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的小妖精》

《可愛的小妖精》

(一)BN篇

也沒管車子在車位上停的歪歪斜斜,抄起皮包搶下車,拍上車門,一朵嬌豔的紅玫瑰

含在齒間,急匆匆的跑向地下車庫的電梯,遙控鑰匙鎖上車門,還不忘記回頭看一眼

旁邊的車位—-紅色的POLO安靜地歇臥在那裡,「小姑奶奶你可千萬在家啊!」

電梯指示屏幕表示倒黴的電梯尚在4樓,而且還是向上運行的。Duang duang duan

g瘋狂的摁著電梯按鍵,那個該死的紅色箭頭依然不屈的指向上邊,一閃一閃的停在5

層,他攥著著那朵美麗的花兒,咬著牙拳頭都快要把花的莖稈捏碎了。

紅色的箭頭猶豫的閃了閃,還是不依不饒的閃到了8層…… 「我@#@¥%¥……%&¥」

趕緊跑向了樓梯間,幸好樓梯忠實可靠地執行著它的使命,帶他回到位於6樓的家。

雖然平時連去馬路對面買盒香菸都懶得要下屬幫忙捎回來,但是此時他如同一部上滿

發條的鬧鐘一般,一手掐著公文包一手拽著樓梯扶手一步兩台階咚咚咚地竄上樓去,

此時玫瑰花被塞在嘴裡,剪去刺的花莖在牙齒的輕柔蹂躪下已經留下了淡淡的齒痕。

還好皮鞋合腳。到了四樓就喘得像一條搶食的哈巴狗了,他不得不放慢腳步,一步一

台階穩重但焦急地往上顛,咬著的花朵在臉上被甩來甩去,癢癢的。

自打大學畢業就沒這�拼的上樓了,微微發福的小肚子更給他增添壓力,唉,不只是

下墜的壓力。而且尚有一個難言之隱更加肆虐的折磨著他。

眼見到家門了,一鼓作氣竄到門口,彎腰捏著皮包一手支撐著牆壁,口中銜著玫瑰,

顧不得喘得像條狗,也顧不得擦去滴到鏡片上的汗,捏著皮包的手反手猛擊防盜門–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還不開門,還不開門!這是不在家呀還是跑到閨蜜家膩味呢還是做飯沒有聽見還是抱

個手機蹲廁所早知道就把WiFi給鑰匙鑰匙!

忙著在皮包裡翻吶,文件、一卷新新的替換領帶、u盤、早晨出門妻子硬塞進包裡橙

子的雜七雜八地事物不依不饒糾纏著手指。

刨呀刨,一個硬硬的小東西掛在自己的小指上,拽出來是一個可愛的做鬼臉的塑料娃

娃鑰匙扣,另一端穿著家門鑰匙。

如同拽出救命稻草一般的鑰匙,此時最期盼的鑰匙也不能完全解除他的些許痛苦。

剛剛摘出那把正確的鑰匙,正要插入鑰匙孔,踏踏的拖鞋聲,喀拉,門開了,擦著他

的鼻子尖扇了過去。

「千萬別碰到我的花兒!」念及至此,一個閃身,讓過了防盜門,一股勁風隨著屋內

無法形容的清香撲面而來。

門內一張如口中叼著的玫瑰花兒一般美豔嬌嫩的可人兒的面龐,笑盈盈的對著他。

「親愛的你回來啦?」

     ※ jkforumnet | JKF

臉上,吐氣芬芳如蘭。粉唇順著面頰一抿,他口中的玫瑰花兒就到了她的口中。

「誒呀,寶貝兒快下來,門還沒關」。

把依人的小鳥甩下來,關好門,急忙回身,咣噹一聲就給跪下了,一把抱住她纖細的

雙腿,急不可耐的說「寶貝兒求求你!快點兒給我吧,我忍不住了!」

聲音都發顫了。那雙纖嫩小腿的主人此時正在閉著眼睛把纖巧可愛的小鼻子埋在手中

的玫瑰花蕊中,深深吸了一大口,陶醉地�起小臉蛋,嘴角俏皮的翹向半空,那幽香

沁人心脾。。。

「好美的花兒哦!謝謝你親愛滴!」嬌小的身軀俯身一吻,印在他的面頰,紫羅蘭色

的寬鬆小衫並沒有掩蓋其下曼妙的身姿,萌萌的聲音足以讓任何癡漢子在她的腳下顫

抖。

而此時腳下跪著的那位「親愛滴」此時此刻真的在顫抖了!

「求求你了寶貝!我的小姑奶奶,求求你快些吧,真的已經忍不住了!」他的眼神中

充滿了乞求,仰望著面前的尤物。

她感覺到腳下跪著的丈夫此時此刻傳遞給自己大腿的力度,望著他那英俊的面龐,解

讀出他剛毅的眼神此時已經完全被痛苦屈辱所佔據,心知已經差不多了,目的應該已

經達成了。

「憋了幾個小時了?」「9個小時了!好老婆,我知道錯了,求求你。。。。」

「真心知道錯了?」「真心知道錯了!都怪我太自私,愚蠢的沒有考慮到你的感受!

這一整天我徹底體會到你那天的尷尬了!寶貝兒,祈求你能原諒我這個大笨蛋!」

眼神中表達的真誠與悔意,猛地撞擊到她,打動了她的內心,就如同幾年前的那天,

樸實善良的他單膝跪在自己面前,手中噙著一枚戒指和一枝嬌嫩的玫瑰…

「唉,誰讓你老婆我這�富有同情心,不捨得讓自己親愛的老公好吧,就給你

吧!但你保證今後不準在那樣!」

「絕不!否者就如同今日之死法!快快!我的好老婆,到底在哪兒啊?」

他這�說著,起身,手裡邊除去身上的西裝領帶,腳上的皮鞋早就不知甩到哪裡去了,

現在最當務之急的就是解開那該死的褲帶

「嘻嘻,看把你猴兒急的那老婆大人我就大發慈悲告訴你嘍,它就藏在我身上,

你如果能啊呀,你幹嘛呀,輕點討厭你個壞蛋,弄疼了」

此時腳下的男人早已爆發,一把將嬌小可愛的妻子抱著摁倒在沙發上,開始上下其手

,在妻子那誘人的嬌軀上肆無忌憚的摸著。

「你個死鬼,把帶子都扯壞了啦!」

此時獸性大發的丈夫早已扯開妻子上身的紫羅蘭,露出一對可愛白嫩的玉乳。妻子咯

咯嬌笑,一邊象徵性的反抗著:「嘻嘻,死鬼,不在這裡啦!」

「那你放在哪裡了?」丈夫聽聞後放棄了翻弄那對可愛的玉兔,但還是忍俊不禁,吻

了一口。

「咯咯咯咯,笨哦,你再猜呀,不要咯咯…啊哈哈…」

丈夫這次弄亂了她的秀髮,一無所獲,再看看耳朵眼,隨後又把爪子伸向她的咯吱窩,

弄得妻子

「還是沒有啊!到底在哪兒啊!啊我知道了!」丈夫的大手一下子攻進妻子的裙下,直

接搗向嬌妻的桃花源

「啊呀!不要啦!討厭啦你!咯咯咯咯,大色狼,不要碰那裡!哦啊,咯咯,別啦!疼

!」

丈夫不慎扯動了她的小毛毛,疼痛之下本能的收腿,膝蓋碰到了老公的下巴,但是並未

給強壯的丈夫帶來什麼傷害。

「啊呀!對不起親愛的!你沒事吧?」

「沒事沒事!我不疼我不疼,好老婆到底在哪啊!一定在那裡邊!」說著伸手就要強

行拽下妻子的內褲。

「好啦好啦,我投降了啦!不在那裡,不信我給你看啦!」說罷,妻子褪下裙子和內

褲,露出那迷倒眾生的私處,粉嫩嬌羞的小唇早已充血。

「不信你摸啊!」

丈夫此時已無暇欣賞妻子美豔的私處,急急地把小唇徑直翻開,將自己修長的中指食

指探入幽深的蜜穴之中,左右閃轉騰挪,邊邊角角都沒放過,直把嬌妻弄得雙頰羞紅

,嚶嚀不止,嬌喘連連。

「沒有!」他失望的把手指抽出來,帶出來一絲絲晶瑩,而妻子那個部位早已經水漫

金山。

「那一定在後邊!」丈夫眼睛一亮,說著就要扒開妻子的雪臀。

「去死啦!那尖尖的鐵的東西怎麼好往屁屁裡面弄!嘻嘻,好啦,不折磨你啦,看,

在這裡呢!」

說完,她�起右腳,修長圓潤的腳趾間夾著那亮晶晶的事物!

「天爺吶!好老婆!快給我!」

他哀求道,說完就要抓住她的小腳把拿東西從腳趾間搶下來。啪的一聲,妻子纖巧的

小手輕輕拍在他的頭頂,「忘了怎麼做了?」

「哦,對!」丈夫恍然應允,再次跪了下來,�起妻子的修長纖嫩小腳,粉嘟嘟的腳

趾一勾一勾,調皮的逗弄著;他顧不得欣賞面前的美足,用舌頭分開她的修長腳趾,

把腳趾連同那把小巧精緻的銅鑰匙含在口中,吐出來交給可愛的妻子。

妻子整理好衣服:「這就對了嘛!乖,記住教訓了?」

「記住了記住了!小祖宗,快點吧!憋炸了呀!」

「嘻嘻,好吧,把褲子脫下來,給老娘把雞雞露出來!」

他立即照辦,褪下褲子,露出碩大的性器,只是雞雞上被套上了一個銀閃閃的男用不

鏽鋼貞操帶,被一把堅固的小鎖頭牢牢地鎖了起來。

「老公,讓你受苦啦!準備把雞雞解放出來了!」說著,她纖細的手指輕輕轉動,鑰

匙打開了小鎖頭,男用貞操鎖還沒有取了下來,此時男人如同被火燒了屁股一般,舉

著褲子衝進了衛生間。

「等等親愛的!我拿剪刀給你剪掉」妻子抄起一把明晃晃的剪刀追進衛生間。

此時丈夫一手拿著貞操鎖,另一隻手舉著雞雞站在馬桶前,不斷催促快點快點。憋了

整整一天,那感覺讓人抓心撓肝,他此時還尿不出來,需要妻子的一剪刀幫他來解脫。

看他火急火燎的樣子,妻子莞爾一笑,眼睛笑的彎成了月牙:「還聽不聽我的話啦?」

「聽!聽!一定聽老婆大人的話!」

「嘻嘻,這才差不多嘛!你站好別動哦,我要開始剪啦,把雞雞扶好哦,要不小心剪掉

雞雞,嘻嘻,老公你可就變成老公公啦!」

     ※ jkforumnet | JKF

說完一剪刀下去,尿液如同決堤的洪水磅�洩下終於尿完了,他洩了洪,感覺雙

腿都軟了。

「過來,我給你處理」妻子調皮地握著丈夫的雞雞,拉著它把他牽到臥室。妻子小心翼翼

把導尿管從他的尿道中抽出來,尿管抽出尿道的感覺讓他渾身一震。

「寶貝兒,這個是跟誰學的呀?」「我閨蜜嘍!」

她拿著從他尿道里抽出來的導尿管,而他則回憶早晨上班之前的事:妻子用一根雙腔導尿

管插進他的尿道中,從注水口打入生理鹽水,使得導尿管頭部的氣囊鼓起,氣囊卡在膀胱

中固定導尿管。

隨後巧手的妻子用絲線把導尿管排出尿液的一端牢牢系死,這樣他一點尿液也漏不出來啦

。然後把長的部分剪斷,再戴好貞操帶,鎖好。

這一天儘量不攝入水,但是一天強制不允許排尿把他給憋的如同下鍋的螃蟹只有回家妻

子把貞操鎖打開,剪斷堵住尿液通道的導尿管才能這個鬼精靈!

想到此,他一把抱住身邊的小調皮,輕輕咬著她的小耳朵:「寶貝兒,看我要怎麼懲罰你」

「討厭啦!窗簾都沒拉上!咯咯輕點啦你個死鬼別到晚上再哈哈哈

鍋上還給你煲著湯呢,要糊啦!」

餐桌上,兩人相向而坐,抵著頭。他握著她的小手甜蜜的說笑著,溫馨的燭光映襯著美食,

杯中還插著那朵帶有齒痕的紅玫瑰。

(二) 辣 椒 篇

(文章純屬YY,閒來自娛,僅供一哂。文中情節無任何科學依據,請勿模仿!

如有嘗試者,請告作者知後果究竟如何,呵呵,謝謝了!)

「辣妹子辣,辣妹子辣,辣妹子從小不怕辣:辣妹子辣,辣妹子辣」

廚台邊的一邊輕輕哼唱,手中嫻熟地切著辣椒,粉嫩軟膩的舌尖輕輕彈著兩顆潔白如玉的

可愛的小兔牙。火紅的辣椒勾起了這個火辣女孩的味蕾記憶,纖纖玉指一挑,秀舌輕卷,一

條辣椒絲就塞到了可愛的兔牙兒下。

�起捲起袖子的左手,細嫩的小手向內腕勾著,婀娜如一朵含苞待綻的玉蘭花,一偏頭抹去

了鬢角調皮的發絲。

粉唇微微聳動,火辣辣的清甜瞬間在唇間蕩漾,清爽的脆嫩彷彿在齒間迴響,舌尖沾到濃郁

的汁水—-「哇!好辣呀!」櫻桃小口瞬時開到了不可思議的角度,哈哧哈哧吐出紅嫩嫩的

嬌舌,白嫩的小手扔下刀並做了手刀狀,飛快在吐出來的舌頭前煽動,可自己的小手太嬌小

了,雙手左右開弓。

「嘶嘶」她雙唇翻開,向口腔內抽著冷氣,氣流擠過閉合的密齒間,帶來些許清爽,

呲出來雪白的八顆小牙,如同經理要求的作出最可人兒的微笑那樣,順便帶出了連同粉白的

牙花子,可惜此時鼻子微抽,一雙迷人的桃花眼被生生擠壓成了指甲縫兒,還擠出來不受控

制的淚水,小臉蛋都被刺激的變了形啦。但不能否認,此時梨花帶雨的她萌蠢極了。

「這個辣椒怎麼這�衝!」吐舌搧風跳腳並未帶來些許緩解,氣急敗壞卻無計可施,「笨丫

頭,貪嘴!」懊惱的自責亦無濟於事。

自己從小就喜歡辣椒,二十幾年的辣的錘煉讓自認為對辣椒已經無所畏懼。沒成想今天,市

場上的普通但火紅誘人的菜椒卻輕而易舉的擊敗了久經考驗的傲嬌的嘴巴。

這種來自遙遠南美洲的獨特風味的蔬菜不依不饒地折磨著她嬌嫩的口腔,唇齒間的火燒火燎

如同無數舉著火把的小人兒在嘴巴裡狂歡,嘶哈喘氣絲毫不能緩解這份滾燙,卻如同鼓滿的

風箱在口中煽風點火,那尖銳的燒灼感混合著濃醇厚重的「後勁兒」刺激著敏感的味蕾,仿

佛與神經相對接,順著豐富的感官通道直搗天靈,在腦殼中肆意的炸響,驅散了所有的理智

和情感,裹挾著熾熱的元素幻化成滾滾洪流衝向四肢百骸,迅速佔領了軀體,剿滅了所有拼

死抵抗這份火辣的意志,在大汗淋漓中肆意的發酵增值,醞釀起濃濃的愛意,聚集,聚集,

如同燎原的烈焰,升騰,升騰,捲起滔天的火焰,再次向著所有的感官反戈一擊!摧枯拉朽

之勢頭再次激揚,蕩平了肉體,填滿了血脈,在馳騁間慢慢平息,沈澱,昇華被浸潤

的毛孔張開,緩緩釋放出辣的精靈。大汗淋漓,如同一場極致的冒險,平靜下來,被辣所改

造的味蕾神經乃至整個身體為止一震,好似整個身體的氣場被調動起來,舌頭在歡騰,雙眼

被迷離,所有的細胞彷彿經過了一場盛宴,又彷彿被洗禮,被那火辣迷人的風味再次勾引著

,渴望再來一次奇幻的受虐之旅!

這就是辣椒的迷人之處,使人欲罷不能,回味無窮!

「怎麼啦寶貝兒?咋成這樣了?」

看到急急忙忙扔下拖把跑過來的老公焦急的詢問,棱角分明的臉上誠實的寫滿了關切,讓人

看了心裡分外踏實。

「救星來啦!」她想。「嘶—快,快給我嘶—倒杯水!哈—嘶—」小手不停的扇,吐

出來的舌頭被辣的通紅,眼淚從眼眶中涓涓流出「你到底怎麼啦?老婆」寬厚有力的一

雙大手左右扶住了她纖削的肩。

「辣呀!嘶—水水水!快倒嘶—水–哈–」,他看了被辣紅了的媳婦,掃了一眼案板,

立馬排除了如刀子劃了手鍋蓋砸了腳油煙機碰了頭炒菜濺到油等一系列笨嘟嘟的老婆在廚房

裡常見的小事故,那�導致這個小妮子上躥下跳的唯一原因就是—

「偷吃辣椒了吧!嘿嘿嘿」一顆心放回到下水裡。「馬上!馬上倒水,我的傻老婆!」話音

未落,人已經衝到飲水機前。

「不要叫我老婆!嘶—要叫–嘶—我老婆大人!嘶–要涼水!」

水來了,「怎麼那�久!-嘶–辣死老娘了!」一口氣灌下肚子,辣味稍退,能夠忍受,但

是嘶嘶吸冷氣還是免不了的。

「再來一杯不?」「不要了,嘶–不那�辣了」。

他笑呵呵的看著被辣的狼狽的小妞,「再讓你貪吃,嘿嘿,報應了吧?」白嫩嫩的粉拳

迎面揮來,他笑著輕輕一讓,可愛的小拳頭砸在肩膀上,一點也不疼,就像是工作回家

疲憊時她貼心的捶背。

「討厭啦!人家都辣的著火了,–嘶–還在那裡說風涼話啦!」最喜歡她撒嬌的樣子了!

句句嬌嗔如同剛滿月小奶貓細爪上粉嫩的肉墊,輕輕地,柔柔地撓在心尖,喵!

微微一笑,一伸手就捉住了撒氣的粉拳,拇指輕輕熨撚著她手背細嫩白皙的皮膚,如同

天鵝絨般絲滑,右手變魔術般的從口袋裡掏出一塊大軟糖,一咬撕開包裝,向她的紅潤

的唇間送去,輕輕一擠,啊嗚一口,雪白的小兔牙輕柔的咬住了修長的手指,輕輕一頓



,雙唇一抿,連糖塊帶手指就含在口中,溫潤如綿。

舌尖淡淡一舔一吮吸,好似自己的魂魄隨著指尖都被面前這個可愛的小妖精吸走了。

捉著她的小拳頭,看著她的明亮的雙眸,彷彿一道閃電在這廚房的空中炸響,點燃了他們

之間的情慾。他知道今晚該做什麼了。但是現在

「剛擦地沒洗手呢!」他輕輕想要抽回手指,她加重了力度咬住不放,眼睛裡漸漸噴出欲

望的火花,不知是被那小小的辣椒絲點燃,還是這塊糖當了催化劑。

但是現在不行,因為他餓了,做那事必須要吃飽飯才能有戰鬥力,至少對他是這樣。有時

候,本能還是高過慾望。

「寶兒,你咬疼老公了」手指感覺到她的舌頭推動著軟糖,「乖老婆,送牙,聽話啊,乖,

快做飯吧,老公餓了」……「剛才我刷完你的鞋墊沒洗手」。唰,指頭順利的抽回,指頭上

沾著口水還留有她可愛的兔牙兒印兒。

把指頭放進自己嘴巴裡,輕輕一吮,她的味道和糖果的味道,酸酸甜甜的。「髒死了」她

含著糖塊含混不清的嘟囔,小拳頭再次招呼過來。老公手疾眼快,一把捏住她的俏挺的小

鼻頭,左右輕晃,嘻嘻一笑,看到她嘴巴含著糖塊,腮幫子鼓鼓的,小嘴微微嘟起煞是可

愛,親不自禁俯下身迅速親了一口,逃之夭夭。

「討厭啦!占人家便宜!」,「誰讓你那�可愛哦!寶貝兒,快做飯吧,你老公快要餓瘋

了」。

「就知道吃」她微微有點失落,「女人真的是奇特的生物啊,一塊糖就能夠燃起情慾,今

晚一定要和你共度良宵,榨乾你個大壞蛋哦!我真是個淫蕩的小妻子啊!」念及此,她的

面頰上不禁飛來一抹緋紅,比剛才吃了辣椒還要燒的厲害。

「辣椒!嘿嘿」看到切了一半的辣椒,還有旁邊摳出來的辣椒籽,她心念為之一動–

「要是辣椒能這�玩的話哼哼哼」一臉的壞笑,把眼睛都笑成了一抹月牙,半

個辣椒偷偷裝進口袋。

「該燜米飯了,還要凍點冰塊」

當天的晚飯吃得很香,在寒冷的冬裡辣椒帶給人的不僅僅是火熱。自己十幾年炒辣椒

的經驗不是蓋的,把老公吃的汗流浹背,辣的稀里嘩啦,但越吃越上癮,欲罷不能。

二人世界就如同這盤炒辣椒,熱氣騰騰,紅紅火火。看著他狼吞虎嚥,時不時辣的哀

嚎連連,時而高呼過癮,心中無比甜蜜。自己從小嬌生慣養四體不勤五穀不分,好不

容易學會做飯還就喜歡炒辣椒,雖然這個性子一點也不像辣椒,可是這十足的大小姐

范兒。

     ※ jkforumnet | JKF

勤快的老公很貼心,別人的老公大週末的不是出去打球就是窩在沙發上看球,而自己的

老公堪稱模範,不但賺取養家在行,更可貴的是愛家。幹了大半天的家務,把家收拾的

乾乾淨淨,照例晚上刷碗的活也放心交給他了,聽到廚房稀里嘩啦的碗碟相碰,慾火再

次升騰。

「趕快準備」到臥室褪去外套外褲,文胸也解開了,換上可愛的粉色睡衣睡褲,故意沒

有扣上排的兩個扣子,低頭一看,胸前兩個雪白的白兔微微探出,輕輕一抖,顫巍巍的

彈性十足,甚是誘惑;舔舔嘴唇,把頭髮披散,稍稍揉亂,一甩頭,飄逸如絲,對著鏡

中自己拋了個媚眼,挺胸翹臀,微微閉眼嘟嘴,一個飛吻拋給鏡中的美人兒,反彈回來

擊中了自己,瞬間就醉了!

「我會不會有自戀的傾向啊」雙頰泛上紅暈,紅撲撲的猶如某種倒黴的水果。

「趕快上廁所」,坐在馬桶上,尿尿前伸手一摸,淡淡的蜜汁早已泛出,不禁更加期待

即將到來的暴風驟雨。

「差點忘了!」她想起那個邪惡的小計畫,拿出傍晚把自己折磨的欲生欲死的那半段辣

椒。

再次權衡了一下,感覺這個計畫還是可行的,而且能夠帶給雙方從未有過的刺激感受。念

及至此,小心臟砰砰砰的加壓,壓力之下下身的潮水更加氾濫。

「嘿嘿,親愛的,就讓老婆我帶給你地獄般的快感吧!」一狠心,用力捏開了辣椒,火辣

辣的汁水塗滿了小手,「親愛的,晚上給你來道你老婆的拿手菜–辣子雞」。

可是這辣椒太辣了,沾到手上都感覺到火燎燎的痛,去洗了一遍手,用舌頭舔了舔,辣味

沒有那�霸道十足,但是刺激綽綽有餘,這才放心的去準備。

來到廚房,打開冰箱,冰塊尚未完全凍硬,但可以使用。取出一半盛入杯中,看到丈夫還

在水池邊忙碌,高大健壯的身軀彎下腰,一根一根的仔細的刷著筷子。

端著盛滿冰塊的杯子,慢慢走向丈夫,他回頭看了一眼,「夫人那,這�早換上睡衣,莫

非要早早休息了?看著月色闌珊,正直良辰美景,若娘子早早睡去,豈不辜負了這」

邊說邊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從背後靠在他身上,臂膀從後環著他的腰,豐滿的肉蒲團壓在他的背上,下巴支撐在他的

肩膀,輕輕吸,品味著他身上青春夾著成熟的氣息。一歪頭,利用他寬闊的肩膀扶了下眼

鏡,環著腰小手一捏他肋下的皮肉,他條件反射地收緊肌肉,輕哼一聲,這是他的溫柔穴

,百試百靈。

「少貧嘴,酸死個人!」輕輕咬一口他的肩膀,寬厚,堅韌。

「限你5分鐘內收拾完畢哦」轉身,如同教練鼓勵上場的隊員那樣調皮拍了老公的健

美的屁股。

(ps:以下內容有部分性愛描寫,可能會對您造成不適,謹慎觀看)

靠躺在沙發靠背上,雙腳支在茶幾上,邊看著電視邊盤算即將實施的刺激的玩法,一邊

看著老公掃地拖地餵魚。十五分鐘過去了,他拉上窗簾,疲憊的栽倒在右側的沙發上。

「老婆,給我三分鐘,歇會兒」。但是,他下身支起來的小帳篷出賣了他。

「三分鐘太久,你老婆我都沒興致了,唉」

「好寶貝兒,別呀,就一分鐘,好嗎!一分鐘」。哪裡給他解釋,剛才在心裡盤算預演

的玩法早已經讓她慾火焚心,恨不得立馬把老公摁在身下一通狂暴蹂躪,可是那樣太破

壞美感了,要慢慢的,一點一點誘惑他,一定要自制!聰明的女人一定要能控制住自己

的內心!

微微一笑,她往下躺了趟,給自己換個更舒服的姿勢。輕輕挺胸,兩團白玉呼之慾出。

「老公,我的腳好累哦,你幫我舔一舔啦!」把腳丫挪到了老公身邊,要知道老公最吃

這一套。

不出所料,他衝著自己這邊歪倒,雙手接住了這一雙迷人的小腳。穿著雪白的襪子,襪

子底部微微泛黃,但不甚明顯,把臉埋在足底,有些潮乎乎的。深吸一口氣,女孩子的

腳很乾淨,細膩的肉香混合女生獨有的臭襪子的味道,令人心曠神迷,心醉不已。

用牙齒尖銜著雪白的襪子輕輕褪下,鼻尖蹭到腳背細膩的肌膚,一股原始的衝動湧上心

頭,想要永遠變成她秀足下的鞋子,永遠緊緊貼著她的美足,愛護它保護它,直到海枯

石爛。

仔細玩賞,她的腳丫是典型東方女子的腳型,整體修長,白嫩,腳掌瘦,幾乎不盈一握

,纖巧的血管若隱若現,腳踵細巧,腳趾纖長柔弱無骨,五枚可愛的腳趾白白的,整整

齊齊碼在腳掌前端,大拇指平直伸出,其他幾個趾頭依次遞減,既不突兀,又顯得規整

有致,腳趾前端微微彭起,肉呼呼的呈現蘋果紅,可愛的趾甲珠光玉潤,飽滿豐盈。

伸出舌頭,不敢褻瀆這一雙美腳,捧著它如同捧著自己的心肝,輕吻著腳背,柔嫩如雪,

再往下,聞著腳趾,迷醉的腳香吸入肺中,直接被催化合成了慾望與激素,碩大的陰莖

完全勃起。

伸舌頭橫著,從大腳趾到小腳趾掠過,彈在舌尖有如撥動琴弦般美妙,把腳趾含入口中,

舌頭挨個品味。個中奧妙只有丈夫方能體會。那時他們還在熱戀,她總是抱怨腳丫冰冷,

他就每天為她泡、搓、按、揉,本身就戀足的他每天面對著這一雙絕美的誘惑,要頂著

多大的壓力才能夠控制自己的內心的慾望啊!

但他沒有褻瀆她對他的信任,直到那天她問道,腳這�髒,每天揉自己這雙臭腳不嫌棄

嗎?

他回答:在我心中你是最聖潔的,我願意終身做你的鞋襪。

結婚後,他終於品嚐到了她的腳的滋味,而她的腳自此再也不冷了。每次激情,只要她

祭出自己這雙小腳,就一定能夠把他的心踩在腳下,屢試不爽。但是他享用完自己的腳

就堅決不和他接吻了,雖然她也喜歡腳丫被舔噬的快感,但她還是傳統觀念,認為腳丫

是髒的。而他則要徹底改變她的觀念,這可不容易。

伺候完她柔嫩的腳丫,一路向上,開始啃她的小腿,此時這小妞早已舒服的呻吟不斷,

雙手不停撫摸自己的左乳。

他修長有力的手指輕輕按向妻子的下體,「嗯」,她嚶嚀,「小淫娃」他笑著,隔著睡

衣輕柔撫觸她的陰部,時而擰一下,摁揉一會兒,隔著睡衣再揪住她的小唇輕輕向外拉。

「等一等」正在嬌喘的妻子突然坐起身,雙頰紅撲撲的,口中嬌喘嚶嚶。

「怎麼了寶貝兒?」他也坐了起來,「老公,我要吃雞雞!」伸手摸向他的下體,小巧的

手兒都握不住他那碩大的雄性器官了。

「寶貝兒,今天怎麼啦?怎麼這�主動,平時你可不願意的哦」

「嘻嘻,人家想犒勞犒勞你嘛,老公你忙了一天,雞雞也累了,讓我給它打打氣舒服舒

服,好嗎,好老公」

根據歷史上的經驗教訓,他意識到古靈精怪的老婆可能又想到什麼花樣了,但是是什麼

呢?一見到老婆紅瑩瑩的櫻桃小口,想到在她口中嬌舌蠕梭,吸舔吮嘬,那滋味彷彿重

入九天瑤池,直教人升騰魂魄,酥骨化神吶!「

老公你躺下別動,老婆好好慰勞慰勞你的小兄弟!」褪下他的衣褲,健美的肉體橫在面

前,飽滿的肌肉讓人忍不住想一口咬將下去。

嚥了口水,她看到丈夫那碩大的凶器瞬間彈了起來,如擎天玉柱,如定海神針;暴突出

來的血管盤軋,赤中帶青,碩大飽滿紅嫩的龜頭老氣橫秋地昂揚其上,傲視群雄。

昨日把陰毛刮了,所以那裡顯得十分乾淨;馬眼上佔有一滴晶瑩的液滴,看著平日裡把

自己陰道填充滿滿的大傢夥暴露在眼前任自己擺佈,不由得再次嚥了口唾沫,小口一張

,向著那碩大的人中撲去,嚶嚶小口只含住了吹脹的龜頭罷了。

淡淡的充滿雄性激素的尿騷味–被戲稱為「男人味」直直衝入鼻竅,吸入體內,被情慾

催得高漲的身體分泌出來的種種奇特的化學物質巧妙地捕獲,神奇的轉化為無所不摧欲

火,遠遠勝過辣椒所帶給感官的火辣辣的刺激與享受。

含在口中的雞雞彷彿在舌頭的刺激下更加脹大,微微顫抖,彷彿即將出擊的毒蛇,蠢蠢欲

動,想要衝擊進入更深的秘境,也就是自己的喉嚨。

     ※ jkforumnet | JKF

看出他忍不住要在自己的口中突刺,她機靈的吐出凶悍的性器,乾脆改成舔吧,粉嫩的小

舌頭從下到上,細細的品味著把自己操的翻白眼的大傢夥,從飽滿的蛋蛋到紅潤的龜頭,

再到柔嫩的馬眼,一上一下細細耕耘,濕潤了每一塊肌膚。

此時的丈夫,被她的牙齒、嫩舌、溫暖的口腔、緊緊包裹的粉唇肆意享用,自己的分身十

分受用,閉著眼不由得仰起了頭,腰下用力,努力前突配合著盡情吮吸自己的小妖精,

連帶著靈魂飛昇天外,遨遊九霄。

正欲成仙之時,突然,一陣奇異的感覺順著雞雞敏感的神經傳遞到大腦。心一驚,立馬坐

起來,原來妻子用手給他可是為什麼感覺被擼過的地方熱乎乎的呢?還有淡淡的火辣辣

的味道?

「怎麼了親愛的?我弄疼你了?」「沒有,就是覺得怪怪的」。

「寶貝兒,怎麼用手了呢?再給我舔舔好不好?」。嬌媚的可人兒不答話,狡黠的大眼

睛直勾勾的盯著他,可愛的臉蛋下憋不住的壞笑,柔弱無骨的雙手還在不停地撫摸著剛

才被舔噬的–一股不祥之感順著他的雞雞油然而生–火辣辣的灼燒,並非是胯前這個迷

人的小妖精的口舌造成的,而是她柔媚的小手,還有晚餐時候的—-

「寶貝兒,你做完飯洗手了嗎?怎麼這�辣!」

「老公,你的反應好遲鈍哦!怎麼樣?這份火辣辣和你的胃口嗎?晚上給你做辣子雞怎

�樣?」

「啊?你不是故意的吧?好燙!這是謀殺親夫的節奏啊!」

嗚嗚哀嚎,他捂著雞雞在沙發上鯉魚打挺、驢打滾、呂洞賓打狗、各種的翻騰,手的熱

度給這份炙熱火上澆油,雞雞在火燒火燎的刺激中膨脹到了巔峰,龜頭充血到紫紅紫紅

,青筋暴起,虯龍髯虯張牙舞爪,如同一條即將被引爆的爆破筒,又像是一條瘋狂的掘

進機,想要順著陰道一路摧毀下去

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那位調皮的美嬌娘捂著嘴巴笑得花枝亂顫前仰後合,等等,捂著

嘴巴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嘴巴上的辣讓她從狂笑中清醒過來,看著狼狽的老公又是搧風又是吹氣的給他的小兄弟

降溫解辣,感同身受。凡是要張弛有度,給他的刺激差不多了,要是再不採取措施,恐

怕他會忍不住揮刀自宮的。

「老公表怕!我來替你解!」從杯中撈起一塊冰塊,連冰帶水含了一大口,寒冰的刺激

讓牙齒痠痛,冰塊抵到上顎,那寒氣讓腦殼發暈,實在堅持不下,一口咽掉冰水,吐掉

冰塊,帶著滿口寒氣,包裹上了他被辣椒蹂躪的紅腫的雞雞。

「轟」,腦中一片轟鳴!火辣地獄瞬間就被寒冰驅逐,剛才還在煉獄中煎熬的雞雞一下

子被打入天堂!

刺骨的寒彷彿變成春日裡縷縷清風,又如夏日裡清甜甘冽的山泉,還似那冬日中的一抹

寒陽,被驅散了辣意後說不清的舒坦!

火熱漸漸退去,冰冷如寒流般裹挾了上來,本已在辛辣刺激下暴漲的性器猶如燒紅的鋼

鐵澆上一盆冰水那樣淬了火,愈加剛硬,那冰火兩重天的刺激下,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

猛獸,一把將可愛的小妖精抱上沙發,一個鷂子翻身,猶如餓虎撲羊,將那軟媚無骨的

嫩肉壓在身下,手上加力,睡衣的扣子紛紛崩落,露出一雙美豔無比的雙乳。

在此偷個懶,借一闋古詞描寫:「擁雪成峰,挼香作露,宛象雙珠,想初逗芳髻,徐隆

漸起,頻拴紅襪,似有仍無,菽發難描,雞頭莫比,秋水為神白玉膚。還知否問此中滋

味,可以醍醐;羅衣解處堪圖看,兩點風姿信最都,似花蕊邊傍微勻玳瑁,玉山高處,

小綴珊瑚,浴罷先遮,裙松怕褪,背立銀紅喘未蘇。誰消受,記阿候眠著,曾把郎呼。」

再向上看去,烏黑青絲如漆,肌膚如玉,美目流盼,櫻唇含笑,笑靨如花,明豔不可方

物。「寶貝兒」深情呢喃,吻向紅火如椒的雙唇。

「討厭!髒死啦!剛舔過人家的腳,還要親嗚嗚」

一番深情,兩人幾欲缺氧,交換的唾液富含豐富的信息素,也包含著火辣辣的濃郁的愛

意,徹底點燃了彼此。

「寶貝兒,冰塊還有嗎?」

「有啊,怎麼了老公?」

「嘿嘿,想不想體驗一把煉獄飛昇到天堂的感覺?」

「老公你再說什麼啊?啊!輕點插哦不要啊,好辣呀!你個大壞蛋,辣死老娘了!

輕點插啊!哦—快去給老娘洗雞雞啦!喔嗯好熱哦不要停快

停!冰塊,老娘要冰塊!快要到了老公用力啊」

又是週末。

「寶貝兒,晚上吃什麼?」「辣椒」「」「怎麼了老公,不愛吃辣椒了�?」

「愛死了!別都切了哦,記得留一塊」

………

「今天的辣椒怎麼這�辣啊!呀,老婆,你記得凍冰塊了�?」

「啊呀!對不起對不起!老公,我忘記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