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推銷1-3

超級推銷1-3

                                                一)

林靜茹是『夏娃與亞當(直銷)公司』的創辦人,她今年才三十七歲,可說

是年輕的企業楷模。雖然她的名字在同行里是響叮當的,但是有機緣見過她的並不多

。或許,應該說,即使見到她本人,也很難把她跟『林靜茹』這個名字聯想在一起。

  跟她見過面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都驚訝于她的親切與和善。她似乎平凡得就

像鄰居的家聽庭主婦,一點也沒有官架勢或高姿態。這不但在口耳相傳中,讓她得到

不少的掌聲,也平添許多神秘的色彩。

  『顧客的滿意,是我們的榮耀!』這是林靜茹的經營原則;而『讓顧客試用

到滿意爲止!』則是她的經營手段。

  林靜茹這種經營的原則與手段,若用在她公司的『夏娃化妝品』展銷部,絕

對是正確的;可是若用在另一個展銷部,就讓人覺得有點怪異,因爲另一個展銷部的

商品是──『亞當保險套』!

  不管你是懷疑,或是啼笑皆非、、無可置疑的,林靜茹的確是靠著這種經營

的原則與手段,推銷『亞當保險套』起家的。

  這一切都要從三年前說起…………

  三年前,林靜茹老公在一家大企業公司里當主管,光薪水、加給一個月就將

近十萬,生活水準算是中上級的人家。林靜茹結婚后,不須外出上班補貼家用,只要

在家照顧好她們的寶貝兒子就好了,所以她算是一位標準的家庭主婦。

  去年,她們把剛滿六歲獨生子,送往美國當小留學生,使得林靜茹雖然松了

一口氣,但是也深覺得日子過得無聊至極。靜極思動的林靜茹,想找份輕松的工作,

不在乎收入,圖的是排遣無聊。于是,她找上『金展』公司當推銷員,賣的是化妝品

跟保險套。

  林靜茹就靠著老公的人際關系,以及自己平常待人熱情又和氣,使得她在推

銷化妝品時很得心應手,甚至老公公司里職員的老婆,幾乎都是她的主顧客戶,所以

她的推銷業績,一直是在輕輕松松中名列前矛。

  雖然,林靜茹的老公,對于她的工作只是抱著「一切順其自然,莫強求」的

想法,反正家里也不缺她這份收入。但是林靜茹卻總覺得美中不足,因爲另一種産品

──保險套的業績是寥寥無幾。

  林靜茹極力想突破這個瓶頸…………

              (二)

  『金展』企業有限公司,每個月的第一天,公司一定要開會,檢討上個月的

缺失、計劃這個月的工作與目標。

  「…上個月,業績最好的仍然是─林~~靜~~茹~~……」老總眉開眼笑眼笑的

大聲宣布著:「讓我們以最熱烈的掌聲爲她鼓勵……希望大家向她看齊……」

  難怪公司里的員工,都私底下戲稱這是『斗爭大會』,因爲老總一定會在這

時點名刮人胡子,沒有一個能幸免,除了林靜茹。

  「王小娟,妳看!上個月做不到五萬元…」老總對著公司之花也不假詞色,

使得男職員們個個心疼不已。

  老總推推眼鏡:「我就是搞不懂,你人長得這麽漂亮,又會撒嬌,爲何推銷

不出去公司的新産品!?」老總假公濟私第吃吃王小娟的豆腐,說:「要是我看到這

麽漂亮的小姐跟我推銷,我早就把錢掏出來了!」

  王小娟低著紅布般的臉,嗫嚅地說著細若蚊蠅聲音:「…幾個月前推銷化妝

品時,我的業績就不錯啊!可是現在…現在…是…是……」王小娟結巴了半天,還是

說不出口。

  「"保險套"!是不是!?」老總有點不可理喻,微怒說:「你光現在就說

不出口,可見你對客戶時的糗態了。你不行,可是林靜茹行!」

  老總怒氣逐漸上來,因爲他看到正在一旁如坐針氈的趙天祥。老總轉移目標

:「趙天祥,就算女孩子不行,那你呢!?你一個月做不到三萬元,給你當底薪都不

夠,公司還要倒貼……」

  趙天祥欲言又止,心想別再自找麻煩,雖然滿腹苦水,也只有往肚里吞了。

  老總一一點名數落過后,陪著笑臉向林靜茹說:「來來!跟他們上一課,教

教他們要怎麽做!?」

  林靜茹在公司里她一向是沈默寡言,還好她平常待人和氣,要不然準會因受

老總稱贊,而被其它職員痛恨入骨。一開始,林靜茹就被捧得很是不好意思,現在老

總又受命要她教教大家,使得她更是不知所措。

  林靜茹站起來,對大家深深的一鞠躬,說:「其實我的才能也不及各位,我

唯一占便宜的是,我結婚了,談起男女關系比較不會扭扭捏捏,推銷保險套時,也比

較不會像各位小姐會害羞……」這一席話圓滑至極,不但讓大家有台階下,也隱瞞了

自己真正的推銷手段。

  林靜茹說著違心的事實,心里卻回想起公司開始要她推銷保險套時的糗狀,

那時候,她前半個月的業績還是挂零呢。

  不服輸的林靜茹在心煩之余,邀著老公去看電影散散心。看的是,阿諾史瓦

辛格演的『魔鬼大帝』,讓林靜茹印象深刻的是女主角(潔美李寇斯)。片中的女主

角是一位平常的家庭主婦,但她被愚弄到飯店里時,竟然兩三下工夫,就能從賢淑的

主婦,搖身一變成爲蕩婦的模樣。

  林靜茹偷偷轉頭看著黑暗中的老公,正沈醉地看著大跳性感豔舞的女主角。

她突然醍醐灌頂般頓悟;她突然覺得她也可以做到跟女主角一樣,甚至比她還出色。

然后,她的生命有了一個重大的轉折……

  就在當晚,老公喘著大氣滾落床上時,還直贊林靜茹今晚在床上的表現,真

是令人既興奮又滿足。林靜茹也因自己蕩婦般的表現,而得到多次的高潮,也讓她再

次堅定要做自己將要嘗試的事。

              (三)

  這天,林靜茹的大包包里裝滿各式各樣的保險套,還放幾樣化妝品,就往天

母高級住宅區出發。

  一個早上過去了。登門拜訪的家庭若是單獨婦人在家的,林靜茹就推銷化妝

品;若是男女主人都在的,林靜茹就推銷保險套。雖然,賣出幾瓶保養用的化妝乳液

,以及幾打保險套,但這些都不是她的目標;她要找的是──一個人在家的男人。

  終于,在三天后,一個周末的下午,林靜茹敲開了由一位男人應門的家。林

靜茹突然覺得心跳不由己地加速了,差點興奮的大叫『皇天不負苦心人!』

  林靜茹試探著問:「你好!請問陳太太在嗎?」她剛剛在門口看到門牌上寫

著『陳寓』,確定這家主人姓『陳』。

  「我太太昨天去日本作業務考察!」陳重文疑惑的問:「請問你是誰?有甚

麽事嗎?」

  林靜茹的心雀躍著,隨口編個謊言:「喔,陳太太要我幫她送保養乳液過來

…」一面掏著名片,一面給個迷人的笑容:「陳先生!讓我幫你介紹我們公司的其它

新産品,好嗎?!」

  陳重文似乎拒絕不了她,拒絕不了她幾乎從低胸、緊身的洋裝里作勢欲蹦的

豐乳誘惑。陳重文退開半步,注視著深谷般的乳溝,說:「請進!」

  林靜茹注意到陳重文色眯眯的眼神,她不但不在意他的無禮,反而說聲:「

謝謝!」然后彎腰脫鞋,讓陳重文毫不費勁的看到她沒穿胸罩。

夢乍醒,跄啷地從冰箱里取出飲料待客。

  林靜茹及膝的洋裝,坐下后卻縮的露出一大截雪白的大腿。她並膝斜足,雖

未穿梆,卻也讓陳重文産生無限的遐思。

  陳重文看著手上的名片,詢問:「林小姐,你要介紹甚麽産品呢?」陳重文

生澀的說著,因爲以往別說他從未向推銷員說過這句話;沒吃他的閉門羹就屬幸運的

了。

  林靜茹簡潔有力地說:「保險套!」

  「保險套?!」陳重文震驚得幾乎跳了起來。一來,『保險套』時在是平凡

得不用推銷,甚至7─ELEVEN

都買得到;二來,由一位女孩子到處向人推銷,真是有點詭異。陳重文除了疑惑

,實在做不出其它表情。

  林靜茹似乎司空見慣這種訝異的表情,馬上溫習著公司勤前訓練的說詞,一

面從包包里取出幾種不同的保險套,在桌上排開來;一面開始說明産品:「…我們公

司的新産品,跟一般市面上的有所不同,因爲我們的保險套所用的材料是新發明的橡

膠,這種橡膠的特性是,即使再薄也有強大的韌性與彈性……最神奇的是,即使是用

針把它戳破,它的材料分子仍會自洞填補漏洞……」

  「雖然,那種化學成份或作用我說不出所以然。」林靜茹真的不懂化學,只

好說點實際的東西:「但是,把它用在保險套上卻是一項革新。再加上制造廠商的用

心,精細地區分尺寸,只要配合自己的尺寸,用起來幾乎可以忘了它的存在!」林靜

茹很得意她套用了這句『忘了它的存在』。

  「再說,現在使用保險套,並全非爲了避孕,最重要的是防范各種性病以及

增加情趣。」林靜茹以難得一見的勾魂眼神看著陳重文,繼續說:「像男人們偶爾在

外面逢場作戲,求的是舒服,總不願惹來一身病吧!」

  陳重文不由自主地點點頭,表示同意。但卻被桌上一盒寫著『瘋狂』的品名

所吸引,他指著問:「那!這種看來不太一樣的是甚麽?」

  林靜茹被這一問,讓她想起那一夜,讓老公使用『瘋狂』而讓自己瘋狂的情

況。林靜茹忍著覺得淫欲慢慢升起,以及下腹處正在凝聚的一股暖流,盡量平穩自己

的語氣,說:「這也是本公司的一項創舉,這是讓套在舌頭上的,它能緊緊貼在舌頭

上;而外表上細細的紋路,能做有效的刺激作用,不論男女都可使用,一定會讓對方

得到最高的滿足與快樂!……」

  陳重文心想,話題已近尾聲了,雖然舍不得結束,但也不得不問:「那它的

價錢一定不便宜吧?!」他想買幾樣中意的,晚上跟Amy

或許用得上。

  「每一種價錢都一樣,一打一千元!」

  『啊!』陳重文沒叫出來,但卻默默地在因價錢太高而想著拒絕的話:「這

…………」

  「先別忙著作決定!先拿去試用,滿意再付錢;不滿意包退包換!」林靜茹

打斷陳重文的話,繼續說出她最終的目的:「不過,我說過,我們公司的産品,一定

要配合正確的尺寸,所以………」

  這回,倒讓陳重文真的跳了起來!要配合正確的尺寸,那豈不是要………。

陳重文正結結巴巴地說:「那……那…怎麽…要…」

  林靜茹以十分優雅的姿態,取出兩盒不同尺寸的保險套,然后以挑釁的眼神

看著陳重文,以十分柔和的聲音說:「請過來!」

  雖然林靜茹以推銷員的身份說『請過來』這話是十分犯忌,又不禮冒的行爲

。但是,陳重文不但不以爲意,反而著了魔一般,走近林靜茹座位旁,胯下的活物,

早已把褲裆撐得凸凸的。

  林靜茹伸手探索著,把陳重文的褲裆一箍、一繃,便繃出一個圓柱體形狀。

林靜茹淡淡地說:「嗯,應該是"B"Size!你確定它已經全部勃起了嗎……啊!……

」話未說完,陳重文已按捺不住情緒,將她抱住。

  或許,陳重文如果到這種地步還沒反應,那他真不算是男人。林靜茹很滿意

陳重文的表現,但她仍強力地將他推開,說:「請等一等!」。

  林靜茹並不是拒絕陳重文的企圖,而是執著于她要介紹的産品。或許,這是

林靜茹爲自己出軌思想、行爲,所能擁有的強力或唯一的借口,所以她必須堅持這個

原則。

  林靜茹站起來,把身體緊貼在陳重文的胸膛,就像用豐滿的雙峰在推他似的

,把他推得退坐在沙發上。然后,林靜茹跪在長毛的地毯上,伸手解開陳重文腰上的

皮帶、褲拉煉,把一根有如靈蛇般昂頭吐信的肉棒解放出來。

  陳重文竟然如癡如夢地呆杵著,認由林靜茹做替他"服務"的動作,直到他

覺得溫熱的肉棒透著一陣涼意,才驚覺地『啊!』了一聲。

  林靜茹熟練地撕開一個包裝封套,拿出一個幾近透明的保險套,捏著圓心上

的一個凸點,仍不忘介紹産品:「……這個凸點是儲存精液的,雖然空間看來很小,

但當射出精液時,它會有彈性的脹大,使精液不會滲漏出來……」

  林靜茹一面說著,一面把保險套以正確的使用方法,放置在陳重文龜頭的定

位上。「…使用前記得捏住這里,別讓空氣留著……然后慢慢向下搓……」在這種充

滿淫諱的氣氛里,林靜茹的語氣就像在解釋化妝品的用法一樣,不厭其煩地解說著。

  當林靜茹完整地把保險套套好了,不禁得意地說:「看!"B"Size剛好!」

然后,用食指輕輕地搓著陳重文的龜頭頂端,又說:「…怎樣!有沒有保險套的感覺

是不是一樣!?……」

  「…唔…唔…」陳重文若有若無地點著頭。或許,在這種氣氛下,就算是拿

個極粗劣的保險套讓他用,他也會興奮至極,更何況是一個特殊的保險套。陳重文夾

著濃濁的氣息,伸手撫摸林靜茹的臉頰、頸項,還慢慢滑向那片光滑、雪白的酥胸,

呻吟似地說著:「…唔…嗯…好…好……」

  林靜茹仿佛推銷的産品受到贊賞而覺得光彩、興奮,她攤開手掌握住肉棒,

開始輕輕地上下套弄起來,她突然想到那一夜,她也這樣套弄老公時,老公竟然興奮

得亂踢亂抓……讓她不禁發出勝利的微笑。「…嗯…」一陣酥癢傳自胸前,陳重文的

手已從低胸的領口探到她的乳峰上了!

  第一次讓老公以外的男人觸摸她的乳房,林靜茹覺得除了興奮之外,還有一

種難以言喻的刺激。或許,林靜茹如果現在喊停,也可以做成這檔生意,可是身理上

的反應,讓她不停地尋思著繼續下去的理由……現在,陳重文的手指,正在乳蒂上捏

揉著,快感如電流般竄躜體內。林靜茹仿佛聽到小腹下滾滾的浪潮澎湃聲。

  林靜茹突然站起來,不管錯愕中的陳重文,伸手到裙子里把三角褲褪下,然

后坐在對面的沙發上。林靜茹的裙子縮卷在腰上,隨著兩腿膝蓋慢慢的分開、合並,

她那長滿烏黑絨毛的神秘私處,一隱一現地有如一只翩翩飛舞的蝴蝶。

  陳重文看著這種挑釁的動作,簡直瘋狂得無法按捺得住奔騰的情緒,『唰!

』站起來,任由他的長褲滑下腳踝,一跪身便掰開林靜茹的雙腿,熱吻有如雨點般落

在她的大腿上。陳重文因慢慢地接近充滿濕液的陰戶,而覺得一股股異性獨特的氣味

越來越濃,使得心情也越來越激動。

  當陳重文靈活的唇舌剛碰觸到陰唇時,林靜茹又事出突然地推開他的頭。陳

重文頭一擡高,才看到林靜茹拿著『瘋狂』在搖晃著,並對著他微笑。陳重文有點啼

笑皆非,搖搖頭頭!不知是在拒絕;還是表示不懂怎麽使用。

  『"試用"是我的原則!』林靜茹似乎已經找到掩飾不當行爲的正當理由。

林靜茹以充滿誘惑的聲音說:「…戴上…它…然后…舔…我……」自從她老公戴著它

舔過她之后,林靜茹有如染了毒瘾般地愛上那種感覺。或許,在林靜茹的潛意識里,

『瘋狂』也是一種掩飾醜陋的"面具"。

  「…啊…呀…好棒…喔是…就是…那里…嗯嗯…舒服啊…繼續…啊啊……」

當套著『瘋狂』的舌尖滑過陰唇的隙縫,上面那種特殊的花紋、凸點刺激的感覺,讓

林靜茹藉由急遽的呼吸夾雜著呻吟,把體內積蓄的情緒完全爆發出來。

  『…滋…啧…』陳重文有點不太習慣『瘋狂』,但它真的是超薄,即使是觸

覺敏銳的舌尖,也似乎不意察覺它的阻隔。陰唇的細致、陰蒂的柔嫩,甚至陰戶上的

濕與熱也能清楚的感受得到。陳重文在埋首忙碌中,雙手也不閑著地從林靜茹的肩膀

褪下她的上衣,撫摸著她的雙峰。

  陳重文試著把舌尖探入洞內。「…啊…啊…」林靜茹在尖叫中雙手扣緊陳重

文的后腦,把大腿盡量向外分開,讓他的臉緊貼著她的陰戶;讓他的舌尖伸得更里面

。「…嗯…好舒服…的感…覺…喔…深深…喔…一…啊啊…點…嗯……」

  隨著陳重文舌尖的攪拌,林靜茹的屄穴里滾滾流著溫熱、粘膩的濕液,沾滿

他的臉;濡染了座下的沙發。陳重文擡起頭,露出淫欲眼神看著林靜茹泛紅的臉,一

面褪下內褲;一面把手伸到她的腰部,移動著她的下身靠在沙發邊緣。

  陳重文跪著的高度,正好讓肉棒對準陰戶。陳重文抱緊林靜茹親吻著,龜頭

很自然地就抵在陰道口跳動著。陳重文一面用舌頭撬開林靜茹的牙關;一面把肉棒向

屄穴推進。上下合擊,全不受任何阻撓。

  陳重文毫不費勁地緩緩抽送著,陰道壁里的緊密、潤滑,龜頭都能很清楚的

感覺得到,讓他不得不由衷地佩服林靜茹帶來的保險套。

  林靜茹微微張開口,發出越來越急促的喘息及嬌吟。每一次肉棒深深地插入

時,她總是一陣激烈地顫動著,她在淫欲中有著沈醉的領悟:『不同于老公的肉棒,

卻帶來相同,甚至更高的快感。』一個奇特的邏輯思想浮現在腦海:『…陌生人的肉

棒,永遠不會讓人覺得陌生……』

  陳重文逐漸加快抽送肉棒的速度,不但打斷林靜茹的思緒,也讓她的呻吟也

逐漸大聲。緊貼的身體,似乎受被激烈的動作影響而稍微松散,反而更加重肌膚互相

磨擦的快感。空調的冷氣似乎無力消散他倆發出的熱情,林靜茹的臉蛋、乳房上沁出

微小的汗珠,隨著身體的聳動,仿佛有作勢欲飛之狀。

  陳重文抽送的速度,在急促地喘息中似乎達到最高檔,淫水濺動聲、肌肉拍

打聲,夾雜著淫聲穢語,充滿寬擴的客廳。

  她們可以很清楚的改感覺到,他倆交合的地方多麽的濕潤。林靜茹柔軟的陰

道刺激陳重文的龜頭,將性愛的激情感受,各自傳到他倆的大腦,不斷地刺激著他倆

的淫欲。

  這種不是第一次的第一次,讓林靜茹感受到如此地美好,也逐漸地讓她意識

開始模糊,下半的身體反積滿熱量,開始如洪潰堤,一發不可收拾。「…啊…啊…我

來…要…去了…啊啊…」林靜茹在嘶啞的喊叫中情緒沖上最高點。

  一股股熱潮刺激著陳重文蓄勢待發的肉棒,使得他在一次重重的深頂之后,

便緊緊地箍抱著林靜茹顫抖的身軀。隨即,「…啊…呼…」勉力地叫了一聲,一股股

的熱精便在肉棒的急遽縮賬中激射而出。

  山崩地裂般的發泄,使兩人劇烈地搖晃、抽搐著。雖然,隔著保險套讓熱燙

的精液沒射入體內,但是,林靜茹仍然借著保險套特有的超薄功能,很清楚地感覺到

那股激射的勁道與熱度。而且,被迫存績在一起的熱精,仿佛更集中它的熱度,在刺

激著屄穴深處的某一定點,讓她即使已到激情的尾聲,仍然忍不住持續地嘶叫、吶喊

著。

  陳重文在暈眩、喘息中慢慢松開雙手,虛脫的身體趴伏在林靜茹身上,把臉

埋在她的乳溝里,呼吸著讓人覺得既興奮又安祥的乳香。

  林靜茹雜亂急促的氣息逐漸地恢複正常,她輕輕地撫摸著陳重文的頭發。在

這一刻,林靜茹毫不后悔自己的出軌行爲,反而滿意自己的推銷模式。『…讓顧客試

用到滿意爲止…』林靜茹一面想著一面看著陳重文的神情,她百分之百的卻定:『…

他滿意了…』

              (終了)

  此后,林靜茹凡是做完一檔生意,總會對顧客說:「…或許,你可以幫我介

紹客戶……請你先撥電話給你的好朋友……就跟他說…『請你在XX時獨自一人在,屆

時你將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這是林靜茹的遊戲規則:

  第一,客戶一定要結過婚的。因爲,結過婚的男人,總不會隨便宣揚出軌的

醜事,她也比較能置身事外,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干擾。

  第二,介紹人絕對不能向被介紹的人,吐露任何"好事"的訊息。不論是請

假,或者想辦法支開老婆、家人,就是只準一個人在家等候。因爲,她要證明她是推

銷員,而不是"隨便"的女人。

  第三,同一位顧客,第二次以后的"訂單",一律郵寄或快遞送達。因爲,

他已經"試用"過了。而且,新客戶一定會源源不斷的,不是嗎!?

  第四,……………………

  因此,假如有一天你接到你的好朋友,在電話中跟你說:「…喂…老X啊…明

天下午你請半天假待在家里,到時候絕對會有你意想不到的好事發生……」

  這時候,你就別在追根究底的問:「爲甚麽?」你只要照做就對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