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沾染了塵埃 作者:蘭小堯

女神沾染了塵埃 作者:蘭小堯

                            女神沾染了塵埃

作者:蘭小堯

    去年春節之後,正逢東莞掃黃的時候,替公司和金陵來的孫總談成了一個項

目。

    孫總為人豪爽仗義,走的前一天邀請我去我們當地的知名會所唱歌。

    那種地方大家都懂的,提供色情服務,我擔心掃黃的形勢發展到我們這裡,

就提醒了他一下,他只說讓我不用擔心,還有一句「是兄弟就來」。

   

    我有些忐忑,但還是去了,維持和客戶的感情很重要,其他就拋諸腦後了。

    我進了包廂,孫總早已在那,包廂裡除了孫總還有一個女人,看她的穿著應

該是孫總身邊的工作人員,其他往日陪酒陪唱的王子公主一個都沒有,我這才安

了心。

   

    孫總向我介紹他身旁的那個女人,叫靈靈,我仔細端詳了她的樣貌,記憶漸

漸清晰起來。

   

    大一那年的迎新晚會上,我們系的女主持人靈靈一襲白裙站在了臺上,長髮

及腰,長裙飄飄,女神范十足,就在那天大家默認靈靈是我們系的系花。

    那場晚會她還演唱了一首《My heart will go on》,

舒緩動情,天籟之音。也是在那天我愛上了她。

   

    我認識她,她不認識我,大學四年裡我們沒有說過一句話,儘管我們班和她

的班級一起上過高數和思修,還有好幾門專業課。

    上課時我總坐在她後面不遠處,看黑板之餘再看看她的背影。她是班裡的團

支書,她的男朋友就是他們班的班長,身高一米八七,在籃球場上賺足了眼球。

    我喜歡她卻從未表白,我那時極為內向,也太不起眼,我甚至怕別人知道我

喜歡她,怕別人說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她嗓音極好,大二時在學校廣播台播音。每週三下午五點半,我都會在陽臺

上聽她主持的節目,她有時會播新聞,有時會講故事,有時會介紹電影和音樂。

    我那時趴在陽臺上聽她低吟淺唱,侃侃而談,聽她清脆的笑聲,聽她悲愴的

歎息。她是校園主持人大賽第三名,後來只要是她主持的節目我都會去看,只是

在台下靜靜地看著,然後拍拍手。

   

    時常在學校裡看到她和他男朋友,他們是令人羨慕的一對,郎才女貌,琴瑟

和諧,我嫉妒她的男朋友卻更羨慕他。大學四年我都沒有女朋友,都是靠勤勞的

雙手解決,而腦海裡想的總是她。

    畢業之後我沒有再見過她,我本以為這輩子也見不到了,沒想到卻是在這樣

的場景見到她。

   

    大學畢業七年了,我變了很多,體重增到了一百七,整個人胖了不知道幾圈。

而她留著乾淨俐落的短髮,眼睛依舊很大,只是沒有了當初的清純,眉毛被畫成

了棕色斜飛入鬢添了幾分嫵媚。她比以前更漂亮了,但是依然很陌生。

   

    她沒有認出我,她本來就不認識我。她朝我嫵媚地笑著,坐到我和孫總中間。

    孫總的手放在她的腰際,慢慢摸索上了她的乳房,揉捏了幾下,然後對她說:

「陪陪我兄弟。」孫總此舉是告訴我這個女人可以玩。

   

    從我被老闆看重開始著力培養,我就經常陪客戶出入會所,也玩了不少女人,

後來手頭闊綽起來,就喜歡找一些來會所兼職的女大學生,上下其手吃吃豆腐,

也會把她們約出去打炮。

    儘管如此,我把手伸向她腰際的時候我的手有點抖,可能是激動吧。當我把

手按在她的乳房的時候,我幾乎能聽到自己的心跳。可是她似乎習慣了這一切,

沒有表現出一絲的不滿,給我倒酒,若無其事,好像我什麼都沒有做。

   

    我點了一首《我心依舊》,這是當年她唱過的歌,她唱得熱情似火,已經不

按原來的旋律唱了,和之前的風格大相徑庭,像是在呐喊,像是在傾訴。我又點

了一首《菊花台》,這也是她當年的名曲,我和她一起合唱,想起了大學的時光,

恍如隔世,我有些想哭的衝動。

   

    她坐在我和孫老闆之間被我們佔著便宜,又若無其事地唱著歌。

    我大著膽子,把手伸進了她的衣服,隔著胸罩抓住了她的乳房,有些自豪,

又有些悲傷,我想告訴她,我就是當年和她一起上過課的隔壁班的男生,我又想

到當年的女神蛻變到這個樣子,,心中一陣難過。

   

    呆了一個多小時,孫總說:「我開了一個房間,走吧。」

    我當然懂什麼意思,拉起靈靈的手就走。

    趁著靈靈去上廁所,我問了孫總她的事,孫總說靈靈是半年前來她公司的,

他本來只是試試看能不能把她拉到床上去,沒想到就成功了,只不過靈靈要求漲

了幾千工資,靈靈已經結婚了,老公是一個高中教師。

   

    我畢業兩年才鹹魚翻身,受老闆重用,月收入也有數萬,而靈靈畢業這麼久

月收入還不足兩萬,她當年在我們看來是很有前途的。當年的靈靈不僅是班幹部

還是學生會的副主席,大家對她的能力有目共睹,沒想到時運不濟,淪落到這般

光景。

   

    孫總還用一個神秘而又猥瑣的表情對我說:「她在床上騷著呢。」

   

    到了酒店,我們吃了飯喝了酒,三個人到房間準備幹正事了。

    孫總十分客氣:「兄弟,你先來。」

   

    我也不見外,抱住靈靈開始親吻,脫去她厚厚的衣服,再拉到衛生間好好洗

了洗。我端著龜頭,插進了她的陰道,很溫熱,很滑膩,已經不怎麼緊了。

    孫總玩弄著她的乳房,把她的乳頭拉起,拉到極點鬆開,玩的不亦樂乎。孫

總又把陰莖塞到她的嘴裡,用力戳著。

   

    孫總喜歡3p,之前已經有人告訴我了,沒想到他卻邀請我一起玩。

   

    大學時我對她有過不止一萬個下流的想法,沒想到會有得逞的一天。

   

    我帶套射了兩次,然後再她嘴裡射了一次。孫總沒有帶套,內射了一次,打

奶炮射了一次,都射在她下巴上。

   

    玩得差不多了,她清洗完了準備穿衣服,我看到她乳房上佈滿了手指印,就

伸手替她揉了起來又問她:「要是你老公問起這些手指印怎麼辦。」

   

    「沒關係,我和老公做愛都關燈的。」我佩服她的機智,然而後面的話更讓

我震驚。

   

    「你要是喜歡摸,我就先不穿衣服了。」她誤以為我還要摸她的胸。

   

    我不知道她當年的男朋友哪裡去了,竟然沒有保護好她,讓她成為男人的玩

物。

   

    又過了三個月吧,我去金陵回訪孫總,席間我小心翼翼又若無其事地問起靈

靈來,卻得知她跳槽了,月薪三萬。

    我有些失落,因為不能肏她了,又為她改善境遇而高興。

   

    祝福她,希望她不要再沾染塵世的汙垢,她永遠是我的女神。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寫的不錯,滿好看的  感謝作者的分享, 請繼續加油!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