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快要記不起的情色往事 之 如果雲知道

那些快要記不起的情色往事 之 如果雲知道

               那些快要記不起的情色往事 之 如果雲知道

作者:96huobi

    起這網文的名字,只是因為她名字中帶有一個雲字,暫且稱她雲姐吧,這是

最近的事情,所以記憶還算清晰,就先從她說起。

    

    跟她認識是很多年前的一個QQ群活動吃飯聚會,那時還沒微信陌陌之類的,

約炮神器網易聊天室也剛剛關閉。QQ成了我最經常光顧的地方。

    從群裡互相加了好友,有事沒事會聊兩句。女人麼,總是要裝裝的,就像成

龍大哥說的,一開始我是拒絕的。

    但是慢慢的雲姐放下防備,就會跟你說她的煩心事,她的家庭孩子老人,她

的情色秘密,於是知道了她跟老公兩地分居,毎毎個多月老公才回來,短暫停留

數天又走了,知道了她乳頭敏感,喜歡男人吃奶,喜歡坐在上面夾男人。

    因為雲姐跟老公兩地分居,她又要照顧孩子高考,所以一直沒時間,這樣的

狀態一直維持著。

    最後水到渠成是一個週末,她孩子白天春遊晚上補課,一番網上文字的彼此

勾引,幾張她早上出浴後的芙蓉豔照,再也按捺不住那顆騷動的心,郎有情妾有

意,於是順利的約到酒店。

    本狼早就迫不及待,直接退去雲姐的衣衫,一番濕吻,能夠讓你濕吻舌戰的

女人,內心已經認定你是她喜歡的類型了。 

    吻她的時候她呼吸開始急促起來,身子不自覺的扭動,兩腿夾得很緊搓來搓

去。

    當然了我的手也不老實,順著她的身子全身遊走,雲姐雖年過四十,皮膚卻

是水一樣的滑爽,摸上去有點濕濕滑滑的,讓我大感意外,乳房柔軟,裡面也沒

有硬塊,即便用力的捏,也會感覺裡面的脂肪會隨著力道在手裡遊走,真是舒服!

    我放開她的嘴唇,擡起身子慢慢欣賞她的酮體,她將近一米七的身高,體重

也有130幾斤,白,而且看不出毛孔和汗毛。真是和一朵白雲一樣,在床上是

又白又大的存在。

    可能是遺傳的原因,雲姐骨架大,上身有點魁梧,因為減肥,原本很大的乳

房有點下垂了,腿不粗,直而且結實,脫衣服時我都有點翻不動她了。

    她的乳頭很大卻很粉,單看乳頭一點不像不惑之年,她說1年多沒碰過男人

了,也不知道真假。因為經常運動的原因,屁股緊而且結實,我碰她時候就她就

忍不住會夾緊,硬的像能夾斷你的手。   

    我低下頭,開始吸她的乳頭,看上去粉嫩的顏色,含在嘴裡有點沙沙的像桑

葚,對,就是這樣的口感,因為乳頭有些不平整的。抓著一隻,含著一隻,放在

嘴裡一緊一鬆的吸著,就好像回到了小時候一樣。

    另一隻手伸到她兩腿之間,她也配合的微微張開,毛茸茸的洞裡輕輕的剝開

兩片肉唇,手指劃上了陰蒂,不大,有點軟,水還不是很多,用手指從洞裡掏了

一下,蘸點洞裡的水潤滑著陰蒂,再輕輕的上下摩挲著。

    我慢慢的玩味著,想像著那個粉豆的樣子,心裡無比的春情蕩漾,雞巴也開

始有了反應,漲了起來。   

    我說:「幫我也吸吸吧。」   

    雲姐點點頭,翻身上來,手扶正雞巴,看了看說:「還挺乾淨的。」

    說著就含在嘴裡輕輕的舌頭舔著,吞進去,吐出來,把龜頭貼在舌頭和嘴的

腔壁,牙齒整齊,很少碰到敏感的龜頭,那種感覺,縱享絲滑啊。   

    雲姐:「我的舌工還行嗎?」   

    我:「不錯啊,相當不錯,這是跟誰練得呢?」   

    雲姐:「嘻嘻,以前和男人練的啊。」  

  

    她這麼一說,瞬間腦補了她跟別的男人雲雨之圖。雞雞更是在她嘴裡硬了幾

分,再也忍受不了,把雲姐推到床上,對著那個也許被多人操過的騷逼提槍上馬,

居然塞不進去,倒不是洞有多緊,是她的腿太硬了掰不動,我苦笑著說你放鬆點

呢,我都幹不動你,她不好意思的笑著說,「不好意思啊!」這才把腿分開。

    剛進去,有點乾澀,她卻好像十分衝動,陰道開始夾我,屁股也用力的緊繃,

感覺還沒有頂到底就被她的肉浪給擠壓出來,再往前頂,再被擠出來,如此幾個

回合,我居然有點力不從心了。

    「還是我來吧。」雲姐說。

    我心領神會,坐在床上,上身依靠床頭,雲姐一手挽住垂下的長髮,卻一頭

紮到我的襠裡,含住雞雞來回的套弄了幾下,我拿出準備好的套套,三下兩下帶

好,她這才跨到我身上,扶住龜頭,慢慢的坐了下去,擡起頭閉上眼睛,微微的

後仰,開始在我身上磨豆漿,我趕忙攬住她的腰,又怎能任由兩隻吊鐘大乳在我

眼前肆虐?

    一口含住吃了起來,奶子裡面有點空,不是很飽滿,感覺不太舒服,就用兩

隻手套住乳房的根部往前一擠,奇跡出現了,血液和乳房裡的肉都被擠到頂部,

奶子一下子暴漲,前面說的粉紅的乳暈,也變得飽滿鮮亮,就跟少女的乳房一樣,

看到這樣的奶,我一下子衝動起來。就這麼兩手捏住奶子,邊看邊吃。

    雲姐也興奮起來,翹臀劇烈的在我身上摩擦,放下奶,我用兩手環抱著雲姐

的臀,又大又硬,她在緊緊的夾我的雞雞,我托住她的大屁股配合著,她不停地

抓著自己的奶子,一會又擡頭甩一下頭髮,真的騷的不成樣子了。

    就這樣,她的下面也變得滑滑的,這時有水出來了。同時,整個人也熱了起

來,臉上泛起紅暈,額頭上有了細小的汗珠。

    看到她臉上有了香汗,我舔了一下,有點鹹有點女人的脂粉味,她笑著一口

含住我的舌頭用力的吸著,下面也夾住,鬆開,夾住,鬆開,四片肉像是有了魔

力,弄得我上下齊爽。   

    她嘴裡也輕輕的呻吟著:「嗯……喔……舒服……」

    

    我:「爽吧,用力夾我,幹死我吧。」

   

    雲姐:「好啊,哦……你舒服嗎。」

   

    我:「舒服,你的逼逼真厲害,又緊又熱。」

   

    雲姐:「是嗎,你也好厲害,頂到裡面去了。噢……噢……快,我要來了,

快啊。用力……用力啊……」

   

    她的腿更加緊繃起來,上身不停地搖動,疾風驟雨般的幾秒鐘,奶子甩到我

的臉上,這樣的奶鞭我甘願受罰。

    雞巴在裡面舒服的無法言語,終於停了下來,雲姐不再說什麼,靠在我身上

只剩下大口的喘息著的,我輕輕的放倒她,分開兩腿,看到那小穴早已陰唇張開,

淫水打濕了毛髮,也不說什麼了,興致到了極致,直接幹,幹,幹,幾十下不停

地衝擊,龜頭舒服到了極致。

   

    「我要射了!」

    我大叫一聲,就像一道閃電從脊柱掠過,直達龜頭的酥麻,精液蓬勃而出,

一下兩下,再來十幾下,舒爽的感覺還在,卻慢慢的弱了。

    掏空了的雞雞也還是硬的,就這麼放在裡面感覺陰道的跳動,人卻軟軟的趴

在一朵雲裡了。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