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巧合事件日記

少女的巧合事件日記

  九月一日(晴)開學日。大學二年級了,要努力學習啊。下課後死黨Daisy來幫手搬家。

  對,忘了介紹我自己。我叫Rita,是大學時裝系二年級學生。我的樣貌身材?才不告訴你呢!不過時裝系的同學表演常常邀請我兼職當模特兒的,可惜我身高只有155,要不然憑我的樣貌身材,足以當職業模特兒了,不要緊啦,我的夢想其實是當一個時裝設計師。

  決定搬出來住時,家人不放心,說我不懂照顧自己,說我有公主病,其實他們小看我而已。今天Daisy幫我把最後幾箱雜物從老家搬來,我就正式獨立了。我只能夠負擔大學旁邊舊區一棟舊公寓的套房,但有了自己的小天地,已經很滿足了。

  電梯鈴一響,電梯門打開。公寓有一個年老的保安,他幫我們按住電梯,Daisy和我搬了箱子進電梯。我住在一樓。這棟公寓每層有四個套房,我住的是101室。

  電梯門在一樓打開,我們就把東西搬進我的套房。房間只有三十平方米,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進門左邊是浴室,右邊是小廚房,套房裡還有一個衣櫃、單人床、兩張椅子和一張桌子。放滿了我的雜物和箱子,已經頗擠迫了。

  「這裡很亂,我還沒有時間收拾。」我說。

  「Rita,這區治安好像不太好。下面的街道很靜,又沒有街燈的。」Daisy說。椅子都放滿箱子。她只有坐在我的床上。

  「你懂什麼?安靜才好,這裡離大學很近,而且租金很便宜呢。」我說。這時,隔壁傳來一些呻吟聲。

  「隔壁的鄰居好像很有趣。」Rita笑說。我們雖然是十幾年的好朋友,又小學到大學都是同班同學,但又一方面我們很不同。我極端保守,到現在快二十歲還沒有交過男朋友,Rita卻十分開放,這幾年已經交過幾個男朋友。她常常拿她的男朋友和她的性事跟我分享。聽得我搖頭皺眉的。

  「不要提隔壁了。你以為是真人嗎?那是成人電影而已。那宅男一天到晚看成人電影,髒死了。」我鄙夷地說。

  「是嗎?你也太保守了,看看成人電影有什麼問題?我有直覺他應該是個很有趣的人。」Rita說。

  九月三日(晴)搬進來三天了,又要趕功課,又要做家務,忙得不可開交。隔壁那宅男幾乎每天晚上都看成人電影,看到夜深,音量又大,害得我無法好好睡覺。我有想過叫他把音量調低,但又不好意思。煩死我了!

  九月五日(陰)租金是便宜,但設施很差。這天我在學校忙了一天,回家很累了。連晚飯也不想吃,打算洗個澡就睡覺。身上有一天積累的汗水,黏黏的不舒服。我脫光了衣服,走進浴缸。那是站立式的浴缸。蓮蓬頭卻沒有水。我是不罵髒話的,但也咒罵了一聲。

  我只有離開浴室,套上一件舊睡袍,開門去看看,到底是水管的問題,還是煤氣的問題。兩個開關都在外面樓梯旁邊。就開門想出去看看。

  「沒穿胸罩內褲,只穿了睡袍,還是不好,萬一給102室那個變態看到就慘了。」我心裡想。就回去找內衣。

  忽然電梯鈴響,我心中一驚,手一滑,大門「碰」一聲關上了,該死把我的睡衣一角夾住。我用力扯,但門夾得很緊。這時,我聽到電梯門打開的聲音,連忙回頭一看,怎知動作過大,一個不穩,失足向前一跌。夾住的睡衣撕破了,我整個人全裸跌在電梯中人的懷抱。

  「小姐,我們這樣會不會快了一點?」那人笑說。正是102那個變態。我這時抱住了他。而我的裸背也感受到他那雙強而有力的手臂在抱住我。我們的鼻子只差一尺。

  「放開我!」我怒說,推開他。他也就放開我。我見他的目光在打量我的身材,低頭一看,我那個可憐的胸部,還有陰毛,都給他看光了!這時我全身只穿了一雙拖鞋。

  「色鬼!」我呼了他一巴掌。然後用手蓋著乳頭和下面。但兩條幼幼的手臂,能蓋到多少?

  「是你不穿衣服,管關我什麼事?」他說。他也火光了。

  「我的身體從未被人看過的,現在被你看光光了,就是你不好!」我無理取鬧說。

  他還要說什麼,這時電梯鈴又響。

  「喂,色鬼,快讓我進出你的公寓!」我急說。我這麼一個可愛女孩,怎能裸體站在走廊?

  「好吧,」他說,去開門,「但我要警告你,我家裡有很多成人的東西……」他說著回頭來看我。

  「不準看!」我連忙說,又重重打了他背一拳。剛好在電梯要開門,我連忙跳進去他的公寓。他的公寓和我的一樣小,但貼滿了成人海報,牆上的女孩,都沒穿衣服,展露她們的私密部位。我想到自己也是裸體,忽然覺得很尷尬。

  「小姐,我剛剛去洗衣服,這裡可沒有給你穿的。」那色鬼說。

  「你這變態!色鬼!千萬別要打我主意。你是永遠不會得到我的!還有,不準看!」我說。

  「喂!我在幫你,你好歹給我客氣一點。」他怒說,但畢竟還是把視線從我的裸體上移開了。

  「現在怎麼辦?」我剛搬出來,本來以為自己能解決所有問題,但真有問題時,我就發覺很徬徨無依了,尤其現在我在一個陌生鄰居的家裡,全身赤裸……

  「你家裡有鑰匙嗎?」他問。

  「當然有啦!」我答。

  「好吧,我在窗口爬過去,到那邊拿鑰匙過來救你吧。你沒有關上窗戶吧?」他說。

  房間很小,我們都要側身,他才勉強過去了。我本來擔心他爬過去危險,但又不敢到窗外看,因為沒有穿衣服。聽聲音他好像過去了,我就四處看,那些海報上的女孩子,有東方的,有洋妞,但都擺住羞恥的姿態。有的嘴角有些白色的東西,不是到是什麼;有的把東西插到蜜穴了。我跟自己說:「這樣噁心的動作為何能做得出來,還拍照呢。」我還在胡思亂想,忽然,大門打開了。

  「你的鑰匙在這了。」他進來說。我回頭一看,發覺他的表情奇異,我低頭一看,雙手垂下,沒有想到他那麼快回來,忘了掩蓋我的身體。這次又給他看到裸體了。我怒得又呼了一把掌。

  「色鬼!笨蛋,你不會先拿衣服來嗎?」我罵說。

  「唉。」他調頭就走。看來他已經放棄對抗了。幾分鐘後,大門再打開。

  「衣服拿來了!我閉住眼睛,不要打我!」他說。

  我看他一手拿住我的衣服,一手蓋住自己的眼睛,嘻一聲笑出來,但馬上止住笑聲,裝怒說:「色鬼,衣服給我!」說完一手把衣服搶過去。在陌生男子的房間赤身露體這麼久,我飛快把他帶來的胸罩、內褲穿上。再把一件米白色毛衣套上,最後穿上牛仔褲。

  「好了,色鬼,你可以看了。」我說。

  「你……發燒嗎?」他有點奇怪說。

  我把手背貼在臉龐,覺得火熱,只羞得我面上更紅,以怒氣掩蓋害羞。

  「不關你的事!死色鬼!」我說。奪門而出。

  只聽得他在背後說:「喂,我叫Eric,不是色鬼!」

  # # #

  這天晚上,我告訴自己不要回憶,但做不到,剛才的一幕一幕情景不斷在我的腦海中出現。當我跌在他懷裡時,我的兩個乳房都壓扁在他身上了,他一定感覺到我那飽滿的胸部。啊!糟糕!他一定看到我乳頭的顏色了。聽Daisy說淡紅色是很少見的,我正是那樣。

  這夜我一直心緒不寧,無法睡好。

  九月十二日(陰)一個星期以來,我都覺得很煩躁。生理期又未到,不知道為什麼。隔壁Eric這個星期都不在家。晚上沒有成人電影的噪音騷擾,我本應睡得很好才對,但偏偏睡得都不好。是不習慣新的環境嗎?難得獨立了,卻有點想回家的感覺。

  十月五日(陰)最近很忙,都沒有時間寫日記,日記快變月記了。自從上次「事故」後,我在樓上樓下遇到過Eric幾次。他最初也有打招呼,但我都沒有理他。後來他也沒有再打招呼了。

  剛才我寫報告功課時,忽然有人敲門。我打開門一看,是Eric。

  「你原來叫Rita,這名字不大常見呢。」Eric說。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我問。

  「這封信郵差派錯了,在我的信箱。」Eric說。他把信遞給我。

  「下次你把信放我信箱就行了,不要找機會來搭訕!」我回了一句。

  「你……你……不要太……」Eric有點著怒,氣得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回身離開。哈哈,終於報復了。

  我回到桌前繼續寫功課。忽然聽到隔壁又傳來那些淫聲浪語,知道Eric又在看成人電影。這傢夥,幾個星期沒看,不知為何今天又看起來了。聽著那些噪音,我實在無法集中精神,寫了幾分鐘就去睡覺,但睡不覺。不知為何想自慰。中學時我學會自慰後,曾經常常做,那時年紀小好奇,最近已經很久沒有試過了。我睡覺時習慣只穿小內褲。在被子下面,我慢慢抓住自己一邊乳房搓動搖晃,另外一隻手伸進小內褲裡。我稍微張開大腿,用中指和食指夾住蜜穴。上下來回撫摸。蜜穴更濕了,我曲起膝蓋,手指加快,高潮來到時,出乎我意料,頗為強烈,我整個人弓了起來。

  之後我睡得很甜。

  十月六日(晴)由於一個人住,衣著可以很隨便。我在家裡不喜歡戴胸罩,就讓胸脯放假吧,現在天氣有點涼意,我會套一件毛衣,下身穿小內褲。今天晚上比較閒,洗澡後,我脫掉毛衣,就在被窩躺在床上看書,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手自然而然又伸進小內褲裡。摸了幾下,發覺蜜穴有點濕,難以自制,就放下書本,自慰起來。

  我把書放下。翻過身來趴下,幻想著一個模糊的男性在撫慰我,我屈起膝蓋,擡高屁股,臉埋藏在枕頭上,我在幻想,輕撫我的手不是我自己的,而是一個男生的。我低聲喘氣,很快就高潮了。愛液流了很多,只好把剛換上的小內褲脫下,換一條新的。

  十月七日(晴)我到底怎麼搞的?一連三天,都自慰了。我……是淫蕩的女生嗎?不是的,我不像Daisy那麼為肉慾而生存的。我正常高尚很多。

  不行,不能再自慰了。

  十月十八日(陰)隔壁的Eric又來了,晚上又傳來成人電影的聲音,很是騷擾的。最近的心情,總是不好,睡不好,功課又退步了。我是怎麼搞的?

  十月二十日(晴)這夜我又自慰了,心情比較平靜。隔壁多吵,我都能安然入睡。

  十月三十一日(陰)今天萬聖節,我開了個小小的化妝派對,邀請了班中的三個女同學參加,其中當然包括Daisy。我扮了一頭小野貓。頭上戴了貓耳朵的頭箍,我還化了個「貓妝」。頸上戴了一個紅的的皮帶,前面有的金鈴子,像卡通裡的貓咪一樣。身上穿了黑色毛毛連身迷你裙。在我屁股後面還縫了一條黑色的貓尾巴呢。

  女同學來到。她們帶了食物,Daisy帶了三瓶紅酒。

  「Rita,你的衣服很漂亮啊,用什麼布料?」一個同學問。大家都是年時裝設計的,對這些自然感興趣。我告訴了她們。

  「如果我穿這樣,我的男朋友一定不會放過我,非大搞一場不可。」Daisy說。

  「你這女色鬼!什麼時都給你牽扯到性方面的。」我笑罵她。眾人聽到偷笑。

  「你啊!什麼時代了,哪有像你二十歲還是處女的?連男朋友都不交。你知道給男人抱住,給男人脫光愛撫的感覺嗎?」Daisy反擊說。

  「我倒試過脫光被男人抱住。」我說。

  「什麼時候?」Daisy驚喜地問。

  「有什麼好驚慌的?其實那是意外……」我把那次「事故」告訴了她們。她們都笑翻了。我連忙阻止他們,說:「殊!別笑那麼大聲,牆壁不大隔音,隔壁會聽見的!」

  「感覺怎樣?」Daisy興致勃勃地問。

  「哪有感覺?那色鬼Eric討厭死了!害我那麼害羞。」我頓足說。

  「其實他沒有做錯啊!好像是你的問題更大。是你自己想偏了吧,男女交往親密很正常。」Daisy呷住紅酒說。

  「你是我的朋友,反而幫外人!」我說。話是這樣說,但我內心深處不禁懷疑自己。Eric那天好像真的沒有做錯啊,他不過幫我而已。但……但是自己的裸體給他看到,就是不憤。何況,我還「意外」地投懷送抱,這也太害羞了。我,可是從不讓男人看和碰我的身體的,居然一次意外就給他都看過摸過了。

  我越想越不憤,拿起紅酒就喝。也不知喝了幾多杯。

  # # #

  「夠啦夠啦!你不要再喝了。明天還要回學校表演呢。」Daisy她們阻止我。

  「我……沒有醉!」我大住舌頭說。

  Daisy搶過我的酒杯,收起餘下的紅酒,拉其他的同學離開了。臨走又說:「記住明天不要遲到啊,早點去睡吧。」

  她們走後,我已經喝到醉昏昏的,正要上床睡覺,發現桌子上有一部同學遺留下的手機,就拿起追出去。

  「喂!你忘了電話……」發覺同學已經乘電梯下去了。我就跌跌撞撞地推開門回去。我的腦子已經不能運作,脫下皮靴、連身裙和胸罩,隨便丟在地上,倒頭便睡。

  # # #

  睡夢中,我走進一個城堡,裡面的陳設很典雅。我見到一張床,看起來很舒服,就躺下去。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沒有穿衣服。我的腦子一片混亂,但身體卻很興奮。我感覺到一個身體壓下來,但我看不到他的臉。只覺得全身都很癢。

  「這不過是夢,不必擔心。」我告訴自己。就摟抱那個男人的身體。

  他很強壯,雙手用力地擠我飽滿的乳房。我完全不覺得害羞,但有點害怕。我感覺到大腿被強行張開,兩根手指插進了我的蜜穴,我的蜜珠被舌頭舔,那舌頭在我的蜜珠四周打圈,蜜穴內的手指則配合住,強而有力的按壓。

  「我要!給我!」我意亂情迷地說。

  忽然,一根很大很硬的東西插進了我的蜜穴。我一聲驚呼,感覺到蜜穴裡面已經被填滿。我的蜜穴緊緊包裹住那東西,慢慢地那東西開始抽插。有兩隻手掌握住我的腰,配合陽具的抽插,一下一下把我的身體湊合,那東西每次都插到深處,觸動我的神經。我的手不知道應放在那裡,就捏自己的乳房。

  體內的東西越動越快,我浸淫在慾海中,身體越來越繃緊,快感越來越激烈,終於如山洪暴發,口中啊啊作響,好一會才平息。我輕咬下唇,回味剛才的快樂。

  「性愛實在太美好了。」我低聲對自己說。慢慢張開眼睛,竟然看到Eric的臉!他在溫柔地看著我。我好一會才反應過來。這不是夢!

  「哇!你強姦我!」我大叫一聲,推開Eric,他跌在一旁。我的蜜穴一下空虛了,想是他的陽具隨著身體抽出了。

  我轉身背對住Eric,面向牆壁,低聲啜泣,一邊用手把流下的眼淚抹掉。

  「你怎麼了?」他把手放在我的手臂上問。

  「別碰我!嗚……嗚……」我哭住說。Eric嚇得連忙縮手。

  「我真的沒有強迫你。是隔壁104那個太太,說冰櫃冒煙,叫我去看看,我回來就發現,你只穿內褲躺在我床上。我還問你什麼事,你卻抱住我親,我才脫下你的內褲……」Eric吃力地解釋說。

  我恍然大悟,一定是我喝醉迷迷糊糊,進錯他的公寓,最不巧他的門又剛好開了。

  「總之是你不好!」我哭說。

  「唉。來抹抹吧。」Eric說。拿了幾張紙巾伸手去抹我蜜穴。我的蜜穴還在高潮餘波,被他一碰,興奮的整個身體跳起來。我把紙巾搶過來自己去抹。

  「別擔心,我會負責的。」Eric說,手在我的裸背上輕撫。

  「不要再說了!」我大聲說。肩頭一抖,嚇得他馬上縮手。

  其實我在惱什麼?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可能是惱Eric乘人之危,可能是惱自己寶貴的處女身這樣隨便就在迷迷糊糊之間失去了,還是失去給這個色鬼。但更可能是惱自己為何那麼放蕩?我剛才的反應,是那麼的大,而且,都給Eric看在眼裡了!

  我胡思亂想了不知多久,酒又未醒,漸漸睡著了。

  十一月十日(晴)當我醒來時,發覺自己蓋住棉被好好的睡在床上。Eric不在。昨晚……是個夢嗎?我把棉被翻開,不得了,原來我沒有穿內褲。牆壁上都是成人海報,棉被也是陌生的,我裸體在一個陌生男子的家裡。是真的,昨晚不是夢。我的頭有點痛。但慢慢記得昨晚的事了。

  我的蜜穴感到激烈親密行為後的輕微痛楚,而我那可愛的小乳頭,居然還能感覺到Eric手指的觸覺。想到這裡我不禁打了個寒顫。

  我坐起來,發現我那條連身裙、胸罩和小內褲都整齊地疊好放在椅子上面。胸罩的罩杯上貼了一張紙條:「Rita,昨夜很精彩。希望你冷靜後我們能談談。我要考試了,不能陪你。不過弄了三明治和咖啡。你熟睡的樣子天真無邪,可愛極了。」我把紙條看了三遍。

  身體黏黏的,我不想穿上衣服,只好光住身子到浴室淋浴。第一次在陌生男人的浴室洗澡,無論多努力洗擦,好像都洗不掉Eric在我乳頭和蜜珠上留下的觸覺。

  我穿上衣服,吃冷掉的三明治和喝熱騰騰的咖啡。又看了Eric的紙條一邊,會心微笑。為什麼我會這樣?我不是討厭他嗎?我狠下心腸,寫下留言:「昨晚是意外,我討厭你。請不要再跟我說話。」

  回到自己的房間,看看時間,原來已經十點多了。才突然記起,表演遲到了。拿起電話,Daisy有十幾個留言。我馬上打給她,她卻不接。

  十一月三日(陰)我的心情跟天氣一樣。兩天了,Daisy都不接我的電話,在課室裡也不理睬我。認識了她十幾年從未見過她那麼生氣的。

  Eric按過幾次門鈴,我裝不在家。想起他就覺得害羞,晚上在街上待很夜才回家,以免遇到他,不知道如何面對。

  十一月六日(晴)Daisy已經有幾天不理睬我了。這天下課時,我獨自在學校飯堂吃飯,心情很差。Daisy卻忽然坐下來,坐在我對面。

  「都是你!表演搞砸了!」Daisy說。

  「是我不好,Daisy,原諒我吧。」我說。很高興她終於跟我說話了。

  「我還很怒。你到底搞什麼?告訴我為何那天遲到,又不接電話?你一向準時啊。」

  「我……」我說不下去,第一次做愛,居然是那麼情況下,害羞得不敢講。

  「你根本沒有誠意。算了。」Daisy說,起身拿起書包就走。

  「我說了。那天晚上,我……被他幹了。」我急了,終於說出來。

  「什麼?感覺如何?」Daisy連忙坐下來說。本來黑臉色變成又好奇有好笑的。

  我只有把那天的事告訴Daisy。

  「有沒有高潮?」Daisy問。

  「好像有……」我說。

  「你這小淫娃!」Daisy笑說。

  「才不是呢!那天是意外,我……根本不享受。我已經告訴他我們以後不要再見面了。」我委屈地說。

  「唉,Rita啊Rita,性愛這回事,做過一次就會想做第二次。你又何必呢?」Daisy不以為然地說。

  「好了,我什麼都告訴你了。和好吧。還有,千萬不能告訴別人的!」我說。

  「和好?沒有那麼容易。今天晚上在家等我吧。」Daisy說。

  # # #

  這天晚上,Daisy帶了一個大袋子來到我家。她從袋子裡拿出一件皮衣。

  「這件皮衣是我親手做的。我想穿給跟男友看,但又怕不舒服。想找你來試穿。」Daisy說。大袋子裡還有手銬、皮鞭等等。我們的身材是差不多的。這件皮衣黑亮,很緊身,上面有很多帶子和扣子,不知用來做什麼的。

  「這皮衣這麼緊,如何能穿上?」我問。我已經脫掉了上衣和牛仔褲。

  「你裡面什麼都不能穿的。」Daisy說。我只好把胸罩和小內褲都脫掉。Daisy幫我上皮衣,在皮衣背後扣上釦子,皮衣把我的身體、手臂、大腿都緊緊地包住,連呼吸都有困難。

  「你為什麼要穿這樣見你男朋友?怪辛苦的。」我說。

  「還沒有完呢。」Daisy說。她叫我手放背後跪在床上。我聽到卡兩聲,手腕和腳踝已經全被鎖在一起了。

  「你幹什麼?」我驚呼說。用力掙紮幾下,完全動不了。

  「這樣子,你只能跪下吹簫,或者躺下張開雙腿,除了性愛的姿勢,其他姿勢你都擺不到了。」Daisy說。我聽到非常害羞。

  「你感覺如何?」Daisy又問。

  「還好,就是胸部太緊,幾乎呼吸不到。還有很害羞啊!」我回答。

  「對了,忘了你胸部比我大,不要緊,胸部可以打開的。」Daisy說完就把我胸前的扣子解開,我低頭一看,我那兩個可愛的乳房奪衣而出,在自由地彈跳。

  「你瘋了嗎?快給我蓋住胸部!你真變態!」我抗議說。但手腳被鎖,我成為了沒有自由的奴隸,連掩蓋自己的胸部的能力都沒有。

  「男女情趣,你懂什麼。男人都喜歡征服女孩子。讓他知道只有他才能解開你,你把一切都交給他,他就會很愛你。Rita,你話也太多了!」Daisy說,說完把一個中空的紅色膠球塞到我嘴巴了,再把連住膠球的帶子鎖在我的後腦上。我不能再說話了。她又給我戴上眼罩。然後推倒我躺下。

  「鑰匙放在浴室裡,關上門,你拿不到的。你沒有吃晚飯吧?我去買晚飯,一個小時吧回來放你。」Daisy說。她還調皮還飛快地掃我的乳頭一下,我身體一顫,已聽到大門打開又關上的聲音了。

  不知為何眼睛看不到,手腳動不到,全身卻更加敏感,我的乳頭癢癢的。

  「我不行了,一定要去拿鑰匙。」我想。於是掙紮翻身,好辛苦才能蹲坐起來。然後下床,幾乎失去平衡。手腳被鎖行動不便,我只有一小步一小步跳過去,感覺到乳房也在跳動。還好我戴上眼罩看不到,不然羞也羞死了。

  「碰」的一聲,我的額頭撞到門。我跪起來,用額頭慢慢摸索,終於找到門的手把。難題來了,如何打開門呢?無計可施,只有去咬住門把。試了好久,終於把門打開,我小心翼翼地打開門,用身體頂住,慢慢移動過去。

  忽然,我聽到電梯的鈴聲!

  「糟糕!開錯了門,這不是浴室的門,而是大門!」我心想。心頭大驚,但無法很快移動身體和關門。現在這樣子,如何能讓人看見?

  正當我盡最後努力縮回去,已經太遲了,我聽到電梯門打開的聲音。

  「Rita,你真頑皮,口裡說不要,但卻穿成這樣來歡迎我!」我耳邊響起了Eric的聲音。我想說:「不要看我!」但只是發出「啊……啊……」

  「想不到你喜歡這樣的性愛,要我抱你回去和你做愛嗎?」他走過來擡起我的下巴說。我聽到電梯鈴聲又響起,連忙點頭。我感到自己被抱起來,放在床上,我外露的乳頭已經被他肆意撫摸了。但我點頭是說要他抱我回去,不是要做愛啊!

  「這衣服真奇怪,解不開如何做愛呢?鑰匙在哪裡?」他在我身上摸來摸去。

  我想告訴他鑰匙在浴室,但發不出聲音,而口水卻從塞口的膠球的洞洞流出來,在我的口角流下。我的面頰都濕濕的非常狼狽。

  「咦,原來下面也可以打開的。」我聽到Eric說。「啪!啪!」兩聲,我的蜜穴感到一陣涼風,他已經把我皮衣跨下的鈕扣打開了。皮衣本來繃得緊,鈕扣打開了,前後兩幅縮起來,不但蜜穴,連菊花都露出了。一隻手掌抹我的面頰,又有一隻手掌摸我的蜜穴。

  我想說:「快放開我!」但還是發出「啊啊啊啊……」的聲音。

  「Rita,你上面流口水,下面流愛液,是不是很辛苦?你很想要吧。不過我打算慢慢來。」Eric說。他整個身體壓上來。我全身被厚厚的皮衣包裹住,沒有觸覺,外露的乳房和蜜穴的肌膚反而變得特別敏感,經受住Eric的愛撫,乳頭硬得有點發痛,蜜穴一陣熱感,好像流出了很多液體,被鎖住不能動,令我又十分害怕,又十分害羞。

  我激烈地扭動身體,希望他馬上停止。但他卻以為我很想要,聽到拉鍊的聲音,之後我的蜜穴一下子就被填滿了。我感到兩個乳房各被一隻手包裹住搓揉,蜜穴內的陽具,緩慢而有力地一下一下抽插。但覺全身痠軟,快感也緩慢地累積。

  雖然緩慢,但累積得足夠時間,那高潮來臨時,十分強烈。我又是「啊啊」作響,但不是想要說話,而是不由自主地要叫喊。我的腦海亂成一片,全身不斷抽搐。

  就在這最害羞的當兒,我聽到大門打開的聲音。

  「晚飯買回來了……啊!想不到你那麼飢渴難耐,鎖住你一個小時都等不到就要男人!」是Daisy的聲音。我聽到她說話大為驚慌,但身體還是再抽搐了幾下才能平復。

  「原來是你鎖住Rita的嗎?鑰匙在哪裡?」Eric問。

  「在浴室裡。」Daisy答。

  終於我的四肢被解開了。口中沾滿我的口水的球拿開,眼罩也拿開了,我覺得很刺眼,只得瞇住眼睛。Eric把我胸部和蜜穴前的釦子扣回。整個過程中,我只是軟癱在那裡,被鎖一個小時,又經過這麼激烈的高潮,我已經筋疲力盡了。

  「你是Eric吧,Rita提起過你呢,好厲害,我不阻礙你們了,好好地玩吧,要對人家溫柔一點啊。」Daisy笑著說。

  我聽到這裡,忽然把一直積壓下來的情緒一次爆發出來。

  「根本不是這樣!我根本不想做的,不過是意外,不知道為什麼巧合的事總是發生在我身上!你們快滾!我不想見到你們!」我哭住嚎叫。

  Eric和Daisy交換了眼色。他們想安慰我,但我不聽。他們只好離開。

  我一邊哭一邊艱難地把那件該死的皮衣脫掉。

  十一月十日(晴)上次的是太害羞了,我幾天都在逃避Eric和Daisy。連課也沒有上。只是在家裡呆,外面太可怕了,幾乎每次我出門,都命運安排我巧合地裸體,然後……

  我在床上上網,想到這裡,有點想要的感覺。

  「難道我也變得開放了?為何受到上次的羞辱,居然還這麼想要?」我想。手指已經在輕揉蜜穴跟菊花中間一小段嬌嫩的肌膚了。我把電腦推開,一手手指插進蜜穴,一手輕柔蜜珠,慢慢達致高潮,想起幾天前鎖住被進入的感覺,高潮時我浪叫了一聲。

  隔壁傳來「碰」的一聲,然後有人大叫「哎喲」。天啊,我自慰大叫,都給Eric聽到了,我把被子矇住頭臉,害羞得不得了。

  十一月十一日(晴)昨天自慰時把剩下乾淨的小內褲弄髒了,今天一早起來洗衣服、晾衣服。打開窗戶,一陣冷風吹來,冬天已經來臨了。我一邊把衣服掛出去,一邊胡思亂想,一不小心,掉了一個胸罩到樓下。唉,倒黴運總是跟住我的。只好披上外套,穿上裙子和鞋子,下去拾回。正要打開大門,卻有人敲門。



  「你的胸罩,剛剛掉到我頭上。你說巧不巧?」Eric說。他手中拿住我剛丟下的內褲。

  「不是我的!」我說。我不想承認,但耳根已經紅得發熱了,我真不懂撒謊。

  「是你的,淺粉紅色胸罩,34C罩杯,上次我們做愛時,我見過……」Eric說。

  「色鬼!」我說。一手把胸罩奪回。

  「我到底做錯什麼?上次的事,我以為你想要,我才……後來找你幾次想跟你談,你又不肯,我……」Eric說。

  「你太多管閒事!你很討厭。上次還有再上次,都是意外。我不知道如何解釋給你聽。我不喜歡你,請你以後不要再煩我!」我打斷他說,一口氣說。

  「以後我見到你就裝見不到,當你不存在,你是不是像這樣呢?」Eric說。他也火了。

  「就是這樣!」我不甘示弱說。

  「好,就這樣!」Eric說完,頭也不回走了。

  十一月二十三日(雨)這是我人生中最倒黴的一天,也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

  一連幾天,下著大雨。這天我跟Daisy吃完晚飯,就獨自回家。忘了說,Daisy跟我和好了。但她也不敢問那天的事,也沒有再提任何有關性愛的事了。

  就在我快到公寓的時候。忽然有人從後箍著我的頸,低聲喝說:「打劫!」

  我本能反應,就用手上的傘往後打他。他罵了一句「小賤人!」一手把我推到旁邊的小巷地上。還好我穿了牛仔褲,膝蓋沒有擦損。但也痛的要命。我再站起來,發覺那歹徒已經封住小巷的出口,手中還拿住一把刀。

  「把手袋拿來!」她說。她是一個非常醜的中年胖女人。見到刀子,我只得乖乖地交出手上的手袋。

  「你這瘋子,他媽的打得我很痛。不懲戒你不行,脫衣服!」那女賊喝說。

  我嚇得不懂反應,慢慢脫掉外套、上衣和牛仔褲。大雨早已把我淋得完全濕了,寒風吹來,我冷得打顫。

  「胸罩內褲也要脫!」那女賊喝說。

  我一邊哭一邊慢慢脫下胸罩內褲,身上只穿鞋子。那女賊拿刀子的刀背拍了我的乳頭幾下,笑說:「想不到你這小娘,又漂亮又有身材,我是男的話絕對不會放過你。」我聽到又害羞又害怕,大聲哭了。還好她沒有再做什麼就把我的衣服手袋拿去消失在風雨中。

  我一直哭,一直哭,心中非常徬徨,身體濕透了,又非常寒冷。怎麼辦?怎麼辦?這時我發現有人在巷口經過,是Eric,我連忙喊:「Eric!快來救我!」

  Eric撐住雨傘,回頭一看,看到我那狼狽模樣,連忙跑過來。

  「你……沒事吧。」他問。我臉上紅紅的,這已經是他第四次看到我全裸的身體了。昏黃的街燈下,我的身體被冷雨淋濕了,一直在發抖,雨水落在我抖動的乳房上,慢慢流下,我的陰毛貼服在小腹上滴水,一雙修長的大腿緊緊地合併起來。

  「求求你,幫幫我……」我說。

  「你不是說當要我你不存在嗎」Eric說。

  「唉,這當兒還鬧!嗚……嗚……」我又哭起來。

  「開玩笑而已。我去拿衣服給你穿吧。」Eric說。雖然天氣冷,但強壯的他只穿了一件單上衣。

  「不要不要!不要離開我,萬一給壞人見到我這模樣怎麼辦?」我連忙說。

  「好吧,那我掩護你回家好了。不過,之後你要同我做愛。」Eric說。

  「你為什麼一直欺負我。嗚……嗚……」我哭說。但Eric聽不到,因為大雨聲掩蓋了我的說話。他在探頭確認街上沒人。他招手叫我跟住他走。我非常害怕,像我這樣保守害羞的女孩,居然在大街上雨中裸跑!

  進得公寓的大堂,公寓那老保安經過。我連忙躲在Eric背後。還好他身形高大,完全蓋住我嬌小的身子。我害怕得不得了,胸部緊緊的貼在Eric背部。那保安看了Eric一眼才走開,也不知道他看不看到我。

  「電梯到了,我們快走吧。」我說。

  「你這樣子還搭電梯!走樓梯吧。」他拉我的手就走。上得一樓,Eric回頭看我一眼,說:「我看你應該沒有鑰匙吧……」我全身沒有衣服,怎麼能藏有鑰匙呢?

  他讓我進去他的公寓。找了一條大毛巾給我擦身,又倒了一杯開水給我。

  「Eric,謝謝你。」我說。

  「你不叫我色鬼就好了。下雨你關了窗戶吧,我無法爬過去拿鑰匙了。恐怕要等明天找鎖匠開門。你就留在這裡休息吧,我……我先走了。」Eric說。

  「等一下。」我說。

  「什麼事?」他回過頭來問。

  「你不是說要我……要我同你做愛嗎?」我說。

  「我說笑而已,我沒有打算佔你便宜。你……太恐怖了。」Eric尷尬地說。

  「是我……想要。」我說,然後把毛巾打開。毛巾掉下,我的裸體完全呈現,陰毛還是潮濕的。第一次自願地裸露在男人面前,因為我不能自已,豁出去了。忽然覺得下面一股熱氣,只見一行愛液在我右邊大腿內側流下。想用手去擦又不是,任由愛液流下又不是,害羞得很。Eric二話不說,把我抱上床。用舌頭把愛液從大腿一直舔到我的蜜穴。我一陣顫抖,更多蜜液湧出。

  是的,我明白我為何對他那麼差了。為何脾氣那麼壞了。我喜歡他,喜歡性愛,但一直不想承認。想到這裡我一陣感動,兩滴眼淚流下。

※ jkforumnet | JKF

  「你怎麼了?」Eric問。

  「你一定覺得我喜怒無常了。放心,以後我會好好對你的。」我勾住他的脖子說。

  Eric什麼都沒說,只是溫柔地親我,我心如鹿撞。他把我的鞋子跟襪子脫掉,壓在我的身上,親我的嘴。我閉目享受。乳房覺得他的手已經不規矩了,我感覺到他一隻手慢慢往下移,由我胸部的南半球,經過我的小腹,到達我的大腿內側。我有點緊張,畢竟這是我第一次自願真心給他。他很熟練,不用看的,手指就知道應該愛撫那裡。我的大腿不自覺張開來,體內感到一點壓力,他的手指已經插進去了。他親我的臉,親得我滿臉濕濕的。

  漸漸我覺得我的身體想收縮成一團,蜜穴忽然一緊,我知道他的陽具已經入侵了。他慢慢地抽插,兩手沒有閒下來,在享用我挺拔的乳頭的手感,輕輕的,把我撫摸得又癢又有快感。他把頭埋在我的頸上,我感覺到他的舌頭已經在活動了,我一時如遭電擊,我的頸是那麼的敏感。平時有人碰到我的頸我也會覺得癢癢的很不舒服,現在雖然還是癢癢的,但頸上的感覺同我下體的感覺連成一線。我感到一波一波而來的快感。

  這時,他擡起頭,把臉湊過來,和我對望。

  「你幹嘛看著我?」我問。我有點好奇。

  「因為你快高潮了,我想看清楚一點。」他說。

  「胡說!誰說我快來了?我什麼時候來,你哪會知道?我才……」我說。但話未說完,感覺到蜜穴中的活動忽然加速,我覺得快感達到極點,整個蜜穴內部像在扯緊似的,然後是一陣陣有規律的抽動。

  「啊!啊!啊!」我大叫。高潮毫無先兆來了,規律的抽動擴遍我全身。我不由自主的全身在抽動,眼睛半開,嘴巴張大,不斷喘氣。我看著他看著我,我想保持形象,但不知為何無法控制表情。這時我體內的陽具停止了抽插,我感覺到一股熱熱的噴泉射到我體內深處。我高潮維持了幾秒鐘吧,但感覺好像過了很久似的。

  「Rita,你高潮很強烈,感覺還不錯吧。」Eric說。我聽到正要回答,但發覺自己無法說話,甚至無法控制任何一根肌肉,身體好像有了自己的生命,不斷地在抽搐,慢慢的,但有規律的。

  到我回過神來,看到他帶有勝利的眼神和笑容,我想要辯護幾句,但又想不到什麼話來辯護自己。這個男子比我更瞭解我自己的身體,他完全壓服了我了。我轉過身面向牆壁,他的左臂從後摟抱住我的胸部,左手包裹住我右邊的乳房。我就是這樣入睡的。

  十二月十四日(陰)已經有一個月沒有寫過日記了,實在沒空。Eric幾乎每天晚上都要,我有時想拒絕,但又覺得他有享用我身體的權利。我說過好好對他嘛。有時我睡他那邊,有時他過來睡。但不論睡哪一張床,結果都是我的衣服被他脫光,都要做過愛才能睡覺。只好留待第二天早上才補記日記。

  我們的關係如何,其實我們沒有明確討論過。但他真的很著緊我。他的錢也不多,卻買我很多新的內衣內褲。他說我舊的都太保守,要我丟掉,除了那曾經掉到他頭上的胸罩,他說那有紀念價值。

  今天早上我在他那邊起床。蜜穴因為昨晚太激烈的行動覺得有點痠痛,正要穿衣服。Eric阻止我。

  「我買了一套新花樣的內衣給你。」Eric說。他送我的小內褲都是兩邊綁帶式的丁字褲,胸罩都是沒有肩帶的前扣式,這次也一樣。

  「別那麼花錢了。還有為什麼你買的都是這樣的款式?」我問,一邊試穿他買的內衣褲。

  「這樣方便我脫下。」Eric說。說完在我的胸罩前面一拉,把我內褲兩邊的蝴蝶結一解,我又變全裸了。

  「這麼害羞的設計!」我說。我拍打他。他就哈哈大笑。

  我穿上衣服,收拾好東西準備上課,離開前我們習慣會抱一抱。抱他時覺得下面有點東西。我低頭一看,原來他又硬了。我剛穿上的衣服,又被他強行脫掉。我本來想拒絕的,但他親我,又愛撫我,我很快又濕了。這人真壞!

  # # #

  晚上我們吃晚飯。

  「Rita,你之前一個人住的時候穿什麼的?」他問。

  「天氣熱的時候穿T恤和小內褲,天氣冷的時候就加一件外套,睡覺時只穿小內褲。」我邊吃邊答,不虞有詐。

  「那就對了!現在我們在一起,你反而穿整套外衣,那不合理吧。我認為在一起時你要全裸。」Eric說。

  「怎麼可以?」我說。我很後悔告訴他我獨自的穿衣習慣。經過一輪討價還價,我們同意,平時我可以穿小內褲。睡覺時就要全裸。

  「裸上身吃飯,挺尷尬的……還有,不穿衣服很冷啊。」我說。希望能爭取穿回衣服的權利。全天讓他盯住乳頭,會令我的乳頭挺起來,非常尷尬的。

  「沒關係啦,我買了一台暖氣。」Eric說完打開了暖氣。

  忽然,他把我的身體從椅子上提起,然後按我俯在桌上。我嘴裡還有食物,正要掙紮,但我的小內褲已經被他一手扯掉。唉,這小內褲也太容易脫掉了。

  「我還在吃飯……」我無助地說。但Eric不理我。

  我的蜜穴好無防備的讓他進入了。我看到桌上的盤子在搖晃,整張桌子在搖晃,我自己也在Eric一下一下插入時搖晃。

  我撐住桌子想起來,但他的手強力地按住我,不讓我起來,他雙腿也不讓我的大腿合併。

  「不要這樣!不要這樣……」我喊說。桌上冰冷的感覺刺激我壓住的乳頭,慢慢我的體溫令桌面變的溫暖。毫無前戲,被他強行進侵,下面有點痛,但感受到服從的快感。高潮過後,Eric幫我穿回小內褲,我們才繼續吃飯。

  「你說,這內褲是不是很方便?」Eric笑說。

  「唉,你這壞蛋,這樣我以後還能安安定定吃一頓飯嗎?」我嘆氣說。嘴角卻含笑意。

  這天晚上我第一次脫了內褲全裸上床。我洗完澡擦乾身體就直接上床了。想到以後睡覺都不能穿內褲,覺得有點害羞,以後睡覺時我就全無防線,他隨時就可以進入我了。

  他做過了不會再要,我有覺好睡了吧。他說了「寶貝,晚安」,就抱住我睡,但一隻手指有意無意地擱在我的蜜穴上,指頭微微放進了一點。

  我這樣那麼能入睡?我想叫醒他,但他好像已經閉起眼睛睡了。我很苦惱,只好推醒他。他揉一揉眼睛。

  「Rita怎麼了?咦,為什麼你那麼濕?」Eric看著自己的手指說。

  唉,結果又被他玩弄了兩個小時,高潮了三次才能好好睡覺。

  (這篇日記是十五日早上補記的。)

  十二月十六日(陰)今天早上,我在Eric床上醒來,已經聞到香噴噴的早餐香味。Eric不知何時起床,買了豐富的早餐,還有咖啡。

  「那我穿衣服,我們在桌子吃吧。」我說。

  「就在床上吃好了。」Eric說。我只好裸體坐在床上吃。

  「啊!」我叫了一聲。一快蛋掉在我的胸口。我們都是手上捧住早餐。

  「沒關係,我來幫你。」Eric說。就低頭把蛋咬住,他順便舔了我的乳頭一下。

  「你真壞,昨晚做了一夜還不夠嗎?」我笑罵他。他伸嘴把蛋放進我的嘴裡。

  吃過早餐,我正要問Eric打算給我穿什麼內衣。

  「這個給你。」Eric說。我正要出門,他忽然在床頭拿了一條鑰匙來。

  「正巧我也把後備鑰匙放在錢包,一直忘了給你呢!」我說。我們就交換了後備鑰匙。

  「為何鑰匙掛在頸鏈上?」我見鑰匙掛在一條細長的銀色頸鏈上,好奇地問。

  「我要你不要忘記戴啊。以後你又全裸又沒有自己公寓的鑰匙,就用來開這裡的門進來避難吧。」他說。

  「我哪有全裸又忘記帶鑰匙?」我抗議說。

  「已經幾多次了?我們也是因為這樣才開始嘛。但以後只有我能看你的裸體,我可不想別人看到呢!來,鑰匙戴上吧。」Eric說。

  他把鑰匙的鍊子掛上我的頸上,鍊子長度剛好,鑰匙就在我兩個飽滿的乳房中間。他這才替我穿內衣和外衣。

  # # #

  這天下課後Daisy來找我。我們去吃大學的餐廳吃午飯。

  「聖誕時裝表演的衣服,你準備好了嗎?」Daisy問。

  「什麼?」我心不在焉答。

  「Rita,你到底怎麼了?那天晚上……你沒事吧?」Daisy說。自那天我發脾氣要Eric和Daisy離開後,我們一直沒有再說過這件事了。

  「沒什麼。其實那晚是我不對,應該我道歉才對。」我說。

  「那Eric最後怎樣?」Daisy問。

  「我們……我們在一起了。」我囁嚅說。

  「真的?你們做過幾多次愛!」Daisy高興地說。

  「小聲點!餐廳很多人啊。」我連忙制止她說。

  Daisy按了按嘴巴,然後才小聲說:「做得多嗎?」

  「每天都做……有時我明明不想,但他就是要搞……」我說。

  「你不想可以拒絕啊。」Daisy說。

  # # #

  這天晚上,Eric和我在餐廳吃過晚飯,到了我這邊睡覺。單人床很小,他依偎住我的裸體睡。我們躺下沒多久,就發覺他的硬物壓出我的大腿。

  「Rita,來一次吧。」Eric說。

  「我很累了,不想做。」我聽了Daisy的建議說。

  「好吧,我看看如果你下面不濕就不搞。」Eric說。我抵不過他要求,只好翻開被子,張開腿讓他看。

  「多張開一點。」Eric說。我把大腿張開到最大。他一手按住我的小腹上面的陰毛,一手把食指和中指伸進我的蜜穴。

  「拿出來看看啊。我沒有濕吧。」我說。他卻沒有馬上拔出手指來,而是上下來回了幾十下,拇指又不經意地輕點我的蜜珠。這才拔出手指來。

  「你看!」他得意地笑說,舉起勝利的手勢,食指和中指分開,手指之間儘是我的愛液,拉成一條細絲。

  「這樣搞怎麼會不濕?你真壞!」我笑罵說。他已經撲上來親我的乳頭了,手指又再放進我的蜜穴。或許因為我說很累不想做愛,他偏要搗蛋,把我搞得十分興奮,才開始抽插。我高潮了幾次,直到我求饒說:「好了好了,我不應該說累了不想做的,我真的不行了,放過我吧。」他才肯射出,讓我睡覺。

  十二月十七日(晴)「Eric昨天有沒有要?」Daisy問。

  「唉,昨天也有啊。」我無奈地答。

  「你沒有拒絕嗎?」Daisy又問。

  「我拒絕了,他就說要看我有沒有濕,結果……來了三次。」我說。

  「你這小淫婦!」Daisy笑我說。

  「是他……是他每天都要而已,又不是我說要的。」我連忙說。

  「但你也願意天天做,是嗎?」Daisy問。

  「我沒有主動要,但他要的話,那我也不反對……」我說。

  「你這小淫婦!」Daisy又笑我說。

  「人家和你談心事,你就笑人家,我不說了!」我說,羞得有點動氣了。

  「好了好了,說認真的。試過什麼花樣?」Daisy忍住不笑,問。

  「多了,也不知道他何來那麼多鬼主意,躺著的、趴著的、側躺的、張開腿的、屈起腿的、趴在桌上的……前天晚上還要我在浴室對住鏡子做,我多害羞……」我說。說完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

  「那你享受吧。」Daisy已經聽到樂不可支了。她真是好色。

  「還好……其實我也喜歡他抱住我,親我的……胸部的,還有高潮也很能上癮的。有時我覺得累,但他親我的乳頭,我就會想要,有時還高潮了兩次,真是很美妙的感覺。不過……不過……」我說。

  「不過什麼?他欺負你嗎?」Daisy好奇地問。

  「他常常說想要插我的……我的菊花,又要舔我的……下面,又說要放進我嘴巴了,那多噁心!我是完全拒絕的。還有他依然在看那些成人電影,說是找新靈感和滿足他的幻想,我最討厭就是這點。」我想了一想說。

  「其實菊花啦、嘴巴啦也沒什麼啦。我想叫我男朋友做他還不肯呢。」Daisy有點失落地說。

  十二月十九日(陰)今天,我洗衣服時記起有幾條小內褲在他那邊,但他在學校,我就用他給我的鑰匙打開他的房門。看到那些成人海報,氣上心頭,把所有海報影碟都撕掉丟了。Eric其實對我很好,就只有這樣不好。之後順便幫收拾一下。等他回來。

  「Eric,你回來啦。我們今天晚上到哪裡吃晚飯?」我見到他,高興地問。

  「Rita,猜猜我買了什麼聖誕禮物給你……」Eric說,他手拿住一盒份禮物,大小如一個紅酒盒子,但這時他發覺牆壁上成人海報都不見了,「我的海報哪去了?」

  「我把成人電影海報都丟掉了。」我說,挨過去抱他。

  「你怎可以不問我就動我的東西?」Eric說。他推開我,他火大了。

  「有了我這個可愛的女孩還不夠嗎?」我說。我也動氣了。

  「那不同,那是幻想空間。而且不是這個問題。你從來不知道尊重別人。我想你永遠也不學會的了。你走吧!」Eric怒說。

  「走就走!」我罵回去,他這麼罵我,我面子哪裡放?,我把我的衣服、東西鑰匙都拿了,再把他的鑰匙丟到地上,一溜煙跑回自己的公寓。當我跌在床上時,眼淚已經忍不住流出來了。

  十二月二十四日(晴)今天下午回家時,在電梯大堂見到Eric,真是不巧合了。我們依舊當對方透明的,連招呼也沒有打。我們各自回家。大門關上後,我背靠住大門。我覺得有點後悔。之前晚晚在床上掉眼淚。其實我內心知道我有不對,但他也不應罵我啊!聖誕節了,本來是我們一起過的第一個聖誕節,現在難道要我一個人過,跟以前一樣?好了,算了,開口認錯吧。但如何開口才對?

  我無意識地打開衣櫃,見到Daisy留下的手銬。想起Daisy說過:「男人都喜歡征服女孩子。」

  # # #

  「Eric!Eric!快來救我。」

  見他爬窗過來,一面驚慌,我知道我做對了,他畢竟是關心我的。Eric見到我之後,忽然面上變得很奇怪。

  為什麼?因為我脫光了衣服,然後坐在椅子上,把雙腿張開,腳踝分別用手銬在椅子後面的兩條椅腳上。無論我怎樣用力併起雙腿都無法做到。手銬是Daisy留下的。最後自己把手銬在椅背。三個手銬的鑰匙都事先放在桌上遠遠的一角,我自己無論如何也拿不到。

  他本來驚慌的表情,現在是懷疑,又有點色迷迷的。我想到自己如此脫光衣服把所有私密都奉獻給他,羞得低下了頭,閉上眼睛。

  「你在幹嘛?我還以為什麼緊急的事。」他爬進了我的公寓,離我只有一米左右了,我的乳頭,我的蜜穴,都給他看得一清二楚了。

  「我想要……但又被鎖住了。這還不焦急嗎?」我認真地說,但說完做了個鬼臉。

  「你是自己鎖住自己吧?為什麼?」他說。

  「想你原諒我啊!我想過,丟掉你的成人東西不好,但你也應想想我的感受。以後你把成人電影的劇情告訴我,我就一一為你實現,那你就不用再看那些電影了。你看,今天我是喜歡被你虐待的性奴。這就是我給你的聖誕禮物,不,我自己就是你的聖誕禮物。」

  Eric這才搞清楚發生什麼事,他恣意打量住我的身體,色迷迷的,面露微笑,他沒說一句話,但我已經知道他已經原諒我了。

  「你原諒了我吧,就把我放開了吧。這樣很害羞的。」我說,忽然害羞起來。

  「你想要什麼了?請說清楚。」他高高在上的站住,又輕蔑又開玩笑地說。

  「你都知道,還要我說!我要……你進入我,讓我高潮……」我吞吞吐吐說。好不容易說完,不好意思得緊。

  「我們就和好吧,不過我不會放你。做戲要做全套,你不是說你是喜歡被虐待的性奴嗎?你求我放你啊。」他說,又走前幾步。

  「好了,Eric,放開我吧,鑰匙在桌上……」我說。

  「等一下,你不是說你今天是性奴嗎?哪有性奴叫主人名字的?」他打斷我說。

  「Eric……主人,求求你放開我吧。我害羞得快不成了。主人,你放開我,我什麼都願意做。」我哀求說。

  「你看你,我還沒有碰你你就濕成這樣了。」他取笑我說。

  「胡說!我哪有濕?」我連忙分辯說。

  他走過來用手指在我的蜜穴外圍掃了幾下。我的蜜穴感到像觸電的感覺,叫了出來。

  「看看這是什麼?還說沒有濕?罰你把我的手指舔乾淨。」他舉起一隻沾滿我愛液的手指說。

  我只有張口伸出舌頭去舔。但Eric很壞,他把手指縮後了一點,我被鎖在椅子上面,只有努力伸直脖子,把舌頭伸到最盡,吃力地舔他的手指上的愛液。

  Eric這時「嘻」一聲笑了出來。

  「Rita,你努力舔愛液的樣子很動人。」他說。我聽了裝怒,說:「你欺負我!你欺負我!」

  Eric不理,拉下褲子拉鍊把已經變硬的陽具拔出,放在我的嘴唇上。我緊閉雙唇,拒絕他放進來。無論他說什麼,我也不肯張嘴。忽然,我覺得蜜穴有愛撫的感覺,我忍不住「啊」的叫了一聲。

  Eric乘勢插在我的嘴裡,開始抽插。我想要抗議,但陽具在我口中,我的說話變成「啊啊」聲音。

  我感受到陽具在我的舌頭上來回快速移動,想仰後避開,後腦感覺到他一隻手牢牢地按住。同時,蜜穴依然感覺到他手指美妙的愛撫。他的技巧很好,手指有規律地來回在我的蜜珠附近來回,一下一下打進我的心坎中。我的身體像有個計時炸彈,隨時爆發。漸漸我的人融化了,開始主動前後移動頭顱配合他陽具的活動。忽然Eric一下大力一插,在我喉頭噴出。我一慌,本能反應就把精液都吞了。

  「啊……」想不到這時我自己也高潮了。下面一陣抽搐。我忘形地高潮了好幾秒,如果不是手腳被銬住,可能已經縮成一團了。

  「還說不喜歡口交,你看起來好享受啊,還吞了呢。」Eric說。我本來要回嘴,但身體還在高潮的餘緒中,說不出話來。他這才把我解開,把手腳痠軟的我抱到床上。

  「為什麼還要用手銬?」我問。發覺他在反鎖我。

  「性奴睡覺時都要鎖住的。」他回答。我只有乖乖讓他鎖住。我已經無力抗拒了。就這樣,我蓋上被子裸體讓他抱住入眠。

  迷迷糊糊中,忽然覺得乳頭癢癢的,張開眼發覺他在舔我的乳頭。我也不知睡了多久。

  我已經有點累,想要掙紮,這才記得我的手臂被反鎖背後,只有說:「不要!」

  他看了我一眼,沒有回答,雙手分別握住的膝蓋後面,用力一推,我的膝蓋碰到我的肩頭,整個人被他疊起來。這時他伸出舌頭舔我。由陰毛開始,然後舔我的大腿內側,然後是蜜穴外圍,最後是我的蜜珠。我大力在呼吸,想伸手推開他但又不行。我從來不許他舔我下面的,但,也算了,我覺得在床上要服從他,滿足他,完全聽他的話,這樣我自己就很滿足。

  在我閉目享受時。忽然菊花一痛,知道他已進入。我痛得叫救命,他卻不拔出來,只用手指慢慢按摩我的蜜穴,我菊花漸漸放鬆。他開始抽插我的菊花。這樣蜜穴讓他按摩,菊花被他抽插,我居然潮吹了。我不知道原來我的身體可以這樣的,不知所措。他才從菊花拔出來,插我極度敏感的蜜穴抽插,我感覺快要再高潮時,他又拔出來插我的嘴。我含住沾滿我的愛液和他的黏液的陽具。他在我的嘴巴、菊花和蜜穴每處輪流抽插,我的私密處全部淪陷,蜜水本來是流出來的,現在一次次噴出點滴的。我覺得很無助,我知道自己無可避免會連番高潮。

  「如果給Daisy知道我讓一個男人這樣對待,一定害羞死了。」我想。

  在他抽插我的蜜穴時終於忍不住又來了一次。他卻意猶未盡,並不拔出來,整個人壓在我身上,吻我的眼睛、小嘴,一隻手的手指插進我的菊花輕壓。陽具緩緩開動。最後我們同時高潮。我大叫一聲,已經昏倒了。

  這樣睡睡醒醒之間,我高潮了五六次,可能還有更。我被他完全壓服了。他由下午四點開始玩弄我,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使我滿面全身都是黏液。直到第二天早晨,我要回學校準備聖誕表演了,他才不捨地解開我的手銬。

  我已經累得不像動。Eric把我抱進浴室。溫柔地幫我洗去身上的汗水、愛液、精液……

  然後Eric幫我抹乾身體。從衣櫃裡挑衣服給我穿。他選了上次我掉下的淺粉紅色的胸罩,一件白色的襯衣,還有綠色的軍大衣外套。下面一條窄身牛仔裙,還有及膝皮靴,逐一為我穿上。

  「喂!你忘記了內褲呢。」

  「我可沒有說準你今天穿內褲。快點回來,今天晚上你要演一個好色的女時裝設計師。今天晚上讓你玩我送你的聖誕禮物。」他半嚴肅半開玩笑地說。

  我聽到紅著臉,想反駁但又不敢,反而覺得完全聽從他的話,就會有點開心,就這樣不穿內褲出門。才跟Eric一起幾個星期,我的生活,特別是性生活,已經如此精彩刺激,以後到底還會發生什麼事呢?想到這裡,我感到下面又開始有點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