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龍戲情. 作者:hendrywo

亢龍戲情. 作者:hendrywo

                            亢龍戲情

作者:hendrywo

    我走在大街上。

  這是個很平靜的下午,太陽暖暖地曬著,讓人提不起精神來。街上人來人往

的,都是一副很忙碌的樣子,他們究竟知道自己爲什麽要去忙嗎?

  至少我就知道,屬于我的又一個機會來臨了。上午我正在辦公室�日著我那

美麗而又風騷的女秘書時,老張打了個電話進來,說韓國那邊又有了一種新的網

絡遊戲出來了。

  這無疑是個利好消息。

  韓國自二戰後期經濟迅速騰飛,在整個亞洲甚至世界都陷于疲憊時,以其獨

特的民族文化和流行時尚的商業觸覺,迅速成爲了亞洲的新霸主,甚至連傳統大

國中國、日本都爲之遜色。

  不僅如此,在擁有了核武器後,依靠美國及日本等幫兇的努力,韓國迅速出

兵朝鮮,隻用一個星期的時間就完成了國家統一。中國那時經濟已經是負增長,

衆多的勞動力找不到飯碗,更無錢去支援朝鮮,隻能眼巴巴地看著鄰國的國旗更

換而無能爲力。

  還記得2004年的時候,中國的一個經濟學家大發議論,說中國是盛産企

業家的民族。

  那時國內經濟正處于高速發展之中,普通大衆沈浸在飯飽衣暖的狀態之中,

卻無法看到,在他們的上面是爲數衆多的貪官汙吏,勞動者的勞動成果已經完全

被這些蛀蟲所吞噬。

  比這些貪官汙吏好得多的是專心于事業的企業家們。他們老老實實地興辦實

業,爲衆多老百姓提供工作和福利待遇。但是在政客們的盤剝下,越來越多的公

司開始倒閉,市場再也找不到以前那麽熱鬧的情形,連股票市場也人員冷清。

  而同在這個時候,韓國卻依托其精明的商業頭腦,迅速培養了一大批眼光銳

利的老闆。他們將目光集中在能源、航天、信息業中,用了不到30年的時間就

趕上了美國,成爲了這些方面的領跑者。

  這些老闆大都頭腦精明、處事利索,但人也各有不同。

  有了錢,一些人就開始沈醉在酒色之中,象遠望會社的老闆車範炯,就耗巨

資修建了一座影視城。其外部之宏大豪華已可以與羅馬大教堂有得一比,內部裝

修更是無所不盡其能,每間房間的造價都在一千萬韓幣以上。而這所影視城的用

處也隻有一個:召集各國的影視明星供他宣洩。

  但其中更不乏高瞻遠矚、視野廣闊的企業家。今天我趕著去見的,就是他們

中的佼佼者:環網娛樂的老闆李天秀。

  這個人從外表看,簡直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學生,而且是屬于那種非常腼腆的

類型!

  去年在一次酒會上,日方的一位領事喝得多了點,在桌子上毫不客氣地摸向

了服務生的胸脯,桌子上其他人都哈哈大笑,惟有李天秀一人羞紅了臉,不住地

搓著手,連看也不好意思去看。及至當那位領事將服務生的胸罩解開,露出粉嫩

的半個乳房時,李天秀更是借口上廁所,逃也似地沖了出去。

  從那以後,他怕羞腼腆的性格就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以至相熟的幾個朋

友都叫他“秀秀”。

  可是象他這麽腼腆怕羞的性格,在生意場上卻完全變了樣。他可以滔滔不絕

地發表演講,就一個題目提出數十種解決方案,而且從不退縮,做事一往無前不

計後果。

  我很欣賞他這種風格,也對他寬廣的眼光表示欣慰。

  畢竟,如果象秀秀這樣的人才多出幾個,世界上就不會有那麽多的貧窮、饑

餓和戰爭了。

  隻是可惜的是,我不能和他共同享受女人帶給我的刺激了,所以我一個人孤

身前往。若是我那風騷性感的女秘書一來,秀秀恐怕就變得不會說話了。

                 二

  秀秀所從事的是利潤非常可觀的行業:網絡遊戲。我這個人對什麽事興趣都

不大,隻要有利潤,要我從事什麽行業都可以。所以在短短的十多年時間中,我

的企業下屬了各種行業的公司,從醫藥、石油到運輸,從簡單的加工到複雜的科

研,都是利潤極其可觀的。

  這些企業若是交個另一個人,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倒閉。我卻能在各個不同

類型的問題中很快找到靈感,並做出正確的決策。

  常常是我剛考慮完一部新電影的片名,馬上又要批準一個石油基地的建造地

點。

  然後剛敲定新生産飛機的試飛觀摩團成員,緊跟著決定下一批發展多少個超

市。

  這樣的生活是毫不單調又極其有趣的。

  象這次跟秀秀的合作,就是爲了另一個我不熟悉卻又充滿了誘惑的領域。我

感到渾身都是勁!

                 三

  等我走到新佳藝會所的時候,秀秀正紅著臉要求服務生再來一杯咖啡。

  “秀秀,好久不見,你還是老樣子!”我大聲地招呼他。

  “哈,你這小子,這麽慢才來啊!害我等了這麽久!”秀秀親熱地拍著我的

肩膀。哈,又是標準學生式打招呼法,我不禁一笑。

  “哪�,中間耽擱了一下。怎麽樣,這次跟我合作應該沒問題吧?”

  秀秀很快地接上:“當然!龍哥你我當然信得過啦!隻是……具體的合作方

式……還有……”

  我手一揮:“哎呀!那些留給下面的員工去做好了,隻要我們合作,絕對沒

有問題!”

  韓國人一臉的認真:“不好吧!我們可以現在就進行……”

  我站起來,示意服務生把帳記在我的戶頭上,然後抱了秀秀一下:“瞧你這

樣子!今年還不到三十吧?放心,錢有得你賺的!現在,我們的任務是……”

  我指著對面海竹賓館:“那�是我們今晚的據點!”

  秀秀仿佛不認識我似地看著我。

  我不管他,推著他往前走去:“GO!GO!GO!”

                 四

  海竹賓館是國家五星級賓館,所以這�的環境非常不錯。

  更重要的,是這�的服務小姐非常熱情,讓你有回家的感覺,所以我把秀秀

推到這�來。

  這�應該會讓他滿意,而讓我的客戶滿意,當然是我份內的事情,也是我樂

意做的。

  門口的迎賓小姐很親熱地一邊一個挽著我的手,我甩了下頭,示意我旁邊的

秀秀才是重點照顧對象。

  于是兩個更漂亮的小姐迎上來。

  秀秀人本來就不魁梧,被她們這樣簇擁著,更顯得弱小。尤其那兩個小姐身

材非常豐滿,高聳的乳房緊貼著秀秀,大腿則毫不掩飾地挨了上去,讓秀秀可以

很方便摸到。

  要是換了別人,早就開始摸想大腿的內側了,可是秀秀顯然很不習慣這種氣

氛。

  當然,由于是我帶他來的,他也不好再推辭。幸好那兩個迎賓小姐很懂得禮

貌,沒有下一步的動作。我們一行人就這樣走進了賓館。

  秀秀被兩個迎賓小姐緊緊挽著,顯得非常不自在。他隻好找點話說:“這�

有什麽活動?”

  他說的自然是韓國話,旁邊的美女聽的都是一頭霧水,我當然懂他說的話,

所以我向那兩個小姐翻譯:“這位先生要你們再熱情一點!”

  兩人聽了,忙把胸脯貼得更緊些,又將頭靠在秀秀肩膀之上,然後溫柔地對

著秀秀笑著說:“這樣可以了嗎?”

  秀秀連忙想躲閃,可是他被夾在中間,怎麽躲都躲不掉,況且對這麽溫柔的

小姐,他心�也一定不會討厭吧!讓了一陣子,終于還是舒舒服服享受小姐的美

體了。

  我是這�的老客了,自然知道這�有什麽好玩的。其中,象普通的桑拿、按

摩等當然很棒,可是這�比較正規,小姐當然可以讓你隨便摸了,但是又不能真

正的插入。

  在這種情況下,自然不必玩動真格的。因爲以我現在的身份和地位,要玩他

們其中任何一人那是絕無問題的,但這樣一來就掃了興了。大家出來玩是爲了高

興嘛,何必去掃興呢?

  所以我決定來這�吃飯就夠了。

  這�的大廚是從法國請來的名師,做的法式菜肴自然是一級棒。但是上海有

太多的法式餐廳了,要吃何必非要到賓館�來?

  因爲這�的吃法不一樣。

  我對秀秀說:“GO!我們去吃點東西吧!”

  秀秀緊張起來,小心地問我:“吃什麽?”

  我笑起來,指著我挽著我的一個小姐的胸脯:“奶酪!”

                 五

  這時候餐廳很冷清,隻有零零散散的幾個客人,因爲現在還很早。

  我熟門熟路的,卻不帶秀秀在餐廳�坐,徑直往旁邊的雅間走去,秀秀也跟

著我。

  自然,象我和秀秀這種身份,是不會在餐廳�用餐的。而且,在餐廳�是無

法享受的。

  我們進去以後,陸續就有服務小姐進進出出地送來東西。

  首先是一張小茶幾,然後又是一張,然後在上面鋪上塑料膜。很快的,豐盛

的菜肴就上來了,但是卻並不放在茶幾上,而是放在旁邊的椅子上。

  秀秀一定很奇怪,所以他問我:“嗯?就在椅子上吃嗎?”

  我從背後摸著小姐的胸罩帶子,笑道:“拿了茶幾,當然在茶幾上吃。”

  秀秀急了:“那我們還等什麽?”

  我不回答他,隻是把帶子解開,然後摸到了小姐的奶頭。

  那個小姐半閉著眼睛,也不拒絕我,隻是臉紅紅的。

  秀秀等不到答案,可是他也看出我的手極不老實,他的臉也開始紅起來。

  就在這時候,我看到門打開,然後兩個模特身材的美女走了進來。我親了那

個小姐的臉一口,站了起來:“哈!可以開飯了!”

  還沒等秀秀反應過來,剛進來來的兩個美女就脫光了衣服,然後褲子也很快

解開,露出黑黑的陰毛。所不同的,隻是一個更黑一些,一個要淺一點罷了。

  秀秀張大了嘴,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可是更精彩的還在後面。

  隻見兩個美女向我們笑了一笑,以極優美的姿勢躺在了茶幾上。旁邊的服務

小姐很快爲其再蓋上一層薄膜,接著就把剛才拿進來的菜肴一道一道地放在他們

的身上。

  放好以後,我拿起叉子,向秀秀發出了邀請:“PLEASE!”

                 六

  我不知道秀秀是以何種心情吃完這頓飯的,反正我就吃得特別愉快。在這樣

的美味下面,是一具鮮活的肉體,散發出強烈的肉味,不禁讓我胃口大增。到了

後來,我已經不再專心地吃菜,而是吃起了“飯桌”來。雖然隔著一層薄膜,可

是這樣更能增加一點情調,使得我不斷地去舔桌上美女那誘人的雙峰和茂密的叢

林。

  身下的女子被挑起了情欲,不斷的“哼、哼”叫著。我的胯下早已經脹得難

受,便招手叫陪我進來的那兩個女郎過來。他們連忙來到我的身前,我指一指胯

下,他們立即彎下腰來,開始解我的褲子。

  趁著這當兒,我抽空看了看旁邊。

  隻見秀秀仍然在很拘謹地用餐,可他的褲子早已經被熱情的小姐扒了下來,

隻有內褲還在做最後的抵抗。兩個小姐一邊一個地跪在他身前,輕輕用手摩擦著

他的巨棒。秀秀弄得滿臉通紅,可是顯然他也很享受,所以並沒有多加拒絕。

  再看我這邊,那就更加香豔了。

  我的褲子當然已經被剝得一點不剩,不大不小的肉棒高高地挺立著,在龜頭

的最頂端是一張鮮紅嬌嫩的嘴唇在仔細地舔著。我身旁的另一個女子則已經開始

寬衣,紅色的旗袍�面原來竟然是粉色的蕾絲胸罩,顯得異常性感。  小姐一邊脫一邊做出迷人的動作,有點象脫衣女郎的味道,可是她的臉龐卻

很清純,給人以很舒服的感覺,完全沒有看脫衣舞表演的煩躁,反而多了一種異

常的刺激。

  我盡情地享受口交帶給我的愉快,我的手當然也不空著,身下是一具撩人的

肉體,我怎麽能不盡情地摸個夠呢?我越摸越用勁,很快的,身下的女郎已經是

洪水泛濫濕成了一團。

  我留意到秀秀這邊怎麽一直沒有聲音,于是轉頭去看。哦,原來他還挺會享

受的!他的褲子這時已經被剝了下來,令人吃驚的是一根巨大的肉棒迎空揮舞,

很是嚇人。哈,原來這家夥是深藏不露啊!

  兩個小姐見了這麽爽的肉棒,自然是很投入地開始口交,一邊吹一邊還用色

色的眼神看著秀秀,看得我都快要流口水了!秀秀整個人都靠在椅子上,並不說

話,顯然已經快要射出。

  我連忙吩咐:“他快射了!用嘴含住!”

  兩個小姐連忙用嘴去含,可是兩個人都一起行動,結果卻是誰都沒有含到。

我吩咐:“不要爭!一個人去含就夠了!”于是一個女的張嘴去接。

  秀秀的龜頭突然很快地伸縮了一下,然後隻見一點白色的汁液湧出,就被那

女的含在了嘴�。秀秀激動得全身都泛著紅,嘴�不住地出著氣,眼睛緊閉著。

一直過了十多秒,他才停止了射精,又癱回椅子上去了。我又吩咐那個含著精子

的女的:“嗯,你可吃下去了。這可是韓國貨哦!”

  那女子聽話地吃了下去。我看到秀秀滿意地點點頭,心想終于把秀秀搞定。

我這邊其實一直都忍了好久,那兩個女子口技一流,含得我幾次都想射出,可是

當著秀秀的面不能丟了中國人的臉,隻能硬撐下去。現在他已經交貨,我自然很

舒服地享受了一會兒口交之後,也暢快地出了精。

  淫蕩的晚餐終于告一段落,我問秀秀:“怎麽樣?還要不要吃點?”

  秀秀告饒:“不行了!我想休息一下!”

  于是我們起身,我帶他去了按摩房。這�的按摩技術相當出色,尤其是按摩

穴道的工夫更是一流。

  中國有很高深的對于人體穴道的認識,這家賓館又結合了傳統中醫的針灸、

推拿等技術,輕輕按下來渾身有說不出的舒服。秀秀雖然是大遊戲公司的老闆,

一定去過不少按摩院,可是在中國接受這麽專業的按摩卻是第一次,所以按到爽

處,就會不斷叫好,一會兒又叫“輕點!”。一番按摩下來,剛才的疲勞已經一

掃而光。

  我們又去洗了個頭,便結帳離開。現在已經是晚上10點了,我看著街上仍

然客流不斷,心中暗自贊歎夜生活的繁華。秀秀的情緒非常好,他連連對我表示

感謝。

  我說:“這點算得了什麽!你住哪家賓館?我送你回去!”

  秀秀說:“在國旅飯店。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你也累了,早點休息吧!明

天我們還要做具體的計劃呢!”

  我叫了一輛車,然後我把他推到車�,自己也坐了進來。我吩咐司機:“國

旅!”

  然後我才說:“我送你吧!反正又不是要我走路。”

  其實我還要去給他安排今晚的活動。剛才見識了他的肉棒,我才知道原來他

隻是性格很腼腆,可是身體卻毫不遜色,比起我們中國大多數的男子還要強。以

他這樣的尺寸,自然不會一次就沒有精神,所以我得去再給他找點刺激,讓他充

分感受中國女子的深度和濕度。

  到了國旅飯店,我給了司機一百塊,還沒等他去分辨真假就下了車。司機見

我也不要他找,自然有點懷疑錢的真僞,我心�好笑,也不去分辯,便拉了秀秀

下車。

  好久沒來國旅了,不知道這�的服務員換得怎麽樣了,有沒有特別出色的,

所以一路上我一直留心。可是失望的是,直到進了屋都沒有發現特別亮眼的。是

啊,現在最漂亮的女子是不出來賺錢的,她們有象我一樣的大老闆包養,稍微次

一些的,就會去做老闆的小秘,有點能力的又會當上白領,在酒店�的小姐應該

說還是可以,但和我養的那幾個美女比起來就至少低了幾個等級了。

  我隻好先安頓了秀秀,轉身去找經理。賓館的經理大多是女的,可是這家國

旅的經理卻是個很有禮貌的男士,他見我來到便很恭敬的問:“請問先生有什麽

事嗎?”

  我沒好氣地說:“你不認識我?”

  他有點疑惑地看著我,忽然臉色大變:“啊!您……您不就是鍾龍……哦,

不不,鍾老闆嗎?我隻有在電視上見過您……”

  我見他知道我是誰,便不再客氣:“你認得我就好。我問你,你把你們酒店

的女人都藏到哪�去了?我怎麽一個漂亮的女人都見不到?”

  他開始還不知道我的來意,所以有點緊張,聽見我問他要女人,這才笑著說

道:“哦,都怪我,是我的錯!我給您解釋一下:我們酒店漂亮的女人都不做服

務員,而隻是等待客人的挑選。”

  我聽見有漂亮的小姐,這才稍微有了笑容:“哦,那還差不多!馬上帶我去

看!”

  經理連忙帶我去。繞了幾個彎,我看到前面的拐角處是美容中心,而經理要

帶我去的好象正在這�。我問道:“哦,是在這�面?”

  經理小心地說:“啊,是!就在�面!”

  我于是走了進去。

  可是,當我轉了一圈以後,不要說美女,連一個人的影子都沒有看見。我生

氣地問才進來的經理:“說的美女呢?不會是牆上貼的這些畫吧?”

  經理一笑:“當然不會!他們全都在這�——”

  說完順手把鏡子旁邊的一塊幕布拉開,哇!這麽多美女!

  原來那就是我們剛才來經過的房間,門自然是關著的,不但是我,誰也看不

到。但隻要把簾子拉開,就發現這兩個房間其實是相通的。

  我心�略微估計,這�面起碼有50名以上的美女,個個都穿著極其妖豔的

服裝,化著濃濃的妝,表面上看來的確個個都是美女。我閱人無數,也看過太多

的美女,這些女人自然都嚇不到我。看到他們也都在用好奇的眼光看著我,我于

是掀開簾子,來到花叢中間。

  仔細看來,我發現這些女孩年齡都在20上下,有兩個特別小,可能還不到

18歲。他們的衣服都很性感,由于她們都坐著,我透過敞開的衣服都能隱隱看

到大半個乳房。

  忽然,我眼前一亮:有兩個一模一樣的女孩!我摸了摸她們的肩膀,問道:

“你們長得好像哦!是不是雙胞胎?”

  我本以爲他們一定會點頭的,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她們卻都搖了搖頭。我大吃

一驚,正在懷疑自己的判斷力什麽時候變得下降的時候,經理來到跟前說:“她

們不是雙胞胎,你看,那�還有一個和她們長得像的!”

  我順著經理的手看去,不錯,隔了幾個人的地方,有一個女孩正在對著手中

的小鏡子化妝。從她紅色的頭發、淺淺的笑容來看,的確和那兩個女孩子一模一

樣!這就怪了!怎麽會有三個人長得一個樣!難道……

  經理張了張嘴,想要解釋原因。不過我已經想到了:這三個女孩子是罕見的

三胞胎!哈哈,真的有這種好事呀?我心�不禁有了人選:就讓這三個女孩子去

陪秀秀!哈哈,讓秀秀體會一下三英戰呂布吧!

  于是我說道:“啊,她們是三胞胎,對不對?”經理連忙點頭,並且不忘拍

一下馬屁:“啊,鍾老闆一下就猜中了!你們做大生意的,真是精明過人啊,觀

察力竟然這麽好!將來您一定財源廣進……”

  我不耐煩地揮了揮手:“哎,叫這幾個三胞胎出來吧!”

  經理見我一下子就叫了三個人出台,笑得合不攏嘴:“小紫,小嫣,小紅,

你們出來!”

  我轉念一想,不覺也笑出聲來:“哈,姹紫嫣紅!你們幾個的名字取得好!

哈哈!”

  三個姐妹跟著就出來了,我說了秀秀的房號。心�想我也找個美女過一晚,

便叫經理帶他們幾個去,我則繼續在花叢中左挑右選,終于選了其中最漂亮的兩

個出來。一個純情若水,嬌滴滴的臉蛋叫人看了就想親一口;一個身材絕好,又

大又挺的一對奶子看得我直想摸上幾把!

  我開了個單間,就在這飯店�和這一對尤物開始翻雲覆雨起來……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太有趣了!借分享囉~~~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