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盡淩辱的辦公室女郎16-34

受盡淩辱的辦公室女郎16-34

[font=細明體][size=3]第十六章 鞭打

  

    這幾晚,我都用那些粉末開水來洗澡,那些粉末真的有神奇的作用,我的乳

  房及乳頭真的痊愈了,而且似乎還比以前大了一點,而乳頭的敏感度似乎提高了

  不少,現在稍稍搓弄我的乳頭,我便流出大量的淫水來。

  

    這幾天,他都沒有玩弄我的乳房,但卻經常把我捆綁起來。昨天,他更用一

  條狗帶圍住我的頸,我爬在地上,伸出舌頭,在舔他的陽具。我在地上不斷爬,

  發出了「汪汪」的叫聲,我是一條母狗,他的玩物,這只是不爭的事實了。

  

    今天,他開始重新玩弄我的乳房了,他用粗繩子把我的乳房大力捆綁起來,

  我的乳房因為充血而變成了兩個紅色的小球,我好痛,但我不敢有任何反對,然

  后他把我的雙腿捆綁起來,再倒吊著,我頭下腳下,陰部剛好和他的辦公桌平排。

  

    他一邊工作,一邊吸煙,一邊把煙灰彈在我的陰唇上,又把煙放在我的陰唇

  上夾著,他把我的陰部當成煙灰缸了。我忍著炙熱的痛楚,而且倒吊的力度集中

  在雙腿,我的腿也很酸軟而,而充血乳房壓迫的痛楚,更加深刻。忽然他有少少

  稍微抖動,我馬上張開口,他把陽具插入我的口中排尿,這泡尿好多,我只好盡

  量大力地喝下吐中,我不禁流出半滴。他停了吸煙時候,一團未熄的煙灰跌在我

  的陰唇之間,我痛得流出眼淚。

  

    到了中午,他去買了一套皮制的內衣褲給我,我穿上了那套皮衣,我感到比

  全裸還要淫靡恥辱。那皮衣上身頗大,把整個胸部都包住了,他中間卻穿了一個

  只要把布翻開一點,就會見到我的整個陰部。他抱起我,雙手捏著我的乳頭,然

  后用陽具在布的中間插入去,直插我的子宮深處,我前后搖動著身體去配合,一

  種恥辱而又興奮的快感又再出現了。他把我帶到洗手間中,把我的頭插入廁所中,

  然后抱住我不停抽插,我的頭不停踫到廁所的四面,我的臉有時剛好浸在廁所水

  中,我喝了一少鹹水,在性興奮中我帶著更多的恥辱。他在我的陰道及頭發上射

  了,然后,他按住我的頭,一按水掣,鹹水把精液及我的尊嚴都沖去了。

  

    他拉了我出來,拿出了一條皮鞭。我在一些雜志中,也見到SM用皮鞭這回事,

  我不禁全身顫抖起來。他把皮鞭淩空一揮,破風的聲音響起來。他向我示意,我

  識趣地說:「主人,性奴隸張美嫻的身體好痕癢,求你賞我幾鞭吧」。他滿地笑,

  接著一鞭向我的大腿打過來,大腿馬上呈現了一條暗紅色的鞭痕。我感到火熱的

  痛楚,大腿的皮膚似乎裂開了一樣,接著他一鞭一鞭地打在我的背上、大腿上、

  屁股上,甚至乳頭上,我痛得在地上不停打滾,發出了驚人的慘叫聲,他不斷狂

  笑著。我全身都是鞭痕,在地上已爬著不能再動了,我似乎已落入了地獄接受著

  酷刑。他反開我下體的布,露出了陰唇,接著一鞭打下,我痛得張開了口,簡直

  不能再呼叫,我看見我的陰唇慢慢變成更鮮紅色,比平時腫了兩倍,他不停地打,

  把皮衣皮鞭都打破了,在我的乳房、大腿內側、甚至屁股隙中都打了幾十鞭。最

  后,他把極粗的鞭柄插入我已紅腫不堪的陰唇中間,進入陰道,直至沒柄。

  

                第十七章 出賣

  

    經過捆綁及鞭打后,他已完全除了我最后的尊嚴,現在平時在辦公桌中我,

  都是頸上圍住狗圈的。我沒穿胸圍,乳房深深地凸現在衣服上,每個進來的人都

  可以欣賞到我已變得比小如更大的乳頭,最初我也感到十分羞恥,但漸漸我也不

  覺得一回事了,天,我真的變了一個不知羞恥的淫娃了。而天天的鞭打及捆綁,

  我都感到萬分痛苦,但在痛苦之余,我的下體卻起了奇異的變化,在捆綁我時候,

  我感到陰道有時會不停地震動著,有點淫水流了出來;而在被鞭打的時候,在最

  痛的一刻,我竟然泄了。朱然偉,不,主人說我天生是一名淫奴、被虐狂、母狗,

  現在不由我不信了。而我已完全服從了他,把他當成我的主人,他的命令比任何

  東西都重要。

  

    這天,他帶第一次他的別墅中,他對我說:「今晚我有幾位朋友來,你就表

  演脫衣舞及服侍他們吧!」我彷如晴天霹靂,我沒有在第二個男人面前裸露過。

  

    「主人,主人,不要,我不要和其他人做,我永遠只服侍你一個」,「甚麼?

  你敢不聽主人的話,背叛我嗎?」我心中一震,我不敢再說話了。這時,我聽到

  一連串高跟鞋落地的腳步聲,有人推門進來,我看見她們心頭一震,驚叫了一聲。

  

    總共有四個人進來,其中一個是我的前下屬潘小婷,她是一名嬌小玲瓏的小

  美女,有一雙會說話的大眼晴,留著亮麗短發;另外一個是王雯雪,一個月沒見,

  她好像更加成熟豐滿了;第三個是朱然偉的女秘書林詩宜,接有170CM 以上的高

  度,穿甚麼衣服都美,假如公司中有一個人外型可以和我相比的話,就是她了,

  最后一個,竟然是我最好的朋友–李淑如。

  

    我明白了,我甚麼都明白了,一直埋在心中的疑團也得到了證實。我衝上前,

  想打她一記耳光,怎知其余三人捉住了我的手腳,她走到我的身前,打了我四記

  耳光,又用膝頭大力撞向我的腹部,她是學過自衛術的,我痛得想嘔血一樣,我

  跪在地上。

  

    「是……你…。是你,是你出賣我」

  

    「你………說甚麼,哈哈!」

  

    「是你一開始用相機拍下我的裸照,若不是你,我怎會弄成這樣」

  

    「哈哈,你這時才知道,未晚太蠢了。」

  

    「枉我當你是好姐妹,由小至大,我一直對你那麼好。」

  

    「賤人,你知不知道我一直討厭你,恨你,你甚麼都比我好,樣貌、成績、

  事業、家庭,你都比我好。你憑甚麼?」

  

    她拿著我的頭發,把我扯起來,我好痛,朱然偉只是笑吟吟地看著,不加插

  手。李淑如一拳打在我的左乳上,我吃痛,想罵的聲音也吃回了,其他三人又用

  腳踢我的屁股,我爬在地上,李淑如扯起我的裙,王雯雪馬上拉下我的內褲,李

  淑如用五吋高的鞋跟狠狠地插入我的陰道中。我感到十分憤恕及羞恥,再加上十

  分痛楚,林詩宜及潘小婷捉住我的手,我不停扭動屁股,想擺脫她的鞋跟,她的

  腿用力一推,把鞋跟完全插入我的陰道中。

  

               第十八章 同性淩辱

  

    她把高跟鞋完全埋在我的屁股中,而跟部則插入我的陰道深處,她不斷扭動

  腳部,堅硬的膠腳跟刮得我的陰道很痛,我不禁叫痛起來。而潘小婷及林詩宜則

  拉著我的手,我不能反抗,只好任由李淑如蹂躝我的下體。她的鞋底則踏著我已

  長回了的陰毛,我的陰毛被弄得淩亂像雜草一樣。我大叫:「主人、主人,救我

  啊!」真可笑,把我淩辱到生不如死的惡魔,我竟然叫他去救我。不過他說:「

  哈哈,賤奴,你現在這麼樣子很可愛啊,而且你也應該服從李淑如的命令」。我

  絕望了,李淑如更一手拉住我的長發,我的頭向后仰起。「不要,不要,小如,

  我好痛呀,鳴鳴,不要這樣!」李淑如說:「叫我女皇」。我哭道:「女皇,請

  饒過我吧,我好痛,鳴鳴!」「先吠幾聲來聽!」「汪,汪,汪。」

  

    李淑如不停地笑,把腳跟抽起來,我爬在地上。由小至大,我任何事都比李

  淑如強,為甚麼現在這樣下賤,我不單成為了朱然偉的性奴,甚至對著李淑如我

  都似乎很下賤。

  

    李淑如踼了我一下,說:「快起來,別裝死!」我哭著站起來,李淑如要我

  脫了衣服。我不敢反抗,把衣服一件一件地脫下來,不一會,我全裸了。這是我

  第一次全裸面對這麼多人,雖然大都是同性,我也很不自然及很羞恥。李淑如走

  過來,用尖利的手指甲在我的乳頭上捏入去,我慘叫一聲,我想掙扎,但王雯雪

  及林詩宜摟住我的手臂,李淑如說:「賤人,假如反抗,你會死得更痛苦」,我

  心中一驚,不敢再反抗了,只好忍受著乳頭的劇痛。

  

    李淑如說:「快說自己是賤人、母狗、淫娃」;我只好屈辱地說:「我是賤

  ……人、母狗、淫娃」。接著,李淑如和潘小婷每人拿著我的一邊乳房,向外一

  拉,在角力,我的乳房畸型地向左右兩邊扯開去,我痛死了,這時我的雙手已被

  林詩宜用一雙手扣扣住了,我只好一停地受著乳房被皮肉被拉扯的痛楚。首先是

  我的乳頭變長,跟住我的乳房也變成一個長型的袋子,我的乳暈也變成得淺色了,

  我在中間不停地大聲慘叫著;同時,王雯雪及林詩宜蹲下身來,每人一邊,又把

  我的陰唇自左右拉扯起來,我感覺像以前中學時讀中國歷史的五馬分屍一樣,不

  過對一個女人來說,這種痛苦比手腳撕裂更慘烈。整間屋中,都不停地回蕩著我

  的慘叫聲。

  

               第十九章 奴隸宣言

  

    我被弄得死去活來,最后我跪在李淑如面前,她用腳尖頂著我的下體,我索

  性蹲著,她的腳尖不斷一下一下的頂我的陰唇。我沒辦法,只好默默忍受著。朱

  然偉走過來說:「你看看自己多麼賤,真的狗也不如!」我低下頭來,不敢出聲。

  

    朱然偉說:「由今天開始,你正式成為我的性奴隸了!你先對著鏡頭及其余

  性奴隸宣讀奴隸宣言」,原來她們也是朱然偉的性奴隸,他把一張紙拋在我身邊。

  

    我看著上面的文字,我呆了,朱然偉用腳大力踢我的屁股,我才回過神來,

  這篇極度羞恥、下流、剝奪人性尊嚴的文字,我足足讀了五次才可讀完。

  

    「我張美嫻奉朱然偉先生作為我的主人,我作為他的性奴隸,從此,我的乳

  房、乳頭、大小陰唇、陰道、屁股、屁眼以致身體任何一部份,都供他享用。我

  本來就是一頭母狗、淫婦、賤奴,我完全服從主人的任何命令,在他的命令下,

  我會在任何地方、任何場合、任何人前展露我的裸體,亦會給任何人操我,虐待

  我。我是一個淫婦,我經常等著男人及雄性動物來操我,我感謝主人給我機會認

  清自己下賤的性格及身體,能夠作為主人的性奴隸,我感到極度榮幸。」

  

    讀完后,我呆呆地跪在地上,這篇文章把我僅余的尊嚴都抹煞了,我已完完

  全全成為了一名性奴隸。他替我戴上了一只黑色的戒指,我發現原來她們幾人手

  上都戴有戒指,李淑如的是藍色,王雯雪及潘小婷是黃色,林詩宜是紅色。原來

  我加入了一個「國際性奴隸協會」,我是一名性奴隸,屬於朱然偉的性奴,朱然

  偉是協會中主人之一,誰擁有朱然偉頸上的白金頸煉的都是協會的主人之一,有

  權操我,而全港共有三百名主人會員。在性奴隸方面,是以戒指的顏色的劃分,

  綠色的是一級性奴隸、藍色的是二級性奴隸、黃色的是三級性奴隸、紅色的是四

  級性奴隸,而我則是最低級的黑豬性奴隸,在主人不在時,下級性奴要完全服從

  上級性奴的指示。我絕望了,想不到不單成為了男人的性奴,在女人面前我都是

  最低級下賤的母狗。

  

    我向我的主人磕頭后,然后爬到四位高級性奴面前,也磕了一個頭,叫她們

  「女皇」,還一個個地替她們啜腳趾,她們哈哈大笑,淑如女皇更把整只腳伸入

  我的口內,我感到極度的羞辱及噁心。

  

                第二十章 破肛

  

    淑如女皇拿著一條粗粗的麻繩,把我綁起。她大力地把我的乳房捆起了,我

  的乳房誇張地暴大了兩倍,更馬上充血起來;麻繩繞過下體,打了一個很大的結,

  繩結就塞入我的陰道,把我的陰唇都擠大了,粗糙的繩磨著我的陰唇,我感到劇

  烈的痛楚,而繩結塞入我的陰道,頂著我的陰核,我敏感的陰道馬上滲出淫水來

  ;接著我的頸被圍了一個狗圈,雯雪女皇帶我頭上戴了一個黑色的網,網有兩條

  黑色的皮帶連著,皮帶交叉地疊在我的鼻樑直達頸部,扣著頸上的狗圈,我的臉

  上便有了一個黑色的大交叉。接著,淑如女皇把一個極為巨大的紅色塞咀球塞在

  我的口中,那球幾乎有我的咀兩倍大,淑如女皇大力地塞,把我的咀角都擠破了,

  我的鼻子因為球的向上壓迫下而向上反,鼻孔朝天,我的眼晴也受到壓力而反向

  上,只剩下一條線。我面前有一塊巨大的LCD 屏幕,其中一半畫面就影著我的臉,

  我完全不能置信眼前這個醜惡的怪物是我,眼鼻被擠得變型,咀被擠大兩倍,還

  有兩條黑色的狗帶交叉橫過鼻樑,口水不斷在塞咀球中流出來,比一頭狗及豬都

  要醜惡,我完全明白我自己真的豬狗不如,我是一名下賤的性奴隸,是天下最賤

  的生物。而我現在我樣貌,我並不生疏,就如我第一次見到王雯雪的情況一樣,

  只是我的模樣更醜更賤。

  

    我聽到淑如女皇及其余幾位女皇都哈哈大笑,淑如女皇說:「你不是由小至

  大的比我美嗎,你看如今你這個賤樣、醜樣,哈哈,真是令人作嘔!」我看到自

  己的樣貌,也很噁心,我這種人,真的是值得被盡情淩辱才可贖我的罪。小婷女

  皇說:「賤人,你看你是不是天生一副淫相,又這麼醜,真的有損市容,像你這

  樣的怪物,應該人道毀滅,幸好主人可憐你!」在眾人的罵聲及恥笑聲中,我深

  信我真的是一具豬狗不如的賤物。

  

    在屏幕的另一半,影著我的屁眼,我的屁眼因為恥辱及驚恐在微微收縮著。

  

    一根極為粗大的陽具慢慢接近屁眼,我知道我快要被肛交了,我記得雯雪女

  皇的慘痛,我驚得全身顫抖。我看見自己只有一塊手指甲般大小的屁眼,再看了

  在前面的巨大八吋長的巨大陽具,我不可相信會可以進入。我的屁眼被一根硬硬

  的東西頂住,屏幕放大了幾倍,詩宜女皇把我的屁股兩邊向左右分開,方便主人

  的陽具插入去。我聽到主人吸了一口氣,眼前陽具大力一挺,我感到比插陰道破

  處更要強十倍的慘痛,眼前我看見陽具已頂入了我的屁眼半分,龜頭嘗試鑽入去,

  而我屁眼快似乎被小刀鑽著,一陣一陣劇痛從屁眼的中心傳遍全身,我的菊花紋

  開始散裂;主人的陽具似乎有一點難以進入,他雙手抓住我的長發,我頭上又好

  痛,他大力向后拉,同時大喝一聲,我看到陽具大力地破開了我的屁眼,插入了

  兩吋以上,屁眼流出大量的血,我的屁眼因為痛得神經拉扯而似乎硬了,我眼前

  有點模糊,我看見我的眼鼻已磞硬,眼角出現四五條青筋,雙眼反白,口中流出

  大量的口水,我的臉肉不停地跳動,我只能發出「咯咯」的聲音,塞咀球給我用

  力的咬著,勒勒作響。我痛得已不能再動了,我全身的神經都磞得緊緊,我感到

  屁眼已被完全插破了,屁眼像被絞碎。接著,主人再用力,把陽具再大力插入,

  整根衝破了我的屁眼,連到直腸中,我這時已呼氣多、入氣少,我已痛得暈了又

  醒了,主人一邊大力地拉我的頭發,一邊用力抽插著我的屁眼,陽具與屁眼的連

  接住在抽插時滲出了少許血絲,我感到屁眼被像被鐵枝塞得滿滿的,又辛勞又痛

  楚。

  

    主人在我的屁眼中不停地抽插,我的屁眼像被電動鋸一下一下地鋸著,我死

  了幾百次,又復活過來,抽插了一小時,我已開始口吐白沫,主人全身一震,拔

  出那巨大的陽具。陽具中沾滿了鮮血、精及一些啡色的東西!我打橫跌在地上,

  及皺紋,鮮向及精液不停地流出來,最可怕的是,一堆堆稀屎正也流了出來,幾

  樣東西在地上混合了一堆噁心的東西。

  

                第二十一章 浣腸

  

    我跌在地上,像死了一樣,只是偶然抖動了一下,我的屁眼已經粉碎了,我

  感到冷空氣不斷透入我火燒般的屁股洞,直透大腸。我的眼已十分模糊,我聽到

  淑如女皇的呻吟聲,她應該正被主人插洞吧。有人在我的屁眼四面塗了一些粉,

  我感到像火燒一樣的刺痛,但我知道這些粉就是主人上次給我的那些,可以極快

  治好傷口。我在地上躺了差不多一小時,臉向下,擡高了屁股,屁股的痛楚漸漸

  減退,但仍然是好痛好痛。

  

    接著,詩宜女皇及小婷女皇把我拖進了溶室,用花灑水不斷射向我,熱水流

  在傷口上,痛得我幾乎暈了。洗完后,淑如女皇拿著一枝巨大的注射器走向我,

  那注射器足足有手腕那麼大,前端的咀也有兩只手指大小,淑如女皇說:「真抱

  歉,閣下的屁眼太大了,很難才找到這個注射咀,也恐怕不夠大」。我不寒而栗,

  原來這是用來注射我的屁眼的。淑如女皇把注射器吸滿了可樂,然后大力地向后

  插入我已逐漸收縮至一只手指大小的屁眼洞中,我大叫一聲,我感到兩公升可樂

  已不停地注射進我的屁眼中,直達直腸,我的肚說不上的難受。「淑如女皇、淑

  如女皇,不要再注射了」。我的肚漸漸脹大,注射完后,主人拿出兩條剛剛煮熟

  了的香腸,硬生生地塞入了我的屁眼中,我的屁眼被兩條香腸完全塞滿了。我在

  屏幕中完全看到自己屁眼中的恥辱情況。

  

    過了一會,我感到有便意。我說:「主人,女皇,求求準我去洗手間吧!」

  

    大家哈哈大笑,不理我。我的肚愈來愈痛,感到快要爆了!「求求你們,拿

  開那些香腸吧,我的肚好痛,求求大家,我一生一世、下生下世都會當大家的奴

  隸的,鳴鳴!」主人說:「我幫一幫你吧。」雯雪女皇拿出了一個很大的透明膠

  袋,把我下半身包住,但大家仍然可以清楚看到我的全身。主人忽然大力一腳踢

  在我的肚上,我感到五髒六胕都碎了,同時我的屁眼一股衝力衝出去,香腸竟然

  突出了少許。主人一腳一腳的大力踢,一條香腸已被迫了出來,我的肚愈來愈痛,

  終於,我的肚大力一收縮,香腸大力地彈出,隨即一大團糞便噴出來。我半身都

  佈滿了糞便,我現在真的豬狗不如。詩宜女皇把我拖到廁所,用一條大水喉在遠

  處噴我,我爬在地上,不斷被冷水沖著,一動也不動。

  

    接著,我再被浣腸了四次,她們拿了透明器皿放在我的屁股下,我們都看著

  我的軟便慢慢從黑漆漆的屁眼洞中不斷流出來,到了最后,我的肚內已流不出東

  西,只能把灌入去的液體排出來,我當眾排便的樣子,大家都在哈哈大笑。

  

            第二十二章 宴客(1)奴隸刺身

  

    浣腸完后,他們沒有再淩辱我,主人睡了,其余女皇也在清理場地。到了下

  午四時左右,有兩位女皇來了,她們都是三級性奴隸。就是上次在洗手間聽到她

  們說話的兩位,原來分別是會計部文員高美玲及人事部助理經理陳恩恩。她們來

  到后,先跪下爬過來向主人及淑如女皇磕頭,接著我和詩宜女皇也爬過去向她們

  磕頭,她們看到我,微微冷笑,一人一手大力扭一下我的乳頭,我吃痛,美玲女

  皇說:「今天要宴客,下次才好好調教你!」

  

    美玲女皇及恩恩女皇馬上走進了廚所,不知在做甚麼。我的屁眼在神奇粉末

  的治療下,漸漸合上,但仍然有一個手指頭大小的黑洞。在這段時間內較平靜,

  我只跪在主人雙腿下替他口交,有時淑如主人也會要我替她口交,我第一次替女

  人口交,淑如女皇的陰唇很肥很厚,像兩片三文魚刺身一樣。在另一邊,詩宜女

  皇也負責替雯雪女皇及小婷女皇口交著。

  

    差不多六時了,美玲女皇帶我走到廚房,我躺在一架有輪的桌面上。美玲女

  皇要我張開雙腿,接著她把我的腿分左右兩邊,扣在桌側的一個金屬圈上,我現

  在是全裸躺在桌上,雙腿成M 字型向兩邊平場地伸出,陰道朝天,屁眼則斜向天,

  我的大腿被拉扯得好痛,陰唇也微微張開。

  

    接著,美玲女皇把桌子推到廚房一張大桌側,我斜眼看著,恩恩女皇拿著一

  把刀,四面放滿了很多魚生。我哭著:「兩位……女皇要……把我……。」,我

  雖然受過無數的折磨,但被淩遲宰割還是不可以承受的,美玲女皇拉一拉我的乳

  頭及陰唇,說:「賤奴,你平時不是很高傲的嗎,看不起我們這些小職員嗎?你

  的乳頭及陰唇這麼肥大,用來做壽司最適合。」恩恩女皇拿著刀放近我的陰唇,

  我幾乎嚇昏了,全身顫抖,她們哈哈大笑。

  

    過了一陣子,恩恩女皇拿著一盤的日本刺身,把一塊塊冰凍的三文魚放在我

  的乳房上,很冷,圍成一個圓圈,不一會,我的乳房已被遮蓋,只剩下乳頭露出

  來。美玲女皇則把吞拿魚、墨魚等刺身放在我的肚上,又在我的肚臍四周放滿了

  生魚子,最后恩恩女皇挖開我的陰唇,把海膽塞進我的陰道中,我感到陰道幾乎

  被凍壞了,陰道最后塞滿了海膽;幾只鮮蝦的尾部插在我的屁眼中,剛好了大半

  的屁眼又變得很痛,我的四面都伴著很多蘿匐絲及雜菜。恩恩女皇用鏡給我看,

  我看到這樣的自己,幾乎昏倒了。最后,我被推了出去。

  

             第二十三章 宴客(2)被吃

  

    我被推出去,聽到四面一陣男人的笑聲。我被推到幾張椅子中間,幾個人圍

  了上來,我斜眼望過去,只見有四個男人,一個是主人,一個是公司會計部高級

  經理、另外兩個都不熟悉,但只感到都是四頭餓狼。會計部高級經理陳天洛故意

  驚呼地說:「怎麼食物中包括了我們公司的冰山美人?怎會變成這樣?」這個陳

  天洛我以前和他吵過幾次了,為人很刻薄,他曾經暗示過要我跟他,我拒絕還狠

  狠地打了他兩記耳光,想不到我會這樣羞恥地展示在他的面前,我第一次在其他

  男人面前裸露,還要在熟人面前,更要這樣的奇形怪狀,本來已不知羞恥的我再

  感到新的恥辱。

  

    六位女皇都全裸著,美玲女皇負責替主人及三位嘉賓添酒,恩恩女皇不斷地

  捧出食物,而其余四位女皇則伴著主人及嘉賓。主人說:「這頭母狗是最賤的,

  大家隨便享用她,她的下體一定好痕,大家吃完后幫幫手,調教一下牠!」我聽

  到男人們哈哈大笑,其中一名男人說:「哈哈,朱生,你真是艷褔不淺,如此美

  女都被你弄成這樣!」陳天洛夾去我的乳房的幾塊三文魚,然后用筷子夾住我的

  乳頭,大力地夾,我吃痛,他哈哈大笑:「想不到你會有今日這樣下賤!」他用

  筷子一扭,我的乳頭向左邊彎了過去,他低下頭來,大力地咬了一口,大家看到

  他喉急的樣子,都狂笑起來。一名叫王先生的嘉賓把一些日本芥辣塗在我的左乳

  頭上,把我的乳頭及乳暈變成青色。漸漸,我的上身已被「吃」掉了,裸露出整

  個乳房。主人及陳天洛每人一邊捉住我的乳頭,向外用力地扯,我的乳頭及乳房

  向左右兩邊扯出去了,中間露出好大的空位,我好痛但不敢作聲,另外一名叫JASON

  的外國人把豉油及芥辣全都倒在我的胸前,流遍了全身。陳天洛問我感覺怎樣,

  我陪笑著說:「好興奮,好開心,謝謝陳先生的調教!」陳天洛又希奇又興奮地

  向主人說:「你真厲害,竟然把這個冰山美人變了另一個人似的!」主人滿足地

  笑。主人說:「大家一起搓弄她的乳頭,這頭母狗很多淫水的,可以混和海膽來

  吃!」

  

    陳天洛用一個湯匙挖進我的陰道中,掏去了一些海膽,吃了一口,我的乳頭

  剛才在搓弄時,我極為敏感的性器已流出大量的水,陳天洛大讚道:「真是美味,

  這頭母狗真是好淫。」四個湯匙一起伸入去,瘋狂地搓弄,我的陰唇都被擠得變

  型了,最后陳天洛還用手反開我的陰唇,我感到極度痛楚,他不當我是人,他用

  力一扯再反開,把我的陰道反到最大,用湯匙伸到子宮大力地刮,我痛得死去活

  來。但在痛楚中,湯匙不斷地刺激著我的陰道,我叫床聲響遍了整個大廳,淫水

  不停地流出。吃完了我的陰道后,他們拔走了我屁眼中的海蝦,JASON 把所有海

  草及蔬菜都塞進了我的陰道,我的陰部都脹大了起來,陰唇向外大力地反開。

  

    陳天洛混和了豉油、清酒及大量芥辣,倒入注射器中,我一看之下大叫:「

  不要,不要,不要注在我身上。」我驚得全身顫抖,但注射器已大力地插入我的

  屁眼中,大量的芥辣都灌進了我的屁眼中,我感到全身火燒般的炙熱,肚內熱氣

  滾滾,還未痊愈的屁眼產生了劇痛,主人用十多只筷子插入我的屁眼中,然后他

  們繼續在喝酒。

  

    我在桌上全身發熱,我請求他們拔走筷子,讓我排便,排泄雖然羞恥,但總

  比這樣全身抽筋炙熱好。我的肚及下體似乎不停地火燒著,最后,王先生拔出了

  筷子,馬上用一條十分粗大的管插入,然后把另一端叫我含在口中,我不敢反抗,

  我的屁眼馬上流出大量的豉油及芥辣,混和少許糞便,順著管子流入我的口中。

  

            第二十四章 宴客(3)終極屈服

  

    詩宜女皇帶我到洗手間,拿著大水管替我洗身,我像豬狗一樣被她洗,她大

  力扭動我的乳頭及挖開我的陰道屁眼,大力地插入去沖洗,我像被屠宰前的家畜

  一樣。

  

    當我出來的時候,淑如女皇、雯雪女皇、小婷女皇、恩恩女皇正替主人及四

  位嘉賓口交著,而美玲女皇則跪在地上啜著主人的腳趾。主人叫我去服侍陳天洛,

  陳天洛趕走了恩恩女皇,我看到恩恩女皇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跟住去替JASON 啜

  腳趾,而詩宜女皇亦跪在地上替王先生啜腳趾。

  

    陳天洛要我擡高屁股,他淫笑著,我看著這個我很熟悉的男人,我感到比平

  時更恥辱。他慢慢地撫摩我短小的陰毛,忽然大力一扯,我吃痛但不敢出聲,我

  擡高屁股盡量方便他,我從我的兩腿之間望著他,他輕輕地用手指拈住我的陰唇,

  微微拉開,然后他用一只手指往入面撩,我感到好興奮,我大力扭動屁股,我鍛

  煉得極為敏感的下體已流出大量的淫水,陳天洛哈哈大笑,啜一啜沾在手指上的

  淫水,他說:「你這頭賤狗平時裝高傲,原來這麼淫!」他很高大的,把我抱起

  來,陽具硬生生直插入我的子宮,這是我第一次被另外的男人插洞,他的陽具雖

  不及主人的粗大,但卻很長,直插入子宮的深處,他雙手拿著我的乳頭,輕輕地

  搓弄,我很久沒遇上這麼溫柔的性交,我不禁發出了快樂的呻吟聲,下體的淫水

  不停地流出,他又不停地吻我的頸,我全身都軟了,身體上下擺動,配合著他的

  節奏。他的性能力很高,插了我一小時也未射精,我們轉換了不少花式,他現在

  重后插住我的陰道,一抽一插,九淺一深,我感到全身無一個毛孔不發出舒適的

  訊息,我輕輕咬著下唇,全身好熱,但不是辛勞的熱,而是暖和的熱流流遍了全

  身,我前后蠕動著身體,享受著我前所未有的性興奮。

  

    忽然,他停了,把陽具伸出了少許。我急道:「陳……先生,請插入來,為

  甚麼要停?」他笑道:「你求求我吧,可能會再插你的,這可是你自願的吧!我

  已和你主人說過了,假如你不自願,現在可以放你走!」我呆了,一直以來的淩

  辱性交,雖然我也試過性興奮,但我一直自欺欺人的以為自己是被迫的,這令我

  心中減低了恥辱及自疚感,也是我唯一內心深處僅余的自尊。雖然在鞭打浣腸痛

  苦當中,我也感到絲絲的興奮,但心中一把聲音還以為自己是受害著。但現在要

  我自己說是自願的,我千萬個不願意,但肉體上的反應及感覺是不容反抗的,我

  媚態畢現:「陳先生,請你來吧,請你插入來,豬奴隸下體很痕,很想你巨大的

  寶貝插入來,求求你。」主人走了過來說:「好,你終於成為一名合格的性奴了!」

  

    陳先生哈哈一笑,把我舉起,大力地插入陰道。我內心僅有的尊嚴都沒有了,

  我已不能再掩飾我是淫婦的事實,我是天生應該被男人插洞的,這是我的終極屈

  服。

  

            第二十五章 宴客(4)三皇一后

  

    陳天洛在我的陰道深處射了精,我也泄了,我全身軟綿綿地躺在地上,感到

  好滿足。忽然,王先生把我舉起,自己躺在地上,把我的陰道套入他的陽具中,

  我雖然有點痛,但那種充實的感覺又回來了,不過王先生很粗暴,他大力地咬著

  我的左乳頭,他個子很小,頭剛好在我的乳房位置,不過他全身都是肌肉,很精

  壯的樣子,我不斷淫叫著,大力扭動身軀,一陣陣麻痺的感覺由陰道傳到屁眼中

  ;忽然,我的屁股被分開,是那外國人JASON ,他用比主人還要粗大的陽具狠狠

  插入我的半開半閉的屁眼中,我感到一陣撕裂的劇痛,下體的歡愉及屁眼的痛楚

  成了強烈的對比,我的口也沒有閑著,陳先生把沾滿了精液及淫水的陽具硬生生

  塞在我的口中,我的口被擠大了,不斷流出口水,他不停地大力抽插,比插下體

  更厲害,一下一下直達喉嚨深處。

  

    我竟然同一時間被三個男人插著,我身上可以插的地方都插滿了,我全身感

  到好緊,下體不斷傳來一陣陣的快感,像電流一樣流遍了全身;JASON 在屁眼的

  抽插雖然很痛,但在痛楚之中,竟然也傳來軟綿綿的觸電感覺,愈來愈強烈,漸

  漸把屁眼四面都弄得麻痺了,這種快感慢慢和陰道傳過來的快感融合起來,我的

  整個下身都好暖和;我現在連叫也不能,也不用動,只發出十分模糊的叫聲,而

  我全身不斷被三個男人的抽插帶動著,我不由自主也隨著他們的節奏遊動身軀。

  

    他們三人似乎交響樂團的樂師一樣那麼合拍,忽然三人大喝一聲,身體向前,

  陽具分別直入我的喉嚨盡頭、子宮深處及直腸中,我的淫叫聲在陳天洛的陽具和

  我咀唇的隙縫中傳出來,全都是快樂的仙音。

  

    抽插了大約一小時,我感到他們全身一震,幾乎同一時間,精液在我的直腸、

  喉管、子宮中噴射出來,他們都把陽具拔出來,三位異常精壯的天神把剩余的精

  液都流到我的乳房、肚及臉上,我在地上已不能動彈,我全身希奇地變得淡淡的

  粉紅色,汗水已濕遍了我的全身,頭發也像洗頭完了后,精液在我的口、陰道及

  屁眼不停流出,白色的精液和我粉紅色的肌膚襯托著,我感到自己好辛褔、好美!

  

            第二十六章 宴客(5)完美身體

  

    我第一次被三個男人插洞,我全身的毛孔都感到好愉快,接著他們又輪流干

  了我四五次,我現在甚麼也不想,只是享受著人間取美妙的快感。最后,我在地

  上竟然沈沈地睡著了。我不知睡了多久,當我醒來時,我發現他們已經走了,只

  剩下主人及六位女皇。主人笑吟吟對我說:「你真是一個天生的一流性奴,我沒

  有看錯你,你跪下來吧!」我馬上跪在主人面前。我身上的精液都乾了,一塊塊

  白膜凝聚在我的面上及乳房上,看來我睡了差不多兩三小時,現在已晚上十一點

  多了。

  

    我看見主人的巨大陽具挺立著,我馬上上前去吸,主人推開我說:「快把你

  身上的精液脫下來!」我對住鏡子,奶白色的精液在我的面上及胸前結了一塊半

  透明的膜,把面上已乾了大半的精液撕下來,彷如面膜一樣,主人許我走到浴室

  洗了一個澡。在浴室中,花灑的衝力把我弄得又興奮又快樂,我坐在浴室中不禁

  自慰起來,我輕輕把手指伸進我半開的花瓣中,捏著花蕊,搓動起來,水點向我

  的頭上灑下來,我另一只手摸著自己的乳房近乳頭部份,我馬上興奮上來,雖然

  陰道經過無數次的插入下有點痛,但強烈的快感已蓋過一切,我在浴室中蠕動著,

  動作愈來愈快,主人微笑地從玻璃中看著我,我淫叫著,我知道自己已不能自拔,

  不知何時開始,我的性器如此敏感,輕輕一觸便會有性興奮,主人把我的內與外

  都練習成性奴隸了。我雙腿一緊,下體一陣抽筋,麻痺感覺佈滿了下體再擴展全

  身,我泄了,下體流出大量的淫水。我用花灑沖洗著下體的淫水,但衝力又令再

  興奮起來,重覆了幾次,我才慢慢爬了出來。

  

    我弄乾了身體,走了出來,到了廳中的大鏡一看,我呆了。自從被主人玩弄

  后,我一直容顏憔悴,但現在的我不單精神奕奕,而且比以前更美。我的乳房、

  乳暈及乳頭都大了不少,差不多可以和淑如女皇相比;而我的乳頭竟然重新變回

  粉紅色,向上微微挺起;我的皮膚比以前更滑更柔,還有一種淡淡的粉紅色及香

  氣。我呆了,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美的自己,而且我渾身布滿了氣力,有一種極

  為快樂的感覺。

  

    主人對我們說:「你們看看她的身體,這才是天生異稟,這種是愈性交、愈

  虐待便會愈漂亮的身體,這是最好性奴隸的身軀,十萬個女人也沒有一個是這樣

  的,這是完美的身體。」我聽了心情又開心又古怪,而我看到六位女皇都向我投

  射出極度怨恨的目光,我不寒而栗。

  

    我像狗一樣爬在地上,爬到主人身邊,我說:「賤奴美嫻請主人好好享用我

  的身體,賜我甘露。」我像狗一樣搖動著屁股期待著主人的恩賜,他哈哈一笑,

  把陽具插入我的陰道中。這天我過了前所未有愉快的一天,我認清了自己,但也

  種下了我日后被女皇們不斷淩辱的禍根。

  

               第二十七章 女皇淩辱

  

    自從上次在別墅中宴客后,我的心態及身體又再變化了,而我的奴隸心態又

  到了另外一個層次。我完完全全、里里外外變了一名奴隸。天天主人都插我三次

  以上,無論他溫柔及大力地插我,我都產生了不同的快感,甚至有時他用鞭打我

  或捆綁我,我在劇痛中都得到一絲絲的滿足。

  

    不過,女皇們可沒有閑著,她們都經常地把我虐待。這天在洗手間中,我偶

  遇恩恩女皇及美玲女皇。我跪在地上,向她們磕頭。我說:「女皇們,我是五級

  豬奴隸張美嫻,請好好調教我吧!」這是每次見到主人及女皇們要說的話。她們

  把我帶到后樓梯,我在她們的命令下脫光了衣服。恩恩女皇和美玲女皇姿色不俗,

  但比起我和詩宜女皇則差了很多,看來是愈美的地位愈低。恩恩女皇用手托起我

  的乳房,我有點擔心,恩恩女皇說:「嗯嗯,你的乳房真的好美」,我聽到她的

  讚美,反而更擔心,我只好陪笑:「不是,我的乳房不過是一團臭豬肉,和女皇

  的美乳相比,太差了!」恩恩女皇冷笑一聲,忽然用力一扭,把我的乳房硬生生

  扭得轉了半個圈,我痛得雙腿微微彎曲;而美玲女皇則拿著一個鋼鉗拑住我的陰

  唇,我陰唇也很痛,但我忍著,我知道我大叫的話只會惹來其他人及激怒兩位女

  皇,我已習慣了自己低微的地位了。她們慢慢放開手,美玲女皇倚在欄杆,舉高

  鞋底,我識趣地爬過去,擡高頭用舌頭慢慢地舔她的鞋底,她的鞋底好臭及有一

  些黑色的東西,但我已不可選擇,恩恩女皇在后面用鞋跟插入我的屁眼中,堅硬

  的四方型膠質鞋跟竟慢慢插入我已開發了的肛門之中,我握緊拳頭,忍著屁股傳

  來的巨大的痛楚,幸好她的鞋跟只有三吋左右,插入后鞋底緊貼在我的屁眼隙中,

  恩恩女皇說:「狗,快吠!」我一邊舔鞋底,一邊汪汪地叫著,她們滿足地大笑。

  

    接著,她們拿出狗圈及狗帶套在我的頸上,我爬在地上及樓梯上往下爬去,

  她們在后面放狗,我一面爬,一面發出汪汪的吠聲。到了六樓,六樓后樓梯有一

  個小小的什物室,她們帶到我進去,把我吊起來,我雙手被綁起,吊掛在半空,

  雙腿曲起成M 字型,下面有一張桌子,我的陰唇和屁眼離桌子大約十吋左右。恩

  恩女皇在桌上放了一枝約七吋長的蠟燭,她一點火,半舌馬上燒焦了陰唇四周的

  陰毛,我大驚,馬上用力地擡高身體,火舌剛好離我的陰唇兩吋左右的位置,我

  的陰唇感到十分炙熱,屁眼也冒出汗來;她們坐在椅上,欣賞上我的醜態;我求

  她們:「兩位女皇,求你放過我吧,好辛勞,我會好好服侍你們的,真的!」她

  們不理,過了兩分鐘,我支持不住,身體向下一沈,火舌剛好燒著我的陰唇,我

  馬上挺身,幸好沒有被燒壞,但已感到有點炙熱的痛楚;不過是五分鐘,但比五

  天更難受,我全力地挺起身體,反抗著火熱,但很辛勞,而陰唇及屁眼不斷流出

  汗來。美玲女皇說:「假如我放過你,你全裸回到辦公室如何?」我吃了一驚,

  但這時我已不可選擇,我馬上點頭答應。美玲女皇說:「蠢豬,撒一泡尿吧!」

  

    一言驚醒夢中人,我只好集中精神,差不多被蒸乾了的下體根本沒有尿意,

  我快支持不住了;幸好,我再支持五分鐘,少許尿終於滴了下來,把火弄熄了。

  她們解了我下來,把未乾的蠟燭插入我的屁眼中,但留了大半支出來。她們拿著

  我的衣服,不許我穿,帶我回到十八樓的后樓梯門口。

  

               第二十八章 公司裸露

  

    十八樓正是營業部,主人、淑如女皇等和我都是在這里辦公的。我跪在門后,

  請求兩位女皇準我穿衣服,她們冷笑一聲,把我的衫裙都拋出了窗外天井中。我

  絕望了,她們打開了門,把我推出了升降機大堂中。我縮在一角,幸好現在沒有

  人出入,否則大家都看到我的裸體。我想走回后樓梯中,但兩位女皇阻止我,把

  我迫回大堂中。我只好緊貼著牆角,用手掩位乳房及三角位置。她們走過來拉著

  我的長發,把我拖到大堂中間,正好對著營業部門口的玻璃門,我看到坐在門口

  的接待員Irene 驚異地望著我,我現在的樣子極度不堪,全裸爬在地上,乳房向

  

    下墮著搖著,屁眼上還插著一枝燃點著的蠟燭。我看見Irene 走出來,我無

  路可逃,只好爬到角落,Irene 看到我的醜態,搓一搓眼晴,我想她不相信眼前

  的是事實。她說:「你……你做……。甚麼?你……」我無地自容,不知如何是

  好。

  

    我靈機一觸,只好說:「我……我,Irene ,你也知道我是……朱先生的情

  婦,他脫我的衣服把我趕出來,我現在不能行走,求你給我一些衣服。」我為了

  自保,只好對著其他人認是主人的情婦。Irene 一面不屑的神情,這時美玲女皇

  及恩恩女皇忽然走出來,她們故意誇張地說:「哎,發生甚麼事,你不是張美嫻

  嗎,為甚麼會裸體!」她們故意大聲地說,令到聲音從門口傳入辦公室中,這時,

  幾個人走了出來,我極羞恥,我恨不得馬上打一個洞鑽入去。我用手掩位三點,

  但根本不能完全掩飾。走出來的幾人中有兩個是男同事,他們看見全裸的我都看

  得呆了。

  

  我包住了身體,她把浴巾包得緊緊的,一時間不會跌下,但在包毛巾的時候,我

  放開手,那幾人都看到我的乳房及下體了。美玲女皇及恩恩女皇左右兩邊捉住我

  的手,扶了我進入了營業部,剛才幾個同事都呆呆地跟住我。淑如女皇柔聲對我

  說要帶我到洗手間,到洗手間先要穿過萬多尺的辦公室,大家看到只披著一塊浴

  巾的我在這樣公然走著,都很震動,剛才幾位同事和其他人竊竊私語,我低下頭

  來。這時,主人也走出來了,笑吟吟地望著我,全部門二百幾雙目光全向我投射

  過來。我羞得面紅耳赤,雖然我的醜事已傳遍了營業部甚至其他部門,但如此在

  辦公室走著還是頭一次。

  

    當我快走到辦公室中心時候,雖然只走了幾分鐘,但卻似乎幾萬年一樣。突

  然,我感到一陣巨大的拉力,我向前仆下,我只好雙手扶著一張辦公桌,但我身

  上的毛巾已跌體而去,我回頭一看,只見淑如女皇的腳踏在拖在地上的毛巾,現

  在我的是身體微微向前傾斜,雙手按住桌子,乳房斜向下晃動著,雙腿分開地全

  裸站著。我感到很多目光投射到我的乳房、乳頭、下體三角位置、屁股及下體隱

  約可見的兩片陰唇中。這時,我呆呆維持著這個姿勢,身子似乎疆硬了,我像是

  一頭被剝了皮的動物在空氣中等著死亡。

  

    這時主人走了過來,誇張地說:「張美嫻,你竟然公然在公司中裸露,你做

  甚麼?我一向也知你不檢點,但不知你會這樣,你要接受公司的內部處分,從今

  天起你暫時被降職為辦公室助理。現在進入會議室等我們,我們要商量你的處分

  問題。」我羞恥得腦中混亂一片,只是羞恥地低下頭說對不起,然后我步入會議

  室,在步行中,大家都應該清楚地看見我的兩片移動著我陰唇及插在我屁眼中已

  熄掉的蠟燭。

  

               第二十九章 裸體審判

  

    我全裸地站在會議室桌子的前面,我沒有用手遮蓋身體,要看的都看了,再

  遮掩又有甚麼意思?我只是知道我已在眾人面前全裸了,下一次不知又有甚麼恥

  辱的事。不久,門開了,十多人走了進來,主人及十多個分組營業主任進來,其

  中包括淑如女皇。

  

    在場共有十男三女,都看著全裸的我,我不知可以做甚麼,四周沒有布或衣

  服,他們也沒叫我走。等大家都坐好了,都望向我,那十個男人都笑淫淫地望著

  我,淑如女皇也看著我,其余兩個女組長則有點尷尬。我只好盡力夾實雙腿。主

  人問:「張美嫻,你在公司中當眾露體,這件事你有甚麼解釋?」我面紅耳赤,

  但我不能說是女皇要我這樣做的,我回答不上,主人再三催迫,我只好作了一個

  羞恥的解釋。

  

    我說:「我……我最近生理……上有點需要,我……我躲在樓……梯中……

  

    自……慰,但衣服跌出了窗外……所以……鳴鳴鳴!」我明知這個解釋很勉

  強及羞恥,但我不知還有甚麼可以分辯。男人們都哈哈大笑,而兩位女組長則一

  面不屑的神色,我無地自容。主人問:「你具體說一說,那為甚麼在你的后面會

  插有蠟燭?」我只好吞吞吐吐地說:「我……自己玩……玩SM,插……自己,對

  不起……鳴!」會議室門故意虛掩著,我們的對話聲出面都聽得清清楚楚。

  

    主人說:「張美嫻,你嚴重地破壞公司聲譽及風氣,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

  是馬上辭職;二是降職為辦公室助理。」從此,我便當了一個辦公室助理,自從

  那次之后,每個人都更加鄙視我,女同事們都向我單單打打,而男同事淫笑地望

  我的身體及向我說色情笑話,有些更大膽地在隱蔽的地方摸一摸我,而我天天只

  負責替大家倒茶、影印、抄寫東西的簡單工作,主人不許我戴胸圍,所以天天我

  都在辦公室中走動,乳房在衣服內不停地晃動,大家都可以從恤衫中看到我凸起

  的乳頭,也看到我巨大的乳房貼著緊身的衣服,這恤衫是淑如女皇給我穿的,故

  意買很貼身,而在快要逼爛的鈕扣中間看到我深深的乳溝。

  

    這天,我在影印房替同事影印,忽然一只手摸在我的背上,我轉過頭來,是

  新的助理總營業經理陸家志,他笑淫淫地說:「張小姐,今天有沒有自慰啊?」

  

    我擺脫他,退后幾步,我怒說:「你說甚麼?別亂摸!」他說:「呵呵,裝

  淑女?

  

    好吧,我給你五千元,今晚陪我一晚吧!」他又過來摸我,我反抗,他說:

  「又不是沒有看過,人人都看過啦,你看你淫賤到這樣,胸罩也不戴,好好,你

  要多些錢吧,給你一萬元,今晚和我玩SM,插你屁眼。」這時,淑如女皇經過,

  陸家志馬上不再說話,但淑如女皇和陸家志細聲地聊了一會,他笑吟吟地望了我

  一眼,然后走了。

  

    現在沒有人,我馬上跪下向淑如女皇敬禮,淑如女皇用鞋蹅著我的肩膊,她

  說:「主人今早去了美國公干,他說過公司中所有奴隸暫時歸我治理,我現在命

  令你今晚去陪陸家志吧,要好好服侍他,否則我會煎了你的皮。」我吃了一驚,

  只好低頭答應。

  

                第三十章 野戰

  

    到了晚上,陸家志在停車場等我,我上了他的車,他在車上一邊駕車,一邊

  用另一只手摸我,我沒有反抗,他把手伸入我的衣服內,輕輕夾實我的乳頭搓弄,

  我馬上有反應,呻吟了幾聲,他笑說:「果然是一個淫娃!」。他把我帶到山上,

  我說:「陸先生,就……在這里?」他叫我站在一塊石上,四處無人,好大風,

  把我的長裙都吹得飄起來,他呆呆地望著我,說:「其實你初進來公司時,我已

  經經常幻想和你打野戰,想不到你現在變得這樣淫賤,好,就成全你。」他把我

  的裙拉高,冷風打進我的大腿,好凍;然后他把我的內褲拉了下來,我下體裸露

  了,雖然我已裸露了不知多少次,但在這種露天的地方裸露還是第一次。我很擔

  心會在其他人走過來。他把我的內褲拋到了山下,我大吃一驚,然后他把我的長

  裙也脫了,拋到一邊。我下身全裸了,寒風不停地吹著,我雙腿顫抖。「陸……

  

    …先生,這里好冷,可否讓我上車……上車和你做。」他撲過來,把我的恤

  衫撕破,我全裸著,他把我推到一塊草地上,草地好硬,把我的背部都割得有點

  痛,而他把我騎著,然后大力地捏著我的乳房,我的乳房已算很大,一般男人一

  只手是無法把握,但他的手掌很大,剛好把我的乳房都握住了,他用盡全力地搓

  著我的乳房,我的乳房不斷變型,像要把我的乳房搓散了,我開始有反應,然后

  我不停地呻吟著。他然后用口咬著我的乳頭,我叫得更加厲害了,他的手指插進

  了我布滿了淫水的洞中,我開始有點麻痺的感覺了,我不自覺地勾住他的頸。這

  時,他舉高我的雙腿,腰部一伸,陽具大力地插入我的下體中,我的腿圍住他的

  腰,配合他的抽插。在靜夜中,我的叫床聲及他的怒吼聲響著,我又興奮又怕。

  過了一會,他把陽具抽出來,把精液全都射在我的乳房上,他把陽具放近我的口

  邊,奶白色的精液一滴滴地滴在我的咀上,我只好舔下去。

  

    他轉身,把陽具插在我的口中,然后用舌頭舔我布滿著淫水的下體,我全身

  一震,我是第一次這樣被人舔下體的,我們在玩69,兩條肉蟲在野外大戰起來,

  不知過了多少時候,我泄了,他也在我口中再次射精。他大叫:「哈哈,終於干

  到你了,還在你口中射精。」我軟軟綿綿地躺在草叢中,接著,他叫我爬在石上,

  我的手按住粗糙的石頭,有點痛,他要我擡高屁股。

  

    他的陽具抵住我的屁股,我深呼吸了一口,全身放松,經過多次肛交之后,

  我已學會減輕痛楚。屁股忽然一陣劇痛,我不斷呼氣吸氣,來迎接著他的陽具的

  插入,我感到他的陽具已插入了一半,我現在是上身向上爬著,下身向下,所以

  我亦順勢把屁眼套入他的陽具中。他不停地抽插著,把陽具直插入我的直腸中,

  一陣陣痛楚及快感傳遍我的屁股,他一手抓著我的乳頭在扯動,我好痛,但也有

  絲絲的電流感應著。

  

    「丫丫,好high啊,丫丫呀丫丫呀,好爽好爽,請入多一點,好爽」他愈來

  愈大力,我們就在這大石上肛交了。最后,他在我的屁股內射精,奶白色的精液

  流在石上,直流到地面。

  

    我無力地爬在石上,我的身體有少許被石擦損了。他自己穿好衣服,卻帶著

  全裸的我在山邊爬著,他要我爬在地上,剛爬到山馬路邊時,他解開褲,要我按

  住山邊,他馬上插入我的陰道深處,幸好這條馬路很少車駛過。就在這里,他在

  我的子宮射了精,精液在大腿一直留到腳邊。我軟軟地跌在地上,這時有一輛車

  駛過,馬上停下,一個男人驚異地下來看過究竟。

  

                第三十一章 偶遇

  

    那是一個約三十歲左右的男人,頗高大,雖然不算很帥,但眼神中布滿了智

  慧,在黃色的燈光下,我看到他的國字臉,總給人很有安全感,我直覺上認為這

  個一定是好人。他走過來,望著裸體的我及露出陽具的陸家志,他用那布滿磁性

  的聲線地問:「你們在做甚麼?小姐,你是不是被人侵犯?」我不知怎樣回答,

  只感到在這個人一臉正氣的男人面前,我感到裸體是十分羞恥的,我下意識用手

  遮蓋我的胸及下體,我現在我樣子很不堪,全身赤裸,乳房及身體都佈滿了紅色

  的手指印,全身冒汗,下體還流著奶白色的精液及淫水。

  

    陸家志凶狠狠地走前幾步,大聲地說:「你說甚麼,別好管閑事,快走!」

  

    他一掌想推開那男人,怎知那男人用手捉住陸家志的手,大力一扭,陸家志

  痛得慘叫起來,那男人推開陸家志向我走來,脫了西裝褸披在我的身上,我好感

  動。

  

    陸家志馬上摟著我,說:「這只是“雞”,是我買了街鐘來打野戰的,你想

  怎樣?

  

    賤雞,是不是?」是淑如女皇吩咐我要被陸家志玩的,我不敢反抗,只好說

  :「是,是,我……我是夜總會舞小姐,是這位先生付了錢的。」陸家志過來向

  那男人一拳打過來,但那男人避過了,還一腳把陸家志絆倒,陸家志像狗一樣爬

  在地上,那男人柔聲說:「小姐,不用害怕,是不是真的?」陸家志瞪著我,我

  想起淑如女皇的命令,只好大聲地說:「先生,我只不過是一個妓女,你有沒有

  愛好?

  

    不如我們來一次吧!」我挺胸向他挨過去,乳房壓在他的胸膛,他的胸膛很

  寬廣,我有一份暖和的感覺。我盡量做出淫賤的姿態,但希奇的是我感到很久沒

  有的羞恥,同時,我在內心深處雖然覺得他似乎很親近,但同時想他快點走,不

  要再看著裸體下賤的我。他一臉失望,走回他的寶馬上,但他開車前回頭望了我

  一下,我看到他的眼神中帶著關懷及同情的神色,我心中一震,我已很久很久沒

  看過這種友善的神情了。

  

    當那男人走了后,陸家志凶巴巴地打了我一巴,我哭著倒地。他怒說:「你

  這個賤人,剛被干完又去勾引其他男人,賤!」他不斷搓著被扭傷的手,一腳踏

  在我的頭上,我躺在地上哭著。他把我的衣服及那男人的西裝都擲在一邊,抓著

  全裸的我上了車。

  

    在車上,他二話不說便拿出一個粗大的電動假陽具插入我的陰道中,已被插

  過兩次的陰道有點痛楚,但不久電動假陽具的震動令我身體擺動起來,我發出巨

  大的呻吟聲,他伸出左手大力地捏了我的乳頭一下,我的淫水泛濫,把車上的座

  椅都沾濕了。他一邊大力捏我,很大力,像要把我的乳頭都一邊怒罵著:「賤人、

  賤人!」看來剛才那男人令他很生氣,他又打不過人家,所以拿我來發泄,這晚

  便隨著我的慘叫聲及呻吟聲下結束了。

  

               第三十二章 兩種感覺

  

    陸家志把我載到公司門口,推我出車外,那時是淩晨兩點,四面沒有人,但

  好冷,我全裸地爬到一條后巷瑟縮著。我不知道怎樣走,雖然他把我的錢包拋回

  給我,但我現在全裸著,怎樣走?我四處觀察,我躲在銀行門口的石獅子后面,

  這時,有一輛計程車停下,我馬上掩著身體衝向前,車中的計程車司機嚇了一跳,

  揉一揉眼晴,似乎不太相信這是現實。我開了門,鑽了進車廂內,那計程車司機

  若四十幾五十歲,他呆了不懂開車,我尷尬地說:「我被人打劫,搶去了東西及

  脫了衣服,請快點送我回家,謝謝!」他說:「不如……不如,我送你到警局吧,

  要報警。」我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央求他,他不肯,我知道我必須要給他一些好

  處,我從后用手圍住他的頸,他看來也是老實人,有點不知所措。我在他耳邊柔

  聲地說:「快帶我回家吧,你想怎樣就怎樣!」我感到面紅耳赤,這算是我第一

  次主動勾引男人,那司機被我迷住了。我本來想說地址,忽然想起一件事,我改

  變了主意。

  

    我叫那司機把我載到晚上和陸家志一起到那山邊,司機不肯,看來他以為我

  是一些「黃腳雞」之類的壞份子吧。我向他哭訴:「先生,對不起,剛才我是騙

  你的,其實我是剛剛由國內來的新移民,有人要我去接客,我不肯,就這樣逃了

  出來,我的證件剛才留了在山邊,求求你帶我去。我……我會好好報答你的。」

  

    我梨花帶雨地哭訴著,他將信將疑。

  

    他把我帶到那山邊,我衝出車外,我找到自己的破爛了的裙及恤衫,我馬上

  把它穿上。然后我四處尋找,我好急,四處去找,那司機下來問我找甚麼,我像

  發瘋了去找,我急得快要哭了。我擡頭一看,看見一件衣服吊在一顆樹上,就是

  想救我那男人的大衣。我破涕為笑,但不知為甚麼那大衣被風吹起了,吊在樹上,

  我不夠高拿下來,我求那司機,那司機比我高一個頭左右,司機很希奇,我知道

  不給他一些好處不會消除他的疑慮。我解開了恤衫鈕,躺開胸膛,用乳房緊貼他,

  他不知所措,我說:「那件衣服是我的愛人的,你給我取下來,我陪你一晚。」

  

    我感到他的下身已豎立起來了。他呆呆地走到樹下,把大衣取下來,我馬上

  接過來,我感到一陣暖和,這大衣像是我一生中最寶貴的東西,我馬上摟著那褸,

  我不知為甚麼哭了起來。

  

    接著,我上了計程車,這次我坐在車頭。他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我沒有拒

  絕,我感到他微微顫抖的手及起伏的胸膛,看來他只是一個平凡的司機,從沒想

  過這種艷遇吧。在車程中,我緊緊地用那大衣貼緊自己,我感到好幸褔,這時我

  的腦海中泛起那男人的臉。

  

    那司機帶我到一所公寓上面,我跟了他上去,我把大衣整潔地放在車廂內。

  

    公寓上的人看見性感美貌的我都呆了,他付了錢,帶我去一間細小的房中,

  房中只有一張床及一個細小的浴室,燈光有點昏暗。他對我這是他第一次帶女人

  去公寓,我看著這個年紀差不多可以做我父親的男人,我感到自己似乎一個妓女。

  他走過來,顫抖地脫了我的恤衫,吻著我的乳房,我只好投向他的懷抱。他口中

  喃喃自語說從沒看過這樣美的乳房。他脫了衣服,吻著我的頸。我呼吸開始急促,

  他調情技巧雖然不高,但很少正常性交的我已感到有點滿足。我呻吟著,他把我

  的裙也脫下了,我沒有穿內褲,再次全裸在他的面前。他也把褲脫了,我看見他

  不算很長但已勃起了的陽具。他說:「小姐……你叫甚麼名字?」我胡說:「我

  叫阿欣。」他問:「你……你可不可替我用口……。對對,我先去洗一下,我未

  試過,可不可以,不可以也沒有關系。」我看見他又想又不好意思的樣子,我微

  微一笑,低頭含著他的陽具,有一點汗味及尿味,不過我已不介意。他反而有點

  不知所措,但很快他便享受著,他說他的太太都未試過替他口交,他又不敢去召

  妓。我心中嘆了一口氣,我也是首次感受到小男人的想法。我賣力地替他舔著及

  啜著龜頭,他的身體微微地曲起,我聽到他急促的呼吸聲。他的陽具已好硬,我

  繼續替他啜,他很快便射在我的咀中了。他的小弟弟開始軟了,他看著我流著精

  液的咀角,帶著興奮及異樣的神色。

  

    他的性能力不是很強,射了一次后,要我用手及口替他弄了很久才再次勃起

  來。他仔細地看著我的性器,看來他結婚幾十年都沒看清楚他的妻子。他撫摩著

  我的全身,我的陰道已布滿了淫水了,他舉起我的雙腿,接著插入我的陰道,我

  身體隨著他的抽插而擺動,我知道他不是性愛高手,我只好用力地搖動身體去配

  合,很快,我們都到達高潮了,他把陽具抽了出來,把精液射在我的身上,看來

  他是怕我懷孕。他不知我天天都吃避孕丸及事后丸,我暗暗感激著他,他究竟當

  我是一個人。我們在浴室中洗澡,我感到到好舒適。他想給我幾百元,我說不用

  了,他想問我拿電話,我笑說:「你就當是一次艷遇吧!你有大好的家庭,不要

  令它破壞。」我吻了他一下,他載我回到家的四周。我向他揮一揮手,這時已接

  近天亮了,我看到他呆呆地坐在車內,我不禁笑了出來,他似乎為我著迷了,我

  轉過一個街角,再沒見過他了。

  

    我回到家中,躺在床上,把那大衣披在身上,我感到好暖和,就這像甜睡了

  幾小時。

  

             第三十三章 羞恥的重逢(1)

  

    回到公司中,淑如女皇已怒氣沖沖地調教了我一會,脫光了我的衣服鞭打了

  我一頓,原來陸家志向她投訴我服侍不佳。陸是淑如女皇著意巴結的上司,所以

  淑如女皇才把我當成貨品般獻給他。

  

    我全身都被打得好痛,衣服貼在鞭痕上似乎被刀子割一樣。淑如女皇叫我繼

  續服侍陸家志,我進了陸的辦公室,他對微微冷笑。他說:「噢,張小姐,你進

  來找我甚麼事,我的手還很痛!」我知道他對昨晚那男人扭痛他的手仍耿耿於懷,

  我只好上前跪下:「陸先生,我不熟悉那男人的,對不起,我會好好地服侍你的。

  

    李經理已吩咐過我了,我現在是屬於陸先生的。」他說:「李淑如真有辦法,

  竟然把你弄得貼貼伏伏,她給了你甚麼好處?還是你天生淫賤?哈哈!」本來昨

  晚兩個男人已把我的人生尊嚴重新燃點起來,但現在又被淋熄了,我低下頭來,

  陸家志說:「快說,你是不是天生淫賤?」我說:「是……是,我是天生淫賤。」

  

    他哈哈大笑,把我的衣服脫光了,我全身都是淡淡的鞭痕(主人及女皇用的

  鞭浸過非凡藥水,打下時只痛不傷的),他故意大力地捏我的鞭痕,我痛得大叫

  起來,他用手挖動我的下體,我想不到除了主人外,我還要在公司中被第二個男

  人玩弄。

  

    他把我抱上了小酒巴上,然后拿出一瓶酒,忽然大力地插入我的陰道中,我

  痛得大叫起來,他不斷地把酒瓶塞入,因為酒瓶是由窄至闊的,我的陰道被愈擠

  愈大,酒灌進體內,最后,他竟然把整瓶酒塞入我的下體內,最后瓶底剛好擠開

  了我的陰唇,我已痛得差不多暈了,出氣多入氣少。他要我穿回衣服,我的下體

  他開了門,把全身濕透,行路一拐一拐的我推出去,大家都看著姿勢希奇的我,

  在暗暗訕笑。

  

    他把我拉到男洗手間中,把我推入廁格,然后拉高我的裙,一下便插了入我

  的屁眼。我不斷地呻吟著,不久,我聽到廁格門外一陣人聲,我想很多男同事已

  在門外偷聽我們性交的聲音,但礙於陸家志的權勢,又不敢闖進來。我這時被他

  揭開上衣,捉住了乳房,屁眼被插,頭抵著牆壁,我不停的叫著,忍受著下體與

  肛門帶來的巨大痛苦及少許快感。這時,他在我體內射了精。接著,他穿好了褲

  子,打開了門,十多個男人都看到我,上次只隱約地看到我的裸體,這次是清楚

  地看到我的下體,屁眼是一個一元硬幣大小的黑洞,還流著大量的精液,而陰道

  更被擠得大至一只手掌,還被塞入了酒瓶。男人們哈哈淫笑著,但又不敢走近,

  我翻過身來,放下衫及裙,我面紅耳赤,這個樣子真是有另一種羞恥,我想把瓶

  子拔出來,我蹲下想拔出那酒瓶,但不成功;我好痛,只好羞恥地問:「請……

  

    問哪一位可替我拔……那東西出……來。」我只好按著坐廁,擡高屁股對著

  他們;那些男人都衝了上來,幾只手摸我的陰唇,有些自重身份則不太敢,只站

  在看,我的陰唇被他們反而愈弄愈痛,我不停叫痛,求他們替我拔出來。這是有

  一把雄壯的男人聲音叱喝道:「你們做甚麼……。」我全身一震,那聲音、那聲

  音……

  

             第三十四章 羞恥的重逢(2)

  

    我聽到一遍淫笑聲,接著是一把威嚴沈實的聲音,最后是一陣爭執的聲音。

  

    然后聲音靜止了,大概男同事們都自知理虧,悻悻然走了,這時,男人的聲

  音響起:「小姐,你沒有事嗎,是不是那一些人欺負你,要不要送你到醫院。」

  不知到為甚麼,我聽到他的聲音雖然很驚喜,但也很羞恥,我不想他見到我這樣

  恥辱可怕的模樣,他就是上次在山邊想幫我的那一位男人。這時,我是背對著他

  的,我壓低聲音說:「先生,不用幫忙了,請你先出去吧!」他出了去,守在門

  口,我關上門,然后想用手把那酒瓶拔出來,但仍然不成功;我無可奈何,只好

  呼喚他幫忙,他說:「小姐,我不知發生甚麼事,不過你要小心,也請不要介意,

  我可能會踫到你的身體。」他的聲調是那麼溫柔誠懇,我不禁流下淚來。他的手

  輕輕分開我的屁股,然后另一只手在酒瓶及陰唇開穿了入去,當他的手踫到我的

  身體時,我感到一陣暖和。他慢慢地把酒瓶一寸一寸地拔出來,一陣陣的劇痛從

  陰道傳遍全身,但他一邊又用溫柔的說話去鼓勵及安慰我,使我能夠忍受好比生

  小孩的痛楚。

  

    最后,我全身乏力地爬在廁所上,我不肯轉過身來,我不想讓他看到我的臉,

  雖然我是多麼想看到他,但我絕不想他看到我。我感到自己很下賤,我千萬個不

  願意他看到這樣的我。我請他離開,他問我要不要去醫院,我推說不要,他脫下

  西裝褸,把褸蓋在我的背上,便退了出去。我忍痛地爬了出來,我找回自己的衣

  服,但我的下體仍然流著血,我拿著那大衣,這是我第二件擁有他的大衣,眼淚

  一滴滴的落在衣服上。

  

    回到辦公室中,大家都看著我,但又不敢問我,我只好低下頭一拐一拐地走

  回陸家志的辦公室中,大家都知道我是主人及陸家志的玩物了。陸家志忙著工作,

  我只坐在沙發上等待著,但我的下體仍然很痛,但我的腦海早已被他的樣子佔據

  了。

  

    到了下班時間,陸家志也沒理我,當我走出公司大樓時,那男人竟然駕著跑

  車在門口等我。他向我揚手,我沒有理他,我反而急促地走著,我也不明白我為

  甚麼會逃避他,我也不明白他為甚麼剛才會在公司中出現。當我回到住所大廈時,

  他的車已在門口等著我。

  

    他向我走過來,天!我的心不停地跳動著,我不知如何是好。他說:「小姐,

  你沒事吧,要不要我幫你!別怕,我只是想幫你。」他的聲音似乎有一股攝人的

  魔力,我結結巴巴地說:「先……生,我不熟悉你的。」他的神情有點失望,他

  說:「對……不起,看來我認錯人,打攪了,請不要介意。」我快步走進了大廈,

  我不禁回頭看著他,他也看著我,當我回到家中時,我才發現我的手一直拿著他

  的西裝褸。

  

    我回到家中,一直躺在床上不停哭,一直至沈沈睡去。第二天,我竟然在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