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說車震 (01~03)

也說車震 (01~03)

  (1)

       

     看到大家分享的故事,也上來說說自己的一些經歷,車震說起來並沒有正常

的做愛體位舒服,只不過那種偷情的感覺很是刺激,所以被眾位狼友們追捧,分

享一下自己車震的經歷。

    

     這個嚴格意義上說並不是車震,只不過感覺真的很好,拿出來跟大家說下。

     小呂是我當時泡的一個大學生,那時候自己還不到26歲,特別的瘋,當時

在跟著老闆做房地產,老闆對我很好,把我跟小弟一樣看,那時候的房地產商都

有些黑道背景,我老闆又有政府後臺,所以我在當地也是混的風生水起。

     在當地的一個大學看上了小呂,身材沒的說,個子就有1.6以上,胸大腰

細屁股翹,性感的沒話說,偏偏還張了一張清純的臉,直接成為了本狼的獵物。

     那時候泡妞還是要講排場的,我把老闆的賓士500開上,天天放學門口接,

鮮花衣服包包不斷,終於還是到手了,錢花了多少就不算了。

當時人帶的少,幾個兄弟都住院了,我把對面一個人的鼻樑骨打斷了,說是毀容

了,對面找員警把我們給拘了,老闆知道後花錢把我們弄出來,又找道上的朋友

把對面給幹了一頓,最後那小子擺了幾桌和頭酒,花了不少錢才算了事。

       

     小呂跟了我以後倒是很乖巧,經歷過幾次事後,被這些場面鎮住了,被我吃

的死死的,非常聽話。

     我又一次心血來潮,正在開車,讓小呂給我口交,小呂當時不怎麼情願,被

我軟磨硬泡才同意,我坐在駕駛座上,小呂在旁邊的座位,彎下腰附在我腿上,

拉開拉鍊舔弄起來,當時舒不舒服都不記得了,只覺得很是刺激,我沒法專心開

車,把車停在高速的應急車道上。

     小呂一開始只是親一親,都沒有含到嘴裡,我有點生氣,按著她的頭往下送,

小呂偶不過我,乖乖允吸起來。

   

     我坐在駕駛室了,看著窗外來來往往的車子,看著附在自己腿間的美女,那

種在感官上的享受遠遠超過生理上的刺激。

     小呂不怎麼會口交,很是生疏,不過我也無所謂,雙手抓起小呂的頭,上下

聳動,把她的嘴當成舒服的工具,小呂一陣嗚咽,表達不滿,我哪管這些,不經

手上用力,腰還不斷的往上提,在她嘴裡插得更深,沒過多久就在小呂的嘴裡爆

發了。

   

     小呂是個美女,有很重的環境心裡,總想認為有更好的,總想得到更好的,

說起來男人對女人也是這樣,我觀察出小呂有給我帶綠帽子的可能性,果斷分手,

相處了不到半年,光給小呂買衣服包包什麼的就差不多7萬多了,那時候有老闆

照著,也不怕還錢,小呂床上表現有些死板,勝在身材和臉蛋,不管最後怎樣,

也算是留下了些美好的回憶。

                              (2)

    

     下面這個算是車震的大活了。

     自己獨自出來闖蕩後,去了南方的城市,靠著以前的關係做些建材,給排水

的小買賣,生意做的不大不小,日子過得也算順遂,那時候不想結婚,就想在外

面玩。

     那幾年做生意很講究應酬,一般招待客戶什麼的都是吃喝玩一條龍,自己也

沒少去風月場所,嬌嬌就是那時候認識的姑娘,嬌嬌是KTV的小姐,唱歌喝酒

玩遊戲,還能出臺,屬於全才,我個人應酬又比較多,一來二去就認識了。

     嬌嬌屬於那種職業賣肉女,很有素質,既不低俗也不清高,床上表現也是可

圈可點,一點不扭捏做態,我覺得嬌嬌應該在洗浴幹過,各種床上手法相當�熟。

     我和嬌嬌就屬於那種正常的關係,我給錢她服務,偶爾聊聊天,吃吃飯,我

不會白上她,她也不會提什麼過分的要求,我非常喜歡這種簡單直接的關係。  

   

     當時南方那邊動不動就嚴打,說白了也就是大家歇業幾天,時間一過一切照

舊,腳架那幾天閑著沒事,除了出來吃飯聊天也沒什麼事,我發資訊跟她聊,說

在車上來個全套吧。

     那時候途觀剛出來,為了顯擺,我咬牙買了一個,後座那麼大的空間,一直

想試試車震,和嬌嬌隨口這麼一說,沒想到嬌嬌滿口答應了,價錢也不貴,全套

只要我698,加上滾水什麼的不能做,打折到了500。

    

     我到時很激動,又準備吃的,又準備鋪的蓋的,把嬌嬌逗樂了,說你什麼都

不要準備,把車開歸來接我就好了。

     我當天下午洗好澡就開車去接嬌嬌了,嬌嬌就隨身帶了個包,穿的很豔美,

包臀裙子加黑絲高跟,很是養眼。

   

     我先帶嬌嬌在市里轉了一圈,吃了點東西,然後我問嬌嬌去哪,嬌嬌噗嗤一

笑,說去哪呀,你不是要在車裡搞嗎?

     我有點尷尬說把車停在哪,嬌嬌說隨便,哪都行。

     這一說搞的我不知所措了,嬌嬌笑了,說,你不要找刺激嗎,就停在了路邊

吧。我可沒這個膽量,但又想找刺激,最後折中了一下,把車聽到了自己住的社

區的地下停車場。

     車停好後,我從車上下來,和嬌嬌一起坐在後座上,嬌嬌很大膽,隔著褲子

撫摸我的老二,我也不能示弱吧,把嬌嬌摟在懷裡開始輕吻,我把嬌嬌的裙子上

面拉開到胸部的位置,吮吸她的乳房,另一隻手伸到群內,隔著內褲摸索她的小

穴,嬌嬌一隻手攬著我的脖子,另一隻手放在做包上支撐著身體,把胸部最大範

圍的暴露在我的面前,讓我盡情的玩弄。

     嬌嬌被我玩弄的開始出水了,內褲濕了一大片,嬌嬌跨坐在我身上,裙子上

上下都拉到腰部,抱著我的頭在自己的乳房上,腰部用力,隔著內褲在我老二上

前後滑動,嘴裡還騷浪的呻吟這,我雙手環著嬌嬌的腰肢,貪婪的吮吸著她的美

乳。  

   

     折騰了一會,我的情欲慢慢的積累上來了,我示意嬌嬌給我口交,嬌嬌也很

聽話,順從的俯身下去,我坐在後座中間上,儘量把退打開,嬌嬌跪在後座的腳

墊上,雙手纏在我的大腿上,賣力的吮吸著,嬌嬌的技術十分過關,她口交並不

那麼刺激,不圖快,也刺激你讓你快點射,嬌嬌總是很溫柔,很緩慢的吞吐,而

且發出噗呲噗呲的聲音,嬌嬌口交的時候並不在乎口水,能看到口水從她嘴邊流

出。我的身體在嬌嬌的口中放鬆下來,我雙手放在後座的靠背上,舒緩著身體,

享受嬌嬌的口舌侍奉。

     口交了一會,我想要實彈了,我讓嬌嬌跪爬在後座上,手附在後門的玻璃上,

一條腿跪在後座,一條腿伸到作為下面,最大限度的把腿打開,方便我抽插。

     透過車窗玻璃,我能感覺到車子在搖晃,但沒有電視裡演的搖晃的那麼厲害,

嬌嬌的頭緊貼車窗玻璃,一頭秀髮披散在身後,這樣的場景看起來十分刺激,但

車內空間還是小,我查插不到最裡面。

     我跟嬌嬌說了一下,想把後座全部放躺,嬌嬌說行呢,穿著我的襯衣,光腿

就下車抽煙去了,我在擺弄後座的同時,看著光腿穿襯衣的嬌嬌,內心的火又被

撩了起來。

     放平作為後,我們好好的大戰了一場。

                               (3)

     這個車震雖不是正常的,但確實最刺激的。

     小許是我認識的一個正常女孩,一個國企的小員工,職位不低也不高,收入

不多也不少,家是農村的,好佔小便宜,虛榮心強。

     當時我正在搞國企的一個專案,管專案的處長已經被我搞定了,具體的對接

事宜讓我和小許這個主管科室的業務科員對接,我想著大領導都OK了,沒怎麼

在意,沒想到施工隊被小許到處刁難,專案都要推進不下去了,沒辦法,我只好

出面解決,請小許吃飯,一來二去這麼幾次,小許對項目不再刁難了,我們也建

立了一點關係,必進要經常打交道的。

   

     那幾年主要做國企和政府的項目,要自擡身價的,我買了一輛豐田霸道,撐

場面用。

     有幾次,小許經常讓我送她回鄉下老家,那時候有求於人,我也從沒拒絕過,

每次都屁顛屁顛的專門開車送過去。

     小許臉蛋長得很精緻,但常年拉著臉,算是冰美人,胸就是煎雞蛋,不提也

罷,好在個子很高,足足有1.7,高跟鞋一穿,看起來比我都高。

     和小許單位的專案結束好久了,我都已經不再做他們單位的專案了,小許還

是讓我送她回家,我本來有點生氣不想送她去的,但是念在她還不錯的身材上,

自己的邪念起意,看能不能撈到點油水。

     上車後,小許還是一張死人臉,為了討好她,我帶著她專門去了趟商場,給

她父母買了1000多塊錢的東西,總算有點小臉了,一路上我不斷的試探,偶

爾開一些黃色的小玩笑,小許一路上歡笑不斷,我看情況差不多,提出今天自己

有些不舒服,開這麼長時間的車太累了,去中間的山莊休息一晚,明天繼續走,

小許一下來勁了,死活都不同意,拉著一張死人臉。

     沒辦法,我也不能霸王硬上弓呀,但自己心裡面挺生氣的,靠,老子花錢花

時間,還上不了個姑娘,這太憋屈了。

   

     我惡向膽邊生,開車下了高速,走小山路,說山路走得快,我慢慢的在山路

上轉圈,下了公路在土路上走,看到快天黑的時候,我懂了一下起動機繼電器,

讓車子熄火,然後假裝發動不起來,然後假模似樣的給4s店打電話,讓他們派

救援。

     小許站在車子邊上,像平常在單位那樣,開始訓斥我,靠,老子當時就火了,

開始跟她吵架,我怎麼可能吵吵的過女人,我一時來火,一把抓住小許,把她摁

在車子的引擎蓋上,往她裙子那邊摸去。

     小許一下害怕了,全身顫抖的四肢掙紮,我摸到她的內褲,一把撤了下來,

小許哭的更厲害了,我抱起她,把她後背頂在車前的保險杠上,猛烈的插了起來。

     小許的水很多,一插進去就不亂動了,任由我插著。

     這樣抱著插了一會,我有點累了,我放下她,讓她站在車前,趴在引擎蓋子

上。

     小許修長的大腿,挺的筆直,高跟鞋讓她的腿顯的更加馨長,我環著小許的

腰,從後面開始插,小許趴著,把屁股覺得高高的,一下一下的挨著草,快要爆

發的時候,我抓起小許的雙手,大力的衝刺著,最後爆發在小許體內。

   我是爽了,但是事卻大了,這可是強姦。

     完事後,我一直跟小許抱歉,開始各種編謊各種園,說什麼自己喜歡她很久

了,這次買這些東西就是回去準備見她父母的,在我的嘴炮攻勢下,小許沒那麼

難過了。

     晚上我們再外面開放,小許也表達了對我有意思著點,當時我心裡鬆了一口

氣,只要女孩接受你,這一關就過了。

     演戲演全套,為了穩定住小許,我和她保持了一段時間的男女朋友的關係,

誰知道小許居然已預備夫人的身份,開始對我指手畫腳,房子要買在哪,買多大

的,婚禮怎麼搞,還對我的生意指手畫腳。

     我就日了狗了,我們吵了幾次架,由於我心裡有愧,小許一提這事我就軟了

下來,來來回回幾次也沒有分掉,為了擺脫掉小許,我專門在外面養女人,讓她

發現,最後終於離開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