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濃我憹~ 煩請編輯,將本篇暨‘出租~’移至原創欄目。俾便作者發表續篇、新篇。上開等因,惠請查照為荷!

妳濃我憹~ 煩請編輯,將本篇暨‘出租~’移至原創欄目。俾便作者發表續篇、新篇。上開等因,惠請查照為荷!

妳濃我憹逍遙遊 Ch1 原創首發   Tags: Fiction, Older♂/Young♀, FFM, MMF, MILF, Pee Pee, Oral Sex, Anal, Incest no blood ties 

*楔子

俺以前在 ‘臺吻’ 和 ‘微風’ 貼原創首發的色文(老梁根本只有原創首發的篇章),篇名一律僅用四個漢字,因為受限於渠等較為有限的擡頭欄位空間也。

微風成人已然熄燈下架,不曉得臺吻目今是否還在架子上面?

話說回頭,這篇色文原來的篇名也是四個字的 ‘你儂我儂’ ,因見本版上面小朋友們都偏愛使用較為聳動的篇名,以是俺就見賢思齊把四個字改成七個字。

提到小朋友們,嗨……爾等著實的令俺老梁瞠目喟嘆不已 ☞ 去哪兒找來許多沒完沒了,簡轉正的文章?

小朋友們,有取得原作者、原網站的授權許可?

創作撰寫色文其實很簡單耶!你們既有上窮碧落下黃泉,到處尋尋覓覓蒐羅簡體字篇章的好功夫,何不拿來創作自己的篇章以揚名立萬?

慢慢琢磨領會,慢慢寫作,經常自我惕勵求進階,你總有一天會寫出比簡體字好樣兒者,又能吸引看官矚目,更比老梁高桿一大截兒之正體漢字的色文篇章。

當然!或許那些簡轉正者,根本是不識正體漢字的老外們,跨海而來的傑作。

敢問你老梁,寫了幾年的色文?

俺寫了起碼三十多年。

在沒有 PC 的年代,俺都使用鉛筆寫在筆記簿上,因為鉛筆字容易塗改。

俺所累積早年以鉛筆字寫作的色文 包括大量美語翻漢語者,摞起來約莫有將近半公尺的高度。直到幾年前俺開始在網站貼色文之際,才把它們當作回收的資源送去融化紙漿。

因為,隨手翻閱那些舊文,俺覺得好像是出於某一個,中學程度者之相當可笑難以消化的手筆。

俺在早年,曾經花了挺大的代價,購置了一套‘王安’二八六原始型,使用 DOS 作業系統的 PC, 當時一包長壽菸僅只要價十二元,牛肉麵才二、三十元。可是,為了那一套配十四吋黑白顯示器的玩意兒,俺卻付出了三萬五千元的蹦子兒,超過斯時一輛一二五野狼機車的行情。

買二八六幹啥?

買二八六寫色文,儲存在五吋正方可攜行的軟碟上 (二八六硬碟的容量才零點二 GB)。

從五吋大的軟碟,到眼下所使用小不點兒的隨身硬碟,歷經了超過二十年的光陰,老梁卻兀自還在寫色文。

開始寫吧,小朋友們!這是老梁的金玉良言。

你不會寫……無妨!

改天俺或許會在本版上開設‘色文創作補習班’的專欄,雖然老梁只是一個泛泛之輩,大概尚可引導你們入門兒寫作色文,如果本版之版老大頷頤惠允。

*正文  ↓

Ch 1

  週五上午的八點半,立強駕車偕同任職於某某大學,擔任學生生活輔導員之未婚妻采妮,以及采妮所重點輔導的對象丫丫等,一行三個人在驅車三個小時後,終於抵達丫丫所居獨門獨院的透天厝社區。

  俟得立強把福特小轎車在一幢院落外,鐵欄杆式的雙開大門前停妥後,丫丫就下車趨近安裝於大門之側的門禁對講機,對著監控鏡頭摁鈴喳呼道, ‘我是丫丫,媽媽在家嗎?我帶客人到家了!’

  對講機馬上有人應答道, ‘我是媽媽,丫丫…我們都在等候你們,快請進啊!’

  少傾之際,在三層樓華居樓下大廳外面,銜接車道的玄關門口處,已有幾位男女現身出來迎迓丫丫以及訪客們的蒞臨。丫丫下車後,招呼其中一位較年輕的一聲媽之後,就投入另外一位較年長者的懷抱裡,並且喊她乾奶奶。

  被呼喚做乾奶奶者回應道, ‘丫丫乖!妳的小達達和乾爺爺,從早上就開始為妳張羅準備妳回家度假的活兒計。’ 丫丫旋即踮腳和那位人在旁邊,較年輕的男士蹭頰一下後,又嘟嘴撮唇在另一位有幾小撮灰髮,較為年長男士的唇角處親吻一下說, ‘我愛你,親愛的乾爺爺!’

  ‘爺爺也愛丫丫!現在,讓我們趕快進去取暖再說。’ 立強隨之在那兩位男士的臂助下,很快地就把他們所攜帶的行李,自車上取下來一起攜進大廳裡。丫丫首先為采妮和立強引介那位相對較年長的女士說, ‘這是我的乾奶奶寶菈…乾奶奶,這位小姐就是在我在學校的輔導員采妮,和她的未婚夫蘇立強先生。’

  ‘叫我寶菈就好,兩位!’ 那位大胸脯年紀約莫僅及四十瑯璫歲,卻升格當乾奶奶的女士,先跟采妮握手蹭頰後,又展雙臂搭住比她高了半個頭立強的肩胛,撮唇在他的兩側面頰上嗚咂一番後說, ‘阿強的體型和氣魄,比光碟影片上的更瀟灑更英挺。你的家庭自拍的性愛光碟影片,反正只有我和丫丫的媽媽看過,希望你不會太介意!’

  ‘我一點兒都不會介意。因為我也看過妳們自拍的性愛碟片,我和采妮跟丫丫也有君子協定,絕對不會公開傳播她所提供的碟片內容,寶菈!’

  接著,丫丫又為采妮和立強引介乃母淑麗。那位身高比閨女還稍稍高出一些,將近一百七十公分潘姓的母親,同采妮握手、蹭頰見禮後,就凝竚在立強的右側,使左手輕觸他的屁股,又把右手摞在他厚實的胸脯上說, ‘感謝你們賢伉儷的大力輔導,讓丫丫告別嗑藥、翹課的惡習…感謝你,蘇先生!’

  ‘丫丫只是有些淘氣、好動,我倒不認為我有甚麼大功勞,潘媽媽!’

  ‘叫我淑麗或麗麗就好!’她款款地摩挲踅摸立強的屁股說, ‘我衷心的希望你和采妮這幾天,在這裡度假舒心愉快,酷哥!’

   淑麗因為攀搭著立強的右臂拐肘子,以致當丫丫為他引介她的名叫弘彥的乾爺爺時,對方只得改伸左手去跟立強拉左手見禮說, ‘你大概曉得我和兒子茂盛,跟丫丫沒有血緣關係。可是,我們爺倆兒從她讀國中開始,看著她長大到今天。所以,我也要向你致上最深摯的謝忱。’

  立強搭碴兒,‘感謝你們,邀請我和采妮來打攪你們!’

  ‘你甭客氣,老弟!’ 弘彥回稱道,‘我要學麗麗剛說的牙慧,希望你們兩位年輕人,在我們這個開放之家度假歡暢盡興。’

  最後,丫丫介紹被她稱做小達達的茂盛,他們輕握左手後茂盛搭話說, 請多指教,蘇先生。你和江小姐在這裡若有任何需要,請盡管吩咐我效勞, Okay!’

  因為在這一遍山坡地區,室外的氣溫已經降到攝氏十度以下,以是在主人家一樓的大廳裡,那座不是光擺樣子的取暖壁爐裡頭,正燃燒著火苗焰焰的柴火。當采妮和立強一進到室內,馬上就感受到一股暖烘烘的溫差體驗。

  丫丫的爺爺弘彥展右臂挽定孫女,使右臂挽定采妮說, ‘你們的房間,都已經整理準備妥當。所以,讓我們先在這裡坐一坐,煨煨爐火說說話,你們再去房間安頓還不遲。’

  茂盛跟著搭腔說,‘讓我去給你們沏茶暖暖身,順便盯一盯管家的早餐。’

  采妮和丫丫旋即分別在弘彥的兩側,落座在那副距離壁爐前方兩、三公尺的長沙發上。淑麗和寶菈則踵繼的在對面的那副長沙發上落座。在弘彥右側的丫丫,率先脫掉她身上禦寒的短風衣。弘彥則幫襯在他左側的采妮,卸除掉她的那件登山保暖用的羽絨夾克。

  在他們對面的淑麗和寶菈,則一起搭手把立強身上,那件與采妮同款不同色的夾克擺脫掉。寶菈解釋說, ‘在壁爐的附近,室溫會達到二十度。另外。在我們這裡的室內,循環水暖式的暖氣設備,起碼也會接近二十度。因此,厚重的外衣在家裡等於是多餘的負擔。’

  跟四十出頭較年長的寶菈只相差五、六歲的淑麗,把立強的夾克披在沙發一側的扶手上說, ‘現在該你凸顯炫耀妳的 D罩盃,阿寶阿姨?’

  ‘其實,妳的身段腰身和肌膚皮肉,哪個不知也是相當的可觀,麗麗!’

  寶菈剋意的在立強的跟前,卸開她的長度過膝十公分,羊毛呢絨做面子,絲質襯裡短大衣的紐扣,同時朝立強脅肩一言笑而自況道, ‘請你體貼見諒,阿強!到了我這個年紀,只剩下這一點兒本錢聊以自我安慰。’

  淑麗動手臂助寶菈卸脫掉她的大衣,卻見她裡面僅有一襲長度在膝上,紗質的罩衫裹著她玲瓏的肌體。在那矇矓織物下面的景致,自然是隱隱約約的落入立強的眼睚裡。當她在立強的左側落座後,他卻隨口關切的動問道, ‘妳難道不怕這種低溫,寶菈?’

  ‘這裡有壁爐在保溫,謝謝你的關心,阿強!再說,我已經習慣了。’

  身著成套冬季慢跑裝,外面套著一件無領對襟的羊皮坎肩的淑麗,跟著見賢思齊先動手擺脫下她的坎肩,再旋剝打發掉她的衣褲。然後,她就穿著一套比基尼泳裝,在立強的右側坐下。

  立強展開雙臂攀搭住兩位女士的肩胛說, ‘我希望妳們不要著涼感冒。’ 寶菈和淑麗卻順勢雙雙偎靠上他的兩側,側身使把她們的胸脅依倚貼襯著他。寶菈又伸手摩挲搋揉他的腿股接碴兒道, ‘有你酷哥的烘托加持,哪會著涼感冒?’ 淑麗則捫摸他的另一條腿幫子而搭腔道, ‘我這會兒反而覺得暖呵呵的。’

  在立強對面坐的采妮,卻把外穿牛仔褲的腳脛,輕輕廝抹偎擦弘彥的腳脛說, ‘我在電話上,自然是跟著丫丫稱呼你乾爺爺。如今一見面才發現不是那回事兒。其實,你跟我爸爸的歲數倒是相當彷彿。因此,我可以改口叫你爹地嗎,陳爺爺?’

  ‘當然可以,如果妳自認不會吃虧,采妮!’

  坐在弘彥的右側,正在使左手款款捬摩踅摸他的胯襠裡面,那具凸槌的丫丫,忽然向她的好搭檔搭訕說, ‘妳何不對我的乾爺爺叫達達,采妮?那樣比叫爹地順口的多!’

  采妮旋即會心一笑,引頸撮唇在弘彥的面頰上親吻一下,同時遞手也去輕觸搭纏他的要害處說, ‘達達就達達!我喜歡那幾次,你在電話上深具理性和幽默感的溝通方式。’

  弘彥穿的是厚毛嗶嘰質料,稍微寬鬆的休閒長褲。他把雙腿放低且稍加敞開以減少他在胯襠處的壓力說, ‘我也是,采妮!每次和妳交談,我都受到伴隨妳的年齡層次新觀念的啟發。’

    丫丫隨手擭住弘彥的雞羓攏拶擼摩幾下,然後又示意采妮接手過去說, ‘我這位爺爺雖然已經五十多歲,可是他 “大、硬、堅、久” 超萌的能力還超過年輕人…’ 她揪開那道長褲拉鍊, ‘妳可以伸手進去體驗一下爺爺的雄威,采妮姊!’

  采妮使眼角睨注一瞥坐在對面,一張口卻同時噙著兩側淑莉和寶菈,兩只奶咂咂兒正在吮吸的立強,然後就以卻之不恭的心態,遞手進入弘彥的褲襠裡面,去踅探拜謁那具勃騰騰、騫騫然的大凸槌說, ‘我比立強只差一歲,不過那是現實問題。我不否認,實際上我挺偏愛和達達這般年紀的紳士交往。’

  丫丫使她在套頭毛衣裡面 B 罩盃模樣的胸乳,廝搵扯擦著弘彥的身側說, ‘采妮跟我說,她欣賞你和我媽淑麗、寶菈奶奶,還有我姊姊盼盼的家庭自拍性愛光碟時,她會有飄飄然濃快舒脫的樂趣享受。’

  采妮輕拶摶搦弘彥的雞羓,又使手掩住一個悶葫蘆而忍俊不禁的說, ‘百聞不如一見,我現在體察到達達的尊具,比畫面上的更加可觀。’  弘彥則動手輕捋采妮過肩的髪綹搭碴兒說, ‘妳達達吃到了這把年歲,自然是實話實說。我其實非常陶醉妳們賢伉儷的性愛紀錄片。你和立強對手演出肛交集錦的那一張,我起碼看過三十回以上。’

  采妮蹬脫掉她的那雙慢跑鞋,抽身上沙發屈膝在弘彥的身側,展左臂挽定他的後頸,引頸把檀口湊近奉送給他而嘀咕道, ‘親我,達達!’  弘彥喜孜孜樂悠悠的啟口一隙,采妮趕即倏地一下,把她的舌芯子躥進去搭纏廝抹他的舌條。

  在另外一側的丫丫,卻適時地掏出弘彥的肉橛子,俯身抑頸呿口啣定那顆大龜首,掄舌疾疾的迴繞窩捲不已。同時,把四唇相貼的弘彥、采妮,卻輕鬆自若地交流津唾,相互加持交流成一遍。片刻後,采妮也從弘彥的左側矬身,縱舌去舔舐他的雞羓的下端。很快的,她和丫丫就協調出一套妳上我下,我上妳下的節奏,為弘彥綽趣提興。

  因為正巧茂盛和一位管家,推過來一具餐車,上面擱著剛沏好的茗茶、鮮奶茶和果汁,以及包括蘿蔔糕、三明治,還有培根和煎蛋等各式的早點,方才讓他們歇手親昵的相持過從。

  當丫丫隨後和采妮進食早點之際又強調說, ‘我最喜歡每次回家後,讓爺爺肏幹嬲弄我的髻掰康。因為,他每次至少會不停躥搒我二十分鐘,有時甚至要擺弄三十分鐘。’

  采妮雖是無言以對,卻相顧嫣然一笑權充回應。就在此刻,卻見另有兩位手攜籃子的女子,聯袂的進入到大廳裡面。丫丫及時為一對訪客引介道, ‘這兩位是我同父異母的姊姊盼盼,和她的媽媽倩蓉。’

  那對娘兒倆,擱下裝大白菜、青椒,以及菠菜、豆角等蔬菜的籃子,跟貴客們招呼後卻分成兩路,倩蓉過去奉陪立強,盼盼卻去湊合她的妹妹和弘彥,分別落座歇歇她們的腿子。倩蓉和立強招呼後,就接過茂盛遞給她的果汁說, ‘家裡的冰箱裡頭,有現成的鮭魚、龍蝦、鱈魚,還有牛排、羊排,卻缺少新鮮的蔬菜,所以我才拉閨女作伴而,去找附近的菜農芳鄰,買了一些現成的蔬菜回來備用待客。’

  正在吃蘿蔔糕的盼盼搭碴兒發牢騷說, ‘為了這些青菜,我跟媽媽來回走了三、四公里,走得我的腿子發痠腳丫發痲。因為我昨天傍晚到家,晚上去參加通宵的小型轟趴,早上還沒回神就被媽媽拉去買青菜。’

  在沙發上煨火用早餐,包括弘彥、立強等的大夥兒人聆聞後,有的箝口微笑,有的則現出悶葫蘆,唯獨丫丫好奇地探問道, ‘你這個浪蹄子盼盼,竟然通宵撒騷放浪?’

  盼盼呷飲奶茶後說, ‘我昨天到家以後,媽媽跟我說隔壁的大爺爺和他的兒子阿隆要給我接風洗塵,晚上我就跟我媽和爺爺一起過去逗熱鬧。後來,爺爺和幾位女生都落跑去打麻將,結果我就變成大爺爺和另外三個男生的最愛。’

  丫丫又插口問詢, ‘哇賽!大爺爺和阿隆都是鐵公雞,妳昨晚上肯定是接應不暇到樂翻天,盼盼!’  盼盼接口說,‘我後面的屁眼兒被那鐵公雞爺倆兒,還有另外兩個男生一共飆射了五次。前面的屄胦子,起碼也被躥洩了五、六次,如此這般我絕沒蓋妳,丫丫!’

  ‘我只希望妳不會樂極生悲,盼盼!’

  盼盼把奶茶擱下後接口, ‘謝謝妳的雞婆,丫丫!老實說,我的小屁眼兒,現在有一些熱剌剌、癢酥酥的感覺。雖然不算嚴重,可是我想拜託妳,回頭吃過早點以後,幫我瞧一瞧唄!’

  ‘妳說的是,盼盼小乖乖!’  弘彥強調說,‘妳回頭叫妳妹子給妳瞅一瞅,免得滋生不良的後遺症。’ 旁邊的采妮搭碴兒, ‘妳回頭也讓我幫妳仔細瞧一瞧,盼盼!我是一個有護士證照的合格護理員。’

  老謀深算的弘彥插口說, ‘好極了,這樣我就放寬心了!’ 他又支使他的兒子茂盛道, ‘ 我瞧壁爐裡的火苗,這會兒有衰弱的趨勢。勞駕你,阿盛,把灰燼清一清再添加幾塊乾柴,以維持大廳�面的氣溫,謝謝你!’

  ‘沒問題,爸爸!我和管家已經備妥了足夠的柴薪。’

  十分鐘後,俟得大家都用過了早點兒,采妮就支使立強說, ‘請你拿出我的護理包備用,謝謝你,阿強!’

  接著,丫丫就幫湊乃姊盼盼,把牛仔褲和禦寒的棉內褲、小褲衩兒褪脫下去,再搊扶她伏趴在沙發的扶手上說, ‘Okay!妳把屁股撅著,讓我和采妮幫妳仔細的瞅一瞅,姊!’

  立強取出采妮所攜帶的護理急救醫療包,遞給她備用。她則從其中取出一副用過即丟的手扒雞護手套,和一只小形折疊式的放大鏡。然後開始仔細的目視和淺層置入式檢驗。她在重覆詳察後就當面指稱道, ‘盼盼的肛門,以及直腸五公分之內的範圍,囫囫圇圇的沒有任何外傷,也沒有明顯的紅腫。’

  包括弘彥和倩蓉都展顯一副輕鬆的神色後,采妮又接口說, ‘我會用棉花棒,給盼盼搽敷一點兒外用軟藥膏,然後妳去睏一覺起來以後洗個熱水澡,妳就會恢復活蹦亂跳的精神。’

  俟得盼盼離開後,寶菈就以女主人的口吻宣佈說, ‘我要請阿強、淑麗,爺爺和丫丫、采妮,一起去泡我們家獨有的羅馬式浴缸。另外,我還要拜託倩蓉負責,盯一盯廚師為大家準備午餐,謝謝!’

  茂盛把壁爐拾掇好了以後說, ‘請爸爸陪客人和寶菈阿姨,繼續在這裡耽擱一會兒子,讓我先過去把羅馬式浴缸的浴湯準備妥當再說。’  接著,茂盛就擓起菜籃子告退離開。倩蓉跟著抱來了一大摞預置的乾淨保溫浴袍,淑麗也取來好幾雙浴室用的防滑拖鞋分派給大家使用。

  寶菈旋即挑揀出兩件較大號的浴袍,交給弘彥和立強,然後又和淑麗攜手幫湊立強旋剝衣褲到赤身遛鳥,再幫他穿上現成的保溫浴袍。在對面的弘彥,也被采妮和丫丫脫得光嘟嘟的寸縷不留。

  采妮隨手把浴袍給弘彥穿上,然後使右手攫獲他那具,剛猛堅楞色若紫肝的大肉鞭子,又使左手去踅摸搋揉他的小腹和胸脯說, ‘我達達的體魄,看起來不輸三十瑯璫歲的年輕人,起碼,我沒看到你的啤酒肚。’

  其實,那是弘彥剋意掐氣把小腹歛縮了起來。他隨之噓出了一口大氣,致使他的小腹鼓起一塊,約莫拳頭高的小號啤酒肚而開心的笑稱道, ‘我跟妳逗趣兒尋開心,采妮 baby!不過,我經常在戶外做運動,以維持體能和耐力卻不假。’

  采妮一邊微哂倩笑,一邊輕拶擼摩弘彥那具拔群出眾,大模廝樣幾乎大起的雞羓。少傾,他卻為之囈掙哆嗦出一個寒噤,跟著就從其鰻尖的溲眼裡躥湧出一團透明黏涎般的初精。采妮宛似小孩子那般歡吟一聲後,就在沙發上矬身,躥舌出來把那團黏液笑納賞收入口。

  弘彥稍稍沈澱一番後,就緩緩地把采妮搊扶起來說, ‘妳先把浴袍換穿好,好歹這裡的氣溫還算可以接受。’  已然自行脫得精光穿上浴袍的丫丫,卻不請自來披腿讓弘彥青盼廝覷她的瓊葩模樣兒的毴子說, ‘我好思念你,爺爺!你瞧我的下面,已經軟熟濕透一遍了。我巴望你的大雞羓打攛我的髻掰康,躥搒我的小屁眼兒,親愛的爺爺!’

  

  弘彥隨手攥住他的雞羓,眼巴巴地緊瞅丫丫的胯岔兒說, ‘爺爺也是…我也在思念我的小乖乖!我更肖想ㄚㄚ可愛有趣兒的小乖肉兒屄胦子,還有妳那個緊緊皺皺肉麻至極的小屁眼兒。’

  在旁邊正要離開的倩蓉,見狀就止步去幫襯采妮脫衣褪庫更換浴袍。然後,又搊扶弘彥偃臥在長沙發上,又取一只座墊給他權充枕頭。俟得他穩穩當當地躺好後又開口招喚道, ‘丫丫上來騎在爺爺的頭上,叫我品嘗妳的兩處疤瘌眼兒。采妮 baby 也上來,幫襯妳達達的肉麻。’

  蒨蓉當即搊扶丫丫登上沙發,臂助她披腿攀躋蹲踞在弘彥的頭腦上,俾便他得以用口舌應酬孫女以套乎親近。

  在對面,寶菈和淑麗把披上了浴袍的立強,先在沙發上安置好,又彼此相幫脫衣褪褲更換浴袍。寶菈卻趁間跟立強搭話說, ‘你的性愛影片上,有幾段是你那副陽剛超夯的屁股,一邊抽筋攣搐,一邊躥呲迸射人汁兒的畫面。我起碼看了十幾二十遍。並且每一遍,都催趲我自摸出來一波高潮!’

  在對面正在接觸弘彥口舌昵愛拊循的丫丫,卻笑盈盈的轉盼搭腔道, ‘你今天不用自摸自唱耶,奶奶!因為跟妳在一起活生生的立強哥,他既酷好熟女,又迷癮嗜好 MILF 的情趣。’

  ‘謝謝小乖乖的雞婆!現在,我和淑麗要先參拜體貼阿強的大酷屌子。’

  於是乎,那兩位熟女就雙雙俯身,趴伏在立強雙腿的兩側。淑麗隨手把那肉怒筋脹,豎眼圓睜即將奮發到極限的雞羓,送到寶菈的脣尖處。寶菈則一口啣定那顆鼓弸弸的鰻尖子,掄舌仔細的旋繞磨轉不已。同時,淑麗卻抑頸朝下,噌口叼進一枚卵蛋,在嘴巴裡為它孵抱浸洗泡泡浴,既而又挨個兒去調攝另外一枚。

  在她們的批抹加持下,立強的命根子旋即硬繃勃騰到大起的程度。寶菈面對著那具獨眼怒視睥睨著她的臊根,非唯不見憂懼神色,反以稱心愜意的笑靨說, ‘好大好跩的大雞羓,淑麗!這是天賜咱們的恩寵寶貝。’

  淑麗搭腔道, ‘咂雞羓,阿寶阿姨!讓阿強見識、消受妳深喉嚨的好能耐。’

Ch1 END  後續請看  Ch2

*跋語

這一篇是梁叟近幾年所庫存之編碼第三號,不曾見光發佈的原創小說。

本文有一些俺個人所偏嗜,無血緣關係親屬間,逾越分際而交歡燕暱的情節。

俺極度不喜歡 ‘亂倫’ 這個語詞兒,自然是不可能述作,有血緣關係親屬間之性愛情節。

實際上,創造人的上帝,或者你說是玉皇大帝也可,當初都有設計防制具有血緣關係親屬間,發生亂倫的反射性相互排斥的機制。

所以咧,亂倫關係基本上只在智商不足的親屬間發生,因為上帝、大帝所預設的阻絕機制,根本是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

小朋友們以漢語發佈的所謂亂倫小說,所見者之情節內容,悉皆幼稚到……挺不好說啦!

不說就拉倒唄!

還是那句老生常談 : I hope you enjoy it, thank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