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東莞開雞店那幾年 (1~6)

我在東莞開雞店那幾年 (1~6)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2017-3-2 10:18 編輯

    (一)

    2006年,我老婆的姐姐叫我和我老婆去東莞塘廈的一個地方,說是那邊

有一個店面要盤出去,價格還算合理,於是我和我老婆一起坐車從老家來到了東

莞。

    來了以後,我的大姨子姐和我老婆才告訴我實情,原來開的這個店是我印象

裡的「雞店」,也就是平常我知道的那種小姐賣淫的地方。

    對於我這個從小老實的好學生來說,一下子有點蒙圈,但是既然來了,我大

姨子姐又安排的很到位,開就開吧。

    我大姨子姐在當地認識不少朋友,社會上的混混,派出所的員警。

    這裡說一下,那幾年東莞的員警就那麼回事,只要你按月上供,他們都是睜

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如果有什麼風吹草動,他們會讓當地的治安隊,也就是地頭

蛇告訴你的。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嘛。

    和一些社會上的混混喝了幾次酒以後,因為我的性格,也認識了幾個當地的

朋友,我是退伍兵,他們很欣賞這一點,總覺得當過兵的很能打,於是很快接納

了我。

    其中有一個叫斌子的,也是開這種店的。

    東莞那幾年,到處都是這樣的店,外面掛著美容美髮的牌子,裡面裝飾的也

和正常的小理髮店沒什麼區別,但是坐在沙發椅子上的都是濃妝豔抹的妹子,衣

著暴露,就算不是內行人也明白是做什麼的。這種店,是東莞色情業最基礎的組

成,後面我會細說。

    斌子叫我去了他店子去玩,說是你既然是老闆,總要有些事情知道的,管理

店是你老婆的事情,總不能你什麼都不知道。我想想也是,於是去了他店子裡。

    他的店子是個三十幾個平方的臨街店鋪。外面霓虹燈牌子裝飾的幾個大字,

格調美容美髮,遠遠看上去還真像那麼回事。

    進了門,沙發上,美容鏡前的椅子上零零散散坐了七八個女孩子,穿著都很

清涼,年齡差不多都在十幾歲到二十歲左右。

    我掃了一眼,有三個長的還可以,特別是其中一個梳著馬尾,穿小吊帶背心,

短褲的女孩子,五分制能打四分吧。生的很秀麗,鵝蛋臉,大眼睛,一眼看上去

很有幾分像範冰冰的感覺。

    「老闆。」

    「老闆。」

    看見斌子進來,那些女孩子都站起來了。

    斌子隨意點了點頭:「我今天帶著我朋友來看看,讓他瞭解下,他要是看中

了你們中的一個,那你們就給他做個全套,明白嗎?我這朋友可是北方壯漢,當

過兵的,保證能幹的你們舒坦了。」

    我聽了這話還有點臉紅,但是那些女孩子們卻是一下興奮起來,有幾個還圍

了上來。

    「北方的?還是兵哥哥呢。」

    「哇,長的有點小帥啊。」

    「騷貨,怎麼?癢了?」

    「我是癢了?你不癢?」

    斌子笑道:「兄弟,別理她們,和我說,看上哪個了?」

    我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陣勢,一時有些蒙,也有些臉紅,這就是傳說中的嫖

娼啊,我他媽哪裡遇見過,但是這個時候也不能露怯,於是指了下剛才那個像範

冰冰的女孩子:「就她吧。」

    「哈哈,就知道你會挑她,香香可是我們這裡的紅人,而且是大奶妹哦。」

斌子笑道,轉頭對那個女孩子說,「香香,帶著白哥去咱們那個房子。」

    東莞各個地方上的這種雞店都是這種模式,小姐們在店子裡等生意,一旦來

了生意,絕對不會在店子裡做,一來沒有那麼多地方,二來也不安全,他們都是

在附近的地方隨便找個鐘點房,有些的則是長期租一間,當然也有客人提前租好

了的。鐘點房這種住宿地一般都在各種密密麻麻的樓上,隱秘的很。

    那個叫香香的女孩子笑著站起來,然後走到我身邊:「白哥,我們分開走,

你走在我後面,源發住宿三樓308。」

    我點了點頭,和斌子說道:「那我去了。」

    「兄弟,哥哥今天給你開葷,你要是想玩,玩上一天都行。」斌子大笑道,

「真沒想到你小子從來還沒找過小姐。」

    我臉一熱,沒有說話,跟著香香出了店門。

    繞過彎彎曲曲的街道,我來到了香香口中說的那個308房間。

    我敲了敲門,門開了,香香那張俏麗的臉露出來:「白哥,進來吧。」

    這種房間都是租給附近的打工仔,單人或者夫妻的,所以都不是很大,一個

衛生間,一個廚房,一個單間加起來也就是十幾平,一般都是進門就是床,靠近

窗子那邊的就是廚房和衛生間。

    這一間有點區別,臥室沒有直接對著走廊,可能斌子他們也是看中了這點。

    我一進去,香香就抱住了我的腰,然後擡起俏臉,兩隻大眼睛看著我笑道:

「白哥真的從來沒有出來玩過?」

    這丫頭很有料,身材前凸後翹,這一抱住我,波濤洶湧的兩個奶子馬上擠到

了我胸前,感受到那種異樣的柔軟,加上她身上傳來的那種特有的香味,我雖然

不是初哥,但是找小姐畢竟是第一次,一下子就有了反應。

    香香感覺到了我下身的變化,吃吃笑著,伸手向下摸去,一邊摸一邊說道:

「想不到白哥這麼快就有反應了。」

    她的手伸進了我的大短褲裡,直接掀開內褲抓住了我的肉棒,一下吃了一驚:

「這麼大?」

    自己的下身被一個青春靚麗的女孩子溫軟的小手抓住,我一下呼吸急促起來,

抱起香香就向裡面的房間走去。

    走到床邊,把香香放到那張直接放在地上的席夢思墊子上,我就撲了上去。

這種墊子直接放在地面上,不管上面有多大的劇烈活動,都不會發出太響的聲音。

    抓住香香的吊帶小背心直接推了上去,露出她上身雪白的皮膚,這丫頭保養

的相當不錯。

    胸前一對木瓜般的奶子被白色蕾絲胸罩遮住了半個,卻將這兩個寶貝擠在一

起,露出的半個更是惹火,深深的乳溝讓人想一頭紮進去。

    我喘著粗氣,粗暴地將乳罩也推了上去,香香的兩個大奶子去掉了束縛,一

下子跳了出來,白嫩如玉,挺拔如山,上面兩顆暗紅色的小葡萄翹著。

    眼中的世界裡此時只有這兩個尤物了,抓起其中一個就開始吸吮親吻起來。

    香香兩條玉臂摟住我的脖子,膩聲道:「白哥,別急嘛,老闆都說了,你想

玩多長時間都可以,人家今天一天都是你的。」

    我沒有說話,在她胸前,脖子,臉上胡亂地親吻著,另一隻手伸下去,直接

探進了她的小短褲裡。

    平坦的小腹下面是一片芳草地,再往下探就到了那片柔嫩處。

    香香已經濕了,看起來她也情動了,隨著我在她下身肆虐的動作,眼神迷離

地輕輕喘息起來:「白哥,親我,親我。」

    我把吊帶小背心和乳罩從她頭上脫下來,那只手繼續伸進她短褲裡亂摸,另

一隻手摟住了她的脖子,吻住香香那張櫻桃小嘴,吸吮起來。

    網上很多傳言,說什麼做小姐的不會讓你親嘴,因為那是留給她男朋友的,

狗屁,那是因為她看不上你。看上你了,隨便你怎麼做,小嘴隨便你,難道吹簫

就不用嘴了?

    光是摸當然不過癮,我的兩根手指直接探進了香香的小穴裡,飛快地抽動起

來。

    香香的兩條玉腿一下並緊,夾住了我的手,嘴巴發出嗚嗚的聲音,但是因為

被我親著,沒辦法發出聲音,堅持了一會兒,終於放鬆了雙腿,任我動作。

    香香表現的很清純,後來我才知道,她是故意這樣做的。

    我終於放開了她的小嘴,但是右手依然還在她的內褲裡,手指快速地抽動著。

    香香眼波如水,臉色嬌紅,叫出聲來:「……嗯……白哥……你……你太壞

……了……」

    我吸了她的乳頭一下,然後來到雙手抓住了她的超短褲一下扯了下來。

    其實做小姐的很少穿褲子,一般都是裙子,褲子脫起來麻煩,遠不如裙子,

撩起來,把內褲往下一拉,就可以直接幹,長驅直入了。

    香香配合著我的動作,把自己的超短褲和小內褲退了下來。

    此時她已經全身赤裸了。說實在的,女人完全脫光了我是不喜歡的,我總喜

歡她們身上還留點什麼東西,當然這是後來養成的習慣。此時的我哪裡有那麼多

的講究,急衝衝地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白哥,我來。」香香從床上坐起來,很溫柔地幫我把大短褲和內褲脫掉。

    找過小姐的兄弟們都知道,願意幫你脫褲子的,才是服務好的。

    「白哥,你的雞巴真大。」香香看著我的肉棒,然後幫我的小弟穿上雨衣。

    不管是哪裡的小姐,好像說起男人的東西來,都是一個詞,雞巴,這種直接

粗魯的話更能激起男人的獸性。

    「大吧?喜歡嗎?」我此時也放的開了,大家都已經赤裸相對了嘛。

    我的雞巴一般般,有十七八公分吧。

    香香點了點頭,躺了下來。

    我把她兩條大長腿抗在肩膀上,然後用手扶著肉棒,對準那一處柔軟的地方,

用力一刺。

    香香嚶嚀一聲,閉上眼睛,頭微微往一邊偏去。

    這是我操的老婆之外第一個女人,進入之後,我先快速大力地抽動了十幾下,

解解渴,香香被開始的這幾下搞的叫出聲來,雙手用力地抓著身下的被子。

    舒服了以後,我開始慢慢抽插起來,我沒有什麼九淺一深啊什麼的技巧,反

正就是快速搞幾下然後就來下狠的,感覺到濕濕熱熱的小穴吸的自己實在受不了

的情況下,就慢一點。

    香香被我這種玩法搞的很舒服,不斷呻吟著,有時候我插的又快又猛的時候,

她就兩隻手死死地抓著我的胳膊,頭用力向後仰去,一臉迷醉的表情。

    在床上用這個姿勢幹了差不多十幾分鐘,我還是沒什麼反應,生龍活虎地大

力挺動著下身,香香卻是受不了了。

    「白……哥……咱們……哎……咱們去……衛生間……你從後……面……好

不好……」

    這種老漢推車後入的姿勢我最喜歡,摸奶操逼兩不誤。

    於是兩人一起來到了衛生間,香香雙手扶住窗沿,撅起了屁股。我這才發現,

從這個窗戶望下去,下面就是一條街道,街上來來往往很多人。

    「怎麼樣?刺激吧?」香香得意地回頭拋了個媚眼。

    「在哪裡你這小騷逼都要被我幹。」人們在性交的時候總喜歡說點粗話,我

也不例外。

    香香手扶著窗,扭了扭屁股,嗲聲道:「誰怕誰啊,有種你就幹死我。」

    這個時候還不上馬就是傻子,我直接用手扶著雞巴,從後面用力地刺了進去。

    香香被我大力的動作搞的腳尖一踮,啊呀地叫了一聲,嬌嗔道:「白哥,你

輕點,玩了這麼長時間,你怎麼還跟沒見過女人一樣。」

    我才不管那些,兩隻手伸到前面,抓住香香兩隻大奶子,下身不斷地用力拱

動著,我的肚皮撞在她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聲音來。

    我一用這種動作,就特別興奮,動作基本上不停。

    香香開始還是輕聲的呻吟,後來慢慢聲音開始高起來,再後來她被我的動作

撞的站都站不穩,浪叫聲也越來越酥媚入骨。

    就這麼動作不停地玩了五六分鐘,香香身體慢慢開始顫抖起來,聲音裡也開

始帶了哭腔,我知道她就快要來了,沒想到能把個小姐整出高潮來。我也是挺興

奮的,更加開始賣力。

    突然,我覺得一股熱熱的東西淋在我的龜頭上,緊跟著懷裡的香香身體一抽

一挺,就像痙攣一樣來回動了幾次,喉頭裡發出無意識的叫聲。

    我知道是把這小丫頭幹的爽了,但是她爽了我還沒,於是飛快地繼續抽動起

來。

    香香已經沒了力氣,被我抱在懷裡,軟綿綿地任我幹著。

    一邊摸著柔軟的兩個奶子,一邊操逼,滋味也不是蓋的,幾分鐘後,我也終

於嘶吼著射了精。

    「白哥你得讓我緩緩,你也太能操了。」香香軟綿綿地靠在牆上,「我出來

三年了,也就高潮過一次,這次遇見你,直接就把我幹出來了。」

    「行,那你和我說說這行的事情吧。」我點了一顆煙,慢慢吸著。

  (二)

    香香就那樣沒穿衣服,懶懶地靠在牆上,和我閒聊起來。

    我也無所謂,反正火已經出了,和她聊聊也不錯,總不能忘記了這次來的目

的,於是我們就你一言我一語地開始說起來。

    香香是東北人,去年來的東莞這邊,她自己也說,走南闖北的總能遇見老鄉,

有些是真老鄉,有些是假老鄉,因為在嫖客的印象裡,東北的小姐都很能放的開,

所以有些女孩子學上幾句東北話,也冒充東北妹子。

    也是從她的口中我才知道,原來在東莞這些小理髮店裡,妹子們不叫小姐,

而是叫小妹,同樣都是妓女的意思。關於為什麼要這樣叫,我是想破了頭也不明

白。

    香香說自己是一個人找到這邊的,東莞底層這些色情業中,小妹(為了方便

我敘述,以後就這樣叫了,還原真實性)的來源有三種。

    第一種是像香香這樣的,單槍匹馬,走南闖北,自己找各種地方,任何一個

「雞窩」都並不難找,電線杆子上貼的招公關助理就是一種,像各種足療店,夜

總會,酒店,你都可以去問。

    這種小妹賺了錢除了老闆的提成之外,不用給任何人。得到的全是自己的。

當然她們也沒有人提供保護,一旦發生了什麼糾紛意外,全都要自己扛。所以這

種獨行俠都是三十六個轉軸七十二個心眼,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

    第二種的,是養小白臉的。是的,沒錯,是養小白臉的。這種小妹很可憐的,

她們在東莞色情業底層中佔了很大比例。

    所謂的小白臉在這個行業中有一個稱呼,叫做「妹仔頭」「帶妹」「白棍」,

不一而足的稱呼,反正都是這個意思。

    這些小妹雖然都養小白臉,但是也分幾種。第一種是心甘情願的,其實最開

始這些小白臉接觸這些小妹的時候都是有目的的,開始裝作談戀愛,耍朋友,等

到一段時間後就會直接和妹子攤牌,要她出來賣。

    心甘情願這種的,基本上都是貪慕虛榮,花錢沒夠的,和小白臉一拍即合,

於是找到店子,送進去。賺了的錢,小妹們會拿給小白臉一部分,多少就要看兩

人怎麼商量了。香香說斌子的店子裡有兩個小妹就是這樣的情況。

    還有一種養小白臉的是不願意的,這些小妹們都是第一次談戀愛就被騙,小

白臉和她們攤牌的時候不會直接說,會告訴她自己欠了多少多少錢,不還就如何

如何的,再叫幾個朋友幫著演場戲,就OK了。

    理由千奇百怪,辦法各種各樣。這些小妹都是涉世未深,很多都是第一次談

戀愛,愛極了男孩子,於是不願意也就答應了。

    不管願意不願意的,一個小白臉很少只有一個女孩子做小妹的,他們都會同

時交往著幾個,腳踏幾隻船。小妹們不發現,一直維持下去,發現了,哄哄就過

去了。

    第三種的小妹最悲慘,她們基本上都是被騙來的,這裡面貴州雲南那邊的佔

了很多(沒有地域歧視,這兩個地方的兄弟別怪,可能我瞭解的只有這麼多吧)。

控制這些女孩子的人,我們沒有什麼特別的稱呼,但是和第二種的小白臉差不多,

不同的是這些人是直接控制小白臉。

    他們把女孩子騙來後,先是威逼利誘,然後就是毒打,這些人手裡的小妹們

一般沒見過什麼世面,幾次後就怕了,加上小白臉的勸解,乖乖就範。

    這些人手裡的小妹一般都是些不錯的貨色,姿色身材都可以。但是一般情況

下我們這些做雞店的都很少碰這些人,除非特別可靠,否則賺錢是賺錢,麻煩太

多。

    一個雞店裡,第一種單槍匹馬的大約佔五成,第二種大約三成,最後兩成是

第三種。生意好的一般都是第一種或者第三種。

    「你為什麼出來做這個?」我好奇地問道。

    香香一笑:「你肯定認為我是那種像小說新聞裡家裡困難,沒有辦法才出來

做的人吧?」

    我沒說話,其實我心裡是這樣想的。

    「白哥,你真的不太適合做這個行業。」香香像條蛇一樣纏了上來,摟住了

我的脖子,媚笑道,「其實我是不想賺錢那麼辛苦,我這個人花錢又特別厲害。

反正這種事情又能爽又能賺錢,為什麼不做呢。運氣好的話還能遇上你這種帥哥,

運氣不好全當被鬼壓了。」

    我有些無語,原來是這樣的。

    「不說這些了,這些你以後慢慢都會知道的,這一行的水實在太深了。」

    香香伸了一個懶腰,一對小兔子上下蹦跳了幾下,她的腰很細,奶子很大,

屁股也不錯,加上臉蛋長的相當俏麗,我的小兄弟一下擡起了頭。

    「哇,才多長時間,你就又可以了。」香香兩眼放光,「你老婆遇見你真的

很有福氣啊。」

    我用手握住她的一個奶子揉搓著,軟軟嫩嫩的感覺像是水中和泥,又像是捏

麵團,我笑了笑:「那咱們再來?」

    「呵呵,斌哥的意思是給你做全套。」香香把自己的頭髮紮成馬尾,然後看

著我,舌頭在嘴唇上誘惑地一舔,「你難道不想試試我的嘴巴?我給你吹喇叭吧。」

    「吹喇叭?」

    「就是吹簫,口交。」香香咯咯笑道,「白哥,你猛是猛,就是太純了點。

今天讓妹妹好好給你開開眼界吧。」

 

    香香伸手在我光滑的胸膛上撫摸著,然後向下撫摸,然再向下,摸到了我的

肉棒,開始用手套弄著,然後把柔軟豐滿的胸部貼在我的身上,給我按摩著。

    小嘴兒一路吻向下面,再次摸出我的命根,先在兩顆蛋上用舌尖挑逗著,然

後順著根部,慢慢向上舔,手指輕輕一剝,翻下包皮,順著馬眼舔了上去,然後

熱乎乎軟綿綿的把龜頭包住,還在嘴裡輕輕的吸吮,雖然沒有那種上下的抽動,

可是她的舌頭在裡面緩慢的繞著圈子,加上溫順的吸吮,讓我很快的就受不了了。

讓我忍不住挺起來要抽插她的嘴。

    我使勁抓著她的頭,駕馭著她用力向自己下身拉去。可能我的動作太大,插

得太深,讓香香乾嘔了幾下,眼淚在她眼眶裡打轉,可她依舊賣力的吸吮著我,

帶著眼淚的無辜眼神,讓我血脈賁張,猛地發射在她的嘴裡……

    想不到口交的滋味會是這樣銷魂,完全不和正常的打炮一樣,我只堅持了差

不多十幾分鐘就交槍了。

    香香眼波如水看著我,然後嘴裡含著我射出來的東西,用力一咽,竟然咽下

去了。

    「你吃了?」

    「白哥你太大驚小怪了。」香香笑道,「精液是大補的東西。」

    「我還是第一次見女人吃這個東西。」

    香香看著我,俏皮一笑:「想不到白哥竟然扛不住吹簫。」

    我老臉一紅,這種經歷是第一次遇見,能抗住才奇怪呢。於是轉移話題道:

「你不是說全套嗎?還有什麼呢。」

    香香笑道:「還有打奶炮,然後就是包夜了。」

    包夜肯定是不行的了,老婆還在等著我回家,打奶炮顧名思義應該是女的用

奶子把男人給搞射了,這個和A片上面的差不多。

    「那就打奶炮吧。」

    「白哥,你剛剛才射了,緩一緩吧。」

    香香關切地問道,畢竟我是她老闆的朋友。

    我坐在床上,搖頭道:「你先用奶子搞吧,慢慢的我就硬了。」

    香香依言跪了下來,兩隻手扶住自己的兩個大奶子,一左一右夾住了我的棒

子。

    她的兩個奶子很大,把我的東西夾住,就像兩個巨大的漢堡夾住一個熱狗一

樣,香香賣力地動作著,臉上還時不時露出饑渴的淫蕩表情,我知道那是為了提

高我的性趣做的。

    做了一會兒,我的小兄弟慢慢擡起了頭,我對香香說:「你別動了,我來。」

    香香於是爬到床上躺下,只是用雙手夾住自己的奶子。我騎在她胸前,把肉

棒放在了兩個奶子中間,開始前後抽動起來。

    說實在的,我很不喜歡這種玩法,所以搞了半天也沒有泄出來。於是從旁邊

香香的包裡又取出一個套子,給自己的小弟套上,然後再次把她壓在了身下。

    這一次的香香熱情似火,十分配合,我們兩個在床上玩了很多花樣,幹了差

不多半個多小時,我才射了出來。

    我穿好衣服,在還全身赤裸的香香臉上親了下,然後道:「這次玩的挺爽。」

    香香媚眼飄過來:「白哥,下次就算是斌哥不招待你,我也不會和你要錢的,

讓你幹挺爽的。」

                              

(三)

    從出租房下來,我直接回到了大姨子姐租的房子裡,老婆看見我,鼻子裡哼

了一聲,給了我個後背。

    我笑笑,其實我這樣有點韋小寶奉旨泡妞的味道。但總歸是不好吧,呵呵。

各路關節都打通了,當然,給派出所的也絕不能少,於是我們就開始簡單裝修了

下那個店面,總要做出一副理髮店的樣子不是?

    接下來就是招小妹了。

    前面說過,這種地方的小妹是分三種的,獨行俠這種的不會在你剛開張的時

候來,一來你的名氣不夠,開始是不會有什麼生意的,二來最開始,這種小妹也

不會冒然地來找你。

    剩下的就是找第二種了,小白臉帶的女孩子,這樣的最是不缺,做這一行的

基本上都會有聯繫。

    於是很快地,我店子裡來了四個小妹。一個湖北的,叫小燕,染個爆炸頭,

一副非主流的樣子,但是挺有料,一雙奶子生的挺鼓。

    一個是四川的,叫蕭蕭,據說這不是她的真名,是因為她吹簫很有一套。身

材一般,長相也一般,但是很放的開。

    還有個湖南的,叫芳芳,這個比較可以,身材中上等,臉蛋也是中上等,說

話嗲嗲的。

    最後一個竟然是個河南的,年紀有點大了,二十五歲,聽說結過婚,但是舉

手投足間有中勾人的風韻。

    我老婆和我大姨子有點不滿意,但是也沒辦法。於是帶著她們去做了婦檢,

做這行的堅決不能有病,否則直接砸招牌。

    小妹剛進店,一般會有個類似於大公司招人面試的程式,就是老闆娘找一個

自己的朋友或者熟客,來試試這些小妹的素質功夫,配合度。要是這些小妹中有

人對客人無禮或者有些別的不合適的地方,就直接讓她們走人。

    雖然我老婆有些不願意,但是這項「重任」還是落到了我的肩上。

    我的心裡當然樂開了花,四個小妹啊。

    我們自己租了個出租房,和斌子學習,也租的是比較偏僻的地方,再怎麼說,

這一行也是不能見光的,太招搖了不好。

    我哼著歌,躺在床上抽煙,等著四個小妹一個個上來。

    這種情況,讓我想到了A片中招聘會上,面試官強暴或者利誘應聘者的情況,

想著想著,竟然有了反應。

    敲門聲響起,我走過去,透過貓眼向外望去。

    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第一個來的是誰。

    門外是個穿著長裙子,短上衣的女孩子,留著長髮,原來是湖南的芳芳。

    我開了門,芳芳走了進來,看見我就是甜甜的一笑,聲音嗲嗲的:「老闆,

我來了。」

  

    「來什麼了?來大姨媽了還是來水了?」

    有了和香香的那次,我也知道和這些小妹們不能太正經,你越是表現的看不

上她們,她們越是覺得你不好接近,深不可測,否則讓她們掌握了你的脾氣,這

些人可不是吃素的。

    「老闆,你好壞啊。」芳芳走到我跟前,雙手抱住了我的腰,擡起頭來撒嬌。

嗯,這是個小鳥依人型的。

    「我壞嗎?」我笑著捏了捏她的臉蛋,然後手從她的脖子上滑了下去,伸到

了她短上衣裡面的背心裡,直接掀開乳罩,抓住芳芳其中一隻乳房開始揉捏起來。

    「人家一進來來就欺負人家,難道還不壞嗎?」芳芳撅著小嘴巴,嬌嗔道,

但是卻對我在她胸衣裡的手沒半點反對。

    「那我還想更壞一點。」

    我脫掉了她上身穿著的蕾絲明紗網狀小短衣,然後把吊帶小背心的兩條肩帶

從她的肩膀脫下。於是芳芳上身幾乎赤裸,就剩下了胸前的黑色文胸。

    前面說過,我這個人做愛的時候不喜歡女人完全脫光,總喜歡她們身上還穿

點別的什麼,於是這胸罩我就沒解開,只是把它向上推了推。

    芳芳的奶子不是很大,是那種梨子樣的,尖尖翹翹的。

    「老闆,喜歡嗎?喜歡就吃吧。」芳芳的特點就在於,她永遠表現出柔柔弱

弱,但是挑逗起你來還是直接到位的。

    我沒說話,只是繼續解開了她腰間長裙的帶子,輕紗長裙一下滑到了地上。

令我吃驚的是,這丫頭下麵竟然是真空的,沒穿內褲。

    「你可真夠騷的。」我探手在她胯下摸了一把。

    芳芳偎在我懷裡,開始給我解襯衫的扣子,道:「你們男的不都喜歡女人騷

一點嗎?」

    我一把把她推到了牆邊,讓她後背緊靠著牆,然後在她酥胸上胡亂地親吻起

來。芳芳輕輕地哼叫著,她的聲音本來就嗲,這樣微微呻吟更是誘人。

    我一邊用手粗暴地揉捏著她的一隻奶子,一邊看著她紅唇微張,吐氣如蘭,

臉色嫣紅的樣子,道:「小寶貝,今天我要好好玩玩你。」

    芳芳大眼睛可憐兮兮地看著我,一句話都不說。

    雖然明知道這丫頭是裝的,但是她嬌弱的樣子還是讓我欲火升騰。我解開腰

帶,然後將自己的短褲褪下,一隻手撈起芳芳的玉腿,另一隻手扶著自己的陰莖

對準了她的下身。

    「寶貝,怕也沒用,哥哥來了。」我使勁一用力,肉棒衝開芳芳小穴外面的

阻礙,直接沒根到底。

    不帶套的感覺真他媽的爽,完全是另外一種感覺。

    「呀——」芳芳輕呼一聲,兩隻手用力地抓住了我的肩膀,仿佛不能承受我

的巨大一樣。

    她越是表現的嬌弱,我心底的那種征服欲望越是厲害。我一邊用力地挺動下

身,在她身體裡快速地抽插著,一邊粗暴地輕吻著她的小小櫻唇。

    兩個人親密地吻著,芳芳兩條玉臂蛇一樣地纏上來,摟住我的脖子,不得不

說做小妹的女孩子吻技都不錯,她知道我一定不喜歡太主動的,於是只是很溫順

地配合我。

    芳芳和香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人,芳芳從始到終都表現的特別被動,也正是

這種被動才讓人更爽。

    比如我每抽插一段時間後,芳芳都好像有點受不了一樣想躲閃開,但是我就

偏偏不讓,抱著她的大腿使勁往懷里拉去。

    我乾脆放下了她的大腿,雙手抱著她的小蠻腰,專心致志地進行我的打樁機

工作,在她溫暖滑潤的小穴裡進行著探究工作,深入她的身體,感受那種潮濕和

緊固。

    這種動作我經常在A片裡看到過,如今在現實裡用出來,才發現真的是很爽,

尤其是把女的頂在牆上,向上翹的雞巴會插的更深,只要兩個人的身高基本差不

多,效果是很不一般的。

    沒有了我嘴巴的遮擋,芳芳開始輕輕地哼叫起來。她的呻吟聲完全沒有職業

化那種表現,而是隨著你的動作一下下發出嗯嗯的聲音,仿佛被弄到了深處。而

且她的眼神迷離,表情顯得十分享受。

    隨著我的大力拱動,芳芳胸前的一對奶子上下跳動著,像兩隻不安分的玉兔,

聽著我們兩個交合處傳來的「啪嘰、啪嘰」的聲音,房間裡的氣氛真的是淫靡到

了極點。

    「芳芳……」

    「嗯……怎麼了……老闆……」

    「你多大了?」

    「人家今……年……二十……了……」

    「舒服嗎?」

    「嗯……舒……服……老闆……你好會……玩……人家……快受不了……」

    聽著她酥媚入骨的叫聲,我也漸漸來了興致,動作開始加大加快。芳芳的叫

聲也被這動作搞的開始斷斷續續,有時會突然停住,嗓子裡發出無意識的聲音,

然後才喊叫出來。

    急速的抽插也給我帶來了巨大的快感,連續快速插了幾十下後,我感覺到有

點守不住精關,於是馬上從她的身體裡退了出來。然後抱起芳芳,來到床上。芳

芳很自覺地打開了自己的雙腿,露出那片芳草地。

    我壓在她的身上,肉棒探索了幾下,找到了濕的不成樣子的小穴,老馬識途,

輕易入關。

    已經玩了差不多半個小時了,我不想在她身上浪費太多時間,後面還有三個

呢,於是我的動作開始大開大合起來,每一下都頂到底。

    芳芳舒爽地開始浪叫起來。

    就這樣幹了差不多一段時間,我全身的血液差不多快要沸騰起來,被芳芳小

穴包圍這的肉棒越來越爽,一種酥麻到了極點的感覺傳來,我吼叫了一聲,陰莖

又顫又抖,在她體內發射了。

    從芳芳身上下來,我打開一包濕紙巾擦拭了下肉棒和下身,看著還懶懶躺在

床上的芳芳,笑道:「幹嘛?爽的厲害了?還不起來穿衣服。」

    芳芳浪笑起來,清理了下小穴,起身穿好衣服,走到門前回過頭來調皮一笑:

「老闆,怎麼樣,還滿意嗎?」

    我點了點頭,這丫頭有自己的一套。

    一個小時後,敲門聲再次響起。

    從貓眼望去,是一個非主流頭髮的女孩子,湖北的小燕。

    我打開了門,讓她進來。

    這個丫頭其實沒什麼太大的長處,除了胸前一對大奶以外,長得其實不算怎

麼好看,但是她年紀很小,按照身份證上的出生日期來算,她今年才十六。

    「老闆。」小燕怯怯地叫了聲。然後就木木地站在那裡。

    我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然後道:「脫。」

    小燕哦了一聲,開始脫自己身上的衣服,她的衣服基本等於沒穿,整個身上

穿了件低胸吊帶裙子,然後小腿上是那種齊膝長襪子,花花綠綠。

    她把吊帶裙子從肩頭往下一抹,就露出了穿著乳罩內褲,長襪子的身體。

五樓快點踹共 十樓也給我出來

原PO好帥!愛死你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原PO是正妹!愛死妳了

(三)

    從出租房下來,我直接回到了大姨子姐租的房子裡,老婆看見我,鼻子裡哼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太有趣了!借分享囉~~~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太有趣了!借分享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