了,依音這麼回國了也不進公司和我們告別?真懷念她。 』

  ~~~~~~~~~~~~~~~~~老張~~~~~~~~~~~~~~~~  『喲,運氣真好!過了兩週天天等待,終於又接到漂亮的台灣姑娘了! 』老張在建國路邊上的一小區趕緊下車,從穿著運動褲和T恤的美女手中接過兩大行李箱推到自己的小奧拓,由於小奧拓只裝得下一件大行李,另一件大行李和小的拉桿箱都塞在後座上了。

  老張開車時不停地瞄著身旁戴著大太陽鏡坐在前座開著窗吹風的美女。  『人水穿什麼都好看!瞧,穿個T卹奶子都還那麼挺……咦……那是……不會吧……這姑娘沒穿抹胸? 』

  老張不停地看美女隨著呼吸起伏的胸部。

    『錯不了!那肯定是奶頭!我靠!現在的年輕人真開放,不穿抹胸就出門。哇靠!那這姑娘的奶子豈不是天生就挺?沒穿抹胸還這麼挺!靠! 』

  老張一邊偷瞄一邊搭閒話:「姑娘,你這次去機場是回國嗎?」

  美女望著窗外機場高速的景色,幽幽的回答:「嗯,回美國了。」

    『看來美女今天心情不好……』

  老張接著問:「那你覺得北京好玩嗎?」

  美女依舊望著窗外機場高速的景色,不過這次沒回答。

  到了機場二號航站樓後,老張幫美女把行李都拿下,正要找零錢時,聽到美女優美的聲音:「師傅,不用找了,謝謝您幫我拿行李。」

  老楊低著頭說:「不行,不行,這怎麼可以呢!」

  等老楊找好錢擡頭時,美女已經推著箱子要進機場的門了,老楊就拿著零錢目送眼前美女半彎腰、翹著屁股推著行李消失在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