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權財 作者:不詳

淫亂權財 作者:不詳

淫亂權財

作者:不詳

侯文走后,小董就去找惠蘭,心中充滿緊張和激動。

  惠蘭見小董走過來,就笑著說:“看你倆在那笑的那麽淫蕩,一定沒想好事,呵呵。”小董討好的笑道:“好事,絕對是好事,走我們回屋說。”惠蘭也好奇的說:我倒要聽聽是什麽好事,走吧。“小董左手摟著惠蘭的腰,慢慢走回了房間。惠蘭今天穿的是小董昨天買來的白色及膝裙,腿上穿著水晶肉色絲襪,上身穿著白色無袖汗衫,領口稍開,從領口向下看便能看到白花花的一片,性感至極。剛一進門,小董就撩起惠蘭的裙子里面露出粉色的丁字褲,摸上她的小嫩逼。這一幕剛好叫跟在他倆后面的侯文看到,當時大雞吧就挺了起來。”別,別,不要,門還沒關呢,嗯……嗯,不要嘛,啊啊啊啊……“回藍的聲音開始發跌,小董把中指和食指插進她的小屄,開始玩弄她的小穴,沒幾下,惠蘭就呻吟了起來。惠蘭的小穴和大腿內側都是超級敏感帶,稍微輕輕撫摸幾下就會淫水橫流。小董脫掉回藍的上衣,橫抱著她走到床邊將她扔到床上,將裙子推到腰上,腿彎成M型,小董將頭埋在惠蘭的小屄上,伸出舌頭舔著兩片可愛的陰唇,甚至還將舌頭都伸入陰道口。小董揉弄著惠蘭穿著亮光絲襪的大腿,舔弄著她的小穴,弄得惠蘭在一陣劇烈的顫抖之后,噴出了更大量的愛液,小董將其吸入嘴中,吻上惠蘭張大呻吟的小嘴,將她的愛液全部突進她的口中,嗆得惠蘭咳嗽起來,惠蘭向他翻了個白眼:”小色狼,大白天的就玩弄你謝姐,就不能給你謝姐留點面子,好了你還沒說,啥事呢?不會只是騙你謝姐回來玩弄一番吧?“小董脫光了衣服上了床摟著惠蘭,揉弄著她的絲襪腿,不好意思的說道:”侯文是我大學同學,還是一寢室的,咱倆關系特別好,今天他羨慕我娶了你這麽漂亮的老婆,說要是玩上一夜死也願意,我就答應他讓謝姐你陪他一夜,呵呵……“惠蘭眼睛一眯道:”呦,挺大方的嗎,自己老婆讓給同學玩一宿,哼。“小董呵呵笑道:”那你是答應不答應啊?“惠蘭眯著眼睛看著董學斌,:”你認爲這種事我能答應?“小董淫蕩的笑道:”我好喜歡看別的男人操身爲市委書記你的騷逼,喜歡親愛的你在別人的大雞巴下操得大聲淫叫。看著別人在你的騷逼里面射滿精液,我再借助別人精液的潤滑接著操你滿是精液的淫逼“說著雙手按在惠蘭的兩個雪白的奶子上。惠蘭呻吟的說道:”嗯嗯……你變態,你是嫌棄我了,不想要我就直說好了,還要將我送給別人搞,你怎麽不把你萱姨送給別人搞?嗯嗯……!!“小董聽到惠蘭這樣說,心中想道惠蘭,萱姨被別人雙飛的場景,更是激動不已,”你放心,等我回去以后就找人干她,你們誰都逃不掉的,嘿嘿。“小董淫蕩地笑道。”嗯……啊,你個變態,自己的女人送給別人玩,啊……啊,不行了,啊……好癢啊,我要嗯嗯……我要。“小董用力在她的陰部搓弄,惠蘭的陰蒂是最敏感的部位,那經得起這樣的摸呀!”美女,這樣摸你的小逼,爽不爽?“”啊……好,好癢……好爽……不要……不要……不要停……“”老婆,今天侯文說你了。“”說我什麽了,“惠蘭來興趣了。”他問我,說你的奶子是不是好柔軟,搓起來肯定很舒服“惠蘭的臉紅了,能得到別的男人的好評,而且是評價她的隱私部位肯讓她有些難爲情且伴有些許興奮。他還┉還問┉了我什麽了┉哼哼┉哦┉哦┉”惠蘭邊淫叫著邊又問我。

  “他還說他很羨慕我,說我有你的大摸,還有你的嫩逼操,你的逼肯定很嫩,操起來一定很爽,而他只能在家中打手槍”“哼┉哼哼┉啊┉”惠蘭聽了后傳來一陳更深重的淫叫聲。小董心想看樣子惠蘭聽到這個也感到很刺激嗎!“哼┉哼哼┉啊啊┉那你┉你是怎麽┉怎麽回答的呀”呵呵,惠蘭上套了。小董拿著大雞吧在惠蘭的小屄上磨察,就是不插入。“啊啊啊┉哦┉”惠蘭淫叫聲更大了。“我答應他,今晚讓你好好讓他玩一宿,說不準這時候正想象著你的奶子和小騷逼打手槍呢,要不要叫他來操操你呀”“不要”惠蘭的理智又來了。小董繼續拿大雞巴磨著,沒一會兒,惠蘭極受不了了。“快,快進來,我受不了了。”小董看如此就開始調教市委書記謝慧蘭同志“什麽進去啊?”小董明知故問地說道。“你知道的,啊啊啊┉哦┉哦啊啊┉,快插進來。”“你不說我怎麽知道是什麽,快說啊,告訴我,你要什麽插進哪里?不要騙我了。

  我看得出來…你骨子里面是淫蕩的,你也很想要我調教你吧!你很想要嘗試一下不同於你老公的男人的滋味吧!讓我們來吧……好嗎?小婊子?」”小董哥哥,我受不了了,啊啊……快插進來把,把你的大雞巴插進惠蘭的騷屄里,啊啊……啊,“惠蘭被小董挑逗的小屄不斷地流出淫水,小細腰也不停滴往上擡,希望大雞巴能插進去,爲她止癢,填滿她的空虛。看到身爲市委書記的謝慧蘭被自己挑逗的淫蕩樣子,心中一陣得意,”小騷屄,看你淫蕩的樣子,答不答應讓侯文操你。“”不行,啊……啊哦哦……哦,我只是你一個人的妻子,只給你操,啊……“聽著惠蘭淫蕩言語,知道自己快成功,小董將惠蘭的美豔身體翻過來,讓她呈狗爬狀,屁股翹高,使勁的拍打她雪白的臀部,啪啪聲響,不一會惠蘭的屁股就紅了起來,”啊……,不要打我啊,好疼啊啊……“雖然嘴上說是不要,但惠蘭的小屄卻流出了更多的飲水,小董還是拿著大雞吧磨察她的小屄,不斷地挑逗惠蘭,”啊……哦……啊啊啊哦 哦,求求你了,老公,小董哥哥,啊……啊快插進來吧,啊……你就是我的主人,你說什麽我都聽你的,啊啊……哦,我就是你的小性奴,啊啊……“惠蘭被小董這樣挑逗終于受不了,放下市委書記的威嚴,開始向小董求饒。小董聽到這話心中暗笑自己成功了,得意的說:”那你是答應讓侯文干你了?“”答應答應,我什麽都答應你噢……噢……老公……好人……好老公……求求你……快干進來……啊……喔……天呀……求求你……可憐我……快把……浪穴……奸了……吧……啊……啊……天呐……癢死我……了……“現在惠蘭像一頭發春的母狗,自尊、道德也早就徹底消失了。小董看差不多少了,就將大雞吧狠狠滴插了進去。啊!地發出一聲忘我的淫叫,小董的手抓緊惠蘭纖細的蜂腰,每次在沖刺的時候,都能插入更深的地方,惠蘭不時地擺動自己的屁股,迎合著小董的撞擊,嬌媚淫蕩的發出「啊……啊……唔唔……」在惠蘭的淫浪叫聲中,小董像發春公狗般挺腰肏撞著惠蘭的小穴,肏得「啪啪」作響,惠蘭爽得不斷大聲淫叫,抱著小董的熊腰自動前后迎湊著。小董將她的雙手給拉到身后,像在馴馬般地騎著淫蕩的惠蘭。惠蘭被小董壓得上半身整個趴倒在床上,除了配合小董抽插的動作淫叫外,毫無招架之力。小董又干了幾十下后,突然將惠蘭的雙手松開,身體前傾抓捏住她懸晃的一對大奶子,自己往后躺倒在地毯上,惠蘭也被拉得后仰,變成女上男下的招式。惠蘭騎在小董的身上,雙手撐著他的膝蓋,聳動著屁股用自己的陰道去套弄小董的雞巴。「哦……哦……好美啊……啊……會死啊……老公……干死我了……啊……來了……啊……」惠蘭叫得很妩媚,美得快瘋了一樣,連浪叫聲都斷續無章。叫得很妩媚,美得快瘋了一樣,連浪叫聲都斷續無章。「啊……啊……老公啊……啊……好舒服……好好哦……啊……再快點……哦……對……對……」 惠蘭的心情飛揚起來,滿漲的春潮一下子宣泄,騷水潺潺從屁股「滴答、滴答」流出,流溢到地面的地毯上。的心情飛揚起來,滿漲的春潮一下子宣泄,騷水潺潺從屁股「滴答、滴答」流出,流溢到地面的床上。突然小董停了下來,”老公不要停,快插進去啊啊……哦。“惠蘭急切的喊道。”從現在起我就是侯文,讓我干你就求我,謝書記,嘿嘿。“惠蘭不停滴向后聽著屁股,”求文哥哥用你的大雞巴插進我這個淫蕩書記的騷逼把,啊……“惠蘭說出這句話后,自己也激動萬分。扮成后文的小董繼續大力的干起惠蘭,嘴上不忘淩辱她,”你這個騷逼書記,勾引自己老公的同學,真是個蕩婦。“”對,我是騷屄蕩婦,啊啊……奧哦……,文哥哥你插死我把,哦哦……“沒一會兒惠蘭就要高潮了,”哈哈哈!你天生是個騷貨,就算給一百個男人輪奸,你也不會死的!“小董淫蕩地笑道。惠蘭正在高潮的當口,什麽話都應,「哦……哦……文哥……啊……啊……哎呀……找男人……來干我……」惠蘭什麽臉都不要了,「啊……文哥……救……命……我說……一個……不……兩個……啊……越多越好……所有男人……我要……男人……輪奸我……」這時候惠蘭美麗的肉體開始痙攣,整個子宮纏住堅硬的雞巴,惠蘭拚命搖頭,惠蘭使盡力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將雞巴直抵花心,干得惠蘭子宮口承受連續撞擊,高潮不清地叫床:「啊……太深了……快死了……啊……惠蘭被……干死了……文哥……小屄……被干破……插到人家……心上了……」惠蘭淫蕩的模樣,讓小董更賣力抽插,雞巴似乎要插穿惠蘭那誘人的淫穴才甘心似的猛插。惠蘭也拚命的擡高淫穴,讓雞巴可以更深地插入她的淫穴,更不停地扭動臀部迎合小董的雞巴,淫水不斷地被雞巴逼了出來,順著惠蘭的大腿流下來弄濕了一大片床單。「喔……文哥……你的大雞巴太厲害了……好舒服喔……啊……不要停……對……繼續……我好舒服啊……我要丟了……不要停……啊……快……快……快啊……」惠蘭雙手緊抱小董的頭壓在胸前,上下地套插著小董的雞巴,小董則用舌頭舔著惠蘭胸前那對一直搖晃的乳房,整個房間充滿了淫濊的興奮氣息。上小董抱著惠蘭的腰站了起來,而惠蘭抱住小董的脖子及夾緊小董的腰,身體向后蕩著一挺一縮的干著,惠蘭烏黑的秀發正隨著抽插而擺動著。「啊……啊……小穴爽死了……惠蘭不行……不行了……快……快泄了……喔……」惠蘭越套越快,淫穴里的嫩肉也收縮得將大龜頭吸住。惠蘭拚命地上下快速套動雞巴,滿頭烏亮的秀發,隨著惠蘭晃動身軀而飛揚,惠蘭快樂的浪叫聲和雞巴抽出插入的「卜滋、卜滋」淫水聲交響著使小董陶醉其中,尤其是龜頭被吸得舒服。

  小董用力往上挺,迎合著惠蘭的狂插;當惠蘭向下套時,小董就將大雞巴往上頂。小董走到床邊一翻身將惠蘭的嬌軀壓在身下,屈跪著雙手握住堅實硬挺的大雞巴凶猛地插入惠蘭的淫穴,小董雙手握住惠蘭的乳房又揉又捏、又搓又扭,而胯下的大雞巴則狠命地在惠蘭的淫穴狂抽猛插。當惠蘭又一個高潮來時,小董擡起惠蘭的雙腿放在肩上,拿個枕頭墊在惠蘭的臀下,使惠蘭的淫穴突挺得更高翹,小董握住大雞巴對準惠蘭的淫穴猛的一插到底,毫不留情地猛插猛抽,不時地搖擺臀部幾下,使大龜頭在惠蘭的淫穴深處磨著。「啊……快……再快……哦……用力……小穴要美死了……哦……大雞巴用力……使勁的干……快……快……爽死了……喔……啊……爽死淫穴了……不行了……啊……好舒服……爽死……老公……好老公……惠蘭被你插得好舒服……受不了啦……美死了……好爽快……」惠蘭激動的大聲叫嚷。小董聽到惠蘭的淫叫后更用力地抽插,而所帶來的刺激又一波波的將惠蘭的情欲推向高潮尖峰,淫穴里兩片細嫩的陰唇隨著雞巴的抽插翻進翻出,舒暢得渾身酥麻、欲仙欲死的全身痙攣……「啊……啊……天哪……老公……惠蘭死了……啊……啊……天啊……快來了……快來了……啊啊……快……”小董加快了雞巴抽插的速度,突然惠蘭體內的子宮像吸管一般緊吸住小董雞巴,淫穴內大量熱乎乎的淫水急泄燙得小董龜頭一陣酥麻,小董感受到惠蘭的淫穴正收縮吸吮著雞巴,於是更快速抽送著,惠蘭也拚命擡挺臀迎合小董的最后的沖刺。

  惠蘭感覺自己被強烈的痙攣貫穿,全身融化在無可言喻的絕頂高潮中。惠蘭這次噴得凶,小穴縮得更窄,小董的粗雞巴摩擦得更快速、更緊密,彼此快感益增,惠蘭的小腿像螃蟹的對剪一樣,死牢牢將小董的屁股勾住。

  「惠蘭……老公……快要射了……啊……好爽呀……啊……惠蘭……你的淫穴……夾得老公好爽……啊……老公……老公要泄了……」惠蘭一聽,馬上跟著擺動臀部,用力地將淫穴收縮,更緊緊地夾住小董的雞巴。惠蘭小腿纏住了小董的腰,小穴緊緊的夾住雞巴,小董斷續猛插,龜頭更是深深頂住惠蘭的子宮頸,從暴的漲雞巴龜頭中射出熱騰騰的精液,一股腦地灌進惠蘭的穴內。惠蘭體內深處承受大量溫熱的精液,似乎獲得了更大的喜悅,精液似乎深深進入了惠蘭的血液。

  沖過高潮頂點的惠蘭,全身癱軟了下來,子宮也跟著一抖一抖的,惠蘭如癡如醉地陶醉在那高潮的余韻中。過了一會惠蘭從高潮的余韻中恢複過來想起剛才淫蕩的樣子,臉上潮紅一片,美麗動人差點讓小董把持不住,小董看著惠蘭淫蕩地笑道:“小騷屄,你剛剛可是答應了啊,可不許反悔。”惠蘭聽到這話眯起眼睛看著小董:“答應了,呵呵,就怕你到時候后悔,”“嘿嘿,我有什麽后悔的,只要你不離開我,我就不后悔。”“好,這可是你說的,現在八點了,你說侯文九點回來,我現在就去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等著文哥寵幸你老婆我。”說著就起身下床。小董聽出惠蘭有些生氣了,就從后面抱住她,“別生氣啊,玩玩兒而已,我以后肯定更加愛你。”“哼!”“你這次讓侯文玩弄玩弄,等你回北京,我讓你找人玩萱姨,怎麽樣?”“你這個混蛋,整天想著讓別人玩你的女人,真是變態。”惠蘭笑著說道。其實惠蘭也是想嘗嘗別的男人的大雞吧,只是抛不開面子,現在小董這麽已承諾,讓翟云萱也跟她一樣,也就放下了。妩媚地笑道:“好了,快到九點了,侯文就快來了,我去洗洗身子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等待他的寵幸,行了吧?”小董知道她答應,就嘿嘿傻笑。惠蘭向浴室走去,小董也要跟去,可剛到門口就被惠蘭攔住了,說:“今天不許你再碰我了,你不是把我送給侯文了嗎,從現在開始我的身體屬于侯文,我只要他的寵幸。”“額……”小董知道惠蘭生氣自己把她送給別人,不過聽到自己老婆說她的身體今天屬于別人,心中也是激動不已。沒一會兒惠蘭就赤裸的身子出了浴室,腿上的長筒絲襪,和腰上的裙子也脫掉了,慢慢悠悠地走進臥室,還把門鎖上了,好像故意氣小董似的。小董也沒在意,從自己包里去出了一個數碼照相機,準備將今晚的景象記錄下來。這時臥室的門開了,當時小董就值了起來,只見惠蘭穿著一身底下高分叉的紅色旗袍,腿上穿著肉色水晶長筒絲襪,腳上穿著黑色露指高跟鞋,有9厘米高,走路的時候,從開叉處還能看見絲襪的吊帶,頭發盤起,臉上畫著淡妝,嘴唇上塗著粉色水晶唇膏,反射著光澤,要多美豔有多美豔,要多高貴有多高貴,脖子上還套著一條帶煉子項圈。看到小董的傻樣,惠蘭不由笑了起來,“呵呵,怎麽樣,這身本來是爲你準備的,現在我去要穿著它去服飾別人,后悔了嗎?”聽到惠蘭的話,小董更是激動,大雞吧立馬向她敬禮,小董走向惠蘭,剛要碰她,就被惠蘭推開,“我說了,既然你將我送給了侯文,那今天我就只屬于侯文,只讓他玩弄,你就一邊呆著去,給我和文哥激情過程給我拍下來,呵呵。”然后就走到門口跪下來,似乎是在等侯文的寵幸一般,小董看到這一幕更是激動,趕忙拿起錄像機開始錄像。這時侯文拿著我下午給他的門鑰匙打開了門,干一進門就傻眼了,只見美豔的謝書記,打扮的美豔動人,跪在門前,脖子上還套著一條帶煉子項圈,就像A片里的女優一般。“文哥哥,快把門關上啊。”侯文傻傻的關上門,惠蘭跪著爬到侯文面前,脫掉侯文的褲子,侯文的雞巴一下就跳了出來,啪的一聲打在了惠蘭的臉上,惠蘭迫不及待的張開嘴巴,含著龜頭很認真的舔了起來。惠蘭是屬于深喉嚨,試著將雞巴整個含進去,可是再怎麽努力,嘴巴塞得滿滿的也只含進去三分之二。惠蘭在之前從來沒給小董口交過。小董看著老婆惠蘭跪在門口給自己老同學口交,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但心中去更加興奮。侯文看到此景知道今晚這個美豔動人,身份高貴的謝書記,將會是自己胯下的玩物。身爲市長的兒子,也玩過不少女人,父親手下的女公務員也上過不少 ,但從沒上過如此尤物,從惠蘭口交的方式就知道這個尤物還沒被別人開發過,心想學斌空有美豔妻子卻不懂享受,就讓我好好調教調教吧,哈哈。“學斌,今晚你這尤物老婆可就是我的了,你可要看好我是怎麽調教女人的,一看謝書記就沒被開發過,哈哈。”還沒等小董回答,惠蘭就吐出侯文的雞巴笑著說,“今天奴家是你的,你隨便調教,他今天就是我們的攝影師和仆人,隨便使喚,呵呵。”“謝書記,從現在起你就叫我主人,聽到沒有?”侯文拿著大雞吧拍打著惠蘭的臉,惠蘭屈辱的說:“今夜我是主人的,我都聽你的,”聽到這小董也興奮的插嘴說:“今夜我們夫妻都是你的奴隸,都聽你的,主人。”“哈哈,好啊,今天我就好好調教調教你們這一個市委書記一個中紀委的領導成爲我的玩物。董學斌,現在開始你給我跪著錄像,一切都聽我的。”“是,主人,”說著就跪了下來。聽到小董下賤的話,惠蘭也十分激動,“惠蘭今夜就是你的胯下玩物,主人盡情的玩弄我吧。”侯文用力的扯了扯惠蘭脖子上的項圈,惠蘭吃痛,知道自己即將要體驗全新的感受,於是用舌頭潤了潤嘴唇,深吸一口氣,緩緩的把侯文的肉棒吞了進去。「輕點……別碰到牙齒…多用舌頭去舔,對對,先用舔冰棒那樣從底部舔上來,對,你很聰明,不愧是書記一教就會,再來,含進去,像是含香蕉一樣,舌頭在我龜頭上繞,再來,對了…對了…歐,太棒了謝書記,看著我,喔你的表情太棒了…你的嘴真棒…學斌沒有給你舔弄真是太笨了…」侯文真是爽呆了,一邊指導惠蘭怎樣舔他的肉棒一邊用手撫摸著惠蘭的胸部,「受不了了,謝書記現在我要插你的嘴了,注意了。」說完侯文就用手按住惠蘭的頭部,下身用力的往惠蘭的嘴里抽插!惠蘭被這種突然奇來的舉動嚇了一跳,扎著要躲開,但是無奈頭被侯文抓住只能閉著眼睛承受著這野獸的沖擊。「賤人…你這個小妓女,」侯文臉上青筋直冒,也不再客氣了,充分展現他的侵略性,用力的頂肏著惠蘭的嘴:「小賤人…你的嘴太舒服了…我要出來了…歐歐歐…」侯文的肉棒突然噴灑出濃濃的腥味,在惠蘭的嘴里爆發開來!惠蘭嚇了一跳,只覺得口中的肉棒湧出一股接著一股濃稠的精液,從來沒有被口射過的惠蘭顯的不知所措,面對腥臭難當加上嗆鼻的黏液,從口中咽喉湧入食道,惠蘭不禁一陣反胃,開口正要吐掉,侯文此時突然抓住惠蘭的頭又重重的插進了她的嘴里,大聲喝令:「不準吐出來!這是你的初次口射,你要吞進去,老子的精液很營養,對你有好處對,含著,慢慢的一口一口吞就不會嗆了。」惠蘭眼淚汪汪的慢慢的把侯文的精液吞了下去。

  侯文看到惠蘭確定把精液都吃進去后,才放開了惠蘭的頭,讓她喘氣。

  侯文得意洋洋的問惠蘭:「精液的味道怎麽樣呀?是不是很刺激呢?」惠蘭跪在地上喘著氣,精液的味道很濃很腥,氣味留在口腔食道里面久久沒有散去,想到自己初次被一個剛認識一天陌生的男子射進去嘴里,還吞了進去,不禁皺著眉頭看了侯文一眼,害羞的轉過頭去低聲的說:「主人你的味道很腥臭,討厭死了,我下次不來了。」

  侯文哈哈大笑說:「等多吃幾次之后就會習慣了,保證你會愛上這滋味。」惠蘭聽到多吃幾次,臉更加紅潤,“好啊,主人說什麽就是什麽,我聽主人的。”

  侯文拉著鏈條向臥室的床走去,惠蘭也隨著他想狗爬似的,爬進臥室,小董也趕緊拿著攝像機跪爬進去,繼續爲他們拍攝。侯文讓惠蘭先爬上床,拍打著惠蘭豐滿的翹臀,並讓她躺在床上,打開惠蘭旗袍上身的扣子,亮出惠蘭碩大的酥胸,雙手搓弄,惠蘭緊咬著嘴唇哼哼唧唧的承受著侯文的愛撫挑逗。侯文脫光了衣服又撩開惠蘭下身的旗袍,扒下惠蘭的粉紅色蕾絲內褲,挂在她的右腿上,惠蘭的高跟鞋也沒脫,整個場面淫蕩急了。侯文玩女人的方式可以說是十分的粗暴,對著惠蘭的胸部是又捏又搓,手指有時候還會抽空摳弄惠蘭的小穴,可是說是完全落實他自己對女人的看法:女人全身上下都是男人的性玩具而已。但是這樣的粗暴,讓惠蘭體會到和平常小董的溫柔完全不同的方式,反而讓惠蘭的內心深處湧現一波接一波的性欲,不斷的在內心呐喊:「盡情的玩弄我吧!用力點!」但是礙於本身的教育和矜持還有身爲書記的高傲,遲遲不願盡情的叫床喊出聲音來。經驗豐富的侯文看出了這點,也打算慢慢的調教惠蘭。

  侯文眼見時機慢慢成熟,緩緩的移動身體,讓自己的下體頂在惠蘭的陰道口,淺淺的進去一公分在拔出來,惠蘭哪里經得起這樣逗弄?過不久已經嬌喘連連,腰部不斷的扭動。

  侯文在惠蘭的耳邊講:「要不要進去呀!想要我干進去的話就開口求我呀!

  不然我不給你唷…」惠蘭不斷的扭動著身軀,搖擺著腰肢,想要將侯文的肉棒吞進去,無奈侯文雙手緊緊的抓住惠蘭的纖腰,侯文的肉棒就維持著進去一公分左右的距離抽動著,惠蘭前進他就后退,她退出侯文就前進,真不愧是老手,硬是弄得惠蘭不上不下的。

  惠蘭緊咬著嘴唇哼不出聲,不斷的扭動著腰部,侯文看到實機差不多成熟,眼前的美女全裸橫承在自己跨下,擁有性感的身材還有美麗的臉龐,被自己逗弄著泛著紅光,侯文下定決心要吃了!對著惠蘭的耳朵輕聲的說:「快點!求我干你!大聲說出來我就插進去,快點說!賤人!」聽到侯文這樣羞辱自己,惠蘭再也忍不住了,崩潰似的大喊:「求求你主人…不要再欺負人家了,給我…干我…插進來,干我吧…主人…」侯文聽到惠蘭發浪似的哀號,滿意的點點頭說:「寶貝真乖,來吧,謝書記,我要干你了。」說完深吸一口氣,用力的狠狠個一差到底!惠蘭瞪大了眼睛,感受到下體被一根堅硬又燙比小董還粗的肉棒很狠的通了進來,忍不住大聲的叫出聲來,聽到惠蘭淫蕩的叫聲,他更是不客氣,瘋狂的拔出來再插進去,每一下的抽插都拉出滿滿的淫水,再狠狠的貫進去,並且享受著惠蘭溫軟肉穴美妙的包覆,一想到惠蘭高貴的身份,還是老同學的老婆,耳里聽著那好聽的叫床聲,技巧高超的侯文也不禁開始喘起氣來!侯文覺得下身傳來一陣顫抖,惠蘭的雙腳主動纏上侯文的腰,溫軟的淫水開始泄了出來,惠蘭竟然被干上了高潮!但是侯文並不放過她,趁著惠蘭還在享受著高潮的余韻,用更大的力氣還有速度加快奮力的進出,惠蘭那高潮過后的陰道受到了刺激,更是敏感,忍不住哭叫起來:「主…主人…求你…不要再弄我了…你怎麽可以這樣子…我會被干死了…嗚嗚嗚…文哥主人…我快要死了…」侯文無恥的對著惠蘭說:「沒帶套是不是干的你很爽?比你那沒用的跪在那里給我們拍攝老公爽對吧!?」「是…是更爽…好爽…他就是下賤,但是求你…要拔出來…我…我不想懷孕…」惠蘭求饒的說。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寫的不錯,滿好看的  感謝作者的分享, 請繼續加油!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