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頂

屋頂

  老師勒,今天又在專題室混到半夜了,一天到晚坐在電腦桌前,也不知道自己在搞啥,我躺在這該死的科館頂樓,看著除了一片黑還是黑的天空,除了感慨還是感慨,馬上就要畢業了,想起昨天推上成大的KK,一臉深沈的對我說的話,就要一肚子火。

    「老邦,你要知道,好的考題會讓該考上研究所的人考上研究所,會讓不該考上研究所的人來保護那些考上的人,所以,以後再靠你保護了,哈哈!」

    越想越鬱悶,拿起一旁的啤酒,想要再大灌一口,卻偏偏空了,想起身回宿舍,突然聽到女子的哭聲!半夜聽到這種聲音,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結果就腳軟站不起來了,深呼吸一下,要自己冷靜一點,然後再仔細聽看看。

    果然隱隱約約有女生在抽泣的聲音,只是伴隨而來的,還有爬樓梯的腳步聲,而且越來愈大聲,應該是往頂樓而來,雖然科館的頂樓警衛都懶的鎖,不過半夜女孩子上來作啥?

    在我懷疑的時候,一個女孩子從樓梯口出現,由於我是躺在樓梯口的後面,靠在護欄上,所以她似乎沒看到我,再因為是晚上,而頂樓沒燈,她又背向我,所以只看出來她好像穿著到膝蓋的裙子,身材中等,頭髮大概有到肩膀吧!我故意不出聲,想看看她到底想幹麻。

    從看到她開始,那個女孩就一直哭泣,她用手擦了一下眼淚,就緩緩的往我對面的護欄走。她走到護欄前,身體稍微往前傾,似乎要看看我們這14樓的科館有多高,我心裡覺得有種不妙的感覺。

    她停止了抽咽,兩隻手扶著護欄,慢慢擡起右腳,我心理暗叫一句「靠!她要跳樓!」想都沒想就往前衝,兩隻手抱住她的腰,然後往後一拉,也許是力氣用的太大,抱著她就往後倒,她也驚叫了一聲。

    「阿!你是誰阿!你要幹麻?」然後就在我懷裡開始掙紮起來,「快放開我啦,嗚……」

    老實說,我不知道是因為第一次那樣用力抱女生,還是純粹不想她輕生,總之我就是沒有放開,反而問她說,

    「你幹麻想不開阿?」

    這個時候我趁機偷看了她一下,雖然臉上依稀有淚痕,不過長的還算不錯,屬於很耐看的那一型,抱起來感覺瘦瘦的,比我大概矮了一個頭,大概有160?

    「嗚……你管我,你放開我啦!」

    她一邊哭,還一邊掙紮,老實說,一個長的不錯的女孩子在懷裡就有點受不鳥了,何況她的屁股還在我身上磨來磨去的,我的弟弟想當然就翹起來了。不過我還是要掩飾一下。

    「放開你,然後讓你跳樓嗎?」

    「你不要管我啦,反正我不想活了啦!」她一邊喊還一邊掉淚,也不停止掙紮,頭突然向後撞,湊巧好死不死正好撞到我鼻子上,痛的我當場眼淚掉了下來。

    「馬的!你這個死女人!」我生氣的翻過身來,一隻手壓住她的背部,半跪在她身上,一隻手揉著我的鼻子,而她只能趴在地上,而且好像被我突然其來的吼聲嚇了一跳,停止了掙紮,怯聲的說。

    「那個,放……放開我好嗎?」

    「放你媽啦,你撞屁阿!」雖然說鼻子很痛,可是我的小弟地依然屹立不搖,保持這樣的姿勢,忍不住用手捏了一下她的屁股。

    「阿!你幹什麼!」她身體突然往後頂了一下,嚇了我一跳,差點就被她掙脫了。我右手忍不住一直撫摸她的臀部,一邊輕聲的說,

    「反正你都要跳樓了,不如讓我幹一下。」摸著摸著,我用右手往她的腰抱住,整個人趴在她身上半跪著,然後左手抓上她的胸部,我是不知道她是啥罩杯啦,但是我知道我左手無法一手掌握,摸起來觸感好極了。

    「不……阿……不要,嗚。」不管她開始顫抖的聲音,我湊向她耳後輕輕吹氣,抱著腰的右手慢慢往下滑移。

    「好嘛,幹一下就好,你身體那麼敏感,一定很多人幹過了,讓我打上一炮,你要跳樓在去跳嘛。」

    「阿……你……你才很多人幹過呢,嗯……阿……」

    我右手翻開的她裙子,她緊張的把腳夾的緊緊的。

    「不……不要,阿……你放……放開我啦,嗚……」

    嘿,沒關係,我用腳慢慢分開的她雙腳,小心的把內褲稍微往下拉,用中指與食指按住陰唇輕輕搓揉,摸著摸著,感覺上好像有東西緩緩流出。

    「嘿,你看你,都濕了。」

    「沒……阿……沒有啦……嗚……」

    左手抱緊她,把她弄成坐姿,右手慢慢解開她衣服的鈕扣,露出白色的胸罩

    「阿!不要,放開!放開我啦,嗚……救命阿!」

    「叫阿!大半夜除了你這想不開的,跟我這混吃等死的,有誰會待在這。」



    不理會她的叫喊,把她的內衣往下拉,看的我兩眼放光,開始用大拇指跟食指輕輕搓著乳頭,搓沒兩下,就忍不住整隻手湊上去,輕輕的擠壓著。

    一邊摸,一邊往她耳後舔著,可以感覺她的呼吸逐漸急促,並且牙齒緊咬嘴唇不時輕輕地呻吟。

    「讓我幹一下吧。」我又小聲的問。

    「嗯……阿……不!不……不要。」

※ jkforumnet | JKF

    馬的,明明都濕到不行了,還是喊不要,我站起來讓她躺在地上,坐在她腿上,左手抓住她的雙手,開始往乳頭輕輕舔著,然後輕輕的咬,而她的私處剛剛已被我挑逗得有些濕了,我把右手食指與無名指輕輕分開她的陰唇,把中指抵住陰道口慢慢地插了進去。

    「嗯……阿!不要!不要這樣!阿……拜託你,放……放過我。」

    「都這樣了,怎麼可能放過你,還是乖乖讓我幹一炮吧!反正你剛都想死了,也沒差吧。」她那狹窄的陰道緊緊包圍著我中指,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不過沒有遇到阻礙,還是有點小失望,雖然不是處女,但裡面還是很緊,我把中指緩緩抽出再慢慢插入,她也忍不住一值呻吟,我趁機湊上她的嘴,爽阿!初吻還是個美女,不過等等都可以幹上一炮了,還管什麼吻,我用嘴巴輕吸的她下唇,然後用舌頭在她嘴唇間輕輕舔著,在她忍不住叫出聲,我把舌頭身進她嘴裡跟她舌頭交纏,輕輕吸著她的唾液,此時我加大手指抽插的頻率,她也只能「唔……唔……」的哼著,看著她臉頰越來越紅,身體也漸漸發燙,我放開她的雙手,讓她枕著我的左手。

    我中指停在她的陰道裏,用食指跟大拇指輕輕揉著陰蒂,感覺她的腰部不時在扭動,雙手也不自覺的抱住了我,我離開她的嘴唇,稍微擡起頭看著她的眼睛,感覺她的眼神相當迷離。

    我想時機成熟了吧,平常看A片,就是為了這一天吧,右手把褲子往下拉,讓已經翹了很久的小弟弟出來透氣,真不曉得我怎麼可以忍那麼久,把肉棒在她陰唇輕輕磨著,一邊聞著她「嗯阿啊!」的氣息,忍不住一鼓作氣就直搗黃龍了,(不是黃蓉喔,那要看神雕外傳!),龜頭被肉壁緊緊包圍著的感覺真的很難形容,總之就是爽,我願意為這種感覺少打一百次手槍,一千次也行,我慢慢的讓龜頭更加深入,藉著拔出跟插入漸漸的碰到了底,看著她皺著眉頭的表情,忍不是又跟她親了起來。

    我一邊抽插,一邊輕輕的問。「爽不爽阿?」

    「嗯……啊……啊……」聽她的呻吟應該是很舒服吧,我開始試著,有時深有時淺,聽她的聲音嗯嗯阿阿的,好不生動,害我更加積極,有種要射的感覺,稍微停下來,深呼吸一下,她用好奇的眼神看著我,或者說是渴望?

    「我們換個姿勢好不好?」她看著我,不知道是因為劇烈運動,還是因為我的問題,臉顯得紅撲撲得,還是很輕微的點了頭,看到她的模樣我忍不住去吻了她一下,這次她不但沒有要閃躲,還主動跟我舌頭交纏。

    接下來我脫下衣服墊在地上,讓她翻過身,狗爬在地上,用背後式幹她,一手揉著她的乳房,一手輕搓她的陰蒂,感覺從後面來可以插更深,更爽,從她的呻吟聲聽起來似乎更爽,忍不住加大出力,幹的她兩手乏力,整個人趴在地上。

    於是我把她抱起來,讓她坐在我懷裡,抱著我的頸子,一手懷著她的腰,一手托著她的屁股,開始上下動了起來。

    聽著她「嗯喔阿」的呻吟愈來越激烈,讓我越來越忍不住加大力道,聽到一聲大聲的「阿!」感覺陰道一陣緊縮,我也忍不住射了。

    我抱著她雙雙倒在地上,跟開始阻止她跳樓的姿勢有點像,只是她現在是緊抱著我,而且靠在我懷哩,閉著雙眼,輕輕的喘氣。聞著她身上的味道,我手慢慢的撫摸她的背。

    過了一會,她才輕輕的張開眼看著我,那表情真叫我難以形容,雖然剛剛有說,幹完就讓她去死不管她,可是現在這樣懷裡抱一個美女的感覺實在不錯,有點捨不得離開她。

    「同學你叫什麼名子?」我聲音儘量放柔,想博取好感。

    聽到我這樣問,她臉又紅了起來,似乎是因為連姓名都不知道,就發生關係而在害羞,她低下頭,很小聲的說。「小……小美。」

    我輕輕撫著她的頭髮,問她:「小美,怎麼會想跳樓呢?」

    原本靠在我胸膛的小美,擡起頭看著我,感覺上好像有一點不好意思。

    「那是……那是因為,人家……人家失戀了嘛!」

    她說話有一點吞吞吐吐的,失戀就是失戀,有時麼好害羞的,我想失都不知道去哪失(濕)呢!

    「那……你還會想不開嗎?」

    突然她的俏臉通紅,靠著我的胸膛,小聲的說:「你……你作我男朋友好嗎? 」

    一時之間我呆在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