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子摸象

瞎子摸象

  趙大龍和劉濤做愛被牛剛發現,牛剛威脅趙大龍,要將此事告訴劉濤的丈夫

閻立,除非他能和劉濤做愛,趙大龍假裝答應,安排牛剛和趙亞鳳蒙著臉做愛,

並拍下母子做愛的,徹底控制牛剛,並與牛剛,劉濤,趙亞鳳四人狂歡……  

  趙大龍仔細檢查牛剛的眼罩,確定沒有問題,又叮囑了幾句,才拉著牛剛,

慢慢走近了房間。

     房間裡,趙亞鳳早已經脫光了衣服,也戴著眼罩,躺在床上。看著這一對母

子赤裸裸的樣子,趙大龍的心就狂跳,他拉著牛剛到了床邊,在牛剛的耳邊輕輕

地說:「一個赤裸的美女就在你前面啊,你可要好好表現,以後還能不能幹,就

看這一次了!」

     說完退了出去,然後故意關上了門,但是人並沒有出去,而是悄悄地回到了

床邊,看著這對母子的表現。

  說實話,牛剛既興奮又緊張,畢竟他只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劉濤是他第一

個女人,這就要再接觸一個女人,這樣的幸福來的有點快,聽趙大龍說了,這也

是自己的鄰居,這個女人是誰呢?會不會是張康他媽呢?那肉呼呼的女人,想想

就刺激。

  躺在床上的趙亞鳳倒是挺平靜的,和趙大龍操了幾次,她的身心已經放開了,

所以趙大龍對她說,讓她陪一下閻立的時候,她並沒有任何的反感,畢竟趙大龍

也操了閻立的老婆劉濤嘛,何況,自己是老娘們,讓誰操不是操啊,只不過不知

道閻立的技術怎麼樣,估計雞巴沒有趙大龍的大,像趙大龍那麼大的雞巴,太少

見了。

  牛剛摸索著上了床,猴急地找尋著那個他今天的女人,很快,他摸到了一具

不算豐滿的女人的身體,女人有些嬌小,身上的肉並不多。這讓牛剛有些失望,

因為他感覺到了,不是張康的媽媽,肯定不是,張康的媽媽不可能這麼瘦,那這

個人是誰呢?算了,管她是誰呢?

  摸到了身體,牛剛有些輕車熟路地順著身體往下,摸到女人的大腿,分開了

女人的大腿,朝女人的雙腿之間過去,趙大龍很熟悉牛剛的套路,牛剛喜歡舔女

人的下體,他第一次和劉濤做愛的時候,也是如此猴急地把頭埋在了劉濤的兩腿

之間。

     牛剛雙手扒著趙亞鳳的雙腿,舌頭伸得很長,也許是天賦,他一下子就觸到

了趙亞鳳的陰蒂,趙亞鳳的身體不由得抖了一下。

     可是,只有一下,舌頭只碰了一下,就停了下來,以為牛剛感覺到了,這個

女人,沒有陰毛,下面光溜溜的,不像劉濤下面那樣陰毛濃密。這是怎麼回事了?

難道是個小孩?牛剛伸手摸了一下胸,雖然不大,但是也算夠用。

  牛剛再次低頭,不管有沒有陰毛了,他已經衝動,無法抗拒這樣的衝動了,

他的舌頭快速的舔著趙亞鳳的陰蒂和陰唇,不多時,那陰道裡就湧出了淫水。牛

剛好像乾渴的人發現了清泉,美美地用舌頭舔著那水,吞咽起來。

  趙亞鳳被兒子舔的春心蕩漾,不過她還只是岔開腿,默默忍受著。

  牛剛舔舐了一會,將身體轉了過來,趴在趙亞鳳的身上,雙手抱著趙亞鳳的

腿,將下體湊到了趙亞鳳的臉上,趙亞鳳感到了身體的變化,伸手摸索著抓住了

牛剛的陰莖,這是個不大的陰莖,大約只有十一釐米,一手就能握住,趙亞鳳很

失望,這與趙大龍的比起來,差的差不多一半,就是自己丈夫正常的時候,也要

比這大一些,而且從手感上看,也不像個成年男人的陰莖,難道舔自己的不是閻

立?不是閻立是誰呢?從陰莖的硬度上看,這個男人已經非常衝動了。

     趙亞鳳很想把眼罩拿下來看看這個男人是誰,不過她還是忍住了,她擡起頭,

將那不大的陰莖,含到了嘴裡……

  母子69!趙大龍看的真真切切,這是真正的母子69。趙大龍的陰莖充分

的勃起,他慢慢地脫光了衣服,手扶著陰莖套動起來。

  牛剛雖然喜歡舔女人,但是他並不能承受女人舔他的陰莖,尤其是身下這個

女人,不但可以把自己的陰莖完全吞下,那舌頭靈活,不停地觸碰著他的馬眼,

讓他有想射精的衝動。所以,他只讓女人給他口交了幾分鐘,就從女人的身體下

來,手扶著陰莖,插入了女人的身體。

  母子性交!趙大龍看的真真切切,這是真正的母子性交。趙亞鳳和牛剛母子

亂倫了。趙大龍衝動的,差點噴射出來。

  陰莖被陰道包裹著,牛剛舒服地輕哼了一聲;陰道被陰莖侵入著,趙亞鳳舒

服的輕哼了一聲。

  有些熟悉,這樣一個念頭從牛剛腦中閃過,有些耳熟,這樣一個念頭從趙亞

鳳腦中閃過……

  可只是一閃,在這樣的時候,誰還能考慮那麼多呢,牛剛快速的抽動起自己

的陰莖,那身體的撞擊和身體的快感,很快充滿母子兩個人。

  很快,也許是緊張,也許是過於激烈,不到幾分鐘,牛剛就在趙亞鳳身上不

動了,因為,他射精了。雖然他也想控制一下,但是,在那個時候,根本停不下

來。

  就在射精的時候,牛剛習慣性地長長的「啊」了一聲。

  趙亞鳳聽到這樣的聲音,身體顫動,兩條猛的收緊,牛剛感覺那個女人的陰

道仿佛有吸力,要把他的陰莖完全吸進去。

  聽到牛剛發出聲音,趙大龍知道要壞了,也不管他的陰莖還滴答著精液,忙

拉住牛剛,把他拉出了房間,領到了旁邊的房間。房間裡劉濤在,趙大龍把牛剛

交給劉濤,快速的回到了趙亞鳳的房間。

  趙亞鳳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眼罩也沒有摘,兩腿之間,任由兒子的精液往

出流淌著。

  趙大龍過去,幫趙亞鳳摘下了眼罩,看到趙亞鳳雙眼流著淚,直瞪瞪地看著

趙大龍。

  趙大龍安慰道:「小鳳,讓你受委屈了!」

  趙亞鳳道:「受委屈?剛才是閻立嗎?剛才的是不是我兒子牛剛?」

  趙大龍也不想隱瞞,道:「是!是牛剛!」

  趙亞鳳道:「我是發過誓,你讓我跟兒子操屄我就跟兒子操屄!可是我真沒

想到,你居然真這麼幹了!」

  趙大龍摟住趙亞鳳,道:「我也是沒辦法,我和劉濤讓你兒子看到了,他威

脅我,不然就告訴閻立,他幹完劉濤還要幹別的女人,我有什麼辦法!」

  趙亞鳳道:「那你就讓我兒子操我?」

  趙大龍道:「操就操了唄,你不也嘗嘗童子雞!」

  趙亞鳳想發作,趙大龍指了指房間四角的監視器,趙亞鳳又忍住了,當初是

喜歡趙大龍,不過也有被趙大龍拍下自慰的視頻的原因,今天和兒子稀裡糊塗的

做愛,他又怎麼能錯過這樣的機會,有這樣的視頻在,她和她兒子都得老老實實

地聽趙大龍的。

  看到趙亞鳳猶豫了,趙大龍輕輕揉著趙亞鳳的乳房,道:「其實也沒有什麼,

性愛這個東西,只要不傷害自己,不傷害其他人,所有的性愛都應該被允許,剛

才我也看了,牛剛那小舌頭,舔的你淫水直冒,你就不想再試試?我敢說,現在

劉濤肯定享受你兒子的小舌頭呢!」

  趙亞鳳道:「我才不信呢!」

  趙大龍笑了,拉著趙亞鳳到了監控室,打開了牛剛和劉濤房間的監控,同時

打開了聲音,監控器裡,劉濤躺在床邊,兩條結實的大腿高高地舉著,牛剛跪在

地上,頭埋在劉濤的兩腿之間,還真在舔著劉濤的下體。

  「真不給我長臉!」趙亞鳳在心裡暗罵著。

  這時候音響傳出來劉濤的聲音:「兒子,舔的媽真舒服啊!用力,用力舔媽

的騷屄!」

  趙亞鳳心裡一震,不知道劉濤為什麼這麼說話。

  她更沒想到的是,這時候牛剛居然擡起頭,道:「媽媽的騷屄最好吃!」

  劉濤又道:「是嗎?那我是誰啊?」

  牛剛添了一下,道:「你是我媽趙亞鳳啊!」

  劉濤笑駡道:「我是你媽,你就舔天天舔你媽騷屄,操你媽騷屄!」

  牛剛一臉笑意道:「只要媽媽喜歡,我天天舔,天天操!」

  這個時候,趙大龍關上了聲音,拉過已經震驚呆住的趙亞鳳,分開她的雙腿,

將陰莖插入了趙亞鳳的陰道,道:「聽到了吧,你兒子想天天操你!」

  被大陰莖入侵,趙亞鳳還是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聲,她沒有想到,今天不但

被兒子操了,而且,兒子一直想操她。剛才兒子就是看著她的裸體,舔了她的下

體,還在她陰道裡射精。而現在,兒子在叫另外一個女人媽媽,在舔另外一個女

人的騷屄,她的心裡,居然很是嫉妒。

  趙大龍操了幾下,趙亞鳳雖然呻吟,但是眼睛一直盯著監視器,趙大龍笑道:

「要不要過去,一起加入呢?」

  趙亞鳳沒有說話,趙大龍抽出陰莖,不由分說,拉著趙亞鳳,到了那個房間

門口,趙大龍居然還先敲了下門,然後才拉著趙亞鳳走了進去。

  看到媽媽和趙大龍赤身裸體的走了進來,牛剛當時就嚇軟了,從劉濤的兩腿

間出來,想找東西蓋住身體,但是房間裡什麼也沒有。就躲在床邊,傻愣愣地看

著赤裸的媽媽。

  趙大龍道:「牛剛,你也別害怕,你想幹什麼還幹什麼。我就是隆重地給你

介紹一下,我們組織的成員趙亞鳳,也就是你的媽媽。」

  聽趙大龍這麼說,牛剛有些生氣,道:「你說什麼?你操了我媽?」

  趙大龍笑道:「什麼叫我操了你媽,剛才,你也操了!」

  牛剛楞了,呆呆地看著媽媽,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趙亞鳳故意裝作生氣地道:「小畜生,你剛才幹的好事!」

  趙大龍道:「牛剛,你呢,知道我和劉濤的事,你現在想告訴閻立就告訴閻

立,不過呢,你和你媽操屄的事,我是有錄影的,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把這樣

的錄影大家放放……」

  牛剛忙吼道:「不!」

  趙大龍笑了,道:「其實呢,我也不想這樣,主要你聽話,這就是我們這個

小組織的秘密,我還是那句,大家在一起就是開心,只有你聽話,你看到沒有,

不管是劉濤,還是你媽,隨便操,想怎麼操就怎麼操,你可以考慮考慮!」

  這個時候,劉濤故意岔開腿,把陰部對著牛剛,笑道:「兒子,媽的騷屄癢

了,你快給媽媽舔舔!」

  趙亞鳳過去,一巴掌打在劉濤的腿上,道:「你個騷屄,那是我兒子,你騷

屄癢了,找你家黑背去!」

  看到兩個裸體的女人,牛剛的心動搖了,他只是個十五歲的孩子,他哪裡有

什麼是非觀念,尤其,他認為他已經和媽媽做愛了,尤其媽媽最後夾的那一下,

感覺真的太好了。

  趙大龍拍了拍牛剛的肩膀,道:「別想了,兩個女人在那裡,你就這麼放過

了?剛才你射的太快了,你媽可沒滿足啊!你還不快點滿足一下你媽媽!」

  趙大龍看牛剛還沒有動,就推了牛剛一把,牛剛順勢都到了趙亞鳳的身邊,

不過,他還不敢直接摸自己的媽媽,而是摸向了劉濤的大腿。

  劉濤也不推辭,過去扶著牛剛的陰莖,舔了一下,道:「趙大龍,你看你,

把牛剛的雞巴都嚇軟了!」說完給牛剛口交起來。

  趙大龍的陰莖倒是一直堅挺著,他過去,拉著趙亞鳳,讓趙亞鳳跪在床上,

從後面直挺挺的插入趙亞鳳的陰道裡。

  看到媽媽的陰道一下子被刺入,牛剛的陰莖一下子就在劉濤的口中勃起了,

劉濤適時地突出了牛剛的陰莖,轉過身子也跪在床上,拍拍自己肥碩的屁股,道:

「兒子,快進來,快進媽媽的騷屄裡來!」

  牛剛毫不猶豫,扶著陰莖,也插入了劉濤的陰道,全部插入,劉濤誇張地大

聲呻吟了起來。

  趙大龍看牛剛抽動了一分鐘左右,就抽出了雞巴,拍拍牛剛的屁股,道:「

別太用力,你媽在那邊,等你呢!」

  牛剛沒有半刻遲疑,抽出雞巴,直接插入媽媽趙亞鳳的身體了,然後快速的

抽動起來。

  趙大龍則不緊不慢的插入劉濤的身體,緩慢但有力地抽動起來,每一次都頂

著劉濤的花心,讓劉濤呻吟不斷。即使這樣,她還不忘看著身旁的母子,這是真

母子啊,他們在亂倫啊。

  就在牛剛在趙亞鳳身體射精,再次發出那舒服的長吟時,劉濤問趙大龍,道:

「少爺,這次叫什麼?」

  趙大龍將陰莖深深插入,插的劉濤大叫了一聲,身體前撲到床上,他才道:

「瞎子摸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