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外傳-【方瑤瑩系列之赤裸夜天使】(四)

楠楠外傳-【方瑤瑩系列之赤裸夜天使】(四)

楠楠外傳-【方瑤瑩系列之赤裸夜天使】(四)

不枉自己在他們夫妻倆剛進醫院時就琢磨這小媳婦,倒是沒白費一番力氣,

這樣的床上恩物,如果只干一次的話,實在是太可惜了。不過聽說這小媳婦平時

就是自己在家,倒也不難上手,自己只要盡情施展手段,把這小媳婦干服了,還

怕她以后老公走了,不來乖乖找自己?

  一想到這里,董大夫便不再猶豫,胯下粗壯的怒龍猛的一探,深深的齊根沒

入,引得在棉被下的女人發出一聲悶哼,整個白皙嬌美的身軀也猛的弓了起來,

晶瑩剔透的幾根腳趾緊緊蜷縮著,顯然被這一下子刺激的不輕。

  可歎董大夫想的倒是美,還以爲自己只不過是碰到了一個極品的村婦,卻不

知道胯下這嬌吟喘息的尤物卻早已經不是他想象中的小雪,而是另一個平時邊都

沾不到的極品美女,如果不是陰差陽錯的話,兩人根本不可能有交集。

  實在是太粗了!方瑤瑩只覺得自己的嬌嫩蜜壺,已經被董大夫這粗壯火熱的

堅挺物事滿滿的填充。相比起剛才的阿強來,董大夫雖然短了一截,但是比起尋

常人來卻也長出一段,尤爲難得的是這粗度就連阿強都難以比擬,況且董大夫經

驗老道,娴熟的技巧豈是阿強那只知道一個勁猛沖的愣頭青所能比擬的?

  左右搖曳深進淺出,因爲心中打算將這個尤物收服,董大夫索性使出了自己

的全部技巧,一根肉棒上下翻飛,靈巧的走在每一次讓方瑤瑩幾乎要達到高潮的

人靈魂都爲之震顫的快感。可是這熟練的陽具卻每一次都靈巧的避開了那最后的

快感,使得她身軀里的情欲堆積的越發熾烈難耐,到了最后雪白的臀部居然不由

自主的左右搖擺,主動迎合男人那粗壯火熱的物事進進出出,整個身軀也仿佛火

炭般灼熱,香汗淋漓。

  尤其是那仿佛羊脂白玉般雪白的臀瓣上,小孩巴掌大小的仿佛胎記似的那一

抹鮮紅顔色,更是刺激的董大夫下身肉棒愈發火熱堅挺,尤其是每當手掌撫摸按

動在那胎記上的時候,身下的雪團般的尤物就會發出陣陣小貓般的呻吟,全身扭

動激蕩起陣陣讓人目眩神迷的肉浪,小穴也會猛的夾緊,帶來讓人欲仙欲死的感

覺,更是讓他愛不釋手。

  「小雪!以后做我的情人吧!你這麽年輕漂亮,白白浪費青春實在是可惜了!」

一邊狠狠的抽插著,董大夫一邊壓低聲音對方瑤瑩進行誘惑。這小雪說起來樣貌

倒是普通,可是沒想到在床上居然如此的迷人,這讓這個色狼醫生忍不住食指大

動,想要長期霸占這個美麗的尤物,讓她成爲自己的固定床伴。

  以他看來,自己是高高在上的醫院大夫,收入又高,而且身體和技術還好,

這小雪的男人常年不在家,如今自己對她這番作爲都沒有推脫,顯然對自己也有

幾分意思。只要再稍稍金錢感情上誘惑下,自己多一個小情人簡直就是板上釘釘

的事情。

  只可惜他卻不知道,他所以爲的交合對象,卻是另外一個人,一個不小心夜

里暴露走錯病房,最后被自己奸淫的女神。這樣香豔的事情,一個男人一輩子能

夠有一次都算是上天眷顧了,居然還奢望成天霸占這絕美的肉體,試問方瑤瑩怎

麽會答應?就算答應了,又怎麽能再次與他做這麽羞愧的事情?

  眼見方瑤瑩沒有表示,董大夫一咬牙,索性不再收斂,而是挺起胯下堅硬的

物事,狠狠的刺入了那汁水淋漓的肉穴中,小腹與臀瓣的撞擊聲此起彼伏,肉體

瘋狂交合立時將方瑤瑩帶上了最強烈的高潮,頭深深埋在被褥中的她已經顧不得

許多,貝齒死死的咬著背角,整個人大汗淋漓,夢翻著白眼。這一次的高潮比起

之前的那幾次來都更加的強烈,或許是因爲時刻擔心被發現的緊張感,和被同事

誤奸的羞澀感覺,讓方瑤瑩的身體酥麻,産生了另類有別于肉體的另外一重高潮,

兩重高潮疊加,帶來的便是前所未有的潮水奔湧。

  董大夫只覺得胯下那肉穴忽然緊繃,層層疊疊的嫩肉四面八方包裹而來,仿

佛小嘴一樣不停吮吸著,想要抽插都十分的費力。就在自己感覺快要被這小嘴吮

吸的快要控制不住奔湧而出的時候,一股前所未見的量大得驚人的蜜汁從胯下這

絕美身體的深處奔湧而出,就連自己這粗壯的陽根都無法抵御,撲哧撲哧從肉棒

與蜜壺的交合縫隙中狂湧而出,一瞬間將他的毛腿全部打濕。

  又驚又喜的撫摸著方瑤瑩的臀瓣,董大夫沒想到自己竟然碰到這樣一個極品

尤物,那蜜汁綿綿不絕仿佛春水般奔湧流出,而那蜜壺卻絲毫不見半點松弛,自

己原本即將噴射的肉棒居然在這一沖之下暫時恢複了過來,他心中大喜,雙手也

顧不得繼續把玩那雪白的屁股了,直接按在了自己后腰的兩個穴位上。

  懂得醫術的他,自然會一些小手段來延長自己的戰斗力,不過這樣的后果卻

是有些傷身,輕易他都不會動用,不過眼下卻顧不得許多了。這樣的尤物,如果

不能把她干服了,以后日日在自己胯下承歡的話,那自己也枉費這一番心思了。

  當手指狠狠按在那兩處穴位上后,他胯下的肉棒果真不再有蹦跳即將噴湧的

感覺,于是乎董大夫趁著方瑤瑩下身蜜汁奔湧,一口氣狠狠的干了起來,瞬間水

花四濺臀肉搖擺,高潮到極點身體也敏感到了極點的方瑤瑩哪里能承受得了這樣

的撩撥?玉手死死的抓著床沿,整個人沈重的喘著粗氣,心中早已經迷糊一片,

因爲這一波的高潮還沒完全噴射,下一輪的高潮竟然再一次到來!

  阿強摸索著去上廁所,然后偷偷的抽煙,這間歇也不過二十多分鍾而已,可

是方瑤瑩居然在經驗老道的董大夫胯下,生生來了兩次重疊的高潮!而且讓她感

到無奈的是,顯然這董大夫還沒有結束的意思,這麽長時間的抽插,下身的肉棒

居然越來越堅挺,癱軟如泥的自己,似乎又有了某種想要潮水奔湧的沖動,居然

是三連發!

  哪怕施展了某種神秘手段,但是面對著這婉轉吟哦的嬌媚床上尤物,董大夫

也有些難以支撐,心中更是火熱一片,想要徹底的征服這個如同男人恩物般的嬌

豔少婦。

  他雙手猛的前探,繞過方瑤瑩纖細赤裸的背部,直接撈住了那對豐盈飽滿的

碩大豪乳,下身也開始了瘋狂的聳動,每一次的穿刺都狠狠的擊中方瑤瑩最敏感

最柔軟的花心深處,讓她幾乎要瘋狂大叫起來,兩根靈巧的手指不停搓弄著那挺

立的粉嫩乳尖,上下交攻之下,床上這如花美人早已經變成了一灘爛泥。

  口中低低的發出吼聲,終于董大夫再也堅持不住,哪怕他天賦異禀,但是在

方瑤瑩那重重疊疊火熱緊致的蜜壺吮吸下,卻是猛的噴發了出來,滾燙的乳白色

液體狠狠擊中了那最敏感的地方,一瞬間方瑤瑩眼神迷離媚眼如絲整個身體抽搐

著伏倒在了床上,悶悶的喘息著。

  「真是過瘾啊!這大白屁股玩起來真是舒服,雪兒你的奶子真是極品!」啧

啧贊歎著,董大夫也覺得有些胸悶氣短,眼前微微發花,剛才實在是太興奮了,

尤其這床上尤物帶來的絕妙感覺,如果不親身經曆的話根本就難以形容其中感到

滋味。

  自己也算是久經床第的老手了,可是無論哪個女人都沒有給自己帶來這種龍

精虎猛情欲噴發的感覺,那優美仿佛小夜曲般的呻吟聲,一身欺霜賽雪的膩滑皮

膚,柔弱無骨的肉體還有那水蛇般的纖纖細腰,更讓人驚詫的是這樣的纖腰居然

有這如此碩大又絲毫沒有下垂和累贅的翹挺臀瓣和乳房,尤其那對吊鍾豪乳入手

的感覺,滑溜溜彈性十足,手感細膩豐盈,別的不說,光是那美麗的長腿和玲珑

的小腳都夠自己玩一夜的。

  軟趴趴的陽具緩緩從那還在不停開合的粉嫩小口中抽了出來,此時此刻董大

夫和阿強的差異明顯的顯露出來。身強體壯的阿強,哪怕噴射的兩次之后依舊粗

壯略帶硬度,但是年紀頗大的董大夫,雖然技術極好,不過眼下卻是精疲力盡,

有些難以支撐的樣子。

  只不過他卻依舊滿臉的意猶未盡,畢竟這樣的床上恩物,無論哪個男人遇到

都不會滿足僅僅一次,不過眼下他卻是有些力不從心,畢竟沒有阿強那樣強悍的

體力。

  「雪兒,怎麽樣?以后跟了我吧,我養著你,總比你在鄉下風吹日曬來的舒

坦,你說是不是?」手指在方瑤瑩粉嫩的菊花蕾間摩挲,觸手那粉嫩的感覺讓董

大夫心里愈發的火熱起來,這樣的尤物如果不能弄到自己床上盡情的玩的個痛快,

也實在是太對不起自己今晚這一番豔遇了!

  這樣的情況,方瑤瑩怎麽敢吭聲?更何況接二連三高潮的她,此刻就連動一

下手指都困難,更別提掙扎起來反抗了!

  眼見著赤裸尤物臉深深埋在被子里,身子癱軟如泥,雪白粉潤的大屁股高高

的撅著,還保持著剛才主動迎合自己的姿勢,那兩片粉嫩嫩花瓣般的陰唇此刻已

經閉合,足以說明其中的緊致程度,不過在那花瓣中間卻是濕潤一片,依稀有著

些許乳白色的液體流出,看起來更是顯得淫靡動人。

  特別是那雪白臀瓣上嬰兒巴掌大小的一塊胎記,更是在昏暗的光線下刺激著

男人的欲望。雖然剛剛射了一次,但是看著這迷人的場景,董大夫發覺自己下身

竟然再次有了擡頭的沖動,不由得又驚又喜,心中暗贊這美人的迷人。

  想到這里,他禁不住一把攬住了方瑤瑩軟綿綿的纖腰,顯然是打算將這小美

人翻過來,肆意的玩弄。

  方瑤瑩也覺察出了董大夫的意圖,心中立時一驚。如果此時此刻被他將自己

翻過來的話,只怕他就能看清楚自己的容貌,到那時候自己可真的完蛋了!

  可是不想轉身又能怎麽樣?莫非自己一個弱女子還能掙扎過一個男人麽?尤

其自己這麽虛弱無力,哪里有力氣反抗呢?

  一時間,方瑤瑩的心簡直要提到嗓子眼,瞬間一切的一切都從心頭掠過,這

下自己可完蛋了,以后會被人抓住把柄,會成爲別人的玩物,被這色中餓鬼所要

挾,每天都要做出那種讓人羞恥的事情,自己冰清玉潔女神的形象豈不是全都毀

掉了?

  一瞬間她想到了自己的家庭,自己深愛的丈夫,自己可愛的女兒,在他們眼

中的自己,還會是以前的形象麽?

  董大夫的雙手已經沿著方瑤瑩纖細的腰肢摩挲向上,摸到了那對彈性十足的

F罩杯碩大乳房,柔嫩的乳房在他大手里變幻著形狀,那柔嫩的手感讓他愛不釋

手,嫩嫩滑滑的仿佛水豆腐一般,幾乎要將自己的雙手都要陷入其中一般。

  方瑤瑩赤裸的完美身軀在輕輕戰栗,除了因爲這別樣的刺激之外,更有即將

被發現的緊張,危險即將到來的刺激幾乎要讓她再一次的高潮。

  然而就在董大夫就要將這個絕色尤物翻轉過來,好好愛撫溫存一番的時候,

忽然傳來了一陣悅耳的鈴聲,讓兩人同時一愣。

  原來是董大夫口袋里的手機響了,雖然那個年代手機剛剛流行,僅僅是少數

人的奢侈品,但是作爲收入頗豐的外科大夫,擁有一台手機倒也不算是什麽稀罕

事。

  略顯氣惱的董大夫從已經褪到腳踝的褲子口袋里取出了自己的手機,帶著微

微的喘息接了起來,「喂?誰呀?」

  無論是哪個男人這個時候被打擾都不會很開心吧?董大夫雖然射了一次,但

是顯然火氣依舊十足。

  「董大夫!你去哪了?609病房的病人傷口惡化,我該怎麽辦?」話筒里

傳來了一個清脆略顯驚慌的女人聲,老式的黑白屏諾基亞話筒音量很大,方瑤瑩

清晰的聽到了那邊的話,心中立時一喜。

  胡亂的應答了幾下,董大夫懊惱的收起手機,慌慌張張的提上褲子,卻依舊

意猶未盡的在方瑤瑩那豐滿翹挺的臀瓣上抓了幾下,狠狠剜了幾眼那兩片還沒有

完全閉合的粉色花瓣。

  「小雪,我明天再來找你!」在他以爲,床上這美人既然沒有拒絕自己的愛

撫和做愛,顯然已經對自己頗有好感,自己只要再加一把力氣,這小妮子成爲自

己床上長久的玩物只不過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火辣辣賊兮兮的手在這雪白宛若瓷娃娃般細膩的絕美肉體上再次遊走了一遍,

經過某些敏感曼妙的部位時的力度險些讓方瑤瑩再次呻吟出聲。不過幸好這董大

夫終于走了,急匆匆的腳步聲帶著三分不情願,七分的惱火,更多的是對剛才胯

下尤物的戀戀不舍。他臨走時還不忘瞥了兩眼在床上依舊微微戰栗,雪白無比的

那美妙玉體,吧嗒吧嗒嘴匆匆走掉。臉上滿是春風得意,說來也是,誰又能想到

自己只不過是隨意溜達溜達,居然能遇到這樣的豔遇,剛才這女人的身段皮膚還

有那下身蜜壺的緊致程度,無一不是自己從來沒遇到過的極品。尤其她的身份只

不過是一個農村婦女,自己以后要得手豈不是更加容易?

  可笑這董大夫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剛才大力抽插肆意玩弄的絕色美女,竟

然是自己醫院里第一朵嬌花,平日里高高在上,自己只能意淫的方瑤瑩。剛才如

果電話來的慢一點,將這女人的身體翻過來的話,只怕自己就能抓到這醫院第一

美女的把柄,以后這尤物就成了他的私人玩物了。

  只可惜沒有如果,此刻的方瑤瑩終于松了口氣,滿是紅潮春意的依舊埋在被

子中,嘴角卻閃過一絲得意的笑容,誰規定在阿強房間里半夜一絲不挂的裸女就

一定是阿強的媳婦小雪?也有可能是主治醫生方瑤瑩不是麽?

  董大夫腳步匆匆,路過樓梯口的衛生間,里面窗戶開著,夏夜的涼風吹拂而

來讓他因爲剛才激情而滿是汗水的身軀陣陣涼爽。尤其是讓他感到驚訝的是,雖

然自己剛才經曆了一番激烈的盤腸大戰,但是居然沒有半點的疲憊感覺,反而感

到陣陣清爽,似乎整個人都年輕了許多一樣,這樣的感覺根本不是自己之前經曆

的那些騷貨所能給與的,這愈發使得董大夫對于剛才那絕色尤物占據的心更加強

烈了起來。

  胡思亂想著,走到了樓梯口,濃重的煙味讓董大夫一愣,原來在樓梯口居然

站著一個人,當發現這個人的身份的時候,他的心忽然緊張了起來。

  站在樓梯口牆角處,貪婪的吸著一根煙的那個人,不正是阿強麽?畢竟剛才

自己剛剛插了人家媳婦一場,就連肉棒上的蜜汁都沒干呢,轉身就見到正主,自

然心里發虛。

  不過下一刻,董大夫就看到這阿強眼睛上蒙的紗布,心中終于安定了下來。

干了你媳婦又怎麽樣?你不是也沒發現麽?看著一地煙頭,這小子是偷偷跑這里

來抽煙來了,也多虧這小子煙瘾犯了,不然自己哪能撿這麽大的便宜?

  看了眼地上灑落的五六個煙頭,董大夫嘿嘿一笑,轉身向樓體上走去。經過

阿強身邊的時候,不小心一眼撇到了阿強那沒拉上拉鏈的褲子,里面居然是赤裸

裸光溜溜的,男人碩大的本錢累累垂垂,上面黏糊糊狼藉一片,這讓董大夫更是

撇了撇嘴。

  顯然剛才這小子是在病房里干她媳婦,干完就跑出來抽煙了,這種毛頭小子

哪知道什麽叫做溫存?這麽粗魯個家夥怎麽就這麽好命,居然有那麽一個誘人的

小媳婦呢?

  一想到剛才白花花的肉體,董大夫心理立時一熱,下半身居然又有了擡頭的

沖動,心中更是有個聲音喊著要自己回頭再去肆意享受一番。這讓他連忙加快了

腳步,這可不行啊,要是自己再回去,說不定就被阿強這小子抓住了,再說上邊

人命關天呢。

  而此刻的方瑤瑩,則是全身酸軟無比,依舊以那個誘人的姿勢,高高撅著自

己翹挺的雪白大屁股,仿佛在邀請男人進入般,將已經有些紅腫但是依舊粉嫩水

漉漉的花瓣張開著,里面絲絲縷縷白色男人的體液和蜜汁混合物向下流淌,使得

整個病房中都充滿了男女媾和的某種暧昧氣味。

  不行,自己得離開了,天邊都已經微微有些發白,夏天的天長,兩三點鍾就

會天亮,自己只不過是想要尋一件見衣服而已,居然耽擱了這麽久,等下阿強回

來的話,只怕又免不了糾纏一番,等到天真的亮了,那可就糟了。

  方瑤瑩心中想著,但是身子卻是沈重酸軟無力,雙腿幾乎都不是自己的一般,

雖然自己和丈夫也有過徹夜狂歡的經曆,但是卻哪經曆過這樣激烈的車輪大戰?

無論是身強體壯的阿強,還是經驗老道的董大夫,隨便一個都足夠讓方瑤瑩人仰

馬翻,更何況輪番上陣呢?

  從自己進入這間病房,一直到現在,自己已經記不清高潮來的多少回?敏感

的體質使得方瑤瑩一旦欲火上升動情,就會高潮連連,這樣的體質根本就是男人

的恩物,平日里她也頗以此爲自豪,不過眼下卻成了她最大的困擾。

  體力消耗太嚴重了,自己剛才接連高潮了足足七八次,再加上在夜班診室的

那兩次,她現在哪怕動一個小手指頭都困難。

  緩緩合了下眼睛,方瑤瑩長長吸了一口氣,努力的用手臂支撐起了自己的身

子,一對雪白的豪乳晃蕩著暴露在空氣中,上面男人的手印清晰可見,那火辣辣

的感覺仿佛還未褪去,方瑤瑩低垂著頭,借著病房門外走廊的光,清晰的看到了

自己這對豪乳,心中立刻羞赧了起來。

  自己眼下哪里還是平日那冷豔清高,對男人不加辭色的冰山美女?根本就是

一個被人隨意玩弄的蕩婦,一想到自己剛才肆無忌憚的在男人身下被抽插嬌娥婉

轉,她的臉騰的一下紅到了耳根。

  就在她剛剛支起身子,打算從床上下來的時候,猛然間門被打開了,走廊里

昏暗的光一下子照射在方瑤瑩的身上。她立時下了一跳,整個人都僵在那里,心

中滿是懊惱與惶急。

  被人發現了!腦袋轟的一下子,那射在身上的光線也仿佛是一道道目光,在

自己赤露偶的身體和女人最私密敏感的部位遊走一般,讓她欲哭無淚。

  可讓她沒想到的是,門忽然再一次關上了。這樣的變故讓方瑤瑩不敢回頭,

因爲她不知道是不是董大夫去而複返。如果是董大夫回來,自己一回頭的話,只

怕就要被人認出來,拿自己還怎麽做人?

  第一次氣惱自己的雙乳怎麽就這麽大,如果不是這對豪乳擋著,以自己跪在

床上,雙手支撐的姿勢,從自己的胯下就能看見身后來人的模樣,只可惜眼下她

的視線卻是被這一對F罩杯的大奶子,擋了個嚴嚴實實,連動都不敢動。

  隨著腳步聲,一雙到手摸摸索索的探向了床頭,方瑤瑩這才安心下來,原來

是阿強回來了。撲面而來的煙味告訴了方瑤瑩阿強這麽半天的去向,也徹底讓她

這顆心落地,阿強沒有發現剛才病房中發生的事情。

  正在愣神間,阿強竟然已經摸摸索索的摸到了床沿,只要再向前一尺,就是

方瑤瑩赤裸雪白的小腿,沿著那雪白修長的美腿向上的話,就會直接探到那濕漉

漉閃動著水漬光澤的粉嫩花瓣。

  此時此刻,方瑤瑩這才明白過來自己的危機,也顧不得自己全身無力,連忙

一個翻身向里側翻去,然而身子卻是一軟,咛嘤一聲跌倒了床下去,不過幸好雙

腿猛的撐住,半蹲在了地上。

  「小雪!你怎麽了?」阿強聽到聲音,心中猛的一急,就要撲過來,立時下

了方瑤瑩一跳。

  此刻的方大夫,可不想再被男人折騰了,不過自己如今一絲不挂,如果被阿

強抱在懷中,只怕又是一場大戰,到時候就算是天亮都沒辦法脫身吧?

  「阿強!」一著急,方瑤瑩立時喊出聲來。阿強聽到聲音卻是一愣,呆呆站

在那里。

  「方,方大夫?」雖然看不見東西,但是卻能分辨聲音,這兩天方瑤瑩經常

過來看阿強,對于她的聲音阿強極爲的熟悉。

  「方大夫,你怎麽在這里?小雪呢?」緊張的咽了口口水,巨大的口水吞咽

聲讓方瑤瑩終于緩過神來。

  阿強的緊張時難以避免的,雖然自己沒見到這個方大夫,但是卻聽媳婦說這

方大夫是個大美女,而且聲音也好聽。最主要的是,自己剛才剛和小雪做了一回

那事,沒想到方大夫就來查房,要是看到剛才沒穿衣服的小雪,自己豈不是慘了?

  尤其是自己一身的煙味,違反了醫院規定,這也讓阿強心中緊張忐忑,忽略

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方瑤瑩此時此刻卻是滿面的羞紅,眼下的她正以一個極爲羞愧的姿勢一絲不

挂的半蹲在地上,而面前不過半尺的地方赫然是一條壯碩無比,已經擡頭的巨大

肉棒。

  這根肉棒自己再熟悉不過了,就在剛才還在自己的身體里進出,帶給自己前

所未有的巨大刺激。眼下這肉棒上海散逸著某種熟悉的氣息,那是男人精液和自

己的蜜汁混合在一起的淫靡味道。

  剛才阿強回來,聞到屋子里的氣味,想到剛才的舒爽痛快,自然而然的又有

了沖動,聽到方瑤瑩的驚叫,他不由自主向前邁步大了一些,于是乎那壯碩的凶

器立時從沒有拉上拉鏈的褲子里露出了頭,此刻正直直的對著方瑤瑩嬌嫩的紅唇,

而這肉棒的主人卻是絲毫不覺。

  自己眼下的這個姿勢,如果有人進來的話,恐怕會立刻認爲自己在給阿強口

交吧?

  心頭猛的升起這樣一個古怪的念頭,一瞬間方瑤瑩覺得荒謬無比。

  半昏半暗的病房里,一個高高壯碩,上半身赤裸的男人眼睛上蒙著紗布,正

呆呆的站在那里,古銅色棱角分明的皮膚在微微發亮的天光下顯得那樣誘人性感。

尤其是那堅硬的八塊腹肌一直延伸到松松垮垮的褲子中,而這褲子前方的拉鏈並

未合攏,茂密的森林里,一根猙獰的長槍凶器正惡狠狠的探出頭來。

  而在這巨大凶器前方半尺左右,居然半跪著一個身材火辣,全身白皙仿佛凝

脂般的絕色美女,這美女眼神迷離滿臉潮紅,身上還未消散的紅色手印顯示著剛

才她經曆了怎樣的一番激情,那碩大渾圓卻彈性十足的豪乳正隨著急促的呼吸起

伏不定,纖細的腰肢將那豐滿的臀瓣在男人面前顯現出了一個極爲驚心動魄的葫

蘆形狀,尤其讓人噴血的是,這美女下半身粉嫩的花瓣中間,此刻正滴滴答答的

向外流淌著白色半粘稠的不明液體,使得整個場面看起來香豔而又詭異。

  心底長長松了口氣,方瑤瑩不禁暗自得意自己的機智,如果剛才自己不是喊

了一聲的話,只怕又被當成了小雪被抱到床上去大干特干了。

  「你干什麽去了?」沒有回答阿強的話,方瑤瑩色厲內荏的反問道,她的腿

還有些酸軟,而且剛才落地,膝蓋也被碰了一下,眼下還有些站不起來。

  「我??????」阿強立時氣勢一弱,說不出話來。」你去抽煙了,看你

這一身煙味!「詭異的一幕出現了,病房里一男一女在不停的對話,可是讓人覺

得詫異的是,發話的那女人卻是全身赤裸一絲不挂,然而卻說話中氣十足沒有半

點的畏縮。

  反而是那男人卻唯唯諾諾,高大的身子都微微彎了下來。

  方瑤瑩要的就是這個結果!只有理直氣壯,才能掩蓋在所有的疑點,才能掩

蓋住自己的尴尬。也唯有如此,才能讓阿強不輕舉妄動,避免他發現自己沒穿衣

服的事實。反正這家夥看不見,害怕什麽呢?

  緩緩站起身,方瑤瑩對著已經坐在床邊的阿強說道:「剛剛我來的時候看見

小雪了,她說去打水,等下還要去醫院旁邊的浴池洗個澡,你就別擔心了!「阿

強終于長長舒了一口氣,幸好方大夫來的時候小雪已經穿上衣服了,不然的話,

自己可真的沒臉見人了。只不過他卻不知道,哪里是小雪穿上了衣服,根本就是

眼下這方瑤瑩大夫,在自己面前一絲不挂,而剛才床上那火辣的尤物,也不是自

己的老婆,而是面前這火辣無比,美豔動人的方大夫啊!

  眼見阿強這副模樣,方瑤瑩愈發理直氣壯了起來,甚至都主動靠近了半步,

手按在了阿強的身上,逼得阿強坐到了床上,然后轉過身去乖乖睡覺。只可惜憨

厚的阿強卻不知道,如果剛才自己膽子大一點,一把摟過去的話,就能抱到一個

香噴噴滑溜溜一絲不挂的美嬌娘,一口氣快活到天亮了。

  不過有一點卻是讓他有些摸不到頭腦,剛才方大夫身上的氣味,怎麽和小雪

一樣呢?一定是幻覺,阿強這樣想著,沈沈進入了夢鄉。

  這個時候我們的方大夫終于松了一口氣,也顧不得找衣服了,悄悄拉開門,

飛快的走了出去。遠處樓層中間的服務台已經傳來了說話聲,顯然值班偷懶的護

士已經睡飽了,正在閑聊。

  她不敢拖延,趕緊從側面的樓梯安全門溜了出來,一瞬間迎面而來的冷風讓

她爲之一凜。原來不知道什麽時候,樓梯拐角處的窗戶已經打開了,此刻窗外正

是現出一抹魚肚白。

  當方大夫回到自己的值班室時,兩件內衣已經變得半干不濕,倒也將就能穿

上身,套上同樣濕乎乎的黃色連身裙,疲憊了一夜的她終于安下心來。

  第二天是下夜班的休息時間,疲憊了一夜的方瑤瑩,自然是回到家里呼呼大

睡一整天。半個月積蓄的欲望在昨晚完全釋放了出來,而她也弄得疲憊不堪。畢

竟一個晚上高潮七八次,就算是女超人也有些吃不消。

  不過不知道爲什麽,第二天起床的方瑤瑩對著鏡子,卻覺得自己的皮膚居然

更加的光滑粉嫩,整個人都精神奕奕的。想來是休息好了吧!她對著自己這樣說

不過一想到前一天晚上的瘋狂,自己居然被兩個男人占了便宜去,就讓他有些臉

紅心跳,尤其是被男人抱在懷中,堅硬鬼頭肉棱刮擦自己粉嫩腔道時那戰栗的感

覺,更是讓她有些情難自禁。不過幸好自己哪怕再瘋狂,也存有一絲清明,否則

前一天晚上那麽危險的情況,自己一個處理不甚,只怕自己冰清玉潔的名聲就徹

底的完蛋了。

  既然休息完了,班還是得照樣上。坐在辦公室里卻總是打不起精神來,這時

候也沒什麽患者,方大夫的心思不禁再一次胡思亂想,緊接著呼吸也有些急促,

兩條修長的美腿死死夾緊,臉上潮紅一片,至于想到了什麽光是看那魅意十足水

汪汪的眼睛就能看出來。

  然而忽然辦公室外面傳來了大聲的喧嘩聲,還有女人的哭喊聲,以及一群人

的叫嚷聲。不過方大夫卻並不是那種喜歡閑事的人,所以也沒有出去,只不過自

己的遐思被打斷了,她心中卻是有些羞怯,自己怎麽變得這樣了?這還上班呢怎

麽就開始胡思亂想了呢?然而沒多大一會兒,一個身影就從門外竄了進來,手里

還拿著一件白大褂和一雙鞋。

  「小方忙著呢?這是借你的衣服,你知道剛才怎麽了麽?」來人正是李豔,

滿臉的神秘兮兮和八卦,看著這熟悉的臉,方瑤瑩的思緒一下子亂了,立時想到

了前天晚上的瘋狂與放縱,修長的雙腿再一次夾緊。

  「怎麽了?又吵架了?」「可不是,董大夫出事了!」忽然聽到這個名字,

方瑤瑩心里猛的一緊,但是臉上卻勉強裝著不以爲意的樣子,「那個董大夫?」

  滿臉八卦的李豔明顯沒有發現方瑤瑩的異狀,而是神秘兮兮的對她說道:

「還能哪個董大夫?外科哪個色鬼董啊,他這下可是出事了!」

  見方瑤瑩沒有吭聲,李豔的殷桃小嘴叭叭叭叭的將事情說了一遍,令方瑤瑩

瞠目結舌,難以相信。

  原來這董大夫居然碰到了小雪,而且還在樓梯的拐角將人家小媳婦給從上到

下摸了個遍,聽這李豔的意思,如果不是小雪當時用力掙扎喊叫被人發現的話,

只怕董大夫當場就把小雪給上了!

  「啧啧,你說說這董大夫,多不是東西!」李豔啧啧搖頭,「被人抓了現行,

居然還說什麽自己早就上過這小媳婦了,竟然還是前天晚上什麽的。」聽到這話,

正發愣的方瑤瑩立刻心里一緊,連聲問道:「真的麽?」

  「真的個屁!」李豔滿臉的不屑,「這色鬼的話也能當真?當場小雪的哥哥

就發飙了!前天晚上小雪她孩子病了,她和她哥哥一起晚上回的鄉下,這色鬼董

居然說后半夜一點多睡了人家,這不是扯麽?居然還誣陷人家小媳婦說人家的白

屁股上有一塊硬幣大小的紅色胎記作證,氣得小雪差點當衆脫褲子!」

  「這????」氣息猛的一滯,方瑤瑩禁不住想要去摸自己的屁股,但是手

連忙放下,裝作很關心的樣子問道:「真的假的?」

  「當然是假的!」李豔狠狠的啐了一口,「我和一個女大夫和小雪進衛生間

看了,和白瓜一樣,有個球的胎記?根本就是含血噴人!」

  此時此刻,方瑤瑩終于放下心來,「那董大夫怎麽辦啊?小雪丈夫知道麽?」

  「那個混蛋被送到派出所去了,不被開除只怕也不能在這呆了,到是少了個

禍害。聽說阿強不知道這事情,這色鬼董是在樓梯間對小雪動手動腳,離病房遠

著呢,而且院里也爲了降低影響,不許再談論這事情了!」

  說著李豔就向外走,「不行了,我得上別的地方看看去,別再有人說漏了嘴!」

  誰能說漏嘴?只怕只有你這個大嘴巴吧?

  方瑤瑩無奈的望著李娜的背影歎了口氣,拿著鑰匙施施然去了夜班值班室,

鎖上門拉好窗簾,方瑤瑩緩緩解開了自己扣得嚴實的白大褂,里時間一寸寸一分

分雪白的肌膚顯現在了鏡子中,誰也沒想到,這端莊典雅的女大夫,白大褂下竟

然是真空。

  身上前天晚上被男人揉捏的紅色手印已經消散,只剩下欺霜賽雪的皮膚,纖

細只堪盈盈一握的纖腰下面,豐碩渾圓的臀瓣隨著腰肢扭動顯現出誘人的弧線,

上面一塊清晰可見只剩下硬幣大小的一塊淤紅印記格外明顯。

  玉手指尖掠過那紅色的誘人弧線,方瑤瑩擺了個極爲誘惑的姿勢,「那紅色

的胎記,在這里呢,只可惜你們不知道罷了!」吃吃的笑聲立時傳遍了整個值班

室。

  第二天又是夜班,方瑤瑩坐在辦公桌前,百無聊賴的擦著汗,夏日的炎熱讓

人心火直毛,坐立不安。忽然傳來了敲門聲,回過頭去,小雪怯生生的樣子再次

從門口出現,「方大夫,我今天還得回鄉下,你幫我照看下阿強好麽?」

  「行,沒事的!」方瑤瑩美豔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幾不可查的古怪笑意,回過

身繼續在桌子上寫著什麽。小雪轉身離去,卻並未發現,剛剛里屋窗戶外的風從

桌底掠過,經過了方大夫的白大褂,背對著自己的白大褂忽然閃動了一下,里面

驚鴻一現那白玉般的身體,此刻居然一絲不挂,就連前襟的扣子,都是敞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