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菸的時間

一根菸的時間

本篇最後由 yingman 於 2016-8-25 10:24 編輯

  他靠在窗戶旁,對著外頭吐了一口菸。這根菸抽完,他就會離開

,這是我們的默契。

  我還眷戀著有他氣味的被窩,淩亂的床鋪顯示這裡不久前有場翻雲

覆雨的激烈性愛。

  「今晚,別走?」

  他看著我,吸了一口菸。接著轉過頭,對著外頭笑著。

  「協議,別忘了。」就在菸熄滅後,他這樣說著。

  -

  只做愛,不談心。

  那時候是我們第一次上床,他說的話。不可否認我的確有性需求,

而大部分的男人都不敢如此主動。

  看見他的第一眼你的確是我的菜,天菜的那種。我喜歡他的眼睛,

和你無意卻隨時帶電的眼神。

  他將我帶回家,甚麼都沒多說的就開始做愛。不得不說在前戲時我

已經高潮了數次,因為他的溫柔。我很享受他在我身體裡進出的感覺

,讓我擁有當女人的美好。

  這也是為甚麼我願意一而再,再而三的和他做愛。

  他事後點了一根菸,對著窗外說了幾句話,我沒有聽清楚卻也沒有

多問,因為他感覺像是對著自己訴說些甚麼,而不是對著我說。

  「只做愛,不談心。」他轉過頭來看著我,我點點頭。

  那是一個美好卻虛幻的開始。

  -

  我從未過問他的生活,即使我們一周至少見面一次。他有他的世界

,而我也有我的生活。

  至少我是相信可以純做愛的那種砲友,也或許是叫會做愛的那種朋

友。這樣好聽點。

  我日復一日的上著班,睜眼閉眼,吃飯睡覺。周末時挑個一個下午

或是晚上的時間,盡情地尋找身體的歡愉。

  至少我覺得這樣的生活沒什麼不好。有吃有睡有高潮。

  別問我為甚麼不想好好的佔有他,因為我連自己也找不到原因。也

或許是我選擇遺忘這個問題。

  我不是飛蛾,我不撲火。

  我們習慣了這樣的日子。會改變的就是地點而已。

  不變的是,他總是會在事後抽根菸,接著送我走,或是自己走。他

抽菸的時候我總是躺在床上看著他的背影,似乎有些沈重。

  我沒有問過他的感情狀態,或是除了自己以外還有跟誰做愛。自討

沒趣。

  我已擁有他幾個小時為樂,又何必破壞到連幾個小時都沒有。

  除了做愛之外,有幾次我們也會出門晃晃。他開著他的GOLF,我順

其自然地坐在副駕駛座上面。

  他是個不多話的人,他會叫我拿起CD,看喜歡哪片就聽哪片。而

我總是笑著這年頭誰還會用著CD來播歌。

  而晃晃,就真的是晃晃。沒有牽手,沒有擁抱,也沒有多餘的接吻

  我看得出來他是想要有人陪,卻又在我身邊保持沈默。他喜歡海,

所以常帶著我來到海邊。他喜歡讓浪拍打在腳踝上,感受海水的冰涼

。他喜歡對著大海點一根菸,吸沒幾口後就往海裡丟。

  而我只是在身旁看著,聽著海浪,聞著鹹鹹的海味。

  -

  不做愛的時候他就是一個不喜歡說話的男人,即使做愛的時候話也

不多。但我們卻從來不曾感覺到尷尬。

  他在我身上尋找到平靜,而我也在他身上尋找到依賴。僅止於那幾

個小時。

  我從來不曾要求過他做些甚麼,除了做愛時叫他快一點,深一點。

其他那些太落於俗套,更何況他看起來就像個怕麻煩的人。

  即使,有時候一個人吃飯的時候會想起他。有時候一個人看電影的

時候會想起他。

  也只有想起而已。

  我們是會做愛的朋友,我總是這樣告訴自己。他給我的,就是那根

菸的時間。

  -

  那次他發了神經問我要不要去澎湖,我差點以為我該去看個耳鼻喉

科還是甚麼的。

  「就花火節很漂亮。」他講話依然是這個調調。

  「噢,好。」我想也沒想的就答應,反正休假還有剩,不休白不休

  挑訂了日期,選好了民宿,搭上了飛機。這感覺很奇特,畢竟我們

都是那種不會喜歡出遠門的人。

  那次搭飛機時緊緊握著我的手,我才知道他對飛機有恐慌症。雖然

我不太懂那為甚麼還要搭飛機。

  藥效發作時,他已昏睡在機上,即便如此,他的手還是緊緊握著我

。有些異樣的感覺,有點不敢置信我們之間的親密。

  也是,我們做愛了那麼多次,卻連牽手都沒有。詭異的世界,我下

了這個註解。

  下機前他終於醒了過來,也總算放下我的手。不知道為甚麼的,卻

有點空虛的感覺。

  不該有的情緒,我敲敲自己的頭。

就馬上撲在床上,這是他難得的幼稚舉動。

  「還好嗎?」我問,拍拍他的背。

  他轉過身接著抱我到床上,然後開始瘋狂的接吻著。慢慢地剝去我

的衣服,親吻我的耳垂。

  雖然以往有去過別的地方做愛,像是旅館之類的,但是今天就是特

別敏感。他肆意的解開我所有衣服,然後用力的插入我身體裡。

  我沒阻擋他,即使他忘了帶上套子。女人有時候也是會理智斷線的

  完事後他異常的沒有點根菸,而是直接躺在床上睡著。而高潮後的

我躺在他手臂上,這是我很難得的機會可以在做完愛之後躺在他身邊

  卻有些,失落感。也許搭飛機太累吧,腦袋有些詭異的想法,我猜

  -

  我不否認在那三天我是快樂的,極度,快樂。那是我們最多話的三

天。

     ※ jkforumnet | JKF

  情話,屁話,瞎話,卻沒有真心話。我沒提,即使他有時候的表情

有些凝重。

  只做愛,不談心。我還記得。

  當別人看著花火時,他是看著海。好像再絢爛的煙火,也抵不過平

靜的海。

  他看著海,我看著他。

  最後一顆煙火上空。隔壁的情侶熱情的擁吻著,而我只是背對著他

,他甚麼表示都沒有。



  待煙花散去,四周恢復黑暗。我輕輕地走向前從後面抱著他,即使

我知道這舉動或許對他太過多餘。

  他很自然的被我抱著,然後從口袋裡拿出菸盒,點起了一根菸。他

沒有抽,而是點著讓它靜靜燃燒著,然後菸蒂掉落。

  熄了菸,他轉過頭來告訴我該走了。我點頭,讓他載著回到了民宿

  這一夜,我們沒有做愛,而我卻異常清醒。我知道他沒有睡,因為

偶爾會聽到他的嘆息。

  不做愛的我們,那是甚麼。朋友?情人?陌生人?

  我沒有答案,也找不到答案。

  他起了身,又走到窗口前點了一根菸。等著這根菸熄滅之後,他走

出了房門。我不知道他去了哪裡,因為我只負責做愛,其他的我不去

想。

  也僅僅是不去想而已。

  我看著他遺落在床頭櫃上的手機,我自私的打開螢幕。是個美麗的

女人,長直髮,大眼睛,配上笑起來會瞇成一條線的迷人眼神。

  我感到驚嚇的並不是這個人的存在,而是她的笑容與我有那份的相

似。就當作我自己天真的以為吧,我試圖安撫自己。

  我關上了訊息,講實話裡面並沒有甚麼值得我看的。而就算有我值

得看得,那我又該拿甚麼身分去質疑?

  我放好了手機,假裝自己已經熟睡。我不知道意義在哪裡,因為我

睡著時他也還沒回來。

  -

  醒來之後我看著他在浴室刷著牙,然後對著我笑。我沒有意識他是

多久前回來的,也忘了昨晚到底有沒有做愛。

  整理好行李,準備回程搭機。在機場裡他突然冒了一句:「她美嗎

?」

  我不知道他怎麼會知道我拿起他的手機看著,不過也相信他沒有傻

到哪裡去。

  「摁。」我回。

  「笑容跟妳挺像。」

  「哈。」看來並不是我的自以為。

  「她叫燕蓉。」

  我期待著他會多說些甚麼,但是他講完名字之後似乎就打算結束這

話題。我還是沒有多問,我一直扮演好自己應該有的角色,演出屬於

我的戲分。

  飛機起飛,而他再度握緊我的手。

  我將另外一隻手包住他寬厚的左手,對著他微笑。

  「別怕。」

  而那瞬間,他的淚水就這樣奪眶而出。

  -

  回來之後的生活仍舊一成不變。沒有想像中的進階,也沒有可能的

衰退。

  還是一樣,日復一日。

  我沒有思考為何我們從來不曾試圖交往,畢竟這問題太傷腦筋。更

何況,任何表示都沒有的他,我豈不是在庸人自擾。

  偶爾下雨,我會問他可不可以開車載我,接著我們會回家做愛。偶

爾失眠,我會問他要不要來幫我泡杯牛奶,接著我們會做愛。偶爾心

煩,我會問他可不可以來給我打幾拳,接著我們會做愛。

  時常,做愛。

  我已經分不清楚情人和會做愛的朋友之間的差別,情侶該做的事情

我們一樣不缺。但我有時仍會心情空虛寂寞覺得冷。

  連自己也搞不清楚為甚麼。

  我有嘗試過交男朋友。過了一個月後男朋友在我家找到用過的保險

套大喊我是破麻,接著我就被封鎖。我也有嘗試尋找其他砲友。發現

試過一次之後完全無法享受性愛的樂趣,於是我就封鎖。

  到底我們,是甚麼關係。我不懂,也不明白,我討厭鬼打牆的感覺

,非常。

  -

  這天他依然來我這裡做愛。這天他依然在事後抽了菸。只是這天他

告訴我可能就這樣了。

  「怎樣?」

  「這樣。」

  該死的屬於他的風格。

  「今晚,別走?」這是我第一次鼓起勇氣對他這樣說。

  他轉頭看著我,吸了一口菸。接著轉過頭,對著外頭笑著。

  「協議,別忘了。」他聳了肩,一臉不在乎。

  「我想我愛上你了。」

  他沈默著,可能沒有預料到我今天會這樣突然的表達心意。

  「妳懂甚麼是愛?」過了一段時間,菸熄了,他沒有轉頭,只是輕

聲說著。

  「我不知道。」

  他拿起了皮夾,掏出他的身分證。我看著配偶欄三個大字:林燕蓉

  他抽回,接著點起難得的第二根菸。

  我愣愣地看著他,像是被抽光了空氣那樣。我必須承認我心很痛,

和那滿肚子的酸。

  即使我很想否認我對他的所有依賴,和每每的眷戀。

  「前年的這時候,海浪捲走了她。」「在澎湖。」「在我眼前。」

「一年後我遇到了妳,很像她。」「但我愛她,不想再愛任何人。」

  斷斷續續的,像是陷入痛苦的回憶中。菸熄了,而他也拿起了他的

東西準備離開。

  「就這樣?」我抓住他的手,不想讓他離開。

  「摁。」

  最終他還是離開了,帶走任何東西的那種,包含我的情感。像是賴

以為生的呼吸器被拔去的那種感覺。

  -

  我來到這個沙灘,但是這次是我自己一個人。他斷了聯絡,就像是

從這世界上消失一般。

  我在沙灘上坐著,偶爾起來走走踏著沙。就在我走在沙灘上的同時

我看到了一個紅酒瓶,基於好奇心我將它挖開。

  也許命運奇妙地就在這裡。

  裡面很多紙條,因為瓶口被軟木塞塞住所以並沒有任何破損。有些

稍微泛黃,有些則是缺口仍新。

  「燕蓉,對不起。」「另一個世界,還好嗎?」「我很想妳。」「

帶來的女孩和妳很像對吧?」「放心,我不會愛上任何人,除了妳。

」「如果我愛上她,我就會離開她。」「燕蓉,我是不是很不好,有

了妳還愛上別人。」

  我止不住顫抖的雙手,和淚流不止的眼睛。我將紙條一一捲起,並

放入瓶內。

  「偷看別人東西是不好的。」那聲音,就在背後。

  「愛上別人,就離開,那就很好嗎?」我哽咽著,倔強的不想回頭

  他沈默著,看著炙熱的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