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面女孩

鏡面女孩

  我開始整理房間。

    幾個小時以前分手、回到單身漢的行列。

    前女友將屬於她的東西都收走後,所有房間內的擺飾都因此顯得異常突兀:衣櫥空出了三分之二的空間,只好把我那幾件長褲、上衣分散點掛著;浴室的毛巾架上掛著的淡藍色浴巾也將獨占整個鐵桿;門口的空間寬闊,我不再需要將球鞋、皮鞋委屈地靠著牆立著放了。

    整理的時候順便掃掃地、整個拖過,就像以前一樣掃起大量又長又細的黑色髮絲,這些女孩子怎樣都掉不完的頭髮被我倒進垃圾桶,不過就像以前一樣拖地時還會讓拖把纏上幾縷怎樣都掃不乾淨的長髮,不同的是頭髮留下,但是落下這些髮絲的人已經離開。

    明明是大好的假日,我卻對著電視發呆,螢光幕上不停跳躍著日本綜藝節目搞笑來賓的影子,不段傳來吵鬧的訕笑聲,我卻一點也不記得有些什麼人、說了些什麼話。

    一切都是因為我太自私、愛自己遠遠勝過於對她的眷戀而已。

    會在這種時候分手,只是剛好出現願意把她放在第一位的人,沒什麼好說的。

    而且沒有真的很難過,真的。

    只需要幾天適應一個人的自由、一個人的快活,還有一個人生活多出來的每天好幾個小時,然後就可以把孤單拋在腦後,把空白不知道如何消費的時間花光。

    關掉電視、走下樓到對面街的便利商店買了杯咖啡,想要補充糖分消除幾乎全身虛脫的無力感,順便逛了逛漫畫店,也許看看新出的那幾本可以打發這個突然空白的周六下午。

    「這新聞好扯喔,」

    當我低著頭在瀏覽櫃檯桌面上新出的那幾本封面,試圖決定要看哪幾本時,顧店的大姐突然跟旁邊的客人說話。

    「對啊,有夠扯,難道爸媽沒有跟他們說過嗎?這樣完全是姐弟亂倫啊。」

    他們兩個說的話題吸引了我的注意,視線往櫃檯的電視飄去,斗大的字體寫著『從小父母離異分開不相識

    雙胞胎姐弟相戀亂倫』,十分直接煽動的標題,不過確實表達了這是一個非常誇張的社會新聞。

    「姐姐為了跟弟弟在一起被反對還自殺,有夠慘的。」

    站在我左前方的男子一邊吸著珍珠奶茶,一邊複述著主撥剛剛說出的新聞內容,並加上自己的感想。

    「他們如果生小孩啊,一定會畸形的吧!」

    櫃檯小妹也跟著附和,什麼畸形,我記得近親做這種事情根本是犯法吧?「啊知,家裡應該會反對吧,而且根本也不能結婚啊,那樣戶口名簿的關係要寫姐弟還是夫妻啊?」

    這確實是個好問題!小孩可以考慮要寫姪子或外甥,不過這跟我沒有關係-我的父母可沒分居,除了一個親妹妹以外我沒有什麼多出來的、從小被瞞在鼓裡的隱藏雙胞胎姊妹,這種事情還是留給當事人去煩惱吧。

    在店裡看完日本漫畫『美味大挑戰』最新發行的一集,這部漫畫真是利害,用正經八百、嚴肅到極點的表現手法話美食的題材竟然能夠達到五十幾集的份量,一般的美食漫畫大概不到十集就開始吹噓誇張到極點的料理技巧或是什麼料理神器了吧,而且最神奇的是主角竟然不是什麼立志成為頂級廚師的小鬼頭、改過向善變成廚師的小混混,而是個打混為人生職志的小記者。

    看完漫畫,騎著車晃到了中友百貨、台中一中附近的『一中街』,漫無目標地亂逛,好想買雙靴子,不過已經夏天了可能穿了會香港腳,只好告別可愛的店員親切的招呼。

    週日下午的一中街也確實有很多男女一對對地逛著,大多一手拿著炸雞排、滷味之類的小吃,另一手摟著對方的腰、牽著對方的手,我的腰上則是纏著兩百元地攤貨的皮帶,雙手插著口袋,並不是能夠融入人群、符合週六下午恩愛氣氛的樣子。

※ jkforumnet | JKF

    吃過晚飯後回家打開電腦,讓螢幕撥放著女演員正誇張地叫著的成人影片,卻發現一定興致也沒有,只好失望地關掉、躺在單人床上看著靜靜嵌在窗格上的冷氣。

    冷氣以後應該會積層灰吧?沒有她在,我根本不開冷氣,就連吊扇也只有在最熱的夜晚才會運轉,上班時在公司吹一整天的冷氣可是讓我太陽穴像被大拇指擰著那樣發疼,除非抱著會讓體溫更加升高的她,冷氣就只是裝飾而已。

    摟著薄被、不管身體露在外的皮膚會不會被蚊子叮咬了,只想要暫時有擁抱的對象,否則今晚一定難以入眠。

    *

    *

    *



    我抱著淡淡的體溫、鼻頭被清柔髮絲搔著,多麼熟悉的擁抱、溫暖,沒想到竟然我連作夢都會因為不能輕易忘懷,讓早已離開我懷抱的她出現在我的被窩裡,但這一切也應該就只是夢,現實生活的相處太多失望,不若夢境那樣的甜美。

    她的體溫是那麼真實!連飄來的髮香都是那瓶有檸檬香的洗髮乳,深怕張開眼會夢醒,我緊緊地閉著,就算只是夢,我也想最後一次擁抱著她、雙臂緊緊環抱著她,深深吸著眼前飄來的香氣,感受雙手靠在她身體兩側傳來的體溫。

    在我懷裡她扭動著身體,我感覺到她轉過身正面對著我,小巧的胸部靠在我身上、她的臉頰也貼著我的胸膛最上方,讓我的下顎靠著她的額頭,而她的右手,就搭著我的腰,緩緩地撫弄著我露在衣服外腰側的皮膚。

    也只有她才會這麼了解那個地方,了解這樣會挑起我的體溫、催動我的脈搏,血液向著下腹部湧去。

    我的左手下意識地滑進她衣服下擺握著那結實的細腰,低下頭將嘴唇送上,而似乎也正等著我,她的舌尖通過我的嘴唇進來,挑逗著、舔弄著我的舌尖、我的激情,卻不像以往激烈地搔著我的牙齦,只是專注地與我交纏著。

    沒想到在我分神到她身上之前,短褲被慢慢地褪下一些露出整個下腹部,溫熱的小手伸進我的褲襠握著那裡,將它掏出三角褲,一秒一下、輕輕套弄著。

    我的興奮傳遞到口中,貪婪地吸允著甜美的唾液,而她也渴求著我,我搓揉著巴掌可握滿的一對乳房,讓她隱忍著發出的喘息聲。

    順手將包裹著美好身軀的短袖上衣一把向上拉起脫去,正想要再度摟住時,她便向下滑動,將臉湊近我腰間,伸出舌頭舔著握在她手中的東西,用溫熱的唇包覆著它,含了進去,仔細而小心不讓牙齒摳弄到那裡,比起往常更加熟練,如夢想一般完美。

    不斷地溫熱挑逗讓我忍不住揪住了她的雙臂,將輕巧的軟嫩身體一把抓到我仰躺著的身上,而她卻毫不驚訝,迎合著我胯了上來、跪坐在我大腿上,趴在我胸口掀起我的衣服,吸吮著我胸口的肌膚,舌頭慢慢壓上我的乳頭,濕潤的舔弄,那節奏卻不會讓我發癢掙紮。

    她蹲起身子、屁股離開了我大腿,然後將手摸向了我的股間。

    握著我的陰莖,抵著她溫熱的身體,就這樣滑了進去。

    是異常的溫熱,是跟我體內的火相映的燃燒,不是被壓迫過去的那種溫度,被那股不同的高熱包裹著,開始感覺她擺動臀部帶給我的歡愉,一下子快、一下子又慢下來,臀部的骨頭卻不會笨拙地撞擊到我的骨盆,像這樣有力、不會疲累的雙腿她不曾有過。

    張開眼、伸出雙手摸向劇烈上下晃動的胸部,搭上了手,沒戴眼鏡雙眼朦朧地看著那張臉,卻發現那張臉不大相同。

    拉住她壓在我胸口的手,將她上半身扯了過來、倒在我身上,雖然失去重心,她便馬上跪著繼續搖動著身體。

    瞇著眼仔細看清她的臉,而那臉完全不是應該有的模樣-沒有淚眼閃閃的大眼、沒有小巧卻精緻、挺俏的鼻子,兩頰沒有嬰兒肥的鼓起,只有略粗的眉毛、豐厚的雙唇相同。

    「妳…是誰?」

    雖然是在夢中,仍想問清楚是什麼讓跟我分享著體溫。

    「噓」

    女孩豎起一根指頭抵在唇上,要我安靜地享受這一切,而她也閉著眼沈醉,不想受我打擾。

    下腹部不斷傳來的快感讓我不想思考了,專心地迎合著她的擺動向上挺,她的嬌嗔告訴我她也一樣地失去理智。

    但是我再度睜開眼,仔細看著她的臉蛋、她那讓我似乎非常熟悉的五官。

    左眼內雙、右眼外雙、微微彎曲的自然捲髮、不是前女友刻意的燙捲;無肉的鼻翼以及微塌、不起眼的鼻子;那種嘟起嘴唇的方式…「妳長得好像小學時候的我…」

    是的,幾乎一個模子翻出來,只是上了國中之後我變高變壯、不是停留在154公分高,沒有長出鬍子跟喉結的我,那個像小女孩一樣瘦弱的少年。

    「嗯…」

    我分不清楚那是在回應我、抑或只是因為快感而低呼,只感覺到她加快了速度,拼命地想要榨出我身體裡的暖流、釋放她的激情。

    我緊緊地摟住她窄小、瘦弱鎖骨突出的肩膀,抱著她、而她的雙膝也夾著我臀部兩側,就這樣她的身體劇烈地顫抖,我也隨著到達頂點、劇烈地發射。

    這樣她的身體劇烈地顫抖,我也隨著到達頂點、劇烈地發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