販賣之女護士劉嵐

販賣之女護士劉嵐

  XX鄉衛生所外的小路上,一輛白色面包車停靠在路邊。駕駛座位上坐著一個年輕男人,副駕駛的位子坐著一個三十上下的時髦女人。面包車後排車座已經被拆掉,一個穿著灰藍色空軍制服套裙的女軍官躺在後面。女軍官的肩上佩戴著中尉的軍銜,不過她的手腳已經被白色棉繩捆綁成了駟馬倒躦蹄,趴在車廂裏,手腕和腳踝在身後捆綁連接,腿上穿著肉色連褲襪,腳上穿著白色的高跟系帶皮涼鞋。可能是由於之前的掙紮扭動,軍服套裙已經跑到腰間,性感的臀部露了出來,讓人可以看到連褲襪下面的白色三角內褲。

    “嗚嗚嗚嗚……嗚嗚嗚……”女軍官如此趴著,又被捆綁著,肯定不舒服,可是隻能發出嗚嗚的聲音。原來,她的嘴裏塞著一雙肉色連褲絲襪,在嘴上還貼著一塊白色寬膠布!

    “三兒,幾點了?”時髦女人終於說話了。

    “12點整,可以動手了吧?曹姐。”那個叫三兒的男人回答到。

    被稱呼曹姐的女人,正是人販子曹婕。車廂裏被捆綁的女兵,正是遭遇綁架的女軍官許靜。

    曹婕看著車窗外的衛生所,說:“再等一下,等值班醫生睡熟在進去。”

    這個鄉衛生所由於地方偏僻,再加上經營不善,平時很少有病人來就醫。晚上隻留一個護士和一個醫生值夜班。到了後半夜,護士醫生都已經安然入睡。

    12點半,曹婕一聲吩咐,兩人下了車,直奔衛生所。

    咚咚咚——咚咚咚——“誰啊,這麼晚了還來!”一個女護士從裏面房間走進急診室,準備開門。

    她是今天值夜班的女護士劉嵐。一般來了病人,都是先由護士打發,不行的話才去叫醒醫生。

    劉嵐揉了揉眼睛,工作需要睡覺時她不能脫衣服,所以白色的護士裙一直穿在身上,隻是沒有戴護士帽,白色的連褲襪也脫了下來,腳上穿著一雙白色拖鞋。

    劉嵐打開急癥室的門,曹婕由三兒攙扶著直接擠了進來。曹婕還故意捂著肚子,裝出痛苦的樣子。

    “怎麼直接就進來了,真沒規矩,那不舒服?”劉嵐不耐煩地問道。

    曹婕沒有說話,隻是四處查看著,確定沒有問題,她立刻給三兒使了個眼色。

    “快說啊,哪裏不舒服!”劉嵐看到曹婕不回答,很生氣,小聲訓斥道。她可不敢大聲,醫生在裏面睡得正香,萬一病人的病情不嚴重,卻把大夫給吵醒了,自己可就要挨罵了。

    “不許動,老實點!”三兒悄悄走到了劉嵐的身後,突然抱住了她,把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架在她脖子上。

    劉嵐立刻嚇得臉色蒼白,不敢再說話。

    “三兒,把她抱到急診室的床上去!”曹婕一指,是牆邊那張小床,平時用來讓病人躺下,好讓醫生作診斷用的醫療床。

    劉嵐被三兒像拎小雞一樣抱到了床上,趴在床上的女護士大氣都不敢喘。劉嵐心裏很奇怪,兩個人難道是搶劫的,可是這個偏僻鄉鎮的衛生所,哪有什麼好搶的?

    曹婕在急診室的藥櫃裏找到了白色的繃帶和醫用膠布,又打開抽屜找到了兩雙連褲襪,一雙是肉色的,另一雙是淺白色的。

    趴在床上的劉嵐看到曹婕翻箱倒櫃地找東西,以他們是要劫財,就小聲說道:“衣架旁邊的小櫃子裏,有我和醫生的錢包,你們拿了快走吧,別傷害我。”

    曹婕聽到後,笑了笑,打開了劉嵐所說的那個矮櫃,找出了醫生和劉嵐的皮包。從皮包裏,曹婕拿出了劉嵐和醫生的錢包,仔細看了看,笑著說:“原來你是叫劉嵐啊!錢倒不是太多,好在貨品色不錯,能賣個好價錢。三兒,用這個把她嘴堵上,手腳按老規矩捆綁,免得她不老實。”

※ jkforumnet | JKF

    “唉!”三兒答應了一聲,結果曹婕遞過來的絲襪和繃帶。肉色絲襪是劉嵐昨天穿過的,還沒來得及洗,白色褲襪是今天醫院剛發的,用來配白色護士制服裙。三兒看了看,就把嶄新的白色褲襪團成一團,準備往劉嵐嘴裏塞。

    “笨啊!幹嘛用白色的。用肉色的,白色褲襪要給她穿上,好配護士服嘛!”曹婕看到三兒的舉動,小聲訓斥道。

    三兒摸摸腦袋,像個犯了錯的孩子,憨厚地笑了笑,放下白色連褲襪,將肉色連褲襪團成一團,往劉嵐嘴裏塞。劉嵐看到是自己穿過的舊絲襪,還是沒有洗的,不由得搖了搖頭,表示拒絕。可是三兒亮了亮手裏的匕首,劉嵐隻能乖乖地張開小嘴,任由男人把自己穿過的帶著汗味的肉色連褲襪塞進自己的嘴裏。



    完成了絲襪堵嘴,三兒用白色的寬膠布封住了劉嵐的小嘴,撫平了膠布,確定嘴巴被封嚴實後,他用白色繃帶,將劉嵐的雙手擰到身後,手腕交叉並攏緊緊地束縛在了一起。捆綁後,劉嵐的雙臂在身後交叉成了W 型,動彈不得。

    “嗯,不錯!現在捆綁水平進步了不少啊!開始捆她的雙腿……哎……等等,這白色的連褲襪還沒有給她穿上呢……真是的,老是丟三落四,經不起誇獎!”

    在曹婕的指揮下,三兒把劉嵐的護士裙拉到了腰間。由於是值夜班,劉嵐就沒有穿上醫院統一要求的連褲襪,而是穿了一雙白色短棉襪。此時她被迫趴在床上,讓男人拉起了自己的護士裙,露出了白色三角內褲,羞愧萬分,不禁開始掙紮起來,蹬了蹬自己白皙的小腿。

    “嗚嗚……嗚嗚……”劉嵐此時後悔什麼不大聲呼救,現在自己的嘴被肉色連褲襪堵得嚴嚴實實,用盡全力也隻能發出低微的嗚嗚聲,根本叫不醒裏屋的值班醫生。

    曹婕看到劉嵐不老實,就走上前去,抓住了她的腳踝,剝下了她腳上的白色棉襪:“姑娘,老實點,要是不配合,有你好受的!”

    三兒動作很麻利,在曹婕的幫助下,張大白色連褲絲襪的襪口,套在劉嵐的雙腳上,慢慢地向上拉,不一會就她穿好了白色褲襪。褲襪一直拉到腰間,這還是加厚了襪襠的設計,穿上白色褲襪的劉嵐,雙腿顯得更加白皙修長了。

    “這醫院的白色平底鞋可不好看,不過我看到你的這雙白色短皮靴,就穿它吧!”

    劉嵐一看,曹婕手裏拿的正是自己昨天新買的白色皮靴,短靴正好到小腿,上面還有銀色金屬花紋和銀色的流蘇。這雙皮靴花了自己小半個月的工資呢!

    曹婕知道劉嵐是無法表示答應不答應的,也沒有理會這個被捆綁的小護士會有什麼反應。她讓三兒按住劉嵐的雙腿,讓這個護士繼續趴在穿上。拉開白色皮靴的拉鏈,曹婕很輕松地劉嵐將短靴套在了腳上。

    穿好了皮靴,劉嵐被三兒從床上拉了下來。曹婕用白色繃帶在膝蓋處捆綁住了她的雙腿,雙腿間留出了10公分的長度,這樣劉嵐沒有被完全限制行動能力,還可以小步行走。

    “嗯,不錯,這樣就沒有問題了。三兒,咱們可以把貨帶走了。”曹婕看了看面前被捆綁堵嘴的護士,還將護士帽戴在她的頭上。

    劉嵐之前因恐懼,一直沒有想明白兩人的目的,此時聽到曹婕一口一個貨,才弄明白,兩人來這個小醫院,不是了劫財,而是來綁架人的。自己遭遇了人販子!

    “嗚嗚嗚……嗚嗚嗚!!!”劉嵐知道自己落入虎口,要是再不反抗,就要被人販子帶走,極度危險中,小護士突然平添了一股力氣,從三兒的懷裏掙脫出來,肩膀一撞,竟然讓身後的壯漢差點倒在地上。

    必須沖進裏屋,叫醒值班的男醫生,這樣自己就能得救了!劉嵐心裏想著,向急診室的裏屋沖過去。可是她的膝蓋上捆綁著繃帶,隻能小碎步地跑著,沒跑出兩步,就被追上來的三兒一把抱住。三兒被劉嵐高出一頭多,雙臂向上一用力,懷裏被抱住的小護士立刻雙腳懸空,一步都跑不出去。劉嵐懸在半空,雙腿隻能前後左右小範圍地亂蹬亂踢,高跟皮靴的靴跟踢在三兒的腿上,對於健壯的三兒,如同瘙癢一般。

    “真是不老實啊,要帶回去好好調教調教!”曹婕絲毫都不慌張,將一個白色大口罩戴在了劉嵐的嘴上。隔著厚厚的口罩,劉嵐的叫聲更微弱了。

    劉嵐仍然在嗚嗚嗚嗚的叫著,可是微弱的聲音驚動不了任何人。曹婕和三兒,一左一右地架起捆綁結實的小護士,走出了急診室,走出了小診所。劉嵐用盡全力的掙紮著,嘴裏也使勁地發出嗚嗚嗚的叫聲,可是一切都是徒勞,自己離自己的辦公室越來越遠,離自由越來越遠……

    三兒打開了面包車的後車門,將捆綁的劉嵐抱了進去。進入後車廂,劉嵐的雙腳很快就被曹婕用繃帶緊緊地捆綁在一起,接著手腳的束縛又被一根繩子在身後連接捆綁,這樣,劉嵐和身旁的許靜一樣,駟馬躦蹄地捆綁著趴在車廂裏。

    “嗚嗚嗚嗚……”

    在後車廂,側身的劉嵐看到了許靜,許靜也看到了劉嵐,女軍官和女護士,隻能面對面嗚嗚嗚地叫著,算是初次見面的打招呼了。

    三兒回到駕駛座,發動了汽車。白色面包車一溜煙離開了這個偏僻的小鎮……

    衛生所回複了黑暗,回複了寧靜……

    小鎮回複了黑暗,回複了寧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