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說你可以動嗎

我有說你可以動嗎

熙熙攘攘的goso百貨公司,因週年慶的關係,層層都被人群擠得水洩不通,而推擠之下難免會有衝突發生。

尤其是價格減半拍賣的女性用品區,更是不時有此起彼落的爭執聲。

而在化妝品特賣的專櫃,即使價格並沒有相差多少,仍有大批人群搶購。愛美本是女人的天性,不為過。

但這時,一聲高八度好似殺豬聲的尖叫使大家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啊!! 妳!!妳是哪來的小孩這麼沒教養!」一位體態臃腫的婦人,氣憤看著自己衣袖的一撇口紅痕,

激動的瞪著眼前手拿口紅且微微顫抖的女孩。

「我沒有是阿姨妳」女孩面對眼前這個火冒三丈的婦人,不自覺的連話都說的吱吱唔唔。

「妳做錯事還頂嘴這件衣服很貴的,妳要怎麼賠給我!」婦人一把抓起女孩的一手腕,力道之大

使她白嫩的肌膚覆上一層突兀顯眼的赤紅,同時也讓女孩汪汪的眼眶染上一層水氣。

婦人的嚷嚷引來週遭的關注,一張張陌生的臉孔紛紛湊近,女孩霎時感到無助不知所措。但就在這

時,一個約十五、六歲的少女從人群中走出,一語不發的甩去婦人緊握女孩的那隻手,並溫柔的將

女孩護至自己的身後。

「大嬸,是這個小孩先拿到口紅的,妳因為搶不贏其他阿姨,硬搶走她的口紅,所以衣服才被畫到。」

少女篤定的口氣,不屑的眼色都說明了婦人的惡行。

「現現在的小孩是怎樣,各各都會說謊,還說什麼大嬸!」婦人彷彿被抓到把柄,神情開始緊張。

「我一直都在旁邊看。還有當然叫大嬸,難道叫妳小姐喔少笑死人了!」少女不容二話的態度,使婦人心虛卻步。

旁邊圍觀的群眾議論紛紛,這時一微小的聲音打斷了大家的交談。

「這是我想送媽媽的,但如果阿姨很想要」女孩緩緩地將手上的口紅遞給婦人。

女孩這樣天真的想法,包容的舉動使在場的人都感到訝異。

「怎麼會有人這麼差勁,連小孩的東西都要搶!」

「對阿,剛剛好像也是她想搶我的皮包的!」

「還將錯推到孩子的身上,真缺德!」

批評的輿論聲浪逐漸增大,也讓婦人倍感丟臉愧疚,而這時少女已經拉著女孩的手離開了。

女孩的手讓少女緊緊握著,異樣的暖流溢滿了女孩的胸口。甜甜的,好像棉花糖一樣。

女孩仔細的觀察著少女,發現其實她長的十分的清秀,長髮過腰,一身白淨的水手制服,

而且若靠近點聞,便可聞到一股清新的爽身粉香味。不像自己像個男生似的,都已經四年

級了,卻還是懶的打扮只想輕鬆點,連頭髮因為想好整理點而剪短。

她崇拜的看著這般氣質的少女,卻可以不畏人群的為她挺身而出,女孩的心裡產生了無法言喻

的感動。只是她發現少女的掌心似乎正顫抖著,白淨的臉龐也覆上了一層汗水。而她的表情好

像承受著難以忍受的痛苦,兩頰已不知不覺中染上了誘人的紅暈。

「姐姐妳還好嗎」女孩擔心的問道。少女只是搖搖頭,吃力的露出一抹"放心我沒事"的笑容。

雖然是逞強,但多少可以安撫小孩的心情。畢竟這孩子好像跟丟媽媽了,不能再讓她害怕。

「曉光!」一位著急的美婦人在兩人身後大喊。陳曉光聽到再熟悉不過的聲音,趕緊回過頭。

「媽!」她飛奔似的跑到母親的懷裡,嚇壞的表情霎時令人心疼。

而在一旁的葉如怡看到女孩終於回到母親的身旁,才安心的離去。只是在她轉身後,陳曉光卻開始

尋找她的蹤影。即使母親要帶陳曉光回家,她仍百般不願。而拗不過她的撒嬌,美婦人決定在百貨

公司多留一兒。

只不過嚴禁陳曉光再亂跑,得乖乖的跟在旁邊。而不管逛到哪裡,陳曉光的眼睛總是不停的尋找著

葉如怡的身影。而就在要放棄的同時,她看到葉如怡神情緊張的躲到百貨公司的員工休息處。她決

定跟上去,所以只好向媽媽說謊要去看寵物。可愛的她還在心中默念好幾次的"對不起"。

雖然她不愛讀書,但"非員工禁止進入"這牌子她還看的懂。姐姐應該不是員工吧她疑惑的想著。

同時也偷偷的進入員工休息處,因為週年慶的關係,員工休息室顯得空蕩蕩的。陳曉光鬼靈精的

轉著杏眼踮著腳尖走,而這時她聽到房裡的隔間彷彿傳來一陣喘息聲。

她輕輕的推開隔間的門,緩緩地將頭探入門縫,但接下來看到的景象使她完全愣在當場。那是她曾

經在同學家的電腦上看過的畫面,衣衫不整的女人與滿地的水漬,緋紅的臉龐與放蕩的呻吟聲。

依她那早熟的同學當時的說法,就是一個飢渴的女人在自我安慰。

「摁唔」葉如怡坐於陰暗角落的地板,她的表情看似痛苦卻有些愉悅,雙頰已泛紅,而胸前本

完整的衣領已淩亂不堪,青蘋綠的胸罩已撩上性感的鎖骨。而纖纖的細手一隻攙扶著一旁的桌腳,

另一隻則探入裙底不停的抖動著。從她大腿的內側流下晶瑩的蜜液,浸濕了她的裙擺。她緊咬著唇

仍無法止住淫蕩的呻吟聲。

這樣羞恥的一面完全印入陳曉光的眼裡,方才為自己挺身而出的少女,竟任由情慾支配身軀,在這

個隨時都有人進出的隔間裡自慰?陳曉光不敢置信的偏過頭,但卻想起她同學那時說的話。

「其實這不是什麼丟臉的事,空虛寂寞罷了,但自己動手是無法真正滿足的。」

真正滿足?陳曉光想到什麼似再次將視線移至葉如怡,聽著她的嬌喘和難受的表情,不知為什麼,

陳曉光決定走向她。

「姐姐,妳在做什麼」陳曉光關上了門,並走到她面前。可能快感太過強烈,使葉如怡沒注意到

她的進入,著實的被嚇壞了,趕緊將手從裙擺裡抽出。

「是妳妳怎麼會在啊!」葉如怡本想故作鎮定的問道,只是陳曉光竟跪在她的面前,仔細盯著裙

子不自然的自行顫動著,且毫無預警的將一隻手探入她的裙子裡,惹來她一聲尖叫,雖然她想推開

陳曉光,但卻使不上力。

「不行!不可以!唔!啊摁」陳曉光無視她的反對,強行往更裡頭探去,而這時卻意外的摸到形狀

似圓球的震動物品。陳曉光冰冷的手指稍稍觸碰到葉如怡的私處,她便感到腹部一陣緊縮。發狂似的

快感使她無法自拔的喊出支離破碎的呻吟。

意外聽到她更加放蕩的呻吟,陳曉光決定翻開那礙眼的裙子看個清楚。「不不要看啊!」葉如怡的私

處已是蜜水氾濫,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醉人的香味。陳曉光低頭一瞧,一顆形狀小巧震動強大的跳蛋,

竟被藥用膠布固定在私處凸起的珍珠上。

這畫面使陳曉光怔了一會,但隨即自動的俯下身舔著她氾著蜜液的肉縫,這親暱的舉動令葉如怡近乎

瀕臨崩潰的極限。「啊那裡啊!唔摁啊」而陳曉光頑皮的小舌似乎在品嘗什麼似的探入

飽滿的陰唇,且不斷的摩擦著已備受刺激的珍珠,蜜液早已浸濕了陳曉光的嘴角。

「啊我要我要啊」葉如怡此時已忘了身在何處,她放浪形骸的嬌嗔著,而陳曉光知道她想要更

舒服,因此竟不饜足的增大了吸吮的力道。「不不要看啊!洩了啊啊!」這樣的刺激使葉如怡

感到下腹一陣抽搐,花徑不停溢出滿滿熱液,她無法控制的顫抖身體,無助的搖著頭。只能任由高潮

放肆地穿越她身體的每一處肌膚。

在一個小自己好幾歲的小孩挑逗之下,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而且對方還是女的?在迷濛之間,

少女彷彿看到女孩為她將衣服裙子拉整齊,臨走前似乎說了一句話。

只不過,激情過後的聲音,她聽不清。

六年後   

「組長,貨單已經清點完了。」一個健壯男員工恭敬的將報表遞給葉如怡,同時也藉機展現自己迷人

的笑容,希望能引起這位尤物一絲的關切。

「辛苦了。你可以先下班了。」只是葉如怡壓根沒看他一眼,連報表也放置一旁,只專注的看著手上

的一份履歷表。那員工發現自己根本沒機會與她有進一步的接觸,只好灰心的離開。

葉如怡的母親是goso百貨的股東之一,正巧她有興趣的也是商業管理,因此高中畢業後便出國進修

商學兩年,天資聰穎的她學成歸國後,母親便在goso百貨安插一個職位給她。沒想到她在短短一年

多的時間便因為優秀的工作能力,而直升組長。以一般的員工來說她簡直是神話!

但關於她的事也是員工們好奇的八卦,畢竟人美能力佳總是會招來流言蜚語,而且至從她進公司後,

許多人都對她展開追求,但她卻都全部回絕。大家都猜測她可能在國外已有一位定終身的男友了,

但只有葉如怡自己清楚,她,沒法接受男人。

六年前的那天,她好心幫了一個女孩解圍,並陪她找到失散的媽媽。

六年前的那天,女孩帶她踏入了慾望的深淵,而她這一去,不回。

那天後的日子,她嘗試的逼自己交男友,也嘗試著與男人做愛。但感覺都不對,也無法感覺到快感。

她知道她完了,除了那個叫”小光”的女孩,她無法接受任何人。

如今,她看著手上這份履歷表,上頭的女生今年十六歲,留著俐落的褐色短髮,淡淡的淺笑帶著

迷人的眼袋。令她注意的不是這女生的帥氣外表,而是上頭的名字-陳曉光。

「曉光跟她念起來一樣啊。」她喃喃自語的說著,對那女孩的記憶,只有她母親那聲”小光”。

「組長,抱歉打擾了,新進的員工我帶來了。」副組長在敲完門後,將人帶入組長辦公室。

「接下來我交代就好,A區貨單已經給我了,但B區的好像還在點,麻煩你幫我監督一下。」葉如

怡一邊整理資料,一邊交代副組長,但始終沒將頭�起。

副組長應對後便離開了辦公室,這時葉如怡才將緩緩的將頭望向站在門旁的人影。只不過,有那麼

一秒鐘,她以為自己看到了那個女孩。因為她嘴角的那抹笑容,跟女孩一樣帶著一種甜。不過,比

起女孩清澈的雙眼,她的眼眸似乎多了份狂傲。眼前這個女生雖說只有十六歲,身高卻比自己高好

幾公分,而且皮膚不同於女孩子家的白皙,而是健康的蜜銅色。

「我們以前見過嗎?」葉如怡顫抖的問道,但陳曉光沒有回答,只緩緩的步向她,且用細長的手

指勾起她的下顎,俯身就是一記激吻。這個吻,吻的激烈,吻的煽情,放開時兩人都氣喘喘的看著

對方。

「我好高興妳還記得我,姐姐。」陳曉光愉悅的語氣絲毫沒有半點作假,只是,也因為這樣,葉如

怡竟紅了眼眶。因為,她開始責備自己,把一個正常女孩拉到禁忌的關係裡。

「為什麼會高興是我讓妳混淆自己性別的,不是嗎?」葉如怡痛苦的說著。

「不是,因為六年前當妳為我挺身而出的那一秒開始,我便知道我喜歡姐姐。這輩子,非妳不可。」

真摯的話語,不容忽視的情感,陳曉光的告白令她忘了否定,忘了呼吸。她感動的笑了,並將手撫上

陳曉光的背脊,她們輕柔的將對方擁入懷中。感受著彼此的溫度,沒有半點的懷疑。

「姐姐,可以到姐姐家嗎?」陳曉光在葉如怡的耳邊如媚惑般的問道。並挑逗的含住她小巧敏感的

耳垂,使她完全使不上力,半醒之間她答應了此要求。

沒有誰讓誰痛苦,只有思念讓彼此牽的更緊密。即使經過六年,那愛,仍存在。

葉如怡的家裡,傳來陣陣令人臉紅心跳的對話。

「這還有再用吧!姐姐真是個念舊的人。」陳曉光邊把玩著手中那顆曾經看過的跳蛋,邊邪惡的笑著。

她抱著一個靛藍的盒子走到床邊,並跪於葉如怡顫抖弓起的兩腿之間。

「曉光可以不要這樣看我嗎?」葉如怡撐著身體,難受的問道。當自己被要求脫個精光時,已經很難

為情了,現在陳曉光卻要她用手抱著弓起的雙腿,這樣的動作,讓私處毫無保留暴露在她人面前,她簡

直快瘋掉了。而且陳曉光還這般冷靜仔細的盯著自己的那兒瞧,她根本就是個小惡魔嘛!

「為什麼?姐姐這裡很漂亮,粉紅色的,看起來就很可口。」陳曉光故意裝作聽不懂她的哀求,仍專注

的猛盯著她因緊張而不停張縮的蜜穴,花徑口已閃著晶瑩的液體。

「而且我覺得,多些裝飾可能會漂亮喔。」陳曉光的話令葉如怡不解,但下一秒她便了解她的意思。

「什麼意啊!!」陳曉光竟突然的將那顆跳蛋塞入她擁擠的花道,並將電源轉至最強。葉如怡緊張的想

坐起身來,但這時陳曉光卻按住她不讓她逃開,且在俯身在她耳邊輕聲說道

「姐姐,我有說妳可以動嗎?」她霸道的語氣讓葉如怡不敢再亂動,而且她這時才發現對方的惡魔本性,

自己根本就誤上賊船了嘛!現在怎麼看,都覺得陳曉光的笑容根本就是毒藥!

「好乖喔,看在妳這麼聽話的份上,再多給妳給獎賞吧!」陳曉光說完後不等葉如怡反應過來,便將從

盒子裡拿出的按摩棒強行塞入她的蜜穴,而方才的跳蛋則被擠壓至更深處。

「啊!!不行這樣好奇怪啊摁」葉如怡開始無助的搖著頭,她的身子彷彿有火在燒的難受。但比難

受更難忍的則是私處的空虛,癢的令她不顧羞恥的開始扭動自己的纖腰。

「姐姐真的好美。」陳曉光欣賞的讚嘆著眼前的可人兒,同時握著約兩指寬的按摩棒緩緩的抽插她氾濫的

小穴,有時淺入有時深插,還邪惡的轉動著按摩棒摩擦她的內壁,讓她完全無力招架,只能放浪的呻吟著。

「啊啊摁不我要摁哦」葉如怡已無法顧及任何顏面,她只想得到更多,更多的滿足。但陳曉光

卻在這時停下了手邊的動作,葉如怡空虛的快哭出來了。

「姐姐要什麼,說清楚我才知道。」陳曉光邪惡的笑著,她想看到自己最愛的人最可愛的一面。葉如怡當

然知道這小惡魔想看自己求她的模樣,但照目前來說,自己根本沒有其他的選擇。

「曉光我想要妳再粗魯點填滿我的小穴」葉如怡說完,她簡直不想活了,臉紅的跟煮熟的蝦子

一樣,看到她這樣的反應,陳曉光開心的笑了笑。

「姐姐說的很好喔,既然如此」陳曉光話未說完便握著按摩棒急速抽插,力道著實的頂到葉如怡的深

處,且也讓方才放的跳蛋越擠越深,她的蜜液四濺灑滿了床單,房間裡回蕩著情色的抽插水聲。每一下,

都深到她的花心,使她放聲的嬌吟著羞恥的話語。

「啊啊哦摁太快了!!那裡會壞呀!哦哦不行!!要洩了啊啊!」葉如怡失控的喊著,

而陳曉光仍不停的加快手的速度。終於,她的下腹一陣緊縮,花道不斷的吐出愛液,雙腿不斷的抖動著。

久違了六年,她再次得到真正的滿足。

「我愛妳,姐姐。」陳曉光在她耳邊輕輕的說道,葉如怡終於想起六年前她所聽到的話語,原來六年前

的女孩在她離去前,就已經訂下了她們的愛情。只是自己沒有聽清楚,如今,她將每字每句都深深的刻

在自己的心裡,永遠都不會抹去。

「我也愛妳,曉光。」葉如怡感動的將陳曉光擁入懷中,這次不是輕柔的擁抱,而是緊抱著彼此,彷彿

要將對方揉入自己的心坎,一輩子不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