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催眠師

好萊塢催眠師

   好萊塢,世界上所有演員都嚮往的地方,只要能在這裡成名,就意味著將擁有巨大的名氣和數不清的財富權勢,以及——光鮮亮麗的生活!

    只是,人們在嚮往和崇拜的時候,並不會注意這光鮮亮麗後面的東西,那些黑暗的骯髒的淫穢的東西。

    我注意到了,而且我很喜歡這些陰暗的東西,因為這很有趣。如果說以前我只是在空餘時間意淫的話,在擁有了現在的能力後一切都不同了,比如像現在這樣。

    " 我喜歡那個看門人,雖然他的雞巴比較短小,但是,你們知道,之前肏我的男人基本上都是劇組裡的熟人,所以當一根完全陌生的雞巴插進我的肉屄裡,那種美妙的,徹底順從肉體渴望的快感真是無與倫比。" " 對我來說,一週前在攝影棚裡的群交是最刺激的,我岔開雙腿,一隻腳踩在椅子上,將濕淋淋的肉屄和屁眼亮出來,讓大衛、馬修、馬特以及整個劇組的男人從前後兩個方面夾擊,輪流用他們的雞巴肏我的兩個洞,然後將精液全部射進去。不過這還不夠,我現在非常希望找個能真心愛我的男人,然後和他結婚,再讓大家當著他的面輪姦我,那樣我才是一個真正的淫蕩而又下賤的女人!" " 至於我,我更樂意跪在男人的面前,將我的口水塗滿他們的雞巴,把他們的兩個卵子含在嘴裡吮吸,用舌尖劃過上面的每一處皺褶,最後將他們射出來的精液和尿液全部吃下去,只有這樣,我才會感受到真正的快樂。" 面前的三張躺椅上,三個風姿各異的女人正躺在上面,面帶興奮的神色說著下流而骯髒的話語。左邊的是個留著染成金色的長直髮的約莫三十多歲的女人,眉宇間帶著蕩漾的風情,她叫麗莎‧庫卓。而右邊的則是一個有著黑色卷和麗莎差不多大的女人,同樣一臉的慾求不滿,她是柯特妮‧考克斯。

    至於中間的,最漂亮的這個,一頭大波浪的棕髮,不到三十歲,有著三個女人當中最好的身材,不時瞄著我的胯下舔嘴角,彷彿飢渴的蕩婦,是著名的美國甜心,詹妮弗‧安妮斯頓。

    沒錯,坐在我面前說著自己淫亂經歷的三個漂亮女人,正是目前最火的電視劇《老友記》的三位女主角,也是全美國最知名的三位女明星。

    " 幹得好,女士們,你們基本達到了我的要求。" 我翻看著手中的照片滿意的點了點頭,這些都是她們淫亂的照片,從口交、肛交到多人群交應有盡有,而且張張都是高清,角度什麼的都拿捏得非常好,隨便流傳出去一張都會引起軒然大波。

    我最喜歡的還是她們三個坐在中央咖啡館的沙發上,穿戴整齊後,一群男人套弄著自己的雞巴,然後將精液射到她們身上的。從頭髮到臉蛋,再到衣服、裙子和大腿,還有手中的玻璃杯,到處都是,而她們都帶著飢渴而淫蕩的神色,沐浴在男人們的精液裡,充分說明這三個大明星已經被我徹底催眠成了下賤的婊子。

    " 你們已經做得很不錯了,那麼接下來可以接受進一步訓練," 我擡起頭來打量著她們笑著說道," 我會通知辛迪‧克勞馥女士,她會安排你們以妓女的身份去接待各種各樣陌生的客人,讓各種各樣陌生的雞巴肏你們。" " 我們要去做妓女了嗎?" 麗莎‧庫卓當即坐了起來,身體因為激動而在發抖," 是以匿名的方式,還是光明正大的以現在的身份。" " 是啊," 詹妮弗也坐了起來,一臉的興奮,胸口起伏不停," 一想到明天的報紙刊登,好萊塢著名的美國甜心瑞秋‧格林自甘墮落成為妓女,然後所有粉絲都唾棄我,所有人都用看不要臉的賤人的目光看著我,哦,光是想想,我都要高潮了。" " 很遺憾,暫時還不可能," 我聳了聳肩,打斷了她們的妄想," 雖然克勞馥女士創建明星妓女公司,但對外宣稱的都是整過容的,所以你們想要以真實身份去做妓女,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不過我相信你們很快就能適應,而且在那裡,你們會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 三個女人頓時都露出失望的神色,我隨即笑了起來:" 不過不用擔心,還記得我對你們說的話嗎?" " 哦,當然,我一直都記得很清楚,作為女明星,我們天生就是下流淫蕩的婊子!" 詹妮弗雙目放光的搶著說道。

    " 所以我們應該將本性表現出來,做一個真正的不要臉的婊子。" 柯特妮跟著接腔。

    " 只要想到一方面我們是光鮮的大明星,而另一方面我們又是沒有廉恥之心的人盡可夫的妓女,那種直面慾望的快樂什麼都比不上。" 麗莎讚歎的說道。

    " 很好,那麼繼續努力吧。" 我滿意的點了點頭,她們三個算是目前來說,比較完美的作品,每次一邊看著電視上播放《老友記》一邊挨個肏她們都是一種滿足。

    " 那麼,教授。" 詹妮弗忽然走近了幾步,扭動著詳細的腰肢貼我的面前,笑容變得嫵媚起來," 你是不是應該獎勵點什麼給我們呢?" 她說著抓起我的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裡面沒有文胸,隔著兩層薄薄的衣服,堅鋌而柔軟的乳房的觸感隨即從手心傳了上來。

    " 你好久都被肏過我們了,雖說……不斷讓陌生的雞巴肏我們,才能讓我們感覺自己是下賤的,但你的雞巴卻是我們的最愛。" 詹妮弗舔著嘴角說道,一副渴求的模樣,旁邊的麗莎和柯特妮也跟著對我搖擺起身體來。

    毫無疑問,只要我點點頭,三位在外面正火爆知名女明星,立即就會像母狗一樣爬在地上等我幹。

    不過她們並沒有完全滿足,詹妮弗繼續媚笑著,將手放到了我的胯下,然後用撒嬌的口吻說道:" 你總不可能一點東西都不給我們把。" 看來之前的培訓效果非常好!我在心裡稱讚了句。

    " 雖然時間有些緊,不過……" 我笑了下,對她們做了個跪下的手勢。

    三個女人頓時隨即眉開眼笑的在我面前跪下來,最前面的詹妮弗更是熟練的解開我的皮帶來開襠部的拉鏈,將我半硬的雞巴掏了出來。

    " 不用,直接放進你嘴巴裡。" 在她準備套弄的時候,我這樣說道。

    詹妮弗會意的仰起頭來,將我的雞巴含在了嘴中,就像被吊住的魚兒。我深深的吸了口氣,儘管她濕潤的口腔還有這淫蕩的姿勢讓我很有感覺,但雞巴依然被控制在半軟不硬的程度上,然後,慢慢的,尿液就這麼排泄了出來,直接澆在了詹妮弗的嘴裡。

    她的喉嚨隨即開始起伏,不斷將我的尿液往下嚥著,但我之前喝了不少水,又一直沒去洗手間,正好積攢了不少尿液,所以當她的下嚥速度和我的排泄速度無法成正比後,最後不得不將我的雞巴從口中吐了出來。

    滴滴答答,源源不斷的尿液從馬眼裡噴出來,灑在了詹妮弗的臉蛋上,將她化的妝都衝下來了不少。詹妮弗沒有任何不合的感覺,依然帶著渴望的表情,閉著眼睛,仰首任憑我將尿液排泄在她的臉蛋上。

    不僅如此,跪在兩邊的麗莎和柯特妮隨即湊了過來,伸出舌頭勾著我的尿液。我當即扶著自己的雞巴,將尿液同樣往她們臉蛋上灑去,同時徹底放鬆,尿液也變粗了不少。

    麗莎、柯特妮的臉蛋也都像詹妮弗那樣很快被澆濕,在和詹妮弗嘴對嘴的分享了她口中殘餘的我的尿液後,三個女人幹脆在我胯下仰首成品字形,盡情承受剩下的羞辱。

    終於,扶著雞巴抖了兩下,將最後幾滴尿液滴落在她們的臉蛋上,我的排泄也完了。

    而她們,臉蛋完全被尿液打濕,下巴不停的往下滴著水珠,還有不少順著脖子往裡面流去,衣服上面也濺起不少,尿液帶著化妝品在她們的臉蛋上劃出一道道的痕跡,讓我異常的快意。

    " 好了,暫時就這樣吧,下流的婊子們,等到了晚上我在盡情的羞辱和肏弄你們吧。" 我這麼說道,收起雞巴重新上好皮帶,也不等她們有所反應就離開了房間。

    直到我關上門之前,詹妮弗、麗莎、柯特妮這三個《老友記》的女主角,都還跪在地上靠在一起喘息著,摩擦著彼此的臉蛋,帶著媚笑,似乎非常回味。

    你看,有一項異能就是好,可以輕而易舉的玩弄甚至踐踏這些漂亮的女人,比如強力的讓人無法抗拒的催眠。

    我是在差不多三年前……大約95年中旬得到這項能力的,我忘了是怎麼得到的,彷彿自然而然就有了,等我發現自己的能力後已經無意催眠了好幾個人,還好他們沒做什麼出格的事情。

    這項能力很強大,強大到超出人的想像,但一不小心也很容易引起無法收拾的後果,比如我曾催眠一個女助理做實驗,本來只是想讓她做一些非常出格的事情,但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她居然在醫院的草地上裸奔,還在眾目睽睽之下將一個清潔工人按在地上強姦。

    醫院開除她的時候,她居然以自己在做研究為由,威脅著要起訴他們,真是讓人吃驚。所以,到現在為止我雖然摸索出了一些使用的方法,但還能做什麼以及做到什麼程度,卻始終沒有盡頭。

    哦,忘了說,我在這之前是個心理諮詢師,在得到這項能力後,短短三年就讓我成為了全美矚目的心理學教授,當然,還獲得了大筆財富。

    在度過最初的驚訝、震撼和驚喜,以及迅速賺取了財富和名聲後,我決定用這項能力來做一些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讓那些女明星們展現出自己的真面目。

    我在洛杉磯呆了這麼多年,又做的是心理諮詢師,即使因為資歷沒有過明星客戶,但要接觸到一些內部心理評估還是易如反掌,這就是為什麼我前面會說對這些陰暗的東西很感興趣。

    從這些東西可以看到那些光鮮亮麗的女明星們的另一面,看到她們心靈深處潛藏著怎樣的骯髒慾望,在好萊塢這個物慾橫流的名利場中,幾乎每一個成名的女人都是如此。

    以前我只能在心中幻想著,將她們那層高貴優雅的皮扒下來,讓她們變成下賤的婊子和妓女會是多麼的快意,現在嘛,自然是要付之行動了。

    " 斯科特,我要離開了,剩下的事情你處理一下。" 從房間出來後,我徑直來到助理辦公室門口敲了敲,然後皺起眉頭," 不要總是玩這個肉便器。" 不大的房間裡,我的助理,雷恩‧斯科特,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正坐在沙發上從後面將一個全身赤裸的和他差不多大的年輕女人托起,然後用他的粗壯雞巴插進她的肉屄裡,不斷啪滋啪滋的上下抽插著,女人那堅挺的乳房也隨之跳動不已。

    " 啊?是的,老闆。" 嚇了一跳的雷恩當即將雞巴拔了出來,並將身上的女人丟到一邊,對方似乎被肏得很爽,不打算就這麼結束,當即啊啊叫著扭動身體又爬了上來。

    可惜雷恩毫不客氣的一腳將她踹了下去:" 一邊呆著,老實點,你這母狗。" " 汪!" 赤裸著身體的女人掉到沙發下面,四肢著地的委屈的學狗叫了聲,然後又爬到了我面前,用臉蛋討好的蹭起了我的褲腳。

    這是一次催眠失敗的產物,趴在我腳邊的這個像母狗一般的年輕女人叫安吉麗娜‧朱莉,好萊塢大名鼎鼎的強‧沃特的女兒。

    和所以出生在好萊塢演員家庭的孩子一樣,她從小就沒有從矛盾尖銳並最終離婚的父母獲得多少關愛,進入叛逆期後更是處處和他們作對,喝酒、吸毒、濫交,什麼都來,甚至還和母親搶過男人。哪怕以後做了演員也沒變過,私生活一片糜爛,而我正需要這些精神不穩定的女人做實驗對象。

    最開始還沒什麼,本來就濫交的安吉麗娜‧朱莉很快就接受了群P,而且玩得非常開心,但當我急切的想要進一步,讓她以明星身份去做妓女,甚至再在公共場合交媾時,她內心就開始了抗拒。當我要求她和父親、哥哥亂倫時,這種抗拒就更明顯了,可惜在我強大催眠能力的作用下,再不情願也必須去做。

    所以朱莉在這種情況,與自己的父親和哥哥在片場的拖車外,在眾多工作人員的注視下來了次3P,強‧沃特和詹姆斯‧沃特都將精液射在她身體裡面。

    再然後,她就完蛋了,具體來說就是人格崩潰,以粗暴手段強行扭曲一個人的三觀,必然會在她的心裡造成激烈的衝突。如果能堅持過去倒還好,堅持不過去那就會變成白癡,朱莉屬於後者。

    雖然如此,但也不是全無收穫,通過在朱莉以及還有其他幾個女人身上進行的試驗,我能更好更快更有效率的催眠和引導想要對付的女人,讓她們完美的表現出自己淫蕩下賤的一面,比如《老友記》那三個女明星。

    朱莉的結果也不是太糟糕,本著廢物利用的原則,我將崩潰之後變得癡癡呆呆的朱莉洗腦成了肉便器,變成了沒多少自我意識,一隻徹頭徹尾的,只要看到男人的雞巴就會流淫水,就會汪汪叫著求肏的母狗。

    而且,我心裡也有幾個討厭的連肏都懶得肏的女明星,將她們洗腦成母狗一定很過癮。

    " 看你這個樣子,所有東西都準備好了?" 打量了下雷恩,我又這麼問了句。

    " 當然,老闆,傑森已經在車上等您了。" 雷恩點頭哈腰,笑得有些諂媚。

    " 很好," 我再看了一眼爬在地上的母狗朱莉," 這條母狗有什麼好玩的,肏她還不如不如牽出去遛遛,看她排尿。不過,你要真想玩的話,我辦公室還有三個飢渴的婊子,不擔心被榨乾的話,可以去嘗嘗她們的味道。" " 真的?" 雷恩的眼睛亮了起來,顯得很是興奮," 這太好,我早就想幹那三個婊子了。" "記得將事情先處理好。" 我並不在意他這副模樣,又叮囑了幾句後就離開了。

    來到了門外坐進車內,我對司機傑森道:" 開車吧,我們必須在三點鐘準時抵達。" " 沒問題,老闆," 傑森‧墨菲點了點頭,一筆那發動了車子一邊看著後視鏡有些猥褻的笑了下," 你要對她下手了嗎,老闆?" " 閉嘴,傑森,這些事情不需要你管。" 我雖然這麼呵斥了句,但和之前一樣,並沒有太放在心上。

    我的事務所的職員並不多,但個個都是接受過長時間的持續性的,又難以覺察的催眠和暗示的,加上時不時賞賜幾個女明星讓他們玩,所以都非常聽話,口風也相當的緊。可以說,如果我要他們去死,他們都會毫不猶豫去死,因此不需要在意他們的態度。

    半個小時,汽車駛進了貝弗利山的一棟豪宅,雖然時間不是很長,但我也已經調整到了最好的狀態,讓傑森等在外面後,旋即跟著傭人進了房子。

    房子內部裝修得富麗堂皇,很是奢侈,不愧是好萊塢最有吸金能力的巨星的居所。

    女主人此時已經等在客廳了,一頭大波浪金發和湛藍的眼眸讓她很有吸引力,秀美又帶點英氣的五官相當有味道,尤其是高挺的鼻樑,宛如刀削過了一般,銀白色的絲質長袖上衣和黑色的窄筒裙將她的氣質和曲線都表現得很完美,真是個性感的美人兒。尤其是那充滿的誘惑的烈焰紅唇,真想讓人將雞巴塞進去,讓她好好舔弄一番後再射到裡面。

    " 你好,萊納德‧李先生,我是妮可‧基德曼。" 她微笑著對我伸出了手。

    " 你好,基德曼女士,很高興能為你服務。" 我不動聲色的和她握了握。

    是的,這次的目標正是大名鼎鼎的湯姆‧克魯斯的妻子,來自澳洲的可人兒妮可‧基德曼。處在女性黃金年齡段的她現在是最可口的時候,當初在《永遠的蝙蝠俠》裡的漂亮模樣可是讓我口水直流,加上又是人妻,還是湯姆‧克魯斯的老婆,如果能讓這麼個女人像狗一樣爬在地上輪流讓不同男人肏,光是想想都讓人暢快。

    我在心裡如此想著,卻一點都沒有表現出來,始終禮貌的和妮可‧基德曼寒暄著。妮可同樣保持著禮貌,但那張漂亮臉蛋上隱藏著的猶豫和心不在焉根本瞞不過我的眼睛,毫無疑問,現在正是最好的時機。

    " 卡梅倫在推薦你的時候,說你是洛杉磯乃至全美最好的心理醫生,我查了下才知道原來你是如此的出色,連總統先生都向你諮詢過," 妮可‧基德曼這麼說道,眉宇間帶著希冀的神色," 我真的希望你能開解我。" 她的口中的卡梅倫就是靠《變相怪傑》成名的,這年兩年在喜劇電影中風頭比較勁的新人女星卡梅倫‧迪亞茨,有人甚至覺得她和同樣以喜劇成名的茱莉亞‧羅伯茨相提並論。

    的確,卡梅倫比茱莉亞更年輕,身材也更火辣,不過要說到口活,卻還是茱莉亞勝出一籌——無論卡梅倫還是茱莉亞我都沒放過,甚至連第一夫人希拉裏‧克林頓都玩過,可惜稍微老了點。

    " 能為你服務是我的榮幸,女士。" 我微微欠了欠身," 如果你願意,我們現在就可以開始——當然,不是在這裡。" " 這裡不方便嗎?" 妮可環視了下四周。

    " 是的,女士,客廳太過空曠,而過於空曠以及過於狹小的空間,對人的影響都很大,所以我需要一個略小的,同時能讓人感到舒心的房間。" 我解釋的說道。

    " 好的,請跟我來。" 妮可當即點了點頭,起身領著我往樓上走去。

    看了幾個房間後,我選中了她的臥室:" 這裡有陽光斜照,可以給人一種溫暖的心理暗示,而且落地玻璃窗外就是花園,面對自然,人會不由自主的放鬆自己。" " 好的," 妮可‧基德曼沒有想太多," 那就是這裡吧。" " 另外,基德曼女士,你可以換一身寬鬆點的睡袍," 我旋即又道," 這樣能讓你更加放鬆,正好我也可以用這個時間佈置下環境。" " 是嗎?" 妮可眨了眨眼睛,但還是按照我的吩咐去了裡間,然後我也開始擺弄起一些東西,一些……很有趣的小玩意兒。



    不多時,妮可‧基德曼再次出現在了臥室,她已經換了一身銀色的絲質睡袍,裡面什麼都沒穿,幾乎可以看見她那對不大卻堅挺的乳房在衣服下面滾來滾去。

    即使是已經幹過許多女明星的我,也忍不住暗自吞了口口水,不過依然控制著情緒沒有表現出來。妮可也顯得很平淡,顯然通過那些推薦我的人之口,對我有個很好的印象,加上我特意表現出來的專業素質,外表收拾打扮後也還算不錯,她肯定不會多想。

    " 請在這裡躺下。" 我指了指身邊的長沙發,然後繞過去做到沙發後背的椅子上,等她躺下去後才有道:" 現在,請你閉上眼睛,深深的吸口氣,然後慢慢吐出來。然後,如此反覆做上幾次,並放鬆自己的身體,當你認為可以了,就請開口吧。" 很快,幾次悠長的呼吸聲過後,妮可‧基德曼開始講述起自己的事情來了。

    簡單來說就是,她正和自己的丈夫湯姆‧克魯斯以夫妻檔的形式出演一部電影,一部由英國著名導演斯坦利‧庫布裏克製作的電影,其中有段情節是他們夫婦倆要在鏡頭前全裸,還有段情節是她對丈夫坦誠曾幻想和一位海軍軍官出軌,然後丈夫幻想她和海軍軍官做愛。

    作為一個演員,又是和著名的庫布裏克導演合作,妮可並不介意在鏡頭前裸露自己。但是自己的丈夫卻似乎不太情願,儘管當初他一口答應了庫布裏克的邀請,兩人之間因此產生了一些不好名言的矛盾。

    這樣的矛盾困擾著妮可,但又偏偏說不出口,生活也因此難免有些摩擦,以至於她現在無法安心為電影做準備工作,尤其是出軌的那一段鏡頭。現在,趁著電影已經開機,克魯斯去英國拍攝,而自己還要再過一段時間再過去,情緒不穩定的情況,她希望能找一位出色的心理醫生,幫助自己在短時間裡調整好心緒。

    怎麼說呢,她的描述基本正確,只不過和我收集到的情報在細節上有很多初入。你知道,憑我現在的能力,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很多東西都可以打聽到,更何況只是區區一部電影。

    事實上,他們夫妻之間的矛盾要比妮可說出來的嚴重許多,因為電影的導演是庫布裏克那個為老不尊的老東西。我拿到最為詳細的劇本看過,對妮可所說的那些鏡頭都非常瞭解,後面的上流社會的群交派對就不說了,但是開頭作為妻子的妮可差點被一個老頭所勾引,以及和丈夫想像中妻子和海軍軍官做愛的鏡頭,劇本甚至詳細描寫要海軍軍官的那個演員,將手伸到她的陰道裏去。

※ jkforumnet | JKF

    這些,再加上有幾個大尺度鏡頭已經試拍過了,可以想像湯姆‧克魯斯對這部電影帶著什麼樣的心情。而妮可顯然不是什麼安分的女人,她大概也做夠了花瓶,想要通過這樣一部電影踏上新的高度,所以夫妻之間的摩擦或許強度不高,但持續時間肯定很長。

    對我來說,這真是太好了,這部電影真是太及時了,讓我有了個絕妙的主意,現在,就是實施的時候。

    " 好吧,我大致上明白了。" 等妮可說完後,我不緊不慢的開了口," 現在,我有幾個問題,希望你能誠實的回答我。" " 好的,李先生。" 她在沙發後面松了口氣的回答道。

    " 請你告訴我,基德曼女士,你們一週平均幾次性生活。" 我問出了第一個問題。

    " 大約……三到四次。" 沙發後面傳來她猶豫的聲音。

    " 你曾背著你的丈夫出過軌嗎?" 我繼續問道。

    " ……不,沒有。" 停了兩秒聲音才響了起來。

    " 那麼,有過這樣的想法嗎?" 我追問。

    " ……也沒有。" 有停頓了兩秒,而且聲音裡隱約帶著一絲不悅。

    " 很遺憾,你在說謊,像你這樣年輕美貌的,和丈夫一週只做三到四次愛的女性,不可能沒有背著丈夫和別的男人約會過。" 我的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

    " 什麼?你憑什麼怎麼說!" 妮可的聲音頓時變得有些激動。

    " 因為你是電影明星," 我悠然自得的說道," 我有個理論,那就是,你們這樣的好萊塢的女明星,天生就是下流淫蕩的婊子。" " 你怎麼可以這樣說話!" 妮可猛的從沙發後面坐了起來,憤怒的瞪著我。

    " 我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 我好整以暇的攤開手。

    她的胸口明顯起伏了幾下,顯然被氣得不輕,當即下了沙發,伸手往門口一指:" 請你離開!我原本以為你是一位出色的心理醫生,沒想到卻是這樣的人,真是太失望了!" " 基本上,我所服務過的對象,無論是詹妮弗‧安妮斯頓,還是茱莉亞‧羅伯茨,又或者推薦我給你的卡梅倫‧迪亞茨,她們都是不折不扣的婊子,而且她們也都承認這點。所以,你怎麼會例外呢,妮可‧基德曼女士?"我依然是那副可以氣死人的語氣。

    妮可渾身發抖:" 給我出去,否則我就要報警了!" 說著她作勢就要往外走,同時還喊了一聲女傭的名字。

    " 基德曼女士!" 我忽然提高了聲音,帶著一種魔力,頓時讓女人停了下來。

    " 你想要完美的飾演這個角色嗎?你想要改變自己,讓自己更有名氣,讓自己享譽全世界嗎?" 我繼續問道,聲音既宏大又飄渺。

    妮可‧基德曼緩緩轉過身來,眼中帶著茫然,有些遲疑的回答:" 當……當然。" " 那你就應該多聽聽我的話," 我看著她的眼睛,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 我是專業人士,我可以幫你達到目的,我可以解放你的內心,所以你應該尊重我,按我說的去做,一絲不苟的去做,明白嗎?" 當一個人憤怒的時候,或者說情緒波動最大的時候,就是最適合下手的時候。

    妮可遲疑的茫然的看著我,身體扭動了兩下,似乎不能接受,但很快平息了下來,眼睛也恢復了清明,然後皺眉問:" 你剛才說什麼?" " 你應該尊重我,並聽從我的意見。" 我站起來笑盈盈的揚了揚雙手。

    " 聽從?" 妮可嗤的笑了聲,彷彿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笑話," 你不覺得自己很無恥嗎,李先生,好萊塢的女明星天生就是下流淫蕩的婊子?還有比這更惡心的話嗎?" " 我說過,我說的是事實。" 我微笑著走到她面前,伸手擡起她的下巴,勾到了面前," 我已經從你眼中看到了……淫蕩的氣息。" " 胡說!" 妮可掙脫開我的手指,再次用惱火的目光瞪著我,但絲毫沒有想要離開或者叫人的意思。

    " 我可以證明你也是個淫蕩下流的婊子,妮可。" 我直接叫起她的名字。

    " 是嗎?你打算怎麼證明?" 妮可冷笑了聲,毫不退讓的看著我。

    " 很簡單……" 我笑了笑,繞到她背後,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手伸進她的衣領當中,一把抓住了她堅挺的乳房,同時另一隻手啪的捏在她的渾圓的屁股上,並伸出舌頭從她的後頸舔到了耳根。

    " 你……你幹什麼?!" 驚慌的妮可掙紮了下,但並不怎麼堅決。

    我沒有說話,只是繼續親吻著她的後頸和耳珠,捏著乳房的那隻手在搓揉的兩下後旋即捏住了乳頭,下面那隻收則很快往前滑,往她的雙腿之間伸去。

    " 給我住手!否則我就報警了!" 妮可聲色俱厲的說道,但眼中卻泛起一陣迷離的神色,語氣當中也夾雜著一分酥軟,呼吸同樣有些急促。

    女人的敏感點各有各的不同,但很多地方還是差不多的,比如乳頭,又或者大腿內側。對於在無數女人身上做過實驗的我來說,要將她挑逗起來一點困難都沒有,只是兩三下,妮可的乳頭就硬了起來,同時隨著在她大腿內側貼近根部的搓揉,雙腿之間已經隱隱有濕潤的感覺了。

    " 感覺到了嗎,妮可?就這麼幾下,你的乳頭已經硬了,你的渴望已經噴發而出," 我咬著她的耳垂,用得意的語氣說道," 我相信你現在無比想要一個男人的雞巴,一個你丈夫之外的,陌生男人的雞巴,插進你空蕩蕩的小穴裡面,將你狠狠肏弄一番。" " 不……我沒有……" 妮可的喘息聲變得明顯起來,雖然她將腦袋扭了一邊,看不見神色,可惜耳根已經紅透了。

    我的手當即伸到了你雙腿之間,即使妮可拚命夾住腿,拚命往下彎腰也無法阻止。她的陰戶脹鼓鼓的,才按上去就能感覺其中的濕潤,即使隔著睡衣和內褲,裡面毫無疑問已經是氾濫成災了。

    " 還說沒有,要我伸進去嗎?" 我得意的笑著,開始隔著睡衣和內褲在她陰唇之間撫弄著,還不時撥弄幾下那顆已經挺起的陰蒂。

    頓時,手指上傳來的濕潤感覺更盛了,不用看我也知道,她裡面應該濕透了。淫水如此之多,果然是個淫娃蕩婦,就算沒有之前的暗示,恐怕來個長相不錯的男人稍微挑逗一番,再喝上幾杯,她就會倒進對方的懷裡。

    不得不說,湯姆‧克魯斯真是個蠢材,這樣的女人居然不徹底開發,不讓拿出來讓更多的男人共享,簡直是暴斂天物,還是我來幫忙。

    " 快……住手……" 妮可的掙紮稍微加劇了點,喘息聲也越來越大,除了下面那隻手在她陰戶上的撫弄之外,上面那隻手也不停的揉捏著乳房和乳頭,我更是一刻不停的時而舔弄時而吮吸著她的頸項。

    同時,她豐滿而性感的屁股因為掙紮而不斷搖擺,又緊貼在我的胯下,因此不斷撞擊摩擦,如果香艷刺激,我的肉棒輕而易舉的擡了起來。

    " 要我住手?沒問題,只要你承認,你和那些女明星一樣,是個淫蕩下流的婊子,我就住手。" 我繼續呵呵笑道,下面的手摩擦得更深了,還稍微往裡面挖了幾下。

    " 哦……哦……" 妮可的身體猛的顫抖了即系,渾圓的臀部在我胯下狠狠蹭了幾下,忽然發力從我懷裡掙脫開來。

    " 休……休想!" 她往前衝了幾步,深吸了幾口氣後才轉了過來,依然是那副憤恨的模樣,只是臉蛋緋紅,反而顯得異常嬌媚。

    " 我絕對不承認……你這個無恥的混蛋,我認為你最好離開!" 妮可恨恨的說道。

    非常好,就是這個樣子。我在心裡稱讚道。任何事情都不是一蹴而成的,如果想的話,我現在完全可以將她按在地上強姦了,而且還將她奸得欲死欲仙——剛才只要稍微有些力,她就不可能掙脫得了。

    但如果現在逞了一時的慾望,再想將她調教成婊子,那就得好費一番手腳。這樣反而得不償失,再說計畫都已經定好了,也就兩三天的事情,不用那麼急。

    " 這樣吧," 我搓了搓手指,用略帶輕蔑的眼光看著她," 我們賭一把吧,妮可,看到我下面的東西了嗎?如果你能在用手讓我射出來,並從頭到尾保持冷靜,我認輸。" 我指了指自己脹鼓鼓的胯下,妮可看著那裡,目光再次變得有些迷茫,似乎還有些掙紮,大概因為我這番話存在著邏輯漏洞。

    不過沒關係,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任何話都會有漏洞,沒人能擺脫我的暗示,所以幾秒鐘之後妮可‧基德曼再次用那種憤恨的同時又帶著挑釁的目光看向我,然後挺起了胸膛:" 那就賭吧!" 我旋即重新坐到了椅子上,但妮可沒有馬上過來,而是走向了裡間。

    " 先讓我換件衣服。" 她這麼說道。

    對此,我只是聳了聳肩,然後過了幾分鐘,她再次出現在了面前,這時的她已經換上了一身比較正式的女式西服,頗有OL的氣質,又有些像《永遠的蝙蝠俠》中的女記者。

    但最大的改變還是冷著一張臉,顯得非常冷艷,看起來,之前去換衣服實際上是為了控制自己的情緒。不過,我喜歡,光是想想這麼一個冷若冰霜的女人,坐在自己面前,一臉驕傲的為自己打手槍,就足夠讓人興奮了。

    我什麼都沒說,只是指了指自己的胯下,妮可冷淡的在我面前坐下,深吸了口氣後,麻利的伸手拉開了我的拉鏈,進去將我的雞巴套了出來。

    那有些冰涼的手指握住我的肉棒時,我忍不住吸了口氣,看著她那可以裝出來的驕傲的甚至高傲的模樣,半軟的東西當即開始勃起。

    妮可‧基德曼的呼吸微微有些急促,但很快又平靜了下來,雖然看著我的雞巴露出厭惡的神色,但還是轉動起手指來。

    感受著她手指上的肌膚,只是兩三下的功夫,我的雞巴就變得又粗又大了,而且還有15英吋長,以至於妮可忍不住發出了聲小小的低呼。

    " 怎麼樣,我敢說,沒有男人的雞巴能比我的更粗更硬更大了。" 我略帶得意的說道,在得到異能之前,最能讓我得意的就是這個了,那時沒什麼用處,不過現在卻格外有用。

    妮可哼了聲,也不說話,繃著臉,握住我的雞巴開始套弄起來。她的右手不斷上下摩擦著我的雞巴,左右則伸到下面去撥弄我的兩個卵子。本來在她的套弄下,我就特別的暢快,再加上手指指尖在卵子的皺褶上不斷劃過,電流一股股的往上竄著,讓我極其興奮。

    看樣子,妮可是想要速戰速決,可惜的是,她雖然很賣力,我也很享受,但這點技術還不足以讓我射出來。

    修長的手指不斷在我的肉棒上摩擦著,時輕時重,時快時慢,時而螺旋著上下,時而像夾煙那樣夾住肉莖,並從上方握住龜頭,用掌心研磨著馬眼。除此之外,指尖不時在溝冠和上劃過,加上下面捏著卵子的手的配合,讓我的雞巴在套弄之下越發的粗壯猙獰,一條條的青筋在肉莖上盤旋著,似乎隨時都可能爆發出來,充血的龜頭散髮出紫紅色的光芒,隨著上下套弄而微微晃動。

    最開始,妮可還是一副驕傲的、冷艷的、不情願的模樣,但隨著十多分鐘的套弄,她的鼻尖開始冒出細小的汗珠,目光也開始變得有些迷離,有那麼十來秒鐘,她死死盯著我那微微上下挑動的龜頭轉不開目光。

    同時,雙腿也夾緊了不少,還輕輕上下摩擦,從輕微收縮的小腹可以知道,淫水正在從雙腿之間的肉縫源源不斷的往外滲著。隨著呼吸變得有些急促,妮可不自覺的用舌尖舔了舔嘴角,渴望的神色在臉蛋上一閃即逝,跟著又變成了猶豫和抗拒,隨之又被迷茫替代。

    幾種神色就這麼毫不掩飾的在漂亮的臉蛋上變來變去,讓我大為快意,看著她們如此在慾望和理智之間掙紮再美妙不過了,這是生理上和心理上的雙重享受。

    終於,當妮可‧基德曼再次為將抓住我大雞巴的手擼到龜頭附近時,因為擠壓的緣故,馬眼一張一合,宛如乾渴小魚的嘴巴,她就那麼突然而然的爬了下來,一口將龜頭含進了嘴中,用舌頭滋滋舔弄了起來。

    而且她是如此的飢渴和迅速,彷彿許久沒有被男人肏過,將龜頭吞下更是滿臉的喜悅和滿足,好像終於得償所願,湛藍的眼睛裡帶著狂亂的神色,一遍又一遍的吮吸著龜頭。

    感受著妮可溫潤的口腔還有那巨大的吸力,我當即哦哦叫了起來,本來雞巴在她的套弄下就已經到了一個敏感的地步,我又沒怎麼刻意控制,如此一來,當即開始抖動。

    不知道是因為雞巴在妮可嘴裡扭動還是別的什麼原因,她忽然又清醒了過來,當即驚呼了聲,將龜頭從口中吐出,呼的坐直身體。

    然後,還沒等她說話,噗嗤一聲,隨著雞巴的抽動,一條乳白色的精液從馬眼中猛噴了出來,高高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最終啪的落在了妮可‧基德曼高挺的鼻樑上。

    她頓時睜大了眼睛,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我,握住雞巴和卵子的兩隻手也停了下來,跟著又是噗嗤噗嗤幾聲,數條粘稠的精液在強勁的噴射出來,而妮可仿佛驚呆了似的,仍憑精液啪啪啪的一條條打在自己那漂亮的臉蛋上,然後順著慢慢往下流去。

    如此之後,隨著雞巴抽動力度的降低,剩下的精液沒能再噴那麼高——但也不低,於是依次落在了她的領口上、腰際處以及裙襬上面,然後,剩下的在馬眼的張合下緩慢擠壓出來,順著肉棒淌到了妮可的手上。

    " 啊!" 妮可這時才尖叫了起來,她慌慌張張的跳起,拚命甩著手想要將上面的精液甩掉,然後又去擦自己的臉蛋,結果將精液抹得到處都是。

    " 滾出去!滾出去!" 她對我這樣大吼道。

    " 你應該給我弄乾淨之後,再讓我出去。" 我好整以暇的指了指還殘留著不少液體的,高聳著的尚未有軟化跡象的大雞巴。

    對於這樣的命令,她是無法拒絕的,所以在停頓了兩秒後只能老實坐下,用手擦拭起我的雞巴來,並用憤怒的目光看著我,可惜臉蛋上的精液被抹得到處都是,還有一隻眼睛只能微微睜開,真是讓我非常快意。

    要知道,對於男人來說,顏射是最能體現征服女人的姿勢了。

    很快,妮可‧基德曼將我的雞巴清潔好了,然後再次指向大門讓我滾出去。我聳了聳肩,對她的聲色俱厲毫不在意,種子已經種下了,到時候她會求著讓我回來幹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