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瑤瑩系列之赤裸夜天使】(二)

【方瑤瑩系列之赤裸夜天使】(二)

覺得有些僵硬,然而卻依舊沒有等到這個發出咳嗽聲的人,而感應燈卻是暗了下

來。她終于定下心神,向上張望著,隱約間可以看到,在六樓到五樓的樓梯轉角

處,有一點紅色的火星若隱若現,淡淡的煙味傳來,原來是有人在那里抽煙。

  此時此刻,她的心這才放下來,原來並未發現自己,然而心里卻也有些氣惱,

這大半夜不睡覺在這里干什麽呢?

  回想了一下,這咳嗽的聲音自己好像聽到過,應該是六樓外科的董大夫。這

董大夫長得五大三粗,像屠夫多過像個大夫,一雙眼睛色迷迷的,極爲討厭。

  聽說這人作風有些問題,和不少的女患者有染,而且和單位的幾個女護士也

有不清楚的關系。有一次她偷偷聽到那些年歲大的女大夫扯八卦,說著董大夫天

生的色情狂,每天都要做那事,一天不做就難受。還有人說他在手術室里就對女

病人做過那事,膽子大的很。

  方瑤瑩很不喜歡這個人,因爲他的那一雙賊眼每一次看到自己幾乎都要盯到

肉里一樣,讓人討厭。想到這里,她心里暗暗嘀咕,這董大夫大半夜不睡覺,不

會是在等什麽人吧?聽說過許多關于值班大夫偷情的故事,親眼見到倒是第一次,

她心底也好奇的很。只可惜眼下不是好奇的時候啊,如果自己被他發現,那可就好了,根本不用

別的女人,自己就成了羊入虎口了。

  想到這里,她輕輕的踮起腳尖,小心的沿著牆壁的陰暗,避開樓梯窗戶上那

隱隱傳來的光線,向著五樓的樓梯門走去。

  她在四樓到五樓的轉角,而董大夫在五樓到六樓的轉角,兩個人距離樓梯門

差不多距離一樣,不過董大夫在抽煙,也不一定會盯著五樓猛勁看,自己只要小

心些,貌似應該沒什麽問題。

  不過爲了減少注意力,方瑤瑩半弓著腰,沿著雪白的牆壁前行,好在她的皮

膚雪白在白色牆壁的映襯下,黑暗中仿佛融爲一體,只有那兩點粉嫩的乳尖,若

隱若現。

  終于走到了五樓的樓梯口,方瑤瑩回頭望了一眼斜上方的紅色光點,心中暗

自得意,促狹的心思忽然升起,鬼使神差的居然站直了身軀,在黑暗的角落里,

將自己那完美的身軀盡情展現出來。

  董大夫怎麽也想不到,每一次見到都要自己都要欲血沸騰一次的方瑤瑩醫生,

那個市醫院第一美女,最美麗的一朵嬌花,如今正站在他面前不到四米的地方,

全身一絲不挂,赤裸著身軀,一對他朝思暮想的大奶子正微微顫動,平滑的小腹,

纖細的腰肢,還有那平整的黑森林都沒有半點的遮掩,只要他輕輕咳嗽一聲,就

能飽覽這無邊的春色,將這前凸后翹身材火辣的美女看個通透,甚至可以用這個

作爲威脅,將這火辣尤物變成自己胯下玩物,肆意的鞭撻。

  可惜他沒這個福分,方瑤瑩的呼吸微微急促,她也被這異樣的刺激弄得欲火

高漲,在胯下狠狠的撫摸了一陣,將那甘甜的蜜汁悄悄的抹在了樓梯扶手上。

  機會給你了,你不珍惜哦!再給你個機會,如果你下樓扶著把手的話,想來

就能摸到自己的蜜汁了!

  雖然被自己弄得欲火高漲,很想用手指解決一下,但是方瑤瑩也知道這里不

是地方,連忙一個閃身,進入了五樓的走廊,飛速的溜進了旁邊的女廁所。

  走廊里靜悄悄,沒有一點的聲音,等了許久,方瑤瑩終于放下心來。也是,

自己實在是太緊張了,五樓的西側是眼科的病房,原本眼科病房的人極少,再加

上這個季節病人少基本就是全都空著。

  值班的護士都在一層樓中間的護士站那邊,這個時間應該都去睡覺了,眼下

五樓的西側根本就只有雪妹兩口子在而已,如今雪妹都已經走了,怎麽會有人出

現?

  想到這里,方瑤瑩立刻放下心,邁開那修長的玉腿,悄悄走出了衛生間。

  昏暗參差的燈光下,寂靜的五樓角落里,女衛生間里忽然伸出了一條完美無

瑕,修長無比的玉腿,這一條玉腿欺霜賽雪渾圓勻稱,在那朦胧的燈光下看起來

甚至有種晶瑩剔透的感覺,如果有男人站在門口,光是看見這一條美腿,只怕就

要胯下堅硬,難以自持。實在是太完美,光是這一條美腿就足夠玩一夜了。

  然而更讓人欲血沸騰的是,這條美腿落下后,緊接著閃現的便是一副曼妙的

身軀,纖纖只堪一握的腰肢,弧線翹挺的臀丘,再往上就是那一對F罩杯,渾圓

呼之欲出的碩大乳房,粉紅色的乳尖不停輕輕顫動,這從衛生間里出來的,居然

是一個全身一絲不挂,不著一縷的美貌少婦。

  看那身材,超誇張的S曲線比起少女來都絲毫不遜色,然而舉手投足間那少

婦濃濃的風情,卻是任何少女都難以比擬。尤其是那長長烏黑頭發下,美豔不可

方物的面龐,更是叫人吃不消,這哪里是一個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根本就是一

個從欲望深淵中走出的淫蕩女神。

  妙目流轉,方瑤瑩小心翼翼的四下打量,或許經過了剛才在值班室人旁的自

慰,以及樓梯間的放縱,她的膽子不知道爲什麽大了些,原本脫去衣服而帶來的

天生恐懼羞怯感覺竟然消散了許多,仿佛眼前的事情,根本就是一個個通關遊戲

一般。因爲她發現,只要自己冷靜機敏,任何事情都可以想辦法完成,這讓一向

高傲的她興致勃勃,愛上了這仿佛挑戰般的遊戲。

  當年的自己也是天不怕地不怕,只可惜結婚之后,雖然生活中和丈夫如膠似

漆激情如火,但是卻仿佛缺少了一些什麽。此時此刻她才明白,這就是自己想要

的心跳刺激感覺,這讓她覺得自己仿佛回到了當年偷食禁果的歲月,一切都是那

樣的新鮮,那樣的刺激。

  原來只要脫掉一層衣物,就能得到如此大的快感,這是令她萬萬沒有想到的。

  我愛這個遊戲!雙腿依舊有些顫抖,顯然未從剛才的刺激中緩過來,然而胯

間卻是早已經水流成河,或許這暴露的快感,才能真正刺激自己的性欲,讓自己

達到快樂的巅峰,而那對于前路未知的探索,正是其中的樂趣所在。

  胡思亂想了一陣,方瑤瑩扭動著腰肢,緩緩前行,不同于方才的畏畏縮縮,

此刻的她仿佛心中有一道枷鎖被打開了一般,竟然如同平日里在醫院里行走般,

文靜而又高雅,然而這高貴的樣子卻難以掩蓋她全身赤裸一絲不挂的現實,可不

知道爲什麽,越是這樣她也是覺得心中火焰沸騰,樂此不疲。

  507室。眼前就是雪妹丈夫所在的病房,當她的手放到了那冰涼的門把手

上的時候,心中卻是猛的震顫了一下。因爲此刻的她全身不著一縷,進入的卻是

一個男人的房間,自己就仿佛一個不知道羞恥的淫婦一樣,居然在半夜里,光溜

溜暴露著自己誘人的身軀,去走到一個陌生男人面前,任他享用。

  此時此刻,什麽尋找衣服之類的理由已經無法掩蓋自己心中的那欲望火焰,

方瑤瑩咬咬牙,腦海中不知道爲什麽忽然閃過了雪妹丈夫阿強那朴實忠厚地的面

龐,然而卻突然和自己英俊的丈夫面容融合在一起,難分彼此。

  咔嚓,門開了。昏暗的病房裂開一道小小的縫隙,走廊里慘白的光芒從縫隙

中閃現,緊接著顯現的是一道曼妙到極點的身軀,雪白如同凝脂的肌膚,F罩杯

渾圓翹挺,有著粉嫩乳尖的豪乳,還有那讓男人著迷噴血的碩大翹挺屁股,完全

的展現在了那道縫隙中。

  略微汙濁的氣息傳來,屋子里沒開窗戶,顯然是因爲阿強受傷的緣故。這個

可憐的小夥子,在工地被鐵砂濺傷了眼睛,身上也被倒下的鋼筋砸傷了,就連雙

手都纏上了一層繃帶,此刻正靜靜的躺在床上。

  進退維谷,心中殘存的理智告訴方瑤瑩,這樣做顯然是讓人羞愧到極點的事

情,可是緊接著一股莫名的沖動卻讓她生生邁開了腳步。

  一個睜眼瞎而已,怕什麽?自己哪怕不穿衣服站在他面前,他也占不了什麽

便宜去。

  想到這里,她靜下心來,快步走進屋里,回手關上了門,心中就仿佛揣著一

只小兔子一般,蹦蹦直跳。話雖然那樣說,可是這卻是自己第一次,在丈夫以外

的男人面前,全身赤裸一絲不挂的展露自己的身軀,平日里不知道有多少色狼一

聲垂涎自己美麗的身體,可是誰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會便宜了一個鄉下來的小子

吧?

  沈重的呼吸聲在房間里回蕩,因爲緊張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而鼻翼間卻滿

是男人那濃重的味道,這味道就仿佛一劑春藥般,重重撞擊著她的身體,她的五

髒六腑。

  窗外淡淡的星光灑落屋內,方瑤瑩經過一陣的適應,終于能夠看清一些屋子

里的情況。

  病房里三張病床擺在那里,中間那張床上,一個壯碩的年輕人正平躺著,雙

眼繞著一層厚厚的紗布,薄薄的被子僅僅蓋到腰部,將男人壯碩強健的身軀完全

顯露出來。

  衣服在哪呢?可憐方方大夫哪里做過賊?她四下打量著,卻發現周圍干干淨

淨的,只有一床薄薄的被子在旁邊。

  沒奈何,她只能悄悄走近熟睡的阿強,入眼處是阿強健壯的上半身,常年勞

作的他筋肉分明,隆起的輪廓充滿了男人陽剛的味道,看得方瑤瑩心中不禁一蕩,

好強壯的身體。

  再往下望去,顯然因爲天氣熱的緣故,被子已經歪歪斜斜的落下小半,背角

邊緣處,阿強胯下那物事居然若隱若現,看得方瑤瑩禁不住啐了一口。

  手術室這群爛人,爲了創收,居然什麽事情都干,明顯是欺負阿強夫婦是鄉

下來的,眼科手術備皮,怎麽連人家全身的毛都剃光了?

  平坦強壯的小腹,隨著阿強的呼吸若隱若現筋肉虬結的形狀,而再往里探尋,

則是光溜溜的一片,緊接著小半截男人陽根探出一點點的端倪,令方瑤瑩羞紅一

片。

  好大!說起來阿強比自己還小一歲,然而多年的勞作卻將他的身軀鍛煉的如

同銅澆鐵鑄般堅實,尤其胯下那男人的寶貝,此刻毛發被剃去,更是顯得猙獰誘

惑。雖然僅僅露出根部的小半截,也並未勃起,但是那尺寸和粗細卻是讓方瑤瑩

看得面上紅潮一片,呼吸也急促了起來。

  唔!阿強顯然睡的不怎麽扎實,忽然間伸了一下腿,被子立時被掀開,落到

了他的腋下,轉瞬間男人濃重的氣息撲面而來,讓緊張剛想深吸一口氣冷靜下的

方瑤瑩猛的呆住,口鼻間盡是男人下半身雄性的氣息。

  原來不知不覺中自己看得太入神,居然已經不知道什麽時候靠得這麽近,就

差半尺不到的距離都要貼到人家胯下了。

  被子被掀開,一瞬間阿強那碩大累累垂垂的男人物事猛的顯現出來,近在咫

尺的凶物讓方瑤瑩嚇了一跳,身子連忙后退,可是屁股上卻傳來了一陣刺痛,身

體下意識的向側面歪去,竟然一下子撲到了阿強赤裸的身體上。

  「疼???」半夢半醒中,阿強猛的皺眉,大聲咕哝著,嚇了方瑤瑩一跳,

這才發現,阿強強壯的上半身上居然有幾道紫色的傷痕,顯然正是被重物砸出來

的。

  眼看阿強就要醒過來,驚慌之下光溜溜的方大夫也顧不得許多,猛的一抓身

旁的櫃子,卻是抓了個空,僅僅抓到了一個巴掌大小的瓶子,更是從里面灑出了

一些冰涼的液體,落在了阿強身上。

  說來也奇快,那又撞的液體落到阿強身上,他居然停止了掙扎,一副舒服享

受的模樣。

  藥油?方瑤瑩這才看清楚自己抓的是什麽,原來是白天時候看見雪妹給阿強

擦的藥油,怪不得他不掙扎,原來是睡夢中的條件反射。

  又輕輕倒了一些,阿強果真呼吸再次平穩,方瑤瑩終于長長舒了一口氣,然

而卻發現自己的情況居然如此的不雅。

  床上的男人光潔溜溜,一絲不挂的躺著,而自己居然也是同樣全身赤裸,半

靠在男人身上,纖細的腰肢半截搭在床邊,一對渾圓的奶子居然正好壓在阿強粗

糙的手中,手掌上雖然下半截包裹著紗布,但是四個指尖卻是在外露著,而好巧

不巧,自己那豐滿乳房的粉色蓓蕾,居然恰巧卡在了男人指縫的中間。

  或許是處于男人的本能,阿強的手指觸摸到這手感極佳的渾圓豪乳,居然在

睡夢中都不由自主的輕輕摩挲,仿佛過電般的感覺席卷方瑤瑩的全身,險些讓她

呻吟出聲。

  半個月沒碰男人了,如今被這濃重的雄性氣息所籠罩,方瑤瑩的胯下早已濕

漉漉水潤一片,尤其那略顯粗魯卻挑逗性十足的揉搓,更是讓她全身劇烈戰栗,

渾身癱軟無力。

  「真是個冤家!」恨恨的咬牙,雖然想起身,但是卻怕將阿強驚醒,方瑤瑩

只能再次倒了些藥油,輕輕在阿強健壯的上半身不停塗抹了起來。

  屁股上隱約傳來一絲痛意,更是讓方瑤瑩有著羞愧的感覺。她知道那是怎麽

回事,半個月前丈夫即將出國,一想到將兩個月不見,如膠似漆的小兩口自然要

來一場分別大戰。

  狂野的做愛,丈夫將自己頂到桌子上猛烈的沖撞,狂野忘我的兩人一場盤場

大戰之后才發現,方瑤瑩雪脂般的臀丘,居然在桌角上硬生生硌出了一塊淤紫。

  雖然時隔半個月,那淤紫早已經淡的只剩下一塊小孩巴掌大小的绯紅印記,

不過碰觸起來卻依舊有些疼痛。

  剛才也正是因爲碰到了這塊印記,自己才會糊里糊塗的撲到阿強的懷里來,

如果自己丈夫知道這件事情的話,也不知道會是什麽樣的表情,會后悔因爲自己

莽撞而導致嬌妻被人占了便宜?

  漫無目的用手掌帶著藥油滑動,一想到丈夫臨走時兩人那激情的一場大戰,

她的心里就火燒火燎的。原本那一夜,兩人應該春宵不虛度,讓她暢快吃個夠,

可是卻因爲這塊印記而搞得后續無法進行,只能草草收場。也正是那一次,弄得

這半個月來自己心里都仿佛壓了一團火,不上不下,難以發泄。

  就在她胡思亂想,不知道神遊到什麽地方的時候,那雙柔美的玉手卻是突然

一滑,忽然碰到了一截仿佛死蛇般的東西,滑不溜手,彈性十足。

  哎呀!本就臉色绯紅的方大夫,此刻更是面上羞紅了一片,原來剛才一不小

心,居然抓到了阿強下半身那粗壯的男人陽具上。雖然沒有勃起,但是碩大的尺

碼卻是讓她心中劇烈的跳動,美目朦胧望去,仿佛巨蟒般滑溜溜的物事抓在手中,

彈性十足又軟中帶剛,一時間居然讓她有些愛不釋手。

  自己在做什麽!方瑤瑩臉一直紅到了脖子根,忽然才發現自己的不妥,在這

平日里莊嚴肅穆的醫院,自己大半夜一絲不挂仿佛一個淫娃般晃動著大奶子跑到

病房里來,趴在一個全身赤裸的陌生男人身上,而且還在玩弄男人那碩大的陽具,

這樣羞愧的事情怎麽能做出來?自己的初衷可是來找衣服的啊!

  觸電般的縮回手,然而剛才那火熱溫暖,握在手中充實的感覺卻依舊回蕩在

指尖,這讓方瑤瑩再次呼吸急促了起來。因爲仿佛出于本能一般,阿強夾著粉嫩

櫻桃的指尖,居然再次用力捏了一下,原本就心緒不甯,春潮湧動的方瑤瑩,立

時嘤咛一聲,伏倒在床邊,眼神迷離,不由自主的再次抓住男人胯下的巨蛇。

  火熱粗壯的物事,讓人迷醉的手感,方瑤瑩那雪白嫩滑的小手不停的握著阿

強的陽根揉捏搓動。這樣的動作讓阿強的呼吸漸漸急促了起來,然而方瑤瑩卻是

渾然未覺一般,就連阿強不知道什麽時候松開了她的乳尖都忘記了。

  眼見著那條赤紅的巨物在揉搓下越來越大,方瑤瑩的另一只手也忍不住伸到

了胯下,沾滿藥油的手滑溜溜,與柔嫩濕潤的花瓣接觸,別樣的快感一波接一波

席卷著她的全身,此時此刻,她胸前那一對碩大渾圓的豪乳也隨之不停顫動,下

身仿佛火燒火燎一般,蜜汁泊泊而出,沾滿了兩條修長的美腿。

  「雪妹????」躺在床上的阿強忽然出聲,嚇了方瑤瑩一跳,聽到聲音的

她嚇得幾乎想要丟開手中的物事,落荒而逃,自己在做什麽?大半夜的摸著人家

男人的陽具,蕩婦一樣的發春,而且最難堪的是,自己還是主動送上門的!

  可還沒等她轉身,阿強纏著厚厚紗布的手掌,卻是繞過她那纖纖的腰肢,一

下子探到了她的胯下。

  男人強壯有力的胳膊緊緊的接觸皮膚,那火熱的感覺立時讓方瑤瑩幾乎癱軟

如泥。原來方大夫最爲敏感的,就是這纖纖只堪一握的水蛇腰,此刻被男人一摟,

居然全身動彈不得。

  也難怪,阿強身高足有一米八七,手臂又粗又長,強勁有力,不要說意亂情

迷的時候,就是平時摟住的話,只怕也難以掙脫。

  雖然手掌纏著紗布,但是阿強顯然極爲熟稔的將手伸到了方瑤瑩胯下,順著

細密的黑絲農林,手指一下子按到了恥骨上,一瞬間她的防衛全部崩潰了!

  雖然知道自己很敏感,丈夫只要輕輕一碰就春潮湧動,癱軟如泥。可是方瑤

瑩卻沒想到,當自己在如此刺激的情況下,居然敏感度更加上了一個層次,只憑

單純的接觸,竟然幾乎要讓自己達到高潮的邊緣。

  恩哼!瓊鼻中透出一絲魅惑十足的呻吟,更是聽得阿強欲火沸騰,胯下的巨

蛇猛的直立而起,粗壯猙獰的形狀完全凸顯在方瑤瑩嫩滑的小手里面,險些讓她

驚呼出聲。

  「雪兒!」阿強身子一扭,帶著胡茬的面龐立時落到了方瑤瑩翹挺渾圓,讓

所有男人都迷醉的雪白臀丘上。

  微微刺痛的感覺從方瑤瑩水嫩白皙的皮膚上傳來,男人胡茬的刺痛感覺更是

蒸騰了心中的欲望。而方大夫異常柔嫩的皮膚,被男人的口唇吮吸撥弄,就宛若

果凍般不停顫動,現出層層疊浪般誘人的虛影,更是引得人熱血沸騰。

  「雪兒,你又嫩了不少啊???」喃喃自語著,阿強貪婪的用舌頭在那翹挺

的臀瓣上遊走,這樣的挑逗早已讓懷中的淫娃情難自禁無法把持。他以爲懷中這

赤裸的尤物就是自己心愛的妻子,可是他那里知道,眼下自己抱著的卻是市醫院

所有男人心中夢寐以求的女神呢?

  嬌喘連連,方瑤瑩幾乎要暈厥過去,口中發出陣陣的悶哼。這阿強居然把自

己當成了雪妹,要知道自己比起雪妹來,可是要漂亮不知道多少,這讓她心中略

顯不滿,然而轉瞬間這不滿就被強烈的快感淹沒。

  也難怪阿強認錯,此刻的他雙眼不能視物,手上還被纏上了厚厚繃帶,只有

四個指尖可以撫弄到東西,而方瑤瑩的身材和雪妹一樣,都是臀高乳大,尤其阿

強躺在床上,更是難以辨別方瑤瑩的身高,被認錯也就難免了。

  說來也是,除了自己的老婆,又有哪個女人會半夜一絲不挂的跑到自己身邊,

玩弄自己的大陽具呢?想到這里,方瑤瑩雖然羞怯,但是卻終于放下心來,只要

自己裝害羞悶不吭聲,想來阿強根本不可能發現自己是另一個人吧?說不定等下

阿強再睡著了,自己就能抽身離開了。

  還沒等她腦袋里迷迷糊糊的想明白,自己爲什麽會因爲阿強無法發現而沾沾

自喜,而不是飛梭逃離這病房的時候,阿強那強壯的手臂卻是猛的一摟,立時間

將身旁這白嫩的身軀按到了自己的身上,立時間方瑤瑩的上半身完全的壓在了阿

強赤裸精壯,被藥油塗滿的身軀上,一對柔軟彈性十足的豪乳立刻被壓成了兩個

白白的圓肉餅,然而那粉紅色的乳尖卻是硬硬的翹立著,隨著身軀的移動,不停

刮擦男人健壯的上半身,棱角分明的男性上半身刮擦著粉嫩嫩的乳尖,異樣刺激

的感覺幾乎要讓方瑤瑩暈過去。

  還沒等她掙扎著起身,另一只纏著紗布的手卻是已經將那對豪乳托在掌心,

不停揉捏著。顯然男人是一種下半身動物,手被砸傷,身上也很疼,可是阿強卻

渾然不覺,依舊肆意的玩弄著懷中赤裸豐滿的女體。

  不行!這不是自己的丈夫啊,自己到底在做什麽?方瑤瑩心中一驚,意亂情

迷的最后關頭,忽然想起了自己的身份,更是想到了遠在異國他鄉的丈夫,想要

掙扎起身,逃離這讓她意亂情迷的地方。

  然而讓她沒想到的是,阿強卻不僅僅是一只手握住了她的大奶子,另一只手

更是一下子托到了她的腿彎,還沒等她緩過神來,那布滿胡茬的臉龐和大嘴,居

然已經深深陷入了豐滿卻白的臀縫之中!

  嗯哦???嘤咛一聲呻吟,方瑤瑩最后的一絲理智也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所

摧毀,因爲阿強那靈活的舌頭和火熱的雙唇,已經探到了那兩片粉嫩留著蜜液的

花瓣上,略顯用力的吮吸,和那不停試探的舌頭,不停遊走在方大夫最迷人的縫

隙之間,不時掠過早已經腫脹得發亮的的小豆豆上,立時帶來她全身陣陣的痙攣

戰栗。

  不要,不要這樣啊???我是方瑤瑩大夫,不是你的老婆,你不能對我做這

種事情???心中狂喊著,然而因爲情欲高漲而酥軟的身體卻只能無力的扭動,

反而仿佛像挑逗男人一般,更是讓男人欲火高漲。

  「好香啊???」舌尖在窄緊濕滑的腔道里靈活的遊走,時而彈出時而收縮,

弄得方瑤瑩全身燥熱,下身的蜜汁更是奔湧而出,良久阿強的舌頭才離開了那兩

片濕漉漉的花瓣,然而晶瑩的蜜汁卻順著窄窄粉嫩的腔道泊泊流出,看起來淫蕩

到了極點。

  「雪兒你越來越香了,老公都半年沒碰你了,求你了給我一次吧!」原來阿

強不知道什麽時候居然已經醒了,說著話他的大口再一次的扣到了那腫脹不堪的

陰唇上,男人的吮吸讓方瑤瑩欲哭無淚,如此強烈的快感是她所前所未有的感受。

  雪妹夫妻倆的事情她也了解一些,阿強常年在城里打工,雪妹在家照顧孩子,

只有在冬天的時候能回來一個月,要不是這一次受了傷住進醫院,兩人說不得還

得好久才能相聚。

  因爲信任方大夫,雪妹也吞吞吐吐問過阿強的傷勢,到底能不能做劇烈的運

動,身爲醫生的方瑤瑩自然不會認同這樣的行爲,老實的雪妹顯然奉行了方瑤瑩

的話,根本沒給阿強半點機會,否則也不會讓這阿強如此饑渴如火。

  可讓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正是自己給雪妹的禁欲提議,卻讓自己跌入了深

深的欲望深淵,如果阿強在雪兒身上滿足了的話,只怕就不會這麽沖動了!阿強

的舌尖不停在柔嫩的花瓣雨陰道內遊走,吮吸甘甜的蜜汁,使得方瑤瑩全身戰栗,

尤其是在這夜里的醫院病房內進行,異樣的刺激更是讓她欲火高漲,雪白的肌膚

此刻已經布滿了紅潮,仿佛一條美女蛇一般的扭動,美麗的雙腿不由自主的加緊

繃直,突然間發出一聲悶哼,下身劇烈收縮,柔嫩的臀瓣幾乎要將阿強的整個臉

吞沒般,一股甘甜的蜜汁潮水般噴湧而出,竟然在這樣的情況下達到了高潮。

  少婦香甜的蜜汁噴濺了阿強一臉,阿強從來沒想到,自己的嬌妻居然還有這

樣的淫蕩一面,仿佛洪水般的淫液仿佛是高壓水槍一樣呼嘯噴了出來,自己剛覺

得不妙,想要抽離,可是那迷人的肉穴和迷糊深處,好像有種莫名的吸力般讓自

己難以掙開,尤其那越發豐腴嫩滑的兩片臀瓣更是收縮夾緊,根本無法挪動半點,

大股的蜜汁直入自己的口唇,險些被這洶湧澎湃的潮水淹沒,立時噴濺了滿頭滿

臉。

  呼???虛弱無力的感覺傳來,方瑤瑩心中暗叫不妙,自己敏感的身體一旦

達到高潮就會全身酥軟如泥,人人宰割,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達到了快樂的

巅峰。

  可惜此刻的她早已經無法思考,那劇烈的快感和刺激的感覺讓她幾乎要窒息,

阿強也不知道咕哝了一句什麽,右臂輕輕用力,方瑤瑩苗條的腰肢就被擡離了床

邊,修長美麗的玉腿被大手握住,向上猛的一跨,緊接著火辣辣的感覺從下半身

剛剛經曆高潮,還敏感無比的連片唇瓣上傳來,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忽然發現

自己居然不知什麽時候,竟然已經跨坐在了阿強赤裸的小腹上。

  常年的勞作,讓阿強的身上沒有半點的贅肉,小腹處更是一塊塊有棱有角的

腹肌,柔嫩的花瓣摩擦在那棱角上,女性最私密最敏感的部位立刻傳來陣陣的酥

麻,讓她心底未熄滅的火焰再次升騰跳躍。

  星光點點灑落在507病房的窗口,落到了靠近窗戶的病床上。就是這樣寂

靜的夜里,誰又能想到,在市醫院這莊嚴肅穆的地方,五樓的一件病房里卻是春

色無邊,上演著一副淫蕩到極點的畫面。

  無禮彌漫著男人雄性的體味和女人蜜液淫蕩的味道,兩者混合起來就仿佛一

劑強烈的催情藥劑,讓人難以自拔,心神動搖。

  靠近窗戶的第二張床上,赫然躺著一具健壯的身軀,棱角分明肌肉虬結,而

在他身上,卻是跨坐著一具雪白的嬌軀。一黑一白分明的色差將場面映襯的火辣

無比,尤其是女人那凹凸有致,火爆到極點幾乎讓人吸一口冷氣的身材更是引得

溫度都升高了幾度。

  哪怕在昏暗的光線下,依舊能清晰的看到那對足有F罩杯,卻粉嫩翹挺的巨

大乳房上,淡粉的色澤,以及那淡淡的乳暈,竟然粉的近乎于白色,足可見這絕

色尤物的皮膚是何等的白皙,就連那小小的櫻桃都只是淡淡的顔色。

  與這碩大乳房反差極大的卻是那纖細到讓人覺得都有些罪惡,讓人懷疑能否

支撐著對豪乳的楊柳細腰,此刻正水蛇般的扭動。渾圓飽滿的翹挺臀瓣正微微蠕

動,少婦水豆腐般白嫩的皮膚在微微蠕動下居然漾起陣陣仿佛果凍般的暈紋。修

長的一雙長腿正跨在男人腰部的兩側,膝蓋部位居然抵住了男人腋下肋骨的上沿,

可想而知這一條美腿是何等的修長。

  而再往上看去,只怕所有認識的人都要驚呆。那絕美的臉龐,迷醉的神情,

在這寂靜無人深夜里再一個陌生男人身上,淫娃蕩婦般扭動自己身軀的絕色尤物,

居然是市醫院以冷傲清高聞名的院花方瑤瑩方大夫。

  這所有男人心中的女神,對于其他男人根本就是不假辭色,可是誰又能想到,

她居然在這夜里,一絲不挂的從四樓跑到五樓,赤裸著身軀騎在一個男人,任由

男人粗糙的大手,狠狠的揉捏著自己碩大的豪乳,面上更是春情湧動,衣服搔癢

難耐的模樣呢?

  此刻的方瑤瑩只覺得自己幾乎要迷醉在這欲望的深淵之中,豐美膩滑的臀瓣

中間,一條巨大火熱的物事正被兩片臀丘緊緊夾著,那驚人的火熱與粗壯,更是

仿佛一個巨錘般重重敲擊她的心靈。

  然而此刻的她卻在堅持著,因爲自己不能對不起丈夫,然而丈夫的樣貌卻在

這一波接一波的快感中被擊打得粉碎,化爲泡影。然而卻礙于不能出聲的原因,

自己的掙扎在強壯的阿強面前就仿佛是在刻意的挑逗一般,綿軟的身軀更是增添

了男人的欲火。

  不行啊???心中慌亂的叫著,然而阿強的手卻是不老實的猛地探到了方瑤

瑩的腰間,腰部最爲敏感的她立時眼前一花,嬌喘籲籲的半伏倒了下去,那對碩

大渾圓那對巨乳立時便悠蕩在了阿強的口唇邊。

  昏暗光線下,阿強雖然蒙著眼睛,但是那輪廓分明的面龐看起來卻是頗爲英

俊,只可惜臉上模糊一片的狼藉蜜汁卻是有些破壞他的形象。雖然目不視物,但

是顯然卻也嗅到了口鼻間那少婦雙乳的芬芳,只是輕輕一擡頭,立時間方瑤瑩一

邊的粉嫩乳尖便被他含在了口中,不停吮吸舔弄。

  也幸好是這巨乳分散了他的注意力,尤其是手上的紗布明顯阻礙了觸感,否

者光是伸手在方瑤瑩腰上一摸,就能夠清晰的分辨出眼下跨在身上的淫蕩尤物,

並不是自己的小嬌妻雪兒。因爲畢竟有著這樣豪乳還有如此纖細腰肢的女人少之

又少,至少雪兒的腰是略顯豐腴,而皮膚相對來說也有些粗糙。

  不過此刻的方瑤瑩,卻已經顧不得自己是否會被發現了,因爲敏感的乳尖被

侵襲,此刻的她已經徹底的迷醉在了欲望的深淵之中。身軀向前伏著,任由男人

不停舔弄吮吸自己的乳頭,那靈活的舌尖撥弄乳尖,就仿佛是靈巧的雙手在不停

撥弄自己的心弦一般,一波接一波的快感從心頭向著全身蕩漾。

  玉臂嬌柔無力的支撐在男人頭部兩側,那水蛇一樣的腰肢卻是扭動感到愈發

急促,因爲這樣的姿勢使得下身花瓣間那腫脹得透亮的小豆豆完全展露出來,正

刮擦這男人略顯粗糙的皮膚,而也正因爲這個姿勢的緣故,原本夾在臀縫中間的

那巨大火熱的粗硬陽根,更是順著自己尾椎骨的下沿。一路掠過嬌嫩的后庭,最

后抵達到了火熱泥濘不堪的桃源洞口,蠻橫無理的居然已經將兩片粉嫩花瓣撐開。

  不行!我不能失身給他!心中一驚,身爲女人的方瑤瑩自然知道,此刻硬邦

邦頂在自己女人最私密部位的物事是什麽,更加清楚下一步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心中猛地一驚,牙齒緊咬想要提起自己嬌弱無力依舊有些酥軟的身軀,然而卻沒

想到自己這麽一掙扎,雙臂卻是無力支撐,整個人直挺挺的壓下,巨大粉嫩的乳

五樓快點踹共 十樓也給我出來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原PO是正妹!愛死妳了

五樓快點踹共 十樓也給我出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原PO是正妹!愛死妳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