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巧遇變態淫賤女

ktv巧遇變態淫賤女

  這是發生在上週三的事情了,那天是我鐵子21歲生日,我們在酒店吃過了飯,準備去附近最大的『夜飛行KTV』唱唱歌,嗨一嗨,以慶祝我鐵子生日快樂。一起去的朋友有十五人,七男七女,算我正好十五個。

    看著其他朋友都拉著自己的對象,我感覺很沒面子,不是我沒有對象,是因為恰恰我鐵子生日的前一天,我與我處了一年多的對象慘淡地分手了。因為她要搬家到上海去了,與瀋陽相隔千山萬水,與其等她,不如分手痛快。剛剛失戀的我,也沒心情再找對象了。

    我們離開飯店的時候已經是深夜11點半了,我們走到夜飛行的時候已經將近12點了。我們到裡面開了最豪華的VIP包房,唱了幾首歌,便將音響調到最大,瘋狂地搖了起來。看著其他朋友與自己的對象邊搖邊動手動腳的,我醋意橫生,藉口去大便,衝出去門口,走到KTV外面的台階上,一個人抽起了煙。

    這時,從遠處走來了一位大約二十歲年紀、穿牛仔褲裙、上身套了件白色短衫的妖豔女郎。她徑直的向我走來,走到我面前,用一種迷人的目光盯著我,我頓時一陣慌張,五花八門的想法在腦海中湧現出來,那位女郎卻一瞬間把目光轉變為兇狠:「看什麼看?操!你有打火機沒?給我用下。」

    我腦海裡一陣空白,隨即掏出了火機,遞給了她,女郎瞟了我一樣,拿出一支純白的香煙,很瀟灑地用火點上。我仔細地看著她,零亂的頭髮散在肩上,一雙狐媚如絲的眼睛上抹著碧綠的眼影,雙唇也很滑膩,不時地用舌頭去舔雙唇,好像勾走了我的魂魄。

    她高聳的雙峰頂著衣服,可能裡面沒戴奶罩,因為能清晰地看見衣服下兩粒奶頭的形狀;褲裙超短,只延伸到大腿根部稍稍往下一點位置,雪白的大腿在路燈的微弱光芒下更加的迷人。她的臀部很豐滿,身材是典型的S型,腳踏一雙黑色高跟鞋。

    看著看著,我的胯下充滿了慾望,好想一瞬間把她壓倒在地,去掠奪她身上那淫蕩的野性氣息。

    「你媽的,我說話你沒聽懂是不是?看屁啊!」

    我驚醒過來,雖然她很吸引我,但這麼罵我,我真有些生氣了,「我看你咋的啊?還不讓看啊?操!」我有些激動的回道。

    「哎,我操!你挺牛逼是不是?你家哪的?信不信我找人幹你?」

    「呵呵找人就不用了,你要是想幹我的話,我絕不還手啊!哈哈哈……你來幹我好了,裡邊有床。」本人我就對她充滿了慾望,這麼一來正好發洩出我心中的饑渴。

    「操你媽的!你再說一句。你給我等著!」說著,她跑進了KTV。過了一會領了四個男的出來,衝過來就推了我一下,還踹了我一腳,喊道:「你不挺牛逼嗎?你再罵我一句試試!」

    我有些慌張了,沒想到她能叫人,我連忙說句「你等著」,便飛也似的鑽進KTV把我那幾個正在瘋狂的朋友們拉了出來。我其中一個朋友(就是今天過生日的)沖著對方那四個男的中最高的一個喊了一句:「果子啊,你什麼意思啊?這是我鐵子!」

    那個男的頓時面色慌張了,低聲的對那個剛才還氣焰囂張的女郎說了句話,連忙跑過來給我那位朋友點了一支煙,說:「雲哥啊,不好意思,這是我妹妹,也不知道和你朋友咋的了,罵起來了。」

    我將事情經過講了一下,那位個子很高的男的訓了那個女郎幾句,女郎的面色頓時變得很難看,憤怒地看了我一眼,轉身走進KTV了。我的那位朋友又和對方四個男的聊了幾句,便這麼散了。

    事後我朋友跟我說,那四個男的是夜飛行的吧台服務員,以前是他弟弟的朋友。

    我們又在包房裡繼續搖了起來,下半夜三點多的時候,朋友們都累了,倒在沙發上睡著了。我走出房門,來到廁所準備好好輕鬆一下就睡覺,正當我走到女廁快到男廁的時候,我的餘光掃了一眼女廁內,竟然看見剛才那位妖豔女郎露著雪白的豐臀正在提褲子,她的臀部又肥又翹,股間那迷人的曲線讓我的雞巴又一陣勃起。

    她提好了褲子,轉過頭來,我連忙跑到旁邊的水池邊裝作再洗臉。我聽見她走到我的身後停了一下,才走到我一旁的水池,看也不看我一眼的洗起臉來。我裝作很慢很慢的樣子,等她洗完了之後,我才挺起身,腦海裡想著該用什麼方式與她搭話。

    只見她走到廁所門口,掏出一支煙,卻沒有點上,而是用手在身上的兜裡亂摸。我知道了,她沒有打火機,我連忙奔到她身旁,以連我都震驚的速度掏出打火機給她點上。她看了我一樣,眼色很複雜,便接受了我的點火。

    她抽著煙,看著我,一臉的尷尬,我說道:「哎,都是誤會嘛,我今天心情也不好啊!」

    她勉強的笑了一下,對我說:「對不起啊!哥哥,我不知道你朋友是我哥的哥,剛才的事真抱歉啊!」

    「沒事啊!我從不和女人生氣的,尤其是美女。呵呵」

    她笑了笑:「別扯了,我還美啊!」說著,我們便閒扯了起來。

    半小時後,正聊到她以前對象的事上,她說:「我男朋友和我處了兩年就給我甩了,操!男人都是傻……」她立刻住口,看了我一眼,我無所謂的笑了笑。

    那內褲下的景緻一定很美麗吧?我淫穢地想,要把握機會啊!我連忙將堅硬的下身頂在了她的臀部上,雙手扶著她的肩說:「我扶你回包房休息一會吧!」她眼神迷亂地看著我,點了點頭。

    我沒有去包房,而是帶她進入了女廁,找了一個最靠裡的間,半推半扯的進去了,反手將門鎖牢。

    她看了看四週,問:「帶我來這裡幹嘛啊?」

    我興奮的說:「幫你清醒清醒啊!」說著,我用嘴封住了她那滑膩的雙唇。由於她剛吐完,所以唾液很多,我用舌頭在她的嘴裡翻滾,把她口中的汁液吸進嘴裡。

    她軟綿綿地掙扎著,卻更能刺激我的慾望,我瘋狂地吸著,順便將手伸進了她的衣服裡,果然沒穿胸罩,那對堅挺的奶子彷彿充滿了慾望,高聳而鼓漲。我輕輕地撚著乳頭,好大的乳頭啊!彷彿像一顆大櫻桃一樣,捏一捏都能出水。

    「你幹什麼?放開我啊……不要啊……」那聲音軟軟的,其中好像又帶著一種慾望。

    我更加興奮了,加快速度搓揉她高聳的雙乳,不時地用手去擠壓,感覺著這對彈性的雙峰。她的兩腿不時地摩擦,我右手在她的雙乳上橫衝直撞,左手從她的褲裙下探了進去,她的大腿根黏黏的、濕濕的,那內褲已經被淫水浸得濕淋淋了。

    我用手指在她的兩腿間用力地一戳,「啊……嗯……你們男人啊……都是一個樣……就喜歡弄人家……」她斜了我一眼說。

    看來這小浪女沒少被人玩了,我更加興奮了,用手從內褲邊緣滑了進去,感覺到她雜亂的草叢下,那淫水泛濫成災的騷穴已經急不可耐了。

    我正要進行下一步動作,她突然彷彿從夢中驚醒,甩手給了我一巴掌,打開廁所門跑了出去。我站在原地呆立了十幾秒才反應過來,追了出去,只見長長的走廊空無一人,我心想自己做錯了什麼啊?掃興地準備走回包房。

    看見這幅春色無邊的畫面,我自然再也控制不住了,飛身進去關上房門,在黑暗中抱住她那滾燙的身體,再也受不了地拔出堅硬的雞巴,插進她那濕淋淋的騷穴,快速的律動起來……二十分鐘後,我將滾燙的精液射在了她的身上。

    我坐在地上,抱著她,輕輕撫摸她的髮絲,「我們趕快走吧,一會服務員來了看見不就完了?」我說道。

    「他們都去睡覺了,兩小時之內是不會來的了。再陪陪我嘛!好哥哥。」她用十分下賤的語氣對我說。

    「啊?去睡覺了?那晚上不怕有人偷東西啊?」

    「今晚特例嘛!」她用手輕輕捏著我的乳頭,有種麻麻的感覺傳遍了我的全身。

    「為什麼啊?」我懷疑的問。

    「你把燈開開嘛,我跟你說啊!」

    我起身將燈打開,回頭一看,那是怎樣一幅畫面啊,地上有著手紙和一些吃剩的香蕉,她光著上半身,兩腿大張,她的身上有著我射出的精液,那對堅挺的乳房又白又嫩,可是上面有著幾塊微紅的印跡,不知道是什麼,大腿根上也有著繁多的斑點,紅色的。

    我走回她身旁,驚訝地看著她,她嬌喘了幾聲,趴在我肩膀上低聲說:「你知道今晚為什麼沒有服務員看場嗎?」

    我問道:「為什麼啊?」

    「因為他們剛才已經將人家輪搞完啊!累了,都去睡覺了,所以這些時間裡沒人看著。」她說話的時候還用雙乳在我的胸前摩擦,我剛軟下的雞巴不禁又有了新的慾望。

    「不會吧?多少人搞你一個啊?」我問道。

    「所有的服務員啊!十多個男的吧,他們用香蕉搞我的騷穴,搞完了還逼我吃下去。他們還將玻璃球塞進我的屁眼裡面,我現在那裡好漲啊!你可以幫我拿出來嗎?」她抬起頭,乞求地看著我。

    我連忙答應,用手伸進了她的屁眼裡,果然摸到了兩三個球形的東西,我驚訝地問:「你就這麼隨便讓他們搞嗎?」

    「不是啊!我那個認的哥哥,就是個子很高的那個,經常在我家這麼搞我,搞得人家好爽噢!」說著,她將手伸進了騷穴裡面來回地抽插著,斷斷續續的有淫水從裡面滴出來。

    我的雞巴已經完全恢復體力,但我還想把事情問清楚再進行下一步,我伸出兩個指頭放進她的屁眼裡,夾住一個球用力地向出拽,終於,一個球出來了,上面還沾著土黃色的東西,臭臭的,好難聞。她的大便怎麼在上面?這球放得很淺啊!

    我控制住身體裡的慾望,接著問:「你真的那麼喜歡被人搞嗎?小賤貨。」

    「是啊!我哥哥在家總用水果弄人家的屁眼,還用電棒和手機震動來玩人家的小浪穴,啊……玩得我好爽啊……這次讓這麼多人一起玩我,真的好爽,還能掙點錢花,真是劃算啊!」



    我簡直驚訝她的放蕩與淫穢,我上過不少女孩,但這樣的的確第一次見。

    「接著說啊,小賤人,把你的故事講給我聽聽。」我又夾住一個球往外使勁地拉扯,她的屁眼好鬆,不知道被別人搞過多少次了,於是我插進去三個手指。

※ jkforumnet | JKF

    「啊……哥哥你好壞……玩我的屁眼……但是又好爽噢……」

    她酥麻淫蕩的嗓音讓我現在就想用雞巴使勁地插她,可是我想多玩一會。

    「接著說啊!小賤貨。」

    「好喜歡聽哥哥叫我賤貨啊!我以前就是幹小姐的啊……有不一樣的客人虐待我、蹂躪我……我好喜歡被人家打呢!」

    「是這樣打嗎?」我使勁地在她的乳頭上掐了一下。

    「啊……對……就是這樣……好爽噢……不過你要再使勁一點嘛!」

    我又夾出了一個玻璃球,她的屁眼裡好像就有三個球。為了讓她爽,我撿起了她的高跟鞋,用鞋跟使勁地從她的屁眼裡插了進去。

    「啊……對……就是這種感覺……好刺激啊……」

    「那你為什麼要出來幹小姐呢?窮嗎?」

    「不是啊……我家裡不差錢啊……只是我父母離婚了,我的後爸總偷偷的在人家睡覺時搞我的屁眼啊……有一次還用鋼管來搞,搞得下面都出血了……不過好爽噢……後來我想明白了,既可以攢錢又可以讓自己爽……多麼美的工作啊!如果客人肯定幫我舔屁眼,我都會給他們打折呢!」

    我有些受不了了,拔出高跟鞋,掰開她的雙臀,用舌頭伸進她的屁眼裡面進進出出著。屁眼的下表面有許多大便,但我已經不管那麼多了,誰讓我這麼喜歡眼前這個小賤人呢!

    「哥哥你真好啊……剛才人家正在廁所大便……可我乾哥硬是在那時候用玻璃球搞我的屁眼……我的大便才拉出來一半啊,乾哥哥他……不但用玻璃球來搞我……還用大雞巴插人家的小浪穴……後來將精液射在了人家嘴裡呢……好香的液體啊……」

    我抬起頭,換成手指在她的屁眼裡面進進出出:「騷貨,你很喜歡吃男人的精液嗎?」

    「是啊!以前我的後爸總給他的精液我吃……好濃的味道噢!剛才十幾位哥哥用大雞巴使勁操人家的小浪穴,連續幹了我好多次呢!有一次我都差點休克了呢……他們的雞巴好粗好長噢!嗯……啊……好哥哥……剛才人家都沒拉出來,我要去一下廁所啦……你再插,我要拉出來了……你等我,我一會回來噢!」

    這種情況下我能讓你走嗎?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啊……壞哥哥……別再插了……啊……拉出來了……啊……」稀濕的金黃色條形體從她的屁眼裡滑了出來,惡臭的味道讓我作嘔,可是這種感覺好刺激啊!我還是第一次和女人玩這種遊戲,真是爽啊!

    我將她的大便握在手裡,捏成稀碎,抹在了她那雪白的屁股上,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哥哥……不要嘛……怪髒的啊……不過屁眼裡那種滑膩的感覺……又好爽啊……」

    我用手指在她的屁眼裡時進時出,摳摳按按,越來越多,有更多液體狀的大便湧了出來滴在地板上。

    「哥哥……好爽噢……」她伸過手來從屁眼旁撚了一些大便放進嘴裡,在細細的品嚐著。

    「你他媽的真是個騷貨!賤人啊,你真是個小變態啊!哈哈哈……」

    「哥哥……啊……我好喜歡你這麼叫我啊……啊……嗯……」

    「你剛才在KTV門口不是挺酷的嘛!怎麼這會像變了個人呢?小賤人。」

    「啊……人家那麼做……是裝的嘛……啊……噢……」

    「小賤貨,真會裝!告訴哥哥我,你這骯髒的屁眼被弄過多少次了?」

    「啊……三百多次吧!記不清了……以前有好多哥哥用掃把、電視插銷弄人家的屁眼和騷穴,弄得人家那裡都得皮膚病了……好難看啊!」

    哦!原來那紅點是皮膚病啊,我還以為是性病呢!我沒有多想,接著問道:「你的處女給誰了?小賤人。」

    「給了我一個姐姐啊……嗯……哥哥別插了,屁眼那裡好癢啊……我要你的大雞巴……」

    「哈哈!一會肯定給你的……給姐姐了?怎麼回事啊?快說!」

    「啊……我那個姐姐喜歡搞同性啊……她用電動陽具插穿了人家的處女膜,那時的我……才14歲啊……嗯……那姐姐經常讓我喝她騷穴裡流出的水,經常讓我舔她的屁眼,還掐我的奶頭……我好喜歡那種感覺啊……嗯……」

    「啊啊……我都受不了啦!」我掏出雞巴,在她的屁眼口潤了幾下,我的龜頭上沾滿了她的大便,我伸到她嘴前:「好好幫哥舔舔,快點!」

    「哇……好大的雞巴啊!哥哥真好啊……嗯……唔……唔……唔……」

    她的小舌頭在我的龜頭上滑來滑去,與她的大便攪在一起,觸電般的酥麻感覺湧遍全身,好爽噢!

    我脫下鞋,用腳前面伸到她的胯下,在她的騷穴口上時進時出,她的浪水流了一地。我拔出雞巴,控制了一下慾望。

    「哥哥好會玩啊……妹妹的騷穴好爽啊……噢……嗯……」

    我稍微用力地踢了一下她的騷穴,「啊……哥哥……好痛啊……不過又好爽啊……」我的腳上沾滿了她的淫水,我抬起腳在她的美乳上劃來劃去,偶爾用力地擠下她的奶頭。

    這幅淫糜的畫面,使我還沒插呢就想射了,我連忙控制了一下心神,將她的大屁股轉向我這面,那淫穢的屁眼裡還在往下滴著渾黃的便液,我將雞巴對準她的屁眼,低吼了一聲用力幹入,兩隻手從她的屁股上繞到她的騷穴裡,用力地捏住兩片淫唇,左拉右扯著。

    我不停地擺動身體,雞巴在她的屁眼裡面快速的抽插著,「啊……哥哥……好哥哥……你的大雞巴好爽啊……啊……噢……妹妹的屁眼快要被你幹穿了……啊啊……噢噢……哥哥……啊……妹妹以後再想被插……就找你啊……啊啊……噢……」我大腿根部與她的臀部用力地撞擊,一陣陣淫穢的肉響聲充斥了整個房間。

    「啊……哥哥……好爽啊……嗯……大雞巴……插死妹妹了……噢……哥哥好強啊……比剛才操我的那十幾位哥哥都強啊……嗯……噢……哥哥……噢……啊……屁眼好爽啊……」

    因為我劇烈的抽插,在屁眼週圍的大便已四處飛濺,這淫蕩而變態的畫面讓我今生難忘。

    「啊……啊……噢……噢……插死我了……啊……嗯……噢……」她不斷淫叫著,在接近半小時的抽插和我不斷地控制下,最後我還是受不了地將精液一股腦射進她的屁眼深處。

    「哥哥你好猛啊……喔……插死妹妹了……可是妹妹還沒要夠啊……噢……哥哥……」她迷亂地看著我,我的肉棒由於剛射出精液,所以還沒有軟下去,她坐在我的大腿上,用力地將屁股坐下來,我的雞巴又深深地埋進她的屁眼裡了。

    她一上一下的跳著,我的雞巴沒有得到緩和就迎來更劇烈的運動,一陣酸痛的感覺傳遍我的身體。我看著眼前跳動的雙乳,我抓住它們,用牙齒用力地咬著奶頭,雞巴彷彿又增加了活力,慢慢地恢復了剛才的狀態,可是我的體力還沒有恢復,只好硬撐著作戰。

    「噢……哥哥……好爽啊……妹妹的屁眼爽歪了……」她的屁股一上一下地在我大腿上動著,每一次坐下都有一股便液流到我的兩腿間。

    「啊……妹妹的屁眼爽死了……但騷穴也要爽到家啊……噢噢……嗯……」說著,她抬起屁股,倒在地板上,張開大腿,那淫水遍佈的騷穴就在我的眼前,我衝了過去,抬起已經有些發痛了的雞巴,用力地插了進去。

    「啊……哥哥……真好……陪我這麼久……啊……給妹妹更多啊……啊……妹妹好爽啊……使勁幹……啊……再使勁點啊……噢……」

    這次比上次快了很多,她在五分鐘後終於洩出了憋了很久的陰精,那類似精液的乳白色液體順著她的騷穴肉壁流在了我的雞巴上。她癱軟的倒在了地板上,我卻插起了興緻,我又使勁地在她的騷穴裡抽插了二百多下,終於將滾燙的精液射進了她的騷穴最深處。

    我們的體力恢復完畢,她回復了我第一次見她時的神態——傲慢、酷。我看著她那神情,想起剛才她變態淫穢下賤的表現,又捏住了她那又白又大的奶子擠壓搓揉著,但是她已沒有絲毫性趣了,打開我的手說:「謝謝你剛才的操弄,由於我被人幹了幾次都沒有盡興,所以憋了很久,幸而你幫我洩出來,謝謝了!」

    她穿好衣服,那雪白的屁股在我面前一搖一擺的,我抱住她的屁股用力地抓捏著,說:「好妹妹啊,哥哥是第一次遇見你這種雙重性格的女孩,我好喜歡你啊,交個朋友吧!」

    她淡然的看了我一眼,沒有作聲,從衣服裡拿出一支筆,在我的手上寫了個電話,轉身走出了門,順便說了一句:「別忘了去醫院。」我詫異了一會,醒過神來,連忙追了出去,可惜已不見她的人影了。

    事後,我在上午9:00去了附近最大的醫院,打了性病預防針,醫生說:「這是一種很平常的皮膚病,好在發現及時,所以沒什麼大問題,打幾瓶滴溜就會好的,以後記得別和女人濫搞了。」

    我特別憤怒,第二天我找了我那位朋友去『紅蘭德』,找到那個小賤貨的乾哥,她乾哥說:「她根本不是我妹妹,當時是因為沒好意思說,隨便編的。她是我從農存找來的一位廉價小姐,看她人長得挺好看,又收費便宜,就帶她和我哥幾個玩群交。後來在包房我哥幾個給她輪了,她說她有性病,我們就連場也沒顧便一起去醫院看病了。後來才發現只是一般的皮膚病,可店裡的吧台卻少了一千多元錢,那些錢是剛收的,還沒鎖上,老闆都給我們狠狠的訓了一頓呢!都罰錢了。這事也沒法報警啊!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