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家肉店

良家肉店

  終於到週末了,我從出差的城市趕回家,這一週妻子芸是如何渡過的呢?她現在又是什麼樣了呢?我電話打給了王強。

    想想也鬱悶,我要回家找我的妻子,居然還要打電話給其他男人。

    「喂,我啊,我出差回來了,芸她回來嗎?」

    「你小子這麼快就回來了。你老婆啊,剛上樓。」

    「什麼,現在才下午4點不到,她不是在單位嗎?」

    「你老婆就別玩什麼兼職啦,我這很麻煩啊!」王強有些煩躁。

    王強在城南搞一個隱蔽的洗髮店,聽說有很硬的後台,妻子芸就靠他牽線,畢竟有些交情,說好了偶而客串妓女玩玩,但不接那些變態的嫖客。

    「前天來的一老兄點名要你老婆,說是她大腿又長,胸也大。上次不知道是不是你老婆給肏到發情了,把那老兄給夾得舒服到要死,結果這會你老婆說不想幹了,我很難辦啊!」

    「那今天怎麼回事?」我不由得嚥了下口水。

    「今天週末生意好啊,一熟客要包你老婆一夜,我好不容易和他解釋說,人家老公晚上要回來,人家小夫妻倆快一個月沒幹過了,小別勝新婚,雖然老婆夜夜換新郎,盡讓野男人肏了,所以說今天過夜就算了,下午早點上鐘吧!」

    「你不要排得太滿啊,芸她才做沒幾天。」

    「別囉嗦了,當初不是你要她過來,說是想調教調教她的嗎?」

    「稍微弄下吧,她怎麼樣?」

    「別說,你老婆真他媽的有味道,一看就不像是出來賣的。上次便裝穿了套碎花短裙,穿身上都讓人硬得不行,剛進門就有人點她。」王強又賊笑了兩下。

    我記起來了,是第一次說服妻子和馬黑子幹的那次,妻子被指定穿上那件碎花短裙,我截了圖發論壇,確實良家味十足。

    「好了好了,不多聊了,我一會去催下,早些讓你老婆回去。」

    掛了電話後,我本就懸著的心更加緊張了,內心又掙紮了下,掉頭直奔王強的洗頭店。

    城南一個不起眼的巷子,算今天,我才第二次過來,不知道老婆進進出出來過多少次了。巷子裡面兩側都是霓虹燈,透明的側拉門虛掩著,透出穿著短裙和吊帶裙的年輕女子。

    我有些緊張,心裡記著王強的是一家叫什麼春心的洗頭房。

    巷子沒進去多深,有些站兩側的姑娘已經開始湊上來了:「大哥,來舒服一下吧!」、「剛來的小姑娘,沒得說。」我有些慌張,但仍端詳著一個個深陷的乳溝和白花花的大腿在週圍晃動,我的妻子芸也會這樣去拉客嗎?

    一個光頭從左邊一個破舊的店出來,後面跟著一個妖艷的女子,嬌笑著捶打男人的胳膊:「帥哥,這麼快就走啦,今天新來的姑娘技術也不錯吧?過兩天芸有空了,專門陪你,包你滿意。」光頭下流的撓著下身,撇撇嘴,哼著離開了,和我插身而過。

    我心裡狂跳著:『芸,是我喊妻子的小名,不會真是她吧?王強知道我妻子的名字,但在這種地方,沒人會用真名的吧?』從晃眼的霓虹燈中仔細端詳,這家果然就是王強的春心洗頭店。

    沒費什麼週折就找到王強,他在裡側旁屋無聊的看著電視,看我進來時愣了下:「你……你怎麼來了?」

    關上門後,我湊近王強:「芸還在上面?」

    「你來做什麼?他媽的別搗亂。」

    「她是我老婆!」我有些急,但我清楚現在的狀況,妻子芸在樓上被人當妓女般玩弄,不知道有沒有幹起來。

    「好了好了,不是心裡急嘛!」王強乾笑了兩下:「你老婆我最關照的了,都是比較斯文的主子,剛才出去那個混子,都沒讓他看到你老婆。」

    『操!那他怎麼知道我老婆名字的?』我心裡暗罵。

    「不信我帶你上去,不過,別壞了我這的規矩。」王強說的時候貌似無意的晃了下隨身的傢夥。

    我倆在屋後繞了兩道彎後上了灰暗破舊的三層樓,並排的四、五間房,門都關著,只有一個門頭掛了塊黃色薄巾。

    「你老婆就在裡面。」王強悄悄說:「快兩個小時了。」

    我從上樓就緊張的心快跳到嗓子眼了,這個時候反而冷靜了下來,妻子芸肯定被嫖了,而且這段時間裡不知在這裡被嫖多少次了。

    想看!想看!我想看妻子被陌生男人姦淫的樣子,是不是被插得高潮了?是不是又做口活了?小穴裡面給射進多少精子了?白花花的大腿又被扛在肩上了?但門口很安靜,聽不到一點聲音。

    王強示意我跟他進隔壁的房間,剛進門,立刻感覺不一樣了,方正的房間滿牆花花綠綠的AV女優裸體海報,靠牆就簡簡單單一張粉紅色大床,床頭櫃放了盒抽紙,裡側是帶淋浴的狹窄洗漱間。關鍵是,這裡能清楚聽到隔壁傳來的床墊「吱吱呀呀」和「劈啪」的撞擊聲,旁邊就這間房有人用,無疑就是芸在隔壁。

    「你老婆最悶騷了,哪像其他人,開始時叫得一個比一個浪,後面就沒聲音了。你老婆是開始不叫,給玩舒服了,『老公』、『親哥哥』的什麼都亂叫,肏完了還哼哼唧唧的。」王強也仔細地聽著。

※ jkforumnet | JKF

    媽的,王強肯定不是第一次來了。

    聽著默默的「啪啪」聲,想像在隔壁抽插的男人節奏並不快,就像激烈高潮後有一下沒一下的隨意抽弄,不是追求強度,而是刻意玩弄般的抽插著我老婆的小穴。還有一種奇怪的「沙沙」聲音,像是衣服的摩擦聲。

    「到三次了吧?」一個細聲的男人聲音,隨著「劈啪」聲響,男人有些喘。

    我心裡猛跳了起來,但沒聽見人接話。

    「賤貨,剛才還憋不住地叫什麼啊?」



    還是沒人接話,但「劈啪」的撞擊聲有些緊湊起來。

    我很清楚我的妻子芸,做愛濃情蜜意的時候,會持續無意識的細聲哼叫著,一旦刺激她的敏感地方,就會全身微抖,急促嬌喘起來。但隔壁依舊沒有芸的聲音,難道不是她?

    「我知道你老公今天回家,想他啦?」細聲男聲也不急躁。

    「哦……又夾緊了,一說到你老公就不一樣嘛!」又是一陣急促的「劈啪」聲,明顯細聲男加速抽插起來:「第一天看你就知道不是出來賣的,哪個妓女會拎著菜專門來給人嫖啊!」除了「劈啪」的撞擊聲,又傳來一陣吮吸的聲音,不知道男人在吮舔妻子的什麼地方。

    我回頭瞪著王強,肯定是芸下班買菜準備回家時被他臨時喊來客串妓女的。

    「是不是你老公不行?想男人了?」隔壁除了激烈的肉體碰撞「劈啪」,還有輕微的「咕嘰咕嘰」水聲。

    「賤貨,出來賣還裝什麼良家啊?肏死你!」隔壁明顯的節奏加快很多,男人似乎發力開始狂插猛抽起來,「劈啪」聲快連成一片。

    但仍然沒人應他。

    「操,臭婊子,再他媽的裝死,老子把你拖出去玩,讓大家看看你是不是個騷貨。」

    隔壁的聲音突然暫停了下,接著是床腳「咯吱」的挪動聲,衣服摩擦的「沙沙」聲,看來是男人真要下床。

    「啊……別……」細弱的一聲嬌喘,在我耳裡卻如雷霆萬鈞,沒錯,是我老婆芸的聲音。

    「劈啪、劈啪」的聲響一直未停,男人繼續幹著我妻子,「別說他了……」妻子不知道用什麼姿勢被幹得氣喘不已。

    「一說你老公,下面就緊得很,騷貨。」聽聲音,男人幹穴的節奏絲毫不受影響,而妻子被剛才的威脅搞得有些怕,也不時配合的嬌喘一下。

    我無法想像隔壁是怎樣一幅淫靡場景,我的妻子芸,被陌生嫖客玩了快兩個小時了,仍然被連續的肏著小嫩穴。

    王強輕輕捅下我,走到牆前,輕輕掀起一張海報,露出一個方形的小孔,他做出禁聲的手勢,眼神示意我湊上前去。

    一切都是距離那麼近,大床橫在面前,一個瘦小白淨的男人屁股擠在一雙誇張地大開的粉嫩渾圓玉腿中,我能清楚地看到大雞巴在女人嫩屄裡一進一出的動作,出的時候基本都抽了出來只留龜頭在內,進的時候卻是齊根插入!

    沒錯,是我妻子芸,雖然知道她被人嫖,被人騎,被人肏,但真正看見男人的雞巴粗暴地進入她溫暖的肉體,還是那麼刺激,我直接硬了。我簡直懷疑那麼大的一根肉棒怎麼能捅到那個小肉洞裡,但顯然是全都插進去了。

    芸躺在那裡雙眼緊閉,臉頰如火,表情似乎很痛苦,皺著眉。男人肏屄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猛烈,芸雙手無意識地抓弄著床單,「呀……呀……」的一叠聲輕叫。

    「騷屄!我肏死你!」我聽見男人喊。芸像沒聽到一樣閉著眼繼續那樣呻喚著被肏,她被架在嫖客肩膀上的兩腿似乎變得僵直,向上擡著。

    過了一會,男人邊肏邊脫下了我妻子腳上的白色短襪,露出裡面兩個似乎比襪子更白的嫩嫩的秀氣的腳來。男人邊肏著屄,邊用嘴舔她的腳,他甚至把那些秀美的腳趾逐個含進了嘴裡,直到把她肏得「呀呀」的呻吟連成一處,他才放下筆直朝天的渾圓大腿。

    然後男人拔出雞巴,就見他把芸拽下床,讓我妻子臉朝床、上身伏在床上,像母狗一樣向後面擡高屁股,抱著芸圓圓的屁股一下下的從後面幹她。妻子雙手半支著床,擡著屁股被肏得雙眼緊閉,頭髮蓬亂,一叠聲的只是叫個不停,她那兩個雪白的奶子懸垂在胸下,隨著身子被肏得亂晃而前後擺動著。

    「騷屄!我肏死你我肏死你!」男人邊肏邊叫。

    我看得血脈賁張,想不到平時矜持文靜的妻子會有現在的樣子,那個有著書卷氣的賢惠愛人,被男人肏時也一樣「呀呀」的叫啊!我幾乎射了。王強也湊在我後面想看,被我瞪了一眼,但我們兩人都不敢發出聲音。

    再看向屋裡,芸現在似乎被後面的男人肏得不行了,雙臂不再支床,上身全趴在床上,只把那大屁股盡可能的擡高;她頭埋在床上,「呀呀」的叫聲也似乎走了調。

    嫖客抱著這個風韻少婦的豐臀,一下一下的狠肏著,妻子竟被幹得快要失神了。也難怪,剛才就聽男人說,妻子已經被幹到三次高潮了。

    這個瘦小的男人無疑是個玩女人的高手,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他第一次嫖我妻子,但無疑妻子被搞得很快就體驗到了做為一個女人的妙處,而且她知道今晚丈夫要從外地萬裏迢迢趕回來團聚。當然,這些都是我以後才想到的,但是也可能是我把妻子芸的心情想得太簡單了。

    「操,夾得真緊。」也許是太舒服了,那邊男人停了下來,抱著妻子的屁股靜靜呆了一會:「騷貨,晚上別回去了,一樣是被肏,我的雞巴肯定比你老公的大,比他肏得舒服多了吧?」

    我內心裡對此一點也沒有什麼厭惡,相反,男人的話刺激得我更加興奮。妻子沒再說話,回過頭去,只是仍然嗚噎著,她畢竟只是一個剛涉足皮肉生意的少婦。

    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那大雞巴與小穴的結合處,看著大雞巴一下一下在裡面的進出。慢慢地我感覺那肉棒進出逐漸快將起來。那樣肏了二、三百下後,大雞巴進出的速度非常快,而芸也逐漸安靜下來。

    「我肏死你這小騷屄!肏死你!」嫖客越肏越興奮。

    妻子一聲不吭,僵直著身子擡高屁股挨肏,男人胯部一下下撞擊著她的屁股發出「乓乓」的聲音,我感覺時間過得好長。終於,在妻子一聲不吭的被肏中,男人忽然身體打了一個冷戰,我看見他急急的拔出了雞巴,然後急急地把妻子的身子調轉過來,讓她跪在自己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