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長吃肉,我喝湯 (全)

校長吃肉,我喝湯 (全)

 第一章,校雞

  我是校長的遠親,由于校長幼時受過我家的恩惠,所以在我爸托校長找個工作,他就把我要在身邊,做起他的司機。

  這個工作對我而言,還是比較滿意,就是需要早起,晚回。其他的時間就有我自己安排。只有在校長有事需要外后,才給我打電話。

  某一天晚上,校長給我打電話,可是他讓我把他送到一處幽靜的公寓。我雖疑惑,也沒有多問。

  「小唐,你回去后告訴你嬸子,就說我和林校長打牌去了,今晚就不回去。」「哦……」我答應著一聲。把校長放下后,就準備掉頭。

  「你等等……」校長敲了敲車窗玻璃。

  我放下玻璃后,到校長從錢夾里拿出了幾張百元大鈔遞給我,說道:「小唐,過會你先別回去。你把車停在學校門口,把雨刷打開。」看著校長向公寓走去,我還是有些疑惑,不過看到校長的表情,我心還是有些期待。

  按照校長說的,把車停在了學校門口,把雨刷打開后,我就躺在車里,靜靜的期待著。

  過了半個小時的樣子,我就聽到有人再敲玻璃,我慌忙坐起來,打開了玻璃。

  打開車窗玻璃后,我看到一個相貌嬌美,肌膚白皙的女孩。更令我興奮的是,她胸前的高峰更爲堅挺。

  「你好,請問有事沒事嗎?」我愣了幾秒鍾,開口問道。

  「我可以進來坐坐嗎?」我慌忙打開車門。

  進車后,直接開口問道:「可以載著我去別處逛逛嗎?」「想去哪?」

  「哪兒僻靜就去哪。」

  聽到這話,我直接發動車子。開了十幾分鍾的時間,我把車停在了路旁。這條路旁鮮有停車,只是路上時不時的有呼嘯而過的車。

  「同學,什麽價格?」這個時候,我依然明白面前的女孩的身份。

  「我是這個學校的學生,這是我的學生證。」女孩很熟練的掏出學生證,在我面前晃了晃。我還沒有來得及看,她就收了回去,「現在市場的價格是學生妹包夜五百,如果只是一次,那兩百。」

  我從校長給的伍佰元中,抽出了兩張,放在她面前。

  她把前收起后,問道:「你想怎麽玩?」看到這個女孩也是久經此道,那我也就沒有必要憐香惜玉,說道:「你還是吹一次吧!」說完,我就把車座放了下來,自己躺在了上面。

  女孩沒有停頓,開始解我的腰帶,並把我的褲子褪到了腳踝處。我的JJ直挺挺的出現在了她的面前。她擡頭看了看我,手握住了我的JJ,不停地上下撸著。我摁著她的頭,她在我的JJ上聞了聞,沒有發現異味,然后舔了舔龜頭,我只感覺一股麻麻的感覺,然后更加使勁的摁著她的頭。

  「你不要那麽用力。」女孩擡頭說了句,然后把我的JJ放在了她的嘴里,我忙挺動屁股,讓JJ放的更深。

  女孩含著我JJ的同時,我的手也沒有閑著,直接從她的勃頸處伸了進去,握住了豐滿挺拔的乳房。

  「你別慌,別把我的衣服弄皺了。」說著,她坐了起來,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幾十秒的時間,我的面前就站著一個半裸的女孩。這個時候,我能更明顯的看到女孩的身材相當的棒,腹部光潔平滑,胸部豐滿挺拔,一身卡通的內衣更能夠勾起人類的欲望。

  女孩看到我直直的盯著她,也不曾害羞,再次的趴了下來,把我的J放進了嘴里。看著這樣一個大美女在舔我的JJ,我的血開始了沸騰,我的雙手直接握住了她豐滿挺拔的雙乳,快速的解下了胸罩,這樣她的乳房就能夠在我的手中變換著不同的形狀。乳房上兩個粉紅色的乳頭散發著奶香,似乎在向我招手,我的拇指和食指撚著乳頭,心中很是滿足。

  「不要再吸了,否則就沒得玩了。」

  女孩停下了動作,用紙巾擦了擦嘴,問道:「接下來,你想怎麽玩?」「當然是插你的小屄。」女孩笑了笑,脫下了內褲。她的下體的陰毛明顯修剪過,陰毛包圍著的陰道,呈現粉紅色,顯著很嫩的樣子。

  「干你們這行的,小賣,我有男朋友。只是靠這個掙小錢。你喜歡什麽姿勢?」「你還是上來吧。」我招了招手,然后再次躺下。

  女孩會意,跨坐在我身上,從包里拿出了一個套套,套在我的JJ上,然后扶著JJ坐了下去。

  「你的雞巴好大啊!里面好脹……」

  我扶著她的腰,挺著屁股,配合著女孩的動作,一時間車子也跟著晃動了起來。

  「你的雞巴……好大……,插的……好爽……啊……啊……」「叫哥哥……」

  「好……,哥哥……,你插的……妹妹……好爽……啊……」「啊……哥哥……插死……妹妹了……啊……用力啊……」「啊……我要……啊……要……哥哥……的大雞巴……」「我們換個姿勢吧?」十幾分鍾后,我開口說道。

  女孩點了點頭,喘息著問道:「你要想什麽姿勢?」「你趴著,我從后面來。」

  女孩點了點頭。我扶著JJ從后面進入了蜜源之中。用這個姿勢,我感覺到女孩的小屄更爲緊湊,插起來更爲爽。

  「哥哥,你插……的太棒了……,我男朋友……都沒有你……厲害……」聽到她提及她男朋友,我爽的差點射了,慌忙把JJ拿出來。

  「哥哥……不要……拿出來……,妹妹……還沒有……爽呢……」JJ經過拿出來的緩沖,那種想射的沖動也就淡了下來。這時,我猛地把JJ插了進去。

  「啊……好爽……」

  又插了數十下,女孩的叫聲也變得更大了。

  「啊……插死……我了……,用……力……啊……,我要……泄了……啊……啊……」

  我感覺到背脊一種舒麻,我知道這是射精的前兆。

  「啊……我要……射了……啊……」一瞬間,我也到了,射了出來。

  射完后,我趴在女孩的背上,好一會才反應過來。

  幾分鍾后,女孩坐了起來,然后開始整理。

  自從上次在學校門口找到的校雞后,我就樂此不疲。時常把車停在校門口,並且打開雨刷。這樣一來,也玩了不少大學生校雞。

  第二章,校長的女兒

  有一天旁晚,我正在學校閑逛,接到了校長的電話,他讓去附屬中學把他在上高中的女兒接到學校。

  得到這個吩咐,我有些奇怪,心中有一個惡毒的想法,「校長不會玩弄自己的女兒吧!」

  校長的女兒叫林曉婉,把她送到校長的辦公室后,校長就讓我離開了,緊接著校長關上了門。我本想在校長門口偷聽,可又怕被逮住,只好走開。

  兩個小時后,校長再次給我打電話讓我把她女兒送回去。

  走到校長辦公室,並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就在我走出辦公室時,校長的一句話更爲堅定了我那惡毒的想法。

  「小唐,回到家告訴你嬸子,就說放假接曉婉出完玩了一會。」我點頭稱是,然后帶著曉婉出了校長辦公室。

  「哥哥,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麽?」坐在副駕的位置上的林曉婉輕聲的問道。

  我慌忙點頭,說道:「我剛才一直在學校閑逛,什麽都沒有發現。」說出這句話,我都覺得有點欲蓋彌彰。

  「不怕告訴你,剛才我和我爸在辦公室做了。」「什麽?」

  對于我的反應,林曉婉並不驚訝。她接著說道:「這件事,不要告訴我媽媽好嗎?」

  我點了點頭。即使她不強調,我也不會告訴嬸子,畢竟這件事才可怕了。一旦捅出去,我都能想到我的后果。

  看到大答應,林曉婉變得活潑了起來,在我臉上親了一口,笑道:「哥,你想要什麽封口費?我可告訴你,我沒有多少錢。」這時,我的JJ已經有了很大的反應,褲子撐得老高了。

  林曉婉看著我緊緊的盯著她的胸部,低頭有看到了褲裆的變化,臉色出現了紅暈。

  「男人都沒有什麽好東西。」

  我以爲沒戲了,沒有想到林曉婉的手居然放在了我的褲裆處。這讓我看到了希望。

  回到家發現嬸子並沒有回來,林曉婉給她打了電話,在知道她再朋友家打麻將了。要很晚才回來。得到這個消息,我大喜。

  林曉婉看出了我的喜色,臉不禁又紅了。

  我跟著林曉婉走進了她的閨房,並且順手把門關上了。緊走兩步,伸開雙手想要抱她。

  「哥,等等……我去洗洗。」說著,走進了她閨房中的單獨衛生間。

  雖然只有幾分鍾的時間,可是卻給我一種度日如年的感覺。

  林曉婉走出衛生間,我直接向前幾步,把她抱在了懷里,嘴自然印在了她的嘴唇上,從她的嘴里我聞到了藥膏的味道。

  「在叔的辦公室,你是不是吃過他的JJ?」

  林曉婉點了點頭,然后瘋狂的抱著我的頭吻了起來。我也跟著熱烈的回應著。

  「哥,你吻的我都喘不過來氣了。」

  我松開抱著她的手,兩人的目光再次的碰在了一起,接著再次的熱吻了起來。

  「哥,抱我上床……」

  得到指示,我忙把她抱了起來,走到床邊,把她仍在了床上,然后撲了過去。

  這次我把目的地由她的櫻桃小嘴轉移到了她的胸部,他的年齡雖然不大,可是胸部的神器卻已經不小。或許這就是校長撫摸的原因吧!我在心中想著。

  隔著衣服撫摸有些不過瘾,我快速的脫下了她的上衣,只留下胸罩。粉紅色的胸罩,是我最爲喜歡的,看到這里,我的眼睛一亮。雙手也跟著變得顫抖。

  解開胸罩,兩個活蹦亂跳的小白兔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我用手溫柔的撫摸著。

  「哥,你不要光用手摸,要用嘴舔啊!」

  我忙趴在了她的身上,嘴叼住了其中的一個櫻桃。同時,手在她的乳房上不停的遊走著。

  「哥,你舔的好舒服……我好喜歡……」我更爲賣命的舔著。舔了好一會,我的手開始在她的身上遊走,已經不限于胸部了,我已經開始向下滿探訪。首先經過的是一個平原,平原上有一個枯井,在枯井上撫摸了一會,繼續向下探訪,接著發現了一草原。草原上芳草萋萋,很是茂盛。

  「曉婉,你的陰毛怎麽這麽多?難怪這麽淫蕩。」「你好壞……玩著人家,還說人家的壞話……」「哈……哈……」我大笑了兩聲,然后把她的褲子脫了下來。這樣一來,我的面前就躺著一個幾乎全裸的少 女。

  把她的內褲脫下后,我發現芳草深處的那眼泉眼正在汩汩的向外滲著水。看到這里,我慌忙把嘴唇印了上去。並且舌頭在泉眼處不停的舔著。

  「哥,你舔……的……好舒服……啊……」

  在她的大陰唇和小陰唇上不斷的遊走著,感受著她身體的顫抖,我的JJ已經堅硬如鐵。

  「哥,你也……脫了……你的褲子……吧!我們一起玩……」如同得到聖旨般,我快速的脫下了褲子。

  接著我們了開始了69,我的舌頭停在她的陰道處,而她的嘴里則舔著我的JJ。

  她的技術很好,舔的我相當的舒服。

  我們互相舔了好一會才停下,停下后,兩人都在不停地喘息。

  「哥,我們休息一會再玩,怎麽樣?」我雖然有些不情願,也只好順著她的意。

  「曉婉,能不能告訴哥哥,你是怎麽喝叔勾搭上的麽?」她瞪了我一眼,不過還是給了將起了這其中的故事。

  一天晚上,曉婉被餓醒了,于是去廚房在好些吃的。等到她快要到廚房時,她聽到了斷斷續續的呻吟聲,于是蹑手蹑腳的走到廚房,她被眼前的景象嚇的呆站在哪里。原來她的爸爸,也就是校長,正趴在一個女子的后面,不停的動著。

  嘴里還傳來幾聲低吼。

  接著她看到了令她感覺更不可思議的是躺在餐座上的女子的身份,那正是她的嫂子。看到嫂子的那一刻,她整個人都不知道該做些什麽。等到了好長時間,她才反應過來,慌忙的逃出了現場。令她感覺慶幸的是,她認爲她的爸爸和嫂子並沒有發現她。

  之后,她發現她爸爸對她特別的好。並且經常無人的時候,摸她的屁股。本來這些應該也沒有什麽,可是那天她看到了她爸爸和嫂子的那一幕,她就不這麽認爲。

  那一天還是來臨了。那天,家中就只有她和她爸,他爸爸再次的提及了那天廚房的事。這次曉婉才知道,當天她爸就已經發現了她,只是沒有揭穿而已。

  在她爸的花言巧語下,兩人還是發生了關系。

  「和你爸做,你有什麽感覺?」

  「第一次我爸的雞巴插進我的小屄時,我感覺到很痛,只感覺我的下體好像被撕裂了一般,之后就傳來一陣麻麻的、酥酥的感覺,接著那種感覺越來越強烈,最后我感覺整個身體都好像飄起來一般,我想那就是高潮吧。」「那你和你爸經常做嗎?」

  「我倒想經常做,可是我們又怕被發現。只好偷偷摸摸的,今天在我爸的辦公室,我們也是第一次。就因爲我爸並不能經常陪我,我只好在學校找個一個男朋友,他把他的雞巴插進我的小屄時,我本以爲能夠再次感覺那種酥爽的,可是沒有想到他剛放進去就射了。之后我們就分手了。」聽到這里,我已經忍不住了,讓她平躺了下拉,然后直接撲了過去。這時,曉婉也已經欲火難耐,扶著我的JJ就進入了她的身體。她的小屄很緊,肉壁夾得我爽極了。

  「哥,你插的……太棒了……,你的雞巴……比我爸的……還大……」「叫我爸爸,怎麽樣?」我停下了動作,盯著曉婉說道。

  曉婉停了一下,然后摟著我的屁股向前動著,說道:「爸……,快點……使勁……插女兒……」

  「女兒,你的小屄……好緊啊,夾得……爸爸好爽啊……」「爸爸……,你的雞巴……也好大……,插的……女兒……也很爽……啊……啊……」

  「女兒,我們換個姿勢。」說著,我把曉婉翻了上去,來一個女上男下的姿勢。

  很顯然這個姿勢,曉婉和她爸爸也玩過,只見她坐在我的JJ上,上下不停地動著,我的雙手也在她的胸部上不停地揉捏著。

  過了片刻,我坐了下來。曉婉坐在我的懷里不停地動著。

  「爸……,你快點……用力啊……小屄……很癢……」「女兒,爸爸抱著你做怎麽樣?」

  「好……」

  接著我把曉婉抱了起來,曉婉的雙腿盤在我的腿上。在這個姿勢下,曉婉很快達到了高潮。

  「爸……,女兒……要泄了……,太爽了……啊……」我也有了射精的感覺,大吼一聲道:「女兒,爸爸也……要射了……啊……」

  「射吧……射進……女兒的……小屄里……啊……」一股股精液射進了曉婉的嫩屄里……

  第三章,曲徑通幽處

  自從和校長的女兒林曉婉發生關系后,我們經常做些做的事情,當然要背著校長。

  某一天,接到校長的電話,讓我去大學接曉婉,並把她送到她的學校。接到這個電話,我變得異常的興奮。

  「哥哥,等很久了吧?」曉婉拉開車門,在我臉上親了一口說道。

  曉婉到我沈默不語,臉上的笑容更勝了,接著說道:「現在不說話,過后可不要求著我說些我和我爸在辦公室的故事。」

  聽到著,我一臉的苦悶。很顯然,曉婉已經把握住了我的喜好。

  「爲什麽總是這一招?」

  「因爲這一招屢試不爽啊!」曉婉狡黠的笑道,同時她的手伸向了我的褲裆處。這時,我下體已經有了很明顯的變化。

  「不要那麽使勁,要是捏壞了,以后就沒得玩了。」接著,發動了汽車,向著曉婉的學校開去。

  「哥哥,今晚你有沒有事?」

  我一愣,剛才她不是已經讓她的校長父親喂飽了,怎麽還想要。這時,我心多少有些不情願,畢竟現在她的陰道里還灌著校長的精液。

  「今晚,我要把你爸爸送回去,不知道要到幾點呢?」看了我的猶豫,曉婉也沈思了一會,顯然她也不想讓她的爸爸知道我們之間的事情。

  「要不這樣,你把車放在學校,讓我爸爸自己開回去,你就說今晚你有事。」看到曉婉的堅持,我也就不好意思多說些什麽,畢竟一個如花的少女讓我免費干,我應該感到慶幸。

  「那好吧!今晚,我一定要喂飽你。」一邊說著,我的手也沒有閑著。直接摸向了曉婉的下體。

  「這還沒有怎麽來,怎麽就濕了?」

  曉婉的臉刹那間紅了,吱吱嗚嗚說道:「剛才在我爸辦公室,我只爽了一次,第二次還沒有到呢,我爸就射了。弄得我渾身不舒服。剛才你在你的挑逗下,下面又有了反應。」

  「嘿……嘿……看來我今晚有的受了。」

  「讓你說~ 」緊接著,我感覺到腰間的肉一緊。

  「曉婉,你給我說說,今天你和校長在辦公室的活動呗。」曉婉的嘴一撇,說道:「我就知道你憋不住。」「你就說說呗。你也知道,每次聽你說你和校長的事,我就特別的興奮。當然,表現也會格外的棒。」

  曉婉沈默了一會,才說道:「有什麽好說的,還不是和以前一樣。不是都給你說過了嗎?」

  我有些失望,不過還是說道:「雖然沒有變化,可是我還是喜歡你親自說。」「是不是過會還讓我給你吹?」

  我猛的在曉婉的臉上親了一口,那意思在明顯不過了,那就是你太了解我了。

  曉婉把我一推,慌慌看向窗外,幸好這時沒有超車的。

  配合著曉婉的動作,我忙把車窗關上。

  「這下子,你放心了吧?」

  曉婉瞪了我一眼,說道:「剛才我從我把辦公室出來時,在門口看到一個大學生,她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我總感覺有事。」我心中當然明白那個女大學生爲什麽看曉婉乖乖的,很顯然她已經爬上了校長的床。對這樣的事,我碰到了好多次。

  「應該是你多想了吧!她又不認識你,爲什麽看你乖乖的。這和你心理有鬼有關。」

  「也對~ 」

  「你還是說說你們怎麽弄的呗?」

  「看把你急的。」接下來,就是曉婉向我敘述,她和她的校長父親的故事。

  聽著他們父女倆的事,我的JJ也已經有了反應。

  「曉婉,你看看小弟弟已經開始抗議了。」

  曉婉看到我一副苦悶的樣子,心中一陣好笑,「每次都是這樣,一聽到我和我爸的事,你就格外的興奮,你潛意思是不是也有亂倫的沖動。」我不理會曉婉的話,猛地把她的頭摁在了我的褲裆處。曉婉會意,解開了我的腰帶,拿出了我的JJ,舌頭在龜頭上舔了起來。

  「曉婉,你的水平越來越高了,今天一定給你爸爸口爆了吧?」由于嘴里含著我的JJ,她只能支支吾吾的說著,我也沒有聽清楚,不過這個時候,這些都不重要了。

  「不要光舔JJ,也不要忘了下面的蛋蛋。」

  曉婉支起頭,說道:「有你要求多。」嘴里雖然滿是抱怨,不過還是按照我說的做了。我只感覺JJ蛋上涼飕飕的感覺。

  一邊感受著曉婉的口交,一邊開著車,那叫一個惬意。

  大約過了十幾分鍾,我感覺龜頭上的感覺更爲明顯,我清楚這是要射,可是我有不舍得這個時候射,只好把曉婉拉了起來。

  「是不是受不了了?」曉婉一邊擦著嘴,一邊戲谑的說道。

  「還不是你的水平越來越高,要是我的忍耐力也有所提高,我想我早繳械了。」「那是當然,每次我爸都是先讓我用嘴整一次,然后才開始。」我眼睛一亮,心中想著曉婉在他爸爸胯下舔著他的JJ的樣子,每次想到這個的時候,下面的反應變得更爲強烈。

  曉婉也看到了我的變化,手猛的在我的JJ上拍了一下。

  「哎呀……」

  「嘿嘿,讓你在這樣。」

  把曉婉送到她學校后,我就回到了大學,把車停在了樓下,給校長打了一個電話。校長聽說我要和朋友聚聚,反而問我需要不需要錢,我想他也意識到我已經知道他和曉婉的關系,用此來收買我。當然他不收買,我也不會把這件事捅出去。

  再次的來到曉婉的學校,給曉婉打了一個電話,十幾分鍾的時間,曉婉就出現在了學校的門口。

  「大哥,這是我哥哥。來學校看看我,你就讓他進去吧!」曉婉挽著我的胳膊,向著門口的門衛說道。門衛早就認識了曉婉,自然也知道了她的背景,並沒有多做爲難。

  走進了校園,我才開口問道:「今晚不是出去嗎?怎麽讓我進來了?」「今晚我帶你去看場熱鬧的。包你滿意。」

  在學校的食堂簡單的吃了點飯,然后曉婉領著我在學校里轉了轉。很快天就黑了。

  「曉婉,到底干什麽?難道你領我來看你們學校的不成?」「當然是看美女了,你以爲還是干什麽。不光是讓你看美女,還要讓你看脫了衣服的美女,是不是特別期待?」

  我一愣,心中不解,慌忙說道:「去哪里看?」對于和曉婉一般大年紀的女孩,我充滿了期待。畢竟,她們就像那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讓你忍不住想要采撷。

  看到我猴急的樣子,曉婉一陣好笑,說道:「想要看脫光衣服的美女,你只能忍一會了,等到天再黑一些,她們才會出動。」又焦急的等了好一會,天才徹底的黑了下來。接著,曉婉拉著我的頭向學校的花園旁邊的小樹林走去。

  「噓……」

  我們輕手輕腳的向里走去。剛走沒有多久,就聽到樹林深處似乎有動靜,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哥哥,你聽到了嗎?他們才剛開始,我們有的看了。」看到曉婉興奮的樣子,感覺到她手心的汗,我也變得興奮了起來。

  「不要……不是說好了,不能摸哪里嗎?」

  「爲什麽不讓摸?難道你不愛我嗎?」

  「我當然愛你,可是我們現在還年輕,不能那樣的。」聽著傳來的斷斷續續的聲音,之后就陷入了沈寂,只能隱隱的聽到一陣接吻的聲音,還有就是隱隱約約的看到兩個穿著校服的學生,激情的擁吻在了一起。

  「曉婉,你看那個男生,他的手已經伸進了女生的內衣里。」說完這話,在曉婉分神之際,我的手也順利的從曉婉衣服里伸了進去。

  「啊……」冷不丁受到襲擊,曉婉本能的大喊了一句,就是這一句驚動了不遠處兩個正在激吻的學生。他們慌忙的向著這邊看去,似乎也發現了我和曉婉,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從別處走出了樹林。

  「都怪你,沒有看到的了吧?」

  我嘿嘿笑了兩聲,接著拉著曉婉向樹林的深處走去。

  「啊……哥,恩……啊……哦……哦……」我們又縱深了幾十米,縱欲又發現了一對,很顯然這對要比剛才那對還要火爆,已經開始上演了。看到這里,在回頭看剛才的,那就是前戲。

  「曉婉,我們再往前走幾步。」

  「你就不怕把他們驚了,他們也跑了。」

  「你看……」順著我手指的方向,曉婉看到了一堆草叢,她的眼睛也猛地一亮。緊貼著我向草叢挪去。

  離得近了,我們看的也就更清楚了。

  只見,距離我們七八米的地方,兩個學生擁抱在了一起。看到女孩的上衣很是淩亂,一個胸罩的肩帶已經別扒了下來,挂在了腰間。兩個已經有些規模的乳房顯現了出來。男生的嘴刁住了一個奶頭,另一個手不停的揉捏著另外的一個。

  「啊……,哥……,太舒服了……嗯……嗯……不要光舔……這一個,另一個……也要舔……啊……啊……」

  「哥哥,是不是很刺激?」

  看著曉婉一臉的春色,我的手也沒有閑著。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她上半身的裝備從里面攻破了。看著脫離束縛的小白兔,我的舌頭也開始不安分起來。

  「哥哥,你輕點,不要咬……嗯……嗯……」

  「曉婉,你輕點,不要讓他們聽到。」

  曉婉慌忙捂住了嘴,向著那兩人看去,很顯然他們並沒有聽到。曉婉長舒了一口氣,接著伸出了一只手向我的下體摸去。由于剛才的刺激,它早就一柱擎天了。

  「哥哥,好大啊……」

  我並沒有理會曉婉,相反嘴開始在她的兩個奶子上不停的遊走,同時手也開始伸向她的下體。她的下體已經汪洋一,開始泛濫。

  「啊……哥哥……,受不了了……你太會弄了……啊……啊……,哥,不要……奶子,你舔舔……我下面……好不好?」

  對于給她口交,我並沒有多大抵觸,可是一想到今天下午她的校長爸爸射了進去,去就有些不舒服。

  「哥哥……,你放心的……舔吧……我已經……洗澡了……啊……啊……」等的就是這句話,我忙蹲了下來,曉婉今晚特意換了個裙子,我只需要把頭伸進裙子里,扯開她的丁字內褲即可。

  「哥哥……,你舔的太棒了……啊……啊……啊……我太……幸福了……」由于蹲下太累,只是幾分鍾的樣子,我就感覺到有些累,然后改蹲爲躺,曉婉會意直接坐在了我的臉上。

  「哥哥,你舔的……太深了……啊……啊……再快……一點……,快……一點,我快要……到了……啊……啊……」

  感覺到差不多了,我的速度更快了。這時,曉婉不停的搖頭著屁股,把整個下體都埋在了我的臉上。

  「啊……啊……哥哥,你太棒了,到了……到了……」我只感覺到一股水流沖出,伴隨著是曉婉的呻吟聲。

  過了好一會,曉婉才反應了過來,慌忙拿出紙巾擦我臉上的淫水。

  「哥哥,對不起,剛才沒有忍住。」

  我奪過曉婉的紙巾,自己擦著,說道:「你不也讓我口射過?」曉婉一陣感動,撲進了我的懷里。

  「啊……」我只看到曉婉慌忙從我懷里掙脫,向著剛才的兩人看去。這時,我才想起旁邊還有人,也跟著看去。顯然剛才的兩人已經消失了。

  「哥哥,那該怎麽辦?」

  「不用怕,黑燈瞎火的,她根本就沒有看見你。」「可是她能聽到我的聲音啊。」

  「聽到你的聲音,除非她認識你,否則也不用怕。」「也是啊……」曉婉一想也是那個道理,也就不在這個問題上糾結了。

  「哥哥,剛才我已經爽過了,你需要我怎麽做?」對于曉婉這一點,我特別喜歡,那就是只要她爽過了,你有什麽要求她都會盡量滿足。哪怕是一些高難度的動作,她也盡可能的去做。

  我沈思了一會,說道:「要不,你趴在樹上,我從后面來?」「好!」

  說著,曉婉掀起了裙子,直接把已經濕透的丁內褲脫了下來,隨手扔在了地上。向著最近的一棵樹走去,彎腰趴在了樹上。

  「哥哥,你快來……」聽到這話,我如夢初醒,慌忙走過去。

  掀起曉婉的裙子,並且快速的解開了我的腰帶。

  「曉婉,我要來了啊……」說著我已經堅硬如鐵的JJ直接沖了進去。

  「啊……啊……哥哥,你不能輕點,都弄痛我了。」「你剛才已經到了一次高潮,我以爲你里面足夠濕了呢。」「現在可以動了,不過還是要輕點。我今天已經來了兩次高潮了,看你還能不能再來一次。」

  聽到這有些挑釁的話,我的JJ變得有些憤怒,猛的再次的搗了進去。

  「哥哥,你……太棒了,我太……爽了……啊……啊……」從后面插進去,我感覺到曉婉的陰道更爲的緊湊,插起來也更爲舒服,只是幾下子我就有了想要發射的沖動。我慌忙把JJ從陰道里拔了出來。經過一會兒的緩沖,再次的變得生龍活虎了起來。

  「哥哥。不要……拔出來……」我感覺到曉婉的雙手緊緊的拉著我的屁股。

  當然我不能辜負曉婉的信任,再次的開始了征伐。

  「哥哥,太棒了……啊……啊……你插的……太舒服了……啊……啊……」「我插死你,插死你……」

  「哥哥,你快來插死我吧!我的騷逼等著你,就把你沒有那個本事。」「不信,你就試試。」我說話的同時,跟著加速了速度。

  「哥哥,你的手……也不要……閑著,快點摸……奶子,奶子……很癢……啊……啊……」

  聽到這話,我的手伸向了她的胸前,兩個奶子在我的手上開始變換著不同的形狀。

  「啊……哥,你插的……太深了……,快插到……花心……啊……啊……」我一下緊接一下的快速抽插,感覺到龜頭的越來越敏感。

  「哥哥……,太棒了……我快要射了……再快……一點……,啊……啊……」

  「曉婉,我快到了……」我的話剛說話,我就感覺到龜頭一陣發麻,JJ也變得更大了一些,我知道我忍不住了。

  「哥哥,快點……我……快……到了,啊……啊……到了……到了,啊……啊……」

  「啊……」我也猛的一喝,JJ深深的插在曉婉的最深處,一股股的精液噴射了出來。「」啊……啊……哥哥……太爽了……「射完后,我趴在曉婉的背后休息了一會才起來。

  過了幾分鍾,我們兩人才恢複了過來。

  」哥哥,你太棒了……今晚,我來了兩次。「」看來最近幾天不能找你了,現在有一種虛脫的感覺。你真是一只小狐狸精。「我裝作苦惱的說著。

  」哼,你不找我,我不會找別人。「這也是我喜歡曉婉的地方,那就是重來不對自己的欲望加以掩飾,想要就是想要。

  」那我只能犧牲自己了,這樣一來,早晚要死在你身上。哦不,是死在你的逼上。「」難道這不是男人所希望的嗎?」

  未完待續

  第四章,外聯主任

  那次和曉婉的曲徑通幽,著實讓我了好長時間。隨后我有好幾次想要去找曉婉,可是又怕校長察覺,只好一直押后。

  一天,把校長送到學校后,我無聊的躺在了車子里,翻著手機的小說,不自覺的就睡著了。就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有人在敲車窗。我很是惱火的打開了車窗,想要破口大罵時。就在那一刹那,嘴是張開了,可是蹦來的並不是罵人的話,因爲眼前之人實在是驚豔。只見來人三十多歲的樣子,下身穿的是幾乎快要把屁股露出來的超短裙,一雙肉色把讓她本來就修長的腿顯得更加的修長。上身是一個低胸的T恤,胸前很是偉岸。兩個被束縛住的雙峰幾乎就要蹦出。

  『』這是我腦海中蹦出的念頭。

  「有沒有影響你休息,大帥哥。」來人用手輕撫額前的劉海,妩媚道。

  「沒有……」我忙坐起來,同時打開車門想要出去。

  「不用,你打開那扇門就行。」

  我糊里糊塗的打來了右邊的車門,『熟女』熟練的鑽了進來。

  「你是哪位?」

  「你不認識我,我可是認識你。你是林校長的司機帥哥小唐吧?」我猛的醒悟,已經知道了來人的用意。很顯然,她想要通過我接觸校長。

  「我已經明白了你的用意,你要是有什麽事,還是直接找林校長的好,畢竟我只是他的司機。」

  『熟女』笑道:「你怎麽知道我是有事找林校長,難道你對自己的魅力不自信,不認爲是我想結識你這位小帥哥。」

  「哈……哈……,既然姐想要結識我,那總要自我介紹一下吧,你已經知道我的來曆,可是我還不知道你的呢。」說著,我肆無忌憚的在『熟女』身上上下瞟著。

  「看來小帥哥對我這個老女人也有興趣。」對于我的肆無忌憚,『熟女』顯然很受用,說道,「那我就做個自我介紹,我是童栗,是這個學校目前的外聯副主任。和林校長多多少少有些工作上的接觸,自然就認識小唐帥哥喽。」「原來是童姐。童姐好,能夠認識童姐這樣有魅力的女性,我真是三生有幸。」說著伸出了我的手。

  握著童栗的手,感覺到手心的癢。我慌忙抽出自己的手,對于這樣的『熟女』我有一種招架不住的感覺。

  「這樣是不是我們姐弟就算認識了?那我們要不要出去喝一杯。」我握了握手中的方向盤,搖了搖頭。

  「姐又沒有說去喝酒,我們可以喝點別的。」

  這樣一來,我也不好拒絕,只好把車轉過頭,向向外駛去。

  「唐姐,我們去哪兒?」

  「沿著這條路一直往前走,路南有一家咖啡屋,我們去喝杯咖啡。」雖然我不是很喜歡這種小資的情調,不過也沒有多說什麽。

  進了咖啡屋,找了個靠窗的座位坐下。

  搖著手中的咖啡,我裝作不經意的問道:「童姐,找我有什麽事?」童栗一愣,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看著童栗的樣子,我並不著急,慢悠悠的喝著咖啡。我們又閑聊了一會,擡起手臂看了看手腕。

  童栗也跟著看了看表,之后一副很焦急的樣子。

  「唐弟,姐有事想要你幫忙。」童栗終于忍不住說出了今天的用意。

  我停下了手中的咖啡,說道:「童姐,有什麽事你就說。看我能不能幫上忙。」童栗感激的看了看我,然后從包里拿出了一個信封,推到我面前,說道:

  「唐弟,姐也不能平白無故的讓你幫忙,這是一點辛苦費。雖然不多,這不也代表了姐的心意。」

  我拿起信封,用手摸了摸,感覺有五千左右,心中一喜,不過面上還是退了過去。童栗看到我的動作,慌忙摁住了我的手,輕聲道:「唐弟,姐希望你不要推辭。你要推辭,我扭頭就走,就當我今天沒有來找過你。」都到這份上,我也不好再做作。不過我心中還是沒底,畢竟這是第一次,我並不知道校長的態度。

  看到我拿著信封塞進了兜里,童栗才放心的一笑。緊接著又從包里拿出了一張卡,推到了我面前,說道:「這是姐讓你幫的忙,希望你能把它轉交給林校長。」「這……」看著存折,這下我可慌了。我並沒有經過這種陣勢,本來以爲童栗只是希望我給林校長傳個話。現在看來,事情絕對不是那麽簡單。

  『這是明目張膽的行賄啊!』

  看到我的猶豫,童栗笑了笑,戲谑道:「唐弟,這個你放心。這張卡,我是用別人的信息辦的,絕對沒有問題。」

  這樣一來,我我顯得有些尴尬。我看起來就那麽像個雛嗎?心中不免有些非議『看來這些,她已經輕車熟路了。』

  離開咖啡屋后,我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不過還是硬著頭皮返回學校。

  「小唐,今天把我送到××小區,然后晚上十點左右過來接我。」我『哦』了一聲,然后發動汽車。並沒有多問。

  汽車緩緩駛出了學校,車中的氣氛有些沈悶。

  「小唐,今天怎麽了?爲什麽不說話?」

  「林叔,今天外聯的副主任童栗來找我了。」我心一橫,提起了這事。

  「哦……」校長沈默了一會,道,「她給你說了什麽?」我一股腦兒的把信封和卡拿了出來。

  校長接過信封和卡,臉上沒有任何的變化,這時,我已經開始打鼓,不知道接下這件事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校長捏了捏信封,沈默了好一會兒。這一下子,車里的氣氛變得更加沈悶了。

  「小唐,你知道我爲什麽讓你來給我當司機嗎?」我一愣,不明白校長這個時候爲什麽提及這事,回應道:「我爸和林叔是舊識,我爸托林叔給我找個工作,林叔就讓我來開車了。」校長點了點頭,說道:「你光知道我和你爸是舊識。可你知道不知道要不是因爲你爸,或許我現在早就爛的連骨頭都沒有了。」「我爸並沒有和我說過這些,他只是說跟著林叔,林叔讓我干什麽,我就干什麽就行。他還說你會把我當成兒子對待的。」校長轉過臉看了看我,輕聲道:「那些往事,確實不適合給孩子們說。不過你爸的話算是說對了。對你,我會像對自己兒子一般。」這話,我不知道該怎麽接,于是就沈默了下來。

  「既然我能無條件的相信你爸,那麽我也能夠無條件的相信你。你不會辜負我的信任吧?」

  我猛的點了點頭。

  「那好!」校長隨手把信封再次的扔給了我,並且囑咐道,「這錢你拿好。

  回頭讓你爸在老家給你找個可靠的人,用他的信息辦一張卡,把這錢存起來。」我木然的點了點頭,心中一陣竊喜。

  「至于這張卡,明天你去銀行把錢取出來,存到另一張卡上,賬號回頭我告訴你。」

  吩咐完這些事后,校長和我都顯得輕松了不少。同時,車里的氣氛也跟著變得輕松了許多。

  二十分鍾后,汽車駛進了××小區。

  校長一只腳已經邁出了汽車,不過他又邁了進來,笑著說道:「你現在可以給童栗打電話,就說她的事我給她辦了。你完全可以向她索要一些別的好處。我想她一定不會拒絕。」校長說著,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你懂的樣子。

  看著校長含笑下了汽車,我的血開始沸騰了起來。

  「童姐,我是小唐。」摸起手機打了過去。

  童栗一聽是我的聲音,顯得特別的緊張,說道:「唐弟,你有沒有給林校長說,林校長是什麽態度。」

  「童姐,我們還是見面再說吧!」

  「那好,你告訴我你現在在哪里,我馬上就到。」我們約在學校門口見面。見面后,童栗直接鑽進了車里,問道:「唐弟,林校長到底是什麽態度?」

  看到童栗緊張的樣子,我也繼續,道:「林叔讓我轉告你,你的事他給你辦了。」

  「啵……」童栗聽到這話,大喜,激動的在我臉上親了一下。

  我摸著別親過的臉,裝作委屈的說道:「你要對我負責。」說著,我的歪向了童栗。頭頂在了她碩大的乳房上。

  「你怎麽可以這樣,我不依。」她說話的同時想要把我的頭托起來,可是她的力氣怎麽會有我的大呢。這樣一來,我變得更加的得寸進尺,頭在她的乳房上不停的動著。

  「你還這麽年輕,難道對我這個老女人感興趣?」「童姐,誰說你是老女人,我看你比一切年輕的女人更有女人味,你看胸前的雙峰就是明證。」原來是頭的位置,讓我悄無聲息的換成了我的手。

  「拿開你的手。要不然,姐姐可是要生氣了。」「那我倒是想看看童姐生氣的樣子,那樣一定更迷人吧?」「既然你敢調戲你童姐,那就讓你看看我生氣的樣子。」童栗掙脫的坐了起來,然后嘴唇直接印在我的嘴上,在我沒有反應過來,她就成功的撬開了我的嘴。

  『我被強吻了。』這是我此時唯一的想法。

  童栗小巧的舌頭在我嘴里不停的蠕動,徹底勾起了我的欲望。這時,我的手在童栗的腿上不停的遊走,最后停在了她翹翹的屁股上。盡情的撫摸著,並且輕輕的拍打著。

  我們兩人激吻了十幾分鍾才分開。

  「姐,你強吻了我,一定要對我負責。」我裝作委屈的說道。

  「對你負責,姐一定會對你負責的。」童栗一邊說著,一邊把我的頭摁在了她的乳房上。我感覺我的臉已經淪陷在了她的乳房上。

  「喜歡不喜歡姐的大乳房?要知道,我伺候過的男人還沒有一個能逃脫,我想你也一定不會例外。」

  「喜歡,怎麽不喜歡。姐,車里似乎施展不開,要不我們去開房吧?」童栗一愣,輕聲道:「干嘛去開房,學校我有一套房子,我們直接去哪兒就成。」

  我大喜,慌忙向童栗說的位置駛去。

  停了車,進了屋。我們擁抱在了一起,同時嘴唇跟著碰在了一起,舌頭在彼此的嘴里攪動著。

  「弟,要不我們先洗個澡,然后再玩。」

  聽到這話,我忙把童栗抱了起來,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把她抱進了洗澡間。

  「快點把我放下,你這樣抱著我,我怎麽放水。」童栗彎腰放水,看著她挺翹的屁股,我變得更爲的沖動,雙手不自覺的摁在了她的屁股上。

  「啊……弟,你在干嗎?差點把我推進浴缸。」我不理會童栗的抱怨,雙手從后面繞過,放在了胸上。

  「弟,你等會,姐放完水,我們好好的玩。」童栗說著,轉過身來,再次的抱住了我。

  這個時候,我也就沒有必要客氣,雙手伸進t恤,順利的解開了胸罩的扣子。

  然后雙手繼續向前進,一把握住了雙峰。

  「姐,你的乳房好柔軟啊。摸起來真舒服。」

  「既然你喜歡,那就多摸會。」光摸顯然並不滿意,我把她轉了過來,直接掀開t恤,嘴刁住了其中的一個乳頭,另一個乳頭也成功的落在了手上。

  「弟,你舔的太舒服了,我本以爲你是一個愣頭青,沒有想到也是一個老手。」得到鼓舞,我勢如破竹一般的向著另外的乳頭進攻,並且順利的占領。

  「弟,水已經放滿了。我們脫了衣服吧?」童栗說著就開始解我身上的裝備,當然我也沒有閑著。

  三下五除二,我們就變成了兩個赤裸裸的人,兩個抱住一起的赤裸裸的人。

  「弟,你的資本還挺雄厚。」童栗摸著我的JJ,戲谑的說道。

  「姐,你的資本不是更雄厚,才車上我差點捂死了。」「咯……咯……我們還是不要說笑了,還是進去吧,一會水就要涼了。」「姐,浴缸有點小。要不我進去,你蹲在下面,給我吹一會?」「你的花樣真多,你先在里面躺下。我過會就進來給你吹。」得到同意,我慌忙躺在浴缸里,生怕童栗反悔。

  過了幾分鍾,童栗再次的來到浴室,手中拿著兩個杯子。

  「今天讓你好好感覺一下不一樣的口爆。」童栗說著跨進看來浴缸,蹲在了我的胯下。剛開始,童栗給我的JJ好好的洗了洗,然后才放進了嘴里。JJ在她的嘴里迅速的開始膨脹。

  「姐,你的水平太棒了。」

  童栗擡起頭,笑道:「還有更爽的呢?」說著,端起剛才的杯子,喝了一口水。然后快速的把我的JJ含在了嘴里。

  「啊……啊……太爽了……姐,你懂的真多……」這時,我才明白剛才的杯子的用意,就在我感受JJ傳來的冰涼時,我猛的感覺到一股溫熱的感覺,原來童栗喝下了另一杯水。

  「啊……姐,你怎麽可以這樣?我怎麽能夠受得了……」接著童栗的嘴在兩個杯子和我的JJ上轉換著,我也感受著冰火兩種不同的感覺。

  「姐,太爽了……我要射了……」最終我還是沒有忍住,手不停的摁著童栗的頭,接著一股精液射進了她的嘴里。

  「弟,你射的真多,我嘴都裝不下了。」

  我不停的喘息,根本就沒有精力理會童栗的話。過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

  「弟,是不是很爽。」

  「姐,要是不爽的話,能在你嘴里繳械嗎?你讓我開始對自己的能力産生了懷疑。」

  「弟,你不用懷疑,你已經算是好的了。有的人在我把冰水換成熱水時就已經發射了,而你經曆了好幾輪才射。」

  童栗的話,讓我小小的自信心又恢複了一些。

  「弟,還能不能再玩?」

  「應該可以吧!只是需要你讓我雄起。」

  接著,童栗再次的把JJ含在了嘴里,只是這次她沒有用剛才的冰火兩重天,而是含了一會,就挺起了胸膛。

  『乳交?』

  童栗的乳房足夠大,乳交起來也很是舒服,只是我剛才經曆了不一樣的,過了好一會才恢複了過來。

  JJ恢複了硬度后,我跨出了浴缸,然后讓童栗雙手扶著浴缸。

  「原來,你喜歡從后來。」童栗說著,配合著撅起了屁股。

  我扶著童栗的屁股,然后腰猛的一頂,JJ順利的進入了她的陰道。

  「啊……弟……你就不能……輕點……」

  「姐,你的騷逼怎麽還這麽緊?插起來朕舒服。」「舒服,那就是……使勁插,姐……承受得住。啊……啊……」伴隨著我的抽動,童栗也開始了斷斷續續的呻吟聲。

  「哥,你查的……太棒了……,你是我親哥……」聽到童栗叫我『哥』,我眼睛一亮,說道:「姐,我們來扮演師生好不好?

  你要勾引學生的老師。」

  「喜歡不喜歡老師的騷逼?老師的騷逼插起來是不是特別的夠勁?」「老師,你的騷逼太棒了,比那些青澀的小% 女% 生強多了,我還是喜歡老師這樣的熟女,那樣插起來才刺激。」

  「既然喜歡老師的騷逼,那就快點,不要停啊……啊……老師也喜歡你這樣的學生啊……啊……」

  「老師,你的騷逼太緊了,我快要射了……」

  「不能射,老師還沒有爽夠。」童栗說著,身體往前一趴,JJ脫離了她的騷逼。經過這麽一鬧,我本來要射的沖動也沒有了。顯然童栗是其中老手。

  「同學,是不是好多了。我們再來。今天一定要把老師干爽了。否則這次期末就等著補考吧」童栗主動的趴在了浴缸上。

  再次的開始了征伐,我變得一往直前,雙手扶著童栗的腰,猛的進出。

  「同學,你太棒了……我快到了,啊……啊……」「老師,我也快到了,能不能射進去?」

  「不要射進去。晚上……你師丈……還要插,發現……有存貨,那就不好了。」聽到這話本來憋著,再次的萌生了射精的沖動。「老師,我要射了啊……啊……」我更爲猛烈的挺動著腰。

  「啊……啊……我到了……到了……」

  兩人同時達到了。

  在射精的前夕,我順利的拔出了JJ,射在了她的屁股上……未完待續

  第五章,曉婉的同學

  自從和外聯主任童栗發生關系后,我的生活變得更爲豐富多彩了。曉婉現在還在上學,我們見面的機會並不是很多,一周也就能夠見上那麽一兩次,而且還需要偷偷摸摸,可是和童栗完全不用這樣,只要我需要,就可以給她打電話,她就會在她家里等著我,這樣一來,我們魚水之歡的機會就比較多。

  這一天,我接到校長的電話,她讓我去學校把曉婉接過來。

  「曉婉,林叔讓我來接你?干什麽呀?」我一臉暧昧,明知故問的問道。

  曉婉嘟著嘴,瞪了我一眼,說道:「難道你不知道嗎?」「我當然不知道啊。是不是看你太辛苦了,要補償一下你?」「哥,你真壞。」曉婉說著,就把她的手摁在我的雞巴上,一切都在不言中。

  當然我也沒有閑著,我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伸進了曉婉的衣服里,放在她的乳房上。

  「曉婉,你的又大了。」

  「還不是你們摸的。」

  我嘿嘿笑了兩聲,然后抽出了手。

  曉婉有些疑惑的看著我,而爲沒有給她解釋,而是加速了汽車。十幾分鍾后,我把車停在了路旁。

  曉婉看到我停下了車,心中已然明白了我的用意,有些歉意的說道:「哥,你也知道我爸讓你把我送到學校的用意,現在我不能給你。一旦讓他知道的話,對我們都沒有什麽好處。改天行嗎?」

  我當然知道今晚曉婉是她爸的,如果在此之前,我要在曉婉的小屄里射精的話,他必然知道,即使我不在里面射精,他也必定會有所懷疑。我自然不能冒這個險。

  「曉婉,既然我不能真的插入你下面,難道我還不能插上面嗎?」曉婉一聽,明白了我的用意。她,看了看四周,然后趴在了我的褲裆處,解開了腰帶。

  「哥,你下面有點味。是不是下午又去打球了?」我嘿嘿笑了兩聲,同時把濕巾遞了過去。曉婉溫柔的擦拭著雞巴,雞巴在她手里快速的膨脹,眨眼功夫就達到了最大。

  「曉婉,快放進嘴里啊!」

  我說話的同時,摁著她的頭。她會意。我只感覺我的雞巴進了一個溫暖的地方,同時我感覺她的舌頭不斷的在龜頭上舔著。

  「曉婉,不要光顧著舔棒棒,舔舔蛋蛋。」

  聽了我的話,曉婉的舌頭向下伸,最后停在了蛋蛋上。我感覺蛋蛋上一股麻麻的感覺傳來。

  「曉婉,過會你是不是也要給你爸,那樣我可是爽了啊!今天你的嘴可是先舔的我的雞巴。」想到這里,我就感覺更爲興奮。

  「哥,我現在發現你很壞啊!」曉婉瞅著空隙說了這麽一句話。

  接下來,曉婉又用嘴舔了十幾分鍾,雞巴上傳來一陣酥麻的感覺,我知道我已經到了發射的邊緣。

  曉婉似乎也發現了我的變化,吱吱嗚嗚的說道:「哥,不要射進嘴里。」她的話還沒有說話,我就開始了發射。發射的過程中,我自然死命的摁著曉婉的頭。

  射完精,我有種虛脫的感覺。這時,曉婉把精吐在紙上,一邊擦著嘴,一邊抱怨的說道:「剛才不是不讓你射在嘴里嗎?你怎麽就是不聽,你以后要還是這樣的話,我就不給你吃了。看誰著急。」

  我慌忙賠笑著說道:「剛才一時間沒有忍住,下次不敢了。」曉婉瞪了我一眼,心理雖然知道我是故意的,可是並沒有揭穿我。

  一切都在不言中。

  我們整理了一會,然后再次啓動車子,向著學校的方向開去。開到半路的時候,曉婉突然讓我掉頭。說是拉了東西在學校。

  掉過頭,沿著原路返回。

  在曉婉的校門口等了十幾分鍾的時間,我就看到曉婉和另外一個女生走了出來。看到曉婉旁邊的女生,我的眼睛一亮,面前的女人身材身高要在170以上,身材也很是火爆,裝也難掩其中的火爆程度,胸前很是豐滿。盯著人家的胸部看,我自己就感覺不好意思,慌忙把眼光向上移,臉蛋成瓜子狀,很是白皙,給人一種粉的感覺。

  曉婉看著我緊緊盯著她的同學看,心中很是好笑,說道:「哥,是不是看傻了?要知道,古瑤可是我們班上的大。」

  我慌忙拉開車門,把他們讓進了車里。

  「曉婉,怎麽著?」

  「哥,你先把我送到我爸的學校,晚上我和我爸一起吃個飯。然后你就送古瑤回去吧。」

  我點頭同意。

  看著曉婉下了車,我說道:「曉婉,你和林叔吃完飯后,給我打個電話,我來接你們。」

  「知道了。」曉婉擺了擺手,向著辦公樓走去。

  看著曉婉走進辦公樓,我的心里還是有點不舒服,不過我一想到車里的美女,忙轉過臉,說道:「要不,咱也去吃飯,然后我再送你回去?」「唐哥,今天都聽你的。曉婉可是交代我了,今天一定要把你陪好。」我心中一喜,一邊發動車,一邊說道:「你喜歡吃什麽?」古瑤含笑說道:「唐哥,吃什麽都行。我不挑食。」「那好。」

  吃完飯后,我發動著車,問道:「古瑤,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唐哥,我現在還不想回去。你能不能帶我去附近的公園坐坐。」我求之不得,當然一口答應。在這個過程中,我使了一個小心眼,那就是找了一個相對僻靜公園。

  把車停在公園門口,我們挽手走了進去。我領著她沿著公園的長廊向著深處走去。

  「唐哥,我們休息一下吧!」

  我點了點頭,找到一個長凳坐下。

  起先,我們只是簡單的聊著。過了一會,她突然開口說道:「唐哥,你知道曉婉的情況嗎?」

  我一愣,不明白她的意思,搖頭說道:「什麽情況?」我心中一驚,一瞬間我腦海閃過不少念頭,曉婉不可能把自己的情況告訴古瑤,可是現在看來古瑤知道一些,很顯然曉婉露出了一些纰漏。

  古瑤看到我不明白其中的情況,慌忙說道:「也沒有什麽?就是曉婉前段時間和她的男朋友分手了。我還以爲你知道呢,你可不要告訴她,是我告訴你的啊!」我長舒了一口氣,笑著說道:「你說的是這個啊!我還以爲她又在學校惹禍了呢。這個事情,她前段時間給我提過。只是我沒有放在心上。我真不明白你們這幫孩子的想法。」說著我還裝著搖了搖頭,一臉的不理解。

  「那你知道他們爲什麽分手嗎?」

  這個問題,曉婉也給我說過。不過這個時候,我當然要說不知道了。

  「唐哥,我告訴你。你千萬不要告訴曉婉啊!」我點了點頭,說道:「你放心吧!我肯定不告訴她,你快點說吧!」古瑤看了看四周,伏在我耳朵上,輕聲道:「我聽曉婉上次說漏了嘴。她說她前男朋友插進去只有兩分鍾就射了。她不滿意。所以就分手了。」我裝著震驚的樣子,小聲的說道:「難道曉婉和他已經做過了?」「那是當然。你還不知道吧?從曉婉的話語中,我猜測曉婉絕對不是只和他一個人做過,她一定還和別人做過,只是我不知道那個人是誰罷了。」這下子我真的吃驚了。說道:」你們現在的高 中生都是怎麽了?這麽開放?」古瑤看到我一副不相信的樣子,接著說道:「這個有什麽好奇快的。現在我們班的好多同學都做過了。前幾天聽說,還有一個女人同時和兩個男人做了,被她的男朋友發現了,最后鬧了分手。」

  「3P?」

  「看來唐哥也不純情了啊,都知道3P。」

  被一個高 中的女孩調戲,我有些不好意思,說道:「你們比我們上學的時候,開放很多啊!真的應了那句話,我們的大學,你們高 中就開始過了,那你們的活是不是就和我們畢業后的生活一樣了?」「唐哥,你說錯了。你們當初的大學生活,現在的初 中生都開始過了。」「真的?」

  「那還有假。初 中生出去開房的很多啊。」

  「那你做過嗎?」既然話題聊到這個了,我的膽子也變得大了很多,問道。

  古瑤停頓了一會,看著我,好一會才說道:「我不喜歡高 中生,和他們做沒有什麽感覺。」

  「那你的意思是說,你也做過了?」

  「你既然猜到了,還問干嘛?」

  「嘿嘿,我只是想聽你親自說說呗。」我說話的同時,手放在了他的腰上。

  看到古瑤並沒有阻擋,我心中大喜,手自然不實起來,在她的要上不停的遊走。

  「古瑤,你的身材真棒,看看你腰上一點贅肉都沒有。」「我身上有沒有贅肉你怎麽知道?」

  「我摸出來的啊!」

  「壞蛋!」

  我嘿嘿笑了兩聲,同時加大了手上的動作。我的手從上衣下面進入,這一次我才是真真切切的摸到了古瑤的肉。在平原上停頓了一會,然后穿過平原,繼續北上,最后停在了她的胸上。

  「古瑤,你的胸部好大啊!怎麽長的?」

  「我也不知道怎麽長的,可能是遺傳吧!我媽的胸部就很大。」在古瑤說話之際,我的手已經攀了上去,一只手根本摸不過來。接下來,我快速的解開胸罩,這次我的手和她的乳房來了一次親密接觸。

  「唐哥,你摸得好舒服啊!」

  我看了看四周,發現四周並沒有人,我的膽子更大了。我掀起了她的上衣,兩個碩大白皙的乳房出現了我的面前。一時間我看的有些出神。

  「唐哥,喜歡嗎?」

  「喜歡!」我趴在了她的懷里,嘴自然而然的刁住了其中的一個乳頭。手也沒有閑著,乳房上不停的捏著。那種軟軟乎乎,香香甜甜的感覺,讓我的下體快速的發生著變化。

  古瑤發現了我下體的變化,手也慢慢的放在了上面,並不停的摸著。

  我的舌頭在她的乳房上不停的舔著,從一個換到另一個,一會兒之后就繼續背上,舔起了她的脖子,舔過了脖子,我直襲她的嘴。

  我們兩人的嘴唇碰在一起后,場面變得更加的火熱,我的舌頭在她的嘴里攪拌著,她的舌頭也在我的嘴里攪拌著,一時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吻了十幾分鍾的樣子,古瑤掙脫我的舌頭,開始大口喘息著。

  」唐哥,你吻的太強烈了,我都喘不過來氣了。」「現在喘好了吧?我要來了啊!」我們再次的吻在了一起。

  接吻的過程中,我的手向下繼續前進,摸在了她的小內褲上。

  「古瑤,你下面可都濕了!」

  「還不是你摸的。」古瑤說著,狠狠的在我的雞巴上捏了一下,我吃痛,慌忙求饒。

  古瑤松開了手,不過接著我握住了她的手,再次的放在雞巴上,並且輕聲的說道:「我的好,你吧腰帶解開呗。」

  古瑤聽話的解開了腰帶,我領著她的手穿過內褲,直接讓她握住了雞巴。

  「瑤瑤,怎麽樣?是不是很大?」

  古瑤沒有理會我,而是不停的把玩著雞巴。

  隨著雞巴的快速勃起,我的心也跟著變得火熱了起來,我把古瑤的褲子連同內褲一起褪了下來,並且把她抱起放在了我的腿上。古瑤大驚,慌忙看了看四周,沒有發現異動,才安分了下來。

  剛抱起我的雞巴並沒有對準古瑤的小騷逼,我再次把她抱起,調整了一下姿勢,這次我把雞巴放在了他的騷逼口上。

  「啊……唐哥,你輕點,慢慢來……」

  起先我輕輕地挺動屁股,讓雞巴慢慢的插了進去。等到我的整個雞巴全部進去后,我才開始抽插。

  古瑤的騷逼很緊,並且睡很多,插進去很是舒服。我的雞巴一邊插著她的騷逼,我的手一邊摸著她的大乳房,很是舒服。

  「唐哥,你插的真棒……好舒服啊……」

  「瑤瑤,不要光我自己動,你也跟著動,這樣會很爽。」接著,古瑤也開始上下動著,一時間四周很靜,只能聽到我的雞巴在她騷逼里進進出出的聲音。

  「啊……唐哥,太棒了……你的雞巴……好大啊……我的騷逼……都被它……裝滿了……」

  「如果你喜歡的話,就和曉婉一樣叫我哥哥吧!」「好……瑤瑤……喜歡……讓……哥哥插……哥哥……快點……插妹妹啊……啊……妹妹……要哥哥的……大雞巴……哥哥的……大雞巴是……最棒的……好喜歡啊……」

  古瑤雖然很輕,可是坐在我腿上插,時間一長還是有些累。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累,主動要求下來,跪在長椅上,讓屁股對著我,接著月光,我看到古瑤的騷逼很是粉嫩,一時間我淫形畢露,我蹲在來,把她的騷逼掰開,然后直接插了進去,這次插的更深。

  「唐哥,有點痛,你慢點……」

  怕傷著她,我的動作變的輕柔了許多。一會兒后,古瑤更爲主動,不停的向后挺著屁股,我明白她已經適應了我的雞巴。我也開始快速的抽查著。

  「哥……快點……快點……我喜歡……暴風……驟雨……就讓哥哥……把妹妹……干死吧……」

  「哥,快點……我快要……到了……再深點……再快點……啊……到了……」

  我把古瑤干到了,高潮后的她癱在了長椅上,不停的喘息著。

  隨著古瑤的高潮的來臨,我也到了發射的邊緣,慌忙問道:「瑤瑤,上次月經什麽時候來的?」

  「哥,你放心的射進去吧!上次月經兩天前剛完。」聽到這話,我更加肆無忌憚了。我扶著她的兩個屁股,快速的抽插著。

  「瑤瑤,哥要射了……啊…………」一股精液射進了古瑤的騷逼里。

  射完精,我也變得疲憊了起來,坐在長椅上不停的喘息著,這時,我看到我的精液順著古瑤的大腿向下留著,看到這里,我又變得亢奮了起來,只是我的小弟弟不給力,還是軟軟的耷拉著。

  過了幾分鍾,我們才恢複了過來。恢複過來的古瑤,先溫柔的擦著我雞巴是行的液,擦干淨我的后,她直接把褲子連同內褲褪了下來,然后用內褲在騷逼以及大腿上擦了擦后,然后直接穿上了褲子。

  做完后,我看了看手機,發現已經很晚了。慌忙拉著古瑤走出了公園,把古瑤送回去后,我快速的趕到了學校。就在我剛到辦公樓下后,我接到了校長的電話。

  把校長和曉婉讓進車子后,我直接發動了汽車。

  曉婉坐在副駕駛上,校長坐在后面,車里的氣氛變得有些沈悶,爲了打破車里的氣氛,曉婉轉過真開口說道:「爸爸,剛才的那個餐廳叫什麽名字來?下次同學聚會我叫他們也過去嘗嘗。」

  校長會意,從包里拿出一張卡,讓曉婉遞給我,並且說道:「小唐,哪家餐廳的飯菜不錯,這張卡你拿著。下次帶著曉婉過去嘗嘗,當然你自己也可以過去嘗嘗。這張卡還是外聯的童栗送給我的。」

  我接過曉婉遞過來的卡我發現這張卡我認識,童栗也曾給我一張,只是很顯然我的那張卡不如這張卡的等級高。

  回到家林嬸正在看電視,看到我們三人一起回來有些詫異,問道:「你們怎麽一起回來的?」

  「媽,我爸今天帶我去了一家餐廳吃飯,那里的飯菜很棒。下次我帶你過去,只是很可惜那個餐廳的就餐卡在唐哥手里。」曉婉說著,還裝著一副委屈的樣子。

  林嬸看著我,我忙說道:「嬸,就是這張卡。叔讓我經常帶曉婉過去嘗嘗。」「哦!」林嬸的情緒顯然沒有剛才高了,轉過臉,繼續看著她的電視,「下次你也帶著我過去嘗嘗。」

  「嬸,你上面時候有空,給我打電話就行。」

  說完這句話,我就轉身想要離開。

  「爸,媽,我找唐哥說點事。」曉婉說完這句話,就拉住我走出了家門。

  曉婉的家是一個兩層的小別墅,別墅前有個不小的花園。曉婉拉著我走到花園的亭子。

  「哥,古瑤不錯吧?是不是吃到了?」

  「你怎麽知道我把她拿下了?」

  「剛上車的時候,這是一種直接吧,起先我有所懷疑,不過現在我知道了。」「古瑤確實不錯,不過還是不如曉婉好。」說著我就要把曉婉擁入懷里,可是被曉婉掙脫了。

  和曉婉分開后,我慢悠悠的開著車,心中思緒萬千,一想到剛才干了古瑤,我的身子再次的變得火熱了起來,心理的火熱帶動了下面雞巴的變化,我忙掏出手機,給童栗打了一個電話,可是被對付拒接了。就在我納悶之際,童栗發開了一個短信:乖學生,想老師了?可是老師現在走不開,明白老師給你打電話。

  我有些掃興,只好開車回家了。

這文章真夠牛B呀!請受我一拜

路過看看。。。推一下。。。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原PO好帥!愛死你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