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淫賤的母狗【完】

我是淫賤的母狗【完】

我叫蘇珊婷,是一個十足的上班族,是一個非常漂亮非常性感的女人,我是被我的老公強暴並霸占了,其實也不算強暴,我是半推半就地給我老公的,這也足以說明我淫蕩的本性。一年后年僅16歲的我就含辱生下了孩子。也就是說,我只比兒子大16歲。三十還沒到。生過兒子之后,我的三圍有36E罩杯的大乳房,24的腰圍,35的臀圍。

  我總穿著時髦暴露的緊身衣裙,一對淫乳簡直要跳出來般;嬌嗲的說話聲、那搔首弄姿的模樣,無不誘引著每個男人“躍躍欲試”,是那種看了會讓男人想強奸的女人。但平時只會覺得我是一個十分好的人,因爲老公經常的出差,我也就偶爾的在外面偷吃,但是我還是愛老公和兒子的,如果不是因爲這次的事我都不知道原來自己是這樣的一頭淫賤母狗、淫貨。

  這天早上下課後,兒子打了一個電話給我∶“我不回家睡覺了,大後天我才回家的。媽,你這幾天就自個舒服吧!”

  “你爸他到外地了,兩個星期後回來,到外邊玩耍要注意一點。”說完我就挂了電話。

  兒子和老公都不回來,我正盤算著給自己找點樂子,緩解一下壓抑的身體就聽見外面有人敲門,我去開門來的人正是我老公的朋友阿B,一進門阿B就陰笑著道:“美女嫂子,看什麽啊?”我知道阿B就是這麽的油嘴滑舌,也不太介意,笑著說:“沒事,大軍出差了,你不知道嗎?”

  “當然知道了?要不我哪敢來啊?”聽他的口氣,我心里慌慌的。

  “你想干什麽?”

  “哈哈,嫂子,別急啊!我不想干什麽,就想來看看我的美女嫂子啊!順便給嫂子帶點東西看看!嫂子,你真的好美啊!”說著阿B就走到客廳把一張光盤插到DV機里開始放光盤了。

  畫面十分清晰,是我含著一個男人的雞巴賣力的舔著,還時不時的給男人一個媚笑,嘴角上挂著的口水流下來好長,我一下覺得重心不穩,心一下揪了起來,我既是害怕阿B把光盤給老公看,也恨自己怎麽那麽不小心被阿B給算計了!我瘋了一樣的沖過去,拿出光盤扳成倆塊,丟在地上使勁的踩。

  “哈哈!騷貨,你是不是很美啊!看起來,你比AV女優的演技好多了!”

  “你!你不是人!”我不敢大聲叫罵,只能用噴火的眼睛望著阿B

  阿B低聲罵著。“是嗎?我不是人,但我要是做出點不是人的事情,把這段精彩的畫面發出去,只怕你是想做人都難啊!”

  “你!”我呆住了,這光盤要是傳開了,我就真的是不要做人了,早點自殺變鬼算了。

  “你!你想怎麽樣?”我不笨,知道權衡利弊,漸漸的冷靜下來。

  “不想怎麽樣,就想和你一起溫柔溫柔!”阿B是皮笑肉不笑。

  “無恥!”

  “哈哈!大美人,我看你就別罵了,留點力氣等會好好和我玩吧!”說完,阿B走到我身邊,用力親了我一口。

  “嗚!”我沒有防備,氣憤的望著阿B,叫也不敢叫,那樣子,真的好可憐。

  “那我先走了,你自己洗干淨,就在家里等我,到了晚上我再來!”阿B把手已經伸到我的裙子底下,摸了兩把,阿B很熟練的扒開我的大陰唇,手指插進了陰道。

  “別,現在不行!”家里的傭人還沒有到下班的時間,我擔心傭人會看見,忙拒絕著想推開阿B的手。

  “美人,別這麽怕,沒人看見!”阿B淫笑著。他左手從我的上衣摸了進去,掀開我的奶罩,摸了起來。當然,阿B也是怕有人進來,不敢把我脫光來,只能用手摸著插著。他就在我柔軟的乳房上撫摩著,我知道自己的乳頭已經硬了,他用手指稍微用力一按,乳頭就陷了下去,一松勁,又突了出來。右手在下面又是插又是掏的,我的下面漸漸有反應了,慢慢濕了起來。“騷屄!就來水了!”阿B靠在我耳邊說道。

  “你,快走開!”我不敢反抗,直立在那里,低聲求阿B。

  他把手抽了出來,帶了一手掌的淫水,“看看!你有多浪!”

  說著他把手插進了我的小嘴里面,“來!嘗嘗自己的味道!”我沒辦法,小嘴在阿B的手上一舔一舔的。

  “太太!”傭人買菜已經回來了。阿B把手收了回來,一下抱起我放到桌子上,飛快的脫掉了我的內褲。我穿的是一條紅色的雷絲小內褲,內褲已被淫水打濕了一大片,散發著一種女性的騷味。

  “傭人回來了,我先走了。”阿B拿著我的內褲揚了揚。

  “記住,今天晚上洗干淨在家等我,不準穿衣服,否則,你等著看好戲吧!嘿嘿!”我無助的看著我拿著她的內褲揚長而去。

  我並不是什麽冰清玉結的貞女,在這情況下,阿B知道我肯定會選擇讓他玩弄我的肉體,求他不要把光盤公開這條路。

  晚上我一個人坐在家里,甚至有些期待阿B的到來,時鍾剛過了八點。門鈴響了

  “小騷貨,還真沒穿衣服,哈哈”阿B進了門便用那充滿獸欲的眼睛把我強奸了,我沒有一點遮攔,甚至希望阿B把我像A片的女主角一樣,綁起來,狠狠的插我。阿B好象看穿了我的心思,從衣服里掏出一把繩子,把我的雙手反綁到背后,接著就是低頭開始舔吮把玩我的乳房,力道當然是相當地大,讓我的乳房在我手中不斷地改變形狀,這種粗暴的方式感到不適應,尖叫著:“別這樣,痛啊!”

  阿B哪管我痛不痛,瘋狼一樣在我的乳房上,屁股上,陰道上舔著,咬著。女人大概是天生有被蹂躏的本能,被我這麽一搞,我竟然慢慢的適應過來了。

  “啊…啊…就…是…這樣…好棒…啊……對…對…用力…啊…啊…啊…啊…用力…用力…咬我…好舒服…唔…唔…唔…唔…啊……”

  我無恥淫蕩地呻吟,阿B把雞巴捅進了我的櫻桃小嘴。“啊!”插得太猛,頂到了我的喉嚨,我被我插得痛苦的叫了一聲,我吐出雞巴道:“你慢慢來好嗎?”說完我把阿B的龜頭含入嘴里,然后靈巧地利用舌尖不斷地刺激著阿B的龜頭與陰莖間的軟溝,一回又一回,靈巧地刺激著,我知道我的口技很好,我用軟綿綿的舌頭舔在阿B雞巴上,舌頭還不時的在我馬眼上輕輕的打幾下,“哇!”阿B一陣抖動,馬眼流出了一絲精水。阿B抽出雞巴,讓我跪在床上,屁股翹起,騷屄,屁眼都對著阿B。我已經濕透了,倆個洞口都沾上了流出來的淫水。“撲”的一聲,阿B把雞巴插進了我的屁眼。由于我是背對著阿B,沒想到阿B會插我的屁眼。   “啊……啊……”我受不了地叫了起來。“好痛啊……!啊!……好痛!”我可憐的叫喊著,阿B伏下身子用舌頭在我耳后輕輕的舔著,“別怕!一會兒就好了!”

  “你好壞,人家沒被這麽大的東西插過啊!”我委屈的說著。聽了這話,阿B更加沖動了,雞巴開始抽動。手也在我的騷屄那里掏來掏去,搞得我痛苦的感覺慢慢消失,快感湧了上來。

  “啊……真好……你……好硬……好長啊……”

  由于是插屁眼,阿B只能捧著我的屁股,抓著我的臀肉,用力的一前一后推動。我是第一次被這麽大的雞巴插,浪個不停,上身用里貼在床上,把大奶子一個勁的在床上擠壓,雙手伸在倆邊,手指死死的抓著床單,在快感的襲擊下,淫蕩的叫著。

  “喔……喔……阿B……哥……你好棒啊……怎麽能插……到這麽……深……我……啊……從沒……哎呀……被人干到……嗯……嗯……這樣深過……好舒服啊……好舒服……喔……喔……屁眼好爽啊!”

  “靠!你還真浪啊,插死你好不好?”

  “好……插死我……我願意……啊……啊……啊……好棒啊……好棒的阿B……好棒的雞巴喲……嗯……嗯……”

  “浪……爽……要又騷又浪……啊……啊……哥哥來干我……啊……啊……我美死了……喔……”

  我被干的已經失去了理智,開始胡言亂語

  “啊……啊……啊……!”一股一股洶湧而出的淫水順著腿濕淋淋的流下了下來。我高潮了。

  “靠!好大的水!”阿B罵了一句。抽回手,放在口里舔,我被高潮沖擊的攤倒在床上,臉貼在床邊,紅紅的!口里還一聲一聲的不由自主的、哼著:“哦……嗚……爽!……你的雞巴插得我好快活啊!”

  阿B看著我這麽誘人的浪態,一把把我翻了過來,把我的倆條白玉一樣的大腿放在肩膀上,準備插騷屄了。

  我已經被我搞得精疲力竭,半張著眼睛,有氣無力的說:“阿B,休息一下啊……別……再……動……我真的……受……不了了……”

  阿B已經欲火攻心,雞巴硬得像根鐵條,哪還聽得進去,大叫一聲,雞巴插進了我那淫水直流的騷屄。“啊!……啊……!”又是一陣快感襲來,我的生理和心理又恢複過來,一邊用手揉著自己的乳房,一邊搖動著屁股屁股迎合著阿B的雞巴。

  我直覺阿B雞巴猛漲,硬得發痛,每一下都狠狠的抵到我的花心,巨大的龜頭摩擦我敏感的陰道。我搖晃著大乳房,屁股飛快的移動著。

  “撲!撲!”雞巴在騷屄里插得好響。

  “騷貨就是騷貨”我被阿B插得這麽賣力,竟然擡起頭,櫻唇含著阿B的乳尖,還用舌頭逗弄起來

  “啊……啊……我……我又要泄了啊……快啊”

  “喔……喔……阿B…哥哥……你好棒啊……怎麽能插……到這麽……深……我……啊……從沒……哎呀……被人干到……嗯……嗯……這樣深過……好舒服啊……好舒服……喔……喔……”

  在大叫聲中,我又一次高潮了。我的騷屄里面開始顫栗,阿B的雞巴被我裹得粘粘蜜蜜,脊骨一陣酸美,狂抽幾下,滾燙的濃精沒了約束,一陣接一陣地急射入我的身體。

  “哦……阿B……啊!……爽死了……”我浪叫著。

  阿B使勁把攤在床上的我抱起,朝浴室走去,床單全部被我的淫水打濕了,天知道我哪來的那麽多水流。

  “小美人,你的水怎麽這麽豐富啊!”阿B調戲我。

  “你好壞,還不是你弄的!”我討好的回答。

  進到浴室,我雙手抱胸,背著身坐在浴缸里。頭差不多快低到自己那黑色的三角洲了。只是我不知道,光是的背部和屁股就已經讓阿B的雞巴又一次站立起來了。

  阿B站進了浴缸,我見啊B也進來了,擡起頭,正要趕阿B出去。他的雞巴卻正好碰到我的小嘴上,“嗚……”我被大雞巴嚇了一跳,

  “你干嗎啊?”

  “哈哈!一起洗啊!”因爲浴缸有點小,我只能坐在浴缸邊緣,阿B坐在浴盆內,他拿著噴頭,沖著我,我開始是不願意的,被阿B摸了幾下,軟了下來。不再反對了。

  我是面對阿B坐著,所以也就面對著阿B的大雞巴。大概是被他摸得欲火又上來了。我干脆趴在阿B的大腿上。用手摸起他的雞吧來。

  我用左手手指頑在馬眼上敲了一下,阿B的雞巴立刻撐得筆直,我吃吃的淫笑著。接著,我沿著龜頭菱,指尖慢慢的劃了一圈又一圈,使阿B的龜頭脹得發亮。我又將掌心抵住龜頭,五指合攏包住雞巴,緩緩的抽動著。“哇!受不了!”阿B丟掉噴頭,抱住我的頭,把雞巴插進了我的口中。

  我是櫻桃小嘴,我張大嘴,我吞下雞巴后,鼓起香舌,在龜頭上到處舔動。

  “哦┅┅好┅┅騷貨┅┅吸得好┅┅你的小嘴真靈活┅┅哦┅┅”

  阿B舒服地哼出聲,屁股開始往上挺。然後我先是以舌尖舐著馬眼,嘗著那股男人特有的美味,跟著舐著那龜頭下端的圓形溝肉,然後小嘴一張,就滿滿的含著它。

  我的頭開始上上下下不停搖動,口中的大雞巴便吞吐套送著,只聽得“滋!滋!”吸吮聲不斷。大雞巴在我的小嘴抽送,塞得我兩頰漲的發酸、發麻。偶爾也吐出龜頭,用小巧的玉手緊握住,把大雞巴在粉臉上搓著、揉著。

  “哦┅┅好爽┅┅好舒服┅┅騷貨┅┅你真會玩┅┅大雞巴好趐┅┅趐┅┅快┅┅別揉了┅┅唔┅┅哥要┅┅要射了┅┅”

  “騷貨!你別用手套弄了,今晚我非要好好的插暴你的浪穴。”

  我實在是浪蕩風騷,淫淫無比,我撫摸著大雞巴,媚眼一勾,嘴角含笑有說不出的妩媚、性感。在嬉笑中,搖晃身體,令肥滿的乳房正抖動搖晃不已。

  阿B兩手在我渾身的細皮嫩肉上亂摸一陣,且恣意在她兩只雪白堅逝的雙峰上,一按一拉,手指也在鮮豔的兩粒紅乳頭上揉捏著。

  這時我大叫著∶“嗨┅┅嗨┅┅我要死了┅┅阿B,快干我!快干我┅┅我要被干┅┅”

  這時阿B說∶“你這賤婊子,說!‘我是母狗,我是B哥的性奴隸’然后求我干你!”

  “是的,我是母狗,我是B哥的性奴隸。求你干我,干我小穴┅┅干我屁眼┅┅干我!快干我┅┅”

  阿B把我拉出浴缸,讓我伏在浴缸邊上,用他的大肉棒插進了我的陰道,他用勁地抽送頂弄,在他胯下的我狂熱地搖動著身體。阿B趴在我的背上,像公狗干母狗一樣地干著我。他兩手也不閑著,死命地用力揉捏著我那36E的特大號乳房,一雙巨乳在他的用力揉捏下變了形。

  我被干的是又痛還是爽,兩眼閉合,口中不斷呻吟∶“啊┅┅啊┅┅啊┅┅用力┅┅用力插爛我的淫穴!”

  阿B把我轉了邊,用嘴含著我的乳頭,開始時還是吸舔,後來則是撕咬了。我把手搭在阿B肩上,把阿B的頭向自已的乳房上壓去,阿B把我輕輕抱起,我用手把阿B的肉棒放在陰道口,阿B腰肢一挺,肉莖一下便進入了我的陰道。

  我一邊搖動性感的屁股配合著阿B的猛烈進攻,一邊把我香甜的美舌吐進了阿B的口中,互相交換甜美的唾液。

  阿B猛烈的進攻使我進入了忘我的高潮中,我把兩腿緊緊地盤在阿B的腰間,阿B把嘴再次撕咬著我的乳房,彷佛要把我的乳房咬爛了,我則一邊舔著自已的嘴唇一邊浪叫連連,淫態百出。

  “哈!騷貨┅┅好┅┅好┅┅”阿B把我的腿高高舉起,放在自己肩上,他一下一下地往下插下去,像打椿機一樣用力向下撞擊,每插一下,我都浪叫一下。

  插了大約三百來下後,阿B把肉莖抽出,又轉插入我的屁眼里,我的菊花蕾緊緊地包信阿B的肉莖,我則更淫蕩地浪叫、呻吟。隨著阿B屁股的扭擺、起落,洞穴口擠出的淫水,順著大雞巴濕淋淋的流下,浸濕我的陰毛四周。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太有趣了!借分享囉~~~

路過看看。。。推一下。。。

原PO是正妹!愛死妳了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