泳池淫魔教練

泳池淫魔教練

「任教練,你好,我是昨天打電話來的藍程岚。」

在將軍澳遊泳池門口,一名長發及腰的少女輕聲的詢問著唯一的一個人。

「請問……」泳池邊坐著一個男人,看來他應該就是昨天電話里提到的那個最高明的教練了吧!只是他好像完全沒有察覺到自己呢…怎麽辦…程岚有些不安的輕咬著下唇,她清麗可人的容姿因此稍稍的蒙上陰影。

猶豫了一會兒,她緩緩走到那個男人的背后,這才發現他正戴著耳機在聽音樂,難怪聽不到自己的聲音。

「教練……」程岚伸出手正打算輕拍那人的肩時,忽然那人身體一閃,一反手就將她壓在身下。

「馬文法,你這招已經不管用啦!」任振得意的說者,正打算再好好取笑對方一番時,忽然發現被他親暱的壓在身下的是一名不知所措的少女,而且還是一位嬌羞的美少女……

「教…教練…」程岚同樣也吃了一驚,這可是她第一次和男性這麽親暱,她害羞的臉都紅了。

怎…怎麽辦…程岚一時無法反應過來,只能愣愣的盯著任振的臉看。

這也是第一次看見這麽醜陋的人呢! 「啊…抱歉,我認錯人了。」

任振先反應過來,他急忙放開程岚的身體。

「你就是昨天預約要單獨授課的小姐吧?真是失禮了。」

只是…還真是可愛的小姐呢…

「是、是的!我是程岚,因爲下周要遊泳考試,所以要麻煩教練了。」

程岚急忙的鞠躬,想甩去臉紅心跳的感覺。

討厭…。

「那…那個…」那件事還是得要先告訴教練才行。

「教練先生…」「啊!抱歉、抱歉,程岚小姐,我們馬上就開始了。」

任振誤以爲程岚是想開始上課了,他正準備起身去拿浮板時,程岚又說話了。

「不是…是那個…我…我真的是很怕水…因爲小時候曾經溺水過…所以不太敢下水…怎麽辦…教練…?」程岚有些不好意思,她小聲的說著,同時覺得自己真是丟臉極了。

「咦…這樣啊……」任振陷入了沈思中。

「教練先生?」程岚不安的叫著。

「啊!你叫我任振就好了。」

任振回以她淫邪一笑。

「放心吧…這樣的話,我倒是有一個好辦法。」

他的笑容令程岚又心跳了一下。

「這樣就可以了。」

任振拿著布條輕輕的在程岚的腦后打了個堅固的結。

「咦…請問這是…?」視線被遮住,程岚疑惑的詢問。

「只要看不見的話就不用怕了。」

任振以一貫溫和的語調說著。

「是…是嗎?任振先生好利害呢!」程岚佩服的拍著手。

「好了,接下來先下水吧。」

任振先下到了泳池邊,然后等待著程岚慢慢的從扶手爬下來。

「唔…」程岚顫抖的采著階梯一步一步的進入泳池里,泳裝內所包裹的美麗肢體也爲之顫動著。

「慢慢的…對了對了…慢慢來…」任振緊盯著程岚的軀體,看著那美麗的曲線,總覺得有股從未有過淫亂的欲望急速的湧了上來。

任振用力的甩了甩頭,想讓自己冷靜冷靜。

「呀啊!」這時程岚忽然腳下一滑,眼看就要整個人跌入水中。

「小心!」任振眼明手快,一個上前就摟住了程岚。

好香……程岚的發上飄來了少女特有的清香,任振的手霎時滑到了程岚柔軟的胸部上。

「教…教練…?」程岚困窘的叫喚著。

他…他的手摸到我的胸部了啊!一想到此,她的臉色就更加潮紅。

「呼…剛才真是危險啊…」任振狡猾的笑了笑,然后若無其事的放開程岚。

「咦…啊,謝謝你,任振先生。」

原來是這樣子啊…我也真是的,居然胡思亂想的。

程岚松了口氣。

「程岚小姐,現在你還會怕嗎?」任振輕聲的問著程岚。

「啊、嗯…現在比較不會了…」真的比較安心了呢!程岚驚訝的想著。

「那真是太好了…我們接下來先使用浮板練習腳的打水吧。」

任振扶著程岚,讓她趴在浮板上面。

「就是這樣…胸部要更貼緊浮板。」

「是、是!」程岚用力的貼緊浮板,她的兩團嫩乳也更加的被擠壓出誘人的形狀。

可是畢竟眼睛看不見,心中又開始不安了起來。

「任振先生…我…我還是有些不安心…」「放心好了,我已經幫你把身體撐住了喔。」

任振一個上前,他一手摟住程岚的腰,一手卻伸進她的胸前隔著泳衣剛好握住了她的豐乳。

「啊……教…教練…你的手…你的手爲什麽要放在我的胸部?」程岚大吃一驚,她想掙扎,可是又害怕跌入水里,就在她猶豫的同時,任振的手已經撥開她胸前的泳衣直接揉捏玩弄起她的嫩乳了。

不…不會吧…我的胸部…啊…討厭…

任振恣意的揉捏著程岚雪白柔軟的豐盈,甚至還用手指夾緊她粉紅色的乳頭玩弄拉扯著,用拇指撥弄著挺立的小突起點,又倏地夾緊那脆弱的嫩蕊。

「這是爲了要幫助你放松身體啊!」任振悠閑的回著話,一面享受著美妙手感。

「這…怎麽會…」程岚小聲的抗議著,她的身體止不住的顫動著,私密處好像也有滑熱的液體開始流出,延著大腿滑下。

「啊…等一下!手也摸著屁股…」任振原本扶著她的腰的手也不甘寂寞的開始撫摸著程岚的俏臀,而且手指還不安分的鑽進程岚的泳褲中戳弄著。

「這個啊…這是因爲這個地方是最容易出力的喔!不放松是不行的…」說完后,他又更加過火的玩弄起程岚的身體。

「不…不可以這樣的…教練…啊…這樣子是沒有辦法遊泳的…啊…嗚…」因爲是從來未曾經曆過這種事的處女,程岚很快的就徹底輸給任振的技巧。

「咕啾…咕啾…」任振的手指快速的在程岚的柔軟的蜜穴中進出著,使得愛液源源不絕的流出。

「這樣子…這樣子是性騷擾…」程岚虛弱的反抗著,她可以感覺到任振的手指在惡作劇般的搔弄著。

討厭…被一個才剛認識的人這樣子玩弄著那里……

「你別誤會了,這是爲了你的特別訓練喔!」任振一面說著一面把程岚上身的泳衣整件給扯了下來,程岚胸前的兩團嫩乳也赤裸裸的隨之彈跳了出來。

「但…但是…嗯…啊…」只見任振毫不客氣的用雙手分別抓握住程岚的嬌乳,時而掐緊時而放松不斷的上下搓揉著,且不忘用力擠出尖端的部分加以玩弄著,簡直像是對待愛不釋手的寶貝般。

「不…不要…我的乳尖是很敏感的…唔嗯…」這時候,程岚已經是整個人背部緊貼在任振的胸前無力反抗了。

啊…屁股…屁股好像有什麽東西在頂著…好熱…

「程岚小姐…你已經有感覺了嗎?」任振俯下頭,在程岚的耳邊親暱的吹氣,感受到她的顫抖后,他的舌開始舔弄著她纖細的頸側,一直向下滑到了鎖骨那里輕輕的吸吮著。

「啊…」全身都…酥軟了…程岚恍惚的想著,而就在這時候,任振又毫無預警的轉過她的臉,對準她的櫻唇就是深深的一吻。

什…麽…

「嗚…」程岚的小舌被迫與他的纏弄著,她覺得就快喘不過氣了。

怎麽有這樣的人,這樣霸道的侵犯她的身體。

「程岚小姐……」任振緩緩的離開她的唇瓣,然后滿意的看著她潮紅的小臉及虛軟的身軀。

「你好像累了喔…先到上面休息一下吧。」

他打橫抱起了程岚軟弱無力的身體,然后輕輕的放在泳池岸邊。

「嗯…這是…」程岚虛弱的用手拍摸著地板。

上…岸…了啊…那就必須要快點離開才行…再這樣下去…再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呀啊!」正當程岚才想到該要快點爬起來時,任振又將她壓在身下,制住了她的行動。

「這樣不行喔…程岚…我們課都還沒上完呢…翹課的話可是壞孩子喔!」他壓在她的身上,胸貼著她的胸,火熱的堅挺也隔著泳褲緊緊的貼著程岚柔軟的私處微微顫動著,而腳更是和她的腳緊緊的纏繞。

「教練…放開我…」程岚徒勞無功的掙扎著。

「看來得要懲罰你才行…」任振一手握住一只嫩白的豐盈開始左右舔弄起來,他不停交替吸吮著,讓程岚兩邊的蓓蕾都沾滿唾液而顯得濕滑晶亮。

「啊啊…唔…嗯啊…」程岚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她不時甩弄著柔軟的長發一面發出可愛的嬌吟聲。

「程岚…沒想到你的小乳尖這麽的敏感…都挺起來了呢…」任振一面舔弄揉捏著那對豐盈,一面對程岚誘哄低喃著令人害羞的言語。

「接下來就來看看程岚私密的地方吧…」任振把程岚的大腿扳了開來,然后把她的泳褲拉向一邊,露出了早已濕透顫抖的嬌弱花瓣。

「真是美麗的景象…」任振低喃著,他用手指撥開花瓣的兩側,充血突起的小嫩芽以及隱藏在最深處正在等待男人憐愛的蜜穴隨即就一目了然。

「啊…不要看…求求你…教練…」當程岚掙扎著把自己臉上的布巾解開后所看到的景象,就是自己那從未被人這樣清楚的注視的私密處如今就這樣赤裸的暴露在任振的眼前…程岚不禁哀求著任振,想擺脫這份羞恥感。

啊…討厭、討厭…!不顧程岚的請求,任振仍舊低下頭把臉湊進程岚那散發著淡淡甘甜少女氣息的私密處,他用兩手制住程岚掙扎的雙腿然后對著青澀的蕊瓣舔吮了起來。

「唔…不要…那里不可以的…啊…嗯啊…嗯…」程岚苦悶的喘息著,太多的快感就要讓她不能承受了。

「咕啾…啾啾…」愛液被攪弄所發出的聲音不時的響起,空曠的遊泳池中就只有這兩人在互相糾纏著,使得這里充滿了暧昧淫靡的氣息。

「嗯啊啊…嗯嗯…呼唔…」程岚提高了腰部,她覺得自己就快要達到某種境界了,然而任振卻再這時壞心的停下了動作。

「啊……」程岚眼眶含著淚水,迷蒙的望著任振。

好過份的人…

「我不是說過,我要懲罰你嗎?接下來…」任振依舊是優雅的微笑著,他把程岚身上僅剩的泳褲剝下后,先是坐在泳池邊,然后把程岚虛軟無力的身體抱起,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隔著任振的泳褲,程岚的私密處緊緊的貼著他的火熱,甚至還可以感受到堅挺脈動。

任振緊捏住程岚柔嫩的臀部好讓她的蜜穴能夠更加緊實的鑲住他火熱的欲望,然后開始前后摩擦起來。

「嗯啊…唔唔…討厭…嗯嗯嗯…」程岚緊咬著嘴唇不讓惱人的嬌喘傳出口。

她脆弱敏感的嫩蕊正無情的被摩擦著,引發一種難以言喻的舒服感受。

「呼…唔…」任振也緊閉著雙眼,只有微微的喘息和他臉上滑落的汗水能說明他現在的快感。

他握緊程岚的腰,讓她的花核上下摩弄著自己的敏感點。

「怎麽樣…程岚…這樣舒服嗎?」任振不停的搖動程岚的腰部逼迫她用力的摩擦彼此的敏感點,由程岚的蜜穴中所流出的愛液染濕了他的泳褲,使得兩人的交合處得以摩擦的更順暢。

「討厭…討厭…放開我…」不斷的被搖晃的關系,她的嫩乳也不停的上下搖晃著,形成一種美麗的景致,而被強迫的交合處也敏感的快高潮了。

「真的要在這時候放開嗎?」

「想要的話就自己扭動腰吧。」

任振捧起她的乳房舔弄了起來。

「嗚…啊…嗚嗯…」程岚委屈的啜泣著,她用雙手扶著任振的肩膀笨拙的搖動纖腰用柔軟的花核不停的摩弄著任振的火熱硬挺。

「嗯…嗯…嗯…呀啊…!」程岚加快了腰部的擺動,用力的摩擦著兩人的私密處,終于,她達到了第一次的頂點。

「嗚……」到達頂點后,她全身無力的軟倒在任振的懷中,任由他抱住自己。

「程岚…你好可愛…」任振輕輕的順著她的長發撫著她的背,像是在對待一件珍貴的寶物一般。

…看樣子應該可以了…任振不著痕迹的褪去自己的泳褲,他期待已久蓄勢待發的火熱終于被解放了出來。

他一個旋身把程岚溫柔的放在地上,然后將他的火熱對準程岚的蕊辦,他將火熱的尖端微微的沒入兩片花瓣之間搔弄輕戳著。

「唔…」高潮后更顯得敏感的蕊辦稍一被刺激就止不住的顫抖抽搐著。

「可能會有點痛,忍耐一下…」任振俯下身緩緩的將堅挺推進程岚柔軟甜蜜的體內。

唔…這熱燙緊窒的包夾感…任振的火熱俯一進入就被甬道兩旁的嫩肉給夾緊吸附著。

「等…等一下…教練…不行…我…我還是…」我還是個處女啊…程岚無力的哭泣著阻止著任振的推進侵犯,可是終究是徒勞無功,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嫩穴被火燙的堅挺無情的撐開的快感,才剛高潮后仍舊火熱的私密處使得快感變的更加尖銳,刺激著她脆弱的神經。

「呀啊…啊啊…不…不可以這樣…唔唔…討厭…啊…不行…」盡管程岚心中仍然抗拒著,但任振的火熱卻早已深深的全部沒入自己的體內了。

「啪喳…咕啾…」任振開始搖動腰部好讓火熱能順利在程岚的花穴中進出,堅挺在進出抽插時不時傳出令人害羞的交合聲。

「程岚…你真的是好可愛…」任振緊握住程岚的纖腰不斷的前后套弄著她柔嫩敏感的蜜穴,勾引出濕滑黏膩的愛液染濕了兩個人的相結合處。

「啊…不可以…唔…快點拔出來…啊…啊…」程岚昏昏沈沈的嬌喘低吟著,只覺得過多的歡愉不斷折磨著她的初經人事的蜜穴。

「程岚…你仔細看好…我和你已經這麽親密了…」任振拉起程岚的雙腿讓她可以看清楚兩人正緊緊相連著的私密處。

「放開我…嗯啊… 討厭…我不要看…唔啊…走開…」程岚清楚的看見任振燙人濕滑的火熱正被自己粉紅色的肉瓣揪緊吸附著不放,形成一幅放浪的畫面,她無法承受的搖晃著燒紅的臉蛋想甩去內心的震撼。

怎麽這樣…那是我嗎…騙人騙人…才不是…我才不是這樣的…

「………」任振看著她抗拒的反應,忽然抽出自己的堅挺,在程岚還來不及反應前就抱著她進入泳池里。

「好冷…」全身赤裸的程岚本能的抱住了任振尋求溫暖,她的柔軟乳房亦緊貼著他的胸膛。

「馬上就會溫暖了…」任振讓她趴抓著泳池岸邊,然后扶住她的腰從后方進入她濕滑的小穴中開始抽送起來。

「啊…怎麽…又…唔嗯…」程岚原以爲已經結束了,沒想到任振又進入了自己體內開始前后晃動起來。

這姿勢…好丟臉…

「啊啊…呼…呼…已經夠了…嗯…我不要了…嗯…那里…快壞掉了…啊啊…」香澄敏感的花穴已經高潮了無數次了,但任振仍不餍足的不斷需索著。

「還不行…程岚…現在才要開始喔…」任振一面喘息著享受被窄熱的甬道夾吸吮弄的快感,一面玩弄著程岚前后晃動的嫩乳。

「啊…頂到最里面了啊…嗚…求求你放過我吧…那里會壞掉的…呼唔唔…」唔…程岚痛苦的皺著眉,她知道自己又快達到頂點了。

啊…又…夾緊了…嗚…

「程岚…」任振把程岚的身體轉了過來,兩人的下腹卻仍是緊緊連接著。

「程岚…程岚…你看著我…」任振更加的貼近程岚的小臉在她的顫抖的櫻唇邊低語著,一面在她的花徑里緩緩的抽送濕滑的熱燙的堅挺。

「不要…不要…嗯…唔…」程岚掙扎抗拒著,她濕潤的雙眸對上了任振深沈幽黯的眼,感受到他在自己唇邊輕柔的氣息,霎時她就爲任振所迷醉而芳心沈淪了。

「教…練…」程岚迷蒙的呼喚著,想抓住這夢境般的感受。

「叫我任振強奸…」任振貼近她甜美呢喃的櫻唇,印上誘惑的一吻。

「任振強奸…」程岚不斷的叫喚著這迷惑了自己身心的男人的名字。

「程岚…程岚…」任振閉上了雙眼加快了挺送的速度,眼看就快要到達最高點了了。

「唔唔…不可以…在里面…啊…」程岚的語調破碎的請求著,「啊…那樣…那樣會懷孕的…嗚唔…」但是任振又再度忽視了她的請求,他有力的沖刺越來越快,隨著他在她的花徑反複的進出,他將她推上了最高的頂點,她的全身緊繃著,喘息的聲音他的重疊,在他最后孟浪的進占時,她汗濕的嬌軀緊貼著他顫抖著,他最后深深的一擊,讓她難以承受的拱起身子,緊緊閉上雙眼,屬于他的白灼液體,頓時滿滿地射入她的花穴。

「呼……」黏膩濕滑的精液隨著任振退出她體內的動作暧昧地自花穴里流出,「程岚小姐,你真是太棒了……」「好過份……」她嬌弱的身子無力的蜷曲在他的懷里,在他溫柔的擁吻下意識漸漸的昏沈,她累極的沈入夢鄉。

一周后-「程岚…程岚…?」程岚的母親疑惑的看著呆坐在沙發上的程岚。

「你的遊泳考試不是通過了嗎?你有沒有去向你的教練好好的道謝啊?」「…媽…我…我不想去…」程岚露出了猶豫又苦惱的神色。

這一周來,任振真的是很徹底的用『身體』來教導,除了遊泳之外,每次也都會被任振強奸自己身體。

所以…所以她是真的不敢再去了啊!「你這孩子在說什麽啊!教練人那麽好,爲了你,這一個禮拜都只爲你一人特訓,你不去好好的打一聲招呼就太失禮了。」

特訓…程岚恍惚的想起前天的情況。

「來…自己上下動動看。」

任振硬逼著她騎坐在他身上用蜜穴上下套弄著他的火熱。

她的泳衣被褪到腰部,下半身被扯開一條露出花穴的縫,好讓他可以順利侵犯她柔軟的私處,他平躺在地上一面用雙手揉捏著她裸露搖晃不休的嫩乳。

「不要了……讓我下去……」程岚顫著唇哀求著,她的小穴被任振的堅挺所填滿,愛液源源不絕地從兩人結合處泌出,而任振仍不知節制地在那小穴中抽送著。

「不錯喔…這一周來你進步很多喔…越來越舒服了…」「…啊…啊…啊…教練…」她痛苦的溢出高潮前的呻吟。

「不過你還是一樣的敏感…」任振滿足的歎氣。

「不…要說…」程岚羞愧的遮住了臉。

「不說…那就專心做吧!」任振一個翻身又把她壓在身下。

「…程岚,聽到沒有!你現在就去!」母親的怒吼瞬時把她拉回現實。

「是,媽媽…」程岚無奈的歎氣。

將軍澳泳池

「午安–有人在嗎?我是藍 程岚」一小時后,程岚就心不甘情不願的出現在遊泳池。

和平常一樣,現在正是遊泳池的午休時間,整個空蕩蕩的,只能聽到遊泳池水拍打池壁的聲音。

等了一陣子,還是聽不到回應,程岚只好自己走了進去。

「怎麽這里老是這樣,也沒人看顧。」

程岚走到了泳池邊,赫然發現任振就躺在岸邊的躺椅上睡著了。

「這人…」她驚奇的看著他難得的睡顔。

醒著的時候那麽會欺負人,沒想到睡著的樣子倒是很…純真呢!她更低下了頭想仔細的瞧清楚。

啊…是嘴唇…看著他緊閉的嘴唇,她忽然臉紅心跳了起來。

要是…他這時候忽然醒來的話…正這樣想時,她的頭忽然被拉了下去唇與他的相碰。

「你來了啊…」深深的一吻后,他緩緩的張開雙眼,看見了預料中的臉。

「我…我的遊泳考試過了…」程岚呐呐的說著,被他一拉后,她整個人都貼臥在他的身上。

「真是太好了!那…謝禮就是再做一場如何?」他貼近她的耳誘惑的吐氣。

「我才不要…!」她紅著臉用力的推開他。

「大色鬼!」「…那就跟我性交吧!小公主。」

他笑著撥弄她的長發。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這事都不知道應該從何說起,前些時間剛剛參加完同事的婚禮,感覺他們那邊鬧洞房時大家絲毫不會見外太順理成章了。我同事的老公是農村人,也是他們家唯一的大學生,現在也如願把戶口遷進了城里,在我看來這是典型的鳳凰男,只是不知道我同事是怎麽看的。而我同事是城里人,她說她老公的父母都非常開心,畢竟能有個漂亮的城里人兒媳婦而且是大學生還有份坐辦公室的工作那是非常有面子的,所以擺酒那天把全村請到城里酒樓來了。那些亂七八糟的過程我不說了,主要是想說鬧洞房。

吃完晚飯就到新房去,一開始的節目是點煙,也包含了續香火的意思。就是新娘用自己已經點燃的香煙把其他人的煙給點著。新郎還在樓下沒上來,節目就已經開始了,一個男的坐到新娘旁邊用右手勾搭在她肩膀上,反正我就覺得他的小臂是在那里壓著新娘的胸部的,另一只手也很自然地放在新娘腿上,嘴里叼著煙讓新娘點。如果這樣只是說是趁機揩油的話,那下面有個人就可以說是非常惡意的了,他直接就從后面抱住了新娘,把臉湊前去讓點煙,還把新娘挪移到桌子邊在我看來他就是爲了能夠讓下身緊緊壓住新娘臀部,而他的手那時更是直接抱在了新娘胸部就差沒有用手去握住了,有人說不要輕易點著了要提高難度來點運動的,于是那男人就隨著大家有節奏的起哄聲中抖動身體,那樣子像在干什麽大家心知肚明。最讓我不解的是現場那種氣氛,似乎他們每一個人都是很投入地去參與的,男人們的叫喊,那些農村婦女們的哄笑,小孩子們的嬉戲,新娘陪笑,給人的感覺就是熱鬧喜慶歡快。

   新郎回來后,就要給長輩點煙,當然也不是說走走形式就可以了,要的是大家熱鬧的氣氛。8個男人面對面坐成兩排,新郎躺在他們腿上,新娘子則趴在新郎身上,新郎抱穩新娘,新郎的老爸含著煙坐在前面,新娘要伸手用火柴把煙點著,當然如果這麽簡單就不好玩了,所以開始點煙時那8個人要沒有規律地抖動雙腿,故意讓新娘手拿不穩點不著。遊戲一開始,他們就一邊抖動雙腳,一邊在扯拉新娘的裙子,新郎新娘的注意力全都放在怎麽點煙上面了也許完全沒有感覺到自己后面發生了什麽事,不一會那新娘旗袍的后擺就被完全掀開了,我敢保證除了兩位新人外房間里所有人都能看到我同事整雙雪白的大腿和紅色的內褲,唉如果當時暖氣斷供多好那我同事就會穿很多衣服了。他們一邊抖動著腿繼續遊戲一邊就用雙手在摸捏我同事的腿和屁股,甚至還有人都把手伸進去摸我同事下體了,她雙腿都被掰成一邊一條被又摸又抱,坐在前面的人摸不到腿就假裝要幫新娘穩住身體重心然后用手去托或握她的胸。這些我都用DV拍的一清二楚,新郎是在鄉下見慣了這些場面也許他也經常積極參與去鬧洞房,但我同事是在城市雙職工家庭長大的她本人也接受過高等教育是個傳統溫柔的漂亮女孩子不知道她怎麽能夠接受這種方式的愛情,我暫時還沒有把所有這些錄像給我同事看因爲連我看了都會爲我同事感到難過雖然我跟她也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

   老人家嘴里的煙快燃完了,于是又換節目說新娘要一定必須要從公公嘴里接過香火,他們讓老人家躺在床上,讓我同事全身趴在他身上然后不許用手只能用嘴把香煙從公公嘴里接過來,那煙都只剩很短一截了難度是很大的,看著我同事被逼著和公公嘴舌相交還有他老人家抱緊我同事時那純朴憨厚的笑容以及我同事僵硬的表情我都不知道用什麽文字才能形容我當時的心情。

   接下來是摸郎,包括新郎一共6個男人橫七豎八亂躺在床上,新娘被蒙住眼睛要摸出新郎並親嘴,新郎不可以說話提醒。就這樣我同事爬到床上開始摸時又被他們趁機亂摸亂舔,人也倒在他們身上被拉來拉去,有人故意還把她手拉住往自己下體上摸,總是摸不出新郎來最后干脆他們把新娘的頭按在新郎下體上至少一分鍾大家一笑了之。

   后面的節目雖然也是不雅比如讓新娘躺在床上讓新郎把一只雞蛋放進她內褲里要讓大家看到新娘下體有凸起來然后要求新郎用下體把雞蛋壓碎(公雞孵蛋),還有讓新娘站在床上叫公公把一只完全剝了皮的香蕉戴上避孕套后放進新娘內褲必須兩腿分開不會掉下來然后要求新郎必須只能用一只手伸進去先把避孕套拿出來再把香蕉拿出來(單手掏黃龍),還有新娘只能坐在床上同時雙手不能碰到床雙腳必須離地然后叫公公把新娘內褲完全脫出來舉過頭頂后再穿回去而且必須掀開裙子讓大家驗證有沒有穿好接著新郎再重複一次(子承父業),等等,但至少都只是兩位新人在玩,我同事也基本沒有被占便宜了,我就不想全部都寫了。

   過兩天跟我同事聊天,她說這已經是他們能做到的最文明的鬧洞房了比如說本來子承父業中是還要脫胸罩的但放過了她,她老公考慮到她也許接受不了他們村的風俗所以才在城里擺酒而且在城里的新房里鬧洞房並且事先給他們包了紅包叫他們適當鬧鬧就行不要太喜慶,如果是回到老家那邊鬧,那脫衣脫褲是難免的甚至給新娘下春藥讓她當著新郎和大家的面自己開口主動給大家占便宜。跟城里人可以隨便忘本不同,在農村破壞風俗和傳統習俗是非常嚴重的,會被全村人看不起甚至被唾棄譴責孤立(說得好像比做了漢奸還嚴重),那日子基本上是過不下去了。唉爲什麽很多國家都非常重視和傳承宣揚自己優秀的民俗,而我們卻在制造謠言來抹黑其他國家以獲得心理安慰的同時對自己的傳統文化做到了棄其精華留其糟粕,更無解的是以自己地盤越糟粕越引以爲榮並且對自己國家其他地方的任何文化都要進行地域攻擊。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