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做不愛(真實經歷) (1~3)

只做不愛(真實經歷) (1~3)

一:富二代陽陽

  

    這些年樓主一直在摸索某種輕鬆的記錄方式,來記錄那些不斷出現在身邊淑

女淫娃,以及樓主和她們之間那些或有趣或無趣的故事。

    顯然,這些過程未必都是只有婉轉承歡淫聲豔語,但我寧願只記取這些令人

愉悅的過程,生活本來就是複雜的,男女之間更是,如果你選擇用沈重的態度去

回望,有些日子就會顯得各種無奈與悲催,那麼,為毛我們不可以輕鬆一些呢?

基於此,本狼準備開一個『只做不愛』系列,寫寫曾經的人和事,一篇一人,何

時為止則要寫著看 

  

    先題外話。狼友們說說,什麼情況下的做愛比較刺激?我們拋開陌生感帶來

的躁動激情不說,相熟的男女間總會審美疲勞,曾經心驚肉跳的性愛變得波瀾不

驚,這是個幾乎無解的難題。

    那麼就說說一般網友見面時,怎麼樣的開始才更刺激?在我看來,女人骨子

裡都有被強暴的傾向,如果你之前和女人的調情鋪墊足夠,女人如約前來,那麼

男人一言不發按倒女人,直奔主題往往或者是個好方法。

    沈默是很有誘惑力的,因為沈默裡帶著一點點暴力,所以很煽情。最佳時候

是她剛進門,一把摟住,撲倒就幹,對,女人就愛這樣。你們說呢?  

  

    這裡順便也提示有些糙爺們幾句,泡妞不要總是不合時宜,應該展現淫欲色

情的時候,千萬不要裝B,而本該一本正經的時候,你也千萬不要下作。

裝到底,別整的想幹又不敢,不幹吧又老借各種由頭揩油佔便宜,知道猥瑣倆字

兒咋寫不?女生一見這號的,就算最終從了你,心理估計也早已罵上個幾千百遍

了。  

  

    好了,言歸正傳。  

  

    我認識陽陽,是在一個社交網站上。那兩年閑極無聊,曾經在一個社交網站

註冊了一個ID,沒事就上去看美女照片,前前後後加了不少,聊了不少,陽陽

是其中之一。 

   

    那兩年,陽陽在哈市和廣東之間來回跑,我們見面的時間不多。有時我在想,

如果我沒有結婚,陽陽一定是那個我肯和她過一輩子的女孩。聰明,俐落,漂亮,

風情萬種又人情練達。在23歲的她身上,我看到一個成熟女人所能有的全部魅

力品質。

  

    或許因為都是東北人(我是遼寧人,陽陽黑龍江),很多習慣和語言、思維

方式都相近。即使沒有性,我仍然樂於和她呆在一起。她即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床

上尤物(後來知道的),也是合格的可以對等溝通的好友。 

  

    陽陽是個乾脆的人。聊了幾次天,我就提出性要求。――樓主一向是個直接

了當的人。陽陽倒也乾脆,她說可以,你得做我男朋友。我說不行,你又不是不

知道我結婚了。她說,是要你像男友一樣對我啊。我說還是不行,我怕沒有那麼

多時間能當好這個角色,答應你也是扯淡。她就撇嘴。我說,要不,你把我當哥

哥吧!

    後來,她一直叫我哥。我很受用這個稱呼。

    有天,她突然Q我說,哥,我到你公司附近辦事呢,有空見面不?很開心,

第一次見面居然是她來找我。 

  

    匆忙下樓,遠遠就看到她婷婷玉立的站在街角,比照片還要漂亮,旁邊還站

著一個女伴。那天請陽陽吃了飯,因為有第三人在場,也不好往其他方面扯。不

過我們聊得很開心,她的女伴大概笑點比較低,被我逗得花枝亂顫,陽陽還好,

話不多但我愛聽她講話。

    飯後她也不讓我送,自己開車回去了。她走後,我下定了要把它泡到手的決

心。我很少產生對一個女孩必欲得之而後快的心態,陽陽就是這樣的女孩。 

  

    陽陽是那種百變妖精。第一次見面時,她一身職業裝,大方得體很有白領范

兒。第二次見她時,一身晚裝妖嬈的要人命。偏還走起路來娉娉婷婷一步三搖,

極富女人味,高挑苗條又白皙漂亮,使她一直被鄰桌的男人們偷窺注意。陽陽是

個在任何場合都能給人掙足面子的女孩。 

  

    繼續說吧。我很享受做為陽陽哥哥的角色,因為我沒有妹妹。每次聽到陽陽

親昵的叫我哥,心頭總會陣陣溫暖。

    我們在兩三個月裡,見過幾面,除了吃飯,偶爾也會一起看看電影。各種曖

昧之下,她卻一直刻意避免和我上床。我有時抱怨,她就笑說,哪有哥哥妹妹上

床的? 

  

    不過,仍然很愉快,只要沒有特別重要的事情牽絆,她需要我陪她時,我都

會及時出現。她也不會避諱自己的朋友,生日會那天叫了一堆朋友一起,期間對

我格外親熱,十分受用。

    有時想,如果真有陽陽這樣的一個妹子,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她能幫人處

理很多瑣碎雜物,不是那種讓人操心的姑娘。 

  

    生日會結束,她的一位異性朋友要送她回去,她拒絕了。隨後上了我的車。

    那天的生日會她選在佛山,因為離我所在的地方有些距離,陽陽事先就給我

定好皇冠假日酒店。沒想到的是,她把我送到酒店門口,卻要下車。 

  

    路上的滿腔期望頓時消失,我說,「你真下車啊?」

    她笑說:「是。」

    我說:「你不和我上去?」她搖頭。我有些生氣,抱怨說:「那你送我回來

幹嘛?」

    她笑嘻嘻的下了車。 

  

    無奈,只好自己上了房間,越想越不甘心,心頭一陣鬱悶。想了想,我發了

狠,給她發了一條短信。我說,『陽陽,今晚你要把我一個人扔在酒店,我和你

絕交。』

    隨後把手機關了往床上一趟,聽天由命。愛來不來。 

  

    說真的,這破罐破摔的辦法用上以後,心裡有些打鼓。不過,當時也確實生

氣失望,心理上,固然存著欲擒故縱的絲絲僥倖,同時也做好了真絕交的心理準

備。

    這種置之死地而後生的絕殺計,實在也是走投無路的狗急跳牆。靈了就抱得

得美人歸盡享雲雨之歡,不靈就乾脆死心不做幻想。

    幸運的是,那資訊發出半個小時後,房間門鈴響起,我一聲歡呼,跳起來沖

過去,門開處,陽陽笑吟吟的站在門口。上帝保佑,這招奏效! 

  

    我當時就想,這種從不讓我失望的女人不多見。大喜之餘,不由分說直接按

在床上,一邊激吻一邊脫下所有衣物。

    顯然陽陽是想好了給我,我們熱情如火,我的動作也不尋常的激烈有力,狠

狠的快速的抽插,不講任何技巧,我覺得,這一刻,什麼花式什麼技巧都是多餘,

只要一個字,操!原始,簡單。

    陽陽說:「你今天想把我弄死麼?」 

  

    做完我們筋疲力竭,休息了好一會才緩過來。她起身去洗澡,走到門口突然

回身一笑:「想不想一起呀?」

    好喜歡陽陽這種自然親切不矯情的方式……

    陽陽擁有驕人的身材,168的身高,無一絲多餘脂肪的苗條體態,姿容曼

妙,儀態萬方,妖嬈起來能迷死人。

    面對這樣一幅姣驅,同洗鴛鴦浴我不自主的再次興奮,她卻制止我,說,

「哥,這次讓我好好伺候伺候你吧!」

    說著,蹲下身軀,在噴灑的水珠淋浴下,細心的給我含弄。

    作為男人,我不知道還有什麼比此時此刻更幸福滿足?我們在衛生間完成了

第二次,至今記得從背後扶著她細長的腰身,在她豐滿的臀部衝鋒,陽陽滿頭長

髮搖來搖去,一手抓著自己的乳房興奮的大叫著,「哥,幹死我……」 

  

    陽陽算是個小小的富二代,平時生活品質比較講究,但也很能捱得住辛苦。

    她有時會因為家裡的業務全國各地跑,我出差機會也比較多,有一兩次就約

著一起,或者在某處匯合。

    有一次,她回哈市辦完事,我正在北京,等了她兩天,她從哈市趕來。我們

玩了兩天。她又跟著我去了太原。

    從北京到太原四個小時的高鐵距離,我們居然折騰了兩天才到。先是到機場,

預定好的航班取消了,只好退票。於是商量坐高鐵去太原,先回市區。

    回到市區已經晚上,在北京南站附近下了的士,兩人拉著行李箱走了幾里路

才就近找到一家像樣的酒店。次日買票,到太原的票居然賣光,於是買到石家莊,

又在石家莊坐了大巴,深夜才趕到太原。這一路折騰,難得她安之若素。

  

    那次一起旅途的經歷,使我對陽陽的看法又加深一步。

    回到廣東後,各自開始忙各自的事情,十天半月才能聚首一次,又每次都覺

得匆忙。不過,陽陽從來沒有抱怨過,多數時候,我也無法和她過夜,她從一開

始就替我著想。

    又過了幾個月,我休假。她剛好也閑下來,想去馬爾地夫待幾天,問我要不

要一起。我們在那裡玩了五天。天堂般的馬爾地夫海邊沙灘,到處留下我和陽陽

快樂的身影。 

  

    我和陽陽之間分開的也很簡單。

    前年她家裡把生意集中專注在哈市,廣東的業務撤了。陽陽也就跟著回到哈

市,至此我們只是通過QQ聊天,期間我亦有去哈市看過她一兩次。

    時間久了,聯繫漸少。我和陽陽交往大約一年餘,沒有發生過任何不愉快的

事,更不要說吵架鬥氣之類。

    如今,陽陽該已到了要嫁人的年齡,不知是哪個小子有這福氣,可以娶到我

那美麗、聰明、能幹、又有著萬種風情的妹妹。 

    二:強姦遊戲  

    樓樓經常想,是不是因為女性在生殖過程中的受者角色,所以女人都有被強

奸的潛意識欲望?而且,大多女性,無論表面多麼正經多麼淑女,只要躺在你的

床上,在男人放的開並有意識引導下,都會表現的足夠放蕩風騷,粗魯的調情話

語甚至會激發她內在的被虐願望,從而帶來異樣快感。

    總之,樓樓要講的這個妞,就是如此。

    我們斷續交往一年多,即使後來成為親密炮友,但多數時候,上床伊始她仍

然習慣性以各種緣由掙扎,習慣性受用我的強行插入方式,習慣性受用我在後體

位時在她臀部的重重拍打。

    她是個很簡單的人,相處非常輕鬆,不會糾纏一些形而上的情感問題。這樣

的炮友才是我所願意一直保持的。

  這女子叫蘭,26歲單身女。和《連載一》裡提到陽陽一樣,也是在那個社

交網站認識的。

    那時剛好是年假快要結束,蘭子準備回廣東開工,從老家江西去了廈門,我

加她時她正在廈門旅遊準備回廣東。

    聊天時我和她各種不正經,蘭子屬於憨憨的那一類,雖不附和,倒也沒有因

此反感我,我就知道這妞有戲。

    某次視頻,發現她胸前很鼓,猜測她的奶子絕對不小。而且皮膚非常白,體

態圓潤,至少視頻上看上去是又白又細,可以想見這種女子的裸體會是非常香豔

的。

  過了幾天,蘭子突然Q我,說是要我去接機。

    到機場接上她,拉她回她的出租屋,一路上我一直要拉她的手,她就不停的

在閃躲,叫我好好開車。

    蘭子這一點好,你怎麼唐突她,她都不真和你生氣,這讓我可以放心大膽的

對她各種調戲,第一次見面就沒有任何局促小心,好像是認識多年的老情人一樣,

我肆無忌憚的挑逗她說,今天給我幹不,她說不給,又問她啥時給幹啊,她就回

說啥時都不給,又問她你不想幹啊?……覺得這種對話真是好玩。

    中途帶她吃了頓飯,之後把她送到公寓樓下,幫她把行李拿進房,正好她同

住的一個女生和男友也在,她也還要收拾一下房間,於是放下行李也就走了。 

    這之後還有幾次見面吃飯,一提到去開房幹她,她都死活不肯,樓樓不是猴

急的人,知道早晚也是菜,除了口頭上譴責她不聽話之外,倒也耐得下性子慢慢

等機會。

  不久機會就來了。蘭子租的房子到期,她嫌那房子不好,另外租了一套公寓,

要我幫她搬家。

    這套公寓是她單獨租住,交往一個多月沒機會上她,就是因沒有機會和她獨

處在一間房子裡,酒店她又不肯去,現在不同了。

    那天幫她把行李搬上去,收拾好東西,她剛鋪好床鋪,我一把抱住她就親,

她掙扎,我看她還是像以往那樣只是掙扎躲避,並沒生氣的樣子,就強行把她弄

到床上,扒她衣服,四處亂摸。

    果然,她有一對很豐滿白膩又挺拔的乳房,說真的,這對乳房是我上過近百

的女子當中,最完美的。又大,又白,胸形也無可挑剔,乳頭粉紅,加上皮膚細

膩光滑,絕對是極品。

    我一邊壓著她又摸又親,她掙扎不脫,只好說,還沒洗澡啊。我一聽,笑著

放開她去洗澡。

  匆匆洗好出來,她卻穿好衣服躲出門外去了。我追到門口,她就跑到樓下。

我一陣好笑,這丫頭也太搞了,我給她打電話,說了半天,又保證不再碰她,她

才回來。

  

    我想,她能讓一個曾多次聲稱要開房操她的網友進家,心裡應該知道會發生

什麼,情願與否且不說,至少她沒把這事看的很嚴重和反感。

    這種時候如果男人還不出手,就是廢物。於是把她哄進門,又是二話不說強

行把她拉到床上,掙扎良久,還是被我扒個精光,雪白光滑肉感的軀體完全裸露,

也顧不上前戲了,死死按住,對準她其實早已滑膩不堪的洞口狠狠一插……

    有意思的是,完全進入她那一刻,她滿心舒爽的歎了一聲,接下來各種配合,

她是屬於一被插入就渾身發軟的體質,在她的洞穴怎樣橫衝直撞她都受之如貽,

下體十分濕滑,以至於我不時要抽出來擦乾陰莖再入,太舒服了……

  背入時,我重重的拍打蘭子的屁股,問她喜歡我操不?操的爽不?

    蘭子一邊哼哼一邊說太爽了,我說那你前陣子不給我操呢?她就只哼哼不說

話。又問她是不是騷逼?她開始不肯說,被我一陣猛幹,最後還是應了一聲是。

    這麼肉感香豔的軀體,在身下自承是騷逼,那心理上的滿足太大了。越幹越

起勁,越幹越瘋狂,剛鋪好的床板突然咣的一聲,塌了!

    當時正是要高潮的當口,倆人一驚,也都顧不上重整床鋪,直接轉移到沙發

上,她就那麼靠在沙發邊緣,雙腿叉開蜷起,露著陰戶被我一直幹到高潮,要射

的時候她也感覺到了,大叫一聲,用腿死死盤住我的腰,陰戶拼命聳了幾下,內

射了……

  結束後我再問她操的爽不?她嗔著說,身體很舒服,心裡不舒服。我哈哈大

笑。

  這之後一年,我們一直保持著這種單純的炮友關係。不過再沒有去過她公寓,

都是開房。

    搞怪的是,即使是開房這種目的性極強默契很深的性愛場所,每一次幹她時,

她卻仍然找出各種理由在前戲時各種掙扎,什麼燈沒關啦,什麼頭髮沒乾啦,不

一而足,而每一次只要樓樓的肉棍插入她的身體,她就馬上變得老實,之後就由

我任意抽插,由我各種語言刺激。

    有時她會在高潮之後感歎:你要是我的就好了!真是好男人……

  我們的交往也不涉及物質,雖然我給她買過不少東西,看她緊張拮據時也給

過她一些資助,不過都不是交換,更不是她要求。只是她不喜歡口交,我也沒有

刻意勉強。

    一年多後,她主動消失了,我猜大概是遇到合適的男友,準備好好談一場戀

愛了吧!

    我對炮友的方式很簡單,只要女生要離開,就絕不會再去打擾她的生活。儘

管我至今都迷戀她肉感的身體和絕對完美的皮膚和胸,儘管就算在當時我們已經

做了一年多炮友,仍然沒有對她有任何煩膩的感覺,每次幹她仍然是激情無限,

我也沒再試圖去找她。現在不知她怎樣了?祝福她有個好的歸宿!

  最後說一句,我和她以及《連載一》中的陽陽,有幾次做愛都拍過視頻。原

打算截幾張圖給狼友們見識一下這兩個女子身材的美麗(當然會隱去臉),試了

幾次傳不上來,說是檔案類型不附(截圖的檔案格式是PNG),只好做罷,只

是狼友們就沒有眼福啦!

    三:白天同事 晚上炮友

  繼續講樓主的真實經歷。這是第三個要講的女人。不過,這個女人是樓主在

年少時期發生的一件青澀往事。一件剛到廣東時的奇特經歷,或者說,是天上掉

下來的豔遇。

  先說那年月的某一天,哥學會了舌吻。是年,樓樓23歲。

  那時候,樓主剛到廣東大半年,而那個舌吻的對象29歲,同事。本來,像

這樣的大齡女青年,哥一向是敬而遠之,只是,樓樓從那國營單位出來,一個人

來到深圳闖天下,滿目悲涼,各種孤獨寂寞不說,和我那初戀分手差不多一年,

就沒嘗過女人的滋味。悲催啊。所以,稍有一女紙略加慰籍,自然難以自持。

  那時的樓樓還是很幼稚的,都說男人晚熟,哥更是那種尤其晚熟的。

    期間,和公司的小前臺雖然混的很熟,可人家是有男友的人。

    那前臺是個19歲的小丫頭,很漂亮。長著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看誰都像欲

取欲求的饑渴樣兒,走起路來一路三搖,現在想想,妥妥的就是個小狐狸精。

    哥那時還羞于跟女生觸及的話題,這小前臺根本不當回事。她常常若有意若

無意的,說她第一次怎麼滾的床單,有時又說昨晚好累啊,被男友弄死了。

  說就說吧,還挑逗的看著我。哥是各種木訥接不上茬。

    又有一次在辦公室一起收拾東西,小丫頭居然跟我動手動腳的,我拿什麼她

從我手裡搶什麼,我往回搶,她就故意把東西抱在胸口,明顯是引誘人非禮她。

    尼瑪,要是今天,這小妞早被我當場拿下了。可那時候,苦逼樓樓愣是沒膽

量把手伸到她胸脯那兒。

    自那以後,這小丫頭看出來哥就是個雛兒,一時半會調教不出來,又總不能

過份放騷主動送肉,乾脆和我疏遠了,悲催的。

  扯遠了,再說這大齡姐姐。

    樓主那時雖然是單純了些,可畢竟也成年了啊,天天早上起床,短褲就支個

大帳蓬的有木有? 

    就算哥有時還挺傲氣的,還想著找女朋友要甯缺勿濫,可尼瑪在沒有正式女

友之前,生理問題也要解決嘛。哥畢竟不是柳下惠,做不到坐懷不亂那麼神聖。

    於是,就在樓樓饑不擇食的時候,遭遇這大姐姐更加主動的勾搭。大姐姐叫

什麼名字,現在也忘了。平時看上去正兒八經,妥妥的文藝女青年范兒。木想到

內裡是個悶騷的主,成了第一個教會哥舌吻的人。

  那天是週末,因為宿舍就在隔壁,就約著一起爬南山。

    回來後她主動請我去她那兒,說煮飯給我吃。哥沒定力拒絕,真心是太饑渴

了。

    飯後瞎聊,看看氣氛還算合適,在她的暗示和挑逗下,就把大姐姐按在床上

親了。

    自此樓樓才真正領略到舌吻的滋味。此前和初戀女友在一起時,也不是沒用

過舌頭,不過那時只是懂得在對方的口唇上添噬而已。

    艾瑪,那天樓樓的舌頭險些被她吃下去,次日還麻酥酥的痛啊。不過,吻也

吻了,摸也摸了,想再進一步,她卻嘻笑著擋開。大概想裝得再矜持一些,不想

這麼快讓哥得手。

  那天之後,卻開始聽到不少這個女人的傳言,說這大姐姐是離過婚的,還有

個小孩,於是對她完全沒了興趣——畢竟哥那時還是個小-男生。

    我估計這姐姐後來也悔啊,早知哥自那以後對她不冷不熱敬而遠之,還不如

那天趁熱打鐵把哥上了,至少一個人在深圳的日子有個床伴不是?

    出乎意料的是,和她疏遠以後,那大姐姐一點也沒閑著,什麼事兒都沒耽誤,

不久居然和我的同住舍友成了炮友。

    某次回宿舍,這對兒正在嗨咻,哥拿鑰匙開門時,這丫挺的提著褲子擋在門

口,哥是各種尷尬。尼瑪,人家那對好像都沒我尷尬,我這是幹嘛呢?

  幾個月之後, 公司調整宿舍,我被安排住進了一套二居室。

    又過沒多久,公司新來了一位出納,一時沒有地方安排,只有我那套二居室

還有個房間空著,只好暫時讓她先安頓下來。

    那天下班後,行政經理鄭重其事的把她和我互相介紹了一下,說:「這是小

寧,你帶她回宿舍吧。」

    我看了看她,沖這個高挑白靜的女生笑了笑。心想,公司這麼奇葩的事都做

的出來,就別怪哥哥我近水樓臺了。

    強忍笑容,一本正經的問了好,見小寧也努力笑了一下,哥不為已甚,彬彬

有禮的提起她的行李,說,「移駕吧。」

  回去的一路上,她幾乎沒什麼笑容,刻意跟我保持著距離。顯然,她對公司

這安排即不滿,又無奈。

  最初的一段時間內,雖然和小寧共處一套房,只是她經常做出一副凜然不可

侵犯的樣,所以很長時間基本沒什麼交流。甚至上下班她刻意跟我分開時間走,

一回到宿舍就躲進房間不再出來。

    可是不管怎麼回避,畢竟是住在同一屋簷下,擡頭不見低頭見,許多生活上

的細事無法回避。有本事,你別和我共用一個衛間,別在陽臺晾曬小內內,她每

次用完衛生巾都拿塑膠袋包起藏在自己房間。

    即然這麼私密的東東都沒法回避了,慢慢也就習慣了,習慣了,不免產生某

種相知已深的曖昧,當然,這是後話。

  熟一點了,我們有時也會聊聊天。我問她是哪裡人,她說濟南。

  還是半個老鄉啊?我很意外。她也意外。

  我說,「怪不得看著你眼熟。說不定咱倆在某條街上就見過,還一起穿著開

檔褲撒尿和泥玩呢。」

  她說:「看不出你這人,這麼流氓。腦子裡都是什麼啊? 」

  我說:「是你想多了。以後你多讀多看我的作品,就知道我是什麼人。」

    我告訴她我經常寫一些小說,作品等身。

  她說,「是麼?沒聽說過你這麼一號大作家啊?」 

    我說:「你要知道我的筆名,就不這麼說了。」

  「筆名?你還有筆名?你什麼筆名呀?」她好奇了。

  「金庸。」我不動聲色。

  她一口茶水全噴在我身上。

  「你這人啊,就是嘴上花,其實挺正經的。」

    一段時間相處後,她總結道。

  我說,「正經人也是男人啊。」

    她吃吃的笑。

  「你別穿那麼少好不好,當我空氣啊?」

    我盯著她那兩條長長的白腿,表達不滿。她在我面前越來越放肆。

  「我當你是太監。」小寧對我嗤之以鼻。

  靠。看來哥真是太老實了。怎麼裝也不像個侵略性很強的色魔,小寧早不怕

我了。怪不得現在穿著睡裙,就敢放肆的在哥面前晃悠。以前小寧晚上睡覺都是

鎖死門,後來不鎖了,現在更是經常虛掩著。

    哥嘴上再怎麼不正經,可從來沒敢越過雷池半步。給她的印象就是,我雖然

有點油嘴滑舌,有點口花花,但骨子裡已就個老實頭,妥妥的人畜無害啊。

    我自己也承認,那時候,哥哥確實是無害的,連偷窺她的念頭都不敢去實踐

一次,雖然每每獨處房間時,都會想著那鼓囊囊的胸脯和長長的白腿意淫。

  小寧在濟南交過兩個男友,後一任據說為了她和別人打架,把人打殘了,現

在還在裡面關著。

    我沒好意思問她和那兩個男友有沒有那層關係(那時候的我,單純的認為是

男女朋友未必就一定會上床),只是從她經常邈著我的眼神看,她這方面閱歷比

我豐富多了。

  深圳夏天的第一場大雷雨來了。

    巨大的雷聲從遠-處滾滾而來,震攝耳畔。小寧現在經常很晚不回房間,吃

過晚飯就賴在客廳,守著電視。對我要求換台的申請充耳不聞,又不許我進房間

睡。只得強打著精神陪她忍受那些港臺八卦劇,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胡說八道。

  「你能不能有點追求啊,整天看這些八卦劇。」我經常抱怨。她也不搭理我。

  「還有,你以後別用日本的化妝品,不知道我們和鬼子有深仇大恨麼?」

  「這個意見嘛,本姑娘可以接受。」她在大是大非面前倒不含糊。

  其實我最大的意見是,她現在經常穿著睡裙坐在沙發上,雙手抱著膝時,白

花花的大腿也就罷了,那腿根部位的鬆軟柔嫩輕易就能弊見,這誰受的了啊,不

過這個意見我沒敢說,怕以後連看都沒的看。

  以前不熟的時候,她話很少。現在才知道,她口齒伶俐的狠,比如那句「是

灰化肥揮發變成黑化肥,還是黑化肥揮發變成灰化肥」,讓她說得滾珠落盤,百

轉千回,以為哪個字詞會被攔截的時候,卻都輕輕巧巧的繞著舌頭唇齒的縫隙出

來。

    有時她興致一上來,能坐在沙發上天南地北講不停。

  「你不困啊,還不睡?」我忍不住打哈欠。

    外面雷聲轟隆隆滾過。

  「我怕打雷……」她囁嚅道。

    我哈哈大笑!

  「那你和我睡吧。」我假裝開玩笑。沒等她說話,我馬上正色:「開玩笑的,

還是睡吧,來!」

    我一把把她從沙發上扯起來。半擁半推的把她弄回房裡,然後又雙手扶肩把

她按在床上,她抱著胸,甩了甩肩膀,不情願的躺下,拉起被單把頭蒙上。我笑

咪咪的往外走。

  小寧卻又追出來,倚在門口叫:「喂,你真不管我啊?」

  「那怎麼辦?」我假裝無奈。

  「你在我旁邊坐著,等我睡著再回你房間嘛。」

  我一百個不情願:「你躺著,我坐著?你睡著,我瞪著?」

  「反正你不能不管。」她開始蠻橫。

    奇怪,她什麼時候和我這麼不見外了。

    她說完又鑽被單裡,閉著眼。

  我折轉來,坐在床沿上,一隻手隔著她身體撐著裡側的床板,她一動不動。

  過了一會兒,我撐的手也酸了,說:「你讓我也躺會兒吧。」

  她睜開眼,直瞪瞪的看著我,我一臉無辜。她歎了一口氣,往裡靠了靠。

  我見有門兒,躺在她邊上。很香鬱的味道瞬間上頭……

    「別動!老實躺著。」

    她把我蠢蠢欲動的手拿開,緊緊抱著被單。

  話說,當時樓樓好久沒和女人這麼近距離的接觸,一靠近小寧的身,那話兒

就不爭氣的挺起來。一不做二不羞,索性挨著她更緊了些,硬梆梆的頂著她的腰,

她呼吸立時粗重起來。

    「雷好像停了!」

    她假裝不知道,顧左右言它。

  

    我裝沒聽見,心想到這份上,哥可得寸進尺了,此時不上更待何時……手強

行伸進被單裡,按在她的胸上。她仍然死死抱著床單,並幾次試圖把我的手拿開。

    我摸了一會兒,又擡起身準備親她。她突然翻身坐起,縮進床角,嗔怒的望

著我一言不發。

  我突然覺得尷尬,訕訕的笑。正要起身走掉,她一把我扯住。

  「你摸了我。」她說,還沒等我說話,又說:「你為什麼摸我? 」

  我操,這還有為什麼?我一時不知怎麼回應。不知怎麼回答乾脆不答。把心

一橫,不管不顧的一把把她按倒,親了上去。

    這回她老實了,任我手在她身上遊移。接著她開始迎合,身體也隨著我的撫

摸扭動著。

    過了會,她居然把手伸進我的褲子裡,摸起我的小弟來。這個哥哪受的了,

老二硬的都快炸開了。當下三把兩把扒光自己,然後開始脫她的衣服。

  就在這時,悲劇發生了。

    話說那時的樓樓雖然不是處男,不過此前也只和初戀女友試過一兩次,和處

男也差不了多少。在脫她衣服的過程中,高度的緊張使哥那沒怎麼見過世面的寶

貝竟然逐漸軟了下去,而且是那種徹底的軟。

    我開始慌亂,身體仍然趴在她光潔的身上親吻撫摸,希望能讓小弟重新站起。

我注意到,她下面已經一片潮濕,就期待那最後的進入了。

  良久,我頹然從她身上下來,自嘲道,「唉,許久不用,不中用了。 」

  不得不說,小寧是個好女人。這方面的經驗顯然比我豐富的多。她沒有顯示

出一點失望和沮喪,翻過身來主動抱著我,說:「咱們還是聊天吧,別想這事。」

然後一邊用手摸著我的小弟,一邊東一句西一句的說些什麼話。

    我們抱著在床上說了差不多一個鐘頭,期間她的手就沒離開我的小弟。

  「告訴你一個秘密。」她在我耳邊呢喃,「其實我今晚一開始就想你幹我。」

    她親吻著我的耳根,一邊用手輕輕揉捏著我的下體。她的這句話對我形成了

強烈刺激,我從來不知道女人可以這麼大膽,可以溫柔的說出這種近乎淫蕩的話。

下體突然起了反應,一下子雄壯起來。

  我歡叫一聲,翻身把她壓在身下,驕傲的向她展示無比粗硬的小弟。

  小寧微笑著擡起腿,分開,眼裡充滿欲求。

    哥成功了!

  記不得那晚做了幾次,兩個人幾乎是徹夜交歡,小寧引導我變換各種姿勢體

位,在哥的面前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自此,哥才算真正成為一個性成熟的男

人。

    那晚,我的力量突然變得好像無窮無盡,精力旺盛的讓小寧不斷的感歎插入

的充實和強悍。

    而她的床上表現,讓我第一次對女人的能量有了全新的認識。也讓我對男歡

女愛帶來的愉悅產生了的深深的迷戀。原來,性可以這樣美好,性,可以有這麼

豐富多彩的方式。

    自那以後,我們白天是一本正經的同事,晚上就成了放蕩不堪的姦夫淫婦,

我徹底見識了一個外表淑女,床上卻如此放浪的淫娃,她是恨不得我把她的淫穴

幹爛的那種瘋狂!

  又一個炮友說完,樓樓突然覺得,即使是炮友,原來對青澀年華時的記憶也

會更清晰些。懷念那些如花歲月,燦爛如昨。

  當時的樓樓,卻恨不得是在電影裡過日子,下個鏡頭就是一行字幕:「多年

以後。」

    而多年以後的今天,回望那些蹉跎過的如斯歲月,曾經充滿憧憬的燦爛時光,

卻再也不能回轉。

  人生不可逆,可悲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