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上與嫂子猛搞一錘子買賣 作者:xiaoyu88

迷上與嫂子猛搞一錘子買賣 作者:xiaoyu88

 

                      迷上與嫂子猛搞一錘子買賣

作者:xiaoyu88 

    進了一家外資公司,美國本土人很少,開始是香港人管理,大陸人最高做到

經理。後來美國人對香港人不放心,開始引入臺灣人,同時提高大陸人的職位,

開始了聯吳抗曹的三國演義。

    香港人喜歡包二奶,臺灣人喜歡KTV。二奶小狼沒錢包,加上之前東莞歇

業,開始和台巴子們接觸的多一點,那些臺灣佬都是下了班吃了飯早早的趕去摟

美眉,而且他們基本都有固定的「女朋友」。

    小狼初來乍到,去的也不多,每次都是現挑,挑到的貨色總被他們恥笑。

    小狼只能在碰酒或混亂中向「臨時嫂子」們揩揩油了,看中了就私下向媽媽

桑打聽牌號記在手機上。半年下來,小狼已經和十多個臨時嫂子發生過錘子買賣

了。

    今天講一下和四川嫂子和江西小嫂子的交易過程。歡場中沒有真名,暫時稱

為小媚和小嬌吧!

    小媚的老公是公司的四十多歲的的香港同事。

    香港同事喜歡唱K的比較少,小狼見了她兩面就喜歡上了,很順利知道了她

的號牌,一次招待遠道而來的幾個同學的時候點了她的號牌,等她過來時候小狼

還有點尷尬,總怕認出來不好意思啊!

公我敬你。」

    小媚二十五六歲但應該是歡場老手了,酒過三巡就帶領眾姐妹,把小狼同學

們灌得服服帖帖又不失體面,同學一個勁的誇小狼家教森嚴禦人有術。

    小狼大腿被她摸得那麻酥酥的,心猿意馬。

    有個同學善解人意的說:「大哥先去開個房洗個澡吧!」

    小狼打個哈哈讓媽媽桑拿了房卡,她則風騷無比的向眾位兄弟擺擺手挎著小

狼就上樓了。

    猛從喧鬧中來到安靜的房間,小狼甚至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和粗重的呼吸,

一直到她催促小狼先沖涼。

    K廳的美眉沒有莞式專業和直接,但更多了探索和生澀的快感。

    小狼匆匆沖了幾下就在床上等著她,一會兒她裹著浴巾出來了,隨手關了燈

把床頭燈挑到最暗,小狼感受到溫熱赤裸的身軀鑽進來被窩。

    小狼一下子被啟動了,半醉中情欲高漲卻又不太敏感,加上有點禁忌的刺激,

小狼發揮的很好,一會兒有了含糊的叫床聲,有故意裝的的騷媚,也有歡愉的本

能反應。

    小狼就喜歡這樣的,而不是一進去就狂叫,還時不時來聲你雞巴好粗要死了

之類的桑拿女。

    有二十多分鐘吧!小狼就衝刺了。

    擰亮了燈她把燙燙的臉貼在小狼左胸上,半晌才說你好猛。

    和她一起去沖了一下,發現她白白的身體變的很紅,小狼時不時摸下她的奶

子,很大很軟但略微下垂。

    小狼明知故問她的號牌,她挖了小狼一眼,就恢復了川妹子的豪爽,「別裝

了,上兩次你還叫過我嫂子呢!」

    小狼又有點蠢蠢欲動,她騷騷的說:「下次早點來,嫂子再和你耍,不能讓

你同學等太長時間的。」

    打那以後,每次和這位同事一起活動,小狼就特別期待和興奮。經常私下裡

叫她出去開房,出差也帶她出去耍兩天。

    她也很放的開,知道小狼的癖好。經常故作驚訝的反抗說我是你嫂子,每次

都讓小狼欲罷不能。

    重點說小嬌吧!

    點她開房是個意外,當晚小狼已經點了高冷美眉,中途呼叫同事,同事在臨

近市正K的高興,大家一個接一個的呼喚他,這小子一直說馬上到,結果相熟的

「女朋友」小嬌到了我們包廂,他卻遲遲不出現,估計在那邊樂不思蜀了。

    注意到小嬌是覺得她年齡非常小,簡單的馬尾沒有絲毫的風塵氣息,嬰兒肥

的臉蛋吹彈可破。喝起酒來非常生猛,喝到吐還一杯一杯的乾,又騷又稚的脆生

讓人心癢難耐。無奈有大哥捷足先登。

    送走其他人,四個人等電梯上去。小狼惋惜的在她耳邊悄悄說:「你叫床的

聲音一定很脆。」

    誰知她大聲嬌嗔:「我們都沒有做過愛,你怎麼知道我叫床的聲音。」這下

尷尬了。

    朋友倒是很大度,非要把她讓給我。幾番推讓,決定中途交換。

    打電話給媽媽桑,媽媽桑很痛快的幫安排。果然這家酒店有那樣的房間,不

過不是套間,而是兩個房間有個私密的封閉走廊。

    小嬌自然先跟大哥耍,高冷進了房間很興奮,一度春風之後,竟然主動幫小

狼口(那裡絕大多數K廳小姐都不幫客人口,除非常熟),理所當然的拒絕了高

冷第二次。等了好久才去旁邊房間敲門。

    換回小嬌來就想上馬,忘記戴套,她格格嬌笑的躲避著亂頂。

    三下五除二扒掉衣服戴上套套,小逼很肥,隔著套套都能感覺到嫩滑多汁。

    小嬌非常主動,簡直就是性愛娃娃,如果說小媚是蕩婦,她則當之無愧的淫

娃。調整著屁屁迎接小狼的爆艸,稚嫩誇張的叫床聲讓小狼血脈噴張,還促狹的

挑逗:「老公,我叫的脆不脆。」

    瘋狂抽插了不到五分鐘小狼就想射了,她嬌喘籲籲的要求換姿勢。她開始在

上面慢搖,搖的非常的爽卻又強烈,小狼努力轉移注意力。

    小狼非常喜歡K廳美眉的就是這點,不像桑拿妹亂七八糟的前戲一堆,真正

做愛的時間總是三招兩式的讓你交貨。

    小嬌湊過來說:「老公,X哥屌了人家兩次,我們猛一點好不好。」

    她立刻就進入的勁舞模式,像充滿電的性愛娃娃一樣。一會兒讓小狼緊抓奶

子揚天長嘯,一會兒俯下身來和小狼濕吻,小狼一邊配合一邊忍著,想看看她還

有什麼花樣,結果第三招剛開始就交貨了,不同於小狼接觸過的廝磨,而是插到

深處短促的打樁和顫抖。射的很過癮,感覺都有二十發了。

    第二炮,小狼主動提出加錢三百塊,算給她的士費。小費唱歌的時候一起給

過了。

    這次很持久,換了好幾個姿勢,激情無限卻沒有第一次過癮,操了最後沒有

射意,她也有點索然無味,就同意幫小狼口出來。

    她口活很一般,不過圓圓的小嘴和鼓鼓的小臉讓人很性奮,射意一下子就來

了,硬按著她的頭往深處頂射。她猛力掙扎咳嗽,卻沒能阻止深處口爆。看著她

咳得眼淚都出來,小狼最後給了五百塊。

    雖然留了聯繫方式,但之後沒再叫過她。因為那個同事太熟了。玩玩就行了,

成為冤家不值當的。

    K哥或吃飯時,這些「嫂子」和自己的「老公」更加體貼親密,好像真的夫

妻一樣。和她們開房的時候有種別樣的刺激,又不會引起太大矛盾。

    江浙、粵東也喜歡叫小姐陪客吃飯,美其名曰「表妹」,初出茅廬的時候不

明所以,為何表哥都是猥瑣,表妹個個似玉如花嬌豔欲滴。表妹們敬酒都是很給

面子的全乾,後來食髓知味才明白。感覺三陪普遍比桑拿妹更有味道。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