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我的下藥經歷——下藥迷姦任程程 作者:flying2006

近期我的下藥經歷——下藥迷姦任程程 作者:flying2006

         近期我的下藥經歷——下藥迷姦任程程

作者:flying2006

  2012年8月,我受邀去上海給某上市公司講戰略管理,日薪一萬二千,

共講五天。

  培訓機構也是某上市教育機構,他們派的課程助理叫任程程,很漂亮的一個

小姑娘。在首都機場我跟她一見面,就發現她很漂亮、很清純,就想著我帶的三

唑侖片估計能派上用場。

  在京滬空中快線上聊天,得知她有男朋友,但是家裡好像不太同意,因為男

友的收入不高,在北京也買不起房子。我問她是否每天給男友做飯,她說:「哪

有啊,只是談戀愛,並沒有在一塊住呢!」

  當晚入住錦江之星酒店後,根據企業給我們訂的房間,我是商務大床房,她

也是商務大床房,我們倆的房間緊挨著。

  第二天講課,第三天講課,午餐是每天在企業吃,晚上根據她們公司要求,

課程助理需要陪我吃晚餐。

  到第四天時,我仍然無法把藥讓她無意間喝下,因為她根本不喝酒。

  原定第五天講完後,我們坐當晚的飛機回北京呢!但是我對她說,我在上海

有些朋友,因此,計劃第六天再回京。

  實際上,為了能夠不虛此行,成功下藥,我專門叫了博雅,博雅是鄭州人,

我專門給他報銷從鄭州到上海的來回機票。

  第五天晚上,課程結束,博雅也到了上海。

  我說我有朋友來上海了,因此我們三人一塊吃晚餐,程程上身穿著短袖白襯

衣,下身穿著到膝蓋的白色裙子,襯衣紮在裙中,很清純。

  因為慶祝有朋友過來,程程不喝酒,博雅說,紅酒就像甜水一樣,多少得喝

一點。於是我點了些啤酒和紅酒,我和博雅喝啤酒,她喝紅酒。

  由於博雅比較會勸酒,因此她也喝了兩杯,但是我一直沒有機會把三唑侖下

進酒中。

  終於晚上20點多了,在餐廳她突然說要去趟洗手間,趁此機會,我掩護,

博雅把早已經磨成粉的三唑侖(四片)放進了她的半杯紅酒中,並搖均勻。

  待她回來,我們均舉起杯中的酒,說這是最後一杯,要乾杯,於是我們三人

全乾了,她也把下藥後的紅酒全喝下去了。我們又聊了約兩分鐘,然後結帳,回

去。還是她結帳,因為講師的飯費也是公司負責的。

  我們準備走時,她站起來,突然搖晃了一下,笑著對我說:「我好像醉了,

眼睛看東西有點重影。」我說:「沒事,你要是不能走,可以扶著我。」

  因為飯店離錦江之星走路約五分鐘,但是中間要過個馬路,為了安全,於是

她扶著我的胳博過的馬路。我看她的眼睛有些半睜半合,走路略不穩,我趁機摟

著她的腰。因為前四天,雖然也是晚飯後天天一塊走路回酒店,但是我連她的手

或胳博均未碰到過。

  我和博雅送程程到了她的房間,用她的房卡打開房間,我看她進屋後,立刻

扶著牆,說真是喝多了,不好意思麻煩我們送她回來。

  雖然我們是用她的房卡打開房間,但是我是在她的房間裡,插的是我的房卡

取電。

  她坐在大床前,頭低頭。

  我說:「幫你燒壺水吧!」於是繼續想扶著她,博雅去洗手間接水來燒。她

的眼睛好像越來越睜不開了,說好,然後說:「我好睏,我要睡了。」

  於是燒上水後,我和博雅對她說:「那你休息吧,我們先走了,明天再來找

你。」她說好,然後她還試圖站起來給我們招手,但只站了一半。

  然後,我們把她的門關好,關的聲音還蠻大。

  可惜,由於博雅剛來,還未登記入住,原來我只有一個房卡,還插在她的房

內取電,我手中拿的是她的房卡。於是我和博雅出來後,看了一下時間,大約是

8:30分。我們倆出去,想著買點東西,過半小時再過來。

  樓下就是藥店,我們倆買了金毓婷一盒(也是一片),花了25元,準備玩

弄她後給她吃。看著藥店不遠的隔壁有成人用品店(早幾天我就看好了),我們

又買了一次性陰道擴張器和婦科擴宮器,以及消毒酒精一瓶、乳夾兩個、衛生紙

若干。

  根據婦科擴宮器的說明書:它包括擴宮探頭、導管和注射器;所述擴宮探頭

是一根不�鋼管,直徑為半厘米,該不�鋼管外套有擴宮膜,且不�鋼管插固在

導管一端的錐面接頭內孔中,所述擴宮膜的下端套在錐面接頭的外錐面上,用固

定螺帽壓緊固定;所述導管的另一端固定一根不�鋼管,該不�鋼管外套設在一

聚乙烯導管的一端,該聚乙烯導管的另一端連接一注射器。本實用新型能使患者

無痛苦感,醫生操作簡單,擴宮快速,效果理想。

  買回來之後,已經過去五十分鐘了,然後我們敲她的門,並喊她的名字。喊

了兩分鐘,程程未出來,結果對門倒出來個人,看了我們一眼,嚇了我和博雅一

跳。

  估計任程程是睡熟了,於是我拿出她的房卡,把門打開。發現她的房間的燈

還未關,她躺的地方還是我們出去時的地方,只是乘大字型地躺在床上,只是把

鞋脫了,雙腳掛在床邊,所有衣服全未脫。

  我走近她,用手輕輕地碰她的胳膊,輕輕叫:「程程,程程……」

  她沒有動靜,博雅說:「你就是用手搧她的臉她也不會醒。」我試了下,輕

輕用手搧她的臉蛋,她果然沒有任何動靜。

  於是博雅走近她,用手撥開她的眼瞼,暴露出眼睛,並用舌頭舔她的眼珠,

她也是沒有任何反應。博雅說:「藥起作用了,現在是深度睡眠,四片藥,估計

起藥效約六個小時,其中深度睡眠約三個小時,即從現在(約9點)到半夜12

點。」

  於是我們準備脫她的衣服,博雅專門交待說:「你要輕點脫,並記著脫她衣

服的順序,玩她三個小時後,還要將她的衣服穿回原樣。」

  於是我掀起裙子,先脫程程的內褲,她的內褲是白色的,很卡通,前面印了

個Snoopy狗。我讓博雅擡高她的屁股,然後我輕輕地把她的內褲褪掉,暴

露出她的陰部。好美,她的陰毛很少,下身顯得還比較幼稚。

  然後,再脫她的裙子,短裙就這樣被褪下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