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交合

野外交合

我就親眼看到幾個老娘們將機務隊一個拖拉機手按地上,七手八腳往他褲襠裡塞雪,當然嘻嘻哈哈中人人將他陽物摸了幾下,這種願打願挨的事誰都不虧。

下鄉第二年,麥收後開慶功大會,會後放電影,紅燈記,一個大屋,人滿滿的,前面坐,後面只好站了,我恰好擠在最後一排的後面,凳子是木頭疙瘩,沒靠背,後面人拚命擠,前面的也貼著了,七擠八擠,電影開映了,我前面褲襠部位緊緊貼著一個娘們,看不清是誰,但一定是女的,而且肌膚豐腴,隔著單薄的衣褲,清晰地感到肉體的彈性,我的老二隔兩三層布緊貼她的背,由於人們擁擠摩擦,漸漸我的心思離開銀幕,注意在那女子身子上,年少慾火旺,難得的異性肌膚接觸,使我陽具迅速硬起來,我調整一下位置,伸手悄悄解開褲洞讓勃起陽具伸出來直接壓在女人背部的確良襯衣上,她感到了,也可能猜到是什麼,但她沒有轉頭看我,也沒任何表示,偶爾動一動,反而加強我的快感,我想像著進了她身子,同她交媾,立刻,陰莖根開始抽動,精液射在她背上。黑暗中她反手一把抓住我正在蠕動著射出余精的還未軟下的陽物,我嚇的幾乎沒氣了,頭腦中一片空白,完了,她只要一叫,人贓具在,我就完了。我絕望地等她宣判我死刑。但漸漸感到她沒有叫,她緊緊抓著,但似乎在猶豫在思考,幾分鐘後我知道她作了決定,她若無其事地繼續看著電影,但黑暗中輕輕捏著玩弄起我老二來,她手上她背上我褲子上都是粘稠的精液,但她近乎是溫柔地玩弄我陽具,射完精的肉棒又硬起來,幾次,她想翻開我龜頭包皮,都沒有成功。我仍然在恐懼中,因為她隨時可揭發我,全在她一念之中,我第一次感到命運掌握在別人手心裡的悲哀。

電影放完了,隨著人群的湧動,她放開我老二,趁我慌忙整理時站起來面對面看著我。我這才看清是畜牧排放豬的娘們,聽說這娘們很浪,勁足,但誰都說不出個具體事,平常她同哪個男人都愛理不理的,男人們是憑著一種說不清的男性感覺議論的。黑頭裡她狠捏我屁股一下,說,明天中午到牛頭山邊小樹林去。扭頭就走,黑暗中沒人會注意她背上的精痕。

麥收後隊裡連放三天假,所以第二天都美美的睡了個懶覺,隊裡單身食堂開兩頓飯,上午9點,下午4點。我心裡有事,睡到8點就起來了,吃了早飯,藉口出去玩,和同學打個招呼就溜躂著往牛頭山走去,我們這裡是大興安嶺腳下的草原,由於開墾種糧,西面已是農田,我們農工平時總往西走,東面遠處是大山,近處是山包丘陵,牛頭山在5,6裡地開外,草地樹林相間。太陽暖洋洋照著,不知名的小鳥唧唧喳喳叫著,隨風飄來一股股草香。一個小時走到那裡,一路上一個人也沒遇上,休息天,誰來這裡?

坐草堆裡,迷迷糊糊睡著了。      ※ jkforumnet | JKF

突然感到有東西在身邊走動,睜眼一看是幾頭豬,哼哼著找吃的,那娘們站在那裡手裡輕甩著放豬鞭看著我。一條黃毛大狗傻乎乎的站在她腳邊。我聽說她從不休息的,今天沒有我的事也會出來,但不會這麼遠。她揮揮手叫大狗去看著豬群,就坐在我身邊,半倚棵小樹。笑迷迷的,我第一次這麼仔細看她,俊俏的臉上水汪汪的大眼睛,臉蛋、裸露的手臂曬的黑紅黑紅。不知是走的熱,還是……薄薄的從城裡買來的粉紅色的確良襯衫胸口三個扣子都開著,清清楚楚地露出裡面雪白肌膚,一對大奶子漏出一半,眼光有點淫蕩的味道。他告訴我丈夫帶兒子去父母家了,這些豬天天要放的。又說,你膽子真大,流氓透了(沒有再流氓的了,這是她當時原話),要是我當時叫起來,你怎麼辦?我說當時昏了頭,不知怎麼會做出這種事來。我請她原諒。原諒不原諒好說,我救了你,你怎麼謝我。我答不上來,她格格笑了,笑得很好聽,臉蛋美極了,對於很少和女人說話的我,只覺得她美若天仙。雖然她身上飄來一股豬的味道。



她站起來四下看看,又坐下離我更近,笑著對我說,你的東西真大……來,再讓我仔細看看,我這才明白她的心思,她還想……我激動的幾乎不敢相信有這種好運!立刻解開褲帶,脫下褲子,讓陽具裸露再她面前(老流氓了),將自己陽具露在女人面前讓女人看心裡有一種極大的滿足,這是露陰癖。我承認我有。在娘們前將勃起老高的生殖器露著,心理上刺激的很!她毫不害羞地用指頭捏著肉棒,翻來覆去看,真大真大,對了,昨天我翻你龜頭怎麼翻不開?我不明白,看著她,她見我真不懂,嘆口氣,還是孩子。你知道嗎?男人和女人幹這事時要翻開包皮,露出龜頭,男人才舒服,否則很痛。你沒真和娘們幹過吧?我搖搖頭。好吧,我給你看看。說著,她讓我仰面躺下,慢慢翻包皮,我包皮太長,17年來沒翻開過,很痛,我一叫她就停,然後再輕輕試,我見她額頭滲出細細的汗珠。終於翻開了!她吃驚地叫起來,我看到翻開的龜頭上佈滿淺黃色塊狀厚厚的包皮垢層積物,發出熏人的臭氣。

她想了想,將包皮復原,讓我提上褲子,跟她走,彎過樹林,有一條深深的小河溝,下到溝底,流著一溪清澈的水,她讓我脫光衣服,赤裸裸地坐在沙地上,兩腿分開放在暖暖的水裡,陰部對著水面,她也脫去鞋襪,脫去長褲,站在水中,再次小心翻開包皮,(這次好翻一些了),把陰莖壓在水裡泡著,硬了的陰莖總要翹起,她兩手握著輕按入水,要我放鬆,漸漸陽具軟了,泡在水裡,她將泡軟的汙垢一片片用指甲扡下來,一點點擦洗幹凈,足足一個小時,終於裡裡外外象洗一隻拔了毛的雞一樣洗幹凈了。她分著腿蹲著,短褲太鬆,這種肢勢使的褲襠裡穴緊貼著薄布,隱隱可見,而褲管松出看進去大片陰毛毛絨絨的,春光四潟,她自己沒注意,可我忍著微痛看了近一小時。最後她終於發現我的目光了。想看嗎?想!等洗完。

洗完了,她似乎忘了許諾。我穿上上衣,但仍光著下體,眼睛緊盯著她半裸露的身體,催她脫衣,她嬌笑著脫去上衣,把衣鋪地上,躺下,讓我摸她奶子,我拉她褲頭,她死命不允,說一定要先摸奶子。我雙手開弓在她兩隻高高隆起的奶子上百般蹂躪,她舒服的閉起眼睛,我俯下頭用嘴、鼻、舌頭、牙去含、舔、刮、咬。弄得她嬌喘虛虛,不可自製。終於這些聲音引來了第三者——那條黃毛大狗。大狗下溝來站在邊上,看我蹂躪它女主人,它看出女主人似乎很愜意,所以並不對我發難(當時我赤身露體,一點防禦也沒有,如果它誤會了,一口咬下我老二也說不定)。最後女人受不了了,幾乎撕扯著將褲頭拉下來,叉起分得開開的雙腿,讓我看!!!哇,我第一次真正見到女人的祕穴,幾乎暈過去了,我帶著喘不過氣窒息的感覺,貪婪地盯著那蚌合形的隱祕處,絨密陰毛中肥肥黑黑的陰唇微開著小口,一絲發亮的淫液從小口中流出,掛在陰唇邊的黑毛上,這娘們除了臉、手臂,凡有衣褲遮蓋初肌膚光滑白凈細膩,惟獨陰戶又黑又肥,那一個男人都熬不住如此強烈的性誘惑。我用手指去摸,她混身一震,將腿分的更開了。她定定看著我,說,你看,摸,都可以,可就是別進來,我沒避孕,這幾天是危險期,會懷孕的。停一停,又說以後有機會的,我會約你。

我答應著,繼續摸著大小陰唇,當指頭插入她陰道時,她淫蕩地哼叫起來……      ※ jkforumnet | JKF

射精結束後,大黃狗的陰莖軟下來,肉塊變小,鬆開陰道,狗退出陰莖,站在女主人身邊,輕輕叫了幾聲,看著昏睡不醒的性伴侶,伏下身子,用舌頭細細舔起自己變軟縮小的陰莖來,舔幹凈,又起身伏在女人腿邊,將女人裸露的性器舔幹凈,女人身在微微動著,享受著交媾完的周到服務,雙方配合默契,肢勢動作熟練,看得出兩者的性關係有很長歷史了。一個女子,養著這麼條通人性的狗,時常可在這無人的野外享受淫蕩性交,滿足自己和愛犬的性慾(讓犬奸也是滿足犬的情慾),是人和自然最好的結合了。

可我怎麼辦?      ※ jkforumnet | JK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