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女的心事你別猜 作者:leeheen2013

淫女的心事你別猜 作者:leeheen2013

                          淫女的心事你別猜

作者:leeheen2013

    菲菲大汗淋漓,渾身上下黏糊糊的,精力就像被抽幹了一樣,累得一點力氣

也沒有了。

    今天是搬新家的日子,她和媽媽還有繼父開著那輛破舊不堪的皮卡丘,在路

上整整顛簸了一個早上,到中午的時候才抵達新房子。中午隨便吃了一點東西之

後,她就一直幫著父母的忙,一直忙到現在──晚上十一點鐘,該躺下來好好歇

歇了。

  剛沖完涼出來,床鋪還沒來得及整理,菲菲便一頭倒在雜亂的被褥上。可愛

的少女赤條條地仰面躺著,淺棕色的長髮像海藻般在她秀美的臉龐上鋪散開來,

潮乎乎的身子散發著沐浴露的馨香,就像一朵嬌豔的花兒在午夜慵懶地綻放著。

    經過一個下午的忙活,現在終於可以好好地歇一歇了,讓新奇的想法自由地

在腦海裡馳騁,編織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夢想──那些有關花季的絢爛的美夢。

  她還記得今天早上起床的時候,當她站在床頭的穿衣鏡前穿衣服的時候,她

的身體的變化第一次讓她感到如此震驚。

    她一邊穿衣服一邊歪著頭瞥著鏡子裡的自己,原本纖瘦修長的身體,現在似

乎正在逐漸地飽滿起來,每一寸皮膚也逐漸地變的柔嫩白皙,陰毛不知什麼時候

已經變的黝黑透亮,濃濃密密地覆蓋胯間的高凸的肉丘上,形成一小片可愛的倒

三角形。

    鮮紅的乳頭已經腫脹了好一段時間了,還有些隱隱發疼,乳暈變得越來越明

顯,形成一個完美的淡褐色的圓圈圍繞著腫脹的乳頭。

    變化最大的就是胸前白花花的乳房了,這段時間以來它一直在變大。她覺得

已經夠大了,甚至可以用得上「渾圓」這個詞語來形容,但是它似乎沒有停止的

意思,還在繼續變大變圓──她的陰毛、她的乳房明確地告訴她,她已經不再是

那個弱不禁風的小女孩了,神奇的歲月讓她變成了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渾身上

下洋溢著青春的活力,就像醜陋的小毛毛蟲終於破蛹而出,變成了漂亮的蝴蝶。

  想到這裡,一絲笑容在嘴角浮起,越來越明顯,最後嘴巴終於愉快地咧開,

忍不住發出「咯咯」的笑聲來。

    對於這一切變化菲菲真的很滿意,她為自己漸趨完美的胴體感到驕傲。也許

距離真的能產生美,她開始有點想阿華──她的男朋友,或者應該叫「情人」,

不過都一樣。一想到他,菲菲的陰道裡就有了異樣的反應,簌簌地癢起來……

客廳那頭傳來「砰」的一聲關門聲,打斷了她的思緒──父母的臥室門已經

關上,菲菲知道接下來他們即將會幹什麼,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媽媽銷魂的

呻吟聲,變得越來越肆無忌憚,隔三叉五地在他們的臥室裡響起來,有時候在菲

菲還沒睡著之前,有時候在半夜,有時候在天還沒亮的時候──似乎忘了她還有

一個女兒睡在另一房間裡。

    菲菲屏住呼吸等待著那熟悉的聲音,對此她已經習以為常了。

    果然,沈重的「劈啪」、「劈啪」的聲音,在父母的房間裡鬧騰開了,就像

貓舔漿糊的聲音,酣暢而有節奏,夾雜著媽媽粗重的喘息聲,疲累而又喜悅──

這些混合的淫靡的聲,響在寂靜的夏夜裡變得格外清晰,這是夜的呼吸,把那緊

緊封閉的房間變成了一個巨大而性感的立體音響,歡快的音符從客廳彌漫過來,

越過虛掩的門縫,撩撥著他們的女兒的神經。

    菲菲的心裡像有螞蟻在上面搔扒,遏制不住的衝動在悄然生長,使她的陰道

開始緊張起來,開始分泌甜美的汁液。

  在這讓人意亂情迷的聲響中,菲菲閉上雙眼,想像著阿華就在身邊,那雙粗

大的手掌正揉弄著自己白花花的雙乳。

    「不大也不小,正是我想要的大小」,阿華不止一次這樣對她說。

    菲菲把自己的柔軟的手掌覆在柔軟的乳房上,用拇指和食指溫柔地掬住粉紅

的乳頭,就像握住小巧粗糙的橡膠頭,試著輕輕地捏弄拉扯。

    戰慄的快感從乳尖擴散開來,從她不安扭動的身體裡穿過,就像水波那樣漾

過去,一波又一波。她的臉燙乎乎的,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乳房在溫熱的手掌

下迅速地鼓脹起來。

    她仰起頭來,乜斜著媚眼看了看她的乳房,它們被她的手掌握著,從兩邊擠

攏來,剛才手指的挑逗和刺激,敏感的粉紅蓓蕾已經充分膨脹,像新鮮的草莓尖

在乳房的頂端悄然而立──所有美妙的感覺,都來自這顆小小的肉丁,這一度讓

她難以想像!

  菲菲的手離開了柔軟腫脹的小山丘,開始沿著她的肋骨,越過柔滑的腹部向

下探索。手掌愛憐地感受身體的曲線,從平坦的小腹上軟軟地滑下去,來到光禿

禿熱騰騰的肉丘上──今天早上出發來到這個新家之前,她在洗手間裡找到繼父

的刮胡刀,將陰毛剃了個精光。她不喜歡那些捲曲的陰毛,雖然它們很漂亮,不

過自從她習慣了不穿內褲以後,拉牛仔褲的拉鍊的時候,齒扣總是不小心把陰毛

給扯住,常常痛得她尖叫起來。

  當她的手指陷入濕噠噠的肉縫中,撥開柔軟的陰唇插進潮濕的陰道裡那一刹

那。她的思緒回到了她和阿華最後一次見面的場景。就像所有被迫分開的戀人那

樣,她眼淚汪汪地吻他,撫摸他,迫不及待地要和她幹那事,以為通過身體就能

把他深深地記住。

  這是前一天晚上,所有的傢俱都已經裝到了那輛可憐的皮卡丘上,滿滿地裝

了一整車。

    阿華的爸媽拎了幾瓶好酒到家裡來,媽媽炒了幾個小菜,讓繼父陪他們喝酒。

這是他們在這個社區最好的朋友了,阿華沒有過來。

    「怎麼叫也不來,這孩子不知道怎麼回事,成天看電視,真讓人擔心!」

    阿華媽媽苦笑著說,只有菲菲知道,他在等她,不想讓父母看出來。等待媽

媽小菜上桌後,幾個中年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開始熱乎起來的時候,她瞅空偷偷地

溜出來,直奔阿華家而去。一進門,阿華就緊緊地摟住她抱起來,抱到房間裡的

床上壓了上去。

  「哦……」她情不自禁地呻吟著,阿華已經推開她的T恤,在她的胸脯上迫

不及待地親吻,喘著粗氣淫蕩地愛撫著她的乳房,用嘴巴啜她的乳頭,「阿華!

……感覺真好!」她顫抖著喃喃地說。

  阿華把濕漉漉的嘴唇從她的乳頭上挪開,用粗啞的聲音回答她:「我知道妳

喜歡這樣,當我吸你的乳頭的時候,你的小穴就會變濕!」

  「我就要失去你了,阿華。」菲菲傷心地流著淚說,「我不能沒有你……」

她哭了,她無法想像沒有他會是什麼樣子。

  「別想了,好嗎?」他柔聲安慰她,阿華也很難過,「什麼也別想,只要享

受,享受我的大雞巴!」他喘著粗氣淫蕩地說完,低頭又把菲菲堅挺的乳頭含在

溫暖的口腔裡,粗大的肉棒在褲襠裡不安地悸動著,摩擦著她瘙癢的陰部。

  菲菲開始低聲呻吟起來,全身的肌肉緊繃起來,柔軟的身體變得硬硬的。

    當她終於放鬆下來的時候,阿華已經不在吮咂她的奶子了,他開始解開她的

腰帶,解開緊身牛仔褲的鈕扣,「嗤啦」一聲拉開了拉鍊。他拉著緊身牛仔褲一

路滑過少女修長的雙腿,從她的腳踝上脫了下來,他能看到那條鮮紅的肉縫已經

微微裂開,裡面濕噠噠地泛著亮亮的光澤鮮紅的肉縫,穴口上沾著烏黑捲曲的陰

毛。阿華站了起來,準備開始脫下自己的褲子。

  「哦!不……」菲菲從床上瞥見他已經解開了自己的褲帶,慌張地掙扎著叫

起來,「讓我來幫你!讓我來!」

  她坐在床沿,伸出柔軟的手來拉開阿華的拉鍊,溫柔地把手掌覆在內褲的隆

起的小帳篷上輕輕地撫弄著,用掌心感受那團堅硬的腫塊的形狀,它正在「突突」

的跳動,就快要跳出內褲的束縛了。

  「親愛的……」她仰起頭來看了看阿華的臉,他正低著頭目不轉睛地看著她,

臉上漲得通紅,「準備好了嗎?」她沖著他莞爾一笑。

  阿華點了點頭,蹙著眉輕聲哼著。他的小腹在發燒的,內褲裡的肉棒也燙乎

乎的,菲菲擔心精液溢出來,沾濕了他的新內褲──看樣子是新買的。

  「我要把它拿出來,阿華。」可愛的少女抓住他的內褲,和他的褲子一起快

速地往下拉。當他的褲子被褪到了大腿上,粗大的肉棒從內褲裡跳脫出來,在菲

菲的面前顫動不已。馬眼就像一張細小的嘴巴,裡面已經有亮晶晶的汁液流出來,

扯著長長的絲線滴落在地板上。

  「你的雞巴真大!」菲菲不是第一次看見他的肉棒,可是還是忍不住嘖嘖讚

歎,她伸出柔軟的舌尖來截住下落的汁液,靈巧地在龜頭上輕掃了兩下,把龜頭

上的殘留的精液卷到嘴巴裡,「我喜歡你的精液的味兒,你的大雞巴是我的,我

一個人的!」她砸了砸嘴巴說,似乎剛剛吞下的是蜂蜜。

  她正準備吸吮他悸動肉棒,阿華低頭愛憐地看著這張俏美的臉龐,只有他才

知道:菲菲天使般純淨的外表下,藏著多麼淫蕩的欲望,特別是她的口活,每次

都讓他銷魂不已。她很喜歡這樣!如果他讓她開心了,他可以獲得抽插她的嘴巴

的權利,她可以吞下一整根長長的肉棒,直到龜頭抵住她的喉嚨。明天菲菲就要

走了,他也許真的會想念她的嘴,會想她那緊緊的小穴的。

  菲菲熟練地握著灼熱的肉棒,它正在手心裡不安地顫抖著,她伸出長長的舌

頭把頭湊過去接在光滑的龜頭下面。她用拇指按住龜頭下面的動脈,開始緩緩地

抖動起來,越來越多的透明的液體從馬眼裡面流出來,扯著亮亮的絲線落在她的

舌苔上。她喜歡這種味道,有點鹹有點腥,混合著乳酪的香味和麝香的氣息,這

些味道是如此甜美,讓她著迷,所以她一滴也不放過,悉數捲入口中吞了下去,

喉嚨在吞咽的時候發出「咕咕」的輕響。

  「我要……你的大雞巴,我要舔它,咂它……」菲菲舔乾淨龜頭頸部殘留的

汁液,用少女特有的那種性感的嗓音喃喃地說,「我還要它……日到我的小穴裡

來,就在今晚!」

  他想回答,可是舌尖觸擊在他的龜頭上的那一刹那,就像是被電擊了一般,

讓他止不住打了一個冷戰,「哦……哦……騷貨!」他無助地呻吟著,喘息著,

任由這個淫蕩的小妖精擺佈。

  菲菲撫摸著他肉棒根部飽滿的陰囊,滿意地說:「你看,裡面存積了滿當當

的精液!我要全部吞下去。」她扳著他堅硬如岩石的肉棒,張著嘴巴靠過去,

「噢……不,今晚我要你射在我的騷逼逼裡,全部射進來!」她想了一想,又改

口說。

  阿華一動也不動,表情凝重地注視著她的女孩,注視著少女那俏美的臉龐。

它的肉棒緊張在她的手中有力地跳動著,菲菲伸出舌頭她的上嘴唇舔了一圈,把

嘴巴張大成「O」字形,開始一點點地湊近他的如蘑菇般的龜頭,柔軟的嘴唇貼

住光滑的龜頭,慢慢地一點一點地吞了下去,像條蛇在將整個獵物吞下那樣,她

熱的口腔!啊!潮濕的舌頭!

  一俘獲男人的肉棒,菲菲顯得異常激動,銜著粗大的肉棒從床上蹭下來,跪

在阿華的前面,準備大展身手──她很清楚她口交的技術給他帶來的快樂,不比

自己從他身上獲得的快樂少。

    第一次和阿華約會的時候,她就發現他有根很棒的雞巴,從那時候開始,每

次約會她都要至少要求他給她吸上一次。她開始猛吸起來,臉頰上的肌肉隨著抽

吸向內貼緊,不一會兒又緩緩地吐出來,這樣緩慢地吞吐了七八次,直到口腔裡

充滿了唾液和精液,她才開始加快速度前前後後地吞吐起來。肉棒在口腔裡歡快

地進進出出,終於發出「劈劈啪啪」的聲音來了。

  「噢……菲菲。」阿華渾身燥熱,仰著頭呻吟著,「騷貨……我喜歡你這樣

……騷貨……再深點啊!」他低聲罵著,伸手摸著她柔軟的頭髮,手指插在她的

髮絲中。

  像往常一樣,菲菲一如既往地得心應手,她扶著男人的腰胯,開始用舌頭攪

動那如鋼似鐵大肉棒,在跳動的龜頭上熱情地??吸吮著,興奮的快感像浪潮一

般在從胯間向阿華的全身擴散開來。他的大肉棒終於她的嘴裡滑脫出來,她火熱

的嘴唇像火苗一樣,沿著濕漉漉的肉棒燎下來,一直燎到了堅硬的肉棒根部皺巴

巴的的皮膚上。

    從他濁重的呼吸和顫抖的臀部來看,他完全沈浸在了她的舌尖上──小巧的

舌頭控制了這強壯的身軀。

  「我接下來要繼續嘛?」她歪著頭調皮地逗他。

  「如果你還要那樣做,最後都會射在你的嘴巴裡!」他呻吟著對她可愛的女

孩說。

  「再要一點點嘛,一點點就夠了!」她撒著嬌央求他,嘴唇再次移到悸動龜

頭上。

  這次菲菲的嘴唇沒有四處遊動,只是把舌尖抵著馬眼,把阿華的肉棒含在花

瓣一般的嘴唇間。阿華握著她的頭固定住,緩緩地朝裡面推進去,只推到她的喉

嚨深處,再也不能前進才停下來。菲菲聽到他口中發出急促的「噝噝」聲,便開

始搖動腦袋準備吞吐起來。

  「咦,親愛的!」阿華顫抖著尖叫起來,他感覺到自己已經瀕臨爆炸的邊緣,

趕緊緊緊地握住她的頭不讓她動,「停一下,我有點……感覺要來了!」他說。

  菲菲只好把肉棒吐出來,「好吧,寶貝。」她站起來無奈地說,「我想幹……

想幹你的大雞巴!」她吃吃地笑著說。

  她抓住他的手帶到床邊來,在他結實的胸膛上輕輕一推,阿華悶哼一聲仰面

倒在了床上,她迅速地爬上床去騎在她的大腿上。被她吮吸過後的大肉棒油乎乎

地在燈光下泛著亮光,像一尊小鋼炮似的矗立在她濕漉漉的陰道面前。

  「我憋不住了!」她叫起來,像個貪玩的小女孩一樣懊惱地說,「我等不及

了,我需要你的大肉棒,現在就要!」她希望他還能堅持到最後。

  阿華看著菲菲擡起臀部懸停在他高聳的肉棒。驕傲的肉棒杵在陰阜上,就像

被一把柔軟的刷子刷著似的,這種感覺美妙極了。他屏住呼吸等待著,看著她扶

著躁動不安的肉棒,按向粉紅的裂縫,渾圓豐滿的屁股慢慢地朝胯間垂下來。

  她鬆開握著肉棒的手,雙手撐在阿華的胸膛上,碩大的陰莖頭陷入潮熱的縫

隙,擠開柔軟的陰唇灌入進去,小穴四壁的肉舒展開來,迎接著粗大的肉莖。菲

菲悶哼一聲,身體開始興奮地顫抖起來。

  粗大的肉棒像一根結實的樹樁,完完全全地整個兒進來了!她再次擁有了他

的身體,顫抖碩大的龜頭埋在她緊張的小穴裡簌簌地顫動,他開始挺動著著臀部,

開始在少女的陰戶進進出出地抽動起來,刮擦著光滑陰道四壁。

  「幹我吧!騷貨,幹我吧!」阿華低吼著,「你的小穴好緊!緊緊地抓著我

啦!騷貨!」他艱難地聳動著屁股。

  「啊啊……啊!」菲菲哼哼著,為了讓它堅挺她已經竭盡所能,她做到了,

現在正是享用它的時候了。

  聽到女孩的呻吟聲,阿華興發如狂,開始劇烈地撞擊菲菲的肉穴,又快又狠,

「劈劈啪啪」的聲音在女孩的胯下急速地響起來。

  「就這樣!阿華,就這樣!」她咬著牙尖叫著,「幹我,幹我的騷逼,我要

來了!」

  阿華擡起頭,低頭朝結合處看過去,水漣漣的陰戶上上下下地撞擊著滑漉漉

的肉棒。粉紅的陰唇纏繞閃閃發光棒身,一次又一次地努力吞吐他跳動的樹樁。

  菲菲直起身子,開始轉動著臀部挨磨起來,肉棒無休止地撞擊著她的肉洞,

讓她心驚肉跳而又美妙難言。她從男人的眼睛裡看到了興奮的色彩,他正看著盯

著她的陰戶看。兩人的呻吟聲越來越大聲,高潮已經離他們不遠了。

  「幹吧……阿華……」菲菲顫聲嬌叫著,「你知道……我喜歡你這樣幹我!

就這樣做……就這樣,我就……快要來了!」

  阿華當然知道該怎麼對付這個騷貨,他伸出食指讓她在嘴裡吮吸著,浸濕以

後抽出來,摟著她的豐滿的峰臀掰開,非常小心地插進她緊閉的屁眼的肉蕾中,

潮濕的肉褶緊緊地箍著他的指骨,像一枚肉做的指環。

  「就這樣,阿華!」她贊許地呻吟著,「這感覺真棒!真棒!」

    他的手指在她的屁眼裡插動的時候,菲菲伏在她的身上一動也不動,閉著眼

睛感受著菊蕾裡的指骨,緊緊地夾緊雙腿,試圖重溫夾住他粗硬的大肉棒的感覺。

屁眼裡很快變得潮濕起來,窄小的孔道變得黏黏滑滑的,手指進出也容易了許多!

  菲菲終於到了,陰戶裡的肉褶緊緊地收縮起來,肉棒感覺到了這種明顯的變

化,更加劇烈地跳動起來,暴躁地挑刺著正在達到高潮的穴洞。「天啊!這頭精

力充沛的牛,還沒玩夠……」她想著,伸出濕濕的的手指去緊緊地按著腫脹的陰

蒂,隨著渾身一陣陣地顫動,滾燙的愛液「汩汩」地奔湧出來,打濕了她的手掌,

滴落在男人的胯間。

  「唔唔唔……」菲菲把頭埋到抱枕上,讓聲音在安靜的夜裡不顯得那麼大聲。

她真的很想念阿華,她現在就需要他,需要他在身邊。

    可是房間裡陌生的一切,還有客廳那頭陌生的房間裡媽媽的呻吟聲,都在告

訴她:「你已經失去了阿華,失去了他的大肉棒,面對現實吧,孩子!」也許她

根本就不是在想他,而是想念他的大雞巴給她帶來的快感!

  她知道自己必須甩脫對阿華的思念,菲菲一隻手撫摸著她勃起的陰蒂硬碟,

另一隻手移到乳房上揉捏著捏,是不是地用力拉扯著腫脹的乳頭──她需要更多

的快感,來沖淡她對他的思念。

  她瞥了一眼嬌嫩的乳頭,更加快速地揉搓起來,小穴裡的愛液像春潮一般開

始氾濫出來,從濕漉漉的溝縫裡朝外流淌,流了一旮旯黏黏滑滑的淫水。

  她咬著嘴唇不讓呻吟聲洩露出來,揉捏乳房的手也加入進來幫著分開陰唇,

給另外一隻手的手創造更大的空間。她伸直直兩根手指,並起來插入濕潤的肉穴,

使用和陰蒂上的手指相同的節奏在裡面抽插著,手指摩擦著陰道壁的汁液發出

「嘖嘖」的聲響。

    菲菲的腦袋在枕頭上來回滾動,當她把手指更深地陷入了她的渴望的陰道深

處,溫暖的膣道中強烈的快感宣佈高潮即將來臨。

  隨著摩擦力度的加強,陰蒂腫脹得不可能再腫脹了。她的努力終於有了結果

──雙腿突然繃得直直的,盡可能地朝兩邊伸展開來,四肢著了魔似的抽搐起來,

一下一下地的顫抖著,電流一般的快感從陰蒂擴散,穿過溫暖的肉穴,在少女火

熱的身體裡四下亂竄。

    菲菲蘸起陰道口氾濫出來的愛液,抹在勃起的硬硬的陰蒂上。兩根手指分開

肥厚的外陰唇,手指加快了速度和和適當的力度,瘋狂地按摩腫脹的陰蒂,臀部

及時地挺著迎湊上來。

  「噢──!」她喘息著,忍不住輕聲哼叫出來。就快來了!快來了!她想。

此刻她的大腦裡一片空白!

  她的指尖繼續轉著圈兒摩擦火熱的的陰蒂,突然一個激靈,仿佛像是有一顆

蓄謀已久炸彈從身體深處爆炸開來,菲菲大腿的瞬間合攏來,緊緊地夾住了她的

手──高潮就像是海浪如期而至,一波接著一波地朝她撲過來,前一波的勢頭正

在減緩,她還來不呼吸,下一個在又迎頭砸了下來。

  菲菲把沾滿愛液的手指從肉穴裡抽出來,移到其中一隻完美的乳房上,清晰

地感覺到乳頭還在鼓脹的乳房上上不斷地突出來。

  她的身體鬆弛下來,如釋重負般深深地歎了口氣,就像在睡夢裡一樣,用發

粘的手掌揉了揉柔軟的乳房,胯間濕糟糟的,濕透了的陰毛淩亂貼在陰阜上,涼

颼颼的。

  現在,終於可以好好地睡上一覺了,她想。菲菲心裡很清楚,沒有了男人的

肉棒,她不可能在這個鬼地方待下去。

    更要命的是,和阿華在一起的日子,隔三差五地就幹上一次,她習慣了想要

的時候她就能得到的性愛。也許是因為年輕的身體裡埋藏著此起彼伏的欲望,需

要經常借助男人的肉棒及時地撫慰。

    當她的腦袋開始變得迷迷糊糊之前,她有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明天,也許能

在新鄰居裡物色到一個人來填補她空虛的心靈,滿足她的需要。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