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泣血之—-原諒我,我的親人們 作者:CD(骨灰狼)

我心泣血之—-原諒我,我的親人們 作者:CD(骨灰狼)

我心泣血之—-原諒我,我的親人們

作者:CD(骨灰狼)

    都說上天是公平的,當你某些地方不盡人意,其它地方必定超越他人/

現實看來,這句話真他媽睜眼說瞎話,狗屎。放屁不打草稿。至少在張琪身上

就不是。

   張琪不僅有張漂亮得讓人膣息的臉蛋,還有讓人瘋狂的身材,如雪般潔白的

皮膚,170的個頭,36D的胸,盈盈一握的柳腰,以及那挺拔后翹的俏臀。讓所有

認識她的女人忌妒不已。讓所有認識她的男人雞動不已。關鍵是這丫頭是個天生

的衣架子,不管什麽樣的衣服,穿在她身上,就跟旗艦店里櫥窗里的模特一樣。

更氣人的是她家境富裕。

  如果說張琪擁有這這麽多,那其它方面至少應該不盡人意,可事實正好相反,

不到22歲的她,已經是個名牌重點大學的研究生二年級了。而她高中的那個閨蜜,早

就四流地方專科院校畢業,待業在家/張琪這個閨蜜真還不是一般的醜,如非要

描述她的模樣,長相,還真是折磨人。那就是植物大戰僵屍里的那個倭瓜。家境

還貧窮得要命,真不知道張琪爲什麽選取她當了閨蜜。你們看,上天公平嗎。

  只有張琪心里清楚爲什麽選取她當閨蜜,因爲這個母夜叉一樣的怪物,在高中

時代給她擋了不少男人的追求。甚至還替她擋了愛忌妒的女生的打架。爲此,張

琪才把她當成了好閨蜜。

   當這樣一美一醜出現在校園每個角落時,總是引起男生們的唏噓不已,歎的

是不能追求這個天仙一樣的美人,唏的是這個醜怪物能挑翻四個男人。他們害怕

被這個怪物一屁股坐得骨頭斷裂,或者一頭撞得肋骨粉碎,所以男生們只能遠遠

的望著,把手指放嘴里吹著口哨,當引起兩人注意后,除了挺動下身做出下

流的動作外,別無它法,每每這個時候,張琪也不臉紅,跟閨蜜相視一笑,徑直

走開。

   上天真的不公平,張琪不僅人美,而且還長著一個絕美的性器,潔白的陰戶如

同饅頭一樣,陰唇是肉嘟嘟的,把少女的性器擠成條緊閉的裂縫,上面沒有任何毛

發,只有粉嫩肥美的陰蒂上方,稀薄的長著柔軟褐色的陰毛,對,不是黑色,是棕

褐色的,貼在潔白的陰戶上,更顯得高貴性感。而且,她還是個處女。

  張琪每次換衣或洗澡時,都禁不住被自己的身體吸引,看著鏡中的驕傲的裸體,

張琪忍不住一只手搓揉著36D的乳房,一只手撫摸著肉嘟嘟的性器,她對自己的身

體是如此的愛不釋手,每每總是愛撫好一番后才更衣或洗澡。

   張琪高中一直沒有交男朋友,到了大學后,沒有了閨蜜的保護,張琪更不敢交

。雖然鮮花求愛信不斷,但張琪全都拒絕了他們的好意。直到考上研究生后,張琪

才交到一個男朋友,叫劉槐。

   劉槐並不是優秀得要命才入張琪眼的人,只是那天晚上劉槐打完遊戲回學校時,

看到巷子里一輛飛馳的摩托車欲搶一個女人的包,沒有得手,但還是把女人挂倒在

地。劉槐趕緊跑過去,扶起了女人,還撿起塊石頭朝摩托車扔了過去,並罵咧了幾

句。回過頭時,才看清扶起的人是學校的校花張琪。

  張琪顧不得摔痛的膝蓋,慌忙的蹲下收拾包中撒落的書本,劉槐也蹲下來,欲幫

張琪撿書本,不想被張琪推開了手,張琪慌慌張張的把書撿好收到包里,這才站起

來,光線不是很亮,劉槐這才看到差不多跟自己一樣高的美人潔白美豔的小臉上泛

著些許紅暈。劉槐以爲是被這次搶劫驚嚇所至,關切的詢問/你沒事吧/

  [我沒事,謝謝你。]張琪輕輕的呼了口氣,高挺的胸脯微微的起伏著。

  劉槐頓時覺得四周都彌漫著一股清香。是這女人散發出來的,這就是所謂的呵

氣如蘭嗎。還是她高貴典雅的體香。劉槐不得而知。

  [你沒事就好,太可恨這幫飛賊,早晚撞死他們]劉槐義憤填膺的呢喃著。

  劉槐至少不是專打遊戲的學渣,還是有情商的,他見機欲送張琪回校舍,被張琪

友好的拒絕了,劉槐只好撓著腦袋,目送著校花美人的離開,末了不忘還叮囑聲,

/下次走夜路要小心點/

   回到校舍的張琪,見其它三個室友不在。她把包放好后,,便走進了浴室,當脫

下衣服后,張琪看著鏡中的裸體,轉了一個圈。還好,只有右膝蓋有點擦傷,張琪

俏皮的對中鏡中的裸體嘟著嘴吧唧了一個,然后開始洗澡,飛快的洗完后,張琪一

絲不挂的走出浴室,徑直鑽進了紫色紋帳中的小窩。時令已到了立夏,張琪把蠶絲

被蓋好自己身體,便迫不及待的從包中拿出一本書,看了起來。

   是的,那不是什麽專業書,雖然張琪用一本專業書套著,但里面確確實實是一本

黃書,這是她剛剛從學校周邊的一個巷子的最尾末的一家書籍音像品店租來的,這店

同時還經營避孕工具成人用品。租來的,想起剛剛俳徊了好久,最后她鼓起勇氣走進

那家店鋪時,那個帶著老花眼鏡,拿著本美女雜志的老頭老板,翻起死魚般的眼睛,

擡望了下張琪,立刻被她的美豔震到了,老頭立即放下雜志,色迷迷的眯起那對死魚

眼,站起來招呼這位深夜來訪的美女客人。張琪看到櫃台上放著的雜志內容正是個赤

身裸體的美女。不由得俊俏的小臉微微發紅。

  [美女,想買什麽呀,是書,還是碟片,還是這些啊]色老頭奸笑著用嘴呶了呶避孕套

貨品那邊。他八成在想,這麽晚了,這樣的美女來到她的店,無非也就是像經常光顧他

店的妓女一樣的人罷了。但他心里還是有嘴嘀咕,這麽年輕美麗的女人,做雞太可惜了

因爲張琪實在是太漂亮了,至少老頭閱人無數的經驗看來,這比那些妓女強上一百倍。

老頭不由得感歎世道真是大不同了。

  張琪小臉更加俏紅了,因爲冰雪聰明的她,自然感覺到了色老頭在想什麽,是啊,明明知道

這是家有成人用品的店,還這麽晚了,他那樣想也是正常。[我隨便看看,想好了再叫你,你看

你的雜志吧] 張琪也報之以輕蔑的眼神指了指那本雜志。便走到書架那邊選起書來。

色老頭不悅的斜了一眼這個厲害的美女,拿起雜志憤憤的坐下來,把雜志舉沒頭頂。

  張琪走了一排又一排書架,隨手取了幾本書翻了一下,又塞了回去,最后轉到最里

面的一排,有一塊舊床單遮挂著的書架。張琪好奇的掀起舊布,看見里面全是書,便

抽出一本翻了起來。

  才翻了幾下,張琪便啪的合起書本,緊張的轉過頭,看看老板,老板仍把頭埋在雜志里,

張琪的心撲通撲通的跳不停,小臉由剛才的微紅變成紅得發燙。這是一本黃色小說,張琪剛

剛翻到描寫性愛的頁面,一些小穴,肉棒,陰道,等淫穢的詞彙充斥了她的眼球。張琪隱隱

察覺得雙腿間有些異樣正在醞釀。她感到自己有些坐立不安了。

  張琪掀起破布,想要把書放回去,又變得像剛剛在店門外進不進來一樣糾結了。猶豫了。

張琪不時的回頭看看老板,老板依然沒有擡頭,那對死魚眼還是埋在那裸體女人里。最終,

張琪咬了咬性感的嘴唇,又取了幾本翻閱了一下,最后挑了二本,深深的呼了口氣,整理

了下狂跳不止的心,硬著頭皮走到櫃台來。

  [這書是租還是賣啊]張琪降低了聲音問著老頭。

色老頭這才又擡起死魚眼,站了起來,[我看看]色老頭接過美女手中書,臉上露出了剛剛

的奸笑。

  [這個不賣的,只租。五塊錢一天。押金五十]老頭色色的把書遞給張琪,假裝不經意的

碰了下張琪如玉般的小手。一臉的壞笑看著這個年輕的美女。心想果然是個淫蕩胚子。

  張琪小臉更加通紅,下體隱約有些濕潤了。她小聲的說道/我租/

   色老板這才彎腰從櫃台里拿出本記事本和筆,翻開來,又從張琪手拿回書,看了看封面,

把書名,日期寫在記事本上。[五十塊]說罷把書又推給張琪,借機又摸了下她的小手。

  張琪飛快的從包里拿出玫紅色的錢包,塗著靓麗指甲油的纖細手指捏了張五十的人民幣放在

櫃台上,掃起櫃台上的書放進包里,逃也似的沖出了店門。

  色老頭扯著公鴨般的嗓子在后面喊起來,[最多三天,三天之內要歸還的]

  張琪沖出巷子不久,沒走幾分鍾,就遇到了摩托車飛賊和劉槐

    張琪之所以有這個變化,完全是因爲22歲的她,寢室里的姐妹都已經有了男朋友,而

自己雖有美貌,卻只落了個冰山美人稱號,每月的排卵日月紅期,張琪莫名其妙的夾緊雪白

的雙腿,因爲那是一種道不明的感覺充斥在她的下體,像螞蟻咬一樣難耐。張琪有種似乎伸手

去扣扣能緩解騷癢的沖動。但自尊心不允許她做這樣淫穢的動作。唯有輕咬嘴唇一月複一月的

忍耐這蝕骨的搔癢。別無它法。日積月累,張琪覺得再也不能做清純的女神了。

   那是一本極黃的書,作者超級搞笑,叫什麽骨灰狼,文章描寫的是一位年輕美麗的少婦從女孩子

到婚后出軌的故事,更讓張琪看得瞪目驚舌的是,女孩從頭到尾都是和一個叫牛老鬼的老頭産生感情

心甘情願的失身于那樣一個收破爛的老頭,老頭的年紀大得可以做他爺爺了。張琪越看,小臉越經發紅

發燙,她甚至能進入到那個故事場景。看到那個女孩的淫蕩,看到牛老鬼油黑發亮的粗大男根。張琪在閱

讀的過程中,甚至忘記了自己蔥白一樣的雙腿是怎麽緊緊並擾在一起,大腿是怎麽上下磨擦著她的性器官

。當她看到女孩結婚洞房的晚上,丟下新郎跑去和肮髒的老頭真正的洞房時,張琪才感覺雙腿間有東西噴

了出來,她驚荒的丟下書,把手探到下體一摸,居然全部是水,甚至把蠶絲棉被都打濕了,張琪羞得捂住

發燙的小臉,也不管自己的愛液沾滿她俊俏的臉龐。

  張琪是在羞自己爲何如此敏感,僅僅只是閱讀就讓自己高潮了,而自己的手還沒有撫摸可愛美麗的下體

。倘若一邊看一邊撫摸下體,還不知道噴成什麽樣,張琪一瞬間覺得自己變淫蕩了。

   張琪從床上躺坐起來,掀開蠶絲被套,看著雪白粉嫩的雙腿間,柔軟棕褐的陰毛軟趴趴的沾附在雪白的陰戶

上,居然沒有一根陰毛是擡起頭的,張琪更加臉紅了,噴了這麽多嗎?下面精致肥美的小穴,如清晨滴水的花瓣

一樣綻開。是的,那紅潤纖長的裂縫還在滲透著清轍滑膩的淫水,就好像是一坑大水沖破堤防,泄洪后的殘局,

只剩下絹絹的細流,到最終是干涸但依然濕潤。

   張琪起身回洗手間,處理了狼狽不堪的下體,又換了套床單棉被。然后把黃書折了個頁,放在枕頭底下,便

鑽進被子,美美的睡了下去。不久后,張琪做起了夢,在夢中,總是隱隱約約的出現一樣影子,一個老頭,好像

牛老鬼。又不像,反正第二天醒來后,張琪是這麽覺得滴。

  連續三天,張琪都是在床上度過的,除了吃飯時間。幸好是周末,姐妹們都出去玩了,張琪謊稱身體有些不舒服

拒絕了姐妹們的邀請。只爲了抓緊時間閱讀這幾本黃書。張琪更是驚歎自己一向好學的好學生,居然請了星期一的

假,只是爲了在清靜的白天,一個人在房子里,赤身裸體閱讀這些黃色小說。張琪覺得自己真的變淫蕩了。

   另外一本描寫的是一個女神一樣的女孩,愛上了一個侏儒校門衛。把自己的處女都獻給了他。后來發展到跟流

浪漢和乞丐交歡。更讓張琪想不到的是,作者居然是同一個人,還是骨灰狼。張琪感覺太喜歡這個作者的作品了,寫

得女孩是那麽的清純,又是那麽的淫蕩,張琪甚至幻想有一天,能結識這個作者,也能爲自己寫一篇小說。

  尤其是看到女孩晚上跟乞丐在垃圾場地做愛時,張琪不顧一切的掀開被子,蔥白修長的雙腿都舉到床外面,塗著

豔麗指甲油的纖細手指,狠狠的搓著雙腿間那美麗的花瓣,美麗的陰毛早已打濕了,粉紅的陰唇已晶瑩剔透。隨著玉手的動

作,都能發出咕唧咕唧的淫糜聲音了。張琪一度想插入手指,追求更大的快感,但張琪不敢插入,因爲,她的處女

膜她想等到結婚時候。

   三天時間,張琪整整把書看了三遍,也足足自慰了十次,其間情到濃處,幾乎忘了時間地點,差點讓人撞破

好在是在自己床上被子里,不然,一定哄動全校。到那時,死一萬次都沒用了。張琪此時才有了想搬出去一個人

住的想法。

  明天就是還書時間了。

  明天又得見那個色色的老頭老板了。

  張琪突然覺得那個摸自己手的色老頭沒那麽討厭了。

  張琪隱約覺得會跟色老頭發生點什麽。

  光想想,張琪覺得有些濕潤了。

  張琪有些擔心處女膜能等到結婚時候嗎?

  誰會破了我的處女膜。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路過上樓推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