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情小品集

怡情小品集

   (1)我的香蕉第一次

    時間:小五的某一天  地點:家裡的廁所內

    媽:「大頭B,做乜沖涼沖了成個鐘還未沖完,你在廁所做什麼?」

    我:「冇……呀!媽,我肚瀉呀!現在沖涼,好快出來。」

    媽:「你冇大問題嗎?需不需要看醫生呀?」

    我:「現在好些了,不用看醫生,出來吃點肚瀉藥就得了。」

    媽:「如果你冇事我就去芬姨家裡打麻雀,你有事就打電話俾我啦!」

    我:「得了,妳去啦!ByeBye!」

    媽:「ByeBye!」

    大門關了後,家裡只剩下我一人,我在廁所搞什麼?

    答案是:我在玩弄著自己的小雞巴。剛才在洗澡搽皂液的時候,不小心在小雞巴的龜頭上反下了少許包皮。

    我:「嘩!好痛呀!」我強忍著劇痛慢慢地將包皮在龜頭上拉起。

    我:「咦!什麼來的?」當我拉起包皮的同時,見到有一塊塊白色已乾的東西黏著包皮與雞巴上的嫩肉。

    我再用力但慢慢地繼續拉,包皮已給我整塊拉起,而白色的東西就將整條雞巴的嫩肉蓋著,這時我用花灑清洗,再用手將白色東西抹走,噢!整條雞巴像脫殼雞蛋一樣滑嫩,而我自己亦是第一次清晰的看透自己的雞巴。

    我:「呀!呀……哦!哦……怎麼會這樣舒服的?」與小弟弟第一次肉帛相見,即時忍不住用手摸摸「它」的嫩肉,但是越摸「它」,「它」越變越硬,整條雞巴堅挺立直,包皮也自動縮後,十分趣緻。

    我:「原來按摩這裡多爽啊!」這時我越摸越快,身體內感到想小便似的。

    我:「呀……呀!尿尿出來了!」我以為自己是已尿尿,但仔細再看,原來是一些白色黏黏的液體,還帶點漂白水的味道,一一射到牆壁上。而這種舒服的情度,絕對不是尿尿可媲美的。我的第一次就是在這情況下發生了。

    跟著久而久之,每隔一兩天我就要「尿尿」一次,真是舒服無比。

            (2)我的香蕉遇上女友的蜜桃

    仍是光棍的我,打了數年的飛機,卻還未看過女性的私處,至於女性的下面在香港的稱呼也不少,正經的有「陰部」包括「陰道」、「陰唇」、「陰核」、「陰蒂」、「下體」,通俗些的有「鹹雞仔」、「妹妹」、「淫穴」,粗俗及最多人稱呼的叫「門+西」等。

    但是,拍拖了好一段時間(約三個月),仍未把這個仍是處女的她弄上床,真是令我頭暈,怎麼辦呢?終於有一天好機會來了!

    時間:高中的某一天  地點:女友家的樓梯口

    下課後,每天我慣性地會送女友回家,在她家樓下暗角處親嘴後才會離開。

    我:「嘉欣,我們快些走了,看似快下大雨了。」我們剛走出學校,正準備送女友回家。

    嘉欣:「哦!快走!」看到她一邊走,兩團豪乳跟著上下擺動,加上雨點漸漸滴落她雪白的校服上,更弄至透明,我的褲襠即時隆起,令我走路起來都有些辛苦。走了約五分鐘,好不容易才走到女友家樓下。

    嘉欣:「大頭B,這麼大雨哦!不如先到我家樓下避一避,等雨過後你才走吧!」

    我:「好呀!我的可愛女友,不如到頂樓梯間坐坐、談下心呀,這裡很少人行過的呢!」我用淫賤的眼神上下打量女友。

    嘉欣:「可惡!怎麼你這樣鹹濕的眼神。」女友這時作勢雙手護胸,才赫然發現自己一雙乳頭已從薄薄的胸圍透視了出來。女友即時面上泛紅,心想不知剛才跑來的時候給了哪些人看到。

    我:「多麼漂亮的乳頭!真是人見人愛,嗨嗨!」我用輕挑的態度取笑她。

    嘉欣:「你這個壞蛋呀!我給人看光了你還這樣開心,我現在就全部都給人看!」她鬥氣地說。跟著便把校服腰間的拉鍊拉開,把校服、胸圍和丁字內褲逐一脫下。

    嘉欣:「嘿!衰人大頭B,你現在開心啦!」說罷便慢慢地從後樓梯走上頂樓。

    我給她這突然間的舉動,真是嚇呆了,呆了一會後回魂,隨即跟著她跑上樓梯,雖然沒有碰到人,但已經非常刺激了,我的淩辱喜好就是從這時開始。

    我:「嘉……欣,我……」終於跑到了頂層。

    我:「我不是……不是喜歡妳給人看!」

    嘉欣:「不是不是即係是,你即係喜歡啦!現在你開心啦!」她扮作很嬲似的。

    我:「我……唔係,我只是說笑的,但我剛才見妳光著身體上樓梯時,真的有些幻想有人會剛巧行過,看看妳那美麗動人的胴體。妳看,一雙巨大豪乳再加上豉油碟般大粉紅色的乳暈及一條22吋的小蠻腰,真是會令人想入非非的。」說著,我的雙手已不規矩地在她身上遊走。

    嘉欣也即時看看及撫摸自己雙峰說:「真是這麼漂亮嗎?呀……呀……」慢慢地自慰起來。

    接著,她捉著我的手移到她的下體,天呀!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她的蜜桃,她從來不準許我摸的,但這次發達了。

    我猴急地伸手去摸她的小蜜桃,噢!已經變了水蜜桃了。女友的陰毛不多,微微的散發出一股清幽香氣,而淫水已流遍整塊大小鮮嫩的陰唇,我忍耐不住立刻蹲下來用舌頭第一次品嚐這甜美的水蜜桃汁,果然香甜美味可口,我最愛的水果味,自此我就愛上了幫女性口交。

    嘉欣:「大B哥,我要呀!快些給我呀!」女友一邊說,一邊捽下面的「小妹妹」和乳頭。

    聽了這迷人的命令,我立刻拉低褲鍊,「小弟弟」即時脫韁一躍而出,久違了的小寶貝終於可重見天日,有用武之地。

    嘉欣:「好大條呀!我好喜歡,我要呀!呀……呀……」她也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雞巴,頓時雀躍萬分,哀求我快些給她。

    我:「好,可愛的嘉欣,我現在就佔有妳!」我拿著雞巴準備插入她的處女穴,但是弄了好一會都插不入去,我唯有繼續嘗試,始終都係……插不入,但嘉欣已經給我弄至呼天搶地,淫聲四起。

    嘉欣:「呀!呀……好癢呀!」一邊說一邊咬著唇,真是多麼的吸引。

    我:「嘉欣,妳真是迷人,我的好老婆……哦!」因為抵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及在她穴口的磨擦,終於在她的雙腿間射了,但我們當時是企著的,我這一射,穿過了嘉欣背後的欄桿,直跌落街下面。



    我和嘉欣「嗄!」一聲,兩人立即向下一望,一個女人剛巧拿著電話張開口向天望,我的濃精連帶微微雨水直沖入該女人口中,我還看到全都給她吞下,就這樣我的精液第一次給了那個女人。

※ jkforumnet | JKF

    嘉欣:「嗄……嗄,媽……」

    我:「她……是……妳的媽?」

    「叮叮叮……」嘉欣的手機響起。

    嘉欣:「喂……」

    欣媽:「嘉欣,妳……回到……(咳著說)家裡沒有?」

    嘉欣:「還……未,什麼事……呀!媽,妳把聲怎麼會這樣的?」

    欣媽:「我現在在家樓下,剛剛打給妳時我望一望上面看家裡有沒有開燈,突然天上有些東西跌落我口中,所以給它『卡』著喉,不過味道不錯,好好味,現在冇事了。」

    嘉欣:「哈!那妳找我什麼事?」她向我作了個佻皮的鬼臉。

    欣媽:「想妳看看家裡有沒有豉油,今晚想弄豉油雞,不然我到超市買。」

    嘉欣:「我將到家了,我再覆電給妳。」跟著她便穿回校服。

    欣媽:「好啦!Bye!」

    我:「小寶貝,估不到妳兩母女對我的精精那麼有興趣啊!」

    嘉欣:「好衰的,不和你說。」她紅著臉害羞地跑回家。

    我:「Bye,小寶貝,明天見。」

    就是這樣,我的第一次分別給了這對母女了。

    跟著還有好戲在後頭,下次再說。

  怡情小品集(2)我的香蕉給人吃

  作者:couple2u2011/10/02首發於:春滿四合院

    自從上次高空墮精事件發生後,常常令我不自覺地回味起來,想著如果有人同我口交,還吞光所有精液,你說多麼的充實啊!終於機會來了,但料不到那人竟是……

    時間:高中的某一個週末  地點:自己的家裡

    一個無聊的一天,嘉欣今個週末要和她的父母去澳門探親戚,我只好呆呆的坐在家裡,父母和姐姐也各有各節目,各自各精彩。

    我:「唉!悶死我了,有什麼好做?」無無聊聊的開著客廳電腦,看看有什麼精彩的新聞。

    「篤篤篤、篤篤篤……」我不停地弄著鍵盤和滑鼠,萬無目的地搜尋著,當然,當時血氣方剛的我少不免會看一看黃色網站,在我找到這個網站的時候,不其然地停了下來。

    我:「這個網站很……正,很精彩啊!這些日本妹樣貌又漂亮、胸又大,而且……這個……嘩!給兩個日本仔前後夾攻,嘩!」我流著口水慢慢地欣賞。

    我:「如果這個女主角是嘉欣就多好啊!聲(淫叫)、色(樣靚身材正)、藝(技術姿勢一流)俱全,看著深愛的嘉欣給兩男玩弄,多好!」這時我已忍不住拿了我那條已堅硬的雞巴出來套弄一番。

    正當我全神貫注幻想著和打著飛機的同時,忽然耳邊有一陣涼風吹過,更有濕黏黏的東西貼在我耳邊,我頓時嚇呆,正當我想轉向望望什麼回事時,一雙香噴噴的紅唇已經徹徹底底地封著我的嘴唇,舌頭還伸了過來。

    我:「咦?是妳……芬姨!」

    芬姨,一個三十多歲住在我隔壁單位多年的艷婦,聽說她老公三年多前在大陸包二奶而拋棄了她。她老公真是不識貨,有芬姨如此美艷的老婆還四處尋花問柳,想起我小孩時常常躲在芬姨的長裙內玩捉迷藏,芬姨還有意無意地把我的頭夾在她兩腿中間,「依依哦哦」的哼,我還記憶猶新;不過也可能是芬姨需索太大,她老公頂不住,所以才拋棄她,但實情不知道。

    芬姨:「傻B仔,有需要時等芬姨來幫你嘛!」她的雙手已在我的雞巴上有技巧地遊走。

    我:「芬姨,妳……怎會來到我家的?」

    芬姨:「傻小子,原本過來想找你媽打麻將,怎知會見到這麼精彩的場面,見你家鐵閘也沒有上鎖,當然要給你一個驚喜啦!」

    我家是習慣了開著大門,只用鎖頭鎖著鐵閘,不知是誰人今早離開的時候忘記上鎖了。

    我:「芬姨,妳……」她這時已把我的雞巴含在嘴裡品嚐。這個狼虎之年的女人,真的像一頭母老虎似的,捕獵我這頭小雞。

    芬姨:「雪雪……雪雪……鮮嫩的雞巴仔真好味啊!」我今次是第一次給人用口含雞巴,暖暖濕濕的很舒服,但真的想不到第一次就給了這個芬姨。

    我:「芬姨,我可不可以摸摸妳的……胸呀?」

    芬姨:「傻瓜,當然可以啦!」跟著她便一邊吃我的香蕉,一邊解去衫鈕和胸圉,一雙38E導彈飛彈而出,我即時用雙手愛不釋手地撫摸著。

    我:「嘩!一雙很美的巨乳啊!是我從未看過的。」我一邊玩弄著,一邊用口吸啜。

    芬姨:「啊……呀……呀……B哥,很舒服啊!不要停呀!我要呀……」這個久未嚐過男人的蕩婦,發出震天的呻吟聲。

    芬姨這時突然起身,脫去下身的半截短裙及粉紅色的丁字內褲,作「69」姿勢繼續和我口交。

    芬姨:「B哥,快親親我的小穴,人家很癢啊!」

    看見她的淫穴果真肥美,濃密的陰毛再加上一雙厚厚的陰唇,淫水如滔滔江水般洶湧而出,直跌落我的口中。我哪會浪費,一口一口的吞下,再用舌頭在她的淫穴內遊來遊去,但淫水卻越來越多。

    我:「芬妹,舒服嗎?妳的淫水好多啊!」跟著我更用食指插入她的穴中。

    芬姨:「呀……呀……哦……哦……」她一邊叫,我也一邊加快手指移動的速度,令到她越叫越大聲。

    芬姨:「B哥,不要停,快些,我要呀!」她也不偷懶,一邊叫,一邊也給我口交。她的口技實在太高超了,不停地上下套弄,還活生生的將我整條雞巴含在口中,徹徹底底的深喉。

    我:「芬姨,妳好厲害呀!我……好舒服呀!」我這個青頭小子,怎能抵抗得住這樣的魔力,跟著便……射了。

    我:「呀……呀……我射……」

    芬姨:「呀……來吧!射吧!求你全部射入我口內,我要呀!」她不但沒有埋怨我這麼快便射,還哀求著我給她吃精,真的令我非常感動,所以我決定向她無盡奉獻,將我今天全部的幾億精子全數送給她。

    我:「哦……射了!」她真的仍然用口包著我整條雞巴,把我的精華一點一滴的全數吞下,還露出一副貪婪的眼神。

    數月後,我們還真的……(遲些再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