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些年的日逼經曆之廈門旅 (1-2)

我這些年的日逼經曆之廈門旅 (1-2)

本篇最後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於 2016-7-7 12:22 編輯

 2014年吧,時間沒去記。

  那年我22歲,獨自去廈門,打算來這邊看看有沒有發展。

  剛下動車,我就徑直找了公交車去了翔安區,早在網上找了工作了,是一家台灣的電子廠。

  到了廠那兒,跟著一群人在門口排隊,等候通知。

  期間同一批的人建了個QQ群,我也加進群了,出門在外,人際關系很重要。

  後面有人喊我們進廠培訓,講解一些規定之類的,這些瑣事就不細說了。

  就這樣,我在這家廠�上班,開始我的打工生涯。

  在台灣人的廠子上班是壓抑的,進廠需要把手機交到專門的收納櫃,不許交頭接耳,每天一小時吃飯兩次飯,每次半小時,吃完就上班,晚上10點才下班一天下來整個人都累的半死。

  這天我這車間沒貨,晚上8點就下班了,終于可以早點休息的我,興沖沖的回宿舍。

  宿舍是集體宿舍,走路過去15分鍾吧。

  到了宿舍我才想起我沒鑰匙,因爲我這房間鑰匙不夠,需要自己去打,初來乍到的我又不知道去哪�打鑰匙,也舍不得錢,就沒去,反正平常我下班,舍友們也下班了。

  進不了宿舍的我就郁悶的在宿舍樓下的小超市看電視,掏出手機在群�發信息,就是進廠建的那個群」

  好郁悶,沒鑰匙進不了宿舍了。

  「群�其實也就10來個人,平時都不怎麽說話的,我也就是無聊,找事情做。過了幾分鍾,有人我,是一同進廠的一個女的,叫喜梅,34歲了,獨自一人來廈門,我管她叫梅姐。她問我「那你現在在哪啊?」

  「我在樓下的超市看電視啊」

  「哦,不無聊嗎?」

  「無聊啊!那又能怎麽整。舍友都要10點才下班。你今天沒上班嗎?」

  「沒有啊,今天晚上我們休息」

  梅姐進的是另一個車間,比我輕松多了。

  就這樣瞎聊了幾分鍾,梅姐突然喊我幫她買瓶水上去,她是自己租房子的,就在我宿舍對面的一棟樓。

  我有點不敢去,孤男寡女的。

  梅姐似乎看出我的猶豫,就私聊我「怎麽,不敢嗎?有句話怎麽說來著,男人哪�受的了激啊,我就買了兩瓶啤酒,一包花生,也忘了梅姐說的是水,就這樣咚咚咚的跑去了。梅姐的宿舍我知道在哪,剛開始她的行李還是我幫忙提上去的。敲開了們,梅姐穿著件粉紅色的睡衣把我迎了進去。進去後我把啤酒放下,打量了眼梅姐,她是個普通的中國婦女,不漂亮但也不醜,似乎剛洗了澡,頭發還有點濕,隨意下擺到大腿中段,不暴露不保守,領口倒是有點低,但也隻是露出一點溝壑。坐下來,開了酒,就著花生邊閑聊邊喝。過了差不多10分鍾吧,啤酒再怎麽慢慢喝也喝完了,不過梅姐的那瓶啤酒還有大半,她都沒怎麽喝。我也不好意思再待下去了,就說:」

  梅姐,這酒喝完了,我也先走了。

  「說著就站起來,梅姐拉著我說」

  急什麽,姐這�不還是有半瓶嗎。

  你喝了吧,怎麽,嫌棄姐姐的口水?「我哪敢說是啊,忙奪過她手上的啤酒,悶了一大口,完了還誇張啊說」

  啊!有姐姐的口水,這啤酒都比的上天上的仙釀了!「梅姐」

  噗嗤「一笑,」

  真會說話!「,我又坐下來,嗑花生了。梅姐看我又喝了一口,突然問我」

  你說,這樣算不算間接接吻啊?「我看了看梅姐有點發紅的臉頰,」

  梅姐,你這是在誘惑我啊!「「誘惑?是這樣嗎?」

  說著梅姐把睡衣的領口往下拉,露出了大半個胸脯。

  看到這,我猛喘兩口氣,一把抱住梅姐,嘴巴就貼過去,吻住了梅姐的雙唇,「不要……不要……把燈關了」

  梅姐象征性的掙紮了一下,就開始配合我,張開了雙唇,與我的舌頭開始交纏。

  關什麽燈,我才不關呢,誰不知道日逼要開燈啊。

  我把梅姐往床上一推,整個人壓上去,嘴不閑著,仍然與梅姐交纏,手也不閑著,隔著睡衣就攀上了玉女峰。

  手覆蓋上去,就感覺到了紅豆,原來梅姐沒穿內衣。

  我手開始揉起來,時重時輕,時不時的還捏住紅豆摳幾下。

  「嗯……」

  聽著身下美人的嬌喘,我胯下都快爆炸了,猛的站起來,開始脫衣服。

  剛把衣服脫下,梅姐就坐起來,把睡衣脫了。

  卻看梅姐不止沒呆胸罩,就連內褲也沒穿。

  這時我褲子也脫完了,看著眼前光溜溜的梅姐,我又一把抱住梅姐,狠狠的吻著,梅姐也用力的抱著我,回應我。

  我掙開梅姐抱著我的雙手,順著脖子一路吻下,用舌頭在脖子輕輕的舔著。」

  嗯……嗯「身下的美人的嬌喘給我最好的鼓勵。一路吻下來,用舌頭舔了舔豆蔻,然後一口含住,用牙齒輕輕的咬著,而梅姐回應的是一聲一聲的嬌喘。順勢而下,來到了魂牽夢萦的地方。梅姐的陰戶很美,陰毛不多,就剛剛蓋住了外陰。這是我最喜歡的陰毛形狀。有的女人雖然美,但陰毛雜亂而多,我個人不喜歡這樣的,就喜歡梅姐這樣,不多,且不雜不亂。舌頭挑開了陰毛,在紅豆上舔了舔,梅姐的嬌喘更大更急了,我的舌頭分開了陰唇,往深處探去。梅姐抓住我的頭發,疼,但疼痛下,我更要往深處探索。這樣舔了一會,我起身離開,用手抓住陽具,在梅姐的陰唇上研磨「梅姐,我要幹你!」

  我一直覺得,在床上,越粗魯的話語,越能引發內心的欲望。

  梅姐雙目盈盈的看著我,不說話。

  但是手卻伸下來一把握住我的陽具,往她陰戶�引進去。

  我順勢慢慢的捅進去,直到底。

  梅姐的下體不像30多歲的女人一樣松弛,反而有點像小姑娘有點擠壓感。

  我開始慢慢的抽動,雙眼直視著梅姐的雙眼。

  梅姐被我看的不好意思了,忙轉過頭,嘴�嬌嗔道「壞蛋,看雙目看」

  我嘿嘿一笑,並不答話,俯身含住豆蔻,又開始輕輕的咬起來。

  梅姐也抱著我,嘴�輕輕的哼著。

  就這樣不急不緩的抽插了一會,我起身,一把抱著梅姐的一條腿抗在肩上,騎著另一條腿,把陽具放在梅姐的陰唇上研磨「梅姐,你是想我溫柔的,還是粗魯一點呢?」

  梅姐閉著眼睛不說話,我也不急,就用陽具慢慢的磨著。

  磨了一會,梅姐忍不了了,「你在幹嘛……啊!」

  卻是我乘梅姐開口,一把把陽具塞進去,開始大起大落用力抽動起來。

  「啊……你這個壞蛋!……嗯嗯……壞,,,」

  梅姐措不及防下,雙手抱住我的屁股,卻也沒推開我。

  話說,這樣抗著一條腿,騎著另一條腿的姿勢,因爲兩個人不是在一條直線上,陽具每次沖撞的是女人陰道的肉壁,會給女人帶來更強烈的感受。

  我看著梅姐被我抗起來的腳,腳白嫩嫩的,挺漂亮的,沒有什麽雞眼什麽礙眼的東西,我湊近聞了聞,沒有異味。

  大嘴張開,喊住梅姐的腳趾,舔了起來。

  「啊!啊!」

  梅姐的叫聲突然尖亢起來,她忙拿被子堵住自己的嘴,聲音是下去了,但她的身子卻在顫抖。

  很多時候,女人做愛的時候,不止需求生理快感,心理快感也很重要。

  像舔腳趾,插臀縫,其實女人是沒有生理快感的,但心理快感卻能讓她們更加敏感。

  像我這樣,舔著梅姐的腳趾,她覺得很感動,因爲一般人不會幹這樣的事。

  腳多髒啊!她這一感動下,本來我的抽插帶給她的快感是1,現在要加上甚至乘上心理快感,不止11。

  幹了一會,我把梅姐翻過來,趴在床上,從後面把陽具伸進陰戶去,這是我最喜歡的姿勢,因爲這姿勢,隔著女人的屁股,所以陽具插不深,有些陽具短的人甚至都插不到陰戶。

  我的陽具還算好,不長,不過一般最少都進去三分之一,而女人的陰戶神其實就在這一段分布最密集,不用擔心著姿勢男人爽女人不爽。

  看著身下的臀浪,我一巴掌拍過去,」

  哦!「,突如其來的巴掌,非但沒讓梅姐忍受不了,反而讓她的陰戶一陣收縮。其實每個人都有輕微的受虐癖,隻是這個度因人而異。就這樣在我下體與巴掌的雙重」

  啪啪「聲中,我感覺快到了。我緩緩的趴下,撥開梅姐背上散亂的頭發,在她肩膀上舔著」

  梅姐,我要射了哦,射在�面了哦「回應我的是」

  嗯……嗯……

  「聲,看她默許了,我就在剛舔過的肩膀上,一口咬上,下體猛的加速抽插,抽了十幾下,精液奔湧而出,整個人僵硬不動,牙齒也緊緊的咬著梅姐的肩膀,感受著梅姐陰道的陣陣收縮。許久,都緩過來的兩人都趴著喘粗氣。我還趴在梅姐背上,陽具已經慢慢變小被陰戶擠壓出來。我的舌頭舔著我剛咬的齒痕問」

  梅姐,痛嗎?「梅姐如慵懶的小貓,哼哼兩聲,沒理我。我笑了笑,也沒起床清洗,就拉過被子蓋著,從背後抱著梅姐,閉上眼睛準備睡覺了。

本篇最後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於 2016-7-7 12:25 編輯

(二)

   

     抱著梅姐,剛打算睡下,手機就收到短信。我打開一看,卻是車間主任發來的資訊,因為貨源不足,臨時通知明天休息。

     看到這,本來就沒有多少睡意,這下就更睡不著了。就跟梅姐說了聲,拿了鑰匙就跑樓下超市看電視了。現在想想有點不應該,女人在做愛完了之後應該陪伴一下的。

   

     看電視看到差不多12點的時候,我就跑去梅姐宿舍了。雖說我宿舍的舍友回來了,但有美人陪伴,誰會想去一群大男人的宿舍自己睡啊。

     打開門,看梅姐依然側躺著,估計還在睡,我輕手輕腳的脫掉衣褲,就穿著內褲躺下。從後面抱住梅姐,準備睡覺了。這時梅姐動了下,手從下面伸過來,在我陽具上輕輕摩挲著。

    「梅姐,你還沒睡啊?」我以為是我吵醒梅姐了。

     梅姐沒應我,感覺我的陽具有反應了,就伸進內褲掏出我的陽具,在她陰戶上磨了幾下,然後屁股一挺,看過前文的朋友應該知道,距離我們上次做愛沒多久,梅姐的陰戶裡還有我殘留的精液啊淫水什麼的,沒遇到什麼阻力,我的陽具就被塞進梅姐的陰戶了。

    「梅姐,你明天不上班嗎?」我輕輕舔著梅姐肩膀上的齒痕。

     「上,可是我現在想要你上。」

     呵呵,一語雙關啊。佳人有約,我輩豈能不作為?我左手從上方伸過去,抓住梅姐的胸部,時輕時重的揉弄起來,陽具也慢慢抽動。

     話說這揉女性胸部是一門學問。你不能光刺激乳頭,雖說胸部的敏感點基本在乳頭上。打個比方吧,乳頭是鹹菜,乳肉是稀飯。只聽說過喝一口稀飯配一口鹹菜,沒聽說過吃鹹菜配一口稀飯。之所以是「配」鹹菜,就表示稀飯量大於鹹菜。

     我就這樣,一手抓住胸部揉弄,時不時的摳摳乳頭,下身慢慢的抽弄著。因為前面剛做過,所以我有點擔心梅姐會受不了,一直不敢太用力太迅速。後面證明這是我多想了。

   

     慢慢的抽動了一會,我覺得梅姐應該適應了,可以粗暴一點了。就把梅姐翻過身,扳開雙腿,低下頭。當然,我不是想舔梅姐的陰戶,畢竟我前面才內射過,可不想誤殺自己的子孫。

     舌頭在梅姐的大腿內側輕輕舔弄著,一路向下,舔到了腳趾。關於舔腳趾這件事,我是不反對還有點喜歡的,前提是對方的腳要漂亮,沒雞眼啊,腳蘚什麼的噁心玩意,也不能有腳臭,誰也不想把臭烘烘的東西往嘴裡塞。

     舔了一陣,梅姐似乎更動情了,突然起身,把我按倒,然後翻身坐上來,手扶著我的陽具,磨了磨就塞進去了,雙手扶著我的胸膛然後就開始了直上直下的聳動。

     我也配合的扶著梅姐的腰,順著梅姐的節奏,用力網上頂。就這樣又幹了一陣,梅姐似乎累了,不再直上直下,而是前後前後的移動。

     其實就女上男下這姿勢來說,女性前後前後聳動,刺激較小,更適合做愛中期慢慢培養氣氛。直上直下這太狂野,更適合用在最後衝刺的時候。

     見梅姐放緩,我也鬆開在梅姐腰間的手,在床上一撐,坐了起來,然後抱住梅姐,一邊開始與梅姐雙唇交纏,一邊抓住梅姐的乳房揉弄起來。過了一陣子,感覺梅姐聳動的速度又加快了,就知道梅姐開始肉緊了。我一把把梅姐放翻,讓梅姐趴下。

     由於我前面準備睡覺,所以現在是關著燈的,透過窗戶的月光,我看著梅姐雪白的胴體,慢慢俯下身,在梅姐的臀部上吻了吻,然後起身,抓住陽具,找準位置,一把沖進去。之所以用「沖」這個字,是因為當時我心裡是有獸欲的,不是說做愛這種獸欲,而是類似於毀滅這樣的情緒。

     我用力的抽插著,左手猛的抓住梅姐的頭髮往後扯,右手不停的拍著梅姐豐腴的屁股。當然,這看起來像SM,但其實是有度的,只會讓梅姐感到輕微的疼痛而不是SM那樣怎麼痛怎麼來。

     梅姐似乎也很享受這樣程度的疼痛,嘴裡開始發出美妙的呻吟,「嗯……嗯……」畢竟是在夜裡,而且也不是演AV,叫床聲是有,沒那麼誇張就是了。

     感覺我要射了,就俯身下來。在梅姐左邊肩膀舔了舔,為什麼是左邊呢?因為右邊我剛剛咬了一口,現在只能咬左邊了。一口咬住,咬合力隨著我下體更加快速的抽插而加重著。終於,在我粗重的喘息中,我一泄如注。慢慢鬆開嘴,在剛咬出的齒痕上親了親,隨手拿了床頭櫃上的紙巾,幫梅姐清理了下,就抱著梅姐入睡了。

     ……

     半夜,聽到身邊梅姐起床聲,我也張開了眼。看了眼,卻是梅姐上廁所了。

     我拿起手機看了眼,2點了。放下手機,正準備繼續睡,卻感覺梅姐在逗弄我的陽具。

     我�頭一看,梅姐站在床邊,正用手撫摸著我的陽具。

     我很詫異的問:「梅姐,你這是幹嘛?」

     梅姐有點哀求的語氣傳來,「我很想要!」

     雖然看不清梅姐的臉色,不過我估計梅姐現在正一臉饑渴。

   

     「你明天不是要上班?」

     「我很想要!」梅姐答非所問。

   

      「可我現在硬不起來啊!」講笑的,我才20幾,一夜3次還在可承受範圍,不過我有別的企圖。

     「要不你幫我舔舔,舔舔就硬了!」

     嘿嘿,這就是我的企圖。

     梅姐毫不猶豫,低下頭,一把含住我的陽具,開始套弄起來。可以感覺出姐很生澀,應該很少幫男人口交,「用舌頭舔,像吃冰棒一樣,蛋蛋也舔舔。」我閉上眼,享受著梅姐的服務。

     可惜好景不長,我的陽具開始有點�頭,梅姐就急不可耐的起身坐下。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梅姐的陰戶已經很濕潤了。梅姐抓住我的手放在她的胸部上,就開始馳騁起來。我仍閉著眼,任梅姐施為。不是我不行,而是剛睡了一半,現在還感覺挺困的。

     過了會,感覺睡蟲已經沒有了,我讓梅姐狗跪在床上,從後面用老漢推車抽插起來。我手指在梅姐的陰道抹了幾把淫水,在梅姐的臀縫潤滑一下,然後把中指慢慢推進去,推兩步退一步,稍會就把整根手指塞進梅姐的臀縫。

     在這過程中,梅姐沒有阻止我。把手指插進梅姐的臀縫後,我的手指開始慢

慢的抽動著,等梅姐的臀縫開始適應後,開始加速抽插,同時陽具也沒停下。

     我俯身下來,在梅姐耳邊輕聲說:「梅姐,你看,現在有兩個男人在操你!」

     很明顯的感覺到,梅姐的陰道猛到收緊。這男人啊,都想玩雙飛,其實女人何嘗不喜歡3P呢?只是現在中國的國情讓女人只能把這種異樣的心思悄悄的收好。感覺臀縫傳來異樣的感受,再加上我在耳邊的輕語,梅姐在迷迷中,仿佛真的是有兩個男人,一個在前一個在後,把她夾在中蹂躪著。

     前文我就提過,女性肛交沒有生理快感的,主要是心理快感,再加上我在耳邊的說的淫話,梅姐頓時忍不住了,一把抓過被子蓋著頭開始大聲叫起來。

     感覺到梅姐的陰戶陣陣縮緊,我也忍不住了,右手手指跟陽具配合一進一出,左手往上抓住梅姐的頭髮像騎馬一樣拽緊(梅姐是長髮,雖然用被子蓋住頭,但頭髮還是露在外面的)。

     用力抽插了一陣,感覺快來了,我也不知道這次怎麼這麼快,但也不管了,急速的抽動了幾下,在泄的時候同時抽出右手,在梅姐的臀部上用力一拍,跟前幾次不同,這次我很用力,清脆的聲響在寂靜的夜裡傳出好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