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研究社

科學研究社

《上》

  

  「呼,終於寫完了。」

 

  傍晚五點的時間,經過大半天努力,終於把『女兒的援交』第353回寫完

,我鬆一口氣,帶點疲憊地把原稿紙疊好。拍拍略感酸痛的肩膀,突然想起今天

是光井愛佳全裸露毛寫真集的出版日期,為免向隅,立刻放下手頭工作趕到書店

去買。

  忘了自我介紹,我是小雞湯,今年三十六歲,獨身,其他的上次介紹過,也

就不多說,反正跟你一樣,人一個吧,至於正不正常就不知道了。  

  

  「卡擦。」打開家門,想到可以欣賞心愛的美女陰毛,我心情愉快地外出,

剛好同一時間,鄰居亦有人出門,是最近剛搬進過來的新租客。

  對,本來這戶是住著今年剛十四歲的珠女。但因為早前小女孩向我學習寫色

文,結果被家裡的人揭發了。說是揭發,其實是自首啦。小妮子寫了一篇「可愛

女友被吃掉」,以為自己很有文采,居然興高采烈地給媽媽看,是給媽媽看耶!

「春滿四合院」4889位作者中,你問有多少會把自己的大作給父母看,我告

訴你是有一個,他把嘔心瀝血的「戀我老母」送給媽媽作母親節禮物,後果是可

想而知了,是被打到吐血啦。所以說看色文的人蠢,寫色文的人更加蠢!

  

  珠女給媽媽看還算了,還要加上一句:「是雞湯叔叔教我的!」,結果當晚

珠女一家便搬走了,這個很正常,換我知道鄰居住著一個變態色情狂,也會毫不

考慮地逃之夭夭,沒有報官已經很好了,所以這方面我是蠻感激珠媽的。

  

  那上次後來你有沒跟珠女去玩?你傻啊你,這種事會有人回答的嗎?你不知

道網上也有愛看色文的巡警,專門向愛放閃光彈的人下手的嗎?誰會把自己的犯

罪證據寫出來。你以為我像幕後師爺那蠢貨,把吃掉朋友女兒的惡行像章回小說

般記錄下來,留待別人拿著菜刀找他尋仇嗎?我自問是笨,也不致於笨到這個地

步吧!

  

  不過那貨是招認了,全部虛構啦,他到現在都仍是童子雞,還問我什麼時候

和他一起去找個水嫩的紅牌破身,有這種好事我早去了,以為跟你好熟麼?

  

  「你好,雞湯閣下。」鄰居滿有禮貌向我打招呼,說實話我是不想理他的,

沒什麼原因,不就單純是個公的,你有見過兩只公雞有交朋友的必要嗎?

  

  不過雞湯叔叔好歹是個文人,完全不理就好像太冷淡,便隨隨便便的應一句

囉,誰知道他是說廢話了:「雞湯閣下出去嗎?」

  

  開門按電梯不是出去難道倒垃圾麼?我是有點想罵人了,不過看他戴著眼鏡

蠻陰險的,也就忍了下去,要知道最近很多宅男看似人畜無害,其實是兇惡殺人

狂呢。

  

  「是啊,去買書。」我為著自己生命安全陪笑。

  

  「哦。」鄰居的笑容有點詭異,看得我慌了一慌,他的眼睛張成半月,樣子

十分猥瑣的問道:「去買寫真集嗎?」

  

  「是、是唷。」我退了一步。

  

  他的笑容更猥瑣了:「光井妹妹嗎?」

  

  喔,中了,果然是全世界男仕的盛事,難怪官方宣稱初版一百萬冊在十分鐘

便賣完,原來是真的呢。

  

  「這個時間去買,恐怕已經買不到吧。」鄰居裝模作樣的看手錶,我也知道

機會渺茫,都要去試呀,不然今晚怎樣過?官方估計今晚將有一百萬人同一時間

打手槍,作為一直得到光井妹妹照顧的粉絲。我也想在這種報恩的日子出一分力

吧,是出一分精力啦。

  

  我本來以為鄰居在取笑我,是很不爽了,但當他從紙袋拿出一本,我才知道

隔離鄰舍,守望相助實在是十分重要了。

  

  「是簽名版,我排了一星期通宵隊買的,要看嗎?」鄰居帶著自豪地問。結

果我是首次踏進了鄰居的家,本來我是打算借回家慢慢欣賞,沒幾個人會去鄰家

打手槍吧?不過書是他的,我也很無奈囉。最氣憤是明明問我要不要看,卻不肯

開封!

  

  「不開封怎樣看?」我是莫名其妙了,他拿著寫真集靠在嘴邊親:「看封面

不是好。」

  

  「但…看裡面才可以打槍吧?」你變態,我也不怕無恥了。

  

  「這樣望著簽名打槍,不是更幸福嗎?」鄰居臉上全是初戀的滿足。

  

  我是無言了,本來以為紫川對著在洗衣機裡隨水流盤轉的絲襪打槍已經夠無

聊,沒想到世界上病態的人還是多得很。

  

  「那你慢慢幸福,我去逛逛有沒炒賣貨,我還是想看內容。」有買過全裸寫

真集的人都知道,那些出版社很卑鄙,封面一個大頭,精彩的都是印在裡面,不

付錢才不會給你看一條毛,好吧頭髮也是毛,那你去髮型屋打槍吧。

  

  「先溜了。」得不到好處,我是走為上策,鄰居又是慢條斯理地問:「雞湯

閣下似乎真的很喜歡看女生的裸體呢。」

  

  我是十分不爽的回頭,別人說我都沒話說,你可是排了一星期通宵隊買同一

本書吧,怎樣看你都是比我更喜歡看女生的裸體吧?

  

  「那想不想看真實的女生…全裸?」鄰居問我,這個問題我覺得真是白問了

嘛,你要不要吃飯?

  

  「我想,我可以幫到雞湯閣下…」鄰居又是自豪的說:「其實我是一個科學

家。」

  

  我也想說,我其實是一個小說家。工作是在網上寫那一分錢也沒得收的高尚

小說。

  

  鄰居是什麼職業,說實話我是沒什麼興趣知道,但聽到科學家,也要打聽一

下仔細,萬一他做什麼爆炸實驗,會泱及池魚便太危險了。要知道我的房子還有

二十四年貸款,而最近都是零收入呢。

  

  「裡面是我的研究社。」鄰居把我帶了進去,途中經過他睡房。真慘,本來

珠女的少女閏房變了宅男老巢,幾百只H書H遊戲放滿一地,研究社個屁,不就

屌絲的飛機場。

  

  再進去一些,原本珠爸珠媽每晚在這裡‵啪啪啪‵的主人房放置了很多實驗

室的工具,什麼‵嘰哩咕瀝‵的起電機、‵撲撲撲‵浮著泡的化學藥品、‵啪嚓

啪嚓‵的磁場線,連人體骨頭模型也有,我是知道鄰居不是假裝呆,而是真有病

了。

  

  「哈哈,連人體骨頭模型也有嗎?」我隨便找些話說,免得他精神病發作,

誰知不說還好,說完這話,鄰居便陶醉地提地骨頭去親:「這是用來研究光井妹

妹的骨格。」

  

  我是流汗了,原來愛到入骨是真的啊,時間不早了,我也不打擾,下次有機

會喝茶再聊吧,不過應該沒什麼機會,因為雞湯叔叔是很忙,還有幾百遍文未完

稿的。

  

  我轉身想跑,鄰居又叫住我:「雞湯閣下平日是怎樣打手槍的?」

  

  喔,我後悔平日缺少運動,來不及在他發言前衝出去,如果這是前鄰居珠女

問我,我是很樂意即場示範,並把過程寫成小說,但現在也只有硬著頭皮答了:

「不就用手打,有其他方法的嗎?」

  

  鄰居模擬出擼管的動作:「用手是最普遍,但雞湯閣下不覺得一只手拿著寫

真集,一只手在打手槍是很不方便的嗎?」

  

  我對這個病人的說話首次同意,事實上自己也有幾次不小心射在寶貴的內文

裡,所以即使再便宜我也不會買二手A書,就是沒乾涸精液,亦至少增送幾條陰

毛。我願意花錢看女性陰毛,但肯定不想要免費送的男性陰毛。

  

  「為對應這個難題,所以我發明了這個機器。」鄰居又是那個自豪的表情,

他指著不遠處一張床,床上懸空吊著一個觀星儀什麼的,旁邊有兩支臂去支撐。

  

  我是有點好奇了,看了很久也不明白意思,鄰居開動牆邊的電制,兩支臂像

宮崎駿電影那些蒸氣發動機有節奏地‵逢測!逢測!‵活動,連帶觀星儀亦一起

前後推磨。

  鄰居從冰箱裡拿出一片豆腐乾,泡一些溫水,再捲起一圈塞在觀星儀中央,

然後解釋說:「這是全自動手槍機,把雞雞套在裡面,兩手不是可以閒下來,玩

H遊戲時便可以一面繼續按劇情一面打了,方便得很。」

  

  我發呆望著‵逢測!逢測!‵的機械,心想給宮崎老爹看見,他是一定會哭

啦。

  

  「雞湯閣下要試嗎?」鄰居還好意問我,我望著觀星儀旁邊拈著幾條蜷毛,

知道這個應該是你老婆吧,嫂子就不要讓她操勞了。

  

  這時我很明白珠女媽媽的心情,旁邊住了一個危險人物,真是很應該避之則

吉的。明天一定要去地產公司,問問還有二十四年貸款的房子放售有沒人要。

《中》

  「身為一個科學家,在科學的指導下,貫徹科學的思想,以科學的發展觀,

鑄造科學的未來,懷抱著這樣的精神,用科學來分析一下的話,就可以得出答案

!」

  

  在鄰居的家裡,我一邊吃著湯麵,一邊聽他發表偉論。不是說要跑的嗎?的

確是曾經有這個想法,但當他拿出一盒「統一大碗麵」,問我要不要吃的時候,

我是欣然接受了他的好意。作為一個在網上發表了一百萬字,但沒有收過一毛的

文學作家,其生活質素已經達到岌岌可危的地步,一碗熱騰騰的方便麵絕對是沙

漠上的綠洲,也是寒雪中的暖炭。

  

  一麵泯恩仇,我突然覺得這個鄰居並不是所想的可怕,甚至是十分可靠。如

果他每天都邀請我吃麵,我想我和他可以成為不錯的朋友;如果加一罐啤酒,我

想我們更可以成為生死之交。

  

  「那麼雞湯閣下對科學有初步的認識了嗎?」看我連味精湯都喝完,鄰居親

切地問我。

  

  醫好肚子,我的視線又落在光井妹妹的寫真集上,鄰居見我虎視眈眈,拿著

那本堅決不開封的益智讀物說:「看來雞湯閣下還是對女生的裸體很有興趣呢。

要實現這個願望,就需要依靠科學了。」

  

  我想說其實不用那麼複雜,只要把膠袋拆開就好,買寫真集不開封,跟娶老

婆不洞房有什麼分別了?

  

  鄰居問我:「雞湯閣下,其實在下立志成為一個科學家,是因為小時候看了

一套電影,你知道是什麼嗎?」

  

  「科學怪人?」我理所當然答道。

  

  鄰居搖頭,我再猜下去:「變態人魔?」

  

  鄰居還是否定,自行說出答案:「是隱形人。」

  

  「隱形人?是那些纏滿繃帶,解開後便無法看到他的隱形人嗎?」

  

  鄰居滿意說:「雞湯閣下不愧見識廣博。」接著他把一道白光管拿在手,像

小叮噹給大雄介紹法寶的說:「這是隱形光線照射器。」

  

  「隱形光線照射器?」

  

  「不錯,所謂的隱形,就是把身體各種有色組織,變成穿透太陽的紫外線,

避過光線折射,從而變成透明。」鄰居以科學家口吻解釋道。

  

  「原理我沒什麼興趣,現實裡真的可以做到嗎?」我對什麼理論毫無興趣,

鄰居沒有繼續長篇大論,他‵喵喵‵兩聲,把家裡飼養的花貓叫了過來,然後放

在籠裡,我好奇問:「晚餐是水煮活貓嗎?可不可以加雙筷?」

  

  鄰居沒有回答,把籠子放在那自稱隱形光線照射器旁,打開光管,一陣白光

照射在貓兒身上,我莫名其妙,但這時候不可置信的事情發生了,黃白間的貓兒

竟慢慢地在眼前消失。

  

  「嘩嘩!消失了!是被分解了嗎?你殺掉牠!這麼浪費啊,很滋補的!」我

對這滅絕人性的事情震怒不已,鄰居一貫慢條斯理地解釋:「不是分解,是隱形

了。」

  

  「隱形?」我匪夷所思地看完全消失眼前的花貓,怎樣也不能相信:「明明

就是幹掉了吧?」

  

  鄰居笑了一笑,在籠邊輕拍一下,立刻傳來貓叫聲,他還跟我說:「雞湯閣

下,你試試把籠子拿起看看。」

  

  我照他說話把籠子拿在手,有點重,的確是有東西在裡面,而且還在亂跳亂

動的。

  

  「靠,居然是真的…」我目盯口呆,鄰居揚起自豪的笑容:「現在你相信了

吧,雞湯閣下。」

  

  「太、太天才了,受我一拜可以嗎?大科學家!」我對這個四眼宅男是另眼

相看了。

  

  鄰居跟我表示,隱形光線的有效時間是二十四小時,過了這段時間,花貓便

會再次出現。

  

  「其實這個研究最困難的是把骨骼也變透明,幸好得到這個跟光井妹妹一樣

骨格的模型幫助,我才得以完成,所以最大功勞還是光井妹妹。」鄰居又是抱著

那副骨頭親,所以說天才多數有點古怪,應該是變態。

  

  我敬佩說:「但這樣一個偉大發明,為什麼你不公開,是科學界的一大步,

你也會一舉成名,當個千萬富翁吧?」

  

  「雞湯閣下…」鄰居以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如果在下公開了,又怎

樣隱身去女子澡堂?」

  

  原來如此!這的確是每個男人都要做的事!

  

  這時候我是打從心底尊敬他了,就因為這個孩童時代的單純信念,無懼無畏

地邁步向著人生進發,這才是一個科學家應有的風骨啊!

  

  「雞湯閣下,你會願意跟在下,一起去實現小時候的夢想嗎?」

  

  「當然!老師!」我誠摯地握著他的手。

  

  「雞湯閣下不用客氣,說來未有自我介紹。在下複姓鳳凰,多多指教。」

  

  「鳳凰?那不是同鄉,大家都是雞。」

  

  「雞湯閣下,其實我是鳳凰。」

  

  「不就是雞!」

  鄰居本來建議去附近的女子桑拿浴室,但我不同意,因為去那種場所的大多

是中年女人,幕後師爺說的,三十歲以上的基本已經不可以稱為人了,沒必要浪

費時間在她們身上。

  「那雞湯閣下有什麼提議?」

  「珠女的學校!她跟我說過學校裡有遊泳課,十四歲的幼齒,還不是一個,

是一整班!」

  「噢,雞湯閣下實在是個人才,認識閣下是在下的榮幸。」

  「彼此彼此,那明天出發!」

  「就這樣決定,我的兄弟。」

  「那好兄弟,有關寫真集…」

  「寫真集跟光井妹妹一樣,是不能開封的。」

  我伸伸舌,你以為啊,肯定早被開封,然後回收重新包裝再給下手開封哩!

  科學家的信念是無可動搖,結果這晚我最終是沒法子得嘗所願替光井妹妹開

封。不過想著明天的大壯舉,也就不介意忍耐一晚,把寶貴精液留給入世未深的

小蘿莉們。

    

  看到這裡可能會有人問,這種事不會很危險嗎?事實上鄰居也很坦白,說他

這個發明剛剛成功,只用小貓試過,所以某程度上我們是一種人體實驗,會否有

後遺症是未知之數。

  但如果因為這樣就退縮,我們還有資格身為一個男人嗎?如果不是有人願意

犧牲,科學還可以得以進步嗎?所以為了人類未來,我和鄰居的決心是義無反顧

的。

  

  「珠女啊…雯女啊…小茵啊…呵呵…雞湯叔叔要看波波…咕咕…」

  

  這個晚上,我懷著無比堅毅,連夢裡也看到幾位少女替我們打氣。說來雞湯

叔叔不是跟珠女玩過,還稀罕看裸體的嗎?這種掃興的問題就不要問囉。

  

  次日清晨,我一早便壯志激昂地踏進鄰家。鄰居是一個頂天立地的好男兒,

平生不作虧心事,半夜開門也不驚,所以他的家門是從不上鎖的。

  

  「鳳凰兄…」我直接走到鄰居睡房,他仍在熟睡,只見幾百只H書H遊戲圍

在周圍,以書代床,以光片作被,一臉幸福的抱著光井妹妹寫真集,臉上滿是童

真,寫真集上盡是口水。

  

  「這麼浪費啊…」那個光景慘不忍睹,我是從未見過這般人間煉獄,忍不住

從地上拾起一只光片去拋醒他。

  

  「喔、是誰…啊,雞湯閣下,這麼早,抱歉,我昨晚通宵達旦做時間停止的

實驗…」鄰居在甜夢中被我驚醒,抹著唾液說。

  

  「早晨…」我發覺手都是綠色,媽的,連光片也長青苔。

  

  「那我們幾點出發?」經過一輪整理後,鄰居問我,我向他報告調查狀況:

「我今早在學校的網頁下載了上課時間表,珠女是初二,今次的遊泳課是下午兩

點。」

  

  「下午兩點嗎?太值得期待了,雞湯閣下。」鄰居臉淫相,使眼鏡的鏡片閃

閃發亮。

  

  「我也急不及待,那我們怎樣去,在這裡照光線後出發嗎?」我滿心歡喜的

問道,鄰居搖頭:「不,如果我們在這裡隱身,那便要裸體去學校了,我想雞湯

閣下不會是那種愛在戶外露體的變態吧?」

  

  給即將要去偷窺未成年女生的變態稱呼變態,我的感覺不是太好,但在有求

於人的情況下也不計較了,沒跟鄰居爭論什麼:「那好吧,我們到了學校再進廁

所弄,帶備一個旅行袋放衣物等的。」

  

  「計劃太周祥了,不愧是雞湯閣下。」

  

  飽暖才可思淫慾,我不客氣地在鄰居的家再吃一個「滿漢大餐」方便麵,和

三分一罐啤酒,對,因為冰箱裡只有這個了,還要是變酸的,我想科學家的經濟

狀況不會比小說家好多少。

  

  吃過午飯,我和鄰居一起出發去珠女學校,為省車費我們是用走路的。鄰居

說得不錯,光脫脫吊著一個秤錘在街上走,應該不是太舒服。

  

  「羅利控夫人紀念中學,是這裡了嗎?雞湯閣下。」到了珠女就讀的學校,

鄰居眼露希冀神色,是一個科學家,對人類未來的憧憬。

  

  「那進去吧!」我倆目光堅定,雄赳赳地大步往前,但立刻被守在門口的中

年女人截住了:「現在是上課時間,兩位先生去哪裡?」

  

  我想不到連學校也有守衛,結結巴巴說:「我是貴校學生的家長,來見訓導

主任…」

  

  那應該沒被幾個男人光顧過的女人回答:「我就是訓導主任,是哪一班,哪

個學生?」

  

  「唷…」我和鄰居的臉色一起變青,胡亂答道:「A班…章樂紅…」

  

  「我們有這樣一個學生嗎?你以為這裡是春滿四學院?」中年女人見怪不怪

的道:「年中偷窺我校女同學遊泳課的變態男不少,你們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

最後一個。」

  

  我和鄰居感嘆不已,原來世上的有志之士還不少啊。

  

  結果我們是垂著頭被趕走了,臨走前還聽到訓導主任搔姿弄首說:「毛都沒

長齊的小女孩不知道有什麼好看,熟女才是王道耶。」

  

  我倆一同搖頭,愛熟女?妳以為我們是芋頭麼?

  

  「雞湯閣下,那現在怎麼辦?」天堂就在眼前卻不得其門,一直表現冷靜的

鄰居顯得慌亂,我著他放心說:「不怕,都已經來了這裡,還用怕進不去嗎?我

們找個沒人看到的地方隱身不就行。」

  

  「噢,雞湯閣下實在是人才。」鄰居讚嘆道。

  

  我們跑到學校後面,找了一條沒人小巷,快手快腳地脫光衣服。

  

  「那照射隱形光線。」打開光管,把白光照遍全身,慢慢地,從腳開始變成

透明。

  

  「嘩!真的成,鳳凰兄你是天才啊!」看到奇蹟發生在自己身上,我興奮得

抱著鄰居,他不適道:「雞湯閣下,你的秤錘搖來搖去打到我了。」

  

  從下一直開始透起,直至連頭髮也完全不見了影,只剩下幾團在空中飄浮的

水點。

  

  「鳳凰兄,怎麼有些水點的?」

  

  「這是眼睛的晶狀體和耳朵的蛋白質纖維,因為這兩個器官最接近透明,所

以亦要花比較多時間才能完全隱形。」

  

  「原來如此,但這樣會不會被發現?」

  

  「我們爬著走,應該不會給留意到。」

  

  「好吧,快兩點了,要趕快才趕得上脫衣服!」

  

  我倆把握時間,將衣服和照射燈塞著旅行袋,再藏在一個不起眼地方,便像

飛虎隊特工的偷偷摸摸地潛進學校,就是那精明的訓導主任沒發現。

  

  「成功了!快跑去遊泳池的更衣室!」成功更破第一關卡,我倆興奮地向前

跑,憑著男人對少女的獨有嗅覺,立刻便找到了遊泳池。

  

  「是這裡了,是那房間!是更衣室!」這時候也沒怎理快跑時的腳步聲,反

正走廊沒幾個人,不會看到什麼,我們一口氣衝到去更衣室,一點五十分!成功

上壘!

  

  「太好了,趕得上。」

  

  我十分雀躍,比我更感動的是鄰居,大顆大顆的淚水在空中飄浮:「奮鬥了

二十年,終於有這一天了!」

  

  「打槍了二十年,也終於有這一天了!」我也是一起激動落淚。

  

  「珠女妳今天的泳衣很可愛呢。」

  

  「雯女妳的也很漂亮啊。」

  

  「小筃的胸部好像又大了,發育得很好嘛。」

  

  「沒有啦,別這樣說人家,妳們還不是一樣變大了。」

  

  這時候外面傳來一陣少女嬉鬧的可愛笑聲,我和鄰居知道幸福的時間到了。

  

  「雞湯閣下。」

  

  「鳳凰兄。」

  

  「雞湯閣下!」

  

  「鳳凰兄!」

 

  我倆數著一、二、三,一起擡頭,只見眼前是一群天真爛漫的小蘿莉,她們

都拿著泳衣,打算脫去校服更換。有的發育優良,有的嬌小可愛,有的貼上網肯

定會給拉人封艇。

  

  太幸福了,太幸,太…

  

  突然間,我發覺眼前一陣模糊,然後逐漸變黑。

  

  「什、什麼事了?鳳凰兄?我什麼都看不到啊?」

  

  鄰居理所當然的說:「這個當然了,雞湯閣下,難道你不知道眼睛可以維持

視力,是依靠視網膜折射光線,轉化成信號,並通過視神經傳遞到腦部而構成的

嗎?這是小學六年級也知道的常識吧。」

  

  「即是什麼意思?」

  

  「就是說當聚焦用的晶狀體和虹膜都完全透明,失去折射效果,我們當然是

看不到東西了。」

  

  「看不到東西?那我們來是幹什麼?你早知道的嗎?」

  

  「雞湯閣下,在下是一個科學家,不是生物學家,可以完成理論已是成功,

其他的事不是我研究的範疇吧?」鄰居作個深呼吸的動作:「而且可以跟一班美

少女全裸地共處一室,本身不就是一種幸福了嗎?」

  

  「幸福個屁!我一點不覺得…咦…怎麼連聲音都變小了?」

  

  「這是因為耳朵也是依靠毛細胞感受內淋巴液的流動,將機械性刺激轉為神

經衝動產生聽覺,當毛細胞完全透明,失去震動聲壓效果,當然是聽不到了,這

也是小學六年級都知道的常識吧…」鄰居的聲線逐漸變小。

  

  「那不是又盲又聾?那我們到底…喂…喂…」

  

  但怎樣說也沒用了,因為我的聽覺已經完全失去,成為一個被困於孤獨世界

的死人。

  有人嗎?附近有人嗎?我知道有的,而且更是一大群美少女,是脫光光的美

女少,但看不到,也聽不見。

  『別開玩笑了!要我像白癡呆在這裡二十四小時啊!』我無聊之極,生氣站

起,但沒走一步,立刻撞向那雜物架,而且更是中正小雞,所以就說男人雞雞太

大,是很容易成為目標。

  『嗚嗚…痛死…有沒斷…』我斷極掩著下身,無奈坐回地上。要在這種情況

安全回家,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

  好冷,明明快夏天了,但光脫脫坐在地板,原來是蠻冷,特別是當身上的熱

血都冷卻了。我瑟縮一角,找找有沒可以蓋著身體取暖的,像個乞兒。

  「…………………………………………………………………………………」

 

  我到底來這裡是幹什麼?不知道…

  盲了今晚怎樣回家?不知道…

  

  我到底在是寫什麼?不知道…

  

  人生到底有什麼意義?不知道…

  

  雞湯怎樣煮?不知道…

  

  當世界一切變得黑而靜,是思考人生的好機會,也是反思生命的好時光。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阿彌陀佛。

  「撲唧!」

  

  在我心如明鏡的時候,那唯一剩下觸感的大腿突然灑上一陣溫暖熱液,在這

種情況還可以打槍,不愧是偉大的科學家,你得道了,施主。

  

  善哉善哉。

 《下》

   

  在鄰居的家中,我一面吃著「出前一丁海鮮杯麵(附麻油)」,一面聽他說

某程度可以稱為廢話的理論。雖然他是害我又盲又聾了二十四小時、回復後更因

為在女生更衣室露體,而給找上警局再扣查了四十八小時的仇人。但我敬重他是

一個有理想的科學家,加上已經三天沒飯吃的肚子實在十分餓,所以還是不記前

嫌地原諒了他。

  

  而另一個叫我沒一腳把他踢飛的原因,是因為他雖然傻,但的確是個天才。

隱形光線偷窺不了幼女,拿去賣的話還是驚世創舉,我想沒十億也有八億,到時

候滿袋是錢,還愁沒有女人嗎?所以我是選擇忍受他的屁話。

  

  「鳳凰兄,我想再看看那隱形光線照射燈,可以給小弟研究嗎?」吃了杯麵

(附麻油),我開始我那奪人發明的奸計,心想拿到寶物便一拳打他眼鏡破碎,

再摑兩把後逃之夭夭。可是科學家卻聳聳肩:「沒有了,那天跟衣服一起放在旅

行袋,給垃圾婆撿走了。」

  

  對了,那天因為要偷窺,我們把衣物放在路旁,相隔三天,當然什麼也沒剩

下,好好的一件大發明便給當垃圾丟掉了。

  

  我眼白白見財化水,心痛道:「那設計圖呢?」

  

  鄰居又是聳聳肩:「沒有,身為一個實事求事的科學家,我一向是隨性而行

,不會有什麼設計圖。」

  

  沒設計圖也可以?豈不是像寫小說沒大綱,難怪大家都說真正的天才是不會

有人生藍圖,真正的好文是不會有完章結局。

  

  「那鳳凰兄你可以再造一個出來嗎?」我繼續試探,鄰居繼續搖頭:「這是

沒可能的事。」

  

  我有一手把杯麵(附麻油)裡喝剩的湯撥向這人的衝動,可這時鄰居卻帶著

輕蔑笑容道:「不過雞湯閣下這種年紀還整天想著偷窺,似乎十分幼稚吧?」

  

  我十分無言,首先,偷窺這事是你提議的,我只是附和;第二,隱形光線照

射燈是你發明的,怎樣看也是主犯,我只是路過;而最重要,如果成功了我還給

你忍,但現在明顯是失敗了啦好不好?還有那本被舔得滿是口水的光井妹妹寫真

集到現在還未開封耶。

  

  我揚起眉毛問道:「那鳳凰兄認為怎樣才不幼稚?」

  

  鄰居站起來,模仿著做愛動作的搖晃下體:「當然是要真做才有勁。」

  

  「真做⋯」我吞了一口唾液,和春滿四合院309489位(扣除三位插過花貓和

牧羊犬)會員一樣,大家都想知道把肉棒插入別人身體是怎樣滋味,但世界不是

想便可以有啊,可以看看裸體已經很好,現在所有人都是望著那一個個冷冰冰的

繁體字孤單地打槍呢。

  

  真做?發夢沒這麼早吧!

  

  「其實想要,不會是很難,只要借助科學的力量⋯」鄰居又是故作神秘,聽

到可以真做兩個字我都已經勃起來了,抹掉剛才的仇怨問道:「那鳳凰兄有什麼

高見?」

  

  鄰居反問我:「雞湯閣下,這段時間天氣熱蚊子比較多,你家有沒用電子驅

蚊器?」

  

  我搖頭,都說身為一個免費貼也沒幾個人看的文學家,我的經濟狀況已經岌

岌可危,哪有閒錢買這種高科技產品,有蚊不如給我送粥還好了。鄰居搖頭道:

「從雞湯閣下的身世,在下明白沒接觸新科技是很正常。」說完拍的一聲,他在

自己臉上拍死一只蚊,很明顯他也沒有買,是沒有錢買。

  

  「首先,我們要知道電子驅蚊器的原理,公蚊是不會叮人,懷孕期的雌蚊則

最愛吸血。而被幹大肚子的雌蚊為了避免再次被公蚊‵啪啪啪‵,所以會刻意迴

避。電子驅蚊器就是利用這個天性,發出一種超聲波頻率,令雌蚊誤以為附近有

很多雞巴硬著等操屄的色狼,而不敢飛近。」鄰居解釋道。

  

  我聽得一頭霧水,不耐煩說:「鳳凰兄,我是想知道人怎樣做愛,不是蚊怎

樣交配,轉入正題好嗎?」

  

  鄰居又是搖頭:「雞湯閣下你太性急了,所以說,一把年紀還是處男是有原

因的。」然後從散滿一地的垃圾中拾起一件東西:「這是超聲波頻率儀。」

  

  「超聲波頻率儀?」

  

  「對,這是利用電子驅蚊器的原理,產生一種只有雌性才能接收的超聲波頻

率,令她們的身體誤以為自己到達需要交配的時期,必須要立刻性交。」

  

  「這麼複雜?即是有什麼用?」我還是不明,鄰居拍拍手,那叫著‵喵喵‵

兩聲的花貓又跑了過來,這次還多了一只大狼狗。

  

  我好奇問:「晚餐是清燉貓狗嗎?可不可以加雙筷?」

  

  鄰居沒有答話,只淫笑地按下頻率儀,什麼也沒發生,兩頭貓狗一只看電視

,一只挨在沙發下搖尾,十分和平。

  

  但半分鐘後怪事出現了,那只懶洋洋的花貓忽然擡起頭來四處張望,像發春

的‵喵喵‵怪叫,看到狼狗更是媚絲細眼的舔舔嘴角。狼狗察覺一陣殺氣,動物

本能地立刻猛跑,但太遲了,花貓已經撲了上去,強行把狼狗按在地上,把對方

的肉棒塞在自己下體,瘋狂抽插。

  

  「喵!喵喵!!」

  

  「吠!吠吠!」

  

  太可怕了,這不是傳說中的「獸交」?想不到有生之年,居然可以看到這光

境,寫出來不會害偉大的版主惹官非吧?

  

  花貓幹得十分痛快,操得啪啪作響,而狼狗雖然被逼,但在雄性本能下亦無

法反抗,只有慘被汙辱。最發呆是鄰居看得興奮居然在打槍,並為愛貓搖旗吶喊

:「小花,加油!幹死小狼!小狼,拿點男子氣概,操爆小婊子的爛屄!」

  

  我沒有話說,目睹這淫亂光境,只想立刻找地產經紀,搬離這個貓狗加一只

鳥的動物農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