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哥的催眠實驗

胖哥的催眠實驗

  我不記得那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只知道那不是個多特別的一天,也沒有碰到什麼特別的事情,就這麼突然領悟到,原來我只是個普通人。

    不是勇者,也不是魔法師,當然也不可能是什麼大魔王,只是個連任務觸發功能都不具備,整天在城鎮晃啊晃的裝飾用NPC,只會像是個壞掉的留聲機不斷跳針說著:「嗯……我覺得今天的天氣很好。」

    然而更可悲地是當我發現,就連這樣的覺悟都只是每個人在離開青少年期,脫離個人神話後,多多少少都會有的感觸,我只能在心中默默地把自己最後的價值也畫上一個大紅色的叉叉。

    「艾爾肯提出個人神話的概念,來說明青少年自我中心的現象。」不過三十歲就當上教授的傢夥站在講堂上,在黑板畫出兩條白線:「他認為青少年自我中心有兩個主要特徵,有同學知道哪幾個嗎?」

    他舉起拿著粉筆的手,從講台的一端走到另一端。

    「有人知道嗎?」

    這時候有人碰了碰我拖著腮幫子的手,我轉過頭去,看著高中同班的胖哥縮著頭,把臃腫的身子湊了過來。

    「嘿,你知不知道答案啊?」他問。

    我懶懶地看著他,然後不耐煩地指著桌上的課本。

    「上面不是寫得很清楚了嗎?」我指著剛才剝奪我人生最後價值的文字。

    胖哥刷地抽走我的教科書,然後誇張地舉起手,整個桌子都被他撞歪了。

    「哦,很好!」教授發出驚喜的聲音,畢竟一堂近百人的通識課程,居然只有五成的學生出席,而且只有幾個醒著的同學,有人願意回答問題實在是堪比彩票中獎一般。

    「有、有兩個特徵。」胖哥緊張地說:「第一是以為有假想的觀眾在觀賞自己,第二是過度強調自己的感情和獨特性。」

    「沒錯,這位同學說得很好。」教授開心地在兩條白線上寫下假想觀眾和個人神話兩個關鍵詞,然後繼續興高采烈地進行他的講課。

    說實話,我很厭惡這傢夥,看著他完全沈浸在自己世界中,讓人忍不住想要嘲笑他,可是年輕有為的現實因素,讓我不得不收回自己的鄙視--因為在世人眼中,我只是更加失敗的存在吧。

    「謝啦。」胖哥小聲說。

    我斜眼看著他,然後接過我的課本。

    「你幹嘛突然這麼積極啊?」我順口說出心裡的疑惑,畢竟從前可沒看過他這麼認真的樣子。

    不過胖哥沒有回答,我也不在意,只是盯著窗外,不對應該是盯著窗戶旁的女同學打量。那女孩有著一頭大波浪的長髮,髮絲沿著她的臉頰披在肩上,把她的臉蛋修飾地更加小巧,遠遠地看不清楚長相,只是從她緊貼著褲管的毛衣下緣深出的那雙長腿,我想也不用執著她的臉蛋吧。

    如果可以讓她躺在懷裡,用手掌撫摸那雙長腿,沿著小腿肚往上,然後滑入兩腿內側--突然我的身體被人猛然晃了一下,腦中的思緒頓時斷開。

    「看在我們的交情上我才跟你說喔。」我看著胖哥嚴肅的表情,硬是把就要出口的髒話吞回肚子裡去。「這個教授是今年才來我們學校的,我之前在網路上無聊查過他的履歷,你知道他是做什麼的嗎?」

    「心理學教授?」

    「他是研究催眠的。」胖哥的聲音壓得不能再低了。

    「噢,所以咧?」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我知道這王八蛋喜歡這個口味的東西,可是沒想到他居然沈迷到這種程度。「你該不會以為漫畫裡面的情結是真的吧?」

    「靠,你不相信喔!」胖哥驚訝地問。

    「靠,你相信喔?」我裝出更加吃驚的樣子。

    「你不信就算了。」胖哥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後說:「反正我要給他點好印象,然後看看他能不能教我幾招。」

    「就算催眠真有那麼屌好了,你以為他會隨便教你?」

    「你知道學校有心理學實驗,會邀請同學參加實驗嗎?」

    「我知道啊,做些簡單測試,問了些問題或者情境模擬。」

    「這個教授也有在邀請受試者,而且有限定人數。」

    「你報名了這個實驗?」我這次是真得驚訝,沒想到他這麼有行動力。

    「當然囉,就是今天晚上,我打算到時候和他請教一下,而且你不要忘了我去年申請了轉系,我申請的就是心理系,我打算給他點好印象,然後再申請幫他做研究。」

    我想只有目瞪口呆可以形容我此刻的表現吧,我不得不佩服這個連運動減肥都撐不過兩天的人,居然可以為了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努力到這等程度。

    「如果沒有你想像得那麼神怎麼辦?」我問。

    「沒關係,至少我為夢想賭上了人生。」他說著不知打哪學來的帥氣台詞。

    我想我只能祝福他了。

    下課鐘響起,我收起課本,背起書包就往教室門口走去,走到門邊才發現胖哥沒有跟上。我回頭看向坐位,才發現他把東西全扔著,一個人跑到講堂上去了,教授看起來很開心,倆人不知道說了些什麼,教授的表情越來越嚴肅。

    我想要靠近點聽聽他們在說什麼,一道人影突然從我眼前晃過,我急忙停下腳步才沒撞上就要出走出教室的同學。

    「不好意思。」我連忙道歉,這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差點撞上得竟然是那個有著大波浪長髮的女同學,她冷冷看著我不發一語。

    她的五官精緻,眼睛看起很有神而且強勢。

    「請你不要檔在門口好嗎?」她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我愣愣地看著她的背影,直到胖哥拍了拍我的肩膀。

    「喂,你今天怎麼一直在發呆啊?」

    「沒什麼事情。」我說。「你跟教授說了些什麼?」

    「哦我只是問他晚上實驗的事情,順便探了一下口風。」胖哥說:「教授說這是很嚴肅的事情,但是看我這麼有熱誠,他決定讓我今天晚上幫助他進行實驗,如果我表現好的話,他在考慮收我的學生。」

    「你也太急了吧。」我用客觀地角度分析:「如果他知道你的意圖,他最好還會把兇器交到歹徒身上。」

    「你想太多了啦,我現在完全就是為了學問癡迷的好學生啊。」胖哥得意地說。

    「好吧,我先回宿舍囉,你晚上順便幫我帶些食物?」

    「沒問題。」他說。

    我回到宿舍,沖了個澡,同時回憶過去學習催眠的經驗--那是一段我沒有告訴胖哥的時光。

    那時候指導員要我們三個人一組,一個人躺在椅子上,閉著眼睛假裝自己被催眠了,然後要椅子上的人想像一個曾經有過的經驗,像是慢跑、遊泳,接著另外兩個人開始描述。

    當時參加的人多半是和我相同,對於催眠有不切實際想像的同伴。

    我們說著「你想信自己在談鋼琴,然後逐漸和音樂融為一體」或者「你擡頭往上看到天上的雲,他們好白、好藍,好像要把你吸進去」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生,換我坐到椅子上的時候,我覺得另外兩個人簡直是蠢蛋。

    --直到後來,指導員才告訴我們,涉及內心的感受或者沒有影像的句子只會有反效果,誘導需要的是影像還有感官的感受。

    接著指導員還舉了一個例子,他說人們在搭電梯的時候,往往就像是被催眠一樣盯著樓層不斷變化,直到電梯到達才會突然驚醒:他們真的就和剛起床的人一樣,會有短暫的時間掌握不到發生了甚麼事情,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容易走錯樓層,或者被剛進電梯的人給嚇到。

    接下來我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練習如何讓人們進入這樣的催眠狀態。不過到很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催眠不過只是另外一種溝通方式而已。雖然你溝通的對象好像完全任你擺佈,但這只是假象,催眠一個人站起來跳舞並不比直接請他站起來跳舞輕鬆--如果你和對方很熟,催眠反而是個更加累人的主意。

    沖完澡,擦乾身體吹了吹頭髮,我進入論壇搜尋所有和「催眠」有關的文章,雖然明確知道幻想和現實的差距,幻想的美好還是令人嚮往,我就這麼看著論壇的文章,同時等著晚餐,

    然後,我就這麼等到了十一點半,肚子咕嚕咕嚕地響著。

    終於胖哥推開了大門,疲憊萬分地走了進來。

    「有什麼收穫嗎?」我問。

    胖哥看著我,臉上的表情十分彆扭,他走到書桌前拉開椅子坐下,整張臉趴在桌上然後說:「你說得沒錯……」

    「嗯?你說什麼?」我後面的話沒聽清楚。

    「你說的沒有錯,催眠不是那麼神奇的東西。」胖哥的聲音悶在手臂裡頭,總覺得有什麼怪怪的地方。「我有點累,想要先睡了。」

    他說著從剛拉開的椅子上起身,費力地爬上加高的床鋪。

    「喂,你不洗澡喔?」我嘲上面喊道。

    「我很累,明天再說。」胖哥似乎把自己窩到棉被裡去了。

    我能想像胖哥失望的心情,可是總覺得不大對勁,如果很難過他不是應該好好地向我訴苦一番嗎?還是說他已經難過到沒有那個心情了?

    「好吧,那我也要睡了,我肚子餓死了。」我說,蓋上電腦,關上檯燈,跳到另一邊的床上。「胖哥,你如果很難過,我們可以聊聊。」

    「沒事沒事。」胖哥說。「不用理我。」

    我原本打算,也許可以把我過去的經驗和他分享,沒想到他一口拒絕,這讓我更加地覺得不對勁。

    「其實就連我也沒有辦法放下這個幻想吧。」我心想,所以現在我才會忍不住懷疑胖哥。

    翻了個身,我決定拋開這些想法。

    過了一段時間,我聽到黑暗中傳來細小的騷動,我疑惑地擡起頭,從床沿往下看,只見胖哥坐在書桌前面,電腦旁放著一大包衛生紙,好幾張已經抽出來,散亂在桌面上。

    我瞇著眼睛往螢幕看去,只見上頭有個半身赤裸的女孩站在白色的房間裡面,一手放在私處,口中發出淫穢的叫聲,那個女孩有著一頭漂亮的大波浪長髮!

    「啊……!哈啊!咕嗚……啊啊!」女孩下半身不斷顫抖,透過內褲稀薄的布料可以看見手指的動作,透明的液體從內褲被翻開的角落不斷流出。

    剛開始我以為胖哥只是受不了現實的打擊,決定尻一槍好好發洩一番,直到女孩身後出現了熟悉的身影,我才感覺到不對勁。

    年輕的教授從後頭把手放到女孩的乳房上,小巧但是形狀完美的乳房上頭點著兩顆粉紅色的乳頭,配上女孩享受的表情實在令人賞心悅目。

    教授低頭吸允她的乳頭,女孩的神情變得更加恍惚,喃喃地叫著:「呀啊!好棒!嗯……哈啊!」

    教授撥開女孩的手,用自己的手代替她深盡內褲裡面,淫水更加氾濫地流到四周,教授延著周圍撫摸女孩的私處,緩緩摩擦,女孩的喘息聲也越來越大。

    「啊啊……給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教授突然把手指伸入蜜穴快速攪動,女孩竟然就這樣達到高潮。

    這時候鏡頭突然劇烈地晃動了幾下,好像是被移到了某個地方重新架好,然後另外一個身影從鏡頭後面出現--我倒抽了一口氣,那個人竟然就是胖哥。同時電腦前面的胖哥也開始動作,他抓起一把衛生紙然後開始套弄自己的下體。

    螢幕裡頭的女孩被放倒在地上,教授帶著身體明顯僵硬的胖哥走到少女身邊,兩個人蹲了下來,胖哥附耳在女孩耳邊說了些什麼,然後女孩好像突然回過神似的爬了起來。

    女孩靈巧地脫下內褲,然後像條蛇似的纏上了胖哥,他腳一軟,兩個人往後跌出了鏡頭,接著只聽到銷魂的呻吟還有胖哥令人不舒服的呻吟。

    螢幕前的胖哥也發出了呻吟,說實話持續的時間短的不像話。

    胖哥籲出一口長氣,把衛生紙團扔到垃圾桶裡面,然後關上電腦螢幕,接著我聽到他的腳步聲往我這兒走來,我趕快往裡頭翻身,裝作熟睡的樣子。

    然後整個床舖開始震動,胖哥緩緩爬了上來,我從呼吸聲判斷他正從上面打量著我,過了一段時間,他似乎相信我真的睡著了,然後才爬下床。

    「白癡,就算我本來是真睡現在也被你弄醒了。」我心想。

    我看著手機,等著時間過去,什麼事都不做只是乾等著實在非常煎熬,直到一個多小時後,胖哥傳來陣陣鼾聲,我才悄聲地下床,打開了胖哥的電腦。

    我從播放程式的歷史檔案找到了影片,然後上傳到雲端硬碟,整個過程不過十分鐘不到,然後我連忙回到床上,拿起手機開始下載影片,然後整個人躲到被子裡頭,塞起耳機開始觀看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影片開始,是空無一人的房間,然後傳來開門的聲音。

    教授帶著女同學進入房間,然後開始向她說明實驗的流程,大概是要測試同學們待在不同顏色的房間的時候,對音樂會有什麼不同的反應,旁邊負責拿攝影機的同學(也就是胖哥)是為了記錄實驗的過程。

    女同學點點頭,然後依照指示轉過身去面對著牆。教授向胖哥叮囑幾句後,轉身作勢要出門,然後趁女同學不注意的時候,猛然拍了拍她的肩膀。

    「嗯?」女同學轉身,臉上寫滿了困惑。

    這時候,教授沒來由地伸出手,好像要和她握手似的,女同學下意識地伸手回應,此時教授的左手突然握住她的手腕,然後用低沈地聲音說:「讓你的手臂慢慢垂下來,同時你也陷入失神的狀態。」

    看到這一幕,我低呼了一聲:「高手。」

    教授利用人類握手的習慣,讓對方自發性地舉手,卻在中途進行組斷讓女同學在困惑後馬上陷入更加不知所措的狀態,這個招式叫模式阻斷,最困難的是掌握對方發楞的瞬間給予言語提示,不然對方可能很快就會回神然後做出反應。

    可是看著女同學茫然的雙眼,我更加困惑,接下來呢?

    「你過來幫我扶著她。」教授朝著鏡頭說。

    鏡頭晃了晃,接著胖哥就從後面出現了,他走到女同學身後,有點扭捏地抓著女孩的肩膀。

    「現在讓我們開始真正的實驗吧。」教授的聲音難掩興奮。

    他走出房間,然後沒多久就推著一輛推車回來,上頭放著兩頂頭盔。

    教授把一頂頭盔放到女孩頭上,另一頂頭盔自己戴上。

    「我剛剛跟你說明過,如果機器順利運作的話該怎麼做,現在我告訴你,如果失敗了,你就丟下我們自己走吧,我不能拖累你。」教授說,胖哥似乎被嚇著了。

    「師父我不會丟下你的,不管要做什麼我都願意!」

    教授笑了笑說:「我起先還擔心不知道怎麼開始這個實驗,沒想到就遇上了你,算是我的運氣吧,不是每個人都敢做這種事情的,就算失敗我也很欣慰,到時候你就拿著我的成果繼續研究吧。」

    聽完這番話,胖哥沒有再說什麼,我想胖哥其實只擔心如果出了意外,他的夢想也就跟著破滅了吧。

    然後教授開啟了機器,他的身體在按下按鈕的瞬間開始不規則地痙攣,女孩的身體也是,然後過了半晌詭異的痙攣慢慢停止。

    「怎麼回事?」女孩緩緩開口,她的眼角沾著淚珠看起來楚楚動人。

    「教授?」胖哥試探地問。

    「教授?你在說誰?」女孩茫然地問。

    胖哥似乎驚覺實驗失敗,嚇得鬆手把女孩往下一扔。女孩的頭重重撞上推車,然後倒在地上。

    「啊!好痛!」女孩嬌呼。

    然後她看見了倒在地上的教授。

    「對了,我在做實驗!」女孩瞬間清醒,然後轉身抓住就要逃跑的胖哥。「大胖我的實驗成功了!我成功了!心靈值入的實驗成功了!」

    「什麼!」胖哥驚喜地說,他蹲下來抓著女孩的肩膀大力地晃著。

    「嗚……」女孩吃痛,胖哥這才冷靜了些許,同時發現自己正對著得是一個成熟女性的身體。

    「接著讓我們來繼續實驗吧!」在女孩身體裡的教授彷彿真的變成了年輕的少女,她跳起來拉著胖哥的手轉了一圈。「快點幫我把我的身體還有機器放到旁邊,記得看攝影機對準了沒有。」

    「沒問題!」

    等到打理好後,胖哥走向攝影機,然後鏡頭移動到房間中央對準著女孩。

    「現在我要開始做自我暗示還有制約的準備。」女孩對著鏡頭說。「我現在手上的是特製的藥水,可以降低我的意志力並且大幅增加性欲。」

    她說話的同時把針頭插入自己的手臂,本來就已經有點強勢的臉蛋,在眉頭緊蹙的情況下,似乎有點憤怒又帶點怨懟的嬌羞。

    「唔……好癢……」才注射不到幾分鐘,女孩打了個冷顫,然後隔著衣料開始搓揉自己的雙乳還有私處。「沒想到……藥效……這麼強,啊!快點……把我的身體拿過來,哈啊啊!」

    她說著蹲了下去,整個人不停顫抖。

※ jkforumnet | JKF

    「好難受……快點!呀嗚嗚!」

    鏡頭開始晃到,然後往下垂,照著教授無力的雙腳,然後鏡頭一轉,只見女孩一頭大波浪的長髮已然散亂,她掙紮著脫掉上身的毛衣,手忙腳亂的扯下胸罩,兩顆渾圓的豐胸上乳頭已經興奮地佇立。



    女孩撲到沒有生機的男性身體上,抓起男人的手塞入自己的下體,開始有韻律的扭動著身軀--她竟然用過去自己的手在自慰!

    她把整條手臂當成棍子,在雙乳間和跨下不斷來回磨蹭,我被那癡迷的態度給深深吸引著,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同時我聽到螢幕裡面也傳來吞嚥的聲音。

    「好喜歡這個味道,哈哈……快給我,什麼都好!嗯哈!我好想要……」

    女孩說著放開了男人的手,往下開始解開腰帶--她跪在地上翹起臀部,上半身緊貼著男人的下體,白皙的後背形成性感的線條。

    看著她淫穢的姿態,我的內褲越來越緊,可是我知道我還要繼續保持理智,看看到底會怎麼發展。

    螢幕裡頭,被教授值入意識的女孩撐起身體,蜜穴對著肉棒在上頭轉啊轉的,她伸手玩弄著自己的蜜穴,一根手指頭在裡面攪弄著,弄得自己呻吟連連。

    「嗯哈啊!我最喜歡老師的肉棒,快來幹我吧!」

    她話說完,就在男人的身體上蹲了下來,無意識卻硬挺的肉棒直直插了進去。

    「呀啊啊啊啊啊!」女孩發出高亢的淫叫。

    「男人的肉棒,哈啊……原來這麼爽!」

    肉棒插入後,女孩更是放肆的扭起屁股,兩手撐在地上忘我的擺動,白嫩的屁股下方是兇狠的肉棒不斷進出的影像,不斷發出淫靡的聲響。

    「啊哈……啊!好舒服……小穴被幹得好舒服啊!」

    女孩開始有韻律的轉動屁股,像是要把男人最後一點精力都榨乾似的。

    「唔啊!嗯……啊……啊呀!小穴要被幹壞了,老師要負責,嗯嗯……啊!」

    她越搖越快,全身香汗淋淋,不知道是淫水還是汗水的液體不斷向四邊灑落,女孩高聲地淫叫著。「唔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後,她終於筋疲力竭地攤在男人的身軀上,嬌小的身子不斷喘息。

    「把攝影機拿過來。」她氣喘籲籲地說。

    我想胖哥忍耐地非常辛苦吧。

    「現在這個身體已經完全記住性愛的快感了,接著只要不斷地讓她把性愛的快感和我的身體連接起來,之後就可以在催眠的時候讓她無法拒絕性愛的暗示。」女孩雙臉潮紅,因為做愛後的餘韻,原本淩人的氣勢被小女人的嬌美給取代過去。

    「然後再假造她的記憶和行為,就可以不斷地加深暗示。」她對著鏡頭說著之後的計劃,可是我卻越聽越不對勁。

    然後他們離開房間,來到另一個房間,女孩坐在椅子上,旁邊有個錄音機傳來教授的聲音。

    「你現在覺得越來越放鬆。」

    「我要你仔細……認真……全心全意地聽著我的聲音。」

    「你已經很放鬆了,整個人都放鬆了……現在你的腦袋一片空白。」

    我聽著教授的聲音,知道這樣的誘導其實沒有任何作用,可是椅子上的女孩,或者說教授意識控制的女孩開始緩緩陷入沈睡。

    「你的眼皮很重,很重,無法抗拒地重……你想要好好地休息,可是你沒有辦法。」教授預先錄好的聲音繼續說,同時椅子上的女孩露出痛苦的表情。

    這時候我恍然醒悟--這是在演戲!她正在假裝自己被催眠了,然後要用這個影片進行逆催眠,讓女孩相信原本不相信的事情。

    而且從前面的階段看來,教授似乎可以直接透過自我暗示或者強迫地制約,讓女孩的身體和心靈都接受其實是來自教授意識的內容。

    與其說是催眠,不如說是教授把自己的意識當作病毒,侵入女孩的腦袋,然後植入虛偽的意識--儘管如此,如果虛偽的意識太過真實,可能連教授自己的心靈都會受到影響,所以才要透過這樣間接反覆的方式進行。

    「我是你的主人,只有我的命令你才可以獲得休息。」

    「唔……」女孩痛苦地呻吟。「我要……求求你讓我休息。」

    「你必須承認我是你的主人,否則就不能休息。」

    「求求你,你說什麼我都願意……我好累,我想要休息……」

    「那麼跟著我說,說我是主人的奴隸。」

    「我是……主人的奴隸……」女孩茫然地複述。

    我不得不驚嘆教授的演技,如果是我看到了,我想我也會相信吧。

    然後視頻繼續進行下去,就像是普通的催眠小說一般,女孩區服在催眠的力量下,然後畫面就此消失,接著畫面再度明亮,只見赤裸的女孩跪在教授的面前。

    「放心吧,之後一定輪到你享受。」教授對著女孩說。

    只見女孩又回到過去那強勢的臉孔,她百般不情願地解開教授的褲子。

    「很好,我們接著要讓她熟悉服侍男性的技巧,還有臣服的感覺。」

    原來這時候女孩的身體裡變成了胖哥。

    女孩吞吐著男人的肉棒,動作生硬而且明顯帶有厭惡,教授忽然伸手把女孩推倒在地上,從後頭壓制住女孩。

    「師父,你想做什麼!」女孩身體中的胖哥驚叫,可是用女孩的嗓子發出來,完全變成只能更加挑起獸慾的嬌呼。

    「女人就該順從男人!」教授變了個人似地惡狠狠地罵道,他一手扳住女孩的下巴,把她的臉轉過來,就往她的唇上強吻。

    「嗚……住手!」女孩奮力掙紮。

    「嘿嘿,等會兒就是你來求我了!」教授抓住她乳房大力搓揉,同時有技巧地逗弄著她的乳頭。

    「嗯啊……」

    女孩忍不住發出享受的低吟,也許是之前的暗示已經發揮作用,或者教授又使用了催情的藥水。

    「你不是說不要嗎?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剛剛不是很享受嗎?」

    「不是,我怎麼可能會享受,我是,啊!嗚……」

    似乎是不想要讓胖哥有破壞意識完整性的思想,教授又封住了她的雙唇,另外一隻手已經深進女孩的跨下挑逗,反抗的意識似乎已被快樂給取代,從女孩發出的呻吟看來她已經無法正常思考。

    「你天生就是女人,女人就是要給男人玩弄!」

    教授邊說邊挑逗著女孩的蜜穴,快感加上突然被襲擊的驚愕,還有過去的暗示和藥物,此時此刻的女孩已經完全成為慾望的俘虜。

    「你看看你自己,你根本就想要被我強暴,想要當我的奴隸!」

    「你說……什麼……啊!」

    看到還有反抗意識,教授馬上又加快手指繳弄的速度,女孩瞬間的理智馬上被另外一波高潮取代。

    「你就是個想要被男人幹的賤貨,快認命吧,只要你承認了,就可以獲得更大的快樂!」

    「不行,快住手……住手……嗯啊啊!嗯?」

    教授突然抽開他的手,女孩感到一陣空虛,茫然地望向淩辱她的男人。

    又是模式阻斷!教授猛然大吼。

    「你很舒服吧,那股快感就要把你吞沒了!」他說著,女孩跟著翻起白眼。「可是就差一點了,沒有允許你就不可能獲得快感!」

    「允許?不行,我要……唔唔……快給我!」

    「我想要給你快樂,可是有人阻止了我!」

    「是誰?快住手……給我,我好想要……叫他住手!」

    我驚嘆於教授轉換的手法,他把原本的抗拒轉變為對抗拒的抗拒,陷入茫然和高潮邊緣的女孩根本沒辦法察覺這邏輯陷阱。

    「沒錯,只要他住手了,你就可以獲得高潮,你只要說出那個關鍵字!」

    「我說,你要我做什麼都好!快告訴我要說什麼!」女孩匍匐到教授身前,卑微地乞求。

    「說你是我的奴隸,你天生就是要給男人幹的賤女人!」

    「我是你的奴隸……我天生就要給男人幹!」

    「你是天生就只能給男人當奴隸,一無是處的淫亂女人嗎?」教授繼續逼問。

    「沒錯,你說什麼都對……快點給我,求求你快用肉棒幹死我這個淫蕩的奴隸吧!」女孩高喊著淫聲穢語,她攀上男人的腰際,像隻小狗般猛舔著男人的肉棒。

    教授用力地把她推開,並且大吼:「像你這樣淫蕩的女人,只能跪在地上等男人去幹你!」

    女孩聞言,連忙趴跪在地上,沾滿著淫水的蜜穴正對著鏡頭中央。

    教授滿意地走上前,兩手牢牢抓住女孩的臀部,把雪白的屁股抓出按紅的爪印,然後他猛地插進女孩的蜜穴。

    痛苦伴隨著無限地歡愉,女孩尖叫著達到了高潮。

    「你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種快感。」教授不忘著繼續施加暗示,同時不斷抽送把女孩帶往更高的高潮。

    「唔嗯……啊啊……嗯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啊!」

    然後畫面突然消失,接著是另外一個場景,同樣是教授在幹著女孩的小穴,可是我直覺地知道這已經是不同的地點--甚至是不同的時間!

    我嚇出一身冷汗,拉開棉被就要起身質問胖哥。

    胖哥的打鼾聲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停了。

    我看著床沿,胖哥的大臉正對著我,我感到毛骨悚然。

    「你在幹嘛?」他問。

    「這個實驗不是第一天對不對?」我反問。

    「當然不是,實驗已經進行了三個月。」

    「那你為什麼要騙我今天晚上是第一次實驗?」

    胖哥困惑地看著我,沒有說話,突然他右手一揮彈起響指,我忍不住往聲音的方向看去--然後是一片黑暗。

    等我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被蒙上了黑布,兩手被反銬在椅子上頭。

    「主人,他的狀況好像怪怪的,所以我就把他帶來了。」胖哥用噁心的語氣說道。

    「你做得很好,晚點再給你獎勵。」教授的聲音說。

    「謝謝主人。」胖哥仍然用那噁心的語氣說。

    有隻手幫我掀開了黑布,我發現自己就在影片中的房間,胖哥手上拿著攝影機對著我。

    「你想要做什麼!」我大聲問,試圖消除心中的恐懼。

    「嗯……可能是受到什麼刺激吧。」教授沒有理會我,好像我沒有生命,只是個玩偶一樣。

    「這樣好了,讓我們重新來一次吧。」教授說,然後走向我,接著右手臂傳來一陣刺痛。

    「你對我做了什麼!我是個男人啊!」我想到他可能給我打的東西就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哼,男人?你在說什麼啊?」教授笑著說。

    我驚慌地晃動身體,才發現垂落在身側的棕色長髮,還有胸前兩顆跳動的巨乳。

    「放心,不會有事的。」他說,然後朝我伸出手。

    等到我醒來的時候,我只覺得懶洋洋的,動也不想動。

    全身很熱,都是汗水,頭很暈很暈,什麼都搞不清楚。

    「告訴我你現在的感覺。」有個很遙遠的聲音問我。

    「我覺得好累,好放鬆。」

    「還有呢?」

    還有什麼?我努力想,卻只覺得越來越累,不管他說什麼都好。

    「我不知道……你說了算……我好累……」

    我聽到笑聲,同時我覺得乳房好癢、好脹。

    「你想要服從,想要服從我的聲音還有快感。」

    那個聲音說,然後一隻手開始撫摸我的乳房,感覺好棒……好舒服。

    我聽到一陣柔和的音樂,我想要順從這個聲音,順從他的想法,我想要快樂,想要他繼續撫摸我,可是好像還有什麼東西……

    「沒錯,服從會讓你快樂……很快樂。」

    「嗯啊……我、我很快樂……啊啊……」

    我感覺下體也被某人撫摸,好有感覺,好酥麻的感覺……我喜歡這樣,我想要更多的快樂,更多的服從,可是還差了一點。

    「啊!好癢……好舒服……嗯啊啊!快點給我!」

    「不行喔,你還不夠服從,所以不能給你。」

    我不夠服從……可是我明明已經這麼聽話了,主人說什麼我都照做了啊……主人?對了,要服從主人,我是屬於主人的,只有聽主人的話才會獲得快樂。

    「主人求求你……快點給我,快……啊啊啊啊啊!」

    突然,我感受到主人的肉棒抽入我濕透了的小穴,他邊插入邊搓揉著我的巨乳,我是主人的,只有主人可以給我快樂!

    「唔啊……主人快幹我……我是主人的,啊啊!嗯哈啊啊啊!」

    「記住現在的感覺,一輩子都不可以忘記。」主人說。

    我的腦袋一片空白,身體主動迎合著主人,我越漂越高意識越來越模糊,我聽到有人發出尖叫,那是只有在完全服從後才能獲得的快樂。

    然後我陷入了深深的沈睡。

    等到我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躺在主人的懷裡。

    「你醒了啊?」

    「主人~」我羞地把臉埋進主人的胸膛。

    「我發現儘管透過意識值入,催眠仍然有極限,外來的意識就是外來的意識。」主人突然開始說起奇怪的話題。「始終只有一開始就心甘情願的配合,再加上意識者主動地強化才有可能達到完全的催眠,就像你這樣。」

    主人說著親了我的臉頰,我感覺全身好像都要融化了。

    「要你們進入女孩身體,扮演被催眠淩辱的女人,然後到最後讓你們完全和身體結合為一,才能達到現在的境界,也許是因為脫離肉體的意識變得更加脆弱吧。」主人說著,一隻手開始玩弄起我的蜜穴,像我這樣淫蕩的女孩,只要一被主人的手指碰到,淫水就會咻咻咻地流出來。

    「高潮吧。」主人突然說。

    我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情,快感就從主人手指的地方擴散直衝大腦,我兩眼翻白淚水、尿水夾雜著淫水像是潰堤般流出,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接續襲來,我只能不斷發出放浪的淫叫。

    「停止。」主人說。

    快感突然消退,但是身體還殘留著感覺,我知道只有主人能給我這樣的快感,能夠服從主人實在是天大的幸運。

    「可是有時候為了避免被人發現,還是要讓你們的義是回到原本的肉體,這就會發生之前的狀況。」主人惋惜地說。「害我只好再費一番工夫重新調叫。」

    「主人對不起,小奴隸以後不敢了。」雖然不知道主人在說什麼,但是我知道可能跟我有關係。

    「不是你的錯,我已經想好辦法了。」主人說。「現在,乖乖睡吧。」

    我睜開眼睛,看著手機漆黑的螢幕,掀開棉被胖哥還在另一頭打鼾……原來剛才只是我的幻想,我籲出一口長氣,然後把手機放到一旁。

      隔了個周末,又是那個該死教授的心理學,我看到那個影片中有著大波浪長髮的女孩,又一個人獨自坐在窗角的位置。

    雖然搞不清楚教授和胖哥怎麼做到的,但是既然基底是催眠,那麼我想我就可以用普通的催眠來達成一樣的效果吧。

    「嗨同學,請問我可以坐這裡嗎?」

    她冷冷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應該認為我只是刻意想要攀談吧。

    我迅速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左肩,她愕然看著我,不等她反應過來,我右手蓋住她的臉把她往後放倒,然後在她耳邊低語:「現在全身放鬆,聽我的聲音。」

    「是……主人。」她茫然地說。

    我聽了大喜,儘管我只是透過淺層的催眠,就直接帶出了教授辛苦的成果,我忍不住感到非常得意。

    「沒有我的命令,你不準發出任何聲音。」我說。「然後我會數到三,你就要接受人生最激烈的高潮。」

    「一、二、三,高潮!」

    她張大了雙眼,香舌微吐發出無聲的呻吟,高潮的淚水滑落臉頰,然後她慢慢地縮起身體不住顫抖。我知道在那個剎那,她可以感受到轟隆一聲地震撼,不可思議地高潮讓她在接下來的時間都死命緊咬著下唇才能服從我的命令。

    「好了,現在告訴我是誰讓你高潮。」

    「我的主人。」她順從地說。

    「你的主人是誰?」我問。

    「oo教授。」她說,我皺了一下眉頭,然後想到如果把指令改成我,肯定會露出破綻,於是我決定維持這個指令。

    「現在躺到我的腿上。」我說,這時候教授已經上台講課,同學各自散落在教室裡面,多半是在睡覺。我喬好角度,用桌子還有外套掩護,讓她的頭可以枕在我的膝上卻沒有人發覺。

    「好好服侍我的肉棒。」我低聲說。

    然後柔嫩的手掏出了我的肉棒開始緩緩套弄,等到硬度差不多了,濕熱的舌頭貼上我的肉棒前端,開始繞著圈打轉,我要非常努力才能忍住不發出聲音。

    溫熱的嘴唇含上的我的肉棒,她緊緊的吸允,同時用舌頭在裡面挑逗。

    我感到肉體還有征服的快感,享受著美女的服侍--想到有些小說裡面講到,用女生的身體最愛更是爽快,也許改天可以偷到那台機器試試。

    想著想著,我感到有股睡意,於是我緩緩趴在桌上享受著美女的口交,慢慢我進入了夢鄉,夢裡頭我依稀看見自己變成那個女孩,躺在主人的懷裡,享受女人高潮的快感,那是只有服從才能得到的快感。

    我好快樂,好想要服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