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賓館我抓住女炮友的頭髮幹 作者:jiandan000

在賓館我抓住女炮友的頭髮幹 作者:jiandan000

                     在賓館我抓住女炮友的頭髮幹

作者:jiandan000

    自從進入美大讀書,我就經常為老爸的一些朋友拍廣告,搞裝潢設計,畢業

那年,老爸就給我註冊了個裝潢廣告公司,在Q市地產廣告界還有些名氣。

    半年前,市裡召開協會行會,各縣的裝潢廣告精英都去了,在那次會議上,

我認識了C縣裝潢廣告公司的女經理助理小儷。

    小儷芳年26歲,已婚兩年,但還沒有小孩,她不是很漂亮,但也看得過去,

最大的看點,是肌膚很白,笑起來有兩個深深的酒窩,是那種越看越覺得好看,

越啃越覺得有味,越肏越覺得風騷的女人。

    半年前的那次協會行會,我們同住在清江賓館,幾天會議下來,我和小儷就

相當熟了,我們都是狼,憑著彼此的敏銳,很快就『明修棧道、暗渡陳倉』的黏

到了一起,會議結束的當晚,我們都沒回家走,悄悄在賓館開了個標間。

    那天晚上,當小儷脫光衣物之後,我就很興奮,小儷肌膚雪白,身段略顯豐

腴,但腰腹並無贅肉,她的小腹依然十分平坦,只是乳房不很大,但很結實渾圓;

尤為使我興奮的是,她的皮膚太好了,用「潔白如玉、光滑細膩」來形容也一點

不過分;更令我想不到的是,當我把大雞巴塞進她屄屄時,她竟然還有幾分羞澀,

貌似她還很少與老公之外的男人上過床。

    後來我問她了,她說,這一夜真是她第一次「一夜激情」,因為她饑渴但很

愛面子,不敢在C縣放縱怕緋聞傳遍全城。

    我看著她既饑渴又羞澀的樣子,覺得這個在我身下不住扭動承歡的女人,真

的好可憐!我倆的激情很快就在彼此的貪戀與欲火的交織中燃燒起來了,我和她

四爪相搏,四肢相纏,在標間那單人床上,盡情的廝咬肉搏,不一會兒,小儷就

被我肏得得咧著小嘴,尖聲的叫喚個不停。

 

    「哎呦呦……簡哥……快停停……輕、輕些……我、我擱不住……啊……啊

……」

    我至今記得,這是小儷第一次求饒時說的話。她說我的雞巴好大,她的小雞

巴老公與她聚少別多,她已經好久沒性交過了,被我這又大又硬的雞巴猛地一陣

深插猛頂,她還有些無法適應!

    我問她這是真的嗎?小儷很認真的點了點頭。看著她那楚楚動人樣,我減輕

了抽插的力度。這也怪我太性急了,以為她是個已婚人妻,應該喜歡猛烈一些的,

而忽略了憐香惜玉。

    標間裡是兩張單人床,床不大,也不夠結實樣,我一個1米78的男人和1

米67的她,才在小床上一番折騰,小床竟然就發出了「吱呀吱呀」的響聲。由

於床太仄,我們在床上無法翻滾著做愛,都覺得有些難受得很。

    「這床……好Y啊……簡哥……你到床下去站著……好嗎?」 

  

    小儷望著我,臉紅紅的,主動提出想換個姿勢,我閱女較多,還很少遇到有

像她這麼主動選擇性交姿勢的女人,我想,她也許是擔心小床不堪重負,或許得

覺得我在床沿邊站著肏她,她會更爽些。

    我下床站在床邊,正欲去擡她的雙腿,她已經將一條大腿擱在我肩上,我順

勢雙手抱住她的大腿,舔了舔她那光滑的大腿內側。

    「咯咯……好癢啊……簡哥……別這樣舔哦……你快……快插進來吧……」

    「呵呵……我這就插進來了哦……」

    我的雞巴才插進去,小儷又輕聲叫起來:「這次你別太猛了啊,先要輕些

……慢些……」

    我插的力度不大,但很深,杆杆到底,下下都觸到了小儷的花芯。

    「這樣插……你舒服了吧?」

    「嗯,好舒服……哎呀,不許你再問……好羞人哦……」 

  

    我雖然覺得她有些嬌柔做作,但還是很愛聽。我溫柔的插了一會兒,小儷的

屄屄裡愛液越來越多,在無意識間,我的抽插也越來越快,越來越重,10多分

鐘後,小儷的大腿、下體以至渾身上下都開始了顫抖,她又大聲叫喊起來,只是

沒有再叫我「快停停」和「輕輕些」。

    在小儷渾身開始顫抖的那瞬間,我知道她已經被我插得高潮了,高潮來臨的

那一刻,她渾身僵硬,屄屄裡好燙,大股的陰精噴射到我的龜頭上,燙的我為之

一震,我一個激淩,脊背一陣發麻,就精關失守,任由數股精液一股腦的全部射

進來小儷的下體裡!

    「我去了……」小儷很興奮。

    「我射了……」我有些沮喪。

    「我知道,我們是同時的哦……」小儷興奮著說。

    「我射在你裡面了……」我有些替她擔心。

    「沒關係,我是安全期……」小儷興奮的說著,並緊緊地抱住了我。

    我幾次要抽出雞巴,她都抱住我不讓我抽出去,還對我說,就這麼插在裡面

歇一會,她想感受我的雞巴在她的下體裡再慢慢地變硬。

    後來我才知道,那時的小儷已經很到位了,她不讓抽出去,是想要留住下體

的充實,留住從未有過的新奇。能與男人同時高潮,是許多女人一生都沒體驗過

的美妙,她那小雞巴老公的身體不好,她以前很少高潮,更是沒有過同時高潮的

事!這次,是我使她享受到了這無比歡愉的時刻,自那之後,她就再也離不開我

這個能使她欲死欲仙的炮友大哥了。 

  

    沒過一會兒,我的雞巴在小儷的下體裡漸漸蘇醒,漸漸恢復堅挺,小儷很滿

足的叫著說:「啊……我的天……你又硬啦!簡哥……你真行!」 

  

    我笑著對她說:「親,今晚你想要多少次同時高潮,我都給你……好不好?」 

  

    想不到小儷卻說「不好」,我問為啥,她說她不想明天變成黑眼圈。

    那一夜,小儷最終被我弄得高潮了四次,我也「射」了四次,我都是等她高

潮時才「射」的。不過她不知道我有一次是假射,只是抖動雞巴沒有射出精液!

    到後來,小儷直的受不了呐,她一會興奮得哭,一會高興得笑,一會誇「簡

哥真行」,一會說「我要死呐」,快天亮的時候,她用雙腿勾住了我的大腿,雙

手緊箍著我的肩膀,死活也不許我再肏她了!

    我與小儷的第二次,也是在清江賓館,有了上次的教訓,她這次開的是雙人

床房間。因我曾答應在業務上幫她,她的經理這次就要她來Q市找我詳談細節,

小儷也巴不得來呢,人一到就打電話告訴了我,還非得要我去陪她過夜。

    一進了她的房間,門一關,小儷就撲上來與我激情的擁抱和親吻,一邊吻著

我沒還一邊替我脫衣服,催促我快去洗澡。

    我看著她迫不及待的樣子,就逗著她說道:「慢……慢……我們是先公後私、

還是先私後公啊?」

    她笑得很燦爛的說:「哎呀,你就別磨蹭了哦,一會兒,我們公私兼顧……

好不好?」 

  

    「那……我們一起洗個鴛鴦浴吧……」我摟著她說。

    她嬌嗔的把我推開,撒著嬌說:「人家洗好澡等你好久了嘛,你快去洗啊,

等你出來,我要給你個驚喜的!」 

  

    小儷撒起嬌來,還像個剛結婚的少婦那樣迷人。

    等我匆匆洗完出來,小儷正斜躺在床上調著電視,這會兒,她已經褪去身上

的衣物,僅在白花花的胴體上,穿了件開檔的連體細網黑絲襪。

    「簡哥,好看嗎?」小儷把豐滿的圓臀扭了兩扭,回頭望著我問。

    「好看!」 

  

    這小儷不愧是搞裝潢廣告的,既懂得情趣,也懂得包裝,那連體鏤空黑絲勾

勒在她潔白光滑的胴體上,使她有些豐腴的身體都瘦了幾分。

  

    「這是開檔的,很方便……」小儷故意又把圓臀扭動了幾下,看來她已經很

興奮,在有意挑逗我。

    「你在家……也這麼穿?」我調侃的問。

 

    「我以前……從不穿呢,這是只穿給你看的。」她回答得貌似很認真。

 

    小儷說著,有意的把兩條白嫩渾園的大腿朝著我叉開,讓我能看到那黑絲在

小腹下的開檔處,她那黑黢黢的毛團和白花花的陰戶,全向我裸露出來,被我一

覽無餘的淨收眼底。

    「我知道,你這叫──『女子為知己者美容,小儷為簡哥哥風騷』也……呵

呵,這黑絲,很適合你……也的確很方便……」

    我坐過去,把手撫在她的陰戶上,捋了捋她下體上柔軟的陰毛,說,「尤其

是方便我肏你的粉嫩屄。」 

  

    「你……可別想哦……這是我才新買的……」小儷說著在大床上一滾,人就

躲到了另一邊。

    我撲過去壓住了她,一邊繼續動作,一邊調侃道:「呵呵,這次的床才夠標

準大嘛,今夜你再不會擔心從床上摔下來了吧?」 

  

    聽我說到上次的事,小儷不禁紅著臉嫣然一笑:「還說呢,那都全怪你,你

那麼會折騰,在單人床上還把人家翻來翻去的……」 

  

    「對了,我那招『懷抱琵琶半遮面』怎麼樣?不記得了?暈啊!就是你橫躺

床上,我站在床下抱著你的大腿,你後來直說好舒服好舒服的那種姿勢……」

    我一邊說,一邊用手在她裸露的屄屄上上比劃了幾下。

    「哎呀……我那是……怕摔下來才橫著躺的哦,那床又小又仄,我橫著躺安

全些嘛。」她快速將黑絲從上身脫到腰間,然後仰躺著對我說:「求求你了,簡

哥,快來……給我發發電噻,我咪咪好癢,我要你舔舔……」 

  

    我見她已經欲火如焚的樣子,就不再說什麼了,慢慢的伏身下去,將頭埋在

她雙乳間輕輕磨蹭,接著,用嘴唇含住她的乳頭,開始了舔舐和吮吸,小麗抱著

我的頭,一邊享受「發電」的酥麻快感,一邊「咿咿呀呀」的輕聲哼了起來。

    「濕了嗎?」我鬆開嘴唇,在小儷的耳旁問。

    「啊……啊……你吮啊……捏乳頭……給力點……我不怕疼……」小儷正享

受得緊,不住的晃動著兩個乳房,要我別停。

 

    「那一會兒你得給我吹簫……」 

    小儷臉一紅,揮手打了我一下,「咯咯」的笑著:「討厭!就說口交嘛,說

吹簫,又不是寫古代小說……」他見我很堅持樣,最終還是乖乖地點了點頭。

    上一次激情,我和小儷都有些性急,沒好好做前戲,這次梅開二度,我們都

想耐著性子,把前戲做足。 

    但我才舔了小儷的上身細部的敏感處,她就貌似興奮得受不了呐,死活不讓

我再去舔她的下體,原來,她那裡已經一片濡濕,怕我再去舔,那裡就會氾濫成

災,弄髒她的新黑絲。

    於是我躺下去,她就側著身子,伏到我小腹上來了。

    小儷的口活還將就,她香檀小嘴不大,不能把我的大雞巴全吞下去,可她的

舌頭很靈活,舔、刮、點、彈幾乎都會,就是嘴唇含的緊,還算不上吹簫的高手,

我幾次想她深喉,她很配合,努力地吞著,可都乾嘔著將雞巴吐了出來,那難受

樣,淚眼漣漣的,著實叫人憐憫。

    她為我吹了10多分鐘,直到頭上漸漸涔出了香汗,我才作罷,頓時,小儷

如同被大赦一樣,長長的舒了口氣,她脫掉黑絲後,就仰面橫躺在大床上。

    「親,你吹蕭……還不及格啊……」我蹲下去,把小儷的右腿擡起,擱在了

我的左腿上。

    「額,」小儷有些委屈的說,「平時我給老公口交,他都會口爆,是你的

……太大了!」 

  

    小儷正說著話,我身子一蹲,猛地一下就將大雞巴插在了她的屄屄裡,那屄

屄內外早已經汪洋一片,大雞巴「噗」的一下就插到了淫水漫溢的屄芯,由於插

得太突然,才覺得委屈差點流淚的小儷禁不住尖叫了一聲。

    「叫啥?這一下,舒服吧?上面不行,這下面還行……呵呵!」 

  

    我左腿擡著小儷的右腿,右腿騎在小儷左腿的外側,頻頻扭動熊腰,大雞巴

在小儷那微微上舉的屄屄裡,又重又快的抽插個不停。

 

    「哎呦呦,簡哥,你好壞……啊……啊……」小儷一邊浪叫,一邊快速的篩

起了白屁股,與我她搖我聳的樂到了一起。

    一陣快速的抽頂之後,小儷已經香汗淋漓,烏髮紊亂不堪了,她連聲喘息,

求我讓她歇歇。

    我說:「歇什麼歇啊,你們女的可以歇,不動就是,我們男人是高速活塞運

動,一歇,是會歇火、爆缸的!」 

  

    小儷這次沒叫「擱不住」,她那蜜壺裡那麼多淫水,潤滑的很,這麼快速插

起來,她應該很舒服,只是剛才口交得很辛苦,搖屁股也太給力。

    我叫她歇歇,她貌似還不肯歇樣,屁股依舊搖著,但只是微微動彈著而已。

我知道她在強撐,就索性把她的雙腿都舉起來,放到我手臂上,我手撫她的酥乳,

做著撫動瑤琴的樣子,將雞巴時輕時重的插著她的屄屄,口裡哼起了《笑傲江湖》。

    「你這是?」小儷媚笑著,輕聲的問我,雖然沒歇,她已經緩過勁來。

    「琴簫合奏啊……這上面,你的兩個咪咪是瑤琴……」我用手指彈撥了幾下

咪咪上的乳頭,「這下面,你的屄屄不是正在吹簫嗎?!」 

  

    小儷笑著又問:「那幹嘛是合奏《笑傲江湖》嘛……」 

  

    「你這還不明白?以前朋友是江湖,現在是炮友江湖啊!」 

  

    「咯咯……簡哥……你真逗……跟你在一起……我特開心!」

          ***    ***    ***    ***

    我與小儷最近一次激情是春節之後的事,這也是她主動「送貨上門」來的。

    在賓館,我答應小儷「五一」前去她們縣一趟,「回訪回訪」她,也順便介

紹幾個朋友給她認識。

    我告訴小儷說:「那幾個朋友,以前都是當地的『老大』,現在已轉作正當

生意,有搞地產的、有開水療娛樂會所的,只要關係到了位,他們都會找你們搞

裝潢設計。」 

  

    「是嗎?那太好啦!」 

  

    小儷高興極了,這會兒,電視正重放春晚節目,她就纏著我脫光了身子,與

她跳起來裸體「騎馬舞」,一邊跳,一邊還譏諷那個叫什麼來著的「鳥叔」呢。

    我一時興起,就叫小儷趴在床上,高高地撅起白花花的屁股,我從她後面插

進去下體裡,使勁捅她的屄屄,一邊捅,還一邊對小麗說:「不對不對,炮友的

騎馬舞該這麼跳……」 

  

    肏著肏著,我就用手抓住了小儷的頭髮,把她上身高高拉起,她的背脊向後

彎成了一張弓,屁股被我的雞巴衝撞得「啪啪」響,那肏屄頻率正合著騎馬舞的

節奏。

    就這樣,我狂插了她上百下吧,小儷大聲的叫喚起來了:「啊……啊……哎

呦耶……簡哥……你……你好粗魯啊……快……快鬆手……啊……啊……」 

  

    我才鬆開雙手,小儷就伏在了床上,我見她有些溫怒的樣子,就編著法子哄

她開心。

    「親,你知道怎樣才能與我那幾個朋友關係到位嗎?」 

  

    「不知道……」小儷嘟著嘴,不高興的說。

    「不會吧?……我倆的關係是怎麼到位的,你就怎麼與他們到位唄……」 

  

    「你是要我去成為他們的……?」小儷的眼睛有些發亮。

    「炮友!」我盯著小儷說道,「你要想成為『白富美』,就得『嬲』,知道

『嬲』字怎麼寫嗎?就是兩男夾一女,3P!」 

  

    「啊……」聽我這麼說,小儷「噗」的一聲笑了。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