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三次雙飛經歷 作者: 艾斯在魔都

我的三次雙飛經歷 作者: 艾斯在魔都

                          我的三次雙飛經歷

作者: 艾斯在魔都

    本狼絕對顏控,堅信一句話,B是一樣的B,臉上見高低。

    第一次雙飛是幾年前,那會兒鼎鼎大名的藏妃殿還沒被連窩端呢,上面介紹

有個小妹子不錯,我就要了聯繫方式然後過去了。

    見到小妹紙後,還可以,四下巡視一番(本狼一想謹慎小心,去LF那,一

定要各種屋子全看過才放心,就怕突然殺出個爺們來),然後就和妹紙共浴了,

哥們躺在床上時候,小妹騎在我身上,突然問我,要雙飛麼?

    我當時一愣,心想,你能變出來個妹紙?

    於是說好啊,你叫出來我看看好不好看,好看就來,結果妹紙從陽臺叫出來

另外一個妹紙,還牽出一條狗來,哥們當時就有點不淡定了,心想這TM狗要是

撲上來,咱不就廢了麼,趕緊叫妹紙把狗牽走。

    狗再次被關到陽臺後,我看了一眼另外個小妹,一般般,但是腦子裡浮現出

各種A片中兩個女優互相弄的場面,就果斷同意雙飛了。

    但是結果卻不爽,想讓兩個妹紙來個互動什麼的,結果還被鄙視了;而且一

個妹紙舔過的地方,另外一個妹紙都要用消毒紙巾擦過才能再舔,喵了個咪地,

然後這兩個妹紙互相指指點點,你舔這裡,我舔那裡的,頓時我感覺自己就像是

被瓜分了一樣,左右手各摸一個B的感覺是不錯,但是左手明顯不如右手靈活。

    服務做完之後,提槍上陣才被告知只能出一次,和第一個妹紙活塞了幾個回

合就換第二個妹紙了,老漢推車妹紙就覺得難受,說都是氣兒,觀音坐塔的時候

才發現,這第二個妹紙有點毛病,胸做過手術,真真正正的只有乳頭,乳房都沒

我自己的大,如果不是哥們的雞霸在她的B裡,真心覺得丫是個男人,另外仔細

看臉才感覺到,她的臉也有點問題,貌似受過燒傷,妝很濃,但是臉是皺皺巴巴

的那種。

    咱哥們當時就軟了,結果和第一個妹紙繼續又弄了半天,才把子彈繳了。

    後來和那個罎子上的狼友交流,說不止我一個人被嚇軟了,後來知道那妹紙

確實是受過重傷,自己出來做沒生意,只能搭配著來個所謂的雙飛。

    第二次雙飛就是去年了,精蟲上腦,非要去打頭炮,早上九點半我就到LF

那了。

    同樣巡視了一番,有個門妹紙不讓我進,說是室友還沒起呢,我一想也是,

和妹紙寒暄了幾句,我把她扒光了就去洗澡了,洗澡的時候,另外個妹紙醒了,

哥們當時不知道為什麼臉皮這麼厚,不顧得擦乾,就挺著大雞霸,赤條條的過去,

打了個招呼。

    結果妹紙有點高冷的看了一眼我的陽具,淡淡的一笑,笑容中有著那一點不

屑,當時我就想,你這個妹紙也太欠肏了吧,不肏你就不行,然後就果斷問能不

能雙飛,說是可以,但只能出一次,同樣妹紙之間沒有互動。

    正好前幾天哥們看了幾個日本小片兒,感覺一邊肏屄一邊舔屄的感覺定時非

常幸福的,非要親身體驗一下,也就顧不了許多,於是就開搞了。

    這次兩個妹紙沒有什麼舔的忌諱,不像上次一樣,拿著消毒紙巾邊消毒邊漫

遊了,就是倆人之間也沒什麼互動,互相不碰不摸,她倆舔我乳頭的時候,我特

意用胳膊讓他倆來個接觸,但是立刻就分開了,期間互相看一眼,又都各自就把

眼睛閉上,我心想這特麼真是同性相斥啊,不過仍是完成了我邊肏邊舔的想法,

感覺還不錯吧。妹紙A雙膝在我兩邊,用屄磨著我鼻子的感覺也還可以。

    本狼還有另外個想法,就是搞的同時被另外個妹紙毒龍,結果兩個小妹都不

知道什麼叫毒龍,告訴她們之後,她倆那種鄙視的表情,真草他媽了,代聊太坑

爹,哎,心裡盤算著,沒經歷過桑拿培訓就出來開館的,要是放某寶上,都給差

評!

    這次雙飛,兩個妹紙叫的倒是都挺浪,但是也特別假,我推車一個妹紙的時

候,另外一個妹紙扶著我的腰,也在邊上浪叫,當時心想,我TM又沒肏你,你

浪叫個雞毛啊。

    雙飛只能出一次的,最不好的地方就是控制自己的高潮,越是搞的盡興的時

候,越要淡定,另外就是換屄只能換一次,這點太他媽不爽了,看島國片裡,都

是肏一下A,再肏一下B,再肏一下A,這種ABABABA的玩法,現實生活

中根本不可能,妹紙都不樂意,而且就是她們樂意,插一下就得換個套子也很煩。

    準備出貨的時候,我讓妹紙A趴在另外妹紙B,然後老漢推車妹紙A,本想

著伸手過去可以手心手背都摸到奶,但是無奶這兩個A杯呀,出貨後左右摟著兩

個妹紙,感覺是不錯,但是不盡興。

    第三次雙飛是今年了,也是精蟲上腦,本來開會值班累得跟孫子一樣,非要

去爽一爽。

    到樓鳳那感覺一般般,歲數有點大了,身材也胖腫,但是小臉兒還有點意思,

也挺活潑的,一進屋就說我斯文說我帥,我說我巡視一下開搞,但她死活不讓我

進一個屋子。

    她說裡面是妹紙,剛下海很害羞,我說我看一眼也不能吃了她,她說你還想

雙飛是咋地啊,我說長得好看我就飛,結果看著也就一般般吧,當時就說算了。

    結果,這個鳳給我洗澡的時候,馬上就感覺到是科班出來的,經過桑拿龜奴

訓練出來的妹紙,手法就是不一樣,心裡就想著,這次能邊艸邊毒龍了吧,於是

就雙飛了。

    結果呢,果然是我想多了,毒龍什麼的,一般小樓鳳都不願意做。

    兩個妹紙都是微胖界人士,真心都比我胖一圈兒,心想著,這兩胖妞要是搶

劫我,我還真特麼弄不動她倆。

    兩個妞還都有大紋身,一個妞兒紋了一條大紅鯉魚紋小腹上,另外一個紋了

點朋克花紋在後腰。

    我躺在床上,其中一個妹紙摸著我的小臉兒說,來,姐包養你吧;我說我可

貴,別人找你爽一發5塊水費,富婆找我爽一發,我得收20塊,還是限量供應。

    結果另外個妹紙就接話了,你腫麼這麼不會說話呢,每天10個人找她爽,

你叫她都上繳給你唄,省著你去供應了。

    我說還是這位妹紙懂得疼人啊,她包養我,我就包養你,養你貴不貴,她說

她只要飯費,我說就你這身材,一頓得吃二百吧?

    一頓貧嘴,氣氛還不錯,胖妹就好在奶大,能把臉埋進去,也能胸推,但是

說實話,沒有潤滑液,不是F杯的,胸推一點意思都沒有,而且奶大了也有不好

的,就是雙手難敵四奶,四個球顛蹬在眼前,抓抓舔舔的,還真TM有點招呼不

過來。

    我讓妹紙A幫我一起吃妹紙B的奶,她倆還都不樂意。

    奶抓夠了,就開始摸屄,剛下海那個妹紙B,水確實多,真心的,我手剛放

到她陰核上,就跟決堤一樣,從小屄裡往外流水兒,小臉兒也有點泛紅,我一看

都這樣了,於是提槍肏幾十個回合,換了個姿勢,妹紙水兒很快就磨乾了,自然

分泌的水兒就是這點不好,又搞了搞,還是沒有出貨的感覺。

    妹紙後來投降了,說別磨了,後面還有大半天呢,這磨壞了一會兒都開不了

工了,看在我帥的份上,就不收錢了,換人吧,但是拔出來雞霸就軟了,妹紙A

在邊上淫笑,說她不收錢,我替她收,我這可是電臀,就你這小身子骨,在我臀

下,過不了五分鐘。

    我說吹呢,來比劃比劃,妹紙A真不含糊,把原來套拔了,撕開新套含在嘴

裡,用嘴就給我套上了,然後就觀音坐蓮,但是她這觀音坐塔真是他媽太大勁兒

了,床都快塌了,直接把我的雞霸給坐軟了,兩個妹紙又吹又親又舔的弄了10

分鐘才給它弄起來,不過估計是前面受傷太深了,沒有什麼硬度了。

    妹紙這一頓給我道歉,最後說給我手出來,我說好吧,接下來我重來就沒有

這麼想出過水兒,妹紙A連擼帶舔的弄了10分鐘,這十分鐘我就一直含著妹紙

B的乳頭,三人真是都挺較勁兒的才噴了。出水之後,哥們腿兒都軟了。

   

    總結總結,雙飛這事兒吧,目前我的親身經歷告訴我,真正美好的,只存在

於色文裡,現實生活中太少了。妹紙沒有什麼互動是絕對的硬傷,有些只能出一

次也是很不來勁兒,怎麼說呢,值得一試,但是真和想像中的不一樣。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