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殺手是女人 作者:九原

這個殺手是女人 作者:九原

                          這個殺手是女人

作者:九原

 

  夜裡的城市燈紅酒綠,無不熱鬧,無數形形色色的人與這個豔麗的女人擦肩

而過,但凡是正常男人,他們的眼睛都會在這個女人身上多停留一陣子,因為這

個女人長得實在是無可挑剔,捲曲的長髮自然地束在腦後,額前的斜劉海平添了

幾分誘人的風情,再加上她穿著鮮紅的緊身長裙,露出了兩條雪白的玉臂,胸前

的雙峰在她的步行中輕微的顫動著,呼之欲出。

    絕美的身材被完美的勾勒了出來,左腿旁的裙子開衩處,那修長的美腿若隱

若現,腳上穿著鮮紅的高跟涼鞋,左手拿著一個精緻的乳白色手提包,她勻速前

行著,絲毫不在意周圍人的眼光。 

  當她走到一個十字路口的時候,包裡突然傳出了一陣悅耳的鈴聲,她熟練地

打開手提包,掏出一款潔白的手機,原來是一條短信,上面寫著:「詩曼,老地

方,那位先生想要見你。」

  原來這個女人叫詩曼,詩曼露出了一絲迷人的淺笑,隨後叫了一輛計程車坐

了進去。計程車徑直穿過了十字路口,大約十分鐘後在下一個十字路口左轉,隨

後停在了一棟大廈前面,車門打開後,詩曼下了車後,計程車司機立馬探出頭來,

笑道:「美女,您還沒給錢呢。」

  詩曼優雅的轉過頭,沖司機勾了勾食指,隨後轉身走進了大廈,司機會意後

立馬下了車,滿臉歡喜的跟在了後面。

  大廈一層是一個大廳,大廳的正前方是一個吧台,吧台站著十幾個亮麗的少

女,她們個個都身白色襯衫,外面罩著蔚藍色制服,當見到詩曼的時候,眾人紛

紛對她露出了微笑,詩曼也回以微笑。

  司機跟著詩曼從左側的走廊徑直走了過去,當來到電梯門口的時候,詩曼按

了一下按鍵,電梯門開啟後,司機跟著她走了進去,當電梯門關上後,詩曼轉過

身打量著這個司機,他大約三十來歲,長的有幾分帥氣,只是眼神中包含著淫欲,

讓人看了有幾分厭惡,不過以詩曼這種美人早就司空見慣了,也就不覺得有什麼。

  她上前一步,左手伸向了司機的襠部,輕輕揉捏著,司機一愣,襠部傳來的

舒適令他身體一僵,隨後他心想,原來這個看似冷眼高貴的大美人,也是一個欲

求不滿的淫娃,隨即,司機的手也準備攀上詩曼的雙峰,詩曼向後一退,靈巧的

躲過了司機的鹹豬手,輕笑道:「別亂動,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司機淫笑著點了點頭,詩曼再次靠了過去,小手靈活的拉開了司機的拉鍊,

掏出了那根漲得紅紅的大雞巴,慢慢套弄起來,司機閉上了雙眼,慢慢享受著,

女人的手法非常巧妙,直弄得司機欲火焚身,忍不住呻吟了起來,他睜開了火熱

的雙目,那炙熱的雙眼在詩曼全身掃描著,恨不得把她看透一般,一股濃濃的獸

欲充斥著司機的腦海,他再也難以控制自己,他告訴自己要得到眼前這個女人。

    詩曼見狀手法再變,司機忽然身子一僵,脊椎一麻,一股濃濃的精液從馬眼

噴了出來,射到了對面的牆上,司機只覺爽到了魂飛九天外,詩曼甩了甩玉手,

嫵媚的一笑,道:「這便是車費,我想應該夠了吧。」

  電梯停在了十樓,詩曼不理司機獨自走了出去,恰在此時,一名女員工走了

過來,看到司機那裸露在外的尚未軟下去的雞巴,頓時俏臉一紅,司機這時才回

過神來,尷尬的把雞巴塞了進去,逃出了電梯。 

  詩曼來到了十樓走廊的中心,左側的那扇橘黃色的門緊緊關閉著,詩曼扶住

門把手,輕輕一推,映入眼簾的是一名年紀大約四十來歲的男人,他正在伏案寫

作,見有人進來,他頭也不擡,只是說道:「詩曼,你遲到了。

  詩曼關上了門,緩步走到寫字桌前,將手中的手提包放在桌上,隨後道:

「那,您準備怎樣呢?

  男子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身子向後倚靠,一雙眼睛色咪咪的盯著詩曼的雙峰,

詩曼不禁莞爾,「色老頭。」

  說罷,她緩緩走到男人一側,跨出左腿,那條修長雪白的美腿從男人面前一

閃而過,大腿內側的神秘地帶卻被裙子的一角遮住,在幽暗的環境下,這個女人

充滿了無限的誘惑。

    她跨坐在男人的大腿上,一股誘人的體香傳進了男人的腦海,她一雙玉手輕

輕從男人的腰肢向上撫摸,停留在了男人的胸膛,同時下體貼在男人的胯下,柳

腰輕輕扭動著,胸前的一對雙峰在男人眼前晃動著,男人只感覺一股股熱流從下

體竄進四肢百骸,胯下的肉棒迅速充血勃起,同時他的雙手也貼上了詩曼的大腿,

觸手一片滑膩,胯下的肉棒不禁又硬了幾分。

  感覺到私處傳來的火熱,詩曼不禁芳心一顫,她的雙眼也變得有些迷離,簡

直快把身下的男人迷死。

    男人按耐不住心頭的燥熱,怒吼一聲,準備向詩曼伸出魔爪,詩曼卻突然離

開了男人的身體,同時左手抓住了桌上的一份檔,悠然躲過了,隨後她看了看手

中的檔,輕笑道:「這就是這次的任務,那我走了。」

  說罷,詩曼沖男人揮了揮手準備離去,男人霍然起身,急忙道:「這就走了

啊,那我怎麼辦。」說完便指了指胯下的大帳篷。

  「你自己打手槍吧。」扔下這句話之後,詩曼悠然離去。

  看著漸漸消失的美人的背影,男人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坐回了椅子上,脹痛

的下體使他身心異常難受,他馬上撥通了一通電話,幾分鐘後門外走進了一名女

員工,她的打扮和吧台的那幾名女子一樣,長相也算得上十大美女了,男人甩開

椅子,解開皮帶,露出了碩大的雞巴,急不可耐地撲了上去,在女人的驚呼中將

她按壓在胯下,雞巴頂進了女人的小嘴中,他將女人的嘴當做蜜穴奮力抽插著,

女人頓時覺得呼吸困難,雙眼翻白,只能從鼻腔發出零星的呻吟。

  男人見狀抽出了雞巴,將女人拉了起來,然後將她翻過身按壓在牆上,同時

一手拉下了她蔚藍的短裙,一手從女人背後伸到她胸前,隔著制服揉捏著女人的

乳房。

  「嗯……老闆……輕點……」女人呻吟道。 

  男人粗魯的撕破了女人的黑絲襪,將她潔白的丁字內褲拉向一邊,將混合著

女人唾液的雞巴頂住女人的蜜穴口,用力一插。 

  「啊……」女人發出了一聲高亢的呻吟。 

  「林詩曼,我要幹你,啊……」

    男人一邊用力聳動著雞巴,一邊大叫著,男人用力抽插著女人的下體,直幹

得啪啪作響。胯下的女人發出一聲又一聲銷魂的浪叫,兩人下體的結合處撒出一

片片淫水。 

  女人的浪叫聲傳出入了詩曼的耳中,她露出了一絲迷人的微笑,走進了電梯。

  電梯緩緩下到了一樓,詩曼從包中拿出行動電話播出了一個號碼,幾分鐘後,

一輛黑色轎車來到了大廈門口,車門打開後,詩曼坐了進去。 

  開車的司機大約二十五歲左右,長得很帥氣,他帶著黑色的墨鏡,身穿黑色

西裝,當車門關上後,他笑道:「那個老男人又對你上下其手了吧。」

  詩曼微微一笑,道:「被我弄得欲火焚身,現在在他員工身上發洩呢。」

  西裝男啟動了汽車徑直離去,一邊開著車一邊道:「別看老男人一把年紀了,

那玩意兒可是厲害的緊。」

  「雞巴倒是挺大的,能堅持多久就很難說了。」

  「哈哈,聽說在你林詩曼小姐的胯下,沒多少人能堅持過五分鐘。」

  「怎麼,你也想試試?」詩曼一挑秀美,對司機戲虐道。 

  「我可不敢,您可是那位先生的寵兒,我還想保住這條小命呢。」

  僻靜的公路上,一輛計程車正疾馳著,車裡的司機哼著小曲,看起來很是愜

意,正在此時,計程車突然發生了大爆炸…… 

  大廈十樓的那間辦公室裡,男人躺在椅子上喘息著,女人衣衫不整的趴在地

上喘著氣,下體不時冒出一股淫水,翹臀上滿是乳白色的精液。男人喘息了幾聲

後突然沒了聲音…… 

  小轎車停在了一家私家樓房的樓下,詩曼下了車,對司機道:「一個小時後,

過來接我。」說罷邁著優雅的步子進了大樓。 

  上到六樓後,詩曼按了按門鈴,不一會兒,門打開了,開門的是一名小夥子,

他沒有穿上衣,露出了一身勻稱的肌肉。

  「您好,李靈先生。」

  「進來吧,寶貝兒。」

    李靈一把攬住詩曼的腰肢,一手關上了門,同時吻上了詩曼的紅唇,之後他

的一隻手不斷的在詩曼的美背和翹臀之間遊走著,另一隻手攀上了詩曼的雙峰。

    詩曼一把推開了他,同時半坐著躺倒到了沙發上,右腿慢慢擡起高跟涼鞋踩

在了沙發的一角,整條修長潔白的美腿袒露在李靈的面前,她右手在自己的美腿

上慢慢撫摸著,嫵媚的一笑,道:「李先生,幹嘛那麼猴急嘛!」

  「寶貝兒,誰叫你長的這麼美。」

    李靈立即撲到了詩曼的嬌軀上,同時胯下在她的私處頂了頂,以顯示他的碩

大。

  「嗯……」詩曼立刻發出了一聲誘人的呻吟。 

  這聲呻吟聲鑽進李靈的腦子後,李靈異常興奮,迫不及待的將詩曼左肩的吊

帶拉了下來,詩曼再次推開李靈轉身進了左側的房間,李靈急切的跟了過去,當

他進屋後,只看到自己的床上正跪著一名絕世美人,她雙目迷離,貝齒輕輕咬著

下嘴唇,左肩的吊帶依然滑下,左手撫摸著自己的雙峰,右手慢慢從自己的潔白

玉腿滑進了那令男人欲仙欲死的私處。柔和的燈光照耀在她的身上,如此的誘人。 

  「唔……」詩曼吐氣如蘭,原本玩弄著乳房的左手,順著潔白的玉頸爬上了

紅唇,修長的食指伸進了嘴中吸吮著,如此撩人的場景,李靈不禁看得有些呆了,

他緩緩走到了床頭,慢慢欣賞起床上美人的自摸。

    詩曼睜開了媚眼,隨即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她慢慢向著床頭爬去,一條迷人

的乳溝進入了李靈的眼簾,他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只見眼前的美女慢慢爬到了

自己面前,她伸出右手,指尖閃動著淫靡的光澤,她直起身,輕輕解開了李靈的

皮帶,掏出了他的雞巴,當看到他的尺寸時,詩曼不禁吃了一驚,喃喃道:「好

大。」

  

    李靈露出了自信的微笑,他的雞巴足足有二十公分長,詩曼的纖纖玉手也無

法將整個雞巴握住,她兩隻手同時握住他的雞巴套弄了起來,李靈倒吸了一口涼

氣,雞巴瞬間又變大了幾分。他那充滿獸欲的眼睛視奸著詩曼身體的每一處。

    「寶貝兒,含著它。」李靈輕語道。 

  詩曼緩緩張開小嘴,慢慢將李靈的大雞巴含了進去,李靈立即發出一聲滿足

的呻吟,同時胯下的雞巴不禁硬了幾分,她溫暖滑膩的口腔令他無比受用。

  「啊……寶貝兒……你的技巧真的無可挑剔……你是職業的嗎?」李靈斷斷

續續道。

 

  詩曼含著李靈的大雞巴前後套弄,同時香舌不停地在他的龜頭上舔弄著,爽

的李靈魂飛九天之外。 

  大約五分鐘後,李靈將雞巴從詩曼的小嘴抽了出來,氣喘籲籲道:「寶貝兒,

待會兒我還要享受你下面的那張小嘴呢。」說罷,我一把將詩曼抱住,朝著她雪

白的脖頸深深的吻了下去。

    詩曼順手挽住李靈的脖子,嬌吟道:「啊……你可要輕點啊。」

  

    李靈將詩曼推到床上,同時順著她的脖頸一路向下吻去,此時詩曼的呼吸也

變得沈重起來,他把她右肩的吊帶也拉了下來,接著詩曼配合著他脫下了裙子,

先是露出了鮮紅的胸罩,接著是光滑平坦的小腹,再下來便是鮮紅的內褲,最後

是那修長的玉腿,最後一具完美的胴體呈現在李靈面前,這胴體無一處不美,李

靈看得熱血沸騰,剛要伸手去抓,詩曼嬌笑一聲,巧妙地躲開了。 

  李靈此刻已經完全失控了,他迅速將詩曼壓到身下,解除了她的束胸,一對

潔白挺拔的乳房露了出來,小巧的乳頭,淡淡的乳暈看得李靈心撲通直跳,他一

口含住了詩曼粉紅色的乳頭,吸吮著,右手揉捏著如綢緞般光滑的乳房,另一隻

手從她的內褲探進了她的私處,這一刺激使她猛地夾緊了雙腿。

    「寶貝兒,不要怕,我會很溫柔的。」說罷,他的那只左手手指慢慢動了起

來。

    「啊……」一陣異樣的快感充斥著詩曼的心房,這聲呻吟更是令李靈難以招

架,他順著她的雙峰慢慢向下吻去,隨後便在她的小腹徘徊著,詩曼的雙手緊緊

地抱住李靈的腦袋,一臉銷魂的呻吟著:「啊……好……往下一點啊……」

  

    李靈壞壞一笑,撫摸著詩曼私處的手輕輕掰開了她的唇瓣,食指從她的嫩芽

上一掃而過。

「唔……」詩曼嬌軀一震,貝齒緊咬著下唇,鼻腔裡發出的聲音提高了好幾度。

  李靈抽出左手,雙手齊齊攀上了詩曼的雙峰,同時咬住她的內褲慢慢拉了下

去,露出了一片整齊的芳草,隨後他的舌頭在那片芳草中來回舔弄,上下兩處同

時受到刺激,一陣陣鑽心的酥癢刺激著詩曼的芳心,詩曼的嬌軀不住的扭動著,

嘴裡也發出了攝人心魄的呻吟聲:「啊……再……再往下一點啦……哦……」

  

    李靈直起身字,看著在床上扭動的嬌軀心癢難擋,他褪下了詩曼的內褲,擡

起了她的玉腿,芳草下那桃紅色的蜜穴半露在他的眼前,美麗的洞口掛著幾顆水

滴,散發著誘人的光澤,李靈不禁湊了過去,吻上了詩曼的下體。 

  這一刺激使得詩曼的呻吟聲又大了幾分:「啊……好……好癢……啊……」

  

    李靈本來就渾身燥熱不堪,被詩曼這一聲聲嬌吟刺激的更是欲火難當,胯下

的棒子早就漲得發痛,他右手扶住詩曼的腰,左手扶住雞巴頂在她的穴口慢慢摩

擦著,一陣陣快感衝擊著詩曼,她不禁浪叫道:「啊……啊……呃……好……難

受……啊……」

  

    李靈俯下身子,湊到詩曼的耳際,她的嬌喘聲更加刺激了他的神經,感受著

身下美人呼出的熱氣,李靈道:「寶貝兒,給我,好嗎?」

  

    詩曼扭動著下體,讓私處不斷得和李靈的龜頭摩擦著,一陣陣觸動心弦的快

感充斥著李靈。

  詩曼嬌吟道:「啊……好……我要……快進來……呃……」

  

    李靈將雞巴頂在詩曼的穴口,輕輕插了進去,詩曼的小穴異常的緊,李靈插

進一個龜頭就覺得難以前進了,詩曼摟著李靈的脖子,雙眼迷離的看著他,小嘴

吐氣如蘭充滿了無限的誘惑。感到一個碩大的異物正在突破自己的小穴,她的呼

吸變得更加沈重,嬌軀扭動得更加劇烈,嘴裡呻吟道:「怎麼……不動了……快

……快進去呀。」

  

    這一突然的舉動,弄得李靈差點射了出來,他連忙深吸了一口氣,腰部奮力

一頂,居然全根沒入。 

的,良久才出聲道:「好深啊……插到……子宮了……」

  「寶貝兒……你的小穴……好緊啊……就像處女一樣……夾得我爽死了……

果然是尤物。」

    李靈說罷便慢慢抽插起來,一陣陣非一般的快感襲來,詩曼在李靈的抽插中

再度呻吟起來,「啊……好……好舒服……親……你好……好會弄……啊……好

……舒服……啊……」  

    李靈慢慢加快了速度,身下的美人在他的每一次抽插中扭動著,呻吟著,這

給了他一種強烈的征服的快感,他不禁更加賣力了,詩曼弓起身子,瓊首後仰,

烏黑的秀髮在她的每一次扭動中飄揚著,李靈拖著她的翹臀,雞巴在她的小穴裡

奮力衝殺著,每次抽出都只留下龜頭,插入的時候都是全根沒入,每一次都插進

了她的子宮裡,李靈越插越覺得她的小穴越緊,整個肉壁好似活了一般,不停的

蠕動,按摩著他肉棒的每一處,爽的他整個身體都酥了。

    而他胯下的詩曼也是如此,他那碩大的雞巴每一次都頂進了她的子宮裡,無

盡的快感一波連著一波,爽地她不禁淫叫連天:「啊……好爽……好爽啊……親

……你……弄得我……好爽啊……」

  二人的交合處不時滲出一股股淫水,詩曼的下體早已氾濫成災,流出的淫水

弄濕了床單,接連不斷的刺激使得李靈有一種射精的衝動,他立即抽出了雞巴,

將詩曼翻了個身,大雞巴從背後插了進去,貼著她的美背,下身快速聳動著,與

美人嬌嫩光滑的身體親密接觸在一起,女人的體香不斷調動著他的神經,這一系

列的刺激,使得他的大雞巴優漲大了一圈,看著這個美若天仙的女人在他胯下嬌

喘呻吟,一股征服的快感再度襲上他的心頭。

  這一陣陣瘋狂的快感不斷衝擊著詩曼的身心,李靈的抽插弄得她欲仙欲死,

她不停的浪叫著,以此抒發內心的舒爽。 

  「好人……用力……再用力一點……啊……我子宮裡……子宮裡的……愛液

……都為你存著……啊……好爽……啊……」

  美人有要求,李靈自然照辦,胯下的力量不禁加大了幾分,打在她的翹臀上

啪啪作響,整個房間滿是詩曼那銷魂的叫床聲,恰在此時,他突然感覺到她小穴

的蠕動加快了幾分,最後緊緊纏住了自己的雞巴,一股水流不斷衝擊著他的龜頭。

    「啊……」詩曼的叫聲提高了八度,身體不斷顫抖著,一大股愛液從二人結

合的縫隙噴湧而出,她在這一輪瘋狂的做愛中達到了高潮,李靈爽地脊椎一麻,

一股強烈的射精的欲望突然襲來,他開始瘋狂的抽插著。

  「啊……寶貝兒……我要射啦……」

  

    「不……別射在裡面……射在外面……啊……」

    隨著詩曼的一聲尖叫,李靈將雞巴狠狠頂進了她的子宮深處,同時一股股濃

濃的精液射了進去。

  「啊……寶貝兒……我停不下來了……啊……」

    李靈一邊射精,一邊瘋狂抽插著,直插得詩曼淫叫連連,雙手死命的抓住床

單,「啊……丟了……丟了……啊……」詩曼又一次瘋狂的到達了高潮。

  瘋狂過後的兩人劇烈的喘息著,李靈趴在詩曼的背上,方才的一次射精幾乎

用盡了他全身的力氣,爽的他雲裡霧裡,詩曼也已經香汗淋淋,散落的頭髮早已

被汗水浸濕,她的身體在高潮下不停的顫抖著,李靈抽出了尚未癱軟的大雞巴,

同時帶出了一股精液與愛液的混合物,詩曼的下體也微微有些紅腫,可見他們二

人剛才做的有多麼激烈。

  他仰面躺在床上不停的喘息,詩曼靜靜地趴在床上喘著氣,一股股淫水從她

粉嫩的小穴中不停地湧出。

  「爽不爽?」詩曼喘息道。 

  「爽……爽死我了,第一次射得停不下來,寶貝兒,你真是天生的尤物。」

  詩曼慢慢爬了起來,嬌喘道:「讓你不要射在裡面,你怎麼不聽。」

  「寶貝兒,你太迷人了,我實在忍不住。」李靈閉上雙眼,悠然道。

  詩曼那雙迷人的眸子裡突然閃過一絲寒光,緊接著,李靈的臥室傳來一聲悶

哼,隨後再無動靜。

  大約十來分鐘後,詩曼穿戴整齊的走了出來,她滿臉潮紅的靠在臥室的門上

喘了幾口氣,隨後將手中那團衛生紙隨手丟在了床上,道:「真爽啊,和我做了

四十多分鐘,讓我高潮了兩次,持久力不錯,不過,你是那位先生指定的獵物,

永別了。射到我的身體裡面的東西,只能回去再好好清洗了。」

  說罷,詩曼拿起沙發上的手提包打開門走了出去,來到樓下後,那輛黑色的

轎車剛好駛了過來,車門打開後,詩曼上了車,揚長而去。

發這文真是他XX的是個天才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路過看看。。。推一下。。。

原PO是正妹!愛死妳了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