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淫聞錄. 作者:jindaogongz

女神淫聞錄. 作者:jindaogongz

                             女神淫聞錄   

作者:jindaogongz

  相隔隻有一道透明的玻璃牆幕,燈火輝煌的城市卻好似另一個星系般遙遠。

  空間與時間的概念在混亂的意識中已無法辨別,唯一讓她覺得真實的,隻有

此刻自己體內如海嘯一樣肆意奔湧的滔天情欲。

  沈春芸原本清澈深邃的一雙美目,此刻也像窗外閃爍的燈火一樣,忽而澄淨

,忽而迷離。

  她的呼吸隨著情欲的蒸騰而變的紊亂,柳眉緊蹙,瑤鼻翕動,往日白皙勝雪

,清麗如月的俏麗面龐更是布滿紅暈,豔若山間盛放的杏花。

  更讓她感到窘迫的是,自己的私處在少年的粗暴的進犯下早已濡濕不堪。

  明明知道自己與眼前的少年連逢場作戲都算不上,但他的每一次抽插都讓她

的小穴釋放出難以言喻的激刺快感,每次當火熱硬挺的陽具要退出時,狹長緊窄

的蜜穴都像有意識一般用嫩肉將它緊緊吸住,似乎是舍不得它離開。

  「親愛的老師,你知道你的騷穴有多麽緊嗎?我的那玩意都快被榨幹了。這

麽淫蕩的身體,生來就是要給男人糟蹋的。聽說你一個星期前還是處女對嗎?」

  叫她「老師」的這個惡劣少年一邊不遺餘力地蹂躏著懷�氣喘籲籲的絕色麗人,

一邊以汙言穢語消磨著她的自尊心。

  「啊,啊......不是的,我是被迫的.....」

  顛簸在情潮之中的她已無力分辨,口中的破碎嬌吟,與其說是辯白,不如說

是催情的藥劑。

  「還敢嘴硬?」

  少年臉上掠過邪惡的笑意,擺動腰身,發狠地猛力挺送了十數下,每一次都

刺入沈春芸泛濫成災的蜜徑最深處。

  除了一聲聲銷魂的嬌媚淫叫之外,沈春芸再也發不出別的聲音。

  她隻覺得口唇無比幹渴,身體熱到快要燃燒。

  她虛弱地依靠在臥室的玻璃窗之上,衣料高檔,剪裁得體的粉色碎花連衣裙

依然完好地包裹著她的上半身,勾勒出她窈窕玲珑的傲人曲線,也勉強維持著這

位佳人一貫保持的優雅和端莊。

  但裙擺卻被高高撩起,淩亂不堪地纏在腰際。

  一雙豐腴而修長的誘人美腿被少年強橫地分開,隨著少年的沖刺而不停地顫

動。

  至于兩人身體的結合處,早已被沈春芸分泌出的蜜液浸得濕透。

  房間�洋溢的春色不僅讓此刻正在肆意玩弄身下佳人的無賴學生舒服得如野

獸一般低吼連連,恐怕也會令每一個見到這一幕的男人都變得瘋狂!眼前的少年

似乎有著無窮無盡的精力,他粗大硬挺的陽具像是被馬達驅動的鑽頭一樣不停地

在美麗的女教師體內進進出出,每一次抽插都帶著野蠻的力量,恨不得能把身下

綽約嬌柔的玉體生生碾碎。

  原本緊窄幽深的花穴在陽具持續而狂野的攻擊下一寸寸地張開,敏感的花壁

嫩肉在龜頭的研磨下蠕動不已,分泌出大量滑膩晶瑩的液體,令少年的抽插更爲

順利和快速。

  在過去的一周�沈春芸已嘗到男女交歡的銷魂快感,但被如此狂野地占有和

侵犯卻是從未有過的經驗,無休無止,令人瘋狂的肉欲激情更是超出了她的想象

  少年滾燙的陽具在自己體內的每一次律動都讓她的體溫跟著升高一度,她覺

得自己隨時都被燒成一團火焰,一堆灰燼。

  她覺得自己的蜜穴內好像有千萬隻螞蟻在同時齧咬著,陣陣快感如同電流般

在她體內亂竄。

  然而她的理智還沒有完全失去,她勉力咬緊櫻唇,皺著眉頭,不讓自己淫靡

的媚叫聲再次沖口而出。

  極力壓抑的快感欲求與拼命固守的理智她清麗無倫的面龐上交織出充滿難以

言喻的複雜表情,顯得既楚楚可憐又無比魅惑。

  這撩人的媚色讓少年的獸欲更加難以遏制。

  他粗壯的手臂將沈春芸猛地從玻璃窗前抱離,像托小娃娃一樣將她輕盈苗條

的身體抱在胸前,又忽然重重地放下。

  昂頭怒立的陽具立刻像巨蟒一樣直直地鑽入了沈春芸空虛的幽徑,灼熱的龜

頭沖開層層蜜肉的糾纏,深入到她無法想象的深處,在那一瞬間她覺得自己整個

身體都被貫穿了。

  緊接著驚雷般的快感便在她體內爆炸開來。

  「不要.......啊.......啊.......」

  這快感超出了神經所能承受的強度極限,意亂情迷之中,一連串高亢的媚叫

聲伴隨著一串串明亮的淚珠同時灑落。

  「怎麽了?親愛的老師,我換一個姿勢你就受不了了?這才剛剛開始呢..

.....」

  少年冷酷的聲音再次如魔咒般傳來。

  「求你......放我下來吧.......」

  她已徹底放棄頑抗,隻剩嘤嘤的哭求。

  「放你下來?老師在說什麽呢?剛才還叫的像個蕩婦,現在又要裝女神了嗎?」

  說著,少年再次托起沈春芸挺翹而綿軟的美臀,自下而上展開又一波猛攻。

  「哦...哦....啊呀.......」

  肉欲的刺激像毒素一樣控制了她的每一根神經,她的身子已變得酥麻癱軟,

不受控制。

  她的意識像風中棉絮一樣飄忽不定,隻有情欲如漲潮的河水一樣越來越高,

就要將她吞沒!急迫逼人的快感讓一向溫婉矜持的絕色女教師抛棄了一切顧忌和

尊嚴,再次忘情地尖叫起來。

  此刻她再也不去想她曾經多麽憎恨眼前這個邪惡的少年,她忘記了自己教師

的身份,忘記了他是她的學生,忘記了就在幾個小時前她還優雅地站在講台上爲

他上課,既然已經淪落,就幹脆墜落到萬劫不複的深淵�去吧!不知何時,她柔

嫩白皙的雙臂緊緊地攀住了少年的脖頸,赤裸的豐腴美腿纏在少年的腰間。

  當少年碩大的陽具沖撞她濕滑不堪的花穴時,她已不再試圖抗拒,而是本能

地讓雙腿更加向外張開,好讓他如鐵棍一樣堅挺而火熱的陽具探入蜜穴更多一些

,從而獲取更大更刺激的快感。

  她緊緻幽深的蜜穴又濕又熱,猶如春天解凍的河流一般漸漸融化。

  空蕩的房間�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女人的迷亂的嬌喘聲,少年粗重的呼吸聲

交錯在一起,構成一支無比誘惑的情欲交響曲。

  沈春芸的一張俏臉上此刻被火熱的情欲熏蒸出一層細密的汗珠,平時總是冷

漠自持的神情被發自內心的焦灼欲求所取代。

  她的眼睛半睜半閉,滿是春意。

  眼角還殘餘著點點淚痕,扇貝形的睫毛隨著身體深處洶湧的情欲而不停地顫

動著。

  有幾絲黑發被汗水粘在臉頰上,與白�透紅的肌膚相映襯,更顯得說不出的

性感妩媚。

  眼中是絕色麗人既清純又美豔的可人嬌容,耳畔是仙子一般的女教師美妙撩

人的聲聲媚叫,身下柔弱無骨的玉體傳來一陣陣情難自禁的律動,少年得意地狂

笑起來,他的心中湧起莫大的滿足感,因爲他知道自己終于將平日�心高氣傲,

冰清玉潔而又妩媚誘人的絕色尤物,不知多少男人幻想過而又不敢親近的女神徹

徹底底地征服在了自己的胯下。

  于是他改變策略,不再一味莽撞地馳騁。

  他的大手緊緊扣住沈春芸的渾圓而柔軟的兩瓣美臀,纖長的手指嵌進嫩肉之

中,讓她的小穴最大限度地與自己的陽具契合在一起。

  他擺動腰身,調整陽具抽插的強度和頻率,忽而直搗黃龍,忽而九淺一深,

忽而輕磨慢碾,憑借自己對女性身體的了解,再加上自己熟稔的性愛技巧,決意

要一鼓作氣地把一向高高在上的冰山女神的意志完全瓦解,讓她永遠淪陷在淫靡

的肉欲之中,再難回頭。

  生性溫柔娴靜的美麗女教師哪�抵禦得了少年堅韌而高超的攻勢。

  他每一次的沖擊,力道都拿捏的恰到好處,在給與她七分快感的同時,故意

不讓她得到最大的滿足。

  他在她體內轉動熱鐵般的陽具,徐徐地碾壓,摩擦內壁上每一寸嬌媚敏感的

嫩肉,隱秘的小穴內頓時充滿難耐的奇癢與酥麻,像被無數根羽毛輕輕撩撥著,

像被下了蠱毒一樣難以擺脫。

  她恨不得能自己把手伸進去肆意地抓撓。

  每次當他的陽具暫時退出時,她都無比渴望小穴被再次填滿,好緩解一下那

令人瘋狂的麻癢感。

  她真的好癢好癢!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隻剩下一種感覺,爲了止住小穴�鑽

心的酥癢,她願意做任何任何事!偏偏他又遲遲引而不發,若有所待。

  清純美麗的女教師再也無法忍耐。

  她蓮藕般嬌嫩優美的雙臂緊緊攀住少年的後背,玉腿張開到了極限,她再也

顧不得羞恥,挺動起柔軟的蛇腰,主動去迎接少年的屹立的「兇器」。

  早已如爛泥般膩滑的小穴像小嘴一樣緊緊含住那唯一能解救她的鑰匙,想要

把它永遠留在自己體內。

  往日亮若晨星的美麗眸子現在蕩漾著氤氲的水氣,一頭柔順的長發隨臻首的

擺動而揚起,如花的嬌靥布滿雲霞,美豔得難以描述。

  由于重心的轉移,她曲線浮凸的上身無意識地向後揚起,自柔肩到胯部彎成

了一張弓,恰巧把鮮嫩潔白的玉頸送到少年的眼前。

  她傲人的雙峰更是高高舉起,因敏感而變得硬挺的乳尖不時隔著薄薄的一層

衣料與少年的胸膛相摩擦,爲她熊熊燃燒的欲火再澆上一把油。

  若是沈春芸知道自己有一天會以如此放蕩淫靡的模樣在男人身下求歡,她當

初死也會逃避被自己的學生淫辱的命運!然而這清麗無匹,氣質如蘭的絕色美人

現在已經無從選擇。

  她已不是什麽被同事羨慕,被學生尊敬的女神,她隻是一個情欲煎熬中的平

凡女人,長久被壓抑的欲望一旦釋放出來,比普通人的欲求更爲強烈。

  她口中嬌呼不停,指甲緊緊抓進少年布滿汗滴的後背�,赤裸的玉腿不住地

痙攣,像章魚一樣纏在少年的腰上,同時一刻不斷地扭擺著光滑纖細的腰肢,好

讓小穴更加順利地吞吐少年的碩大陽具。

  活脫脫一個媚骨天成的蕩婦形象,哪�還有半點往日�的甜美端莊?少年不

失時機地俯下身去,一邊舔舐著沈春芸羊脂白玉般溫潤的頸項,一邊在她耳邊低

聲引誘道:「老師,叫我老公,快點。」

  她至今還從未叫過任何男人「老公」,這個詞對她來說太過陌生和羞人,即

便她的意識已經是一團混沌,她也無法說出這兩個字。

  「我不......」

  她夢呓似地喃喃道。

  少年臉上掠過一絲不悅的神情,牙關一咬,生生地將火熱的陽具從沈春芸的

體內抽出,隻抵在花穴的入口處,不肯再插入進去。

  濡濕的花壁一下子失去了撫慰,騷動的小穴頓時空虛,受刑一般的麻癢感立

刻直沖腦髓,火熱而淫蕩的身體已經漸漸被推向情潮的巅峰,緊要關頭,他卻不

要她了!她像個忽然被奪走玩具的小女孩一樣,嘤嘤地哭泣起來。

  「給我,啊快給我.....」

  她無助地呻吟著。

  「叫我老公。」

  少年重複道,一邊說,一邊以牙齒和舌頭玩弄著她嬌小的耳垂。

  劇烈而殘忍的奇癢像是要將她吞噬,她狹長幽邃的蜜穴�似乎布滿了毒液正

在寸寸糜爛,她身體的每寸肌膚好像都有一隻蟲子在瘋狂撕咬。

  她真的受不了了!她緊閉雙眼,晶瑩剔透的淚珠再次奪眶而出。

  「老公,快給我啊----」

  一聲令人魂銷骨蝕的嬌吟終于溢出她的櫻唇。

  「就是這樣,再多叫幾聲!」

  少年得意地命令道。

  「唔,老公,老公,老公-------」

  「好,美麗的沈老師,你的親親老公來啦。」

  少年不再遲疑,他低吼一聲,身子往前一送,再次將等待多時的堅挺陽物埋

入沈春芸體內。

  暴怒的肉棒盡根而入,一下便擊中了沈春芸最幽深,最神秘也最敏感的嬌蕊

花心。

  隨著花心的一陣震顫,前所未有的強烈官能快感像電流般竄向全身。

  這一擊,也決定性地擊垮了她僅存的最後一絲理性。

  她覺得牽住自己的最後一根線刹那間斷開了,意識像隨風飄蕩的風筝,隻有

肉體的快感才是唯一的依托.......此時鏖戰許久的少年額頭上也是大汗

淋漓,他知道自己也堅持不了太久了。

  于是他使出全身力氣,像搏鬥中的野獸一樣瘋狂地蹂躏著身下這具既無比馴

服又充滿彈性的美妙玉體,鐵杵般的陽具毫不憐惜地刮擦著腫脹不堪的柔嫩花徑

,發燙的龜頭連續撞擊著角色老師嬌媚而柔軟的花心,一次一次令沈淪在欲海中

的仙子老師發出恐懼而甜蜜的呼叫。

  沈春芸的身體欲望的大門已完全打開。

  她從不知道人世間居然有如此蝕骨銷魂的悅樂,生平第一次,她明白了身爲

女人的意義。

  她的身心和靈魂都被純粹的肉體愉悅感充實著,眼前的男人變得無比高大雄

偉,像一具天神,充滿威嚴與力量。

  她知道正是因爲他她才可以這樣快樂,隻有他才能給予他這種快樂,她願意

無條件地服從他,雌伏在他身下,肆意痛飲他賜予她的生命甘泉!「啊,老公,

我想要你......」

  她從內心深處發出真摯而動情的呐喊。

  她的小穴似乎感受到了主人心思的轉換,變得愈加火熱和敏感。

  陣陣愛液像決堤的河水一樣不停地淌下,把地闆都打濕了一片。

  少年的陽具受到玉液的潤澤漲的更加粗大,占滿了沈春芸蜜穴�的每一絲空

間,也令抽插帶來的愉悅感加倍敏銳。

  她隻覺得蜜穴陣陣痙攣,那至爲刺激的快感使她感到陣陣暈眩,恐怕就要承

受不住!她死死地抓住少年寬闊的後背,挺翹的乳尖隔著衣料在他堅實的胸膛上

來回劃動,並且以自己的臉頰迷亂地磨蹭著他稚氣尚未完全褪盡的面孔。

  她被淫液沾濕的玉腿緊緊箍住男人的腰身,不顧一切地扭動著翹臀,迎合著

他最後的最瘋狂的沖刺。

  少年也緊緊地抱住沈春芸,他抽插的頻率已快到難以置信,每一次都攜帶者

毀滅性的力量,似乎要把兩人都炸成碎片。

  終于,在又一次無比淩厲地擊中花心之後,他嘶吼一聲,把灼熱滾燙的陽精

盡數射進了絕色女教師純潔的子宮之內。

  「啊啊啊啊啊!」

  沈春芸眼前浮現出道道白光,頭腦一片空白,意識漂向遼遠的天際。

  隻剩身體一陣癫狂的痙攣,在昏迷前最後一刻她用盡全力挺起潔白平坦的小

腹與少年的陽具完美地契合在一起,當他的精液落入子宮的刹那,她同他一起達

到了高潮。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這文章真夠牛B呀!請受我一拜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