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製綠帽系列

自製綠帽系列

   (一)綠帽子戲法

    一切由按摩開始。

    妄想,她怎會穿超短裙呢,就算短裙都不肯穿呢!我沒有其他院友幸運,婆天生超保守,性格倔強固執,加上小器和容易發怒,真是令我吃不消,好變態的想找人懲罰她、淩辱她。想到這裡小弟弟已經強壯起來,急不及待設計我的綠帽計劃。

    以老婆的保守性格,哪有這麼容易呢!左想右想,終於想到最容易和異性接觸的——按摩。婆因工作關係要常常對著電腦,所以肩頸常痠痛,而她又喜歡按摩,還要是油壓那種,可以從這裡入手。適逢暑假期間又是我們拍拖N週年紀念(藉口),小朋友可在外家寄託,而我就安排四日三夜的泰國淫賤旅行。

    懷著既奸險又興奮的心情終於到了泰國,到達酒店時已是傍晚,梳洗後就到酒店樓下的餐廳晚膳,當然為了所謂的慶祝,紅酒幾杯是少不免。差不多兩小時後,老婆已經醺醉了,好機會來了,我以極速將老婆送到酒店房,便問她:「寶貝,今晚你好像很累,不如我找按摩師幫你三人六手按摩好嗎?」老婆「咿咿呀呀」的說:「嗯!」

    哈哈!我立刻致電我早已在網上找的按摩師(當然是男的),叫他們十五分鐘後到,而我在這時立刻拿了我偷偷買的情趣內衣和老婆換上了,粉紅色邊透明蕾絲低胸小背心超短裙加上小丁字褲,透出超粉紅的乳頭、白滑的雙腿,小弟弟即時爆脹呀,救命!當然這個歷史性時刻要錄起來慢慢欣賞,我在床角邊偷偷裝了微型攝錄機,沒人會發現的。

    「叮噹!」我一開門,見到三個體格強壯、樣貌英偉的泰藉按摩師(譯音:亞high、亞死、亞我),我立刻用簡單英語請他們入房。我心想,這樣靚仔都好,萬一婆清醒過來見到靚仔都好些。

    當「亞我」一見到婆已伏在床上,露出了兩片白皙的玉臀,臀中陰毛已有數條走了出來,「亞我」看見後即說:「So sexy!」而他的褲襠已起立致敬。

    我這時對他們說:「令我老婆舒服而我婆沒有拒絕,你們可以和她做愛。」跟著我便把預早買的安全套給他們,「亞死」搶到後連聲對我說:「Thank You!Thanks a lot……」而我這時便坐在另一張床上觀戰。

    正式開球,一開始三個泰仔「咿咿哦哦」的不知在說些什麼,好像在爭奪一些東西,跟著「亞high」好像輸了,不情願地走到床尾,而「亞死」和「亞我」就分別去到婆的兩邊,開始左右夾攻,慢慢在婆的肩膀上愛撫下去,而「亞high」就由婆的腳趾按起。

    當婆被三個「high死我」按摩時,舒服到不禁發出「嗄嗄」聲,加上我放了一些令人放鬆的音樂,令整個氣氛非常舒服。大約持續了兩分鐘,「亞死」在婆耳邊不知說了什麼,只聽到婆說:「唔……」說時遲,那時快,「亞死」和「亞我」已經非常合拍地把婆的性感睡衣脫去,「亞high」見狀立刻加入戰團,把婆僅有的丁字小內褲也脫去。

    現在婆已經背面全裸向著「high死我」,我坐在旁邊觀看真是high死我才真。第一次看著婆被其他男人看清光,原來真是如此興奮的,大家不妨一試。我忍不住了,將褲襠裡的小弟弟掏出來套弄一番,差點兒射了出來,幸好及時控制住。

    他們見狀也立刻將自己的短褲快速脫下,露出三條已向美女老婆致敬的大雞巴。三個中以「亞high」的最長,「亞我」的最黑,而「亞死」的最特別,龜頭好像小童的拳頭這麼大,如婆給它插著真是有好戲看了。

    「亞死」和「亞我」已將雙手放在婆因趴臥而擠壓的胸部邊撫摸,而雞巴就放在婆的手掌上磨擦,婆不知是真醉還是裝醉,雙手竟然有節奏地前後擺動,口裡還發出「呀呀」的聲音。

    這時「亞high」按捺不住地用手指直接捏著婆的陰部,一看之下,原來婆的小穴口竟像汪洋泛濫,淫水已經從洞口傾盆而出,在燈光照耀下竟發出一度彩虹,真是奇景!

    婆在「亞high」的帶領下,美臀左右搖擺,慢慢身體已向上提升,由趴下變成跪下,「亞high」見機不可失,將長而幼的雞巴向著小穴進發,由於實在太濕的關係,「亞high」一插即入,還口中唸唸有詞說:「好窄,爽死了!噢!」

    他那「噢」的一聲令我驚醒過來,因這情況實在太激烈了,連我都未有提醒他戴上安全套,唉!內射就內射啦,畢竟婆有吃避孕藥的習慣,算了吧!

    看見「亞high」不停地抽插,「亞死」一個閃身快速地躺在婆身下,一面玩弄婆的雙乳,更用口大力地吸啜超粉紅色的乳頭。此時「亞我」哪會放過這個機會,一條黑雞巴直入婆的口中,婆很配合地吸啜更發出驚人的「咄咄」聲。有沒搞錯?婆從來未有試過和我口交,怎麼現在食黑雞食到如此滋味,真激氣!

    過了半分鐘,「亞死」突然將「亞high」的長幼雞巴拔了出來,想將自己的大龜頭雞巴塞進去,但在小穴外磨擦了數下仍進不去,因婆的穴實在太幼嫩了,我都不是常常可以享用,現在你們好運了。終於試了幾十下,「亞死」的龜頭始進入了一點。

    這時「亞high」按捺不住,將床單上的愛液抹在婆的屁眼上,一下就插入屁眼,同時「亞死」也終於將大龜頭插了入嫩穴。兩個人好像交叉走位似的,你操一下我操一下,婆這時好像瘋了似的大聲呻吟,這種情景我以為只有在A片中出現,想不到現在活生生的呈現眼前,真是人生中最快樂的事!

    「亞我」終於第一個忍不住,在我婆口中射了,而婆又乖乖的把精液全部吞下,還用舌頭吸舔「亞我」的龜頭,彷彿不願意鬆口似的。「亞high」可能受到屁眼的刺激,也噴射在屁眼裡面,只見隨著他把雞巴拔出,濃濃的精液慢慢從婆的肛門中流出。

    兩人已繳械,「亞死」現在可以獨享我婆了,他嘴裡暗笑的將婆抱起坐在他的雞巴上,一套入便以女上男下方式抽插,每插一下,婆便「呀」的大叫一聲。可能陰蒂受到大龜頭的刺激,很快婆的高潮就來了,「亞死」見狀立刻加快抽送速度。

    見婆渾身急促顫抖,「亞死」立刻將大龜頭拔出,一條水柱立即從婆的嫩穴噴出,莫非這就是所謂的「潮吹」?實在歎為觀止。

    未待婆從高潮中回過氣來,「亞死」這時已將雞巴放入婆的口中前後抽插,不足半分鐘便一射入網,最後比數是3比0。而我這時也向天空發射禮炮,多謝三位泰仔精彩的演出。

    婆被「大三通」後已疲累不堪,伏在床上含著滿嘴「亞死」的濃液睡著了。而我也打發了他們,三男走的時候感激的連聲向我說:「多謝!多謝!」我睡在婆的旁邊看著她含住別的男人精液,心想明早當她起床時會否記得昨晚的瘋狂享受?哈哈!這只是剛剛開始,好戲還在後頭!

  (二)續上次泰國淫賤之旅

    當第二天婆起身時已經是下午十二時了,口裡還滴出按摩師的精液,朦朦朧朧的對我說:「老公,為什麼我這麼累的?我昨晚做了什麼呀?我們是不是吃了椰汁西米露,我口裡還有些呢!」跟著便把「它」吞了。

    這時我想:『不是嗎?自己昨晚一對三大戰都不記得,還說吃了西米露!』

    我:「沒有,我們吃完晚飯,飲完紅酒後便上房睡覺了。」

    婆:「是嗎?」跟著便腳步浮浮的去梳洗,過了一會便面帶著淫蕩的笑容對我說:「老公,我有些說話想跟你講,但你要答應我聽完不要嬲我呀!行嗎?」說完便用左腳尖在我的褲襠上下擺動。

    我小弟弟即時有反應,口震震的說:「你說什麼我都不會嬲妳的呀!」

    婆:「人家昨晚做了一個好淫蕩的夢呀!我和三個泰仔玩4P呀!搞到好興奮,今早起床不知怎解小穴同屁眼都濕透了呀,我不依呀!」

    有沒搞錯,做夢?竟然將昨晚的事以為是做夢?我不是怒,而是超興奮、超開心才對,她有這樣的反應真是令我喜出望外。

    我:「這麼刺激,我怎會嬲妳呢?如果妳真的喜歡,讓妳試真的又何妨!」

    婆:「你不介意我和別的男人愛愛嗎?你捨得呀?」說完便飛撲在我身上,用舌頭撩我的耳朵。

    我暗笑地說:「只要妳喜歡,什麼都應承妳。」跟著我便用手摸她的小穴,呀!已是非常濕透,淫水還滴在我大腿上,不由分說我便和她大戰起來。

    這次做愛婆和以前不同,她非常主動,大聲呻吟,竟然還和我玩69口交。真是意想不到會有這樣的效果,莫非女人真是要給別的男人調教過才行?我這變態的綠帽計劃,跟著下來就一切好辦了,哈哈!既然去旅行有這麼刺激的效果,要加快安排下次「希臘天體沙灘之旅」先得!

  (三)希臘天體沙灘之旅(前篇)

             (1)設計第二次性愛之旅

    一切來得太好了,自從上次「泰國淫賤之旅」後,老婆小琳現已對性好像開放了很多,常常要求看A片,還要模仿片裡的女優,做出一些極度淫賤的表情:「呀……呀……快些!老公,寶貝,我要!我要呀!」以觀音坐蓮式在我雙腿上發狂地搖,我哪受得了這般刺激,不到一分鐘已在婆的洞穴內射了。

    婆:「唉!真是不中用,兩三下就射了,真掃興!」即刻下馬,邊埋怨邊走入廁所沖涼。這時我想,女人真是要給別人調教才會成長,但料不到婆成長得這麼快!不過,這不正是我想要的嗎?

    想著想著,婆已剝光豬走了出來:「喂!幹嘛呆呆的坐著?幫我按摩。」給她一嚇,我立即回魂。

    我:「不是呀!我在想怎樣才能滿足你呢!現在你這麼大食!」

    婆:「傻豬老公,剛才人家是說笑的,老公才好用呢!弄得我很舒服,不過就……」

    我:「就怎樣?」

    婆:「就是持久力短了些,人家還未到高潮呀!」這時婆又用左腳尖來逗我的雞巴。

    我:「寶貝,對不起哦,為了補償你的損失,下個月我和你再去『希臘』來個大解放的旅行,好嗎?」

    婆聽了開心到幾乎跳到我的肩膊上:「真的嗎?我好想再去呀!」

    「希臘」,一個夢幻性地,這裡有個「超級天堂海灘」,所有人無論男女都是全裸的,去過的院友應該知道。上次我和婆是在渡蜜月時去的,但當時思想保守,仍未懂得享受性愛的樂趣,所以去到也沒有全裸。

    我:「但今次我們去要放縱一次,要去『超級天堂海灘』全裸,行不行?否則不去也罷!」

    婆:「就怕你不敢,我倒沒有所謂。」

    我:「那明天我就去買機票,向『希臘』全裸進發!」

    婆在不知不覺間中了計,我還買了一些情趣用品,如眼罩、手銬、口罩、催情香水等,打算到時將性趣推至高峰。

               (2)飛機上的淩辱

    苦等了半個月,終於到了去「希臘」的日子,我們懷著無比興奮的心情到達機場,因暑假關係很多人去「希臘」渡假,我們被編排到不同座位,幸好是前後排,每排有三個座位。上到機後,我們發現前後左右都坐滿人,而且全是男人,我叫婆坐前面中間位,而我則坐後面中間位,如果有事我可以看到並保護她,其實心想:有事發生才好呢!

    坐在婆右邊的是一個很有禮貌的日本男人,看到婆要入座時立刻起身讓婆進去,還說:「阿裏阿多。」而坐在婆左邊近窗口位的是一個滿面鬍鬚、身材肥胖的亞洲男人,不知國籍,我們上機時他已熟睡了。

    婆非常愛美,一上飛機便拿了塊大鏡子掛在前面椅背後對著化妝,她還不知若從後排望向鏡子,已將她的粉紅蕾絲小內褲透視出來了,連陰毛都可看見,非常誘人。

    隔了數分後飛機就起飛了,因為是夜機關係,在飛機上我們會享用晚膳,空中小姐/空中少爺陸續為我們送上晚餐,當去到我婆的那行座位時,鬍鬚男仍然睡著,婆便好心的用手拍拍他的肩膊,男人不情願地睜開了眼睛,望著這個阻止他睡覺的小美女。

    當他正想破口大罵時,突然被我婆的性感衣著吸引了,因為我和婆說好今次要去「希臘」大解放,所以衣著會比較性感暴露。婆今天穿了一件薄薄的白色露背連身短裙,前面低胸,不用伏下都已經可以看到入面半杯的粉紅色胸罩,萬一俯低少許,相信連那超粉紅的乳頭都可清晰可見;而下身的短裙長度剛剛蓋著臀部,兩條白滑的美腿已暴露在空氣當中,有哪一個男人見到不動心?再加上出門前我在婆的耳背、頸部、雙手雙腳噴了催情香水,哼!所有男人的眼光都會瞧向這個性感的大美人。

    性感老婆:「先生,用膳了!」婆輕拍著鬍鬚男膊頭說。

    鬍鬚男用帶有日本口音的英文回答:「噢!嗯,謝謝你!小美女。」跟著用他肥大的右手接過空中少爺手中的餐盤,很明顯手背有心地壓著婆的胸口,兩粒小乳頭都被向上推了上去,曝光於人前,看到空中少爺及隔離的日本男人呆了幾秒。而我從鏡子看到一切,雞巴更極速膨脹起來,連椅背後的桌面都升起,勁!

    鬍鬚男露出帶點猥瑣的笑容說:「噢!真的對……對不起呀!」跟著貼著婆的耳邊說:「你的胸好軟好軟,兩粒乳頭好靚好吸引,真想啜一啜呀!」

    這時婆已經滿面通紅,第一次在清醒之下被陌生男人看光。婆:「唔!」跟著便轉身望向我,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低下頭吃飯,婆只好望回前面,而他們的眼光隔了半分鐘後才移開。

    吃完飯後,空中少爺問要茶或咖啡,鬍鬚男即說:「Coffee,Please!」跟著便把餐盤交回空中少爺。婆今次學乖了,以雙手護胸,所以鬍鬚男的右手背只壓著婆的雙手,左手接著空中少爺的咖啡,但不知是否故意,咖啡滴落了婆的白滑雙腿上,說時遲那時快,鬍鬚男放下了咖啡,隨即拿著紙巾在婆的雙腿亂摸,右手原來仍然壓著婆的雙手,婆連反抗都不能。

    鬍鬚男更用手揭開婆的短裙,露出透明粉紅的蕾絲小內褲,用紙巾向陰部磨擦。婆一邊用手反抗,一邊發出:「唔……唔……it’s OK!」最後鬍鬚男見好就收,暫時放過婆。

    用完晚膳,機上發出廣播:「飛機燈光將會關閉,大家可以休息一下。多謝乘撘XX航空!」我聽了後突然驚醒了,料到關燈後一定有好戲看。

    我接著便對婆說:「我非常頭痛,剛剛吃了藥,想要休息一會。」說完便把太陽眼鏡戴上了。因坐在我隔鄰的兩個外國人在看書,開了自己的獨立座位燈,而我又不想戴機上的眼罩,戴了怎樣看戲?

    婆關心地回應:「那麼你快些休息,我不會騷擾你的。」哈哈!這時鬍鬚男竟然向我發出一個奇怪的眼神,似是感激又帶點奸險。

    一分鐘後,燈光熄了,一切看似平靜,但暗藏著「性」機。隔了約十五分鐘後,婆已呼呼入睡,等了這麼久,鬍鬚男終於有所行動。從鏡裡反映,見他用右手偷偷地拉高婆已經很短的裙子,內褲已經暴露了出來,右手指尖慢慢地從內褲凹位磨擦,他見婆沒有反應,竟然大膽地用食指將內褲邊撩起,直接接觸婆的陰蒂。天呀!婆還繼續熟睡,一動也不動。

    鬍鬚男玩弄了約一分鐘,更將手指放在口中,品嚐著婆美味的愛液。看到這裡,我的雞巴又再次升起,因我看到婆的愛液在他手指中竟然多到滴出來!鬍鬚男跟著用他的左手伸入婆的胸口內撫摸婆的白嫩乳房,再用手指尖玩弄乳頭。

    這時婆才終於開始驚醒過來,眼睛睜開準備大叫之際,隔鄰的禮貌男竟然用小刀放在婆的頸上,並用嘴巴貼在婆的耳邊說:「My pretty girl, dont move!否則劃花你的臉。」說完更用舌頭向婆的臉部上下磨擦。啊!原來他們是一夥的,一人坐一邊,左右夾擊。

    婆:「不要呀!不要劃花我的臉!」嗄!不是吧?只說不要劃花臉,那麼就可以給人摸遍全身了?

    禮貌男:「可以,只要你乖乖的聽我們說話。」

    婆:「只要不劃花我的臉,什麼都聽你們。」

    禮貌男不等婆說完便用嘴巴向我婆的小嘴進發,舌頭在婆的口內亂跑。

    禮貌男:「好香甜的口水,我喜歡。」

    婆:「你們還想怎樣呀?」我想:傻瓜,哪有這麼輕易放過你,現在才剛剛開始而已。

    鬍鬚男竟然同我講出同一番說話,然後把婆的背心裙拉下,半杯式胸罩即時露了出來。

    禮貌男:「好Sexy!I Like it!」跟著他便從後解開婆的胸罩扣,一對雪白的乳房徹徹底底地暴露了出來。兩個日本男一見這雙超粉紅的乳頭,一口便含了下去,一左一右非常合拍。日本男人真懂享受,難怪他們的A片拍得這麼出色。

    跟著鬍鬚男急不及待地將婆的背心裙褪到她的腳尖,而禮貌男則合拍地把婆的粉紅蕾絲小丁字內褲也脫去,這時婆已經全身赤裸,實在太迷人、太刺激了!

    禮貌男:「幫我拿條雞巴出來好好品嚐一下!」

    婆:「只可用口,不要強姦我呀!」

    禮貌男:「那就要看你服待得我好不好了。」

    婆:「哦!」跟著便聽話地將禮貌男的雞巴掏了出來,用不太熟練的口技幫他口交。

    鬍鬚男:「那我呢?」跟著便把自己的雞巴拿了出來,在婆的小穴口磨擦。

    婆:「求你不要呀!」想哭地哀求著。

    鬍鬚男心想見好就收,跟著說:「幫我用手弄到它們射出來。」邊說邊用手去掐婆的乳房,婆只好聽命地幫他們手口並用的一邊口交、一邊手淫。

    我坐在後面看得不知多開心,當我正全神貫注地欣賞時,竟發現坐在隔鄰的兩個外國人向我偷笑點頭。嗄!竟然被人發現我這個癖好,我只好裝作睡覺並沒有理會他們。

    可能在飛機上的刺激關係,兩個日本男不夠兩分鐘便給我婆弄了出來,一個射到婆的手臂上,一個射到婆的臉上,滿足地一齊「唉」了一聲。

    這時機上廣播:「我們還有二十分鐘便會到達『希臘』機場,多謝乘撘XX航空!」這時婆急忙整理一下臉上和手臂上的「潤膚霜」,並立刻穿上身上的衣服,除了已給日本男拿了的胸罩及丁字內褲。

    既驚又險地到達了性愛夢幻之都「希臘」,刺激又色色的事情將會發生。

  (四)希臘天體沙灘之旅(後篇)

    到達性愛之都——「希臘」。



    我和剛剛給兩個日本男在飛機上淩辱完的性感老婆一同下機,看見她嘴角還有日本男的精液,我故意說:「寶貝,妳剛才吃了什麼?口角還沾有一些。」她帶點惶恐地用舌頭舔向嘴角方向,將僅餘的精液吞了。

    婆:「沒,剛才吃了奶油蛋糕,忘了抹嘴。」此時向我做出一個得意及伸舌頭的表情,似是想分開我注意力。傻瓜,妳連最後一滴精都吃了啦,還裝傻!

    婆:「老公,你沒事了吧?頭痛有沒有好些?」婆很關心地問道。

    我:「睡了一會兒,現在好多了。」看完一場好戲,當然沒事啦!哈哈!

    當我們準備出海關時,又碰到剛才那兩個日本男,並向我說:「Sir,你真是好福氣,有一個這麼美麗、身材又好的老婆,真令人羨慕!」

    我:「不是吧?」便客氣地和他們說了一會,但婆已經躲在我身後,他們臨走時更用淫賤的眼神向我婆上下打量一番。

    懷著興高彩烈的心情終於來到了我們的夢幻酒店,面向「超級天堂海灘」,藍天碧海,水清沙幼,再加上「希臘」的標記——藍頂小白屋,真是想立即大解放一番。

    放下行李,梳洗完之後我對婆說:「是時候了,準備大解放了沒有?」

    婆:「還是不好啦!人家怕羞呀!」

    我:「怕什麼?說好了來這裡大解放嘛!何況我都不介意呢!妳不想醫好我的持久力嗎?」在飛機上已經給人看光了,還怕?

    婆:「那好吧!開始啦!」婆見我有些不耐煩,態度軟化了。

    我:「好,我們先脫光所有衣服,從房間的落地玻璃門出去沙灘啦!」

    婆這次聽聽話話的隨即脫去小背心裙,但……內裡為何什麼都沒有?胸圍內褲在哪裡?我明知是給那兩個日本男拿了,藉此看看婆怎樣回答。

    我:「小琳,妳的內衣去了哪裡呀?為什麼沒有了?」我裝作驚奇地問。

    婆此時滿面通紅,支支吾吾地說:「我……我想給你一個驚喜嘛!又可以預先實習大解放呢!」

    好,又給妳說得通。跟著我把已脫光的老婆愛撫一番,發現婆的下體已經好濕潤,似是已動情,這時大好時機出去被人捕獵了。

    跟著我便拖著婆戰戰競競的一絲不掛走出去沙灘,我們沿著小徑一步一步的到達沙灘,發現有幾對外國情侶赤裸裸的在享受日光浴,我們隨便找了個空位便坐下來,大乳房、大雞巴四處可見,真是奇景。這時我想,怎樣做才可滿足淩辱老婆的願望呢?嗯,有了,在我們不遠處有兩個外國男人坐近海邊處。

    我:「小琳,不如我們到海邊遊水?」

    婆:「好呀!海水很清晰、很漂亮呀!」

    跟著我便拖著她行近海邊,到走近那兩個外國人時,我突然將她抱起,裝作要拋她下去,婆大聲呼叫,將所有目光都吸引過來。我將婆的頭頂面向海,張開的下體自然便向著所有觀眾,我更看到那兩個外國男的雞巴已經開始脹大。

    這時我故意裝作站不穩,將婆整個人拋向其中一個外國人身上,在落下的那一刻,婆因雙腳分開,下體貼在外國男的臉部除除滑下直至乳溝夾住他的鼻子,那麼下面呢?仔細一看,外國男的雞巴已在婆的下體漸漸消失,婆這時不禁發出「呀……」的呻吟聲。完蛋了!莫非老外的雞巴已插入婆的陰道?

    外國男:「Oh!Its pretty good!Oh!ah!ah!妳撞到我的鼻子了,好痛!Oh!」他喊著痛,但不停用口去吸婆的乳頭。婆:「別,不要……」極力掙紮,巧妙地擺脫了那外國男,並連忙向他們說對不起。跟著婆便滿面通紅的對我說:「老公,我去一去廁所先,一會回來。」之後便箭部跑入酒店裡。

※ jkforumnet | JKF

    這時我望一望那兩個外國男,噢!我的心突然跳了出來,原來他們就是飛機上坐在我隔鄰的乘客,那麼我在飛機上故意淩辱婆的事,他們便……我還來不及說話,那個插了我婆幾下的老外便搶著說:「噢!你不就是那個在機艙裡故意讓老婆幫人口交和手淫的傢夥嗎?」

    我呆了一會後說:「我……你們……」

    外國男:「不用咿咿哦哦了,是不是怕我講給你老婆知?」

    我:「不要呀!」

    外國男:「看來你老婆真的不知道你的性趣,好,只要你照我的說話做,我就不告發你!」外國男面帶奸淫的笑容。

    給他看穿了,我只好紅著臉對他說:「我什麼都聽你的,你想怎樣?」

    外國男:「現在我要和你老婆做愛,還要內射,既然你也想看,那就快快安排。」

    我:「要怎樣安排?」想了一會,帶著又驚又喜的心情說:「你跟著我,在玻璃房門口等我叫你進來。不準出聲,千萬不要給我婆知道,我要你答應我。」

    外國男:「好,我答應你,否則我以後不能勃起。」

    跟著我們三人便一步一步的回去酒店房間,他們依計劃在房門外等候,而我就進入房間,但看不見婆,原來婆還在廁所。我急促地把我早前買的情趣用品拿了出來,然後便慢慢地走近廁所,噢!我竟然見到婆躺在浴缸裡自慰,莫非她給那外國男觸動了淫根?

    婆閉著眼發出輕微的呻吟聲,一邊用左手愛撫乳房,一邊用右手磨擦自己的陰蒂,手指更在小穴口進進出出。我靠過去說:「婆,需要我幫手嗎?」婆給我突然其來的說話嚇了一跳:「你嚇死我了,還取笑人。」

    這時我立刻抱著光脫脫的婆去到床上,拿了手銬把婆鎖在床頭兩旁的柱上,然後用眼罩蒙著婆的雙眼。

    我:「小寶貝,今日我們玩刺激些。」

    婆:「好呀!放馬過來!」

    跟著我打開MP3揚聲器,播放一些令人舒緩的音樂,又拿了一支催情噴霧出來,在婆的身體各敏感部位都噴幾下,婆立即發出「呀!呀!」的聲音。

    婆:「老公大人,我要……我要呀……」一邊說,一邊擺動著風騷入骨的身體。我這時用手示意外國男從落地玻璃門入房,說時遲那時快,外國男一個箭步跑進來,用非常感激的眼神望向我並立刻把自己的短褲脫掉,急步但輕聲地走向已捕獲的獵物。

    他先用口去狂吸婆的小穴,婆給弄得連聲呻吟,一雙美腿慢慢地張開,目的是可讓外國男吻到最深處。他一邊品嚐幼嫩的小穴,一邊用手愛撫婆的雙峰,還用指尖磨擦婆的乳頭,把婆整得死去活來,外國男的挑情技巧真高。

    跟著我便坐在旁邊欣賞這場極級表演,嘩!當我坐下時我才發現,原來外國男的雞巴又粗又長,十足似象鼻一樣,這次婆真是可以好好享受一下了,不需多謝我呀!

    前奏做了約五分鐘,外國男便把他的雞巴在婆的騷穴口打圈磨擦,越磨婆就越多淫水流出,一邊叫一邊流,弄到婆的小蠻腰不停地擺動。

    婆:「老公,快些進來啊!我要呀!呀呀呀……」婆瘋狂地浪叫。

    終於外國男開始有進一步行動了,他把雞巴在婆的陰戶上下拍打,發出響亮的「啪啪」聲,跟著把小兒拳頭般大的龜頭塞入婆的穴口,在穴口輕輕微微的進進出出,弄到婆張口大叫,接著再用絕招九淺一深的必殺技將老婆推入高峰,看到婆的高潮一浪接一浪,我想她的叫床聲連隔鄰房間都可聽見。

    婆:「老公,你今天……好……很……勁!呀!我好愛……你呀!但你條雞巴……好像……長了很多。」

    我聽了後立刻給嚇呆,立即走到婆身邊說:「呀!不是吧?因……今天……特別刺激嘛!」外國男也配合地前後抽插著。

    婆:「呀……呀……呀……」她已不理我說什麼,只懂享受大雞巴的抽插。外國男果然耐力驚人,操了婆約二十分鐘,婆已經享受了五、六次高潮,看得我和另外那個外國男口水也流了,當然包括小弟弟的口水呢!

    五分鐘後,外國男終於玩夠,把雞巴插入婆的陰道最深處……射精了。外國男跟著把雞巴拔出,這時婆口裡發出深深的呼吸聲。

    不容婆有半分鐘的喘息,另外那個外國男馬上拔出他準備已久的雞巴瞄準流出著濃精的淫穴,一插入洞便瘋狂地抽插,婆因蒙著雙眼未預計有此一著,立即給弄到「哇哇」聲:「老公,你……這麼厲害呀!」

    那個外國男繼續不停地進出小穴,可能因之前看他夥伴幹我老婆看得太久的關係,操不到兩分鐘便射了。

    婆喘著氣說:「老公,你今天真厲害……持久力驚人……連射兩炮!」這時兩個外國男清理一下自己的下體,感激地從門口走了。

    我:「尚未完,還有一炮!」說完就急不及待地將已硬了很久的雞巴插入慢慢流出兩個別的男人精液的穴口,一插入內,一股暖暖的感覺向我的龜頭滲入,使我刺激萬分。我一邊前後抽插,一邊回想著剛剛發生的淫亂情景,讓我興奮不已,淩辱老婆真是令人快感,高潮叠起,不一會我已一射入洞,濃精三合一。

    婆今天真是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很快地,未給她鬆綁已整個人躺在床上睡著了,而我也躺在婆的身邊回味之前的情景。

    這兩次都是婆在不清醒及不知道的情況下與人做愛,下次,我要令她睜開眼睛徹徹底底地享受。

  (五)老婆終於肯和別的男人做愛給我看(前篇)

    話說上兩次在「泰國」及「希臘」旅行,老婆都是在不清醒及不知道的情況下與別的男人做愛,雖然刺激,但都沒有在她清醒下與別的男人做來得痛快。真是沒辦法,怎樣才可以令她睜開眼徹徹底底的享受呢?

    再設計去旅行?哪有這麼多銀兩呀!

    今晚老婆去赴朋友的喜宴,為了暫時滿足一下自己的性慾,我在飯廳旁的電腦開了上兩次老婆在「泰國」及「希臘」旅行時偷偷錄下的真人表演出來回味。

    首先看的是泰仔三對一,正式開球,一開始三個「咿咿哦哦」不知說什麼,好像在爭一些東西,跟著「亞high」好像輸了,不情願地走到床尾,而「亞死」和「亞我」就分別去到婆的兩邊,開始左右夾攻,慢慢地在婆的肩膀愛撫下去,「亞high」就由婆的腳趾按起,當婆被三個「high死我」按摩時,舒服到不禁發出「嗄嗄」聲,加上我放了一些令人放鬆的音樂,令整個氣氛非常舒服。

    大約持續了兩分鐘之後,「亞死」在婆耳邊不知道說了什麼,只聽到婆說:「唔~~」說時遲那時快,「亞死」和「亞我」已經非常合拍地把婆的性感睡衣脫去,「亞high」見狀立刻加入戰團,把婆僅有的丁字小內褲也脫去,現在婆已經背面全裸向著「high死我」。

    我坐在旁邊觀看,真是high死我才真。第一次看著婆被其他男人看光,原來真是如此興奮的,大家不防一試。我忍不住了,將褲襠裡的小弟弟掏出套弄一番,差點兒射了出來,幸好及時控制到。

    他們見狀立刻也將短褲快速脫下,露出三條已向美女老婆致敬的大雞巴。三個中以「亞high」的最長,「亞我」的最黑,而「亞死」的最特別,龜頭好像小童拳頭這麼大,如婆給它插著就真是有好戲看了。

    回憶,多麼的令人興奮,老婆與別人做愛時的樣子特別甜美,紅粉菲菲的,看她給三個泰仔「大三通」真是超爽!可惜,她自己不知道呢!

    為了降溫,我一邊看,一邊吃雪糕來減低小弟弟的壓力。噢!差不多整筒雪糕都吃光了。

    我:「老婆真是太吸引了,彷彿A片裡面的主角,表情、動作真的……呀!我個肚……怎麼這麼痛……」突然肚裡好像火燒一股,好痛!我即時飛快的衝入廁所,解決一下肚裡的痛苦。

    正當我在廁所作戰之際,「卡擦」,有人正在開門。

    我:『大件事,莫非老婆回來,現在不是才十時左右嗎?』我看一看廁所裡的時鐘,噢,已十一時了。『呀!飯廳的時鐘壞了?!』我越是害怕,馬桶裡的「咚咚」水聲越是澎湃。跟著我聽到的是關門聲、高跟鞋聲、拉動椅子聲……跟著是……自己的心跳聲。

    說時遲,那時快,我趕快清洗整理一下便飛快開門,心裡想著:『這次死定了!』

    一開門,我見到性感的老婆在……

  (六)老婆終於肯和別的男人做愛給我看(後篇)

    大件事,這次死定了,如果給老婆知道,一切就完蛋了。

    我冒著生命危險打開廁所門,見到性感的老婆坐在椅子上,面向電腦,正欣賞由她做主角的A片,她竟然……一邊看,一邊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脫掉,更沒有發現我已出來,以她的專注情度,彷彿意猶未盡地回味當時的情景。我偷偷的躲在飯廳旁的走廊,隱約可看到電腦螢幕,就是三個泰仔一齊前後夾攻她的畫面。

    當我出來的時候,小琳已把外衣脫掉,然後將連身短裙也脫去,只剩下胸罩及小丁字內褲。

    婆:「呀!呀!嗯……嗯……嗯……」一邊呻吟,一邊把胸罩及小丁字內褲也脫去,用雙手撫摸一雙乳頭已硬的乳房,更將手指插入淫穴享受地自慰起來。

    突然婆一聲大叫:「出來啦!」我未及有此一著,整個心也嚇得跳了出來。

    我:「親愛的……老婆……大人……妳……千萬……不要……嬲我呀……我也是……實在……忍不到呢!」我真是從來都未試過這麼害怕,出賣、淩辱、傷害……真的不知婆會怎樣。

    婆竟然一邊自慰,一邊說:「你真的很想看我和別的男人做愛嗎?你要老老實實地回答我。」

    我:「我……」這次真是答真的也死,答假的也死。

    婆:「我要你坦坦白白,快說……呀!呀!」

    我:「我……嗯,不知怎麼講,我只知道當看到妳和別人做愛的時候就會很興奮,我的雞巴會變得前所未有的堅硬,個心會跳得很厲害,整個人都很刺激。我更想妳給好多好多的男人佔有,越多越好,我就越愛妳……不知怎樣解釋。」

    婆:「你不會吃醋嗎?我給別的男人上。」

    我:「只要妳喜歡和舒服,我什麼都不介意。」

    婆:「好,那跟我來!」婆用她已沾滿愛液的手拉著我,喔!不是向房門方向,而是……出街!不是吧?

    婆光著身體,一絲不掛的打開門,我唯有跟著她,看看她搞什麼鬼,原來她走向對面隔鄰居住了一對孖生兄弟的門口。

    「叮噹~~」嗄!那麼刺激,婆今晚發生……什麼事?如果他們一開門看到婆脫光光的性感身體,他們會……怎樣呢?

    我還未定神,門已經微微打開,竟然是大細孖一同開門,兩人四眼發了青光似的,眼定定地望著迷人老婆那光脫脫的胴體。這兩個大細孖常常藉意佔我婆的便宜,不但偷摸婆的手臂,又在婆彎下身倒垃圾時偷望她胸口走光的兩團肉球,這次他們真是意想不到竟可夢想成真。

    大孖:「靚……女……怎麼樣,有什麼可幫妳呀?」他吞著口水地說。

    婆不發一言,一個小嘴已飛向大孖的嘴唇,舌頭在大孖的口中亂撞,左手更捉住小孖的小雀仔,拉著進入他們的床上。

    婆:「我要和你們做愛。」大細孖一齊向我的方向望,婆即時說:「不用問他了,他叫我來送上門的,你們做不做?」

    大細孖聽了後好像打了強心計似的,齊心地飛向婆的嬌媚身軀,愛不擇手的上下其手,大孖主攻上半部,細孖就專攻婆的下體。

    大孖:「好軟的奶子呀!乳頭很甜美呢!」

    細孖:「姐好多淫水呢!好好味呀!」陣陣「雪雪」聲不停在婆身邊發出。

    而我這次當然是終於能明正言順地坐在床邊欣賞。噢!可能這次真是第一次在婆清醒下看她與人親熱,我的小弟弟前所未有的硬到成支鐵柱一樣。救命呀!好爽呢!

    孖生兄弟果然非常合拍,你弄上時我弄下,跟著交替換位,很有節奏,不久就已經弄到婆死去活來,「呀」聲四起。

    大細孖差不多同一時間拔出自己的雞巴,嗄!不愧是孖生兄弟,連雞巴都長得一樣,一樣長,一樣粗,龜頭形狀大小都一樣。婆二話不說,熟練地一口就把兩條雞巴含在口中,前後套弄,盡情地享受著。

    細孖:「哥,是時候了!」

    大孖:「好,開始!」

    開始什麼?我真是摸不著頭腦。

    大孖首先躺在床上,讓婆睡在他上面,難得的是婆絕對配合,雙腿伸開背向大孖,而下體就好像迎接細孖一樣。細孖這時拔出堅硬無比的雞巴,準備向婆的小穴進發,而大孖亦伸手按著自己的雞巴有所行動。

    莫非他們想前後夾擊?不……不是,他們……他們竟然將兩條孖生的雞巴一同插入婆的小穴內!

    婆:「呀呀呀!你們又來了……真刺激呀!好爽呀!快點!快點!」什麼又來?婆可能開心到瘋了。

    細孖:「姐,妳的小穴真緊啊!夾得我和哥很舒服呢!呵呵!」

    大孖:「對,這次的感覺好像比上次還好呢!」他們兩兄弟一同望向我。

    什麼上次、今次?什麼又來?他們全都瘋了嗎?

    婆這時用中指向著我,示意我過去她身邊,我立刻起來走向她,她急不及待地拿了我的雞巴出來,一口含著,很滋味的吸著發出「嘖嘖」聲。

    這些……這些就是我多年以來最想要的,現在……現在竟夢想成真,太感動了!看著婆賣力的演出,很快我就第一次在她口中射了,她竟然擺出一副感激多謝的表情,更把我的濃精全數吞下。正……超正!

    這兩兄弟也目擊整個過程,一邊插,一邊吞口水,終於差不多在同一時間震了一震,應該是一同射精才對。

    婆:「啊……好多精呀!淫精二合一。哈哈!」婆還俏皮地伸出舌頭笑了一笑,乳白色的精液不停地在洞口流出。

    大戰過後,婆兩眼水汪汪的對我說:「老公你喜歡嗎?如果早知你喜歡看,我們就不用偷偷摸摸啦!」

    我:「什麼?」

    大細孖一齊擁著婆說:「哥,你不知我們多辛苦呀!要等你不在家,我們才可以和姐玩呢!但你又常常在家孵蛋啊!」

    我:「你們?」

    問我有沒有發怒?當然沒有,這是我夢寐以求想要的,淩辱老婆實在太興奮刺激了,大家一定要試試。以後我更可以明正言順地淩辱老婆,不用再自製綠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