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の嬌娃 Ch.1→Ch.3(新增) Tags→Oral, Vinginty, Piss, Anal, BDSM, Feet fetish . (原創首發)

出租の嬌娃 Ch.1→Ch.3(新增) Tags→Oral, Vinginty, Piss, Anal, BDSM, Feet fetish . (原創首發)

出租 の 嬌娃 Ch1

*楔子

以前有查理 の 嬌娃,還有霹靂嬌娃等等,好萊塢所拍攝之電視連續劇或影片。

猶記其中,有一位女演員的髮型,還引領一時之風潮。

俺老梁到了這把年紀,想學一點兒時髦的新玩意兒,卻苦於搭不上邊兒。

只因俺這一代的生長與學習的環境,與這兩代的差異性,形成了難以跨越的代溝。

但是,誰說老狗學不會新把戲?

可是,本篇不多的幾個章節定稿後,自認還是未脫老把戲之窠臼。

再說吧!老把戲若是摀著不讓發表見光,咋辦?

正文↓

*羅傑的自述

  我叫羅傑,可是,我卻不姓羅。因為我所幹的行當,不是一般人所公認的正當職業,所以只好隱姓埋名,以臺甫混世走道充門面。

  我幹的職業是,介紹嬌娃、美眉,給有需要之各行各業於展覽會場,充當產品展示、代言的模特兒。或者是,仲介各式喜慶場面的公關交際女郎、歌舞演員。或者是,推薦夜店裡面,跳鋼管舞的舞者, pub 裡面跳脫衣舞的舞孃等等各種名堂的需求。

  我有無做牽頭,撮合男女歡嬲當馬伯六,或者是你們所謂的三七仔?

  當然偶而有之,不過那不是我主動的招攬,都是被動式的。況且,凡是大學商學院的新鮮人,都會背誦:有需求就有交易,需求和交易是市場良性互動的關係。

  不過,我卻為了幹那種活兒計,付出蹲苦窯大半年的代價。原來,在頭一回被逮時,我照律師交代的劇本哀告求饒,法官因為體恤我毫無前科,因而判了我一個緩刑結案。第二回,那位法官大人就扳起一副撲克臉,以‘常業媒介色情犯’的罪名,判我去坐大牢的有期徒刑。

  如果我不去土城監獄報到而落跑,我就會成為通緝犯。以是,我的職業肯定會因之斷層而收攤打烊,所以我屆時只好一咬牙,主動、準時的去土城的苦窯報到入監服刑。

  所幸,我有 ‘竹X幫’ 的老關係護身,還有 ‘天X盟’ 的交情加持,以是在蹲苦窯時才未吃上大苦頭。若不然,被老大跟牢友們貶稱為‘香蕉’的色情犯罪者,在土城的大牢裡頭,有你想像不到難捱的苦頭兒等你膺受。

  八個月之後,我因為表現良好,獲得提前假釋,自然是頭也不回的告別土城,重新回到社會當好漢。

  其實,我羅傑是個大好人。譬如,在超商裡一般人不過是,隨手捐幾張芭樂票一般的統一發票,或是施捨幾枚小硬幣。可是我羅某人,一出手少則三、五百,多者八、九百的 T 幣,朝募捐箱子裡投放。因為,我掙錢比較容易唄!

  在我旗下的女同事們,其中有人偶爾會說家裡缺錢用,我就會爽快的把該我的提成免除掉。如此這般,我起碼可以跟專幹性交易媒合的 ‘三七仔’ 們劃清界線,還落了一個 ‘羅大善士’ 的美名。

  自從我從牢獄放出來之後,就學會了盡量放低為人處世之身段和格調。我首先把我的那兩輛雙B名車賣掉,換開一輛豐田一點八,和一輛光陽一五零的機車代步。我本來是住在仁X路的豪宅,現在卻搬家到基隆河的右岸,新北市的某一行政區內的公寓社區裡面落戶。

  我以原來的那一幢豪宅,換來現下三戶打通改建,重新裝潢過的公寓,總面積超過四百平方公尺,何樂而不為?

  社區的芳鄰們,見我擁有幾戶附有停車位的房子,抑且外表一副人模人樣的德性,一向出手又大方慷慨。於是乎,大家就公推我出任管委會的主任委員。

  平常,若是有人問我幹那一行,我就恭敬的以雙手,當面遞上一張某一家,經營三明治早餐連鎖店的名片。因為,我真的是那張名片上所印,該小型企業的常務董事。  

  那也是我學到的一種新的處世的手段,免得再度被戴上‘常業媒介色情犯’的大帽子。

  我既然幹這一行,身邊當然不缺老少娘們兒作陪,不論是浪蹄子型、悶騷型,或是淑女型、老師型,或是職婦型等等的應有盡有。偏偏,我個人又是個超級大尾的,好色、好出溜之徒。所謂溜,就是飆射人汁兒, Okay!

  我幾乎是每天,無論是晝、是夜,都有不同的女性隨侍在側奉陪我,而且我很難得只睡一個,一般起碼是睡兩個。

  不過,自從我下海幹這行,我自己從來不碰觸,或引介給別人未滿二十足歲以下的美眉,無論她是去出任何的場面。這是我的座右銘、職業守則。因此,我出道以來僅只蹲過一次大牢,若不然……

  另外,我也不曾沾染過,在我旗下所謂的四大名旦,她們的芳名是:依儂、蘭蔻、珂寶、曼姝。乖乖的,光瞧她們的名字就夠嗆人了!

  我不敢對她們動手腳,那可是我師傅傳授我的竅門兒,倒不是她們不肯讓我沾腥。我同她們保留距離,目的是維持主、客立場的分際。如此這般,我才得以為她們向客戶開出較高的出場費,不論她們是出場去擔任展示美眉,客串模特兒、公關交際花,或者是歌舞女郎。

  當然,我旗下的四大名旦,不能跟國色天香,影、模雙棲,林X玲姊姊五百萬起跳的單場出場費相提並論。我為她們所開的單場出場費,一般都是在林小姐十五分之一,至二十分之一的行情底線之上成交。

  物以稀為貴,出不起四大名旦行情的,我通常都會推薦我的旗下,其他的女同事瓜代上陣。憑我在業界的口碑,幾乎沒讓上門的新、老客戶們,打我的指縫間開溜過。至於我的提成是多少,沒準!

  四大名旦隨便給,如其不給我也不會跟她們計較。因為,她們一個月頂多是出場兩、三回,手頭其實不是很寬鬆。她們除了要支應助理和跟班小妹的薪資,還要花錢請客招待粉絲做公關,購置高檔的服飾行頭、化妝品。

  不過,我也收到過幾回,她們事後把出場費,全額的擲還給我說, ‘請羅老闆以後照子放亮,本姑娘不稀罕那種低卡子(註)的客戶。’ 遇到這種尷尬的場面,我只有低聲下氣,前恭後倨的賠小心,說軟話。

註:卡子,就是 the class  的口語音譯。

  尤其是,四大名旦比較刁蠻的老麽曼姝,曾有兩回堅持退回全額的出場費,毫不給我轉圜的餘地。沒法度,我只好把她該得那份酬金,分成好幾筆,分頭去打點在我旗下,那幾位已經退休或染病,沒有收入的 ex 女同事們。

  在事後,我會開列一張清單,回報曼姝她的金錢出處。如此這般,她就會轉嗔為喜。

  我會孺慕欽羨四大名旦唄?廢話!請你們瞧瞧在我家裡,到處都是她們好模好樣兒各種寫真的海報……

*故事開始

  今天上午,羅傑在他家裡,跟他的辦公室用電話聯繫一番後,當天就算是下班無事兒一身輕。至於在他的辦公室裡,負全責的是他的機要秘書陳阿姨,一位年過五十歲的職業型家庭主婦。

    陳阿姨還有一名全職,和另一位做點工性質的助理員。另外,他的辦公室還有一位小黃駕駛,亦即特約馬伕的班長阿明,經常在辦公室裡兼差幫湊一些粗活兒,掙幾個額外的鐘點費。

  陳阿姨除非有解決不了的事宜,不然她就不會打電話找羅傑。他老兄卻在眼下,經常性無償奉獻管委會的日常業務。有機會替大家服務,他自認是對社會的一種另類回報。

  既然當天辦公室和管委會都沒啥事兒,羅傑就在他家的客廳裡,偃臥在那張比一具單人床還大一點兒的,卻只有單側靠背和扶手所謂的休閒沙發上,翻閱報紙、收視電視新聞。

  忽然,昨晚陪他在床上歡嬲,兩位女士的其中之一,渾身僅只繫著一件褲衩兒,精神奕奕,顫晃著一副大奶膖子,呼搧著一副膘滿豐盈的肥腚,蓮步輕移的步入到大客廳裡。

  ‘早安,姣姣!’ 羅傑擱下報紙,豎起腰幹招呼她道。

  ‘你也早安,阿傑哥!’

  羅傑指一指茶幾上的餐盤裡,現做的三明治和新鮮的果汁說, ‘我多做了兩份,給妳和媖媖當早點。妳那個妹子,還在床上晾屁股?’

  姣姣點頭示意後,就拎起果汁杯,呷飲了兩口後說, ‘謝謝,你真體貼,傑哥!我跟我老公結婚三、四年,他從來不曾為我準備過早點。’

  ‘妳在開玩笑,姣姣,妳竟然指望上市公司的董事長,為妳端早點!’  羅傑堆出笑臉道, ‘如此也罷!他要是真有那副精神,豈能輪到我消受他嬌滴滴、水噹噹的老婆。’

  姣姣以前是羅傑旗下,排行僅次於四大名旦那一級的名模,後來嫁人當續絃,老夫少妻相差二十多將近三十歲。這幾天,她的牽手因為出國洽公順道走親戚,將有十天的離家空檔,以是她才相偕乃妹,一起來跟羅傑相聚聯歡。

  羅傑自認說話太搪揬,不免又跟著改口說, ‘其實,妳老公王董事長是個有情有義的大好人,我坐牢八個月,他竟然去探監問候我四次,平均兩個月一次。’

  ‘因為他認定你是他的好朋友,阿傑哥!’

  羅傑自己擡起屁股,把他的七分休閒褲扯脫到膝下說, ‘現在,我要回報妳老公對我的青睞關注,乖乖的姣姣!我在上午十一點過後,要出門去處裡一樁公事兒,我還有兩個小時可以好好的照拂侍弄妳。’

  姣姣登即騰身上床,把羅傑的褲子抹除掉,然後掀脫掉她的褲衩兒披腿騎跨在他的身上,使胯岔兒去輕蹭廝搵他的半硬不軟的雞羓而嗲聲說, ‘我在昨天,吃虧不少!你花在媖媖那個小浪蹄子的功夫比我多的多。你從傍晚開始,尻弄過三回她的卡噌、兩回髻掰康。我一共才分潤到兩回,所以我現在要討回公道。’

  ‘妳的一本帳倒是記得一清二楚,姣姣! Okay, 現在讓我彌補妳的公道得了!’

    姣姣喜孜孜的朝下挪身,俯趴在羅傑披開的腿胯間,拈持著那條蠢蠢欲動的陰莖,嘟嘴撮唇在其歪禿廝上面嗚咂兩下大響吻後說, ‘你這會兒子,是否要我假扮曼姝那個小浪蹄子咂雞羓,阿傑哥?’

  羅傑舉目,環顧周覽在大廳的牆面上,四大名旦的寫真海報後說, ‘我瞧妳的模樣、髮型還有聲音,都跟曼姝不搭不裊。我瞧妳,還是假扮珂寶得了!’

  ‘啊…啊!阿傑小親達達(註)…’ 身為董事長夫人的姣姣,卻不顧身份嬌聲嗲氣,模擬珂寶的聲音,攏拶捋摩羅傑的雞羓道, ‘阿傑是阿寶的小親爹、小爸爸…阿寶喜歡咂弄小親達達的大屌子寶貝!’

註:擱在俺案邊書架底層那套巨帙型的漢語字典上,有收錄達達一詞兒。它的註釋說是在華中的某個特定區域內,達達是當地人呼喚爸爸的口

       語諧音。

  ‘好耶!’ 羅傑眺望盯矚著在大廳牆上,身段玲瓏剔透的珂寶,繫著比基尼泳裝海報上的倩影,乾吃豆腐頂癮道, ‘乖乖的阿寶,妳好好嗦弄妳小親達達的屌子二爺!’

  姣姣縱舌,開始疾疾的涮拭捫舔羅傑的莖幹,把它每一公分的肌理都浣濯了一遍。接著,她又把口脣裹覆在那雀子頭上面,掄舌盤踅迴繞,撥揦那道稜溝和那道鼓起老高的冠冕。未幾多時,他就打了一個激靈,跟著就從他的尿眼中,湧出來一攤透明的初精。

       當姣姣吸收消受那些分泌物時,羅傑則神閒氣定的闔起雙目,大概是在遐思肖想,他所渴慕暗戀那位女同事的好風致。姣姣隨之又啣定那尚未大起的肉橛子,叩首上下啣啜深噉,在十幾不到二十下之後,那行貨就一發的逞強起來,把她的一副俏麗性感的檀口撐得滿滿當當的。

       姣姣自是希望博得對方的歡喜,於是就努力以赴的,試圖把那粗獷的雞羓,逐漸的深入她的口腔深處。可是當那鰻尖觸及他的嗓子眼兒時,她就蹙眉歛額的知難而退。然後,她就來回噙納吞放大半截兒的莖幹,同時更把雙手齊出,使右手去擼摩那下半截兒的雞羓,使左手去兜裹溜轉底下的那一對結實鼓繃得卵蛋。

  少傾之際,羅傑就睜眼歡歡喜喜的坐起來說, ‘Okay! 下一段的節目是家庭式的健身操,姣姣!’

  ‘你要我過去健身房,繼續假扮珂寶那個浪蹄子?’

  ‘嗯…妳毋庸再扮演別人了!’  羅傑把姣姣搊扶起來帶她前往健身房說, ‘妳就正經八百的,擔任好妳董事長夫人分內的腳色唄!’

  羅傑家那處在大廳側面,兩面開窗的健身房內,有一具跑步機具,一具單車踩踏機,以及一套具有多功能健身功能摩登的設施。其次,室內的中間處還有一具很紮實的按摩床。

  俟得姣姣偃臥在那具按摩床上後,羅傑就使一只遙控器,將位於床腳處上面,一枝懸在天花板下面的橫桿子,徐徐的降落到她的腳腕子的高度。那枝長度大約八十公分橫桿的近兩頭之處,分別的固定著一副皮質的拴腿束圈。

  俟得羅傑把姣姣的一雙腳腕子,套進那兩只束圈後,他就使遙控器緩緩地把那條桿子升高上去。直到姣姣的雙腿被撟高成大八字形,她的屁股也稍稍離開了按摩床面。羅傑打鐵趁熱登床把他的雞羓,尋眼覓縫攮進她的撒毛洞的甬道裡面。

  羅傑藉著姣姣溢出的露液,款款的抽撤攛拶起來。他才搧騰肏幹不多幾下,姣姣就跟著吱唔出口, ‘哎…大雞羓幹髻掰…阿傑是姣姣的肏屄契兄,阿傑是肏幹王董娘的小親達達…用力幹髻掰,我愛妳的大雞羓!’

  當姣姣吱喚一串之後她卻還有後話, ‘你還沒拴吊我的手腕子,阿傑哥?’

  ‘咱們今天,就不來四馬攢蹄的遊戲唄!免得妳的妹子媖媖,萬一闖了進來嚇唬到了她。’  羅傑把他的橛物從姣姣濕搭搭,盈滿露汁的瓊竅裡撤出來,竟然還連帶地扯拽出一攤子的水濕。他隨手攥住他的武器,使其鰻尖,在姣姣的陰蒂上摩蹭撥揦著說, ‘妳這個騷蹄子的王董娘,竟然背著老公討契兄,妳自己說該咋辦?’

  ‘啊…啊…姣姣欠揍,我需要小親達達治理我!’

  ‘今天王董娘要治理好多數兒?’  羅傑把那啪噠鞭梢,在姣姣的兩側腚尖子和大腿跟子上,來回徜徉逗弄她而動問道。

  ‘今天揍…揍兩打或三打,阿傑哥?’

  ‘Okay!反正妳高興就好,要是不想玩兒了,妳就叫我住手得了!’

  緊接著,羅傑的手起鞭落,在姣姣水滴型的兩側腚尖子上,分別的撻笞下一記。可是,姣姣卻嘻皮笑臉的說她嫌太輕。可是,在抽滿半打之後,羅傑就逐漸的動真格兒玩大的,竟然把那位董娘的眼淚都揍了出來。

  羅傑出手抽了一打整數之後卻體察到,在他在胯下的那個玩意兒,已經莫名其妙地毛毛騰騰神氣活現起來。他不禁興興頭頭的撂下啪噠鞭子,趕即換上那柄較輕巧的皮鞭子。然後,他就持鞭淩虐姣姣的胸乳,每一側都撻笞了半打。不過,他不是神經病,以是僅僅到皮不到肉地烙出些許,錯落浮淺鞭撾的痕跡。

  可是,羅傑又持鞭覷準姣姣的腚尖子,在那些原來泛紅的肌膚上,以較大的力道每一側分別很抽了三鞭,雖然沒有揍得她皮開肉綻,卻烙出了六道明顯的青紫色的鞭痕。為了避免他的大公雞提早打噴嚏交差玩完兒,羅傑就急急忙忙的放低姣姣的雙腿,又從床下取出一瓶潤液,塗敷姣姣的肛門和他硬逞到有些發疼的臊根上。

  接著,羅傑就把他的雞羓,硬生生的摜捽揳入半酥倒、半清醒姣姣的穀道,攮進她的腚窟裡頭去取樂逐歡。一、二、三、四、五……僅只唬弄打混了十來下,羅傑就樂吱吱、爽嗨嗨地,一洩如注的開始在她的洞宮的深處爆漿躥洩人汁兒。

  當天上午的十一點二十分前後,羅傑就搭小黃抵達陳阿姨所預設飯局的餐廳。因為他很少踏進他的辦公室,所以每一個星期,都會至少花一趟的功夫,和陳阿姨在餐廳聚個餐,順便談談公事兒。

  羅傑一進餐廳,餐廳的一位女副理登即堆笑招呼他, ‘羅董午安!我瞧你越來越年輕、越煥發咧!’ 他則頷首笑應道, ‘午安,黃副理!我瞧妳才是越來越討俏,越來越騷不哩嘰耶!’

  黃副理拎著菜單,就相偕她的老主顧去登樓。在樓梯上才剛拐個彎兒,走在後面的羅傑,就伸手在對方,肉呼呼而扭搭顫晃著兩側腚尖上,分別的摩挲了一把。那位副理也不含糊,回首展顏綻笑又拋個媚眼給他,拽住他的手腕細聲制止他說, ‘公司已經花錢,到處加裝了數位監控錄影系統……’

  黃副理奉陪相偕羅傑上樓,不引導他進包廂,卻帶他到一間兼供開會使用的室內說, ‘這間屋裡的隱藏式攝錄機,已經被我暫時斷了線,我們可以安全的在這裡借光溝通免擔憂。’  羅傑瞅瞅他在夜市跟擺攤子的,只花五百塊T幣新買的腕錶後回稱, ‘好耶!不過,咱們最多只有三十分鐘光景的空檔。’

  那位姿色撩人的黃副理,把羅傑搊扶至那具長沙發上落座,擱下她的菜單而一屁股與他腿挨腿身接身的偎傍坐下說, ‘讓我先把好消息報告羅董,你再叫我伺候你吃雞羓、舔屁眼兒, Okay!’

  羅傑把副理的手抄到他的,稍稍寬鬆長褲的褲襠上說,‘我喜歡妳舔屁眼兒、吃雞羓,那種黏呼呼的肉麻勁頭兒,阿桃!不過,我寧願先聽妳的好消息。’

  副理一邊搋揉輕撓羅傑褲襠裡的行貨,一邊丹純啟秀指稱道, ‘我們餐廳幕後的老闆,因為子女不願意接手這一行,所以只好金盆洗手。可是他原來計畫出脫換手的開價太高,在乏人問津的狀況下現在已經回心轉意,準備折價盤讓經營權。’  羅傑聞言顯露一副快慰歡昕的神色道,

‘這的確是一條好消息,阿桃!不曉得,他到底要打幾折?’

  副理使手指揪開羅傑的長褲拉鏈說, ‘人家說是打八五折,不過,我按照一般的行情看,要到七折上下才算是合理。’

  羅傑卻另有主張道, ‘我就設定一個七五折的底線,授權妳代表我出面去接頭洽商。另外,我回頭會先撥發幾個工作費給妳去做公關,務必要把大師傅、二師傅,還有那位男性的副理,和領班等等的一班老班底拉攏留任下來。’

  副理順手去解羅傑的腰皮帶搭腔說, ‘我們的經理說他另有出路,已經決定跟老闆同進退。’  羅傑毫不猶豫的強調說, ‘以妳阿桃的歷練,足以勝任接手經理的工作。所以,妳當然是我內定的接班人。’

  副理歡歡喜喜的屈膝在地,把羅傑的兩條褲子一起褪除下去,使它們盤繞在他的腳脛上,又使右手攥住那條有半副勢頭兒的雞羓,使左手托住底下的卵脬說, ‘我肯定不會讓你失望,我的親親的大雞羓阿傑小達達!’

  心思邃密經驗熟精,手腕諳練武藝靈便的黃副理,矚眼目睹羅傑那顆龜首的冠稜子稍顯紅腫,陰莖的肌膚略有倦怠之色,頂顛的尿眼尚未完全闔攏的命根子後說, ‘我瞧阿傑哥的這條活寶,大概沒得少歇。你快叫我用嘴巴小心服侍你,好圖個安生散蕩。’

  副理當即咧嘴,輕易地把那條顯得有些操勞過頭的臊根,一下子整條囫圇的納入口中洗泡泡浴偷閒以調攝消散積鬱。

Ch1 END  後續請看 Ch2

*跋語

這篇色文,當時是即興之作。後來,因為倒了胃口沒了興趣,以是寫了五個章節後,就擱筆把他它打入冷宮。

雖然是耍笑嬉玩之作,不過筆調尚稱謹慎,節奏也挺明快。因此,俺覆按剪裁的功夫相對輕易了一些。

老話一句: I hope you enjoy it, thank you!

出租の嬌娃 Ch2

  黃副理用她溫潤濕滑的嘴頭兒,專心致意的噙納住羅傑的肉橛子,讓它歇頓著體會謐靜妥貼的恬淡閒適,俾便它得以稍稍頤養以恢復它的血氣神形。幾分鐘後,她才把那雞羓開釋出來,使其伶俐佻巧的舌芯子,滴溜溜、撲簌簌的去窩捲抿拭那顆過動兒一般好動的龜首,又去扡挑鑽研那頂顛處的溲眼兒。

  當羅傑消受玩味那種會冒雞皮疙瘩 註 ,還連帶會打哆嗦的異趣時,乾脆闔目仰臥在沙發的靠背上,放手讓她去捭弄自己。接著,她又不急不徐地上下叩首,呼哧、呼哧地嘬吮吞裹了一陣子,促趲那雞羓維持朝上發展的趨勢。

       goose pimples)’  大概是他們啥子就是愛大號的天性使然。

  名叫悅桃的黃副理見狀,卻另有一番主張說, ‘我想湊合你在這個節骨眼兒上,伺候你阿桃獨門的 “噓噓樂” 好把式,讓你圖個酣暢麻歡。如果再多耽擱,只怕這寶貝拿蹺上臉硬咕嚕起來,就會來不及了!’

  羅傑依倚著沙發的靠背一動都不動,卻眨一眨微啟的眼睛,矚盼一瞥他的肉橛子後,卻皮笑肉不笑的回稱道, ‘好極了,阿桃!可是…我又覺得那樣對妳既不公平又太糟蹋人咧!’

  ‘除了羅董,哪個夠資格糟蹋我阿桃?回頭等你吃過了午餐,如果下午得閒,我想要跟你回去,讓你拴吊起來鞭抽解悶兒尋開心。再讓你拿菸頭兒炙燙我的浪皮肉。然後,我還要讓你拿注射針頭,扎我的浪毴子。我曉得,你喜歡聽娘們兒哪種調調的嘶嚷聲當排遣。’

  ‘嗯…妳說的美到我的心坎兒尖兒上了,阿桃!’ 他歇口忖度片刻後說, ‘我不曉得回頭陳阿姨那一頭兒,下午是否能放我走開?’

  悅桃旋即歡歡喜喜的,引頸掬嘴湊合在羅傑半開的腿胯間,呿口啣定羅傑那截兒半硬不軟的毛樂子。接著,她就噙接到他徐徐撒出的一注少量的尿液。同時,她且諳練精巧的,一邊嗽咁啜持,來回咂摩嘬吮那條陰莖,同時又巧妙地將她積貯在口中的溲液吞嚥下肚。

  羅傑當然披玩過悅桃的這一手好能耐,因此他就配合她的節奏,適時適量地賡續釋放出在他膀胱裡面的存量。他兀自闔目玩味消受那種別出機杼,格外異樣的麻歡樂趣,卻又細聲地嘀咕道, ‘好…好極了,阿桃!妳是一個奉承掉弄雞羓的女宅神,妳嗍得我的骨頭罅剌都美爽爽起來。妳就讓我把這一整脬,通通都撒給妳拉倒唄!’

  在其次的三、四分鐘內,羅傑同悅桃一拉一唱相持著取樂。她則現弄曼妙伶俐的淫巧手腕,讓他十足的膺受消化她的曲意侍奉。俟得他把黃湯餘瀝出清之際,卻忽然聆聞到有人敲門和吱喚聲音, ‘抱歉,我是凱蒂,可以進來嗎?’

  悅桃擭住羅傑的雞羓回應道, ‘可以啊…妳拿妳的磁卡自己請便啦!’

  當羅傑急忙動手,去扯拽他的趿在腳脛上的褲腰時,卻被悅桃阻攔下去說, ‘不礙事兒…說真的!凱蒂是我的體己人。’就在他們交手之際,卻見名喚凱蒂者已然端著一盞蓋碗茶,裊裊婷婷的趨近了沙發處。

  ‘午安,羅先生!凱蒂給你送來茶水。’

  ‘謝謝…謝謝妳,凱蒂,可是我…’羅傑接手茶盞說,‘我記得在這家餐廳裡面見過妳不止一回,而且,我聽到過別人叫妳好像是小…小桃子!’

  ‘我媽叫阿桃,所以人家才會叫我小桃子耶!羅先生說看過我,那是我在放學以後或放假時,在這裡打零工的場合上。’

  ‘這是真的嗎…三十來歲兒的悅桃,竟然有一個長這麼大的閨女?妳們一定是在唬弄我!’

  凱蒂登即大幅度的躬腰,與跪踞在地的悅桃腮搵腮、頰貼頰的笑應道, ‘我媽今年三十四歲,我十七歲當然很合理。現在,請你自己瞧瞧我們像不像一對母女檔,羅先生!’

  羅傑寓目熟視後當即放棄成見說, ‘你們果真是一對娘兒倆,我服了妳們!’

  悅桃款款的捋撫擼管羅傑的雞羓說, ‘凱蒂甭淘氣,妳先陪羅先生坐一坐。瞧瞧妳的媽子,吹捧伺候爺們兒雞羓的手段。對了…樓下有啥事兒沒有?’

  凱蒂一屁股歪在幾乎是羅傑的腿股上面,然後緊緊的偎傍著他說, ‘經理打電話過來,說他會過來接晚班。張副理和周領班說,他們會處理樓下的工作,叫我轉告妳不用多操心。’

  ‘好…好啊!’ 悅桃把羅傑逐漸大起的雞羓,指向閨女炫耀一下說, ‘小乖乖把人家交代的事情記得一清二楚,等於是幫我分了一半的後顧之憂。’ 在羅傑左側坐的那個小閨女忽然探身遞出右手,一把兜住他的囊袋踅摸輕搓而動問道, ‘我可以摸一摸你的卵脬嗎,羅先生,嗯…或者我應該叫你羅叔叔?’

  被那個小妮兒突然觸摸之餘,羅傑覺得彷彿是觸及輕微的電流一般的激盪和興奮。當那種漣漪籠罩他時他卻故作鎮靜地說, ‘妳已經摸到了我耶…凱蒂!我認為,你乾脆叫我阿傑哥又何妨?’

  ‘阿傑大哥,你…你是大雞羓的宅神,因為你的這一條,是我看過最大的一條,我絕不蓋你!’

  悅桃搭碴兒說, ‘喒們的時間挺有限。所以,小乖乖,妳就先瞅個仔細,注意媽媽的嘴巴如何接觸阿傑哥的大雞羓,這是妳的第一課。至於應該如何正確的品咂侍弄屌子二爺,妳等以後再說吧!’

  於是乎,悅桃就現身說法花了幾分鐘,向她的女兒開導傳授,施逞口活兒最基本的概念和法門兒。接著,她就起身交代說, ‘既然經理不在,我就必須趕快下樓去張羅、張羅。至於凱蒂,你就替我招呼阿傑哥帶他去包廂會客得了!’

  悅桃整飭一下衣裝儀容,然後就撇下遛著鳥子的羅傑和閨女,先行告退出去。他先舉目眺望一瞥掛鐘,又瞅了一下自己的腕錶,先確定了距離約定入席的時間還有二十分鐘,於是就好整以暇的取茶盃呷飲一些後又探問道, ‘我瞧妳應該是在上高中吧,凱蒂?’

  ‘不是高中是高職,阿傑哥!’

  ‘嗯…請妳不要再把弄我的傢夥,凱蒂!若不然…叫我如何穿褲子出去?’

  凱蒂跟著撒手,卻抽腿跪踞在沙發上羅傑的腿幫子外側,伸手勾住他的後頸又掬嘴送給他自己的芳脣,抑且縱舌去踅探撲撤他的舌條。羅傑欲罷不能的,只好同他廝抹應酬了片刻。俟得凱蒂抽身後,他卻體察到自己的嘴巴裡面多了一種異物。原來,那是一團剛才還在凱蒂口中的口香糖。

  當羅傑正在躊躇著要吐不吐之際,他的有起碼八分抖擻勢頭的臊根,已然被俯趴在側的凱蒂噙納入口。她在第一棒,就把那條肉橛子嚙入口腔半截兒之譜。可是,羅傑卻啥也沒有沒瞅著,因為他的眼珠子都翻落到他的腦瓜裡面去了。他又聳腰向後偎靠上椅背,一邊闔目咀嚼口香糖,一邊披味琢磨那個小妮兒的口舌,所施予狂喜式的歡悅樂趣。

  凱蒂跟著啣定那雞羓,一棒接一棒唅哺撲騰不已。同時,她又使右手撚握著它的柄根,上下擼摩在她的嘴頭兒之外的莖幹。同時又使左手去輕輾掐巴他的卵毬為他提趣助興。只見那個丫頭片兒上面的手指,快要被她自己越發深入的口脣給擠迫淘汰出局。

  羅傑兀自依倚著沙發背,卻動手輕觸捋撫凱蒂的髪綹說, ‘妳這個人小鬼大的小妮兒,妳媽白搭了教導妳的功夫。’ 她卻歇頓著回嘴說, ‘我在學校被同學封為 “簫公主” ,竹字頭的那個簫。你不要告訴我媽,拜託你,阿傑哥!’

  凱蒂旋即施逞她簫公主的能耐,顛脣簸嘴攢勁兒的口耕吮噉,直進直出的吞裹掉弄羅傑大起的的肉骨垛。她逐漸地深入囊括,竟然把它狠咂進去幾乎觸及它的柄根處。她又把它褪出去搭訕說, ‘我從國中就開始咂雞羓,到現在已經好幾年了。’

  羅傑唯恐夜長夢多,欲言又止的把凱蒂摒斥開,然後動手歛飭他的衣褲。所幸他穿的是比教寬鬆的長褲,配合不同色的西裝上衣,在凱蒂的幫襯加持下馬上就打點妥當準備離開。

  可是,凱蒂卻攔路使他止步下來,她解開她的服務員制服衣衫的扣子,向他炫耀她的一副未繫胸罩,發育旺盛秀氣柔美的胸乳,更抄起他的雙手讓他捫摸把弄說, ‘你瞧我這一對兒咪咪,是不是快要跟我媽媽的一般大?’

  羅傑順手搋揉踅摸幾下後說,‘妳這個淘氣的小妮兒,的確是快要趕上了妳的媽媽了,現在讓我們……’

  少刻之後,羅傑就在約定之前幾分鐘,準時的抵達那間大型套房式包廂裡面,去出席陳阿姨所設的飯局。羅傑的老同事陳阿姨,當面就為他引介另外兩位出席的嬌客說, ‘這位是馮曉霞女士,和她的親閨女雅娜。’

  羅傑大喜難禁的同馮氏娘兒倆寒暄、握手後,陳阿姨又接口說, ‘曉霞是我們教會新來的教友,他每個星期至少會去教堂兩、三趟。我們兩個一見如故,後來就成了好朋友。我覺得她善良體貼,又樂於參與擔任教會的義工。所以我今天專程邀請她們娘兒倆一起過來,跟你這個未婚的宅男聚一聚,相互認識了解一番,彼此交個朋友。’

  陳阿姨剋意把那個年輕嬌奼,姣俏標緻的閨女雅娜,安排和羅傑同在那具兩人座的沙發上落座,她自己卻和曉霞分別安座在兩側的椅子上。羅傑才剛坐定,陳阿姨又搭腔說, ‘雅娜現今正在就讀碩士班,是個乖巧溫柔的好女兒。她也經常跟她媽媽去教堂走動幫忙。’

  羅傑沒話掰話說, ‘敢問馮小姐,在研究所攻讀哪一門兒?’

  ‘抱歉…我姓蔡,這是我爸爸的姓。我攻讀的是教育方面有關的科目,今年是第一年。’

  ‘我失禮、失禮,蔡小姐!’

  正好,此刻有人來敲門,原來是黃副理拿菜單,率凱蒂一起來續茶斟盞。羅傑就吩咐副理, ‘勞駕!妳請陳阿姨和女士們先點菜,謝謝!’

  三位女士各自點了一道佳餚後,羅傑也添了一道菜和一道湯料。其次,黃副理則在商言商,又推薦了兩道當天的時菜。羅傑見陳阿姨有攜帶她偏好的紅酒,以及為他準備的波本威士忌,於是就交代副理, ‘回頭,請妳就在帳單上落下一筆應該的開瓶費。另外,妳再給我們添一瓶香檳酒,副理!’

  ‘我們有一、兩千,以及三、四千,還有高檔五千多的。’

  ‘嗯…妳就開高檔的好了,請在餐前送上來當開胃酒!’

  黃副理臨出門之際說, ‘我會親自盯矚羅董點的菜色,請稍候就上香檳酒。’

  俟得副理同凱蒂告退後,旁邊的曉霞就搭話說, ‘我聽陳阿姨說,你羅先生每個月,都會固定送即期的票子,給我們教堂當奉獻。所以,你那個  “羅大善士”  的美稱,果真是其來有自!’‘’

  羅傑有意無意的,溜眼逡睃曉霞裹著絲襪,在短裙下面那雙優雅性感的腿子說, ‘說來慚愧,我非但沒有去當義工,而且每個月除了固定去送支票,根本很少去到教堂,真是難當善士的過獎虛名。’

  雅娜卻善意的搭腔說, ‘陳阿姨說有六、七十號,加上他們的親屬和家人,一共有大約超過兩百口子的人,在仰賴你過生活。所以,以後我到了教堂,一來會代表你祈禱,二來會在內心借用你的名字去做義工。’

  羅傑把他的一雙賊眼的眼角,從雅娜媽媽的身上,挪到這個閨女未穿絲襪,在更短裙襬之下,那雙魔鬼級裸露的長腿上說, ‘感激、感激!今天真是幸會妳們娘兒倆。’

  雅娜跟著再度遞出她友善的柔荑給羅傑說, ‘我們娘兒倆,今天更是幸獲識荊,羅先生!’他以超過正常所需兩、三倍的時間,輕握雅娜的嫩手,既而又掬起她的那隻右手,在其手背上喙啄嗚咂了一番。令他意外的是,她也反手托起她的手,在其手背上如法炮製了一遍。

  陳阿姨見狀,歡歡喜喜的搭訕道, ‘我從開始到現在,少說給你介紹過大半打的女朋友,阿傑…我今天把她們娘兒倆一起提溜過來,當然不只是單純為了吃一頓飯。’她溜眼環顧她們娘兒倆,‘我眼見你這個大小子跟雅娜對眼兒麻吉,包括曉霞跟我都會覺得不虛此行,希望你不要讓我再度的失望。’

  羅傑輕搦雅娜的柔荑,摞在他的膝頭上說,‘謝謝阿姨對我的關愛!如果蔡小姐點頭,我會帶她去看電影……’ 他使雙目垂盼窺覷她的腿子,‘然後再去喝咖啡逛大街,Okay!’

  雅娜使左手摀嘴掩了一個悶葫蘆,然後引頸撮脣在羅傑的面頰上輕吻了一下後說, ‘只要你請我,我一定會跟你約會。反正,我也沒有男朋友,羅先生!’

  ‘請叫我阿傑得了!’’

  ‘也請你叫我雅娜或娜娜就好!’

  未幾,他們就先品啜分享餐前的香檳酒。同時,雅娜和羅傑通過聊天,彼此都認知到妳今年二十三歲,我今年三十一歲。雅娜不免歡忻快慰的,徐徐的摩挲羅傑的腿股說, ‘我喜歡比我大一截兒的男伴,因為我認為如此這般,將會獲致較大的安全感。’

  ‘妳說的是、說的是,娜娜!’ 羅傑廝覷一瞥,已然入席餐桌品酒的那兩位女士後,壓低嗓子說, ‘可是,妳是否聽陳阿姨說過我的毛病?譬如,我其實是一個好…好…’

  羅傑雖然把到了他唇皮的話根兒,硬生的嚥了回去,可是秀外慧中聰穎過人的雅娜卻憬悟體認出他的語意而搭腔道, ‘老祖宗說,“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所以,食與色都是出於本性,憑羅先生的身分、職業,不好色才是反常!’她隨手把羅傑的手,挪到她在短裙下面滑膩細緻的腿股上面,款款地摩挲而笑盈盈地細聲接口說,‘好色不是男人的專利,Okay!’

  當主客們隨後動箸用餐之際,大夥兒也照一般人的習慣交互傾盞勸酒。其中最活躍的則是堪稱是巾幗英豪的曉霞。羅傑才吃不幾箸,卻已經跟她對盞了三回。所幸,他的腹笥尚佳,可以遊刃有餘的應承奉從她。

  在佳餚悉數上桌後,陳阿姨卻接到一通來電。然後,她就一邊動箸一邊解釋說, ‘因為辦公室臨時有事找我,因此我不能終席奉陪。呃…阿傑還有公事兒要交代嗎?’

  ‘勞駕妳,阿姨!我沒事兒、沒事兒…感激妳今天所設的這場飯局!’

  當陳阿姨要告退時,她又諄諄善誘羅傑道, ‘拜託你真心誠意,好好的的對待雅娜、曉霞娘兒倆。你再瞧瞧那個閨女的俏模嬌樣兒,還有她的好脾性,打著燈籠上哪兒找,大小子!’

  俟得把陳阿姨送至樓下分手後,羅傑就招呼黃副理在旁邊嘀咕道,‘包廂裡有一位叫曉霞的客人,跟妳一樣是杜康之友社的高級會員,妳如果走得開就上去一起哈幾盅子唄!’

  ‘當然、當然!我再耽擱一會兒子就可以下班。’

  羅傑隨手掏出一張銀行的提款卡交給副理說, ‘請你去走一趟附近的超商,或者是叫妳的小閨女凱蒂去也無妨。去哪裡提領五萬塊錢的現金,這是我答應你的工作費。提款卡的密碼,我寫在封套的背面。’

  登樓回到包廂後,羅傑卻見雅娜已然離席,一個人在沙發上翻雜誌,曉霞卻在席上打電話。他見那個閨女在招呼他,就去在她的身側落座奉陪她。雅娜隨手闔上她的雜誌把封面朝下遞給羅傑說, ‘我想請你看看雜誌可以嗎,阿傑哥?’

  ‘好啊!反正,我已經請了一位熟人,回頭上來奉陪妳媽喝酒聊天。’

  羅傑隨手把那本雜誌翻到正面,一眼就認出那是國際知名,雙 P 字頭其中之一者之海外東瀛版的月刊。他再寓目涉覽一下,認出了它 PE∼的招牌商標。其次,那位封面女郎的風姿,它卻有些似曾相似的印象。稍稍怔了怔雙眼,羅傑當即確認出了那位封面女郎的身分。

  ‘請容許我幫你翻到內頁我的頁次上,阿傑哥!’

  羅傑顧盼瞟注曉霞一瞥說,‘就當著你媽的眼下……’

  ‘不用彆扭,阿傑哥!’ 雅娜隨手揭開內頁,讓羅傑見識覽賞她自己半裸與全裸,各種姿態的倩影。那本 PE 字頭雜誌,一貫堅持寫實作風的格調,其境界著實的不同凡響。其中幾幀纖毫畢露,完全露餡兒的圖片,即使是慣走花叢如羅傑者,在雅鑑之餘也難免有些口乾舌燥。

  偏偏,雅娜哪壺不開提哪壺的探問道, ‘你覺得是性感的藝術,或者是煽情的照片,阿德哥?’

  ‘陳阿姨叫我真心誠意對待妳,雅娜!所以我要誠實的說,妳的這些圖像既是藝術的結晶,也是深具煽情意謂兒的上乘傑作。’

  雅娜跟著伸手,一逕的觸及羅傑在褲襠裡面的大凸槌說, ‘你的反應挺熱烈。不過,你對我宅女的形象還在嗎?還會不會請我去看電影、喝咖啡,阿傑哥?’

  ‘我想請妳趕場連看兩場電影,雅倩!’ 羅傑乾脆披開雙腿俾能圖個輕鬆說, ‘現在,可以勞駕妳給我倒一盅子茶湯唄?’ 雅倩離座去給羅傑斟茶,可是卻被結束通話的曉霞接手遞盞給羅傑,她又取代掉閨女,落座在他的左側說, ‘阿傑請用茶!’

  羅傑揚頸把那盞茶湯一氣喝光,然後把空盃還給雅娜。曉霞跟著隨口搭話道, ‘我聽陳阿姨說,你有一項特異功能,可以準確的論斷女士的年歲。所以,我可以請你掐指算算我的年齡嗎,大帥哥?’

  羅傑乜注細睹在她右側椅子上坐的雅娜,又捩眼把乃母熟視一遍後說, ‘光看你的外表模樣,我覺得你像是三十四、五歲的女士。但是我認為妳的實際年齡,應該頂多是在四十一、二歲的範疇之內。’

  陳阿姨歡歡喜喜的揄揚道, ‘你不愧是陳阿姨說的花叢王子,阿傑!我想你可以去萬華一帶,兼差卜卦算命當排遣。’ 羅傑面帶得色的搭碴兒說, ‘我如果過去萬華開業,我會掛一副招貼,上面寫羅鐵嘴或者是羅半仙之類的廣為招徠。’

  雅娜插口搭碴兒, ‘以前,我媽不服老,偶而會叫我假扮她的小妹去唬弄人,結果有人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羅傑搭碴兒說, ‘即使是現在,若是妳們娘兒倆扮演姊妹,也會把我唬倒。’

  當他們發出一遍會心的莞爾之際,曉霞卻趁間伸手透過羅傑的褲襠,一把攫摯住他的那條悍梗的大咕嚕,輕輕地攏拶幾下說, ‘你阿傑真是大人大量,我建議你把它釋放出來叫小娜用心參拜侍弄它,因為你需要抒壓和舒散,大帥哥!’

  羅傑伸長一雙猿臂,把雙手齊出去捫摸撲撤她們娘兒倆的腿子說, ‘所謂的龐德女郎,連一個都可遇不可求!可是我羅傑何德何能卻同時結交了兩個。可是,我還沒有請令嬡去看電影。所以,我可以先獲得你為娘的青睞嗎?’

  曉霞當即揪開羅傑的長褲拉鍊說, ‘我的榮幸!’雅娜跟著離座搭手去解他的褲腰說, ‘說到龐德女郎,以前我媽媽曾經攫取過一屆,全臺灣鋼管舞競技的亞軍,後來又連續兩屆獲得封后,阿傑哥可謂是慧眼識英雄。’

  ‘失敬、失敬!我家裡有一座訓練用,表準型鋼管舞的舞台,不曉得妳們是否願意賞光,讓我一飽眼福?’

  ‘我阿霞隨時可以奉陪!’

  羅傑的兩層褲子,登即被她們娘兒倆扯褪下去,盤繞搭剌在他的腳脛上面。在沙發上的曉霞率先攫獲那具將近大起,頭頸上面卻被它自己的分泌物,給沾染的黏糊糊的肉橛子說, ‘這一條超凡的尊具,堪稱是上帝恩賜女人的恩物。感謝,感謝天主的好造化。’

  曉霞打鐵趁熱,趕即躬身抑頸,縱舌去浣濯蕩滌那條雞羓上面的沾染物。同時,雅娜則屈膝在他的腿側,勾頸呿口叼住羅傑的一顆卵子,在口中溜轉啜吮給他綽趣提興。

Ch2 END  後續請看 Ch3

*跋語

這一個比自訂標準章節稍長一些的章節,是俺在這兩天現攛撰述者,從零到有。

至於Ch2的舊文,有一半遭致刪除鍵的下場,另一半則留作Ch3的素材備用。

如此這般,原來僅只五個章節的‘出租の嬌娃’舊文,可以多添幾個出來。

出租の嬌娃  Ch3

  俟得曉霞動用口舌,把羅傑的臊根擗掠拂拭潔淨後,她就使手指取代嘴巴,持續的撫揉加持那條陰莖,卻又延頸去叼住羅傑在左側的蛋蛋,同她的閨女好像是攜手合作,卻又是彼此競逐一起去給羅傑挑趣助興。

    少刻後,曉霞就轉移注意到羅傑跩模酷樣,已然大起的塵柄上。她在毫無預備動作的情況下,扯開簸箕嘴陡然把那條毬朝天,翹楚拗蠻的雄具一口給兜羅席捲到底。當然,羅傑的一對眼珠子,不禁又陡然的往下一沈。

  只見曉霞噙住那條肉骨垛,歇停著讓自己適應消化它的長度和體積。緊接著,她就把它褪出來換換氣、調調息,然後就噗噠、噗噠大吮大咂一氣。她以兩淺一深做一個回合,賡續不斷的逞能賣弄,周旋加持那交了好運道的毛樂子。

   俟得曉霞黏黏搭搭,括搨摜捽五、六過回合高難度的深喉嚨好把式後,就拈搦著那條雖然逍遙得趣卻飽受虛驚的雞羓,將它一逕的抵觸至其閨女的唇角上說, ‘跟新男朋友去看電影歸看電影,妳先跟他的兄弟先套乎一番親近又何妨,小娜!’

  雅娜騰挪身形稍稍調高姿勢,展顏朝羅傑拋出一個淘氣模樣兒的笑靨,然後才動口不動手,呿口歡迎那枚硬梆梆的大鰻首。她徐徐的把那雞羓掖進她的口腔深處,僅只在那顆鰻尖子抵觸她的嗓子眼兒之際,她才稍歇去勢攢勁兒地把它串透那道阻礙,催趲哪行貨深入至於她的喉道。同時,雅娜卻始終咧大著口脣,幾乎沒讓那莖幹觸及到她的脣瓣,以致他可以體會到她相對空調較為溫暖的熱氣流。

  俟得大半截兒的陰莖被雅娜攮送入口後,羅傑方才體察到她合攏的口脣,把他的命根子嚴嚴實實地裹覆起來,致令他跟著感受到觸電一般的觳觫漣漪。既而,雅娜就以稍稍快速的節奏,一連啜持了七、八下,致令自認可以自我控制的羅傑,瀕臨到大公雞打噴嚏的邊緣。

  接著,雅娜又歇手把那雞羓奉還乃母說, ‘叫我媽咂摩現弄你的這個寶貝,阿傑!她的口活兒比我跩的多。’

  ‘嗯…妳…妳快起來吧,乖乖的!妳既然穿著高跟鞋,何必跪著自己找罪受?’ 羅傑使勁兒的把雅娜從地上搊扶起來,讓她復座到右側的椅子上面。同時,在他左側的曉霞卻趁間大口、大口的深入叩吮啗噬那具肉骨垛,她以一深一淺的節奏撲簌簌地持續口耕了起碼兩分鐘。因為忽然有人來叩門,曉霞才不得不歇止下來。

  來者是已然換掉工作服,改穿便服的黃副理。她把房門掩實捩眼環顧一番後說, ‘抱歉…抱歉!打攪了你們的雅趣,請繼續…繼續!’羅傑趁間沈澱一下而搭腔說, ‘這位黃副理是我的體己人,我請她上來奉陪曉霞做個酒伴……阿桃,這兩位是曉霞和她的閨女雅娜,請妳們都不用見外啦!’

  為了化解氣氛羅傑又撂話給悅桃, ‘請你也來抖抖機靈,逗熱鬧唄,阿桃!’

  ‘我怕會開罪你的嬌客,阿傑?’

  曉霞一邊攏拶擼管羅傑的雞羓一邊搭碴兒道, ‘請你甭多見外,黃小姐!’

  旁邊的雅娜則善意地輕搡悅桃一把說, ‘妳真的不用彆扭啦,黃小姐!請妳容許我讓我幫妳拿妳的皮包得了!’

  於是乎,悅桃就感即屈膝在羅傑的跟前,因為她穿的是平底鞋,以是得以披腿跨在他的雙腿的外側。跟著,曉霞卻適時把手上的那條雞羓,暫時讓賢給那位新朋友接手。

  悅桃打鐵趁熱當面施逞她嫻熟精巧,在嘴皮子上的上乘武藝,簸脣鼓舌往來收套,深嘬緊咂那具毛樂子。她的好能耐,自然是激發曉霞見賢思齊的心臆。只見悅桃也不用什麼路數,只是一味的大吹大擂、搖撼吐哺現弄深喉嚨的能耐,一鼓作氣深耕了十幾將近二十記,然後再把那黏糊糊的臊根還給曉霞接棒。

  曉霞的口活兒功力,與悅桃在伯仲之間,她約莫淋漓驅策了一分多鐘,就促趲激盪出羅傑一回好幾潑的躥呲迸射。然後,她又笑盈盈地噙納著,她所收羅在嘴巴裡面醍醐狀的人汁兒,將閨女支使過來同悅桃的三張檀口,組合成一個品字型,然後當面演出一齣傳精秀,把羅傑所餽贈的贄見禮數,在三張嘴巴交乎傳遞哺送,直到那些稠物逐漸消化罄盡方休。

  然後,四個人就入席繼續用餐吃菜。羅傑當席強調說, ‘悅桃是我在本餐廳的一枝明樁,因為我計畫接手此處的經營權。所以,今後大家可以經常見面互動。’

  悅桃則當面搭話說, ‘因為我剛才跟老闆聯繫,有關頂讓經營權核心的價碼關鍵問題,他就臨時決定請我去他們的辦公室面談。因此,我在下午不能多奉陪羅董了!’

  ‘妳請自便,阿桃!妳如果有啥新進展,咱們再隨時用電話聯繫。’

  ‘沒那麼急,我起碼可以奉陪曉霞姊一個小時。’

  當他們正在盡興吃喝之際,偏巧此刻又有人來敲門,並且揚嗓喳呼道, ‘我是在餐廳賣花的小弟,順便帶來了羅董的一個剛到的客人。另外,我也請你惠顧幾束我的鮮花,謝謝你!’

  在主人的頷頤示意下,雅娜就起身去開門。羅傑感到意外的是,那位和賣花小弟者同來者,是他未曾謀面過的一位年紀輕輕的小美眉。只見她一把挽持著雅娜的拐肘子,跨步趨向曉霞呼喚道, ‘媽咪、媽咪!’

  羅傑見狀自然是鬆下一口氣,又隨手從他的皮夾裡,掏出兩張千元大鈔,招呼那位賣花小弟說, ‘請你給我三束花卉,不用找錢了!’ 那位小弟當面接錢後,卻把滿捧的花束通通遞給羅傑說, ‘我這裡一共有五束,通通賣給羅董得了,謝謝你的大方,午安!’

  賣花小弟告退出去後,曉霞趕即向羅傑引介穿著牛仔褲和T恤,卻兀自揹著書包的那位小美眉說, ‘這是我的乾女兒媱娟,我們都喊她阿娟!我剛才打電話給她的老師告個假,讓她過來見見世面……阿娟,快見過羅叔叔!’

  雅娜隨手,把媱娟登山背包式的書包褪下來,那個小妮兒捋一捋她討俏可愛的馬尾巴,然後就學大人遞手給羅傑說, ‘嗨…你好,羅叔叔!我的媱娟兩個字都是女字旁,請你以後多指教我。’

  羅傑毫不失禮的起身輕接她的小手,雖然一時臆想不出該如何指教媱娟,卻睽注到她掖在褲口袋裡面,露出一角的行動電話,以是就同她輕握小手說, ‘我叫羅傑,人字旁傑出的傑。以後妳有啥樣的難題,我會盡量協助妳。不過,我對智慧型手機很感冒,我想你大概可以好好的指教我,Okay?’

  ‘叔叔用哪一款的手機?’

  羅傑把他的 htc 遞給媱娟,她則一眼認出它說, ‘這是旗艦機種耶…可以借我瞧瞧唄!’

  ‘當然可以!不過,我想妳大概還沒吃午餐?如果是,我要請妳的媽媽照顧妳,先吃過飯再說吧!’

  羅傑旋即復座吃了一些菜,又呷飲一些湯料,然後就扯起雅娜雙雙告退離席說, ‘我請阿桃,陪曉霞再喝兩盅子。同時,請妳使用我的手機打電話連繫陳阿姨,替我知會她,安排公司特約的小黃駕駛阿明,過來這裡待命出勤。既然妳喝了酒,就不要再自己開車上路得了!’

  ‘我自己有陳阿姨的號碼,謝謝你,羅董!’

  接著,羅傑就搊扶雅娜在沙發上落座說, ‘我想趁她們在吃喝的空檔,再瞅一瞅妳的寫真專輯可以嗎,雅娜?’

  雅娜趕即翻開自己的專輯,給羅傑再度過目雅鑑。他翻了兩下,卻集中目光凝矚緊瞅其中的兩幀畫面說, ‘這兩個鏡頭,是我最偏愛者之一。’ 雅娜旋即發現他又從畫面上移注掛眼上她的高跟鞋,登即頓悟他的心臆而退縮歛藏她的雙腿。

  羅傑擱下雜誌,輕易的抄起雅娜的一雙腳脛,又抹除掉她的半包半繫帶式,小高的高跟鞋,開始馬殺雞她套著短襪頭的雙足說, ‘請容許我幫妳效勞,雅娜!’

  ‘這是我媽媽昨天買給我,說是充場面必需的高跟鞋。謝謝你的好心,原來,你在意的不是鞋子。’

  ‘正確!我關心的是有生氣的方面,鞋子不希罕。不過,妳的這雙鞋跟妳的腳丫子挺搭配,有綠葉襯托紅花的效果。’

  用過午餐後,羅傑就把現成的五束花卉,分給在場的四位老少的女士。結果,最年長的曉霞則多分得了一束。然後,曉霞就偕同一雙閨女應邀,一起搭小黃過去羅傑的家作客。在不到半個小時後,他們主客四個就從地下停車庫,逕直的搭電梯返抵主人軒敞的大廳�面。

  主人請客人在那一排足以容納四、五個人共坐的沙發上落座後,就去吧台的冰箱裡取出瓶裝的烏龍茶待客。坐在主人左側的曉霞卻趁間搭訕說, ‘我有幾句話如鯁在喉不吐不快…就是有關小娟的來路和背景,我可以……’

  羅傑展開雙臂,左右開弓挽搭住那一對娘兒倆的肩頭說, ‘我個人因為的工作的關係,我已經習慣不打聽、不傳佈別人的隱私。不過,如果妳要說什麼,我洗耳恭聽就是。’

  經過曉霞的闡述後,羅傑理解了原來媱娟是曉娟熟人的單親閨女,她曾經跟著嫁到加拿大的生母當移民,後來因為適應的問題就獨自返回臺灣,由曉霞擔當她的監護人。

  羅傑跟著追問一句, ‘小娟跟妳們過多久了?’

  曉霞回稱, ‘已經整兩年了。’

  羅傑又探問媱娟, ‘我瞧妳對當前的環境適應良好,媱娟!目前,妳應該是在高中就學?’

  ‘我上的是公立的X山高職,現在讀二年級。’

  主人鼓勵那個年輕的客人說, ‘X山高職是名校,但願妳以後可以順利的進入大學。現在,我要勞駕妳去鞋櫃,拿一次性使用的紙拖鞋過來給妳們換穿,然後我會帶妳們參觀認識我這個家的佈局狀況。’

  少傾之際,俟得曉霞和媱娟都換上拖鞋後,卻見主人自顧自地在馬殺雞雅娜的一雙齊臻臻娟好討俏的雙足。曉霞見狀,自然無意干涉人家的雅興,離開沙發去門口處把那雙唯一的,加大號的男用布希拖鞋取過來。然後,她就屈膝在羅傑的跟前,動手褪下他的鞋襪為他換穿拖鞋。

  既而,羅傑就引領嬌客們,參觀他家幾間套間式的客房,主人兼作辦公室的書房。其次則是健身房、設備齊全的廚房、餐廳,以及一間摩登的公用 spa 浴室。最後,則是那間電腦室兼麻將間的空間。

羅傑當面囑咐媱娟說, ‘我用的是X華電信的高速光纖網路,三部電腦通通是 acer 品牌四核心的高階機種,其中兩部是電玩機型,三部都有各自獨立的網址。’

       ‘哇賽…你的電腦比我們校長的更跩咧,羅叔叔!’

  ‘在那個整理盒子裡頭,有最流行的電玩軟體。所以,你就暫時在這裡開機自己打電玩消遣吧!’

  ‘你們要幹什麼?’

  ‘妳如果要做功課,可以去用書房。如果要休息,妳可以去用門口擺著貓咪雕像的那間臥室。至於我們要幹什麼…我們當然是幹大人的什麼,小娟!’

  ‘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

  ‘不礙事兒,小娟!另外,在廚房的大冰箱�面有冰淇淋和雪糕,妳請自便!我的主臥室是那間門口擺著大猩猩雕像的那一間,萬一妳……還有,我差一點兒忘記,晚上我要請妳的姊姊去看電影。妳跟妳媽媽如果有空兒,也歡迎參加。不過,如果妳想看電影,我要請妳代勞過濾選片, Okay!’

  俟得離開電腦室後,羅傑把雙手齊出兜住那一對娘兒倆的屁股,邊走邊踅摸搋揉而提問道, ‘請妳們瞧瞧,剛才我對小娟的嘮叨,像個當叔叔的調調兒?’

  ‘像、很像!’ 雅娜說。

  ‘我也認為你的表現很得體,阿傑…不過,那個孩子不挺小了!’ 曉霞說。

  少刻後,羅傑就引帶娘兒倆進入那間,由一隻木雕大猩猩把門的主臥室裡。羅傑在未遑掩門下就一逕的把她們娘兒倆,搡到他的王牌大床的床沿上一起落座說, ‘我真是捨不下媽媽也捨不下閨女,所以請妳們體諒我的私心,把妳們一起請到我的臥室裡面。’

  ‘你根本無需在乎我們娘兒倆,有啥樣兒的感受,阿傑哥!’雅娜強調說, ‘我說過我現在沒有男朋友,卻不意謂以前沒有!我在大學的階段,偶爾會跟我媽媽分享我的男朋友…媽,妳不要再裝可愛啦!’

  曉霞搭腔道, ‘是…是!娜娜既然招認了,我也要招認,我也讓她分享過我的男朋友。不過,我和娜娜分享對方的伴侶不是常態。’ 雅娜又搭碴兒道, ‘因為我們娘兒倆的男朋友,後來都拿我們母女視同是女色狼,把後續的約會當作畏途而敬謝不敏。你記得嗎,傑歌?我說過的,色狼不是男人的專利那句話?’

  羅傑神色自若地說, ‘這個世界上沒有男色狼,也沒有女色狼,只有不懂量力而為的弱者。我很高興,有緣跟妳們一起分享性愛的歡樂。’

  幾分鐘後,他們仨個就歡歡喜喜的一起去泡 spa 浴缸。在主臥室附帶的浴室裡面,只有淋浴的設施,可是他們通過室內的一道門扇,就進入了那處公用的大浴室。他們首先以沐浴乳相互洗滌一番,分享體會對方肌體的觸感,旋即就一起進入那座,可容四個人共浴的 spa 浴缸泡湯。

  當他們都坐定以後,曉霞似乎不吐不快的探詢主人道, ‘你有這麼大的一處華宅,素常只有你一個人居住,阿傑?’

  羅傑環顧她們娘兒倆後回應道, ‘因為我的辦公室的面積小,因此同事們開會、慶生,甚至是訓練都可以借用我家舉辦。不過,呃…經常還有一頭我收養的流浪犬住在我家,牠現在待在樓下,我請總幹事暫時替我照顧牠一陣子。’

  小霞鍥而不捨的追問道, ‘我在你的臥室角落,那隻下面有小輪子,擺放待洗衣物、床單的大籃子裡頭,瞅到有幾件女用的小褲衩兒。那些,難道是屬於你張掛在大廳裡,那幾位令人驚艷又靈透摩登女郎的?’

  羅傑的肚子替它的主人,深深的埋怨上午的那一對姊倆兒,可是他卻不忘自我辯解道, ‘最近,呃…幫我作家管的歐巴桑吳嫂,回家去幫忙抱孫,所以咧…我還沒空兒自己打點。不…不是,那些小衣裳不屬於大廳裡的那幾位……’

  ‘媽…妳不覺得妳來這裡作客管太多了耶!’

  ‘是…是…我著實不該雞婆!’

  雅娜騰腿使其腳梢,輕觸撲撤羅傑的腿幫子說, ‘回頭,叫我幫你把那些待洗的,通通推到洗衣機去清洗,包括那幾件女用的褲衩兒。’

  ‘謝謝…謝謝你,雅娜 baby!’ 羅傑稍稍向對面的那個閨女傾身,伸手在水下攫獲她的一隻腳丫子說, ‘既然妳們嫌礙眼兒,等回頭,我就去把大廳裡的那些海報拾掇起來得了!’

  雅娜搭碴兒, ‘不礙事兒,傑哥…你就讓那些海報繼續掛著得了,我認為那幾位 models, 非常的養眼耐看耶!’

  ‘那是我們經紀公司的招牌 models, 號稱是四大名旦。其實,我壓根兒就沒碰過她們一根汗毛。因為,那是幹這一行最基本的職業守則。’

   羅傑徐徐的從水下使左手抄起雅娜那隻右腿的腳丫子,摀在他的胸脯上,又伸右手抄來在那閨女左側,曉霞左腿的腳丫子也摀在他的胸脯上,再動手按捺著那一雙足下,一起馬殺雞他的肌體。

  那一對娘兒倆旋即靈犀一點通,同時伸出在水下相鄰而閒著兩隻腳丫子,一起使她們的一對兒腳梢,去踅摸拈搭羅傑在水中的那條雞羓。他卻興興頭頭的,率先撟高雅娜的腳脛,抑頸去吸嘬啜吮她的大拇腳指,其次又如法泡製去接觸曉霞的腳指。

    未幾多時,俟得羅傑輪番循序把那娘兒倆的十根腳指,反反覆覆唅吮調攝兩番後,令他有些意外的忽然體察到,他在水下的那條搉把兒,在她們娘兒倆足下精巧靈便的惹逗擺弄下,已然硬扎扎的勃然大起到了極限。

  ‘幹髻掰…阿傑,起來幹騷蹄子雅娜的屄胦子!’ 曉霞吱唔道。

  羅傑跟著撒開娘兒倆的腳丫子,自顧自地從水下竚立起來說,‘幹髻掰…不過,我還沒請雅娜去看電影耶!’他穩健的在水下跨步朝向曉霞,順手將她扯拽起來‘我想要在這裡肏幹妳的屄胦子, Okay!’

  曉霞登即唍唍綻笑,伸手打量那座浴缸的沿子回應說, ‘你要我趟在這上面讓你幹髻掰?’

  羅傑順手把曉霞轉身說, ‘妳躬腰撐持在沿子上,讓我從後面下手唄!’

  曉霞登即站穩下盤,展臂翹臀扒扶在浴缸沿子上。或許,是她自認那種姿勢不便應對,於是又蹻起一條腿蹬在沿子上面,俾便他得以較輕鬆的下杵挌搗躥搒她的毴子疤瘌眼兒說,‘我喜歡犬交式捱持肏幹,阿傑!’

  ‘Yeah!我也喜歡這種體位。’ 羅傑的身高大約比曉霞高出十五公分,以是他得以使用既精準洽當又輕鬆的角度,讓雅娜出手臂助引導他的雞羓,順利地撬開曉霞的四扇精肉壁壘,把他的龜首挺進她的榫眼裡頭。藉助於她內外交加的濕潤,他很快的就昂柄開始撼動掀幹起來。

    俟得一陣子的摩合適應後,曉霞就在羅傑的眼下,動手托起她摞在浴缸沿子上的那條腿,大幅度的撟高起來致使她的內側腿幫子,襯搭在她的耳祭,形成一副類似所謂金雞獨立的架式。羅傑在驚喜訝異之餘,跟著就使雙手扼持扳牢她的腰胯,以幫襯她維持身形的平衡。不過,他卻聳陽一棒接一棒,賡續的躥踤摜撻不歇停。

  以那種體位羅傑反而更加輕易,直進直出在曉霞的蹊徑甬道內,連連的抉抵揬送以汲取屬於他的一份樂趣說, ‘行…妳真行,曉霞!我不曉得妳竟然會這種軟體功的好把式。’

  在羅傑身後,以高姿跪踞在水底的雅娜,把她的一側嫩頰緊襯貼切在羅傑的一瓣腚尖子上,款款地偎擦搋摩說, ‘傑哥忘記了?我媽曾經是連續兩屆鋼管舞競技摘冠的舞后耶!不過,她現在雖然封麥,卻還是每天勤練身手未曾中斷。’

  ‘那是、那是!我阿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緊接著,羅傑又體察感受到,雅娜的舌芯子已然躥進了他的夾股之內,開始滴溜溜地捲撩廝抹他的屁股溝子。他跟著暫時歇頓聳提搧搒的去勢,卻動手在曉霞的雙乳和胸腹,以及她的陰阜上徜徉捫摸。他又同時使一隻手去掿搓她的陰蒂,又使一隻手的食指摳進她的臀縫,去踅探挎弄她的胐子眼兒。

Ch3 END  後續請看 Ch4

*跋語

有人公開在數十隻麥可風跟前大言不慚的說 : 俺寧願戰死……俺絕對打死不退……俺一定會戰到最後一兵一卒……俺要以丐幫的戰術打到底……

胡扯、亂蓋!丐幫從來打的是人海戰術,妳孤零零的只能打叫花子戰術。

即使打叫花子戰術,她也只捱持了兩天就自我閹割,豎起白旗投降喊終戰。

太虛誕狂妄…太矯情干譽…

俺老梁眼見本篇打首頁沈落至次頁,再見它馬上就會持續沈淪到三頁,以是興起乾脆跟它切割的念頭,任它去隨波逐流拉倒了唄!

可是,俺絕不幹宛似上揭那個,只會打高空之空心大老倌之行徑。

因此,俺又花費了一番大功夫,把本篇的Ch3完稿上傳。

謝謝好朋友們不吝的持續點閱,梁叟感謝妳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