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小美之「小依歸來」

女友小美之「小依歸來」

  又是一個週六的淩晨,現在時刻4:13,我和小美相擁的睡著,她乖乖的把頭靠在我的胸口(還好壓不死我)。突然,我覺得我的嘴被一個乳房壓住了,那個乳房的乳頭正好在我的雙唇之間,額頭上也有一個乳房壓著,除了呼吸有些困難外真的是很舒服啊。

    小美真是愛玩啊,現在才幾點,就玩起來了,我邊享受著邊想著。可是我馬上就發現不對了,因為我的手裡還抓著一個乳房,另一隻手還摟著一個女人的胴體。那我頭上的又是什麼?

    我用力抓了抓小美的乳房,把她弄醒,然後伸手去抓我頭上的乳房,可是我頭上的那對奶子卻靈巧的躲開了。我還在納悶,難道是退役後警惕之心降低了還是什麼的,突然就聽見一個嬌媚的聲音:“壞壞老公還是這麼色呢,就這麼想玩依依的奶子啊~”我暈,居然是小美的問題雙胞胎妹妹小依……

    你說這個淫蕩的女人有什麼問題?你沒看見小美一聽見這個聲音,就立刻爬到我身上,想抱住自己心愛的玩具般抱著我,生怕被別人搶走,然後才狠狠的盯著發出這個聲音的女人,一個全身赤裸的女人。

    “我說妹妹你抱著我的壞壞老公幹什麼啊?”小依裝作吃驚的說,然後就鑽到我們的被子裡,抱住我和小美然後就自顧自的睡著了。小美不滿的哼了一聲,也睡了過去。我那個日啊,看來我性運卻又不幸的日子又來了。

    到了早上8:00,我醒了過來,呃,準確的說是被吵醒的。“我說妹妹啊,你的奶子還是這麼的有彈性啊,是不是我的壞壞每天都幫你做胸部按摩啊?”“都說了多少遍了,我是姐姐,你姐夫天天都幫我按摩,好舒服的哦。小依你的奶子又變大了啊,好軟好舒服,好好摸哦~”我一擡頭,就看見兩個赤裸的美女在相互玩弄對方的乳房。

    “啵”小美俯下頭在小依的乳房上狠狠的吸了一下,問她:“你怎麼有空來看姐姐和姐夫啊,不是還要訓練的嘛?”“姐姐我可是全部都通過了,現在的任務就是監視我的壞壞老公,順便保護我可愛的小美妹妹”小依舔了一下小美的乳頭。

    哎,真是一對問題姐妹啊……

    還是要介紹一下小美的雙胞胎妹妹小依。在那次特別行動中,我和我手下大兵們完成了任務全殲敵人後,卻發現留下了兩個活口——小美和小依這對雙胞胎。那時的小美在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雙胞胎妹妹被人慘無人道的進行著性奴調教後,癡呆的坐在了地上,而被淫辱過後的小依嘴裡不停的說著什麼。

    按道理,我們是要處理掉現場的(你們知道是什麼意思的),不過我聽到小依說的話後,就決定違反規定了,因為我聽到小依不停的說:“放過我姐姐……放過我姐姐……”

    我走到她身邊,她不顧身上的傷痛,抱住我的腿,擡起頭,滿眼淚水的看著我,對我說:“長官,放過我姐姐吧,放過我姐姐,你們不要殺了她,我可以做你的性努力,我可以做你們的軍妓,求你們不要殺我姐姐啊……”

    聽到一個赤裸著身子,身上佈滿了誘人傷痕的美女的乞求,哪怕是死神也要心軟的吧。於是我決定,保下她姐姐,完成她的心願。就這樣,我為了救下小美,就只能提前退役了,還要保證她不把我們部隊的事說出去,而小依自然是要完成她的承諾。不過我在走之前為她做了一些事,就是不是讓她去當某位大人物的性奴,也不是讓她去做慰安婦,而是讓她去接受女子特務的訓練,要是她能通過,她還能過回比較像人的生活,而不用一輩子淪陷在性的地獄裡。

    三年過去了,小美的心裡陰影也已經除盡,小依也通過了考驗,現在她們姐妹又能團聚在一起了,不再像以前,只能是我帶著小美走後門,跑到軍區裡去看她。

    雖然小依有時候還要去做任務,可是上頭那些人還是很喜歡這種有弱點的手下,也許當年他們答應放過小美也是出於這樣的考慮吧,畢竟小依的可塑性實在是強。

    話說回來,面對一對同卵雙胞胎美女,如何區分她們的確是個大問題,不然做愛的時候,突然發現操錯了人,的確是讓人很尷尬,雖然我操錯了很多次,不過每次都是將錯就錯了。

    這個要說怎麼分的話,只能從風格上分了,雖然小美是姐姐,但是她更喜歡清純可愛的裝扮,顯得溫柔與善良(用她的話說是她本來就很溫柔善良),小依卻很喜歡性感妖豔的風格,更顯得嫵媚動人。不過有時候她倆會風格對換,就是想讓我吃癟。

    嘿嘿,這種招數對別人有用,可是對我用就沒有效果了。現在我一看到她們一起出現,二話不說,直接找個人少的地方,把手伸到她們的衣服裡,揉揉她們的奶子,就分清楚啦~小美的更有彈性,小依的更加柔軟,還真是淫蕩的方法啊,果然和我淫蕩的性格相配。

    要是她們脫光了,就更好分了,小美的乳房是標準的碗型,小依的則是漂亮的木瓜奶,小美的私處顯得很鮮嫩,想剛開苞不久,而小依的一看就是風騷淫蕩的類型了,不過也是很美麗很誘人的,小依有時還要用她的屄去引誘目標呢。

    最後的方法,就是把雞巴插到她們的陰道裡,小美的明顯比較的緊,小依的就更加的軟滑,就像一個是處女穴,一個是熟女穴,她們的後庭也是這樣的。說到這個小依的前後穴,有一個讓人菊花一緊,虎軀一震的事,不得不說。

    這是阿恆那個變態告訴我的,(不會就這樣把阿恆忘記了吧,自戀的阿恆會很傷心的),有一次他們去執行任務,順便帶小依她們這些女特務去鍛煉,呃,是一次取得資料的任務。

    不過他們收到的情報有誤,雖然他們為了防止意外,多帶了補給和彈藥,可是敵人實在是出乎意料的多。最後他們經過一場苦戰,拿到了資料,卻被敵人的火力堵住了。只用子彈是難以打開缺口的,可是他們的榴彈已經用完了,突然小依說,等等。

    然後就在他們的注視下脫下了褲子,又脫下了內褲,阿恆問道:“你不會是要玩美人計吧?子彈可不管你是不是美女啊。”“囉嗦~”小依打斷了他,然後把手伸向了下體,過了幾秒鐘,她把兩枚榴彈放到了阿恆的手裡。阿恆看著這兩枚救命的榴彈,久久說不出話來,因為它們一枚沾滿了黏黏的液體,另一枚上面散發著明顯是大便的味道。

    阿恆一想到要被這兩枚榴彈救下自己的命,真是死了的心都有了,雖然他不想死。最後,他們還是依靠著小依提供的兩枚榴彈順利的返回。這件事過後,找小依做“性交訓練”的人明顯少了很多,以前她可是頭牌姑娘呢,雖然他們嘴上說是救命恩人不可欺,其實還是被小依嚇到了。

    還有就是套子的問題,小美在我的調教下,就只讓我一個人不用帶套插她,小依就很隨便了,她的陰道裡不知道裝過多少人的雞巴和精液。在就是結束射精的時候了,小美總是要我玩中出,而且要射得很深,因為她想幫我生個娃,小依則正好相反,總是讓我射到她的嘴裡,讓她吃下去,還說什麼我的精液味道比其他人的好,囧

    好了,說完她們兩姐妹的事,就要說說接下來我的性福生活了。

  

    其實,小依的到來,給我的生活帶來了很大的變化,就拿出門來說,以前的話,就是我和小美站在門口玩個舌吻,然後輕鬆愉快的上班去了,那時還在想這個什麼日劇韓劇偶像劇真是好啊,小美學了,我真幸福啊。

    現在,和小美吻完了,結果小依死皮賴臉的也要吻。吻完了還要比和誰吻的時間久,然後兩個小女人就為這個接吻時間的事吵起來,接著就是時間短的要求補吻,然後另一個也要再吻,一般要弄上個20分鐘才搞定,我的青春啊~現在就想,那個什麼日劇韓劇偶像劇真是害人啊,光天化日之下一個男人兩個女人吻來吻去的,有傷風化啊。

    呃,回家後也不安寧啊,兩個基本裸女(小美在家時只穿一件,比如圍裙、長襯衫、睡衣、大T恤什麼的,小依自然不會落後)就在家裡打鬧,我到家後她們就去做飯了,準確的說是小美做飯小依搗亂。這個說到做飯,就想到小依發明的飯後水果拼盤。

    這個水果拼盤是沒有什麼的,就是一般的水果,什麼蘋果啦、梨啦之類的切片,可是上邊居然有寫粘液,要是水的話還好理解。我用牙籤挑起一塊,放到眼前看了看,再聞了聞,吃驚的看著她們,小美紅著臉低著頭說:“是小依做的~”“什麼嘛,這個可是小美妹妹的淫水泡過的喲”小依反駁道。

    原來是邪惡的小依把這些切片在小美的陰唇上磨著,粘上小美陰部分泌出的淫水,當然也會伸進去一些,不過切片都不大,所以不能插的很深。好吧,既然是美女的淫水,就照吃不誤啦,不過味道有點奇怪,不過這樣的拼盤吃的是淫蕩,不是味道。“乖乖老婆不吃點嗎?”就我和小依在吃,我關心的問。然後小美很不好意思的挑起一塊慢慢吃起來,結果小依突然叫起來:“美美吃自己的淫水啦~~”這下小美的臉更紅了。

    小美倒向我的懷裡,在我耳邊說:“壞壞,人家想吃黃瓜~~”眼睛看向正在調笑她的小依。我捏捏小美的乳頭,說:“好,就這麼吃~”小依還不知大難臨頭,還在看著電視吃著拼盤,拼盤真的好多啊,怪不得小美要報復。

    小美悄悄的從廚房裡拿出了4條黃瓜,長相都不怎麼友善,尤其是突刺很尖,表面很粗糙,而且比較粗,直徑4-5釐米,長度超過1尺。然後把手中的繩子遞給我,我自然就把小依制服了,雙手綁在背後,讓她跪趴在地毯上,屁股高高翹起,然後又綁住她的腿,讓她不能起身。

    小依反抗道:“你們這對姦夫淫婦幹什麼啊,人家要看《中國達人》呢~”小美拍了拍小依的屁股,說:“才出來幾天就會看電視啦,很好嘛,我們姦夫淫婦當然是要姦淫你啦~~”我表示不能接受,因為小美是淫婦不錯,可我不是姦夫啊~~

    小美把頭湊到小依的私處,聞了聞,然後舔了舔小依的陰唇,說:“真是個騷妹妹啊,好騷的屄啊~”小依示威似的搖了搖屁股說:“我的小騷屄才管得住壞壞的雞巴~”“哼!”小美不服,然後拿起了一條黃瓜,把尖的那頭對準小依的那條縫,伴隨著她的一句“叫你騷!”用力的插了進去。

    “啊~啊~好疼啊~什麼東西啊~好多刺啊~”小依邊叫邊問道。“黃瓜”我乾脆的回答。小美用慢慢的抽插著有時還調皮的旋轉黃瓜,慢慢的小依的小穴裡流出了淫水。不過小依的叫聲實在是讓人性起啊:“啊~嗯~~好疼啊~~不要插啦~~小妹妹要壞掉啦~~嗯~~”

    小美覺得差不多了,就把黃瓜拔了出來,聞聞,然後咬了一口,咀嚼了一陣才吞下肚去,說:“老公,味道好好哦~你也來吃~”我就著小美咬下來的部位再咬一口,嗯,其實味道還好吧,有淫水的味道,不太喜歡,我還是喜歡單一的味道,不過還是要表揚一下啦。

    小依的苦日子還沒有結束呢,小美把咬了兩口的黃瓜插回了小依的陰道裡,又玩了起來,就這樣,小美沾著小依的淫水吃著,我看著小依私處被插著自己也吃著一根黃瓜,當然,是沒淫水的。

    小美玩了好久,才把黃瓜吃完。這時小依的私處已經是通紅了,大量的淫水流了出來,形成了一個“溫泉”,洞肯定是短時間合不上了,小美把剩下的兩根黃瓜中大的一根又插到了小依的陰道裡,還美名其曰“不要浪費”。

    “老公,老婆想換個口味~~”小美在我懷裡撒嬌的說。我問:“還有什麼口味啊?”“當然是精液配黃瓜啦~”小美純真的說。我自然說好,小美就把身上的大襯衣脫了下來,小依身上也是一件寬大的襯衣,就變成全裸狀態了。“來,我們在小依面前表演一下什麼事姦夫淫婦吧~”小美笑著說。

    然後我和小美就在小依的注視下做起了性愛運動,在小依的面前操她姐姐,這個感覺實在是爽啊,我擠弄著小美的胸部,抽插著小美的私處……我坐在地毯上,小美坐在我懷裡,面向小依,我的肉棒插到她的陰道裡,我和小美的結合處距離小依的臉只有一尺不到的距離。

    小依專注的盯著我的肉棒,看著它如何姦淫她姐姐的私處,小美倒是不好意思的捂著臉,嘴裡“啊~~嗯~~嗯~~”的低聲呻吟個不停。然後我又把小美擺成和小依一樣的姿勢,在小美身後操她。

    在小依面前像操母狗一樣的操著她姐姐,更加的讓我有成就感,雖然我操的是自己的老婆。我甚至還讓小美的臉貼著小依的臉,小依倒是很老練的舔起了小美的臉蛋。到後來她倆還舌吻了起來,畫面甚是淫靡。我就在這淫靡的畫面中,把精華深深的射到了小美的陰道裡。

    看著她倆還依依不捨的舔來舔去,我伸手拿了最後一條黃瓜,慢慢的插到小美流著精液的陰道裡,小美嘴裡:“嗯~嗚~”的發出呻吟。粘上了精液後,我把黃瓜放到她倆正在舌吻的嘴邊。她倆立刻就轉過頭來一人咬了一口,嚼了起來,看樣子很好吃啊。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夢想在自由的飛翔……”我那令人蛋疼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我把黃瓜丟給小美後,就去接電話了,是東明那個賤人要來找我單挑《實況足球2010》,他老婆回娘家了,實在是無聊得蛋疼。不過,今天晚上他是不會無聊啦,有我這麼個關心兄弟的老大在。

    我回到客廳,看見小美吃著黃瓜,私處卻貼在小依的臉上,小依伸出舌頭舔著小美的私處,貪婪的吃著我的精液。我走到小美的身邊,跟她低聲的說了我的計畫,小美立刻點頭同意了。然後她就去洗澡了,我把一個眼罩套在了小依的眼睛上,告訴她要和她玩個遊戲讓她慢慢等,接著就把我睡覺時的靜音耳機(就是戴上後外界的什麼聲音都聽不到了)戴到了她的頭上。

    我和小美躲到了臥室裡親親我我起來。東明果然沒讓我等很久,不一會,他就到了。我在房間裡邊對他喊,告訴他們沒有鎖,自己在客廳待著,我這邊在刷副本,大概還要半個小時。他自然是照做了,因為我家客廳裡也有台電腦。

    東明一走到沙發邊上就發現不對了,因為有個只披著一件大襯衫,被困著像母狗一樣翹著屁股趴在地攤上的女人,而且私處還插著一根黃瓜。他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這個女人現在是聽不見看不見還不能動,他頂著小帳篷在想“老大真是好人啊,知道我沒女人玩,就送了個女人給我玩。不過這個女的好像就是大嫂啊~不管了,先玩再說”。

    東明走到小依的身後,動了動那根黃瓜,小依發出聲音:“嗯,壞蛋老公,幹什麼啊,快用肉棒把黃瓜換下來~”這下東明更確定這個女人是他大嫂小美了,而且還在叫他日她,這真是叔叔能忍嬸嬸不能忍啊。



※ jkforumnet | JKF

    東明把衣服全脫了,然後把黃瓜在小依的陰道裡動了一會,粘上了淫水後拔了出來,然後把雞巴放在小依的唇邊,自己吃起了淫水黃瓜。小依很乖巧的為東明口交起來,不一會東明的雞巴就變成了完全體,享受著他“大嫂”的口交。

    我和小美躲在門後,偷偷看著,由於房間沒開燈,所以只要不發出聲,東明是不會知道的,更何況他現在的注意力全被他“被困著的大嫂”吸引去了。不過我倒是沒閑著,雙手揉搓著小美暴露在空氣中的乳房,肉棒在她的陰道裡緩緩抽插著。由於都是全裸狀態,所以小美不敢發出呻吟。

    就這樣,我和小美躲在陰暗的角落裡裸身做愛,看著小依和東明交配,這樣的感覺既是在“偷情”又是在“捉姦”,不是一般的刺激啊。

    東明吃完黃瓜後,就把雞巴從小依的嘴裡拔了出來,小依還說:“壞壞最壞了,人家還沒舔夠呢~”東明這下更興奮了,他找了找,最後在我的沙發下面找到了一盒杜蕾斯,然後取出一個,套在雞巴上。看來他還是記得我的話,幹小美可以,但是一定要帶套子。

    不過這回他倒是錯了,因為他操的不是小美,所以他帶著套子的肉棒一插到小依的陰道裡,小依就說:“幹嘛還帶著套子啊,人家不要套子~要內射哦~~”東明掙紮了好一會,才拔出了肉棒脫掉了套子。再把肉棒插到了小依的陰道裡,他一定在想“大嫂的陰道不戴套子原來是這個感覺啊”。

    看著東明用力猛烈的操著小依,我和小美也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雖然東明在偷奸自己的“大嫂”,可是我和小美在一旁偷偷做愛更是刺激,所以我就先繳械了,小美也玩了次無聲的高潮。不過射完之後,我的肉棒還是沒有拔出來,還保持著原來的姿勢看著小依他們。

    不一會,東明就把精液射到了小依的陰道深處。他還把雞巴湊到了小依的嘴邊,小依也乖乖的幫他把雞巴上的精液舔乾淨。我和小美自然是穿好衣服走出去啦。

    小美走到東明背後,問他:“內射自己大嫂的感覺很好吧?”“那是,我大嫂的身體實在是……”東明答到一半就卡住了,因為他發現他身後的才是他大嫂。果然,他轉過身就看見了只穿著一件和地上女人一樣的大襯衫的小美,他這時就沒有心情去看小美的風景,他在擔心操了不能操的人,雖然小美也不是他能操的。

    我解開了小依,小依一看到裸著的是個不認識的男人,就哭了起來:“嗚嗚~~~姐夫要替我做主~~~小依被人強姦啦~~~嗚嗚~~姐夫~~”我暈,剛才是誰那麼配合的。

    這下東明就慌了,真是不知所措,他解釋都解釋不了,總不能說把小依當成小美操了吧,這個可是當著我的面。最後還是小美解了圍:“好啦,是你老大安排的,小依也很寂寞哦~這次就算了,以後要記得戴套~小心得艾滋!”

    東明趕緊保證沒有下次,就趕緊逃跑了。

    我問小依:“怎麼啦,又不是沒被人強姦過,怎麼這麼傷心啊?”“人家的陰道好疼~~嗚嗚~~”小依流著淚說。我讓她張開雙腿,然後撥開她的陰唇,就看到她的私處通紅,陰道裡似乎也有點出血,整個陰道壁都很紅,當然也看到了東明射在裡邊的精液。

    我們只好去洗澡啦,洗好澡,我把裸體的小依放到床上,在她屁股下麵墊了個枕頭,把她的私處擡高,小美先是用長棉簽沾了酒精往小依的陰道裡邊塗,用來消毒,小依瘋狂的哭喊:“啊~~好疼啊~~啊~~”其實小依是很堅強的,在經歷痛苦訓練的時候都沒喊,看來是在自己親人身邊就顯示出自己軟弱的一面了。

    塗好後,小美就給小依上了點婦科消炎藥。就把小依丟在床上讓她自生自滅,跑過來勾引我了。“壞壞老公,今天還沒完過肛交呢~~”小美說。“哼!這次也該是我來,居然找外人強姦我,虧你還是姐姐呢~”小依生氣的說。

    “你還能玩?不怕陰道的傷口?”我關心的說。“痛苦更加能增加快感呢~”小依解釋道,“小美要賠償我!”小美自認理虧,只好答應小依的一次玩弄。然後我把一隻自慰器插到小美的私處裡,把震動開到最大。

    把雞巴放到小美的嘴裡,讓小美用口水當潤滑液,小美的私處流出的淫水,被我塗在小依的菊花上,做潤滑只用。小美為了道歉,只好照做了。

    過來一會,我就把雞巴插到了小依的菊花裡。小依開始痛苦的喊叫起來,那個聲音真是充滿了痛苦與快感。由於小依是趴在床尾,臉朝床單,所以小美坐到了小依的頭前,雙腿張開,讓自己的私處貼著小依的額頭,小依就擡起頭,舔著小美的私處為小美口交起來。

    過了好一會,小美在小依的舌頭攻勢下丟了身子,我也把精液射到了小依的菊花裡。小依努力的撅起屁股,在菊花閉緊後我的精液也沒有流出來,這個可是高難度呢。我把肉棒拔出來後,發現上面有些大便,小美看見後,紅著臉把我的肉棒舔乾淨了,小依看見後一副吃驚的樣子,覺得很不可思議。

    就這樣,精彩的一天過去了,是小依回來後的第幾天我也不記得了,反正這個事非常的另類也很讓人雞動,難道不是嗎?

  

    那天之後,又過了兩天,小依的私處已經好轉了很多,其標準是我插進去她不覺得很痛就是了。

    晚上8點半剛過,我們跑去洗澡。本來我和小美兩個人的時候,就是互相洗,我用雞巴和陰毛幫她搓澡,她用乳房和私處幫我搓澡,然後兩人就在浴室裡幹上一炮,小日子很是性福。

    可是現在不同了,多了個小依,就沒這麼好玩了,一般現在是我躺在浴缸裡小依的肉穴享用我的肉棒,小美就四肢在浴缸邊上,把私處湊到我的面前,讓我玩弄她粉嫩的私處,有時我弄得太厲害了,小美就直接掉到浴缸裡,氣得小依哇哇直叫。

    這個為什麼要玩小美的私處,主要還是小美的私處很漂亮,小依的私處太騷了,可能要保養很長時間小依的私處才具有類似小美的美感。

    有時我們也玩玩冰火毒龍轉~這個名字牛B吧?其實就是小依用舌頭舔我的菊花,小美則含著冰塊和冰水為我口交,這個我要站著實在是辛苦啊(標準的站著說話不腰疼)。這套真的是非常的刺激,不過不推薦冰火哈,因為太冷了對雞巴不好,而且女人會很累,如果你能在冰水中勃起的話,射精時間會延後很久的。

    今天嘛,還是浴缸遊戲,小依提出來要小美補償她。小美表示沒有問題,因為明天不用上班,所以弄多累弄多晚都不是問題。然後小美的悲劇夜晚開始了。

    小依和小美穿著和我一樣的大襯衫(三件襯衫都是我的)然後身下是一條短裙,明顯的睡衣裝,所以傍邊的路人們以為是我帶著姐妹出來公園散步。他們是猜到了我們去公園,但是他們沒有猜到小依和小美身上只有這兩件衣服,也就是她們是真空上陣,不過衣服和裙子的布料很好,所以不透明,雖然有些凸點,但是晚上看不清啊。

    最後我們找到了一個燈光比較暗的地方,把小美綁在了一顆大樹上,把她的雙手綁在樹後,脫下了她的裙子,再把她的雙腿分開成60°後綁好。解開她的襯衣,她的乳房、私處全部都暴露在空氣中,然後小依用一個SM用的球卡住小美的嘴,讓她不能說話,當然,小美的口水也會流下來,滴到她的乳房上。

    接下來,小依把兩個鐵鈴鐺用細線綁在了小美的乳頭上,看著小美的乳頭上掛著兩個紫色的鈴鐺,真的是很性感啊,乳頭還被鈴鐺的重力作用拉長了一些。跟著小依拿出了一個雞巴套,就是套在雞巴上的一種用具,上面是很多的鈍頭突起,用來增加做愛時女人的快感的,小依往上面塗了一些粘液,我注意到小依塗這個粘液的時候是戴著手套的,看來不是什麼好東西啊。

    小依仔仔細細的塗完後,把那個東西塞到了小美的陰道裡,小美扭了扭屁股,結果胸口的鈴鐺響了起來,聲音還挺大的,尤其在沒有人的晚上,小美馬上就不敢動了,她怕把人吸引過來,看到她現在淫蕩的樣子。最後小依把一個碗放到了小美私處的正下方,又用膠布把小美的兩瓣陰唇合了起來,防止那個塑膠管掉下來,當然,淫水還是能滴下來的。

    “看你這個小淫婦能流多少淫水,我和壞壞老公爽完了再來放掉你~”小依說罷就把我牽到傍邊更黑一些的地方,脫下自己的裙子,解開扣子後,就和我調情做愛起來。

    小依在小美私處裡放的粘液是一種帶有刺激性的東西,是一種果的汁液,塗在人的皮膚上會照成強烈的瘙癢感,奇癢難忍。所以小美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不聽的扭動腰部,讓陰道與雞巴套上的凸點摩擦,可是要是動作一大,胸口的鈴鐺就會響起來,這可真是進退不得啊。

    我和小依一邊做著愛,一邊觀察著小美,看著小美私處掛著一條淫線,我的雞巴更大了,插得小依“嗯~好舒服~嗯~~好大的雞巴啊”的亂叫。她一叫,就引來了一些夜遊者,當然,也可以叫“野戰部隊”。過了10分鐘,就有兩對情侶來到我們附近,當然,他們是不會打擾我們的,畢竟都是“自己人”,其中一對在離我們20米左右的地方作了起來。

    看著自己老公和自己的妹妹在做愛,自己卻被綁在樹上受到非人的折磨,小美還真是苦啊。

    一個幾乎全裸的女人靠在樹上瘋狂的扭著腰,胸前的鈴鐺“叮叮”作響,這個比豔舞更加讓人欲火焚身啊。這不,有幾個男人在小美的對面看著,有些直接把手伸到褲子裡打起了手槍。可能是因為人太多,所以反而沒有人趕走上去。小美現在專心的對付陰道的瘙癢,臉乳頭上的鈴鐺的響聲都不去管了,哪還有空去管有沒有人看她身子。

    最後,我把精液射在小依的嘴裡後,收拾了一下,就把小美放了下來。不過我把她乳頭上的鈴鐺取了下來,卻沒有管她的私處。小依在小美的身後按住小美的雙手,讓她不能亂動,就這樣,小美被我們壓送到了健身器械區。那裡的燈光也不是很亮,而且沒人,呃,跟著過來的不算。

    我們把小美的雙手綁到跳馬台的支架上,這樣她的胸部就壓在跳馬上不用擔心被人看光啦。可是私處就完全的露出來了,小依還嫌露得不夠多,所以讓小美的雙腿分開,並且讓小美的腳不能彎曲和併攏,看著小美的菊花和小穴暴露在室外的空氣中,調教的快感充滿心頭啊。

    小依終於是給小美的私處灌了中和劑,這樣小美就不癢了,可是我看著小美紅腫的私處都感到超級痛啊,更何況是小美本人。真的好可憐,兩瓣陰唇像饅頭一樣的腫了起來,小依還真是毒啊,這個可是和自己從一個受精卵裡分出來的姐姐呢。

    這還不算完,小依居然找了個注射器,把傍邊飲水池裡冒出來的飲用水注射到小美的肛門裡,玩起了浣腸。當然我也是幫兇,在把小美的肚子灌得比較大(這是由於器材原因)後就用一個肛門塞堵住了小美的肛門。

    最後還把一個跳蛋塞到了小美的陰道裡,這下小美更受不了了,本來陰道就受傷了,然後又被灌腸,現在又來一個跳蛋,實在是悲慘啊。更悲慘的是,她現在的樣子被許多陌生人看到了,雖然晚上看不清,可是她還是感到很羞恥,一直流著眼淚。

    小依這時更壞了,居然讓我走上前去,把雞巴插到小美的嘴裡,讓小美在這麼多陌生人面前為我口交。呃,這是件讓男人很爽的事,很有自豪感啊,女友為自己丟下臉面在眾人面前為自己口交,真是男人的驕傲啊。

    我於是照做了,先把小美嘴裡的球拿了下來,發現小美的下巴不好使了,我就幫她按摩了一下,順便舔乾淨她臉上的淚水,安慰她:“好啦~還有一會就結束了呢,下次幫你報仇好不好~不要哭啦~”

    沒想到小美居然忍著強烈的刺激,咬牙切齒的說:“我一定要報仇!!~~”然後我就掏出了雞巴讓她為我口交,不過她實在是力不從心,舌頭連動的力氣都沒有了,我就把雞巴放在她的嘴裡,心理上的快感遠遠大於肉體上的感覺。

    傍邊在偷窺,呃,應該說是在看的男人們,尤其是沒有女伴的男人們一定再後悔,為啥沒有把握住機會呢?

    過了一會,小依看到小美似乎要高潮了,就悄悄的走到小美身後,突然用力把小美肛門上的肛塞拔了出來。小美受到突襲,嘴裡“嗯!!~~”的一聲低喊(因為她的嘴被我的雞巴塞著),菊花爆開,噴出了一條汙龍。

    旁邊的看客忍不住發出了感歎聲,甚至有人掏出了紙巾擦拭自己的下體部分的衣物。小美在噴出腸子裡的水後,身子又抖動了很久,看來是高潮了,一定是個令她終生難忘的高潮經歷吧。

    小依把我帶到小美的身後,小美是看不到自己身後的情形的,然後在我的肉棒上塗了些潤滑液,就把我的肉棒插到了小美還沒有閉合的菊花裡。小美這時無力的呻吟著,不知道是痛苦還是折磨還是愉悅的感覺侵蝕著小美的大腦和神經。

    小依這時跑到小美面前和小美玩起了舌頭遊戲,小美只能是任小依玩弄了。我儘量緩慢的抽插,以免讓小美疼暈過去,但是還是很久之後我才在小美的菊花深處射精了。

    最後我把已經軟成一灘爛泥狀的小美抱回了家,路上自然是沒有給她做遮掩,差點被員警大哥請去喝茶。小依在離開之前還對“觀眾”們喊了句:“今天免費,下次表演可是要收錢啦~~”結果真的有人回復:“下次你也玩的話我們給雙倍~~”真是群混蛋啊。

    嗯,回到家的善後工作就不提了,反正小美一有力氣就吵著鬧著要報仇,也不管自己的下體傷勢有多重。(這個傷害得小美差不多兩個月都不能和我性交和肛交,只能玩口交和乳交了。可是這兩樣不能滿足小美的性欲啊,於是小美相當於過了兩個月的禁欲生活,過了三個月小美的私處才恢復原來的美貌,幸好沒有留下什麽暗疾)

    小依也知道自己玩的過火了,所以這兩個月她對於小美對她的“性虐待”也是默默接受,在小美不能下床的日子裡悉心照顧小美,呃,小美在床上躺了差不多一個月呢。

    這個是小依回來後的比較重大的報復與反報復遊戲中比較重大的事故,實在是有點過火呢。不過,還是很帶感啊,呃以後要是有空,會寫些她們兩姐妹不怎麼過分的報復性行動。

    後來小依在我的幫助下到阿熠開的3星級酒店裡做了個大堂經理,雖然時不時的請假,但是他還是很滿意的,從他開的工資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