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ve That Ye Are Able

Above That Ye Are Able

  「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 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 」 歌林多前書10:13

      「嗯,我覺得有些奇怪。」她說。

      「不用擔心。」他說。

      「但是……」

      「不用擔心。」

      「但是我覺得很奇怪,非常奇怪……」

      「但是你感覺很好。」

      「我感覺……很好……」

      「對……」他說,「你感覺很好……」

      「很好……」她重複著。

    我沒有錯,斯坦盯著電腦屏幕想,口交不會發生的。這種或相似的性幻想 ,在他空閒的時候總是會到來。然而他的生活很好,有一份他喜歡的工作,很 有吸引人,又能交到朋友。在城市的溫馨的角落有一間溫馨的公寓。還有一個 他愛的、美麗的、有才的、聰明的、有趣的、愛他的女友。

    一個美麗的、有才的、聰明的、有趣的、冷淡的女友……

    那不公平,他想,克拉麗莎並不冷淡。她和他擁抱、接吻、調情,在床上 尖叫和呻吟。她喜歡與他做愛,但是一個月一到兩次。

    他嘆息,試圖回到工作,但是他集中不了精神。我渴望,他想。我渴望, 我們上週才剛剛做愛,所以我們至少一到兩週不能再進入那種狀態了。他不知 道為什麼會成為現在這種情況。性愛對於他來說就像食物和空氣,定期的性愛 是他所希望和需要的,但是現在明顯不足。他需要一個能夠一天和他做愛三次 的女友。

    他的想法聽起來很可笑,他有一個幾乎完美的女友。其他人都認為他和克 萊麗莎很幸福,但是斯坦有自己的想法,他並不愚蠢。

    儘管斯塔精力過剩,但是作為一個誠實的人,在他們認識三年以來,不管 什麼樣的誘惑,斯坦從來沒有欺騙過克萊麗莎。

    他不得不收拾公文包為回家準備。

      「我覺得我有些不好的變化」她說。

      「沒有問題。」他說。

      「我覺得……很奇怪,頭很輕,我不能仔細思考。」

      「你不能仔細思考。」

      「我不能……仔細思考。」

      「你不能思考。」

      「為什麼我不能……思考?」

      「你不能思考。」

      「我不能思考……」她重複著。

    稍後,他也不知道怎麼把話題轉到了肯身上。克萊麗莎的個人魅力使得她 就像個磁鐵一樣吸引了很多朋友,肯就是他同事中一個剛剛被她吸引的人。肯 也有一張骯臟的嘴,伴隨著克萊麗莎度過了無數愉快的休閒時光。一個晚上, 幾杯XO之後,在床上他們的討論話題到了肯身上。

    克萊麗莎正高興的詆毀著肯的男友。這個人好像為女性建立了新的愚蠢行 動標準,肯好像就是一個成果。

    「他告訴肯,你是一個甜蜜的……」卡萊莉莎停下來笑。

    「一個什麼?」斯坦知道,克萊麗莎會說得很頑皮,這是他們之間的一個 遊戲。

    「我不能說。」

    「噢~」

    「他說她是一個玩偶。」克萊麗莎最後帶著嘲笑說了。

    「不,沒有,他如果之說了這些你不會這麼開心的。」

    「我不能說。」

    「能,說!」斯坦表現得很憤怒,但是事實上他很喜歡逼她說出一些臟話 。

    「嗯,你知道的,某種玩偶。」

    「性玩偶?」

    「不是,更汙穢。」

    「做愛玩偶?」

    「不是,這兩個詞是一個意思,沒有區別。」

    「那就是性玩偶咯?」

    「不是這個。」她嘆息。

    「哦,克萊麗莎!」

    在一個短暫的停歇後,斯坦感覺到了勝利的興奮導致的顫抖。「他說他是 一個性奴隸!」她說道。

    斯塔聳了聳肩,說:「你和我說的對肯來說並不壞啊。」

    少女拿起了枕頭作為回應,「斯坦,那糟透了!」

    「糟糕,但是正確。」斯坦的聲音很壓抑。「你怎麼會這麼無趣呢?」

    「噢,誰知道呢?」

    「我並不吃驚,也許是他們的愛稱。」

    「斯坦,性奴隸並不是愛稱!」

    斯塔聳了聳肩,「也許你也可是試試。」

    「試?」卡萊莉莎停下來考慮這種請況。

    「嗯,像這樣。」斯坦想了一會兒。「過來,我無恥的性奴隸。」他發出 喉音,用最適合臥室的聲音說道。他用另一個枕頭撐起自己的身體,閉上眼睛 。一個很長的間隔,沒有枕頭飛來,他又一次睜開了眼睛。

    「嗯,克萊麗莎?」斯坦冒險的問了一句。

    「是的,主人。」她用單調不變的語調回答。

    斯坦坐起來了,幾乎垂直,「嗯,卡萊莉莎,你還好嗎?」

    「我很好,主人。」她回答,她的眼睛沒有焦點。

    「克萊麗莎,是在開玩笑嗎?」

    「不是,主人」她的聲音低沈而且嚴肅。

    「嗯,什麼是『主人』?」他興奮得想叫,但是背後有個聲音告訴他要冷 靜。

    「我是你的奴隸,主人。」她沒有感情的回答。

    他停下來,想了一會兒。

    「為什麼你是我的奴隸?克萊麗莎?」他最後問。

    「你說了關鍵語,主人。」

    「嗯,什麼話?」

    「你稱呼我『無恥的性奴隸』」

    斯坦閉上了眼睛,好了,這不是個玩笑。她不可能這麼久不笑。這是怪異 的,很怪異。

    「嗯,為什麼當我叫你時你會成為我的奴隸?」

    「因為你命令我當你說關鍵語時我成為你的奴隸,主人。」

    「我?」

    「是的,主人。」

    克萊麗莎,你說得像是魔法師一樣,斯坦想。媽的,也許誰在這之前這麼對她的!

    「嗯,我怎麼讓你回到正常?」

    「你說『醒來』,主人。」

    斯坦盯著他,聲音洪亮清楚,「醒來,克萊麗莎。」

    他看著她眼睛變亮,笑著環顧周圍,她說:「親愛的,不能……說出那個 ……你不能說。」她伸了伸懶腰,起來,「我起來看看廚房有什麼。嗯,斯坦 ?」

    他眨了眨眼睛,他不知道自己在看什麼,「嗯,沒事,謝謝,我想我要破 產了。」

    「你還好嗎?」她有些擔心,斯坦到半夜前都很有精神,但是那時只有十 點。

    「我很好,只是有點累。」他說。她給了他一個吻後離開了房間。

    這是怪異的,他想,看著她走出去,很怪異。

      「我很困擾。」她說。

      「你不需要喝酒。」他說。

      「我不需要喝酒。」

      「你不能再思考了。」

      「我不能再思考了。」

      「你只想聽。」

      「只聽?」

      「只是聽,沒有別的。」

      「聽,沒有別的。」她重複著。

    太怪異了,他輸入到電腦裡,刪了又輸一遍。

    「現在怎麼辦?」他大叫道。該怎麼做?找心裡醫生?「您好醫生,我的 女友看起來像個催眠奴隸,不,我不是說她現在是個奴隸。也許是她大學時的 男友幹的,你能讓她恢復正常嗎?不,我不是說她看起來像個小女孩……」

    哦,也許是個女人。他的心臟一整個上午都跳得很厲害。噢,也許不是, 她叫他「主人」。

    他坐在椅子上轉了半圈,看著窗戶外面很久。他嘆息。我打賭這不是一個 婚姻顧問能管的事情。

    他回到鍵盤上,又開始打字盡力不去考慮克萊麗莎空洞,呆滯,沒有表情 的眼神。那一天他什麼都沒有做。

      「我不能思考,只聽。」她說

      「你聽。」他說

      「我聽。」

      「你聽,並且服從。」

      「我聽,並且……並且……不……。」

      「你聽,並且服從。」

      「聽並且服從。」

      「聽,服從。」

      「服從。」她重複著。

    「嗯,克萊麗莎?」

    她從書上擡起頭,正如平常一樣,她是那麼美麗。「嗯?」

    「你在大學有和別人約會過嗎?」

    「不,親愛的,我把一切都留給了你。」她笑著說。

    「嗯,克萊麗莎,我很擔心。」

    她眨了眨眼睛說,「親愛的,我在大學幾乎不約會,我是從未知星球上來 的讓人討厭的生物。你為什麼這麼問?」她看起來很關心。

    他搖頭,「我不知道。」

    她看了他一眼,「你並沒有發現一個第三者,對嗎?」

    「當然沒有,你是知道的,我只是好奇,我一直都很珍惜你,我……我只 是好奇」嗯,他告訴自己,他是一個出色的偵探。

    克萊麗莎合上書,抱著自己,問:「好的,斯坦,怎麼了?」

    「沒什麼,真的,我只是想想。」

    她笑道;「別這樣,這樣很傷害你的身體。」她傾過身體,親了他一下, 抱緊他。「聽著,親愛的,想想,我就在你的身邊。我大學唯一的約會就是出 去吃了兩次披薩。」

    他也抱著她,盯著她,親她的額頭,「你現在是我的了?」

    她笑了,摸著他的胸膛,「是的,全部!」

    他們很早就去睡了,但是整夜他都沒有睡著,躺在她旁邊,盯著天花板。 他想,不管發生了什麼,我們現在在一起,而且我們很快樂。忘了那一切,繼 續我們的生活吧。

      「我……我會……」她說。

      「你會服從我。」他說。

      「我會……噢,天啊……別……我會服從你。」

      「我是你的主人。」

      「停下來!你在……主人……停下來……主人……」

      「我是你的主人。」

      「你是我的主人?」

      「我是你的主人。」

      「主人。」她重複著。

    是時候了,他盯著她的臉說出了那個關鍵語。他看著她臉上的表情消失, 眼睛失去光芒。手垂了下來,挺直了背。他就這樣看了她很久。

    「嗯,克萊麗莎?」

    「是的,主人。」

    「你現在,嗯,是我的奴隸嗎?」

    「是的主人,我是你的奴隸。」

    他覺得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他換了個姿勢,欣賞著她呆滯的樣子。

    「嗯,你是我的奴隸,所以,你會為我做任何事情,是嗎?」

    「是的,主人。我會服從你給我的任何命令。」

    斯坦停了一下,他突然發現一個命令對他來說相當困難。

    「站起來,卡萊莉莎。」

    「是的,主人。」她優雅的起來,盯著空氣,眼睛沒有焦點。

    「嗯,克萊麗莎,脫掉你的襯衫。」

    「是的,主人。」她回答道。她舉起手,小心的解開扣子。當她解完以後 ,將襯衫從裙子力抽出,扔在地上。他被她的白皙的肌膚,較好的乳房,和空 洞呆滯的眼神深深的吸引了。

    他深深的吸了口氣,感覺喉嚨又幹又澀。我現在該做什麼?他想,答案很 快就來了:做一切想做的事。不論誰在這時候的想法都是一樣的,做一切想做 的事。

    他搖了搖手,把眼睛從她身上移開。不,這很愚蠢,我不能這麼做,他想 。她看起來像個充氣娃娃,我不能這麼做。

    你可以,答案來了。多麼完美啊,你可以對她做任何想做的事,多少都可 以,而且在那之後不用騙他,不是嗎?

    「那不是她。」他大聲喊道,「克萊麗莎,穿回你的襯衫,然後坐下。」 她平靜的,慢慢的服從了。

    他在叫醒她之前看了她很久很久。

      「請不要……這麼對我……。」她說。

      「我是你的主人。」他說。

      「你在……你在改變我……。」

      「我是你的主人,你不能反抗。」

      「我不想……停下來……主人……停下來……」

      「我是你的主人,停止反抗,你會服從。」

      「我會……服從……你在做什麼?」

      「你會服從我。」

      「我會……服從……」她重複著。

    他在椅子上掙紮著,眼睛盯著窗外,然後轉過身,開始打字,停下來,又 開始打字。他調整自己的呼吸,試圖不讓自己勃起,他轉過身,繼續掙紮。

    不。要。不。要。不。

    這是很愚蠢的,他想。不管以前她發生了什麼,誰對她做了什麼,現在, 我可以隨意的和她做愛,怎樣都行,而且可能還能讓她給我口交,也許還可以 肛交,我做夢都想女人和我肛交。

    停下來!他幾乎叫了出來。答案是不,不!他轉身去拿電話,看著電話很 久,撥了出去。

    「嗨!克萊麗莎,不不,我很好,真的很好。」他用手摸了摸頭髮,「你 今晚在家好嗎?」他盯著窗外,「我來下廚。」

      「我會服從你。」她說。

      「我是你的主人。」他說。

      「你是我的主人。」

      「你是我的奴隸。」

      「我是你的奴隸。」

      「你沒有意識。」

      「我沒有……嗯……我沒有……嗯……別……發生了什麼?」她問。

      「你沒有意識。」

      「我沒有意識。」她重複著。

※ jkforumnet | JKF  

    克萊麗莎赤裸著坐在床頭,大腿張開,展現著他性感的私處和濃密的陰毛 ,眼睛沒有焦距。斯坦做在床腳,欣賞她。



    「我想你開始自慰。」

    「是的,主人。我開始自慰。」她的右手往下伸,指尖觸摸到了她的陰蒂 ,開始畫圈。

    「一直自慰到你達到高潮。」

    「是的,主人。我會自慰到我達到高潮。」她的手指繼續運動著。斯坦坐 下來,摸著自己的陽具,看著她手淫。她的乳頭變硬,私處開始氾濫。幾分鐘 之後,她的顫抖了一陣,她的手指停了下來,臉上沒有表情。

    「你達到高潮了嗎?」

    「是的,主人。我高潮了。」

    斯坦眨了眨眼,欣賞著。

    他看了她很久,他從來沒有感覺到陽具如此堅挺過,「躺下來,克萊麗莎 ,我想要幹你了。」

    她滑倒在床上,眼睛空洞著盯著天花板,「是的,主人。我已經準備好讓 你幹了。」

    他吞了口口水,爬倒她身上。他從來沒有感覺她的下體有這麼濕過。他插 入了,幾分鐘之後,他射了,但那只是一晚上無數次中的第一次。

      「我會順從而且服從。」她說。

      「你是我順從而且服從的奴隸。」他說。

      「我是你順從而且服從的奴隸。」

      「你的意識消失了,你是我的性玩具。」

      「我的意識消失了,我是你的性玩具。」

      「你允許我任意使用你的身體。」

      「我……我……我不能……你在對我做什麼?」

      「你的身體是我的。」

      「我的身體是你的,主人。」她重複著。

    他盯著門把手,他的想法同他最近每次回家前都一樣。那是美妙的,完美 的,你已經有了一次那樣的經歷了,一次就夠了。是的。他打開了門,走了進 去。當他放下公文包的時候他聽到了淋浴的聲音,他坐在沙發上,盯著臥室的 門,一次就夠了。

    克萊麗莎穿著浴袍走了出來,用毛巾包著頭髮。「噢,我沒有想到你回來 的這麼早。」

    斯坦擡起了頭。

    克萊莉莎聽了下來,看著他,「嗯,怎麼了?發生了什麼?」

    斯坦深深的吸了口氣,「沒什麼,我我無恥的性奴隸。」

    幾分鐘之後,浴袍被仍在了臥室的一角。克萊麗莎跪在地上,盯著他的陽 具。他說他想要那樣很久了。

    「是的,主人。我會吮吸你的陽具。」他回答道,張開了嘴巴靠了過去, 用嘴巴含下了他的陽具。她的嘴巴不停的進出,她之前從來沒有幫他口交過, 但是現在她的頭機械的擺動著,用舌頭繞著他的陽具不停的舔著。不久他就興 奮得射進了她的嘴裡,她全部吞了下去。

    那天晚上他的狀態非常好,尤其是晚餐時他們非常開心。

      「我會為你張開我的大腿,主人。」她說。

      「你會為我張開大腿,並且讓我幹你。」他說。

      「我會為你張開大腿,並且讓你幹我,主人。」

      「你的肉體是我的。」

      「我的肉體是你的。」

      「只要我想,我可是隨時使用你的肉體。」

      「只要你想,你可以隨時使用我的肉體。」

      「現在,張開你的雙腿。」

      「是的,我為你張開雙腿,主人。」她重複著。

    一週以後,當他們在床上擁抱的時候,克萊麗莎摸著他的胸脯說,「親愛 的!」

    他回了一個微笑,「親愛的!」

    她抱緊了他,一隻腳跨過了他的身體,「你很累嗎?」

    他親了她一下,笑道,「嗯,怎麼?」

    她的手放低了一些,「你怎麼想呢,親愛的?」

    當她的指尖碰到了他的柔軟的陽具時,她看起來很渴望,問,「你有沒有 什麼想要的?」然後親了他一下。當然他像要,所以他輸出了那個詞。

    「是的,主人。」她回答的慢了一些,把她豐滿的臀部翹到了他的面前。 「我已經做好準備讓你從後面幹我了。」

    他撫摸著她的大腿並且看了看她的陰道,相當的濕。他發現他並沒有讓她 事先自慰,只是命令她的陰道濕而已。他將他的陽具對準了她的陰道,插了進 去,她回應的往後頂,而且相當配合的把他的陽具夾得很緊。他不停的抽查, 一次又一次的在她的身體裡爆發。

    之後,她問,「嗯,你像要……」她指了指他柔軟的陽具。

    他笑了,很享受,「不了,親愛的,今晚不用了。我已經很滿足了。」

    她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但是並沒有深究,抱著他,睡著了。

      「你可以在任何時候幹我的乳頭。」她說。

      「你的乳頭是我拿來幹的。」他說。

      「我的乳頭是你拿來幹的。」

      「你會讓我幹你的乳頭。」

      「我會讓你幹我的乳頭。」

      「你不能反抗我,你是我服從的奴隸,你的乳頭是我的。」

      「我不能反抗你,我是你服從的奴隸,我的乳頭是你的。」

      「脫掉你的胸罩,為我玩弄它們。」

      「脫掉我的胸罩,為你玩弄它們,主人。」她重複著。

    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他們都過得很有規律,也很舒適。每晚睡覺前,斯 坦都讓卡萊莉莎進入到奴隸狀態,然後和她做愛,有時還伴隨著口交。她的性 能力在奴隸狀態時幾乎是無窮無盡的,不停的留著淫水,不停的滿足著斯坦。 她可以不停的為斯坦有節奏的口交上幾個小時,她的狀態從來沒有變化過,哪 怕是在高潮時,她的眼神還是那麼的無神。她是一個完美的性機器,除了最後 一個命令之後,她的腦中不會有任何的思想。

    斯坦會當他盡興之後命令她去睡覺。她會在接到命令後馬上睡著,就像機 器人被關掉了一樣。當早上她被叫醒時,又會回到那種呆滯和順從的狀態。斯 坦也從不會錯過早飯前的歡愉。

    斯坦發現這一切都不會影響她清醒時的行為,不管他在那種狀態下告訴她 什麼都沒有用。如果這真的是催眠的話,這種影響對於她來說可以說是微乎其 微了,沒有任何催眠暗示能夠保留下來。而且她好像從來沒有意識到失去的時 間,她甚至可以為自己填補出一整天的記憶。他們雖然沒有在克萊麗莎清醒的 時候做愛,但是床上做愛後留下的痕跡都不會讓克萊麗莎有任何的懷疑。

    克萊麗莎很明顯已經被訓練得非常完美了。她的口交可以讓斯坦終日回味 ,她的陰道可以以完美的力道把斯坦帶到天堂。他們可以很輕鬆的從後面進行 性交,比如第一次時就是她帶著空白、呆滯的眼神引導他完成的。

      「我會吮吸你的陽具。」她說。

      「只要我想,你隨時會為我口交。」他說。

      「只要你想,我隨時會為你口交。」

      「你溫暖而又潮濕的嘴巴是為我的陽具準備的。」

      「我溫暖而又潮濕的嘴巴是為你的陽具準備的。」

      「你是我順從的奴隸,你隨時會為我口交。」

      「我是你順從的奴隸,我隨時會為你口交。」

      「你會跪在我面前吞下我的精液。」

      「是的,主人,我會跪在你的面前吞下你的精液。」她回答。

    幾個月之後,斯坦和克萊麗莎第一次發生了爭執。當斯坦正為了明天的工 作而絞盡腦汁、一籌莫展的時候,克萊麗莎感到的饑渴和空虛,斯塔有幾個月 沒有進入她,搖晃她,和她做愛了。她當然是對的,當他們做愛時,她沒有一 點記憶。斯坦沒有意識到那麼多的快樂對於她來說並不存在。

    他們幾個月來終於在那晚上真正的做愛了,斯坦幾乎忘記了卡萊莉莎在床 上的風韻和魅力,她在為他瘋狂。他們不停的換著姿勢一次又一次的交合著, 幾近瘋狂,忘記了時間。早上醒來,他們又一次回味了昨夜的激情。這一天的 工作,他們都遲到了。

      「我的肛門是屬於你的。」她說。

      「你會很樂意我幹你的肛門。」他說。

      「是的,主人。我會很樂意你幹我的肛門。」

      「你很喜歡我粗壯的陽具插入你的屁眼。」

      「是的,主人。我很喜歡你粗壯的陽具插入我的屁眼。」

      「你是我的肛交奴隸。」

      「我是你的肛交奴隸。」

      「轉過身去,我要從後面幹你。」

      「是的,主人。我已經準備好讓你從後面幹了。」她回答。

    那天晚上斯坦回家很早,當他打開門,他聽到了她們的聲音,卡萊莉莎的 還有……

    「嗨,斯坦。來看看肯。」克萊麗莎對著門口喊道。

    肯坐在餐桌的一邊,斜對著克萊麗莎。肯介紹完她自己後,當她把上衣脫 下交給斯坦的時候,她笨拙的動作可以讓斯坦清楚的看見他豐滿的雙乳。肯有 一頭棕色的長發,藍色的眼睛和清脆性感的聲音。她的嘴唇很厚,加上深紅色 的唇膏,看起來也很性感。她的腰很細,但是臀部卻很豐滿,個子很高,腿又 細又長。她不停著談論著性,談論著她和她現在的第二男友的性關係。她的嘴 很臟,不停的說著乳頭、肛門、口交之類的詞,而且說得很自然,沒有廉恥。 當她紅色的嘴唇說出口交這個詞的時候,斯坦幾乎可以看到一個又粗又長的陽 具就在它們之間。斯坦只是聽著肯和克萊麗莎的談話,並努力不讓自己看到肯 充滿挑逗的乳頭,但是他的努力並沒有效果,當肯意識到這一點時,甚至更加 放肆了。

    當肯終於要走了的時候,斯坦感到自己從地獄中回來了。當克萊麗莎把肯 送出門時,斯坦就站在克萊麗莎的身後盯著肯的臀部。卡萊莉莎在他不自然的 說出再見後關上了門,回過頭來對他說:「天啊,她糟糕的品味……。」

    「無恥的性奴隸。」

    克萊麗莎的眼睛失去了焦點。

    「脫掉你的褲子。」

    「是的,主人。」她邊回答,邊拉開拉鏈,將褲子甩到了一邊。

    「轉過身然後張開雙腿,興奮起來。」

    「是的,主人。我為你興奮了。」她邊說邊轉過生,張開雙腿。她的陰道 變成了鮮艷的粉紅色,還不停的滴著淫蕩的液體。他直接插入了克萊麗莎的陰 道,興奮的幹著她。他閉上了眼睛,他能偶聽到肯的呻吟,感覺道肯在他膝下 奴役,肯的嘴巴張開了準備接受他的恩賜,肯的陰道為他流出淫蕩的液體,肯 雄偉的雙峰夾著他的陽具不停的起伏……

    他奴役了克萊莉莎整夜,沒有入睡……

      「我是你的奴隸。」她說。

      「我是你的主人。」他說。

      「你是我的主人。」

      「你沒有意識。」

      「我沒有意識。」

      「你是我順從、服從的奴隸。」

      「我是你順從、服從的奴隸。」

      「你會服從我。」

      「我會服從你,主人。」她重複著。

    他盯著卡萊莉莎嘆息,已經七點半了,是時候叫她起床了。他這一週來每 晚都會奴役克萊麗莎,他開始準備讓她回覆正常,但是,他停了下了,想了一 會兒。

    「克萊麗莎?」

    「是的,主人。」她仍舊躺著,兩腿張開,陰道留著淫水。這就是她睡覺 的姿勢。

    「誰把你變成這樣的?」

    「你,主人。」

    「但是我怎麼做到的?」

    「你奴役了我,主人。」

    他想了想,感覺到喉嚨十分幹燥。「你知道我是怎麼做的嗎?」

    「是的,主人。」

    他的心臟快要跳出來了,「你能告訴我我是怎麼做的嗎?」

    「是的,主人。」

    他為他和克萊麗莎都請了病假,興奮得幾乎扔掉了電話,回到了床上,拿 出了筆記本。克萊麗莎並沒有移動。「告訴我我是怎麼做得,奴隸。」他開始 了記錄。

      「我什麼都不記得。」她說。

      「當我對你說無恥的性奴隸時你會回到這個狀態繼續服從我做我的奴隸。」他說。

      「當你對你說無恥的性奴隸時我會回到這個狀態繼續服從你做你的奴隸。」

      「當我叫醒你時你會回到正常,忘掉這段時間的一切,沒有記憶和疑惑。」

      「當你叫醒我時我會回到正常,忘掉這段時間的一切,沒有記憶和疑惑。」

      「你無法思考。」

      「我無法思考。」

      「你要繼續服務我。」

      「我要繼續服務你,主人。」她回答。

    當門鈴響起時,他興奮的跳了起來,他為肯打開了門。這次肯穿了一件連 衣裙,和她的眼睛很相配,而且胸部分得足夠開。「嗨,斯坦。終於到了週末 ,克萊麗莎在嗎?」肯走了進來。斯坦盯著她的背部和臀部,當肯轉過身發現 斯坦的視線正在她的雙峰時,她笑了。

    「嗯……她出去了,很快就會回來。」肯轉過身,笑了笑,「我能坐下嗎 ?」她的表情性感極了,雙峰躍躍欲出。然後她坐到了肯給她的位子上。

    斯坦說,「別走開,我就來。」肯笑著看起了雜誌。斯坦走進了臥室。

    克萊麗莎躺在床上,兩眼正無神的盯著天花板。斯坦看了她很久,深吸了 一口氣,轉轉身走了出去。斯坦笑著回來了,坐在肯的對面。

    他想要同時和克萊麗莎還有肯做愛,在那之前,他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你 如毀掉肯的意識。但是他有足夠的時間,為了肯,為了這一切,當然是為了他 自己。沒有盡頭。

    「肯?」

    「是的,主人。」她回答,聲音蒼白,沒有感情。

    「去浴室把自己洗幹凈瞭然後回到我這裡。」

    「是的,主人,我服從。」她平靜的說著。斯坦看著她,看著她搖動的雙 峰,看著她走進浴室。當肯從克萊麗莎旁邊走向浴室時,克萊麗莎還是沒有動 。斯坦坐在那裡,想著克萊麗莎,還有肯,還有……

    他搖了搖手,他滿足的笑了,兩個對於他現在來說已經足夠了,沒有什麼 還能讓他不滿足了。

    浴室裡想起了淋浴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